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一样。我五岁那年,母亲和父亲离婚了,原因是妈妈觉得爸爸没法使我们过上好生活。我和爸爸一起住,自从离婚後,爸爸变得闷闷不乐,身体也一天天的变坏,终於在我八岁那年病故了。父亲买了保险而受益人是我,因此我得了一大笔钱。
  
  母亲将我接过去住,虽然她对我很好,但我仍然十分恨她,如果没有离婚的话,父亲一定还活着,我决定要为父亲报仇。那时我还小,只有这麽个念头,却没有具体想下去。
  
  转眼我已经读高一了,我开始考虑报复妈妈的事,既要让她生不如死,又要不犯法,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那时我十六岁,妈妈四十岁。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来,叫了几声但却没人回答,我想也许妈妈还没回来。当我走过浴室时,听见里面有水声而且门没锁,我轻轻的推开门,发现妈妈正在洗澡,她光着身子侧对着我。
  
  妈妈的身材真好,虽然四十岁,却依然皮肤白皙光滑,双乳坚挺再加上妈妈本来就长的娃娃脸,看上去好像只有三十岁的美女。我顿时有了报仇的计划,我要奸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仅我插,而且要让更多人插,让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来上她,让她嚐嚐乱伦的滋味。再让她为我们生几个孩子,让她生不如死,让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母狗。
  
  想到这里,我心里兴奋极了。这时妈妈洗好了,我赶紧退了出来,我想等时机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第一章 小姨
  
  进入高一後,由於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今年三十六岁,她叫陈玉菁,我妈叫陈玉珍。我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妈大二岁,叫陈玉珠。小姨是一个银行职员,不知为什麽到现在还没结婚。我对我妈妈的恨也延续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决定连她们也一起报复。
  
  大约是五月底,天气真的很热。那天我回家,小姨问我:「学习好吗?」「还行就是功课多了点。」我回答道。
  
  这时我发现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里面小姨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回到房间後,我躺在床上开始制定奸淫小姨的计划。由於是第一次,没有经验,所以我决定用安眠药加酒来灌倒小姨,然後再插她的小穴。我从药房买了一瓶安眠药,又从酒柜里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将安眠药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晚上,小姨回来了。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太好了,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小姨高兴的摸摸我的头。
  
  「小姨,我们庆祝一下吧!」「好啊!」我见机会来了,就拿出准备好的酒给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时你对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学校规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乐代替。」我拿起可乐做了个乾杯状。
  
  「丰丰,真是好孩子。」小姨高兴的看着我。
  
  在我的夸奖和恭维之下,平时不胜酒力的小姨竟将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倒在沙发上,令人兴奋的时刻终於来了。我将小姨抱回到她的卧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脱了个精光,小姨平躺在床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览无余。高高的乳房、红晕的乳头令人爱不释手。我用力搓捏小姨的乳房,慢慢的小姨发出了呻吟声,这时我的小弟弟像一个巨人般的挺立在身前。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小姨的下身,没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的小穴。两片粉红的阴唇一张一和的,好像在说:「快来吧!我需要你。」我把手指插进小穴里面,好温暖,舒服极了。我开始不停的插小姨的蜜穴,嘴巴舔着阴唇。这时小姨的蜜穴里流出了淫水,味道咸咸的有点骚,但我很喜欢这种味道。我不停的吃着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可是却越流越多,流得满床上都是。小姨的阴道已经够湿润的了,我将我六寸长的肉棒对准小姨的蜜穴猛的插了进去。
  
  「啊……啊……」小姨几乎叫了出来。
  
  我的阴茎直贯到她阴道的最深处,都顶到了子宫。「啊……啊……好痒啊,小穴好痒啊……」小姨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呻吟道。小姨的小穴真的好舒服,也许是小姨很少和别人做爱,所以阴道特别的紧,夹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许是酒的作用,小姨开始叫床了:
  
  「啊……快点插……我的……骚穴好难受……亲丈夫……亲……哥哥……快点来嘛……」我开始来回的抽动我的肉棒,我的龟头在小姨的小穴里来回摩擦,每次都顶到她花心。
  
  「亲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哥哥的……大鸡巴……好棒……啊……啊……菁菁……的小穴……啊……好满足……啊……」平时端庄和蔼可亲的小姨,竟然叫床叫得这麽厉害。
  
  经过百余下的抽送,小姨的骚穴里越来越热,阴精像洪水一样涌出,把我的龟头弄的好痒好痒。小姨的淫液流得满床都是,好不惊人。突然间,我腰间一麻……「要射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关一松,把很多种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宫里。我要它们在小姨的子宫里长大,我要小姨为我生儿育女,我要她们永远承受乱伦的折磨。
  
  小姨的子宫拼命的吮吸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这时小姨无力的躺在床上,继续享受着这梦中的性交。看着小姨骚穴里正在流出的阴精和我乳白色的精液,我那还插在小姨骚穴里的肉棒又再次变的巨大。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这样,我一次次的将精液注入小姨的骚穴里,直到三点多,我再也无力射精为止。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十余次高潮,把我满足得站起身来,看着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红色、还略有些红肿的阴唇和骚穴,心里满足极了。我擦乾小姨身上和床上遗留的我的精液,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起来时,小姨已经在做早饭了。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丰丰,谢谢你扶我进去睡觉。」「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吗?」这时小姨的脸变的很红,「很好很好。」小姨连忙回答道。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这样有利於我进行第二步计划。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将安眠药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这样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插小姨的骚穴,最多的一晚我泄了六次。我还拍了一些小姨叫床和骚穴向外流骚水的照片,以便留做纪念。小姨的骚穴和子宫,每晚都装满了我的精液。终於,我希望的事发生了。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小姨正在厕所里呕吐,还发现小姨买了一大堆话梅回来。
  
  「阿姨,你身体不舒服吗?」「不知为什麽,最近老是恶性想吐,还特别想吃酸的东西。」我心中狂喜:「原来你这个骚货怀孕了,而且还是你侄子的孩子,看你以後有什麽脸见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奴隶。」小姨没结过婚,所以从没怀过孩子,当然现在也不会想到自己怀孕了。为了确保小姨已经怀孕,我将早已准备好的检测是否怀孕的试纸沾取了小姨的尿液,果然成阳性——小姨真的怀孕了。
  
  终於到了实行最後一步计划的时候了,我要彻底的摧毁小姨的女性尊严,要让更多的人来干她。文军和德华是我的死党,我们小学时就认识了。我们常在一起看A片,我知道他们只打过手枪,还没真的干过。一天,我们三个又在看A片。
  
  「你们两个真没用,看了两三年A片,还只打手枪。」「女人呐?到哪找?找婊子要花钱、又有得病的危险,其他的女人谁肯让我们白干?不过听你的口气,好像已经干过了,到底是谁啊?」我装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当然了,谁像你们两个!」看着他们那既羡慕又渴望的眼光,我又道:「我能找个女人让你们爽一下不用花钱,而且又不会得病。
  
  那个女人又成熟、又漂亮,你们想玩多少次都行。不过……不知你们有没有这个胆子?」我话音未落,他们两个一口同声的叫道:「有!有!」看他们那急样,我知道一切都搞定了:「那女人就是我小姨,你们都见过,长得挺漂亮吧!」文军和德华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你小姨?!你的胆子可真大,莫非你已经把她……」「是啊,我已经插过她的小穴了。那骚穴又肥又多汁,别提有多爽了。但是每次都等她睡着後才下手,现在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
  
  德华和文军考虑了一会:「行!咱门就上你的小姨。不过用什麽方法?她会反抗吗?」「别担心,我们找一天晚上,在她还清醒的时候把她给轮奸了。她还怀着我的孩子,一定没脸向别人说,当然也不会反抗了。」「好!够刺激!那麽一切由你安排。」他们两个兴奋的说道。
  
  星期六晚上,我告诉小姨要考试了,我要和文军和德华一起复习功课。小姨见我这麽用功,就同意让他们住到我家。七点多,文军和德华来了我家。
  
  「等到八点钟,我们就行动。」他们两个表示同意。
  
  转眼间时间到了,通常这时小姨会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电视。我们三个打开小姨的房门走了进去。
  
  「你们有什麽事吗?」小姨疑惑的望着我们。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一挥手,德华和文军冲了上去,将小姨按倒在床上,并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们想干什麽!」小姨一边尖叫,一边想站起来。可是文军和德华有力的把她按在床上,让她无法动弹。
  
  「小姨,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间房内,同时还在扒她的衣服,你说我们想干什麽?说的好听一点,是想和你性交;难听的麽,就是强奸。」「我是你阿姨呀,你们不能这麽做!这是不道德的,这是乱伦。」小姨尖叫着,同时不停的扭动身体想摆脱这种状况。
  
  「小姨,别装做贞洁烈女了,你下面的小穴真的好骚好多汁,有这麽一个宝贝,不用多可惜啊!」「你……你……」小姨气的说不出话来。
  
  「小姨,最近一个月,你是不是老是梦到和别人做爱?是不是每次起床,都发现淫水流得满床都是?」小姨震住了:「你怎麽会知道?难道是……」「不错!那个和你做爱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的。小姨,插你的小穴真是太爽了!光我一个人用太浪费了,所以今天我带他们一起来分享。」小姨刚才还不停扭动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嘴里念叨着:「我都干了些什麽?我和我的亲侄子发生了关系,我竟然乱伦,我以後怎麽见人呐!」这时小姨的衣服已经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内裤,文军和德华已经开始在玩弄小姨的乳房了。
  
  我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开始隔着内裤玩弄起她的阴唇:「对了小姨,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喜讯,你已经怀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麽样?为侄子生孩子是不是很刺激?」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我前世做了什麽孽?竟然会被自己的侄子奸污,还怀了孕,我以後……我可怎麽办啊!」「小姨,别这麽难过嘛!这个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就要做妈妈了,应该高兴啊!再说,你也不会是唯一和自己亲戚发生关系的人,总有一天我要让家里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过,让她们都成为我的老婆,都为我生孩子。
  
  我不仅让你为我生孩子,而且要让更多的人来操你,让你为我的同学、老师、朋友、亲戚,甚至为我的外公——也就是你的亲爸爸生孩子。我要你变成一个大众情人、一个光荣妈妈、一个淫贱的女人!」「天呐!我怎麽会有你这麽个侄子,你简直是个魔鬼!」小姨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贱人!你现在骂我,等一会保证你欲仙欲死,夸我还来不及呐!」我从内裤边沿把手指插进小姨的骚穴里来回的抽动,不一会小姨的骚穴里就流出了浪水,把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小姨你看,你的小穴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个淫贱的女人,就该被别人上。」小姨咬着牙,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呻吟声。
  
  「看你还能忍多久?」我要彻底摧毁小姨的防线。
  
  我将小姨的内裤扯了下来,开始用我的嘴对小姨的骚穴发动攻势。我用牙齿轻咬她的阴唇、用舌尖添她的阴核、用嘴吮吸着小姨的淫肉。这时文军和德华正玩得起劲,小姨的乳头也变得硬硬的,小姨的骚水越流越多,我都来不及吃了,有些甚至喷到我的脸上。
  
  「啊……啊……」小姨终於忍不住了。
  
  我知道小姨的骚穴里一定是洪水泛滥,痒的难受,我把大鸡巴拿了出来,但并不马上插进小姨的阴道,而是在阴唇上摩擦。
  
  「丰丰,小姨好难受,我要……」「小姨,你要什麽啊?」「丰丰……别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进来吧……阿姨身……体……里好像有……虫子……在爬。」「小姨,你到底要什麽?不说清楚,我怎麽知道?」「丰丰……阿姨……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我要你们干阿姨……阿姨要要性交。」「小姨,那以後我们之间……」我话还没说完,小姨已经抢着回答道:「阿姨以後都听你的,你想怎麽干都行,你让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小姨终於被我征服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贯穿小姨的骚穴,直抵子宫。
  
  「啊……啊……啊……」小姨愉悦的叫了出来。
  
  我开始猛插起来,每次都撞击到小姨的子宫,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好……舒服……骚穴……好充实啊……亲哥哥……亲丈夫……你好棒……啊……干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顶碎了……我是个……骚女人……我……爱……被……人上……亲哥……哥……我好……爱……你……啊……」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声浪语不断。大约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觉的小姨,小穴里骚水一阵阵的涌出来,越来越多,小姨的高潮来了。
  
  「小姨……不……行……了……我要……泄……了!」小姨尖叫道。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床单。高潮後的小姨一动不动的躺着,满脸羞红,兴奋不已。我那插在她阴道中的阳具依然粗壮,丝毫没有泄精的感觉。这样大约静止了一分钟,我又开始来回抽送,大鸡巴继续抽插小姨的骚穴。
  
  「亲……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厉害……怎麽还……那麽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大概当小姨第四次高潮时,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快点射……进来……阿姨的……小穴……我等不及……了……菁菁要……吃……丰丰……的精……液……」小姨不断用淫荡的话刺激我,终於一股热流直射小姨的子宫。
  
  「啊……烫死……我了……丰丰的精液……好厉害……妹妹受不了了……」小姨的骚穴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大鸡巴,而子宫却大口大口的吃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
  
  我从小姨的阴道里拔出已经软下来的肉棒,看着小姨骚穴里的浪水如泉般涌出,而小姨则满足得一动不动。这时我发现德华和文军已经停止了对小姨乳头的攻击,而是直愣愣的看着小姨的下体,他们的肉棒早已一柱擎天。
  
  「该你们了。」「真的可以吗?」文军有点胆愶的问我。
  
  「你们来干什麽的?不就是插这个贱女人的麽!怎麽现在反而不敢了?」「好吧,我先上。」德华走了过来。
  
  由於是第一次,德华费了好大的劲才插进去。小姨刚刚空虚的小穴马上又充实起来,小姨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大约插了一百下德华就射精了,而小姨的子宫仍然照单全收,一滴也没剩下,真是太厉害了!
  
  接下来是文军上……这个晚上,我们一直从八点干到凌晨四点,小姨不知泄了多少次。当我们结束时,小姨已经不成人型了。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乳房上布满了齿痕,而骚穴则肿得发紫,还在不停的流着骚水。第一次狂欢圆满结束了。
  
  从那天以後小姨完全变成了个淫贱的女人,我规定她回家後不准穿衣服,必须全裸,这样更便於我们做爱。小姨和我几乎每天都做爱,有时一天会干三、四次,直到我们都无力为止,德华和文军也常常来客串一下。
  
  这样乱伦了大概十个月,小姨终於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儿——陈晶雯。看着这个既是我女儿、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兴。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後不愿再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乾脆嫁给我。我只能敷衍她,因为我还有更大的计划。
  
  第二章 伯母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看着我们的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我们计划在孩子适当的年龄时,由我这个父亲兼舅舅给她开苞。期末考试结束了,德华因为考的不好,所以被她妈妈狠狠的骂了一顿,而且罚她不准玩电脑,所以他没事就往我这里跑。小姨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个月,我们没了取乐的对象,真是好无聊。
  
  「妈妈她也太严了,竟然不准我玩电脑,而且还当着这麽多人的面训我。阿丰,想个办法让我妈解除禁令,最好再气气她,让她以後对我好一点。」机会来了,我暗自高兴小姨刚走,我正为着一个月犯愁呐!哪知有人送上门来了。
  
  德华的妈妈今年三十九岁,长的白白净净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没有机会,这下可好了。德华的父亲是个海员,一年才回来一次,所以他妈妈一定很寂寞。
  
  「德华,谁让你考得那麽差呢!要让你妈妈改变态度,我看是没希望了。除非……」我假装欲言又止。
  
  「快说,别卖关子了。」德华催道。
  
  「可是你让我说的!後果自负。」「行了,快说吧!」「女人什麽时候对男人最好?」「我不知道。」德华疑惑的回答道。
  
  「你真笨!你看我小姨以前对我凶吗?那麽现在对我好不好?」「难道你是说和我妈妈干那个?不行,她是我妈妈。再说,她很守妇道,决不会做那种事的。」德华摇头道。
  
  「女人开始时总是装做贞洁烈女,我小姨开始不也是这样?可是现在你看,她简直就是个母狗女人。只要被男人上了,以後不管是谁都一样。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改变她对你的态度。」德华想了很久:「好吧,那就干吧!」「德华,为了让你妈对你死心塌地,最好把她的肚子搞大,那样就万无一失了。为了提高怀孕率,我们应该在她排卵期的时间里插她。调查你妈妈月经周期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会做的。」看起来德华还有点害怕。
  
  十天後。
  
  「阿丰,妈妈这几天正在两次月经的中间,是她的危险期。」「好,那就明天晚上行动。」想着那美妙身体,我的小弟弟变得又粗又壮。
  
  我找了个借口去德华家吃晚饭,晚饭後,德华的妈妈李凤萍正背对着我们洗碗。我一见机会来了,就向德华使了个眼色,然後冲了过去。我撕扯她下身的裤子,德华扯他妈妈上身的衣服。
  
  「你们干什麽?!」李凤萍被我们的举动吓呆了,当她反应过来时,全身已是一丝不挂。
  
  我用抹布塞住她的嘴,将她绑在卧室的床上。虽然李凤萍奋力挣扎,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德华,快上吧!让你妈妈嚐嚐你的大鸡巴。」德华还犹豫不决。
  
  「那好,我先上。让你看看你妈妈是个怎麽样的骚货!」我拉出早已沸腾的大肉棒,对准小穴狠命的一插,我觉得好像已经撞到了子宫。德华的妈妈痛的直流眼泪,嘴里不知叫些什麽。我开始抽送起来,每一次都直抵阴道的最深处,我的阴囊撞击着伯母的屁股。慢慢地,阴道开始湿润起来,骚水不断的向外流。我知道她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将绳子解开,并拿掉了塞在她口中的抹布。这时的伯母非但不反抗,反而努力的迎合我,使我的肉棒能插得更深,口中还不断的发出淫声浪语,好不淫贱。
  
  「啊……啊……好舒服……亲丈夫的……大鸡巴……好厉害……插的……妹妹快……升天了……对……用力再……用力……花心都……快碎……了……再深一点……妹妹爱……死……大鸡巴了……我……喜欢……被强奸……儿子……快来插……妈妈的……小穴……我要……你的……肉棒……」平时十分严厉的伯母,变的好淫荡。所以女人只要被男人插过後,不论是谁都会变的一样淫贱。大约插了十五分钟,当伯母的第三次高潮来临时,我忍不住也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喷射入她子宫。而伯母显得十分的兴奋,狂叫不已。
  
  我抽出了阴茎,这时德华已经毫无顾忌的冲了过来,将她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阴茎大力插入母亲的阴道中,疯狂的来回抽送,好像要把他妈妈的骚穴插穿一样。
  
  「看你以後还敢对我那麽凶!我插死你这个荡妇!」这时的伯母身体不停的抖动,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床上,满脸既痛苦又欲仙欲死的样子。
  
  「以後我再也不敢了,我是你的奴隶,你是这个家的主人,随你怎麽样做都行。」伯母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就这样,又一个女人沦陷於我的魔掌之下。那个晚上,我们除了插她的小穴外,还要她给我们口交。到凌晨三点,伯母的口中和阴道中都不停的流着我们的精液和她骚水的混合物。在那天之後,德华告诉我,他几乎一有空就和妈妈做爱,每次都搞得她大泄而败。我有空时也去享受一下那温柔的骚穴。
  
  一个月後,德华告诉我,他爸爸也加入了乱伦的行列,他们父子俩共插一个女人。十个月後,伯母生下了一个不知是谁的女儿。
  
  第三章 妈妈
  
  暑假我一回到家里,就开始盘算怎麽实行我的淫母计划。正好我的外公——也就是妈妈的父亲,要来我家小住几天,真是天赐良机,外公是最好的人选。晚饭後,我在外公和妈妈睡前喝的牛奶中分别放入了一点春药和安眠药。据给我药的德华说,这种药可厉害了,一点点就让人受不了。
  
  等到了十一点左右,我听见外公房间有响声,接着是开门声。果然表演要开始了,我取出摄像机,准备拍下着精彩的一幕。
  
  外公走进妈妈的房间,而我在门口偷看。这时妈妈睡得像个死猪,对外面的声音丝毫没有反应。外公先是凝视了一会妈妈,然後突然冲上去,飞快的将妈妈的衣裳褪去,转眼间妈妈被脱的一丝不挂。粉红的乳头、坚挺的小腹以下是一片乌黑的草地,而那最令我向望的骚穴则是红红的,不像A片中的那些女主角是黑色的。
  
  外公开始抚摩妈妈的身体,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妈妈的乳房,时而轻捏、时而重重的搓揉。妈妈不一会就开始呻吟了,外公进而开始攻击妈妈的下身。外公先是将一个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中来回抽动,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攻击妈妈的阴核。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开始进入状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的骚穴里开始流出了骚水,而且越来越多,床单被弄湿了一大片。最後的时刻到来了,外公抽出手指,换上早已涨得发紫的大鸡巴,一口气贯穿而入。
  
  「啊……啊……啊啊……」妈妈尖叫道。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被人插穴的关系,妈妈显得很痛苦。但是随着外公的抽动,妈妈的痛苦变成了快乐,嘴里还淫声浪语不断:
  
  「用力……再用力点……好舒服……大鸡巴……插的我……快上天了……珍珍……的小穴……要大鸡巴……骚穴……好舒服……啊啊……不行了……我要泄了……不行了……」这时外公也到了高潮,开始射精了。两人同时到达高潮,真是太完美了!妈妈的骚穴中不停的流出外公的精液和她阴液的混合物,脸上微红,一副荡妇的表情。
  
  外公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後,我开始收拾他们留下的浪迹,等一切都收拾到原样後,就回房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外公和妈妈并没有发现昨晚的事,还是像平常一样。外公在我家住了十余天,其中有十天是被我下了药的,并且在最後一天的早上,我在垃圾筒里发现了妈妈的卫生巾,但上面却是一点血迹也没有。原来妈妈预算月经该来的时候,月经却没有来,也即是说,妈妈可能怀孕了。算起来,外公与妈妈乱伦的性交期间,正好是妈妈的排卵期。
  
  外公走後,我假装特别听妈妈的话,妈妈也特别的高兴。我心里暗暗忖道:
  
  「哼!别高兴的太早,以後有够你受的!」一个月後,我从同学家回来,进门後看见妈妈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望着茶几。我走近一看,原来有一张化验单,再仔细一看,原来上面说妈妈已经怀孕了。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妈妈终於有了外公的孩子!妈妈这回她可是没脸见人了,以後她就是我的了。
  
  「妈妈,你怀孕了?这可太好了!你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吗?」妈妈呆呆的念叨:「怎麽可能?我已经好久没有……了,怎麽会有孩子?也许是医院验错了吧!」「不,妈妈医院没验错,你是怀孕了,而且我还知道是谁让你怀孕的。」妈妈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抓着我问道:「你知道?快告诉我。」「妈妈,别急嘛!你看完这圈带子後就会明白的。」我拿出拍摄妈妈和外公做爱的录像带放入机器中,电视画面中出现一男一女做爱的情景。
  
  「丰丰,你怎麽会有这种东西?还拿出来看!」妈妈骂我道。
  
  「妈,别急,先看清楚画中的两个人是谁。」「啊……怎麽……会是这样……我……怎麽会……」当妈妈看清楚画面上是她和外公时,她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
  
  突然妈妈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我:「这带子从哪里来的?你怎麽会有?上面的事是真的吗?」我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面带微笑的回答道:「当然是真的了,这是我在外公来我们家的那十几天里拍的,主角当然是你和外公。这一段时间里,我在你们喝的牛奶里放了药,所以你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干。
  
  外公操你的时候好厉害,你也够骚的,每次都流了一床的骚水。当然,你现在怀的孩子是外公的了。」妈妈整个人呆住了,一动不动,嘴里默默念叨:「为什麽要这样做?你为什麽要这样?我该怎麽办?」「因为你,爸爸才会死的,我这是报仇。怎麽样呀?乱伦的滋味一定很刺激吧!妈,你也别想不开,女人嘛,陪谁上床都还不是一样?只要大家都开心就行了。外公既多了个儿子、也多了个孙子;你多了个弟弟,又多了个儿子,大家应该高兴嘛。」妈妈还是一动不动,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看上去真可怜。不知不觉,我的小弟弟又翘了起来,顶的我好难受,我像头饿狼般的朝妈妈扑过去。
  
  妈妈起先还想抵抗挣扎着,不让我脱她的衣服:「不要这样……你……快走开……我是你妈妈。」但是毕竟力气有限,不一会就被我压在沙发上。我用从地摊上买来的玩具手铐,将她的手脚都铐在茶几上。妈妈用力挣扎,可是一点都没有用,於是她开始恳求我:
  
  「丰丰,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待我!不要一错再错,我们不能发生关系。放了妈吧!你要什麽我都答应。」我骑在她身上,一边解着衣服一边笑道:「我现在没把你当妈妈,只把你当做一个女人而且。是贱女人!我现在只想插你的骚穴。从今天起,你不仅是我的妈妈,而且也是我的情人,要不乾脆就作我的小老婆吧!我要你天天陪我上床,再给我生儿育女。对了,忘了告诉你,小姨已经是我的人了,而且还有了我的孩子。」「什麽?玉菁她已经被你……还有了孩子……」妈妈刚刚还在挣扎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
  
  妈的身上已经被我脱的精光,看着这美妙的身体,我真的好高兴,我终於要玩妈妈了,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拿起我的大肉棒,对准妈妈的入口处狠命的一插。
  
  「啊……啊……丰丰你不……能……这样……」她到现在还在顽抗,不过没关系,等一会就让她求我插她。
  
  我用力的向阴道的最深处挺进,每一下都直抵子宫。妈妈痛得惨叫不断,双手紧紧的抓住沙发,完全是被强奸的样子。随着我抽送次数的增多,阴道变得润滑了,骚水也在不断的向外流。这时妈妈看上去不再那麽痛苦了,反而有些舒服的样子,但她竭力克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
  
  「看你还能顶多久!」慢慢的,她的呻吟声大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看来妈妈快顶不住了。
  
  「啊……啊……啊……好舒服……小穴被插……的好爽……儿子……鸡巴好厉害……插的……妈……妈要……上……天了……用力……再用力……插的深一点……啊……顶到子宫了……我喜欢……被儿子插……我是个淫妇……啊……不行了……要泄了……」话音未落,我只觉得一阵阵热浪朝我的龟头涌来,我再也忍不住了,将我的精液全部射入妈妈的子宫。
  
  高潮过後的妈妈,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不停的喘息:「阿丰,快放开我,你已经达到目的了——我被自己的亲儿子给奸污了。」「妈,别急嘛,这才刚刚开始呢!刚才你可够骚的,我看就连妓女也自叹不如。说到底,你生来就是个骚女人。」说着,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电动肉棒,对准妈妈的骚穴。
  
  「你……你……想干什麽……你不要这样……我不行的……」「妈,干吗那麽害羞呢?我知道你很需要它的。今天是星期五,明天是双休日。我决定这三天都让你这样绑着,我会不停的和你做爱,而我休息时则由它代替。我要你在这三天中不停的被插,我要看看三天後你会是什麽样子,也许那时对你来说,和谁做爱都一样吧!」我将电动器开到最大功率,对准阴道就插了进去。只见电动器在妈妈的身体里不停的震动着,同时妈妈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先是颤抖,特别是下身更加厉害,接着脸色变的很红,嘴里还不时发出呻吟,而且越来越响。很快,妈妈接近高潮了,她嘴角不停的流着口水,还大口的喘气。
  
  「啊……啊……啊……出来了……」妈大叫道。阴精从洞口流出,染湿了大片的布套。
  
  「好儿子……快把那东西……拿出来……吧……妈受不了了……再这样……我……会死的……」「通常来说,像你们这样的女人生命力特别的强,而且特别的淫贱,这麽点刺激没关系的。你还有两天要熬呢!」我觉得现在她根本不是我妈,而只是一个动物,一个作为我发泄对象的雌性动物。
  
  电动器还在体内震动,妈妈看起来已经精疲力尽了,毫无生气的瘫倒在沙发上。我乾脆倒了杯饮料到隔壁房间看电视去了。大约过了两小时,我觉得电视没劲才想起妈妈还在隔壁房间。我过去一看,真是太精彩了!电动器还在不停的工作,而妈妈已经昏过去了,脸色苍白,可是骚穴却还在不停的流着阴液,整个沙发套好像洗过了一样湿淋淋的。
  
  我将电动器取出,然後将妈妈弄醒:「怎麽样,是不是很舒服?骚穴还痒不痒?」「丰丰……放过……妈吧……以後……妈是你的人……你要……怎麽样……都行……我实在受不了了……」「哪有这麽容易?还有两天。」我用了半个小时喂妈妈吃完了饭。这时妈要喝水,我拿出一个瓶子,里面有半瓶乳白色的液体。
  
  「妈,你就喝这个吧!很有营养的。」「这是什麽?怎麽脏兮兮的。」妈问道。
  
  「怎麽会脏呢!这是你流出来的阴液,我好不容易才收集了这麽点,很珍贵的。」「你……你……简直……不是……人……我不喝!」妈妈生气的拒绝了。
  
  「那你就……忍着吧……看你的毅力有多大?」一个小时後,妈妈终於忍不住了:「丰丰……我渴极了……快给我喝吧!」我把瓶子递到妈妈嘴边,她一口气全喝完了,而且好像还想喝。
  
  「怎麽样,味道不错吧?而且又有营养。吃饱喝足了,我们再开始吧!」「不……不……不要……」我哪管她喊,拿起我的大肉棒猛的插入妈妈的骚穴,狠命的插起来。不久,妈妈就开始大声的呻吟。大约两百余下,我就在妈妈体内射精了。接着,我又将电动器插入她体内,然後就回房睡午觉去了。
  
  一觉醒来,已是五点多了,我起身去看看妈妈现在怎麽样了。她四肢张开,头发乱做一团,骚穴由於电动器几个小时的震动,变得鲜红且有些肿胀,骚水不断的往外流。放在她身下的小盆已经装满了她的阴液,而且还溢了出来,弄的周围的沙发套像泡在水里一样。妈妈已经无力呻吟了,只是低声的哼哼,显示出十分痛苦的样子。
  
  「怎麽样?这个下午过的很充实吧!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这麽厉害,骚水流的到处都是。看来你们一家都是骚货,生来就该被千人骑、万人压,不去做婊子真是太可惜了。」妈妈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我,双眼哭的又红又肿。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却成了我的性奴隶,我真是高兴得无法表达。我拿起盛满骚水的小盆子放在妈妈嘴边,她很快将它喝完了,看来妈妈已经习惯了这种饮料。这时的她已经丝毫没有廉耻感,她就好像是一个没有思维的动物,任由我的玩弄。
  
  三天很快过去了。到星期天的晚上,妈妈已经不成人型了。阴部又红又肿,而且流水不止。面无血色,眼泪已经流尽了。她浑身上下都有我的精液,头发、嘴里、鼻子里、身体上、肛门里,到处都是。我想妈妈在这几天里,大概泄了数百次吧!从今以後她就是我的玩物了,好像是我的一个玩具。
  
  我打电话去妈妈工作的医院,说妈妈最近身体不好要休息几天(妈妈是一个产科大夫)。此後一个星期我没和妈妈做爱,而让她恢复身体。大约三天後妈妈就恢复了,她的身体还真好。
  
  从那次以後,妈妈好像变了个人,无论什麽事都听我的。在家里她一般不穿衣服,而且主动的为我口交。为了取得我的欢欣,还当着我的面自己插自己。我也经常和她做爱,每次都把阴茎插在他的骚穴中才入睡。
  
  我把事情告诉了外公,起先外公很震惊,但是不久就高兴起来。毕竟他又多了个孙子,而且还有个女人给她玩。此後,外公经常来我家,和我一起联手插妈妈。妈开始还不愿意,但後来却主动迎合我们。十个月後,妈妈为外公生了个女儿,起名叫陈晶丽。
  
  很快开学了,学习又再变得十分忙碌。这个学期我们的数学老师对我们特别严,我好几次考试都不合格,要是他能透露点考试题目就好了。对了!我有办法了。数学老师姓李,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还没有女朋友,他这方面一定十分需要,我可以用妈妈的身体来招待他,那样我的考试一定没问题。下课後我找到李老师,告诉他我妈妈想和他谈谈我学习的问题,希望他今天晚上来我家,他欣然同意了。
  
  晚上七点多,李老师应约上门。事先我跟妈妈说过李老师要来我们家,所以妈妈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不一会他们就谈了起来。我在自己房间从门缝里观察李老师,我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妈妈没离开过,而且特别是妈妈的胸部。这也难怪,妈妈本来就漂亮,再说她在家里只穿着一件宽大而透明的睡衣,里面则什麽都不穿,今天也一样。本来整个身体就若隐若现,只要一动就春光外泄,难怪老师看的那麽入神。
  
  大约到八点左右,老师要走了,这时候该我出场了:「李老师,别那麽急着走,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李老师不解的望着我。
  
  「妈,把衣服脱了。」李老师和妈妈都都呆住了,一动不动。
  
  「快点,把衣服脱了!」我对着妈妈命令道。
  
  妈妈慢慢的脱掉了睡衣,美丽的身体立刻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陈丰,你这是干什麽?」李老师问道。此时的老师显然有些呼吸急促,双眼好像要把妈妈吞下去一样。
  
  「李老师,你平时对我很好,我一直想报答你,但是没有机会。今天我就把这个女人送给你,让你今晚好好的享受一下。妈,快过去先帮李老师爽一下。」这时妈妈主动走过去,蹲下身子,从李老师的裤子里掏出那早已坚挺的大肉棒吮吸起来。妈不停的舔着老师的肉棒,时而吮吸,时而来回的吞进吐出,李老师则闭目享受着。
  
  也许是经验太少,没几下李老师就射精了,精液不仅射进妈的嘴里,而且射的她满脸都是,妈妈贪婪的舔吃着精液,一滴也不放过。李老师不再沉默了,他粗暴的将妈妈推倒在地上,然後整个人骑在妈的身上,他飞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开始舔妈妈的骚穴。妈妈的小穴中不断的有水流出,老师不停的吃着这些骚水,看来他是很喜欢这种味道。
  
  没过多久,妈妈开始呻吟了:「啊……啊啊……不行了……小穴里……好痒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我好……难受……啊……」老师不再犹豫,拿起早已坚硬的阴茎,对准妈妈的阴道狠命的插了进去。妈妈一声惨叫,几乎昏倒过去。李老师根本不管,还是使劲的插,每一次都连根没入。
  
  妈妈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脚乞求道:「求求你……轻……一点……好痛……啊……我……快被……你……插破了……」接近百余下,李老师大吼一声,将所有精液射入妈的子宫。而妈妈也同时达到高潮,浑身紧缩,抽搐不停。完事後,我带着李老师走进妈妈的卧室:「老师,她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请尽情享用。」说完,我回房睡觉去了。回房後,我不断听到妈妈的惨叫声,听起来好可怜。我不管那麽多,就睡着了。半夜里,我被几声惨叫声吵醒。
  
  「老师好厉害!一直搞到现在。」我走到妈妈的房门口,轻轻的推开门,里面的情景吓了我一跳。只见妈妈被绑在床上,乳房上夹着好几个夹子,这时李老师正用蜡烛油滴在妈妈的骚穴上。由於蜡烛油是滚烫的,所以每滴一滴妈妈都惨叫不已。接着,李老师把妈妈用的各种化妆品往妈妈的阴道里塞,不一会妈妈的骚穴里就塞满了东西。
  
  可是对下的东西就更绝。李老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瓶番茄浆,对准妈妈的骚穴就插了进去,同时不停的挤压,不一会番茄浆就装满小穴,随着阴道溢了出来。他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小虫子,放在妈妈的小穴口上。这只虫子闻到了番茄浆的香味就拼命的想往里爬,转眼间就进入了妈妈的阴道。这时妈妈痛苦的表情到了极点,她狂叫不已,身体不停的扭动。时而大叫「痛死了!」时而又叫道:「好痒啊!」真是有趣极了。
  
  原来老师是个虐待狂,我本想去阻止他,可又一想这是妈妈活该的,於是我拿照相机拍了几张照片留做纪念後,继续回房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