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乱伦情事纪

本帖最后由 忧郁的风 于  编辑 

  (一)叔叔与姊姊@@ 

小时候的天空,对我而言,是充满着几许乱伦的记忆。 

@@我家是座落在台北某处一排违建中的一户。那里的大人,日常的休闲活动除了打牌外,还是打牌。所以有些时候,我们家的大床上,总有着父母牌搭子的小孩一同睡着。当然,我也乐不思蜀,因为这时候,我总可以和姊姊一同睡着。 

@@我姊姊对我很好。她总会等到小孩们都睡了之後,将她的手伸到我的被窝里,轻轻的褪下我的裤子,然後紧紧的抱着我。其实,当时的我也不太能够明白她在做些什麽,只是觉得那像是在水里游泳般的小鸡鸡,总会有着尿急後突能解放的感觉,很舒服。 

@@当然,我能得到姊姊如此特别的服务是有原因的。 

@@记得那是个星期天的早晨,爸爸和妈妈也不知是跑到谁家打牌。我起床时,家中是一片寂静。管着我也习惯了这种情况,至少在星期假日里,在我家那是常有的情形。 

@@我揉了揉眼,走进隔着厨房走道的前面房间,穿过父母睡的大床,正准备走向客厅看看不在睡觉的姊姊是不是也跟爸妈一同出去。却发现姊姊背对着我,拿着毛笔坐在叔叔的腿上,口中发出着如我生病时的声音。而叔叔也像是在教她写毛笔般的,一手抱着姊姊的腰,一手抓着姊姊的右手,整个头放在姊姊的肩膀上。 

@@「噢!原来姊姊在练写毛笔字啊!」@@那是我最讨厌的工作之一,正想要逃到外面去找阿花玩办家家酒,免得如姊姊倒楣的被抓去练写毛笔。 

@@「嗯!叔叔的裤子怎麽有点奇怪!」@@我望着摇晃的椅子边的空间,有着突出在外的皮带,是感到几许好奇。 

@@眼睛不由得顺着皮带看过去,姊姊的裙子撩在叔叔小腹上,白细的大腿根部,有着一根圆圆黑黑的棒子,随着姊姊扭动的身体忽隐忽现┅┅@@『叔叔,你们在玩什麽游戏啊?』我悄悄的走到他们的身旁,突然的问着。 

@@『弟┅┅』@@『没有啊,我在教她写字┅┅』叔叔和姊姊在一阵鄂然後,几乎是一起说。 

@@当然,叔叔更是紧张的将姊姊的裙子向下拉着,好掩盖着他们交接的部份。 

@@我知道他们在骗我。我和隔壁的『爱人同志』阿花,曾在後巷那边玩着弹珠、ㄤ阿仙时,不经意的躲在郭哥哥的纱窗边,看着郭哥哥也像叔叔和姊姊般的,叫他妹妹压在他的身上,不同的只是他们没穿衣服吧! 

@@我望着他们,露出不相信的样子。 

@@叔叔见状,挪了挪身子,费劲的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十元。 

@@『去!出去玩去。』@@『我要「参」!』(参是当时加入或一起的意思)@@『你要写字?!』叔叔知道我最讨厌写毛笔,装着生气的样子吓着我。 

@@我吐吐舌,抢过十块,飞快的跑出去。耳边有的是叔叔的那句,『不要和你妈妈讲,听到没?!』@@管它呢!十块钱我能和阿花买好多东西吃耶! 

@@从此之後,叔叔更常带我和姊姊去看电影或是到处玩着。虽然每次出去,我总会有着好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们。不过接来的礼物或糖果,也让我不太注意他们到底跑去那里,更何论姊姊偶有的特别服务呢! 

@@这种情形也一直维持到叔叔死掉後,才告结束,在我十岁那年。 

(二)小阿姨@@ 

在儿时寒暑假的日子,我总会跟着舅妈,到住在山边的外婆家玩耍好些日子。 

@@其实,那里实在不算是太好玩。从小小的火车站下车後,要走上好久、好久的路。有些时候,虽然可以搭上熟人的牛车,不过颠动的石子路,加上牛的缓慢步伐与浑浑的体味,我常和表哥跳上跳下的减轻鼻中的刺激。 

@@外婆家吸引我和表哥想去的原因,绝不会是因为常从竹子边掉落下来的青竹丝,或是小溪边的大肚鱼,更不会是那比我小手臂还长的蜈蚣。其实,应该是我的小阿姨淑珍,总让我吵着要一同前往。 

@@小阿姨淑珍是五叔公最小的女儿。比我大一岁,比表哥小一岁。她很野,也很会跑。总是在白天时捉弄我、欺负我,而我却又追不过她。所以,总是恨她恨的牙痒痒的。但一到晚上,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喜欢黏着我和表哥,一同躲在蚊帐内,东捏捏西捏捏,帮我们捶背或按摩着全身,有时也会讲点故事给我们听。 

@@在乡下,人们睡得早,起的也早。男人一早就到田里忙着耕作,而女人也多到河边洗衣或闲话家常,剩下的大多都是像我们这些小鬼在屋子附近,玩着捉迷藏、跳房子等游戏。 

@@不太记得那是什麽日子,只知道是天亮很久了。睡着大头觉的我,蒙I中,总觉得床老像是地震般不停的摇着。我微微张开眼,看着身边表哥的大棉被异常的上下鼓动,我想可能是表哥和小阿姨又在玩『摔角』吧! 

@@小阿姨有时虽然也会跟我玩,可是我对着力气比我大许多,又总是压在我身上的她又打又踢,让她没办法顺利脱下我的裤子而放弃(我们的游戏规是能脱下对方裤子的人,要被赢的人处罚,处罚方式由赢的人决定)。 

@@我猛然掀起盖在表哥身上的被子┅┅@@「表哥赢了┅┅耶!怎麽两个都没穿裤子?!」我如表哥和小阿姨般的一起互相愣着。 

@@『喉┅┅噢!』@@看着表哥的鸡鸡从小阿姨白白的肉洞中,慢慢的滑出。我对着他俩摇着食指,做势要冲出去告诉舅妈或五叔婆。 

@@突然,我整个人被表哥抱住,小阿姨也跟着压上来。 

@@『ㄝ!你说出去我以後都不理你罗!』小阿姨嘟着嘴,眼睛快流下眼泪似的。 

@@『我不管!谁叫你都欺负我!』我不理她,挣扎的要将他俩弄开。 

@@『不要跟人讲啦!让你也「依」嘛!好不好?』(依为玩的意思)表哥提议着,顺势抓着我的手放在小阿姨的肉洞上。 

@@『你也玩了!』表哥一边囔着,一边用我的手上下的磨擦小阿姨湿润的阴部。 

@@『不算!我没有。』我用力抽回手,看着掌心上的残留的水。 

@@『啊黝┅┅好脏噢!小┅阿┅姨┅偷┅尿┅尿!』我大声的叫。 

@@表哥迅速 住我的嘴,示意望着小阿姨想想阻止的办法。 

@@小阿姨看着顽冥的我,迅速的拉下我的裤子,整个人面对着我,一手抓着软软的鸡鸡,一手拨开她白嫩圆滚的大阴唇,半蹲着往下坐去,前前後後的摇摆着她结实的屁股。 

@@我望着小阿姨的动作,不禁想起叔叔和姊姊那幅熟悉的画面,小鸡鸡跟着莫名的向上挺动。 

@@『这麽小还这麽坏!』@@小阿姨大概知道我已不会去告状,扶正了我的小鸡鸡对准她的肉缝,得意的笑着┅┅ 

(三)偷窥@@ 

上了国中以後,我家也随着违建的拆除,改分到十坪大的国宅公寓里,那是相当狭小的空间。爸妈大概也发现了我喉咙上突出的喉结,以及常留在内裤上的透明液体,竟将那十坪大的空间,分割成四间房间。 

@@想到之前姊姊的特别服务,已被新有的隔间所分离,心中实在不是滋味。再者,自己对男女之间的情事也随着一年级健康教育十四章,而有着懵懂的幻想。 

我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接近姊姊,但她却像是改邪归正般的躲避着。 

@@我懊恼透了,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重温旧梦,终於让我发现了新家的小秘密。 

@@那是冬天的晚上,天黑的比较早。我放学回家後,家中是一片漆黑。自从搬来新家後,爸爸每天总是要近七点才会到家,妈妈也不知是去市场买菜还是牌局未了。我开了门,正准备打开房内的大灯。忽然发现厕所前方,露着一缕白光。 

@@「是谁?┅┅疑!姊姊下课了!」我望了望门口的鞋柜,国三的姊姊是很少比我早到家的。 

@@我突然笑了,摸黑着放下肩上的书包,轻轻的带上门。 着脚走到厕所前,跪在厕所前方的脚踏垫上,从那小小的钥匙洞口向内望去。 

@@「哇!太爽了,姊姊正在洗澡」@ 

我家的厕所和浴室是在一起的,很小,不到一坪。厕所门一开就是马桶,马桶边是一个两张脸大小的洗手台,而旁边就是墙壁。钥匙孔的视野刚好能到门边,除非是站在莲蓬头的正下方,否则是逃不出小孔的窥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