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旅途

        故事发生在我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半年左右。我那时主要的工作是代表分公司出差解决售前售后的一些问题,总公司规模很大,新人除了有专门的培训还有前辈帮带着,所以经历半年的高密度出差经历以后,不谙世事的学生气已经退去大半,遇事也不再那么毛毛糙糙。之所以要交代这些,跟后面的故事有关。有的时候,遇到费事的问题,要出长差,公司也会安排多几个辅助的人手,而那一次是安排了三个女同事随我同行,其中一位30岁左右的(实际是虚32岁,正是所谓虎狼之年)是故事的女主角。这种出差,我是总负责不光要做事还要谈判,她们是助手基本没压力,至于为什么是安排3位助手,是事后很久才体会到公司用心,除了考量出差任务的需要,就是为的防止发生类似这次的故事,万一闹大了家属找上门,公司也不光彩。  

        言归正传。其实之前也有跟女主角一同出差的经历,只是那次是当天去当天回的,而且为了快速完成任务,公司安排了很多人派了一辆丰田coach去的,大家也都穿的公司制服,不显山不漏水的,也就不容易抓人眼球,当然我也不是见个有姿色的女人就要多看两眼的主,我当时心里只盘算着怎样完成任务,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她,倒是她很久前就注意到了我。而且女人嘛,一路上叽叽喳喳,搞得我心烦,我坐在前排,本想回头瞪一下让她们安静,可一眼就先看见了她,她在最后排占了3个座位,半躺着,头枕在另一个吃零食的同事身上,其他人都在交头接耳,记得当时只有她的目光是朝向我的。

        大家应该有这种生活经验。好比你台上发言,当想看一下台下听众对讲话内容的反应时,往往首先吸引你的是目光正朝向你的听众,即所谓目光,那得人家看着你你才能感觉到光。这一回头,我就看了她不止一眼,想来可能是因为她画了眼线,显得很深很大,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她当时的眼神,里面有一种倔强和不安分。

      之后相安无事,我还是几乎天天出差,也没有怎么跟她打照面,似乎如果不正面遇上她,压根也就不会再浮现那个眼神了,直到不久之后的那次出差。

        因为加上司机有5个人,行程又比较远,我们选择了乘buick商务。她还是坐最后一排,头枕着另一个同事,扯东扯西,嗓门还挺大,因为口音的缘故,还带着一点嗲。另外两个年纪要长一些,似乎在套她的话。那时已是七八月份,上了高速我就半躺在副驾上开始瞌睡,直到有句话钻进我的耳朵里,“我儿子很懂事,每次给我打完电话,就给他爸爸打,他奶奶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没红过脸……一个人,没心事,也挺好的……”

        我坐起来喝了口水,让司机把音乐调大,后来听她们咯咯咯笑的声音更大了。

        目的地在一个新的开发区,下午2点多到达,司机想要在天黑前返回公司就急着走了。见过对方负责人,我先跟对方协调宿舍(这是我出长差的一贯原则,先安顿好吃、住无后顾之忧再谈正事,所以一些同事都喜欢跟着我出差),我住条件较好好的三楼客房,她们安排在三楼的普通职工宿舍。

        先说一下,住宿区布局,单独一栋5层楼,一二层住男生,三层以上住女生,5层是活动室,因为是新厂还没安装活动设施只有几张空台面,落了一层灰尘,地上只有几个脚印,看得出很少有人来。之所以提到活动室,因为这将来会进行一些“活动”。其中三四层西侧,单独用不锈钢防盗门分隔出来几个房间供厂方领导和作为客房使用。我住的是三层的客房(对面是对方负责人的套房),客房号称三星级客房标准,床是两张合在一起的,很大,故事大部分的精彩情节将在这里发生。而第三个战场是移动式的,在客运大巴上,这是后话不表。

        安排好住宿,她们说天热出了一身汗要冲个澡,找浴室发现浴室在一层,嫌麻烦,就要了我的钥匙去我房间冲凉洗衣服了。

        我洗把脸要紧去跟对方协商正事,楼下有个小卖部,外面摆着西瓜,我捡了个大的剖开来又跑到楼上送给她们,这才想起从下车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好好喝杯水,应该是渴急了才急急火火想买西瓜。

        跑到房间,她已经先洗好出来了,正在拧内衣。我本想吃块西瓜,又怕弄得手脸和嘴巴里粘上西瓜瓤见客户不雅观,浴室里有人没法洗刷,饮水机桶也是空的。

        她似乎看出来了,说,你不吃吗?是不是怕弄脏手?

        说完跑到她宿舍拿了她没喝完的矿泉水给我,见我犹豫,说,咦,还那么讲究啊?要不你吃了用矿泉水洗手。

        我说,没有,谢谢,先咕咚喝了一口,说,你没拿衣架吧?我旅行箱里有,给我留一个就行。这是我的手机号,把你们的手机号写下来放我桌上,待会等我喊你们吃晚饭,这里是新开发区比较偏,不要往外面跑,可以在这里看电视。我要了她的手机号就走了。

        跟对方简单了解了情况又现场查看了一番,就近6点了,正好客人的外资方有代表同日到达,就邀我一起到酒店以尽地主之谊,三位同事的晚饭就在厂区食堂解决。

        刚敬完第一杯酒,她电话打来,说另一个同事例假来了,厂区小卖部因为家里有事已经提前关门,要我帮着买卫生巾。

        这帮娘们儿,还真事儿。

        好在有老外在,吃饭也没那么多花哨,很快解决,赶回去才8点多一点。顺带了一些零食,又想到例假来了可能要喝热水,又跟对方挪借了一个饮水机,这一通折腾后就9点多了。

      第二节 走火

        我要回房间钥匙正要走,她又说宿舍里的空调坏了,问了宿管说没有空房间换,安排明天来修空调。吊扇扇的风也是热的,出了一身汗,她跟另一个同事想要睡觉前再冲个凉。
        我心说勒个去,真麻烦,嘴上回了一句,门不锁,进屋先敲门哈。她们咯咯笑个不停。

        本想直接冲凉,老大打电话问候来了。

        我汇报了大概的情况,又请示了解决方案的可行性,商量了一下明天跟对方协商的思路,直聊到手机发热才罢。

        忽然一阵尿急,脱光衣服就冲进了洗手间。冲完出来,先是吓了一跳,我已然忘了她们要来冲凉这茬了!

        可能她见我在洗手间,想找个地方坐下等我,看到我刚脱下来丢在地板上的衣服想帮我捡起来。

        我出浴室的时候,她左手托着睡裙好让自己弯下腰去,右手恰好捏着我丢在洗手间门边的的内裤准备起身,我低头正甩着头发,目光恰好顺着她肥大的睡裙的侧开口看到她的两团雪白,没穿文胸!

        我马上起反应了,本来冲了热水澡小弟弟就充血,现在直接就把沙滩裤支起帐篷来了。

        而她也反应过来我出来了,想起身,一抬头,她挽的发髻恰好碰到我的大腿,差点后仰过去,我连忙拉住她。

        我站定退后两步,耳根发红,问她,怎么,帮我把内裤洗了吧?

        她也惊神未定,胸脯一起一伏,一边拢着头发,露出的粉颈分明泛起潮红,把内裤扔给我,也不看我,说,自己解决!

        我定定神,提醒自己要理智,便问,另一个同事呢,她说在上大号。就往洗手间走,从我身边走过,带来一阵清沁的发香。

     (雪白的咪咪绵绵软软,一只手遮不住,应该是C杯以上吧!)

        我赶紧关上房间门,想想不妥又打开虚掩上,只听浴室里面喊道,呀,蓬头漏水啊,头发弄湿了!

        我说,我刚才把蓬头拧下来用水管冲地面来着,可能没拧紧,你把蓬头拧紧一点看看,你们掉了一地的头发也不知道捡一捡,

        她听后又咯咯笑了。之前听她笑也不觉得,这次听了就感觉心里麻麻的,摇摇头心说定力不够啊。

        我开了电脑想查邮件,发现网线水晶头没接好,一会接上一会又掉线。那就开电视吧,开机后一个外文频道正播放关于生殖胚胎的纪录片,间断的插进一些模糊的性爱镜头,我擦,不是吧,又考验我?

        她冲凉很快,手捧着湿头发站在洗手间门口,伸手问我要吹风机,我看她睡裙上有一块溅上了水贴在腰上,本想提醒她,她已经闪进洗手间把门销上了。

        刚进洗手间吹一会,另一个同事来了,说蛮不好意思打扰我。

        我急忙说没事,就到这里冲凉好了,免得跑来跑去麻烦,估计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耳根热的发红了。

        她让同事赶紧冲凉,自己怕再溅到水,就出来吹头发了,用的床头的插座,我就站在床边看她。

        她说你坐啊,我就坐下看她。她的睡裙背部有一大截是镂空的,就是几条带子斜着交叉的那种,露出来一大截酥背,宽大的睡裙有一侧搭在床头柜上,露出了一节凝滑的小腿。我正看得入神,她却踮起一只脚给另一只脚擦痒,而我分明感觉到她穿的是黑色的底裤!要命的是,她突然一甩长发,把脸转向我冲我妩媚的笑了一下,受不了了,简直无法直视!倒不是说她有多漂亮,她属于耐看很有女人味,而不是咋一看就美得不可方物的那种。

        但在那一刻,确实是很性感,那种情境下的的女性的柔情瞬间把我点燃了,我腾地站起来,一把抱住了她,她轻声啊了一声,就要挣扎。

        我顺势把她按倒在床上,两手按着她的双臂,脸正好对着她的胸口。她似乎真的生气了,用电吹风对着我的脸吹,我把头埋在她胸口,任她吹,她反而松开臂力,说道,她要冲好出来了。我把她扶起,手却没松开。听着浴室里还有哗哗声,我几乎是单手把她抱起了,左手托住她半边圆臀,右手提起睡裙后伸进底裤,沿着后股沟抚上了她的屁眼。

        她啊呀一声,继而嘴里开始丝丝声抽气声,双腿也开始夹紧。

        我右手用力往里探,中指和无名指已然探到了桃花源,阴毛不多也不杂,丝丝绒绒的,一阵温润的丝滑从指间传来。再往里探臂长不够了,食指和无名指便用力往外分,好给中指多一点活动空间,指肚在洞口慢慢打转,可以感觉到外阴唇并不大,溪间的缝隙也不大,中指第一节探入一小节,只听她闷声啊的一下,身体一阵颤动,而我的肩头也也多一排牙印,但是肩头没有感觉到疼痛,看来她并没有用力。借着她分神之际,我又把她放倒床上,右手未及抽出,头顶住她的腹部,左手迅速伸到裙底,占据私处,拨开底裤,整个手掌已经堵在了洞口。

        她想挣扎,在床上由仰到侧翻,我顺势抽出右手,从她的右肩勾到左胸牢牢的把住,左手拇指不停的抚摸她的玉门,想探她的阴蒂。嘴里唔唔的压抑着低声呻吟,她又要扭身挣扎,却不意将我的左手拇指插进了洞中。她捂住嘴啊啊的叫了两声,几乎是哀求我松手,但是分明的,已经感到有热热的粘液汩汩流出了。

        她的声音开始颤抖,屁股仍然不停的扭动,身躯却显得绵软下来,而我精神稍一放松,却感到自己腿根一阵热力传来,双股似呈夹紧之势,要来了!右手一扯沙滩裤,愤怒的阴茎硬硬的顶在她的两股半圆间,喷薄而出!(没想到出差的的这几天,我的老二几乎天天要进出这个洞!这是激情中场时分抢拍的,红红的阴唇,阴蒂因充血而突起)

        这时候,洗手间依然有哗哗声,但不是花洒落水的声音,是水龙头的声音,里面的人可能在洗内衣。她挣扎着起来,我却仍然抱着她。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想来她也感到力疲,双手垂下,任由我低头亲吻她的发际,耳根,锁骨,她只是低低的喘息,直到我的左手攀上了左侧的乳房。她仿佛清醒过来,又开始反抗。

        我的手不算大,感觉一只手掌控不了,她应该是C杯以上。乳头已经硬起,按照前辈色友的见教,这应该是已经情动了。我的肉棒似乎依然保持英姿,依然保持着热度,至少比她的臂温要热,因为她反抗的时候,右臂扫到了它。我马上抱紧她,然后朝她耳边哈气并命令,抓着它!

        她似乎没明白过来,我又说,不然让你用嘴含着!

        她这下明白了竟然嘻嘻低声笑起来,把遮在前额的头发甩开,瞪起眼睛说,我内裤脏了,你要给我洗干净!

        我也笑出声来,便把她放开,她先拢了拢头发用皮筋扎起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把底裤褪下来递给我,果然是黑色的,还有蕾丝花边!露在外面的老二不自主的又挺了起来,我挺起腰身冲她走去,她伸手过来帮我把它塞进裤里。

        这一番动作,说起来费言语,其实过程拢共不过七八分钟的事。

       这要说,亏得她不是大个子,也就一米六的身材,否则当真不能得手。

        虽然没尽窥裸体,她应该也算的玲珑标致(待到赤裸相见时也果真如此)。她额边已渗出汗来,我把空调又降2度,递给她纸巾擦汗,这才发觉左手指间仍有腻滑之感,自然是她私处的玉液。

        我扬起手冲她示意,又放到鼻下闻了闻,有淡淡的腥气。她一边擦着汗,给了我一个白眼。这时候另一个同事出来了,说是自己的拖鞋(其实是宿管给的,就是“火云邪神”出场时穿的那种)坏了。我说要不你穿她的回去,再拿一双好的过来,我这里没有多的拖鞋。另一个同事也没抬头,弯腰趿上她的拖鞋出去了。

        独处的空挡,她站在床边一直冲我笑。

        我伸手拉她,她没有拒绝,我把她转过身,老二顶住她的屁股,双手想攀她的双峰,她伸出右臂作势挡了挡也就从了我。我亲了亲她的耳根,又顶了顶她的屁股,说到,想不想试一试?她笑而不答,我说我夜里等你来拿内裤,她仍是笑。

        这时,外面传来防盗门推门声,同事推开了房门并没有进来,说了声送拖鞋来了,就转身走了。她穿上鞋又到洗手间冲了冲脚,便欲出门。

        我拉住她睡裙的系带并不松手,她几次回头瞪我,让我撒手,怎奈我把系带又往里收了收,她扭身用手抓住系带,另一只手贴在后腰间伸出了一根食指,冲我晃了晃。

        我收到讯号,便松手让她走了。

        我定好十二点半的闹钟,确定旁边客房无人,对面套房也无人后,把防盗门安全锁打开,房间门虚掩,又冲个澡倒床上就迷糊过去了。 手机闹钟响到第三轮的时候,我才爬起来,这时已是00:50了。刷了牙,把床铺好,看到压在枕下她的内裤,这才意识到,没准备安全套!

        看来,所谓安全第一,就是要做到时刻防患。对于XXOO来说安全第一就是要有套!这一点,当学杭州“许三多”,人家手包里总是随身携带。不觉苦笑,看来今夜难免缺憾啊。一点都过了,人没来,睡意袭来我也没力气恼她了,灯没关,门没锁就又迷糊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觉得有人走进来了,朦胧间也睁不开眼,就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裤子。
        我笑出声来,人也清醒了。

        她已上的床来半跪着背向我,把我的老二放在掌心搓了搓,就埋下头深深的含进了嘴里……,只觉得像是跌进了一团绵柔里,温润的唇和灵巧的舌配合着,缓缓动作,嘴里发出啵啵的响声,啊哦~ 我不禁失声叫出来。她抬起头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暗示,我便强忍住了。

        透过薄薄的睡裙,我看到了,她并没有穿内衣和内裤。随着吸吮,两只咪咪在胸前起起伏伏,而私密地带有几根倔强的绒毛依稀要钻出睡裙来。还等什么呢,我还是半躺着把她往我这边拉了拉,右手边探入裙底,只几下抚摸,便感觉有爱液沿着指缝流到了腿根,她开始了呻吟……,我把中指慢慢的伸进了桃花溪,探究者溪谷的沟沟壑壑。几番搅动,大有潺潺溪水泛滥之势,凭着指间的感觉,按着色友的经验来判断,她的阴道并不深。我又把无名指也探了进去,感觉空间并不十分宽畅。拇指开始寻找她的阴蒂,她开始大声的呻吟,也加快了吸吮的频率,嘴里含着阴茎,发出咕哝咕哝的声响,左手扶住玉茎,右手由抚摸我的腿根竟然转为抚摸我的屁眼。

        天呐,从未有过的刺激!

        我一边加快手指的搅动,一边冲她喊道,“等一下,不然我要射了”!她没听我的,反而把老二吞的更深了,右手食指已经伸进了我的屁眼。

        啊~~~~ 浓浓的精华仿佛怒吼着射进了她的喉咙……

        直到小弟弟停止了抖动,她套弄着挤了几下,才把嘴巴移开,准备吐掉。我一把拉住她,说高蛋白,别浪费了。她一听,转而凑上来作势要亲吻我,我急忙避开,她这才吐到纸巾上丢进垃圾桶。     

      第三节 波澜二度

        不约而同的,我们都想到饮水机旁取水喝。准确说,我是因为兴奋口干,她是想要漱漱口,我当时没想到这点,跟她说,我来喂你。于是,我坐在单人沙发上,她斜躺在我怀里,我汲一口水,然后慢慢的输到她嘴里……,这样喝了有半杯之多,我们的舌头就绞缠在一起了。

        因为是和陌生人接吻,起初我并没有很投入,慢慢发觉她的唇很软,舌也很柔,而且我们接吻的头位和角度都让我很舒服,简直就是着迷!她会在一轮拥吻结束时,用舌尖轻轻的扫一扫你的嘴角,那感觉,当真是美妙的很。(我们喜欢这样紧紧的拥吻,那感觉,很入迷,很陶醉……)

        舌吻在了一起,我们的手也没闲着。

        她用一条腿攀住我,双手玩弄我的乳头,时而用指尖时而用手掌。我没有那么温柔,几乎是暴力的一只手抚着C罩杯的乳房,另一只手则狠力的揉捏她的翘臀。不错,确实是有点翘,没有垂坠感,在她很放松的时候,抚摸臀部的手感几乎跟抚摸乳房一样好。我很想吸她的乳头,于是我把她抱了起来。睡裙滑落,我把鼻子埋在双峰间深吸一口气,成熟女性的体味夹杂着沐浴乳的香气,很好闻。我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一边舔她的咪咪,一只手不自觉的已经开始抚摸她的私处……

        我问她为什么来晚了,她说有个同事十二点多起来上厕所,要等到都睡熟了她才好出来。我不再多问,改为双手抚摸她的乳房,并用食指轻轻按压乳头,她的乳晕很小,虽然生育过,依然很挺,至少站着的时候没有明显的下垂。后来她说小孩断奶比较早。乳头还是很敏感,稍稍挑逗,就硬挺起来。我从乳房吻到粉颈再到耳垂,然后亲了一下她的肚脐,就迅速的含住了她的阴唇~~~

        鼻间传来一阵海洋的清新气息,哇,简直是惊喜!

        我这个动作很突然,她没想到我会直接舔她的阴唇,她啊~~~的一声,腰身不自主的扭动起来,双手却托在臀下,随着我吸吮的节奏迎合着我……,其实若不是我先用手指探过了桃花源,两片花瓣闭合,她的阴道口应该是很紧的。我含住一片阴唇,一边吐纳一边观察她的私处。刺激过的阴道口红红的,用舌尖拨开阴唇就可以看到充血的阴蒂。舌尖轻轻扫过阴蒂的时候,能感觉到它的坚挺。我开始用舌尖在阴蒂上打绕,她的呻吟越来越高亢,啊~~~哦~~~   当我用舌尖轻触会阴的时候,她叫出了声,啊~~~不行了,我不行了…… (这是开始调情时拍的一张,阴唇自觉的分开,露出粉粉的桃花溪口,供我赏玩……)

        我回她一句,还早呢,我开始轮流扫荡左右两片阴唇。

        然后稍微让她侧身,一下把两片阴唇含在嘴里,舌尖屏住劲,从两片阴唇中间穿过,来回的横扫,她的呻吟开始变得急促而带沙哑,嘴里还是喃喃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的舌头整个的探了进去,在阴道深处翻滚~~~她扭着腰身,阴道里似有一股热流涌出。我吸入一小口,感觉略有淡淡的咸味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她用手推我,我偏偏把住她的腰,让她不能抽身。她又开始拉我,手开始抓我的老二。

        她面色潮红,面带祈求的望着我却说不出话来,我扶起她,把老二摆在她嘴边,挑逗她,是不是想要?

        她点点头,把老二深深的含进嘴里,咕囔道,我要我想要……

        眼见已经过一次洗礼的老二再次雄起,我调整她的体位,让她用手把自己的双腿分开,把沾满她口水闪着亮光的老二对准洞口,一插到底!

        啊~~~好紧,我猛抽一口气!

        缓进缓出,感觉似乎她的阴道很合我的size!

        啊~~~好粗啊,好大啊,我要…… 她不再压抑呻吟,随着老二抽动加速,开始变得高亢。

        伴着啊~啊~的叫床声,搅动一屋春色……(这是激情过后的留念,内射的精华没有流出,我没有尝试去用手指抠出来,既已射入玉门,且叫它们安生留在此地吧)

        就这么浅浅深深进进出出,我又看到了那条底裤。不禁问她,没有套套,怎么办?射在你嘴里吧!她说好,我说刚才已经射过一次,没有清理,插进去会不会怀孕?她似乎没在听我说话,只是双腿盘在我的腰间,双臂勾住我的脖子,温润的朱唇迎了上来,这应该是在鼓励我,还是嫌我废话多?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的鼻息越来越重,她体内的欲火通过唇舌传递给了我,交织的下体已然淫水泛滥~~~   爱液的润滑,减轻了初始插入的拥塞感,也就减轻了对龟头的刺激,我愈战愈勇,仿佛一种壮怀激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于是更加生龙活虎,啊~~~啊~~~啊~~~ 

         每次没根插入都会引起她强烈的颤抖的呻吟,以至于呻吟的啊啊声跟不上我抽插的速度而变得像抽泣。后来她发自心底的呻吟只能透过鼻息和我们接吻的间歇嚎叫出来,之所以是像嚎叫,是因为已经带着哭腔。但是却更加的迷人,更加的令人心神荡漾。我本想换个侧身位,这样可以插得更深。 然而她死死的盘住我,说别动,我感觉到她浑身在用力,越搂越紧,近乎是要把我拉进她的身体里……。直到她咬住我的左肩,过了有那么五六秒后,她长舒一口气,全身瘫软下来,柔情万千的朝我笑笑,我高潮了~~~ 

         原来如此!我的老二还深深的挺在她的阴道里,静静的没有动,这时才感觉到阴道里传来一圈一圈的律动……。我问她高潮后干嘛夹我的老二?她说,你舒服吗?我点点头,她说,你射在我的逼里吧。见我诧异,她凑近我的耳边亲了一下说,没事的,我上环了。

        啊哦~~~ 又一个惊喜!

        我把她抱起来行“观音坐莲”式……

        可能因为淫水多,伴着噗噗的性器交欢响声,当我高高托起她的屁股欲再次刺入时,她的阴道里竟然传来一阵气流的啵啵声,就像是轻轻的屁声。我很惊奇,而她似乎很受应,一边呻吟一边在我耳边吹气,你很狠嘛,真有一套!我被撩拨的兴起,猛插一阵,问道,换个姿势?她说从后面吧,配合的把臀部高高翘起。我扎起马步扶着她的屁股,她用手扶着我的老二捅了进去,啊~~~啊~~~  我怀着强烈的征服感一阵猛操,把她从大床的中间一路顶到了床的靠背上。

        她不得不抬起头,手扶着靠背。

        我屈膝跪下来对着花心又是一阵猛操,撞击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她呻吟声不断,还叫道快一点,啊~~~,再快一点,啊~~~  我本想学AV拍她的屁股,看着雪花花的浑圆又生怜香之情不忍下手。于是俯下身一边抓着奶子一边问她,操的爽吧,再插快点你还能高潮吧。她答道,应该很难了,但~是~还~是~很~舒~服~ 啊~~~后面的半句话几乎是呻吟着从齿缝间出来的!我加快了速度,想要从后面射精,谁知,她却叫道,啊~~~ 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这怎么行?

        放松,你放松,就尿在床上好了。我顺手把一个毯子垫在她膝盖下面,她直摇头,说,不行,啊~~~ 尿不出来,你快点射吧,啊~~~  我说好,还是从前面插,你抱紧我!在她顺从的转身的时候,我突然想试一试她的花心到底有多深,就捞起她一条右腿,高高举起,然后双腿跪在她的另一条腿的两侧,老二几乎是滑进逼里,确实插得很深,阴茎齐根没入,连同阴囊也占了很多淫水,啊~~~太深了!受不了了!用手推我,我不理会她,依然大力的抽插。

        只是因为体位受限,不能加快抽插速度,即使这样,因为有足够的深度还是操的她哭爹喊娘的,又涌出不少淫水。我问她的逼是不是水润多汁,她只是啊~~~啊~~~啊~~~不住的摇头……终于,我感到了阴囊处传来的信号,要井喷了!

        我喊道,抱紧我!
      
        然后放开她的右腿,她顺从的盘到我的腰上。我的前胸紧紧的压着她的咪咪,她右臂搂紧我的脖颈说,插我吧,射到我的逼里,啊~~~ 快,啊~~~ 左手拍着我的屁股,说,来呀,射到我的逼里来吧,啊~~~ 

        我本来就要一泻千里了,在她的挑逗下,终于再也不用拘束,啊~~~ 在强烈的快感驱使下,一股脑倾泻在她热的发烫的逼里!

      (这个体位,可以更深的刺入,让她惊叫连连,说要插穿了~~~)

        世界,安静了。

        看看时针指向了凌晨3点半,我问她几点来的,她说一点半,那么我们这一战持续了2个小时,真的没想到。她也觉得从未有如此和谐的性爱经历,说谢谢我让她享受了美妙的高潮,虽然仅有几秒的时光,并不是所有女人都能享受的到的。经此一战我们虽然感到有些乏力,但身心愉悦,精神反而不困顿,那就抱着聊一会吧,两人还互拍了一些照片。

      第四节  后戏

        她说其实很早之前她就注意到我了,只是没想到会发展到有这层关系,还说我挺会照顾人的,一些小细节打动了她。我这才觉得,这是一个好女人,继而又生一些愧疚感。我跟她说了我的想法,她呵呵笑我多情。第二天早餐的时候,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餐厅角落里用餐,没跟同事在一起。原来她发现右侧耳垂正下方脖颈有一小块红印记,应该是激情时留下的,她怕同事看到,大热天又把本来束起来的长发披下来了。难为你了,当真是解人心意的好女人。

        以上所有这些,就当是为纪念这段当年情事吧。
【完】
1961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