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怀恋可可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一 
   
  可可,我此生唯一内疚的女子,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想你?3年了,没有哪天我停止过对你的愧疚,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你! 
   
  事情要从3年前我在电脑城上班时说起,那时的我,在那开了个小店面,经营电脑的组装,销售和维护。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可可。 
   
  我们从认识到熟悉,只有短短4个月时间。那时的我们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只是我们都没说出来,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对于责任这个词,实在是太过于飘渺,我们彼此快乐的度过每一天,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只到那天....... 
   
  那天,约好和可可去外地玩 在外地过夜。因为是旅游旺季,只有一间标准间了 ,可可没说什么,但是从她那羞红的脸旁,我可以明白,她也是第一次和男孩子单独开房间。白天玩了一天 ,大家都有点累 所以拿到房间钥匙 ,首要的就是洗澡,女士优先嘛!于是我目送满脸通红的可可进了卫生间,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脑海里出现的那些个香艳画面,直接让我大脑充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来 女人爱洗澡,就是为了折磨男人啊!! 
   
  可可出来的时候,正在做剧烈思想斗争的我敏锐的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可可睡衣里面似乎没有穿胸罩,胸前有激凸的迹象! 
   
  这让我暗暗吞了一下口水,虽然两个人以前看电影时抱在一起,但是可可里面都是穿着胸罩的。一般来说,女孩子穿着睡衣是不会再带胸罩睡觉的,这是出于女孩子本能的羞涩和戒备。 
   
  当然,这戒备效果不大,我也隔着胸罩,爱抚过里面的圣洁双峰。但那都是去酒吧玩喝多了,再加上关灯后可可半推半就之下进行的。现在看到她胸前凸点,自然别有一番刺激。 
   
  “看什么?快去洗澡!”可可看到我‘不怀好意’的目光,双颊绯红,娇嗔着赶我去洗澡。 
   
  想到今晚可能有什么意外收获,我自然是乐滋滋的洗澡去了。 
   
  洗浴出来的我,看到可可侧躺在床上看电视,一眼看过去,可以将美妙的曲线尽收眼底,从睡袍底下更是露出一截白皙的滑嫩美腿,仿佛在向他展示似的,看得我不禁怦然心动。 
   
  “站在哪里干吗?过来呀!”可可见到我出来,对我招了招手。 
   
  我不禁暗暗嘀咕,这也太诱惑了吧,小心我受不了呢。我过去在可可的边上躺下,陪着她一起看电视,至于电视里面的内容是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注意,可可身上散发出的沐浴乳的香味混合着少女的淡淡体香,已经让我深深的迷醉了。 
   
  现在她这个姿势,已经看不出她有没有戴上胸罩,所以我也不能确定她是故意不戴呢还是刚才忘记了。 
   
  电视好看吗?” 
   
  “不好看。” 
   
  “那你……” 
   
  “等你嘛。” 
   
  “等——我?”我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 
   
  可可伸出玉指在我额头轻弹了一下。微微噘嘴说道:“想什么呢?趴下!” 
   
  我不禁抗议,“我又不是狗,怎么能叫我趴下呢?” 
   
  嘻嘻……可可娇笑了起来,“谁说你是小狗了?我是让趴着躺下啊。” 
   
  我只好照着她说地话趴下躺好,轻声笑了一笑:“可可,你要干吗?是不是要趁机吃我豆腐啊?” 
   
  “臭美吧你!”可可笑骂了一声。扬起玉手,在我臀部拍了一下,“我可是好心帮你按摩呢。” 
   
  “帮我按摩?好啊,好啊。”我不禁大为兴奋,“要不要我把睡衣脱了?” 
   
  可可拍了他的背上一下,然后挪过来一点,伸手抚摸在了我的背上,“我给你按摩释放压力,你再不老实,我就不按了。” 
   
  “我那里有不老实啊?”嘀咕抱怨了一声。我没有说话,期待我的按摩。 
   
  可可双受轻抚在我背上,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样子,试探了一下,小声说道:“我不是很懂……随便乱按啊……” 
   
  我打趣的说道:“没关系。你尽管随便摸好了!我整个人都是你地,你想要摸哪里都可以!” 
   
  可可俏脸一红,低声啐骂,“谁稀罕摸你啊?” 
   
  “嘿嘿。我说的是‘按摩’,简称按、也可以简称‘摩’啊。你自己想歪了我!”我暖昧一笑,“不过没关系啦,咱们什么关系,你想要摸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非常的Welcome啊。” 
   
  “还非常的Welcome呢!”可可被我逗笑了,也没有介意我“摸”的理论,开始动手了。 
   
  电视上看多了,可可自然也就了解一点,也就用给自己手脚肌肉放松的方式捏拿我的肩膀、后背、后颈…… 
   
  “咿……你这牛皮好厚呢。捏得手都酸死了。” 
   
  才一会儿,可可就嘀咕抱怨了起来。 
   
  压力大地时候,除了头脑觉得胀之外,最明显的就是觉得肩膀很重,所以此刻对我来说,无论是不是专业按摩,还是随便捏拿,都是非常舒服的事情。 
   
  我正闭目享受,听到可可的抱怨,转头对她建议。“我这是肌肉,哪里是牛皮,不过跟我没有关系,是你现在地姿势吃力,要不我吃亏一点,你坐在我背上按,这样就省力多了。” 
   
  “会吗?”可可想了想,也确实是自己这样侧着身子吃力。 
   
  她说着爬了起来,就要往我身上坐,不过很快她就脸红了起来。因为这样当然不能侧坐,侧坐的话全身压力都在我的身上,只有跨坐在我背上,双脚才能分担重力会比较好一点。可是…… 
   
  现在她穿的是睡衣,如果要跨坐的话,必须要掀起裙子,而且坐下去,下身某处就没有睡裙阻隔,直接贴在我的背上了!这样她当然脸红了。 
   
  我催促了一句:“没什么啦,我都不介意被你坐呢,只要你不特意用力压我就可以了。” 
   
  可可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无心的提议,她迟疑了一下,拉起睡群,然后往我身上跨坐上去。 
   
  说是背上,实际上也就是坐腰上而已,坐背就太上了。 
   
  可可坐上去的时候,我自然而然的是强扭着脖子观看,见到她纤纤玉手轻撩起群摆地娇羞模样,不禁看得呆了,也给我无限遐想。 
   
  随即我看到睡群底下露出的白嫩玉腿,更是心中一荡,心头有点火热。 
   
  可可已经坐了上去,她习惯性的调整了一下群摆,这是女生穿裙子防止走光的动作。 
   
  在她整理睡裙的时候,我却躁热了起来,因为可可被裙摆遮住目光、又是娇羞不好意思细看,所以坐的位置有点偏下,基本上不能算是腰上,而是坐到了我的臀部上面了! 
   
  一个青春美少女坐在自己身上,感觉到微微温热传来,我大为激动,用屁股也能想到那是什么敏感地方贴在了自己臀部! 
   
  这样地联想,更使得我某处开始火热起来,可是现在这个姿势、加上上面角人坐着,某处的昂扬,只能是自讨苦吃啊! 
   
  可可自然也能感觉到所坐之处的异样,很快就明白自己坐错了地方。她一阵脸红,也没有多说,身子向前滑动,坐在了我的腰间。 
   
  然后赶紧揉捏我的肩膀、后背,以此来化解尴尬。 
   
  这个姿势让我只能收敛起杂念,要不然辛苦的是自己。 
   
  可可给我揉捏完肩膀、后背、手臂,又开始探前一点,轻揉我的脑袋。 
   
  “四情,你现在压力还很大么?” 
   
  “没有了,呵呵,有可可帮我按摩,所有压力都释放了。” 
   
  “少嘴甜了。”可可停了下来,翻身趴着我旁边,侧头托腮看着我,柔声问道:“你有没有想想我们的未来啊?” 
   
  “有。”我认真的回答,可可对我是百分百的支持,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想让她跟着担忧。“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可可嫣然一笑,温柔的说道:“这几个月可以天天陪在你的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游玩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跟谁一起。跟你在一起,虽然没有去很多地方玩,我已经很开心了。” 
   
  听着她简单得满足,我满心感激,握着她的小手,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互相看着什么都没有说,此时无声胜有声,都能明白对方的心里。心里充满甜蜜,眼中净是柔情…… 
   
  一会儿之后,我开玩笑的说道:“刚才你给我按摩,现在轮到我给你服务了,你也趴下躺好。” 
   
  不要!”可可马上拒绝了。 
   
  “为什么?随便乱按也是很舒服的,放心好了,我不会很粗鲁的。” 
   
  “咿——,才不要呢,”可可皱了皱鼻子,噘嘴说道:“你这块头压我身上,还不得把我压扁了?” 
   
  ‘压在我身上’、‘把我压扁’,这个“压”字,在我听来,不禁想到了另外一层意思,我不禁暖昧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可可有点奇怪。 
   
  我凑近一点,距离她粉脸不过数寸,然后低声说道:“呵呵,女人的抗压能力可是非常强的哦,你听说过那个女人被老公压扁过的吗?” 
   
  可可本来是认真的听他说,听完才知道我讲的“压”是什么意思,不禁粉脸晕红,伸手推了我一下,“讨厌啊。” 
   
  “来嘛,试一下。”我有点心痒,就算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真的那个,但是可以压在她那美丽的娇躯之上,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身心享受。 
   
  “啊?试……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