行歌



  她是我的部门经理,她是我梦中情人,她是我的欲望,我的心叫她冰冰,她是与我彼此的藤蔓,缠绕是我们生活的方式。

  每天很累,若是因为工作也就罢了,偏偏是每天要面对她,逃不躲她硕大而又白花花的胸,充实着我的欲望填的饱饱满满,而那一条深深的沟,犹如诅咒般挤满了我的魂魄,再寻不回,拿不起。我时时的压迫自己,又时时的充血,色如刀,色如刀,我心里重复着,可她那蛇般的身体,把这把色的刀幻得如梦如画。
  「今天陪我出去参加聚会吧?」她说道。

  「好,」我总是下意识的答应她所有的要求,简单而又这么的没出息。
  她呵呵一笑:「下班我们一起走,我要先出去会,等着我。」然后把屁股扭得我心慌,有一把火在我心里燃烧。

  黄昏的阳光悄悄的呆在桌子上,在公司同事一个个眼色复杂的告别中,夜色依然降落,身着高贵的晚礼服的她才出现在我的眼前,「走吧,一切都准备好了。」

  「好。」我心里欢悦。

  「去xx庄园,」开着车的我一愣,那里可是一座神秘的地方,在这个城市中,它犹如飘浮在这个城市中的一座神秘岛,任谁怎么猜想也走不近这座神秘岛。

  我有些恍然的看看她,美女一笑:「我帮你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我有点傻。

  「别动,小心开你的车,」她的手就这么自然的放到我的裆处,令我浑身一颤,她边说边拉开我的裤链,然后手就伸了进去。

  啊!我大脑开始空白,「嗯,还不错」她妩媚之极,我不敢说话,紧紧的瓜着方向盘,只感觉鸡巴被她用手把玩着,开始彭胀,只听见她说别忘记了,然后鸡巴便进入了温融的地方,天啊,我心开始发慌,使得车一瞬间不受控制。
  她抬起头看我一眼,对我一笑,又埋了下去,那软软的舌开始在我小弟弟的头上打转,然后如吃着棒棒糖般的吞吐着,我一边集中精力开车,一面又要依恋当前的味道,而当我发现有交警指着路边叫我停下的时候,再控制不住,就一颤颤的射了出去,在她的口中奔跑着、高叫着。

  「记住了吗?」她说,记住这种感觉,千万别忘了,在我发呆的时候,她水汪汪的眼神看着我说,而一直被忽略的交警再不耐烦的开始敲打玻璃,也许是我的慌乱,也许是她迷人的笑,在交警怀疑,疑问而又有些明了的眼神中我们很快放行了。而我再不敢看她一眼,我的梦中情人,那个妖媚如范冰冰般的女人,那个我一直心里喊她冰冰的,我的漂亮放荡的女经理。

  在到达目的地后,又经过稍微烦杂的检查后,我们进入了那座神秘的庄园,被领入一间大而富贵的大厅,各色的人,各色的酒,各色的美食,各色的美人儿如鱼般地穿梭着。

  「给自己想个名字」她贴着我的耳边说道,余下的时间里你就叫这个名字,我想了想,「行歌。」

  「不错,且行且歌,」她看我一看,说我叫冰冰,我又一颤,冰冰,她怎么叫冰冰,她怎么知道她是我心里的冰冰,忽然间我觉得她更漂亮了,有一种神秘的美,这里的人都有另一个名字,但千万别太好奇,他说想说你就听,不想说的话别问,只要做就好。

  「做就好,」我有点迷糊的说。

  「对,」她说,「走吧我带你先去看看。然后我们暂且分开,记得我味道,找到我。」我继续茫然着,但不再问什么,随着她走上二楼,进入第一个房间。
  我再次的被震动,进入第一个房间,仿佛来到了电影《罗曼史》中的情景,房间空空的,四周的墙边一个挨一个圈孔,圈孔中全是张开的花瓣,女人花一朵朵的绽放着,泛着湿湿的光泽,或张开如贪吃的迷恋,或如一个缝般的使人向往探索,或又如缓缓淌出白色液体的果实。一群群全裸着的男人们,个个的鸡巴直愣愣地随着自己的主人来回的品尝,交流。

  我真的凝固了,被冰冰推木偶般的到了第二间,与第一间相反的是,里面全是女人,而四周墙间伸出的全是形态各异的鸡巴,冰冰一笑,再次推着我走入第三个房间,这间四周全是菊花。冰冰瞄了我一眼,「一会小心噢,这些菊花可分雌雄的,哈哈,」便推着我走入第四间。

  「这一间最可爱,冰冰欢笑跳跃着,这里是角色装扮室,你想要什么,只要把自己的鸡巴或屁眼放到孔里就好了,噢,想放的话也可以放你的嘴巴,哈哈」。我再走不动了,鸡巴顶在裤档紧紧的,冰冰用手摸摸,脱了吧,这里想要什么你就要什么。

  我忍着心里的慌张,盯着冰冰说,「我要你。」

  冰冰愣了下,迷着眼一笑,说先在这玩玩吧,会有时间的,很快扒光了我的衣物,把我一推,我的鸡巴就伸出一个孔中。

  紧张的看着冰冰,又期待着,不大会儿,我的鸡巴再次进入一团湿暖中,看着我的样子,冰冰坏坏的笑着说,「你猜下对下是男人还是女人,哈哈,记得别忘掉我的味道。」

  冰冰看着我,然后丢下我自已走出了房间,而我留在这温暖中,脑子的喊着,我要操遍这所有的B,总会有冰冰的,有冰冰的B这个想法使我兴奋,浑身的热开始狂躁,我当即拨出鸡巴,往第一个房间跑去,那里也许我有我需要。
  我再次走进第一个房间,那里的男人如逛超市般的走动着,不时的有两个人或几个人围在一个B旁,评评点点,也有排着队等着前一个完事的。

  而我将从第一个开始,找我的冰冰,她说过记得她的味道,我记得,我仿佛一个美食家,每个B点到即好,不同的滋味,不同的温热,不同的索取,这在千世界中,我寻到七色阳光,寻到花花世界,寻到世界第一抹阳光,又寻到末日的最后一纵的张狂,可偏偏冰冰在那?

  我终归再次喷射,纵是千般无奈,也且行且歌吧,我怎么能奈往那深浅不同的花径,怎么不爱那又暖又热的温度,怎么能够不理会那似吸似吮,似瓣瓣花 片的包容,似层层又柔又软的抚爱。

  这时有穿着制报的少女们推开门,对着里面喊,休息半小时,然后到第五个房间集合,休息到一楼大厅,那里准备好了各种食物,酒水,希望你们能够满意,补充能量。

  我依然留恋着,那边走过一人哈哈笑着:「第一次来吧,我第一次也是,以后来得多了,那时收放自若,才是真正可以自己万众寻花了,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下面节目更精彩。」

  我感谢谢冲他笑笑,伸出手来说「行歌,」对方很友好的伸出手一握:「风花,」我们在大厅,看着我拿起酒水就要吃喝。

  风花笑着说:「别忙,这里的食物和酒水可大有学问,又不同的配法,配得得当,你才知道接下来什么叫真男人,然后又绍介几个人给我认识,大家当即在一起讨论配方,说上次怎样,这次怎么改进,当有什么效果,我当然乐得享受结果。」

  在休息过程中,我才得知接下的节目有两种玩法,一个是男人排成一队,接受任何的挑战,第一个叫男人射出的女人封女皇,任她选其中男士随她支配,且这个女人可以得知他们的真实身份,以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得到帮助一次,而那个最后射出的男人,同样可以挑选他的女人们,还有一种是找到陪你来的另一伴,不管男女,如果成功可以结伴上三楼,如果失败,就选入一期固定的墙孔,不过第三楼太少人进去,所以尝试的人还是很多的。

  「这次我要依然玩夺冠,你呢?」「我,我找另一伴,」风花看看我,笑笑,然后说「好运,时间到了走吧。」

  第五间房间很大,里面有穿着女制服的少女按玩法的第一种排在左边,第二种在右边,我站上右边,开始我寻找冰冰的过程,我要找到她,要操她,使劲的操。

  这一排的女人们都带着面具,或躺,或趴,任你采的样子,不同的B里全都流出水来,湿湿的,看上去暖暖的。

  第一个迎接我的是馒头B,鼓鼓的,当我再次进入,立即就感觉被一团团温肉包夹着,我开始抽动,吃过的食物使得有用不完的精力,按着规定的时间继续向前走。

  第二个,第三个,第八个,看着满屋的春色,听着满屋的喘吸,鸡巴的欢快乐与那一片片泥泞的B,映出这神仙般的影像,前面开始有人射精,然后找不到同伴退了下来,而一个个被射了精的B里,流出或多或少的精液,挂在阴唇的旁边,竟是那么的使人生出一种异样的心境。

  女人们扭着身躯,哼哼唧唧的迷茫着,屁股来回的扭动着,喂不饱似的迎接着男人的操弄,阴毛都开始湿透,浅着自已的体液和或精彩张着自己的B口,一个劲的要啊要,接着一个个轮流被操过的B们开始抽搐,喷出白花花的尿来,如云般的慷懒着,而又索求着。

  这时的我已经走过二十多个了,依然没找到冰冰,只觉得房间的温度早已升高,有几个B里早已蓄满了好几个男人的精液,所以这时播进鸡巴时,泥泞的一片糊涂,挤出来的白哗哗的液体一片片的滴在地面上,而鸡巴更要认真的休会这时身下的B,体会她的收缩,依恋,逃逗,贪婪,要找到自己要的味道,速度也渐慢下来,慢下来时,才发觉更有一翻滋味在。

  走到下一个B前,那里早已饱涨涨的,B口竟然不是张开,而是红红的一条缝,迷成一条线,叫里面的液体流不出,而我毫不犹豫的把鸡吧插进去时,里面的热度竟然烫得我浑身一颤,而那一层层的B肉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如一张小口儿夹着我的鸡巴头,再进去又仿佛一个软舌对着鸡巴眼开始打转,天啊,这是怎样的一个B啊,我鸡巴的每一处都仿佛被一个个小嘴巴咬住,忽然间B里像一个螺玄般的转动,我被绞碎了,再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吸进去,啊,我找到了,我的冰冰,我要操你,使劲的操,操透你,操烂你。

  我开始放大动作,和她B的绞动对抗,缠绕,再一阵狂风暴雨中我一注而出,大叫,冰冰,冰冰,我找到你了,你是我的。冰冰摘下面具,抱紧我,那张因兴因而发红的脸紧紧的贴着我的脸,稍稍后,再我的耳旁说,「你终于找到我了,」我逗她说「众里寻你千百度,那人却在红红一缝间,」冰冰突然给我一拳,然后说,谢谢你。

  在茫茫人中找到我,我们牵手走出,在掌声中接过工作人员送过来的卡,告诉我们在下次时我们可以利用手中的卡进入到第三层,余下的时间你们是继续玩呢,还是休息,我看着冰冰说,休息吧,我要你只是我的,冰冰玩皮一笑,哼,你也是我的。

  我们走到大厅,这时已经没人,休息片刻,冰冰对我说走吧,我想去XX购物广场。

  夜晚的城市正明亮如日,各色闪烁的灯,各色街边的人来人往,各色商店里眼花的商品,这个世界犹如是一个诱惑的大口,你叵进来,再出不去。

  购物广场人来人往,冰冰拉着我的一直走到顶层,顶层的露天娱乐场里,有人在拥抱,有人在低泣,有人围着小吃放开嘴吧,冰冰看上去开心极了,对着我说:「我爱你。」

  我美极了,对着冰冰大声的喊「我也爱你,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冰冰突然脱光全身,大声的对我说,如果爱我,永远的爱我,那就来爱我吧。

  我浑身一冷,连忙看着四周,人们都静静地看着我们,那么的安静,如一贴图,而我和冰冰是这画中活动的人儿,冰冰用她迷乱的眼晴看着我,勾着我,然后背着我,弯下腰去,我躁动了,看着她如一条母狗般的模样,我扯掉自己的衣服,挺着鸡巴,使劲的操了进去。

  「操死你,你个騒B,你这条母狗,」我狂喊着。

  「操死我吧,我是你的母狗,我要你使劲的操,操吧,操死我,」冰冰一边喊着,一边扭着腰如条狗般的趴在顶楼的栏片。

  圆月挂在天上,冲着我们笑,星星们眨着眼不停,我们疯狂着,冰冰要转过看着我操她,就在我射精的一瞬间,冰冰抱紧我,「操我,给我,我是个骚B,操死我吧,」然后抱着我往下一跳,在惊恐中我射了出来,一股股的射入冰冰的体中,在天空中我们操着B,射得满满得。

  在落地的时候,我看见爱我与我爱的人们都在冲着我笑,我看见冰冰变做一个天使进入到我的身体,听见她说,记得我,我们是彼此的藤,在茫茫的森林中,我们挣扎着活着,彼此缠绕是我们生活的方式,用彼此的力量让对方长大长强,可以透过层层其它植物的挤压下,望到那么一丝阳光,在上面开出最美花来, 结出最美果,且歌且行,然后逝去。

  我被猛然的一推惊醒了,望着眼前那饱满的胸,喃喃的说着且歌且行,美女经理看着我,原来是梦,我真的醒过来,在我忙乱的无措中,她轻轻一笑:「我知道,行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