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

  2008年8 月24日

  今儿晚上大胖做东,在蓝风酒吧要了个包间,请我、鸟胡和猴子一起看奥运会闭幕式。要说大胖在我们这几个老同学里面混的是最得意的。几年前做房地产发了家,这两年又在股市里狂捞了一笔,据他自己悄悄跟我说,算上他那几套房子,能有两千多万身价。

  晚上七点半,我肚子里垫了点食,骑车三分钟,到了蓝风酒吧。服务生领我到包间,大胖他们已经在等着了。两个多月不见,大胖好像又牛气了不少,满脸油光。包间挺宽敞,坐十个人都绰绰有余。桌上放着各色下酒小菜和几匝生啤,墙上挂着大屏幕液晶电视。大胖招呼我坐下,然后叫过那个服务生,跟他咬了会儿耳朵,那服务生点着头出去了。我们哥儿几个喝着酒聊着,不一会儿,闭幕式就开演了。我们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主要是听大胖在那里侃。幺么八点半光景,有人敲门,大胖高兴的说:“来了!”,然后冲门喊了声“请进!”

  门一开,一个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半老徐娘,领着四个穿着入时的小姐走了进来。大胖扫了一眼四个小姐,拉着那个中年女子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见他掏出钱包,抽出一叠钱,递了过去。那女人接过钱,笑眯眯的冲那四个女的一使眼色,那四个人一起眉开眼笑,各自坐到了我们身边。要说大胖真够意思,对我们招待得够可以的,居然还找来了陪酒小姐。这四个人虽说不上绝色美女,但都是中上等的货色。坐我边上的小姐身材不高,皮肤白皙。虽然化了浓妆,但看得出眉目挺清秀。上身穿一件紫色吊带背心,里头的胸罩好像是无肩带的那种,下身配白色短裙。三围不出众,但也算标准。我们聊了几句,她说她叫Lisa,今年19岁。屁!我上过的小姐虽然不多,但每个人不是说18岁,就说19岁。有一个
眼角都起了鱼尾纹了,楞敢说自己19!当然,我也没必要戳穿她,反正大胖请客。想到这里,我的注意力被大胖那边的小姐吸引了过去。陪大胖的小姐皮肤黝黑,但是身材火辣。目测有1 米7 的个头,白色的牛仔短裤衬托出悠长的美腿,短裤包着浑圆的臀部,让人一看就有想摸一把的冲动。上身穿着白色短牛仔衬衣,肚脐露在外面,那小细腰看得让人着迷。衣服只扣了最下面两颗扣子,前胸敞着,蕾丝胸罩挤着一对爆乳呼之欲出,看得我口水都快出来了。她跟大家自我介绍,叫Lulu. 席间就数她最活跃,一边跟大胖打情骂俏,一边招呼着我们这三对。不
时地和我,鸟胡,猴子眉目传情。相形之下,Lisa就显得有点沉闷。虽然也和我搂搂抱抱,亲个嘴儿的,但总觉得不如Lulu热情。一开始,我们还看看闭幕式,划划拳,行个酒令。后来,大胖和Lulu打得火热,俩人口舌交缠,大胖的手伸到Lulu的衬衣里面狂摸她的豪乳。俩人旁若无人的亲热起来,电视也不看了,只有宋祖英和多明戈出来的时候,大胖才看了两眼。等贝克汉姆开完球,大胖再也无心逗留,搂着Lulu站起身,跟我们打了招呼告辞,说前台的账已经结过了,我们哥儿几个随意。

  大胖走后,我们也都没有心思了,鸟胡和猴子先后起身,带着身边的小姐出去了,估摸着都去干那个去了。这种情形下,我也是欲火大炽,跟身边的Lisa一讲价钱,最后敲定500 块。于是,我也带着Lisa离开了蓝风酒吧。
  出了蓝风,我一合计,上宾馆开房太贵了,划不来。我租的住处离这儿很近,不如带她回我那儿,反正老刘出差去了,现在就我一人。我看了一眼远处我那辆自行车,想着要让她看见我这辆破车不免被她小瞧了,不如打的吧,反正就是个起步费。没想到时间不算晚,这儿附近却很难拦到车。等了十分多钟,终于被我拦到了一辆。没两分钟,我们到家了。她看见不是去的宾馆,犹豫了一下,还是跟我进去了。

  屋子挺乱,不过反正是召鸡,没什么关系。Lisa问我要不要先洗个澡。我踌躇了一下:万一我洗澡时她拿点东西卷包逃了,我可没处找她,又不好报警。不如叫她一块儿洗个鸳鸯浴。我一提,结果Lisa没答应,说那就都不洗了。哈哈,做贼心虚吧!幸亏我机灵!于是,春晓苦短,我们开始脱衣服。我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Lisa除去了背心,短裙,解开粉色的无肩带胸罩,脱下了粉色三角裤。那身材也算是一流的。乳房不大但匀称,乳头居然是淡粉色的。我听说妓女的乳头因为常被男人蹂躏,一般颜色都发暗,乳晕上还会有很多小疙瘩,这个Lisa倒是难能可贵。腹部像刀削的一样平,阴毛刮得干干净净,大阴唇的两片肉看得人心醉。我自己也脱光了衣服,老二已经半硬了起来。Lisa过来躺在了床上,我俯身上去,在脸颊,脖子,胸脯上一阵狂吻,手也不住的东捏西捏。一阵手口之欲过后,老二彻底硬了起来。我起身拉开书桌抽屉一摸,糟糕,没有避孕套了!两个月前拿了两个免费的样品,都用掉了。没辙,我只好舔着脸问Lisa.她拿过自己的包,掏出一个给我,同时拿了瓶油出来,在自己的洞洞里抹了一点,可以起润滑作用,好多鸡好像都用这东西。我戴上套,趴在她身上,老二顶了进去。女人都不喜欢一上来就横冲直撞,我要是不使出点手段,不免被Lisa小瞧了。
而且我自己也想多干点时间,500 块得物有所值才行。想到这里,我祭出了“九浅一深”的法宝。这招我可是屡试不爽,每次都能让我多坚持十几分钟以上。在我时浅时深的冲击下,Lisa也爽得不住叫床。她越来越进入角色,突然坐起身,翻身把我按在床上,在我上头激烈的动起来。她兴奋不已,不时的洞洞还夹我两下。我感受着猛烈的冲击,快慰的同时,庆幸自己今天下午在家里打了回手枪。所以现在老二不是特兴奋,要不然说不定就射了。Lisa渐渐慢了下来,我看她有点累了,于是让她下来,手撑着床跪着,我到她身后,双手按在那匀称的屁股上,老二从后头插进了洞洞。从后头进去是我最大的乐趣,又能看的一清二楚,又有一种征服感。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试试看能不能干她的后庭花,说不定能行呢?于是我拔出老二,一手拨开屁股中间的缝,试着拿老二往里顶。她乎的转过身,尖叫道“你要干什么?!”

  “玩玩嘛!”我若无其事的说。

  “神经病!不行!”她非常坚决。我一看没戏,也怕把她惹急了,就回到了洞洞里。又过了一会儿,觉得要射了。我又闪过第二个念头:射她脸上,趁她不注意,动作快点,她不同意也来不及了,这样不就赚到了嘛?想到这里,我赶紧拔出老二,拨过她的身子,站起身揪下避孕套,准备在她脸上射精。不想这小妮子反应也不慢,噌得直起身子,夺过老二,托起左乳顶住,一阵急促的套弄。我再也忍不住了,兹的射了出来,精液点点撒在她的蜜桃上。

  完事后,我觉得很满足,虽然两个坏点子没实现,但Lisa能算我上到过的质地最好的鸡了。我掏出钱包,点了600 块出来给她,作为奖励。她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微笑。我本来想问她要Lulu的电话,转念一想,还是直接问大胖更合适,于是送她出了门。这次运气不错,立刻就拦到了一辆车。我目送着她走了,回身向蓝风酒吧走去,去拿我的自行车。凉风拂面,夜色阑珊,多么愉快的夜晚啊!
  * * * * * *

  日记二

  2008年8 月25日

  月初的时候,妈妈桑接到局里的通知,叫我们在奥运期间收敛一点,最好不要接活儿。近两个星期,只作了两笔生意,手头有点发紧。昨天晚上,Lulu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桑介绍了笔好生意,去蓝风酒吧陪酒。我这两天一直有点头疼,本来想推辞,但Lulu说对方肯出800 块钱一个人,只是陪酒。我问还有谁去,她
说还找了Amy 和Nancy.我一想800 块,除去妈妈桑的提成也能有650 多,只是陪
酒的话的确是好生意,于是就应了下来。

  八点半左右,我们到了蓝风酒吧。妈妈桑先进去和一个胖子说了几句,然后见这个胖子塞给妈妈桑一笔钱,看来生意谈成了。妈妈桑冲我们一使眼色,我们开始干活了。我们中最活络的就是Lulu,她一进去就冲着那个胖子去了。谁都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财神爷。另外三个人看上去都差不多,我挑了一个,在他旁边坐下了。乍一看这人还不错,梳个分头,戴付金丝边眼镜,穿一件白色翻领T 恤,还是Polo的。胡子刮得挺干净,样子还算斯文。

  但是没多少时间,我就后悔自己的选择了。只聊了两句,他就问我几岁了。我最反感别人问我几岁!这帮人一定要玩儿嫩的呀?!女人过了二十五就不算女人了吗?我习惯性的回答了个19岁,只听他轻哼了一声。切!不相信拉倒。再往后,聊天喝酒,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的胸部和Lulu的屁股。在我身上捏一把什么的我也习惯了,随便他吃豆腐。但他凑近过来说话我受不了:嘴里又是烟味又是酒味,晚饭好像还吃蒜了,夹着蒜臭味。身上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酸臭酸臭的。嘴边的胡子还算干净,但下颌的地方全是杂毛。冲我毛手毛脚的时候,我还发现他的指甲又长又黑。T 恤的领子又黑又黄,看着能有几个礼拜没洗了。胸前那个Polo的标志,越看越不对,马头怎么是冲右的?靠!原来是假货!
  过了一会儿,Lulu勾搭着那个胖子走了。今天晚上肯定能发笔小财。Amy 和
Nancy 好像也谈拢了价钱,先后走了。我身边的这个猥琐男终于也开口了,问我
300 块包夜干不干。靠!亏他说得出来!老娘是缺钱花,但还不至于贱卖到这个地步。我义正言辞的告诉他,包夜1200,一次500 ,不包口活,不给舌吻。最后
一条是我临时加的,怕他把臭嘴传染给我。他见我那么坚决,就同意了。

  出了蓝风,已经快十点了。天开始凉了。我出门时没拿外套,风一吹还真有点受不了,感觉头又开始疼了。这猥琐男自己没车,费了好大劲儿才拦着一辆的。上去屁股还没坐热,车就到了。下车一看,原来不是去宾馆,而是他住的地方。靠!原来离蓝风才六、七条马路。走着早就到了,还打的?摆什么谱啊?谁还看不出你是个穷酸吗?害我在冷风里吹了十几分钟!

  到了他家,迎面一股霉味,臭豆腐,臭袜子的混合气味。熏得脑仁儿疼。哎,赚点钱不容易啊!我看着他那又黑又黄的T 恤领子,一阵鸡皮疙瘩,赶紧问他要不要去洗澡。这个猥琐男居然提出要一起洗!靠,500 块还想享受额外服务?算了,赶紧干完回家吧。我在床边开始脱衣服,他也脱自己的。我一眼瞥见他那条满是黄斑的内裤,心里一阵恶心,赶紧闭上眼,躺在了床上,任凭他的毛手和湿漉漉的舌头在我的身上划过,心里盼望着快点结束,好拿钱走人。过了一会儿,他问我又没有安全套,说是自己的用完了。靠!我还得自己搭进去一个。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地用完了。不过想想也好,这个猥琐男自己的安全套如果是劣质品,或者是他以前用过得,最后不是我倒霉吗?于是我从包里拿了一个给他,顺便拿出润滑油来,在阴道里抹了一点。他戴上后,进到了我的身体里面。他在那里玩起了九浅一深,看来还算有点经验。但没一会儿,我就受不了他了。玩九浅一深可以,但不用每次都从一到十数出来声音来吧。节奏也不变化,不像做爱,倒像做操!我实在是半点兴趣也欠奉,但表面上还是叫几声,装得好像很舒服。郭德纲说演员要有艺德,干我们这行的,也要有“鸡德”才行。

  后来实在被他从一到十的数数声烦死了,翻身起来,把他压在下面,我到上面动了起来。仗着有润滑油,我动得很快,不时地用阴道夹他两下,希望他快点射了。没想到这个猥琐男还挺厉害,我动得都累了,他居然还没事儿。我索性放弃了。他翻身到我后面,从后头进到我身体里。这次他也不讲九浅一深了,大幅度的抽送着。突然,他拔了出来,我还以为他要射,结果他把住那根淫棍,想往我屁眼里插。我一提气闭住肛门,厉声喝止了他。靠!500 块就想占这个便宜!上次我给肛交的那个人可是出了2000块的!他老实回到阴道里,又干了一会儿,终于要射了。他把我翻过来,让我跪坐在床上。他拔下安全套,站在床上冲着我的脸开始打手枪。我看出他的险恶用心,一把抓过淫棍,直起身来,左手托住一只乳房,顶在龟头上。另一只手使劲套了几下,他噢的一声,射在了我的左乳上,射得倒是不多。我抽了几张餐巾纸给自己擦干净,他躺在床上呼呼喘了半天。走之前,他说刚才很舒服,给了我600 块钱,多加100.那时我对他多少有了点好印
象。

  今天上午,Lulu打电话,兴奋的说昨晚上伺候的那个胖子舒服的要死。那胖子给了她两千块钱。还说要包她,今天下午陪她去买PRADA 的皮包,作为礼物。
我羡慕的不得了。哎,谁叫人家有本事呢?自己安心过日子吧。中午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一结账,280 块。我从他昨天给的600 块钱里抽了三张出来。
  “对不起,这张钱缺角。”收银员指着其中一张。我接过来一看,可不,缺了一大块,昨天怎么没注意呢?都是头疼害的。又掏了一张出来递过去。收银员又递了回来:“对不起,这张是假钞。”我靠!!这个猥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