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那时一个无聊的一个夜晚,鼓足了12分的勇气准备视频激情一把。买视频两年多了,光听说有视频激情的,可我还一次没遇到呢。下载个E去寻找猎物,起个什么名?博爱吧,找到谁爱谁……哈……老大不小了也得有点品位吧?那能随便乱找呢?博爱后面又加了神父。准备找个有品位的,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一无所获,于是决定下线。这时竟有一个陌生人主动加我,嘿嘿!“秋实”名是不错,可太中性了,会不会激情啊?哎呀管她呢先加上再说。 
   
  “你好”我打道.“你也好!”她回到,谁知道是不是真女人啊,我心里想。 
   
  “可以和你视频聊吗?”我心理想别耽误时间不行就撤。“可以!”她回到 
   
  哇有门儿一定是女人,否则不会这么爽快的就答应。我恨死网上人妖了,尽耽误你时间,浪费感情是不可能的。网络情感是虚假堆砌的真实。是寂寞和你扯的谎。我才不信。靠跑题了。 
   
  “嘟……”我们连上了,我大大方方的露着脸(我不懂激情啊,傻乎乎的露着脸,后来才知道,只所没找到和你激情的女人就是因为自己露着张挺正经的脸。),她那面是电脑桌。但我却听到那面传来了甜美的女人声音。 
   
  “你好,哇是帅哥啊。”她恭维让我心理很舒服,但还是虚伪的说道: 
   
  “老了老了不是什么帅哥了,你怎么没出来?” 
   
  “就出来。”说话同时出来一张比我还正经的中年女人的脸,看上去34、5岁。我失望到家了,一看这脸,也没法和人家说激情的事啊。 
   
  “没上班?”我强装着平静,心里却想让看看你的B吗?不让看就痛快说,我好找别人去。 
   
  “放暑假啊。”她笑呵呵的回答,态度和蔼可亲。晕还是个老师,激情个屁吧。我心里正想着,手机响了。我接通电话,想对付几句,不仅可把同事打发走也可礼貌的把视频里的这位老师也靠走。人家毕竟很客气,不好意思关人家啊。我这同事竟要和我谈工作上的事不管我怎么暗示以后再谈他就是没完,一谈竟弄了10多分钟。我都把视频里的人忘了,放了电话才看见她还看这我笑呢。我好感动啊,人家这么有耐心等我,我真不好意思了。算了激什么情,免费陪聊吧,我好在健谈。 
   
  天南海北一顿扯,我到有机会展示了我的杂谈能力,老师多挑啊,可她却对我有了强烈的好奇。后来也不怎就扯到道德,人性的话题上来了。这可是我强项,我绝对一有一套歪理论且有很大说服力。一顿理论下来,她潜意识已让我挖的差不多了,我感到了好戏即将到来。我就干脆单刀直入说: 
   
  “你既然认为我是好人,我也人你是好人,但我们潜意识中又同样有某种需求,你能满足我一下吗?”我厚颜无耻的说。 
   
  “怎么满足你呢?”她反问道。 
   
  “看看你的胸可以吗?”我红着脸无耻的问。 
   
  “不好吧?”她为难的说。哈……有门儿了,她没蔑视我且是犹豫的口吻。 
   
  “有什么不好呢?我们都是成年人,彼此又不在一个生活圈子里。”我看到里希望,尽有的那么点虚荣和廉耻也没有了,厚着脸皮劝道。 
   
  “那你可以给我看吗?”她问道。哇!我要喷血了,心砰砰直跳快到嗓子了。 
   
  “你喜欢看吗?喜欢看当然可以。”我装做无所谓很平淡的样子。 
   
  “那好吧,你能选让我看你吗?”她柔和的语气让你没法计较谁先看谁的问题,弄来弄去我要先牺牲了。 
   
  “可以要看哪儿?下面吗?”我故意磨蹭时间给自己点准备。 
   
  “男人上面有看头吗?”她 不紧不慢的说。哈……,是啊,男人上面有什么好看。 
   
  就在我准备脱时我家门响了,我心理一沉,心想倒霉啊,老婆怎么回来这么早啊?完了完了。但我还是强做镇定的说:“等一下,就回来” 
   
  我去开门,妈的,竟是我5岁就在一起混到现在的哥们儿,来问我借车周日拉结婚的。我领他到我房间,我没什么事可背他的,示意他别说话。 
   
  “家里回来人了?”她问,语气掩饰着失望。 
   
  “啊,没有没有,推销东西的,走了”我说谎道。 
   
  “那你还能给我看吗?”晕啊,我哥们就在我边上,我怎么脱得下来啊。尽管我们无话不说,尽管我认识的网友也可以和他一起3P,可这是视频啊,不是真的啊。可我要不脱就看不见她,好不容易碰上的机会真的是不舍得错过。我看着朋友,他看见了我们说的话和打的字,明白了一切,淫笑着。妈的他的笑让我有了勇气脱就脱,大老爷们儿。于是我将视频头拉低找到了我的裆部,她也把视频拉低找着胸部,不照好点,一照我看到水粉色薄绒衣里面裹着对硕大的奶子。我的家伙顿时就充血开始膨胀起来。我开始耍赖,在裤子外面摸着自己,鼓涨的家伙,并不时的说“哦,好喜欢你的大咪咪,快让我看看吧,宝贝刺激一下我的东西。”我想她以隔着裤子也看见了我那冲动的东西。她竟真的照我说的做了,我真的是心花怒放。只见她轻轻的拉起外衣掀到脖领处露出白色亮面的乳罩,足有38D的尺码就是这样还三分之一的乳房挤压在罩杯外面。 
   
  “宝贝不要乳罩,把它拿掉好吗?”我的欲望顺着我说话在嗓子眼儿一起喷出。我看见了缓缓去下的乳罩,巨大白嫩的乳房从罩杯中跳出来。很挺,很圆。紫红色的乳头有母指头般大小,粉红色的乳晕网球那么大我惊憾的和朋友示意着,不小心让她感觉到了异样。 
   
  “你家还有人吗?”她惊恐的问,手里停下了本来摆弄自己乳房的手。 
   
  “没有啊。”我干脆的回答。 
   
  她重新开始抚摩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并说:“你给我看你的啊” 
   
  我没退路了,我还没看见她的下面,我不想现在就撤。只好硬着头皮,苦笑的看了一眼朋友并示意他:你也脱,别白看!他一抿嘴示意我先脱,他事情况而动。我只好拉开睡裤,弹出早就硬绑绑的大鸡巴。 
   
  她的视频又开始下移,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脱好了,下面什么都没穿。但只能看见浓密的黑森林,却看不见迷人的洞庭花。 
   
  “宝贝,把腿叉开,用手把阴唇扒开。我要看看你的小阴蒂和阴道,我的大鸡巴想要插进那里去。” 
   
  “来吧,我要你的大鸡巴来插我。快来啊!”她扒开两片肥厚的暗紫色的大阴唇,露出上面粉红鲜嫩翘起来了的阴蒂,象个小龟头似的。下面的浅粉色阴道一张一合的象条鱼的嘴。周围亮晶晶一片,显然是淫水反射的光。 
   
  “宝贝把手指借给我好吗?帮我揉揉你的小阴蒂,再帮我把两个手指插到阴道里。” 
   
  她照做着。我套弄着我的大鸡巴晃来晃去,并让视频处于特写角度,显得我的鸡巴更粗更大。 
   
  “你的鸡巴好大,我太想它了,快来插我吧。” 
   
  “你想两个大鸡巴插你吗?”我看我朋友看的直咽唾沫,便开始进攻。 
   
  “什么?”她装糊涂的问。 
   
  “你刚才不是说有人吗?你是不是希望有人啊?是不是希望两个大鸡巴操你啊?”我深谙一个道理这时女人喜欢听男人说最粗的话,男人也喜欢女人彻底淫荡。 
   
  “你找来吧”她装着不知道我家里有人的口气说,其实她怀疑过我家里有人,我再这么说,她不可能不想到我家可能有另外的人。我见时机成熟,示意朋友赶紧脱了进到画面里来。 
   
  “喜欢吗?喜欢两个大鸡巴吗?喜欢两个大鸡巴操你吗?喜欢逼里插一个大鸡巴嘴里含一个大鸡巴吗?喜欢一手撸一个大鸡巴吗?”我连珠炮般的发问。视频里出现了两个来回套弄的大鸡巴,一左一右。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她也一连串的回答。她呻吟的声越来越大。手指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甚至发出了“啪啪”的淫水和手的碰撞声。 
   
  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能做什么?道德在网络里为什么这么容易失重?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子,原始的冲动在我们血液里弛逞,上帝让我们 博爱,我们怎能不从?不能无视我们曾是自由的群居人类,道德可以约束我们在社会上的行为,却泯灭不了我们与生俱来的人的本性与原始要求。迈不过的坎就是你自己被道德残害的尸体,网络里没有凡尘的道德的判断,只有原始的我和自由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