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jy03644193 于  编辑 

我的堂姐叫小玲,你们也许忘记了,她是个怪人,常骂三字经,或者不理人,个性怪异,不按牌底出牌,但你们要记住一件事情,她这个人是性欲不满,淫乱的很,今年过年初一我们家到他们家去拜年, 

  她碰巧刚洗好澡出来(他们浴室在一楼),我看着洗完澡的堂姊,不得了了,身材凹凸有致,比起之前的身材还要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面的关系,而且皮肤显得变白了,好像有在保养, 

  而且今天她变的很有礼貌,看到我爸都会叫人,我只能说她变漂亮了,忍了一天的尿了,我到厕所去撒尿的时候,看到堂姊刚换下来的水蓝色胸罩,看的我心痒痒,我忍不住用手去握住,哇塞!一手掌握不了,变大了耶~ 

  我突然好想要喔!但今天人很多,实在没什么机会去找堂姐,我只能坐在那边听他们聊天,脑子却想着堂姊,我听到婶婶说明天他们要回娘家,所以都不在,我脑筋一动,我敢打包票,堂姊这种人绝对不会回去,除非她真的变成另一个人了, 

  隔天一大早,我起身说我要到朋友家去拜年,一早我就搭车到阿嬷他们家,我一进去问阿嬷:「小玲堂姊勒?(台语)」阿嬷:「共尬细a渣某!没用啦!也不跟着回去你看看!养那嚜大不知道有什么用?(台语)」我拿一杯奶茶给阿嬷喝, 

  我在里面加了安眠药,我陪阿嬷聊天,没多久,阿嬷就说:「我先困一沁啊(台语)」没办法,我已经性爱中毒了,我想要堂姊想到发疯了,一整夜没睡,让老人家睡一下,没关系,我看阿嬷一睡着就飞奔上去, 

  到她的房间也没有锁门,我轻轻一开门,里面好暖活喔!原来是开了暖气,真享受,堂姐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衣服,还有一件睡裤正在睡觉,我蹲下一看,那个胸部高的跟玉山一样,平行一看还真的很像,我偷偷的走近,悄悄的把她胸前的衣领, 

  偷偷翻开,窥看里面的美景,突然,堂姊:「看三小?」我吓了一跳,转头看着堂姊,她正看着我,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亲热过,我开玩笑的说:「我勒看玉山A风景啊(台湾国语)」堂姊噗嗤一笑,问:「虾咪玉山?」 

  我:「佳构系玉山(台语)」我手指还故意碰到她的胸部,我紧张的看着堂姊,看她会不会变脸,幸好她笑了,说:「来!挖看里五变大啊谋?」她豪不客气的脱下我的裤子,翻下我的内裤,速度惊人的我都来不及闪躲, 

  堂姊:「毛发就最A喔!系基马五变咖大喔!不错!不错!(台语)」说完就含进去,我一时太兴奋有点软脚,我低头看着堂姊衣领里面的玉山,没多久就我的小树木就变成大神木了,堂姊看着我停下来说:「麦看吼里看啦!」今天的堂姊真是阿莎力, 

  堂姐脱下衣服后,印入眼中的是白里透红的皮肤,再来就是胸前雄伟的奶子,堂姐又脱下内衣,庞大的奶子没有支撑微微的下垂,但是还是很美,我忍不住冲过去又抓又揉的狂亲吻,堂姊好像也很久没有碰男人了,豪不躲避,抱住我的头让我亲吻, 

  我边亲边问:「堂姊!你的奶子怎么变那么大了?」堂姊笑:「器吼郎捏大的」我停下来惊讶的看着堂姊,心想该不会跟很多男人做过吧!堂姊又笑说:「嘎你共深秋A啦!」我信不过,把堂姊按在床上,脱下她的裤子,又翻下她暖暖的三角裤, 

  仔细的检查阴部,很完整,阴唇也没外翻,似乎很久没有男人碰过了,还沾了一点淫液,堂姊一脚踢过来,我往后仰,堂姊生气的说:「干!李系谋看过喔!林娘A赛吼李阿内冲A喔!干!卖吼李轰变当做随便」我很开心,堂姊又恢复以前的堂姊了, 

  我就是喜欢这个凶巴巴的堂姊,还有大姊头的架势,我是受她控制的男人,但现在她生气了,也就没办法在继续了,我穿好裤子,到神明厅的阳台去,免得她看到我又发脾气,没多久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我都喝青木瓜炖排骨所以才长这么大的」 

  堂姊从后面抱住我,我可以感觉到两颗大乳球,贴上来的温暖,这种状况只有一种,就是堂姊被我激起性欲,家里又没男人,只能靠我帮忙了,我终于可以驾驭堂姊这匹淫马了,从何看出, 

  她抱着我的时候,手一直在爱抚我的弟弟,帮我脱下裤子,握住鸡巴迅速的含在嘴巴,没多久我又勃起了,我快速脱下堂姊的衣服,继续吸允我没吸完的大奶,堂姊脸色越来越淫,我知道我成功了,我想到一个好玩的游戏, 

  我要堂姊的奶子夹在铁窗里,在从铁窗伸手到外面捏她的乳头,有种暴露的感觉,让对面的人看,堂姊也觉得很刺激,就在这时,我很快的脱下她的裤子及内裤,手继续玩她的奶子,下体拼命的找洞钻,堂姊:「金耐不塞抓小底A赖面,挖内大霸斗,李艾嘎挖副季」我:「挖A小心啦!」 

  找到后,龟头连皮都不要,噗滋一声,钻了进去,我把剩下的全部灌入她的阴道里,就这样活塞运动启动,堂姊不避讳会被听到的淫叫起来,叫声像似好久没有碰到男人似的,堂姊:「啊……好……真爽……呀……啊……啊……啊……」 

  我抱起堂姊的大腿,边走边干,走到房间,看到堂姊的结婚照,我停下来,堂姊为了让我干的更大力,狠狠的淫叫:「啊!……轻……轻一点嘛……李A……鸡巴……太粗了……会把我……这……小穴穴……给……撑破的……良正!李看!…啊……啊……挖气哄干啊……天呀…真爽…喔……我已经……很久……没……没尝到……这插穴……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了……啊」 

  堂姊:「良正!李A懒趴!谋一大, …我好……就爽A…好……爽……啊……我……啊…良正!林某勒哄干内,李武看A谋,挖…被……干得……快……飞上……天了………快……忍不住……了……再干……干快一点……啊啊……嗯……小穴……啊………好爽……啊」 

  我听的好爽,感觉很像在干人妻一样,我估计堂姊快高潮了,我边干边走,走到神明厅,把堂姊放在神明桌上,拜的是祖先,我抬起她的大腿,开始狂干,堂姊也不停的淫叫:「哎唷……喔……里a…鸡巴……好大……唔……干死……我……了……啊……妈呀……我的……小穴穴……要……被……戳穿了……麻……麻死了……啊……慢……慢点……哎呀……插到……子……宫……里了……花……花心要……被……钻碎了……啊……不……不能……这么……深……啊……饶了……我吧……啊啊……烂家族拢细姨传丢大积A~~~~~~~~~~~~~~」 

  只见身下的堂姊一阵子扭腰摆臀,紧搂狂吻,两腿直抛,浪声乱叫,爽得全 

  身毛孔齐张,一股股的浪水淫液,从她的小穴穴里往外流出,一泄千里,流得她 

  的地上湿了一大片,我知道我快射了,立刻拔出来打枪在她的阴毛上, 

  堂姊一动也不动的躺在桌上,我抱着堂姊到一楼去洗澎澎,我在后面抱着她,两人淋着热水,我还不停的玩着堂姊的乳房,玩着玩着我又勃起了,我不慌不忙的插入,堂姊:「理家吼大胆,阿嬷底A一楼,里构感阿内」我笑笑不答, 

  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可以整整这个平常凶巴巴的堂姊,我拿起一条大浴巾批在我们两人身上,然后边走边干,走到阿嬷的床前,堂姊脸上一变:「不……行……不……不能……这样子……不行……」看的我好爽,我笑笑不答, 

  我把她放在阿嬷的旁边,她拼命想逃,我抓住她的臀部,像狗一样,狂干!堂姊欲火重炽,骚情浪态又现,奋力摇起了那丰满的玉臀,口里终于忍不住小声的浪哼着道: 
『好大鸡巴……哎唷……这下……好重……插死……唷………小浪……穴……要被你……插穿了……真爽……好……美……了……啊……又……干到我的……花心……了………大鸡巴………啊……我快………大鸡巴………你干得……真好……嗯……』 

  堂姊担心的用手遮住嘴巴,尽量放低声音,我更是奋力猛干,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渣!渣!渣!淫水彭派的声音,堂姊在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欲,放声浪叫:「嗯……大鸡巴………机掰……又美……又爽……啊……顶……顶死我……了……大鸡巴……又大……又会插……小浪穴……浪穴……啊……又……又插进…的……花心里……了……哎呀……小浪穴………泄……泄给你了………啊……爽死了…」 

  堂姊被我弄得汗水和淫水流片了整张床单,只见她满头黑柔细长的秀发都乱掉了,娇靥红扑扑地,小嘴儿里不停地吐出令我血脉喷张的淫声浪语,媚眼儿里也喷着熊熊的欲焰,我精关一松,来不及拔出来就射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