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我的珍姐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我和小丽交往已经两年了,她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有双亲的疼爱,双亲视她为掌上明珠,而我没有小丽那么幸褔,父亲很早逝世,由母亲亲手把我养大,我就这样在老旧的出租公寓长大 。 
   
  母亲对我期望很高,不管怎样辛苦,她都要我参加补习,希望将来能有所成就。我为了脱离穷困的生活,因此发奋的读书,幸好我的天资不差,成绩总是名列前矛,今年十九岁的我,终于踏入朝思梦想的大学之门。 
   
  小丽和我一起踏入大学之门,两年前我们在高中认识,经过两年交往的时间,小丽的父母亲,终于接受了我,视我为未来的女婿,也许他们认为我是大好青年吧。 
   
  十九岁的小丽越来越漂亮,瓜子型的脸孔加上一点天真的秀气,亮晶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纤细的小腰,胸前还窿了一对小包子。 
   
  我和小丽可说是天真一对,两年交往的日子里,两人都追求人生目标,除了学业之外,出外最多是看场戏或者到图书馆温习功课,偶尔两人会接接吻,记得有一次最大胆了,那时候我俩在客厅上看影片,可能内容过火,双方忍不住拥抱接吻。 
   
  小丽给我很意外的反应,接吻的时候,比平时激烈多了,她的反常引起我强烈的兴奋,我的手大胆抚摸小丽的奶子,虽然隔着胸罩,但已经令我焚身慾火。 
   
  我的手攀上她的小乳房,想不到小丽竟然没有拒绝,最后我的手摸进她的衣内,碰到她那件小小的胸罩,当手指第一次碰到她乳房嫩肉的时候,是多么的销魂,就在我的手指挑进乳房碰到乳头的一刹那,小丽突然把我推开,惊慌的小丽,不停喘着气的瞪着我,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出现,使我害怕躲进浴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过这次之后,我和小丽接吻的机会也没有了,但我俩仍然交往,最多只是手牵手,我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种情形?但我已经不敢再向她索吻了。 
   
  一切很平静的渡过。 
   
  这晚,小丽的父亲从外国回来,他不喜欢众人到机场接机,所有的人只好在家中等候,很少机会见到的珍姐也出现了,她是小丽的姐姐,年龄大小丽七岁,想不到她今晚会出现… 
   
  珍姐是位超级美人儿,性格外向喜欢运动和出外旅行,听小丽说珍姐最近失恋,所以回家了,她天生豪放性情开朗,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喜欢和人交淡,目前她在父亲的公司当推广部经理。 
   
  珍姐留着长长的秀发,杏子脸孔,一对充满朝气的眼睛,和蔼的笑容露出整整洁白的牙齿,两片诱人的双唇,挺尖的鼻子,虽然她热爱运动,可是她身上却的肤色仍然雪白亮晶,她最骄傲和是胸前一对丰满高挺的乳峰,乳房的震荡,显示出完美的乳型,这令人窒息的杀人武器,小丽身上是找不到的。 
   
  众人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而我的视线却偷偷望着珍姐,今晚她身穿一条短短的T恤和超短的性感热裤,平滑的光腹,细小的纤腰下,露出一对柔美结实的雪白粉腿,腿上的肌肤就像滑石般的细腻,粉腿上没有一点瑕疵,然而她的美臀如粉腿一样,充满无限的弹力,高高的跷起,超短的热裤还露出部份,雪白的臀肌。 
   
  我整晚神不守舍窥视珍姐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移动腿步的动作,我更是目不转盯的守着,毕竟在她雪白大腿内侧间,藏着引人无法抗拒的诱惑,人生是充满好奇,而我的好奇是什么? 
   
  我不知道好着奇什么?双眼只会死死盯着珍姐神秘的三角地带,突然让我窥见,珍姐双腿之间贴阴的部位,露出红色内裤的蕾丝边,这类的内裤,母亲偶尔也会遗留在洗衣蓝里,可是现在却是穿在珍姐的双胯之间,下体的鸡巴猛然举起,而我体内澎湃一股如热浪的慾火,使我不知所措。 
   
  最后,急步到洗手间,摇出体内那股一发不可收拾的慾火。 
   
  今天珍姐的心情不好,小丽为了替姐姐解闷,邀姐姐出海散心,因为小丽知道,珍姐面对大海心情便会开心,最后珍姐驾着父亲的游艇出海。 
   
  我和小丽陪同珍姐一起出海散心,夜晚的海面是一片宁静,我们三人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希望迎面的海风,吹散珍姐身上烦闷之气,果然海风发起它无穷的威力,终于把珍姐沉闷的心情吹散了,我们为了迎合珍姐的心情,陪她唱歌喝起红酒,虽然一向不喜欢喝酒的我,此刻也感觉喝酒的乐趣。 
   
  开了音乐加上酒精的影响,我们三人兴奋的跳起舞,望着珍姐胸前乳房的弹跳,加促了血气运行,大家不禁抛开约束,而我也跳起人生中第一支热舞。 
   
  跳舞的动作不小心和珍姐的身体几下接触,下体的肉棍,顶着迎面而来的珍姐,冲动的我顾也不了迴避,硬把铁棒敲击在珍姐的胯间。 
   
  不胜酒力的小丽加上剧烈的劲舞,最后她软下身体睡着了。 
   
  「我这个妹妹就是这样差,平时叫她多运动总是不肯,不过现在这么夜也难怪她,她一向有早睡的习惯,我还是把她抱入厢房。」珍姐抱起小丽说。 
   
  我看见珍姐抱起小丽的一刻,感到十分的尴尬,毕竟自已是男生,这种粗重的动作该由男生做的。 
   
  「珍姐,让我抱小丽吧。」我说。 
   
  「对呀。我忘记你是她男朋友,对。男朋友要有男朋友的风度,拜托你了。」 
   
  「应该的。」我伸手从珍姐手上接过小丽说。 
   
  当接手抱起小丽的一刻,我的手指不小心碰到珍姐的大乳,脸上立刻通红一片,马上低着头向她道歉。 
   
  「珍姐,对不起,碰到妳的…」我尴尬的说。 
   
  「嗯…没关系…你是无心的…小心…」珍姐脸红大方的说。 
   
  我马上抱着小丽到船的厢房去,当替小丽盖上被子的时候,忍不住在她珠唇上亲了一下,看着她的乳房,想起碰到珍姐乳房的一刻,忍不住在小丽的乳房上,偷偷摸了一下,感觉上虽然兴奋,可是手感却比不上摸在珍姐身上畅快… 
   
  回到船上面的时候,看着珍姐脸上挂着一片忧愁之色,可能她想起分手的男友,或许看到刚才我对小丽的关怀,引起她内心伤心的回忆。 
   
  「珍姐,怎么一个人在此发闷?」我上前和珍姐说。 
   
  「你怎么上来了?」珍姐奇怪的问。 
   
  「我当然会上来,有什么奇怪的呢?」我不解的问。 
   
  「你不是陪小丽睡觉吗?」珍姐问。 
   
  「我怎会陪小丽睡觉呢?」我说。 
   
  「哦。没事了,误会。」珍姐笑了一笑,继续为我添起红酒。 
   
  珍姐把音乐换了柔美的情曲,不是刚才强劲的歌曲,拿着水晶杯,望着海上迷人的景色,聆听海上的浪潮声,望着迷人的珍姐,此刻真是无声胜有声。 
   
  珍姐的脸上,突然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月光下的泪水,总是显得格外的孤寂和失落,一向不懂得如何安慰女生的我,束手无策。 
   
  「珍姐,您没事吧?为什么好好的流泪呢?」我小声的问。 
   
  「嗯…没事,只是想起男人在海上这个情景,一时控制不了内心的感触,过一会就没事了。」珍姐用手抹掉脸上的泪水说。 
   
  这个动作虽然很普通,可是穿起短袖衫就不同了,松阔的衣袖,把珍姐饱满乳房的红色乳罩,无遮掩的暴露出来,碰巧在微妙的角度下,全看在我眼里了。 
   
  原来珍姐的乳房是那么的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