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明之后宫帝王之妾



  「哈啾……哪个混蛋在搞我!」张其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迷迷糊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早朝的时间快到了,贱妾,贱妾……」一个全身赤裸、全身肌肤赛雪欺霜的女人,颤抖着,跪在床底下,不停的嗑着头,头太低,看不清她的脸。

  「啊,这是什么地方啊……」眼睛睁开后的张其大吃了一惊,房间里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窗外人影晃动,眼前的一切,都有一种让他如堕仙境般的感觉,这到底是梦,还是真?

  现实中的张其,只是一名在气象局上班的普通公务员,工作虽说清闲,工资也低,福利待遇跟一些实权机关的公务员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高不成,低不就的,今年都二十八岁了,连老婆都没找到。

  他还是一名标准的宅男,平时下班后,都一直窝在家里大门不出。不过比起那些整天只知道玩游戏的宅男们来说,他也还算是优秀的。

  他喜欢码字,他把当年明月奉为自已的偶像,幻想着有一天啊,能够写出比《明朝的那些事儿》更优秀的作品来。可惜的是,几年下来,文字倒是码出了几百万字,不过都是些不值一钱的文字垃圾。他创作的作品涵盖了历史到现代,纯文学到玄幻修真……一句话,曲高和寡,他不是这块料!

  张其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23点,自己停止了码字,登陆到自己最热爱的大型综合服务类网站SIS001,在三级性戏观版块,下载了一部韩国最新三级大片《后宫帝王之妾》的种子。

  资源很热,20M的宽带,只用了十多分钟就下载好了这部1点7GB的高清大片。

  女神赵汝珍在剧中倾情的演绎,让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电影的张其欲火大炽,只能是左手执筷吃泡面,右手不停撸动着20CM长的大鸡巴,过度亢奋充血而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屏幕不放。

  「嗷……」由于长期没有性生活,火气很旺,乳白中略带淡黄色的精液喷洒在了屏幕和键盘上……

  等等,接下来的事呢,怎么自己的脑海里,没有了半点回忆……

  刹那间,无数种念头在脑海中涌动,莫非自己真的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哪朝哪代?皇上?这是一份天大的美差啊!即来之,则安之,皇帝啊,就算只当上一天,死了也值得啦!总比普通人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要强万倍吧?

  「这是哪?你是谁?抬起头来回话!」

  张其全身赤裸,一身白花花的肥肉颤动,却扮作很冷酷的样子问趴跪在地上的女子,胯下一根20CM长,粗若儿臂的大鸡巴,感觉湿漉漉,粘乎乎的,他忍不住抖了抖鸡巴,原本软下去的鸡巴,给他这么一抖,竟然渐渐的充血起来,足有半只鸭蛋大小的龟头,茎身青筋毕露,更显出狰狞的面目来。

  女子缓缓的抬起头来,张其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脏有一种快要蹦出来的感觉。像,太像了啊,这个女人长得跟赵汝珍简直是一模一样,美丽端庄、圣洁出尘,肤若凝脂、面带桃花、墨瞳如星,胸前一对丰满坚挺的奶子啊,美得让人眩目,平滑的小腹,圆圆可爱的肚脐眼,桃源幽谷上一片芳草萋萋,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就连十个脚趾头都如同茧宝宝一般的可爱迷人。

  「回禀陛下,这里是大明帝国皇宫,您是万民敬仰的宣德皇帝。臣妾来自偏远弹丸小国朝鲜,名叫赵汝珍,有幸被世宗大王派遣来天朝服侍皇帝陛下。前些日子,承蒙陛下开恩,册封臣妾为贤妃,近日来,皇上对臣妾恩宠有加,臣妾不是有意冒犯陛下,刚才都知监太监孙公公来催得急,臣妾只是想把皇上唤醒,还望陛下开恩,饶了臣妾这一回!」赵汝珍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刚才皇帝的跟班都知监太监孙公公已经来过两次了,轻敲窗门催促皇帝起来更衣,准备上朝,怎奈昨夜在赵贤妃身上卖力耕耘了半宿的宣德皇帝,实在是太累了,一直没有醒来。

  赵汝珍也知道朝廷大事,耽误不得,于是就用自已的发梢,去撩拨皇帝的鼻孔,结果皇帝虽然醒了,却龙颜大怒。

  宫廷里,什么可怕的事都有可能会发生,她很害怕皇上一怒之下,拔出屌来不认人,把自己给打入冷宫,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嘿嘿,宣德皇帝,好啊……」张其囔囔自语,好想大笑出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附身到明宣宗朱瞻基的身上,还宠幸了自已的梦中女神赵汝珍。

  看着窗外晃动的人影,张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朝外喝道:「传朕旨意,今日朕龙体不适,休朝一日,尔等全都退下!」

  「尊旨!」窗外传来一声不阴不阳的回复,紧接着就是围在房门外准备侍候皇帝上朝的太宦官宫女们纷纷撤离的脚步声。

  很快,窗外就恢复了平静。

  张其得意抖了抖鸡巴,朝赵汝珍示意道:「爱妃,今日休朝一日,你一定要侍候好朕的鸡巴,朕不但不怪罪于你,还会重重有赏,要是侍候得不好,朕可要重重的罚你哦!」赵汝珍听闻此言,芳心大定,连忙给张其抛来一个媚笑,缓缓站起身来,走上龙榻,跪在张其胯前,柔情似水的望着龙根,伸出一双玉手,左手握住茎身,轻轻撸动,右手轻抚春袋双丸。

  「噢……」张其给赵汝珍那么一弄,爽得差一点辨不清东南西北,倒吸了一口凉气,精囊一麻,亿万子孙便要不受控制的狂喷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张其赶紧一个急刹车,死守住精门,不让阳精喷出。胯下的大鸡巴给这股猛劲一提,如同钢杵一般,高高翘起,就连赵汝珍也被吓了一大跳,左手的大鸡巴粗了一大圈,热得烫手,右手的春袋紧缩,两粒鸡蛋大小的睾丸,紧绷得充满了力量。

  张其双手抱住赵汝珍的脑袋,把她的樱唇缓缓凑到自己的大龟头边,赵汝珍乖巧的伸出香舌,轻轻舔着张其大龟头上的马眼,直把张其爽得一佛伸天、二佛出世。

  赵汝珍乘胜追击,张开小嘴,勉强把大鸡巴吞入口中半截,整个小嘴已被撑得满满的。张其得意的把大鸡巴朝赵汝珍细小的喉管深处捅去……

  「咳,咳,咳……」大鸡巴刚从口中抽离,被呛得半死的赵汝珍眼泪口水就流了出来,不停的咳嗽把被噎进气管的口水排出。

  好半天,她才回过气来,给赵其翻了个白眼,撒娇道:「陛下,你差点没把臣妾给捅死了,还望陛下怜惜臣妾。」

  「哈哈哈!」

  张其得意的大笑道:「小骚货,怎么样,朕的大鸡巴好不好吃?」赵汝珍面带幽怨,轻舔着大龟头,娇嗔道:「陛下的大鸡巴,是这世上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美味,臣妾恨不能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能吃到,可惜这后宫佳丽三千,都来争抢这美味,也不知过了今日,臣妾要到何时才能品尝得到如此佳肴?」
  张其淫笑着,双手探到赵汝珍胸前,捉住那对雪白坚挺的乳房轻轻揉动,答非所问道:「爱妃的这一对奶子,生得漂亮,真让朕爱不适手呐!」说罢,张其左右手的大拇指与食指,分别捏住了两粒粉嫩的奶头儿牵动。

  「嗯……」赵汝珍娇吟一声,再次把张其的大鸡巴吞入樱唇,卖力的吞吐吸吮起来。

  「噢!」张其被这么一爽,全身激淋一颤,赶紧松开了双手,抱住赵汝珍的小脑袋瓜子,倒吸凉气,紧守住精关不让洪流崩溃。

  爽!

  赵汝珍替张其含了十来分钟鸡巴,小嘴也麻了,见张其还没「交货」,只能幽幽的吐出湿漉漉的大鸡巴,弱弱的请示道:「陛下,今日怎的如此神勇,还是让臣妾让下面的这张小嘴来侍候您吧……」张其淫笑道:「嘿嘿,小骚屄,你今日才算见识到朕的龙威,看朕的大屌怎样爆肏你的小嫩屄。」说罢,张其将赵汝珍轻轻推倒在床上,双手将赵汝珍白嫩的玉腿大大张开。赵汝珍很乖巧的伸出双手分别拉住自已的双腿,把自已的双腿张开到极限,以便让张其欣赏幽谷中的桃源仙境美景。

  张其睁大了双眼,双手轻轻理顺溪谷之上的芳草萋萋,露出一道粉嫩的肉缝来……张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伸出狼舌,凑到肉缝上狂舔起来。不一会,赵汝珍便是春潮狂涌,淫水直流,原本粉嫩的肉缝,因为充血,变成了两片粉红色的肉蛤,销魂洞口也微微张开,水汪汪的发亮,阴户上首,一粒黄豆大小的阴蒂,被舔弄得绽放开来。

  张其乘胜追击,手持20CM长,粗若儿臂的大鸡巴,鸭蛋大小的龟头对准了那深不可测的桃源洞口……

  「嗯……」伴随着赵汝珍一声春吟,大鸡巴一捅到底,只剩下两粒睾丸留守在溪谷外。

  张其只感觉到自己的大鸡巴捅进入了一个温热潮湿黏滑的肉腔里,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着自己的鸡巴,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这嫩屄肏得真她妈的爽歪歪!

  「哦……」赵汝珍樱唇轻张成一个圆圆的「O」字,双腿夹在张其白花花肥厚的肉臀上,十根脚趾头都舒张开来。小嫩屄被张其的大肉棍填得满满的,龟头直抵花心,又痒又麻,她全身的灵魂都快爽得出窍了,阴道中情不自禁的一阵有规律的收缩蠕动,想把这外来入侵的大鸡巴,给死死的夹住,生生的夹断!
  「嗷……」张其也感受到了小嫩屄紧紧的握住了大鸡巴,让他有一种想要尿尿的麻意。

  张其当然不肯缴械投降,奋力的抽动大鸡巴,阴户口的粉嫩腔肉被撑得薄薄的,又被狠狠的擂了回去,龟头再次直探险花心,带出黏滑的淫水,从阴道口下方溢出,缓缓流下肛门口,把那朵淡褐色粉嫩的菊花,也染湿了起来。

  「啊,啊,啊……陛下,你肏得臣妾好爽啊,啊,要死了,啊,快快,噢,死了,死了,啊,慢,慢,啊,啊,爽死臣妾了……」伴随着张其大鸡巴卖力的犁着这块肥田,赵汝珍也被弄得高潮迭起,淫声浪语不断,更激起了张其的征服欲,抽动频率加快,枪枪见底,直把个小淫娃肏得欲仙欲死。

  如此抽动了十几分钟,张其累得浑身大汗,气喘吁吁的,一身的肥肉好象是在表面涂了一层稣油一般。

  「啊,累死朕了!」张其抽出大鸡巴,躺倒在赵汝珍身旁,喘着粗气,胯下的大鸡巴依旧是一柱擎天、威风凛凛,他命令赵汝珍道:「爱妃,朕累啦,这一回到你在朕身上,玩一回观音坐莲。」赵汝珍娇羞的颤颤巍巍爬起身来,正面朝张其胯间缓缓坐下……桃源洞口对准了张其那硕大的龟头,「哔叽……」一声轻响,大鸡巴一滑到底,直抵花心。

  「哦……」赵汝珍发出一声舒爽的春叹,眉云轻锁,美眸翻白,樱唇微张。
  张其的双手伸到赵汝珍胸前,紧揸住那对弹力十足的大奶子,恨不能一棍把赵汝珍的子宫都捅穿了,就连那两粒鸡蛋大小的睾丸,也想要奋力擂进她那销魂的桃源洞中去。

  「啊,啊,啊……」赵汝珍坐在张其身上,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夹、磨、挤、转、吸……

  两个人斗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春水长流,淫声浪语响彻皇宫。

  如此又斗了十来分钟,赵汝珍是累得趴倒在张其肥厚宽阔的胸膛上,香汗淋漓,娇喘连连,小嫩屄都被肏得发麻了,却发觉夹在屄里的大屌依旧是雄风不减一柱擎天。

  「嘿嘿,爱妃是不是累了,让朕来……」张其淫笑道,已经恢复体力的他坐了起来,搂着赵汝珍的腰,竟然缓缓的站了起来。

  赵汝珍双手紧搂住张其的脖子,双脚紧夹住张其后臀,就连小嫩屄也把张其的大鸡巴夹得紧紧的。

  张其站在床上,双手托着赵汝珍两瓣比柚子还圆,比月亮还亮的大白屁股,上下抽动,大鸡巴在赵汝珍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春水从赵汝珍的嫩屄里溢出,顺着张其的大腿往下流。

  「啊,哦,噢……」赵汝珍双手搂着张其的脖子,被这新奇的奸法肏得爽透了。

  没两分钟,张其放下赵汝珍一只腿来,高高抬起另一只腿,坚挺的大鸡巴如同打桩机一样,深深的刺入赵汝珍的阴穴里……

  「啊,啊,啊,陛下,臣妾不行了,啊,啊……」赵汝珍被肏得魂飞魄散,阴精狂泄,最终累得瘫倒在床上。

  「嘿嘿……」张其淫笑着,把瘫倒床上的赵汝珍翻过身来,弄成狗趴式,他跪在赵汝珍身后,将大鸡巴从后面,直插入赵汝珍的骚屄里,「叭……」的一捅到底。

  「啊!」赵汝珍一声春叫,樱唇张成圆圆的「O」字。

  张其双手把赵汝珍两片大白屁股分别朝外张开,看着大鸡巴在小嫩屄里进进出出,心里说不出的惬意,这小骚屄搞得真她妈的爽死了!

  他突然留意起那朵粉嫩的菊花,真美,菊蕾纹路清晰,干干净净,一看就是一个让人销魂的好去处。

  「噗!」他伸出右手食指,吐了一把口水在上面,一边奋力的抽插着,一边把食指轻轻的探入赵汝珍的后庭菊花蕾中,有了口水的润滑,一整根食指就这样轻松的捅了进去,食指在肛门里感受着鸡巴在阴道中进进出出,那种感觉真她娘的爽。

  「啊,陛下,脏,不要,啊……」赵汝珍感觉到后庭有异物入侵,知道是张其在使坏,连忙哀求道。

  「啵!」的一声,张其把湿漉黏滑的大鸡巴从赵汝珍的嫩屄里拔了出来,食指也从她菊蕾抽出,右手扶住大鸡巴,龟头对准菊花穴口,「嘿嘿……」张其忍不住住淫笑起来。

  「啊……」伴随着赵汝珍一声凄惨的哀鸣,鸭蛋大小的龟头强行挤进了她的后庭菊穴,一种肌肉组织被撕裂伤害的痛楚传遍全身,痛得她眼泪直流,冷汗都冒了出来。

  「嗷……」被夹得剧爽的张其一声狼嚎,奋力朝菊穴内一捅,整条大鸡巴湮没在其中,随后猛的拔出来,带出一丝鲜血。这一丝梦中女神的鲜血,更激起张其嗜血的野性,再一次次狠狠的插了进去……

  「呜,呜,呜,啊……」伴随着赵汝珍的血泪痛楚,她那粉嫩的菊花被张其的大鸡巴彻底爆开来,变成一个鸡蛋大小,腥红黏湿的无底洞。

  爆菊是一门艺术,一种凌虐的艺术。最纯粹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男人就是喜欢获得这种建立在女人肉体痛苦之上的快乐!张其也不例外,在这一刻,他不再是人,他是一匹恶狼,一个魔鬼,尽情的在摧残着自己的梦中女神,从她凄惨的呻吟中,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

  「噢,Fuck!」在强烈的刺激之下,张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龟头一麻,精囊一松,百亿千亿的子孙如同离弦的剑般,从输精管中激射而出,灌满了赵汝珍的直肠。

  「呼……」发泄过后的张其瘫倒在床上,浑身都爽透了,累得一动都不想动,全身上下的肥肉不停的轻轻颤抖着,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蓦然,他感受到了赵汝珍那双比星星还要明亮的眼睛,她的玉手缓缓的从发髻中拔出一根金钗,狠狠的朝自己胸膛刺下……

  「啊……」一声惨叫,张其从春梦中惊醒,天刚蒙蒙亮,房间里的灯彻夜未关,电脑也还开着,屏幕上遗留着精液风干后的白色痕迹,泡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翻了,弄得一地狼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