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日子里,每到傍晚时分我就去4S店的门口等着,八点左右,那辆明黄色的跑车会准时出现。我接连跟了少妇三个晚上,我发觉她的行踪很有规律,吃过晚饭便离家,先到店时打理生意,然后去女子舍宾,一直要待到十点半还多才出来,而且是单身一个人回家。 

  照理说,虽然她老公看上去确实不行,但她那么有钱,又有时间,就是在外面乱搞也没人知道,但她没这样做,至少我跟着她的这三天她没这样做,由此我敢断定这是一个淫而不乱的少妇。以前还以为她会去偷食,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但转念一想,毕竟她是个年轻少妇,正是如狼似虎的黄金时段,光靠那些仿真阳具行吗?我承认形形色色的性用品是能带来快感,但却带不来真情实感。我历来都认为女人,特别是结了婚的年轻女人是一定要有个男人来安慰她的,有时,男女房中之事比什么都重要。 

  我是个男人,完全可以帮到她的。我越想就越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到她!可我该怎么做呢?她在台前我在幕后,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就强奸! 

  ‘强奸?’这个念头一跳出便吓了我一跳。不管是在邻居还是在前来修车的客户眼中,我都是一等一的好青年,怎么会想到去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如果不这样,我根本没机会接近这位自己心仪已久的少妇,更不要说得到她了。 

  对,就是强奸。能够和她这样的极品女人来上一次,就是把我关个一二十年也值。 

  为了能达成这个见不得人的‘高尚’目标,我开始费尽心思地进行我的‘强奸’计划。 

  首先是地点。在跟踪她时我注意到她要回家必须下了小区公路,走那条小路,除了她家的人应该不会有人走那条路的,而且,在这条路上,中途还有个拐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这样即使在小区公路上或是她家里都是看不见的。对,最好的时机应该是等她晚上独自一人回家的时候,就在小路拐弯那里想个办法把她引下车,然后对她实施强奸。 

  选定了时间地点,心中很是高兴,但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地让我强奸而不至于反抗呢?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开门见山地告诉她我只强奸她不害她。她曾经说过很久都没和老公痛痛快快地‘战斗’过了,她应该很渴男人的,要是再带上点什么她喜欢的东西… 

  这时我才想起,我收藏有一个很特别的女性情趣用具,一把带仿真阳具的左轮手枪。那是我以前去泰国时独自出来逛街的时候在一家地下的性用品店买的。 

  枪柄是普通的左轮枪样式,而枪头却是一根粗而长的仿真阳具。阳具和枪柄连成一体都是硅胶的,据说是很受欢迎,不管是红灯区的妓女还是良家来了看见都愿掏钱买下。所以我也就买了一支。买的时候我发现旁边有两个空姐模样日本女郎见了它也是兴趣大发,一人买了一支不算,还拿来着它互相开着玩笑,戳着对方的身体,那情景叫我冲动不已。 

  这个叫丽娜的少妇不是也很喜欢新奇玩具么?要是在她面前亮出阳具手枪她应该是不大会拒绝的。对,就带它去! 

  打定主意,我为自己的创意兴奋不已。我赶紧把阳具手枪找出来,我真的想看看这一大支插在她下面是什么样子。 

  第四天,店里过了中午就没什么生意了,我吃过中饭倒头就睡,直睡到晚饭时间才醒来。出去吃了点东西,又买了一双连裤袜作头套之用。还特地找了条裤腿上带包的凳山裤以便装下那把阳具手枪。 

  做完了这些,我就赶到女子舍宾门口等着,八点多的时候,那辆明黄色的跑车如期地出现并停在门口。 

  照常规她要到十点半才出来,回到家是十一点多,这就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赶在她前面。但愿今晚别出什么叉子! 

  我骑车先赶到了别墅区,乘着天黑保全人员不注意,我径直冲到她家门口的那片小树林,把车藏好,弄了一些粗树枝,象是自然倒下的样子横在路上。 

  弄好之后我在树林中坐着等着。我发誓今晚一定要得到她。 

  终于,快十一点时,那已熟悉的明黄色的跑车转下了小路。到了拐弯处刚转过弯,在树枝前,跑车如我意料般地停下了。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女人,我一看,正是那个少妇,。她今晚没穿裙子,而是穿了紧身的衬衣和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而脚上还是那双银色的高跟凉鞋。我再看车上并没其他人,看来是老天成全我了。 

  她下了车,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树枝,又四处望了一下,没有可帮忙的人,只好自己弯下腰去搬开树枝。由于她穿的牛仔裤是低腰紧身的,弯下时露出一段迷人的小蛮腰。就在这个时候,我蒙好面悄悄地摸过去从车窗里把车熄了火。少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起身看时,我已蹿到她的身旁。 

  “不许动,打劫!” 

  “大,大哥,有话好说,我…” 

  “不许叫!听见了吗?”我压低了声音。 

  “好的,我不叫,我…不叫。”少妇好象是吓坏了。 

  “转过身去,双手放在车头上!” 

  少妇先是侧着身,听我这么一说,只好双手乖乖地放在车头上。这样她的腰又露出了。我在她的腰上的抚摸着,肌肤象绸缎般细腻光滑。低腰的紧身牛仔裤勾勒出少妇特有的性感圆臀,更是令我淫心大起。 

  “大,大哥,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少妇急声问道。 

  “不干什么!只是想和你玩玩。” 

  “大,大哥,要钱我给你,只要你不伤害我。” 

  “放心吧,不会伤你的,我只图色不图财。”我抚摸着少妇的后背以及她衬衣下的乳罩背带,我将她的衬衣掀起,那是一付深紫色的乳罩,配上白色的衬衣很是显眼。据我所知,一般只有风骚大胆的女性才这么穿的。 

  记得有一次我去买菜,碰到一个女的,下面是条紧身长裤,上身穿了件黑纱衬衣,奶挺腰细,身材好得没得说,不管是从后面还是从侧面看都是一流的魔鬼身材。最要命的是她的衬衣是极其透明的那种,连肌肤都看得见,可就这样她还戴了付大红色的乳罩。等我找机会绕到她正面观察时发现她的乳罩居然还是罩杯上镶着鳞光片的那种,在太阳底下反着红色的光,当时就看得我是春心萌动,硬挺不已。可再一看她那张脸,吓得我提着菜就跑——全是疙瘩,几乎没一处是光滑的。唉,老天就是会弄人啊,好好奶好身材却没有张好脸,这样的女人也许只能象人们常说的关了灯,或者是拿个枕头捂着脸干吧。 

  当然今晚的这个少妇和这个是有所不同的了,除了性感迷人,就是高贵端庄,让人真的不忍心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