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暖炕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风还在刮,呜呜的响动吵人睡不着觉。 

  尽管肚子填饱了,可这小旅店的条件也太简陋了,连个火炉子都没有。 

  说是有热炕头,可身子底下就一层薄被褥铺在土炕上,仍是冰凉冰凉,寒气袭人,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子也暖和不过来。 

  虽说出差在外一切从权,可躺在冰窖似的屋子里简直就是活受罪呀,不行,得想方设法的让屋子里暖和了才闭得上眼。 

  20块钱住一宿这样的地方,再冻出个好歹就赔本了。 

  有了,场院东边有的是柴禾,旅店老板不管烧,自己还不会烧啊!真是的,活人能让尿憋死?说干就干!零下近30度,真他妈冷的邪行!听说这地方最冷的时候能到零下40多度呢,路旁下了一礼拜的雪还是老样子,丁点儿没化就是证明。 

  内蒙古集宁的气候着实令人不寒而傈!火终于点燃了,火越烧越旺,逼人的寒气悄然而退,不一会儿的工夫大柴锅里的水开始冒泡儿,屋子里渐渐暖和起来。 

  长长吁了口气,伸直腰我为自己的杰作而自豪!天无绝人之路,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才15分钟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所谓的寒冷已被驱之门外。 

  扫净所有的碎柴禾末子省得老板知道了说三道四,不留痕迹。 

  正打算上炕,门开了,抱着被子一脸愁容的孙丽萍闯了进来。 

  “简直冻死我了,你这儿这么暖和干嘛不叫我一声,可恨!”哇靠!没理狡三分,天底下的女人恐怕都这付嘴脸,但一看她这付模样,我乐起心底。 

  “哎,是想特别特别的暖和吗?”“那可不,干嘛?又想歪主意啦?”“真没良心!我让你暖和了不再冷也错呀?”“行了!别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要猜不出你想干什么,那我就是白活了,快着点儿,别磨蹭啊。”说罢她率先上了炕。 

  一路上有她陪伴说说笑笑的倒也不寂寞,若论情意我可不敢恭维,人家早就名花有主还产下一子了,且不提我这人有多正经,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一单位的同事,弄出点风流艳闻往后还怎么在一块儿混饭吃呀,殊不知我没走那脑子,她却是落花有意附流水了。 

  能怨我意志不坚定吗?怨不得!遇冷寻暖和异性相吸的道理大同小异,都是在寻求和吸引中获得。 

  躺下掩好被子身穿秋衣秋裤的她立刻偎进我怀里。 

  “还是你们男的身上暖和,嘻嘻……。”好像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似的,好像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对情人一样相处了起没任何忌讳,又恰似正常夫妻间的必然,她撒娇地使劲就去色色往我怀里、大腿中间拱贴着,而且还枕着我的胳膊,脸偎在脖颈处略显急促喘息着。 

  的确,她的身子上下全是冰凉冰凉的,搂着她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吸热,取暖,这招最直接也最有效。 

  “我冷,我还是冷。 

  你就不能搂紧点儿我呀?“冰棍一样的她居然还敢埋怨我的不是,看来她是要打算把自已付出了。 

  “那就全脱了肉挨肉的,好像暖和的快一点儿,是吧?”试探性挑逗的话从我嘴里冒了出来。 

  “嗯,那好吧,帮我脱……。”他妈的她连点儿假惺惺的掩饰都没有,如此直接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冷夜中这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也好,彼此一得一失,我用不着客气了。 

  两腿并拢夹在我大腿中间、胳膊也顶在我的腋下,胸贴胸全方位的贴慰,她还真会寻暖和地方,显而易见为了暖和全顾不上了。 

  柔软的大乳房也是冰凉冰凉的,好像她身上没一块儿地方有温度,难怪要找我补充补充。 

  光溜溜的身子虽然冰凉,但毕竟她是女人,妙龄中的少妇,抚摸中肌肤光滑细腻,其诱惑力在贴慰中自然而然的迸发出来。 

  一声轻挑吟笑之后,她又迅速调整身子侧偎在我胸前,正面稍稍暖和了些,她没忘了还有侧面,唉,女人呀就是不讲道理。 

  “哎,想摸哪你就摸吧,己经这样甭客气啦………”说笑着她牵着我的手按在鼓胀的乳房上,脸贴得更近了,那冰凉的嘴唇儿也趋之若物凑了过来。 

  好一对美乳!柔软得像面团儿又像棉花一样,奶头也是软软的,唯乳晕有些肿胀似的隆起,不摸白不摸!我暗暗使上了劲。 

  “馋了吗?”不停扭动中俯在耳边的她悄声询问。 

  “当然了………”摸在手自然更想让那柔软入口。 

  “给…………”她稍稍往上挺挺胸把我的脸按在双乳中间,但没忘了掖好被子。 

  黑暗中熊熊燃烧着的情欲火焰很快就将寒意驱走,我们俩个人靠触觉感受着对方的躯体:给还不吃,我贪婪的嘴唇在那两颗略略有些肿胀硬挺的奶头上,来回吸啜左一口右一口津津有味儿,令人奇怪的是摸着还是软软的,怎么一嘬进嘴里奶头就变硬了呢?而她的手也伸到下面摸索中羞涩又笨拙的抚弄着我的软鸡巴,毕竟是丈夫以外的男人事出有因又是头一回,接触难免会干窘。 

  嘴嘬弄奶头手也不闲沿着光滑的后背缓缓下滑,她下意识的扭动着身躯配合着我的动作,当我的手越过她紧绷的臀丘滑到大腿的内侧时,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许多,冥冥之中让我体味到了她的渴望。 

  “哎,对不起了,我把你的它也弄冰凉了……真对不起了…………”此时此刻就去色色她竞还有如此闲情解释不该发生的事,乖乖!最隐秘的地方虽然看不到,但我也摸得出来,那里已如鲜花般绽开,两片又湿又软的阴唇儿完全是开放了,手指头很容易就滑进阴道口里,鲜花的中央正丝丝分泌着滑腻粘稠的爱液,虽然也有些冰凉。 

  女性的阴道在平时只是湿润而己,一旦性欲被唤起就会春潮泛滥。 

  正是性交的最佳时刻呀!缩回手指放在嘴里舔舔,嗯,味道还就去色色没臊味儿。 

  显然她起性了,而且也需要我的给予。 

  我双手轻重交替揉着乳房,天下竟有如此柔软至极的奶子,揉啊揉,手感好极了。 

  今天真是赶上这一拨儿了,她陶醉在爱抚两颗樱桃般奶头时,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紧贴,屁股的裂缝儿也越来越大,龟头己然越过紧缩的肛门滑进温软湿润的阴唇中间,我突然往前一顶,整根雄伟的大鸡巴立刻长驱直入完全插进了阴道,她猛然嗯了一声,语调中充满着满足感。 

  我轻扶着的腰部,慢慢的进出,好想好想把精液射在她嘴里,让她吃了啊,但又怕她怪我变态,毕竟是头一回,没问自然不知道她是否喜欢吞食,还是悠着点儿吧。 

  随着插入我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反正也没人听得见,她叫唤声也随着奋力撞击越来越大,一种姿势不过瘾,我迅速把她翻过来躺在床上,提起一条白嫩的大腿,让我的大鸡巴从侧面的角度进入她的身体内,以三浅一深的方式来回抽送,因为我要她对我与众不同的大鸡巴迷恋,一次跟我做爱上瘾,所以这次要用心一点,侧面的姿势维持了大约五分钟,淫水实在太多了,我不得不把枕巾权当毛巾用,急切切中擦抹几下,然后又刻不容缓的重新插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