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3P玩老婆

本帖最后由 忧郁的风 于  编辑 

  有时我会和内人相约下班后在台北市区会合,然后找家餐厅共进晚餐、享受辛勤工作一天后放松身心的自在与悠闲;然后在市区到处走走再回到家中。七夕情人节那天,下班前内人来电和我联络,要我到市郊的一家宾馆与她相会、她会先开好房间等我;我们有时会相约在市区的宾馆或是市郊的MOTEL幽会、换换环境、尝试偷情的感受;我想这次也不例外,大概是爱妻又想扮演某个角色和我玩玩游戏,下班后我直接依约前去。 

  进到宾馆房间里,内人穿着上班常穿的套装(珍珠色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露肩杉,下身是一件米黄色窄裙)露出笑容倚在床头对我招手,看来并没什么异状;我趋前与她拥吻、把手伸进她的裙底抚摸她的大腿,发现爱妻穿着、再低头看见她脚上那双经常在我们做爱时穿着的黑色四细跟高跟鞋,当下会过意来:在套装底下还藏着无限的春意!内人要我到先沐浴,我在浴室里看到地上的水渍、想起刚才和她接吻时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探出身来问她:「原来,你已经准备好了?」她笑着回答我:「快洗吧!等会儿还有人要用浴室呢!」我听到妻子的回答、心想「今晚竟然还有『第三者』要介入我们夫妻的床第交欢,不知道会是谁?」她看到我追询的眼神,也不正面回答我的疑问,只是催促欬去洗澡、不肯告诉我答案!看来再怎么追问也问不出结果,只好带着满腹的狐疑进入浴室。等我再度回到床边,她已褪下了外衣、黑色无肩杉衬托着白晰的香肩,逗引着我的欲望、忍不住紧抱着爱妻将她压倒在床上热烈的吻着她的双唇,一面也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搜寻。 

  正当我要解开太太裙扣的时候,她挣扎着推开我、要我暂时按耐心中的欲火、轻声的对我说:「我约了个美女来作伴,等一下人来了你得放温柔点、别吓着她!今天晚上我想作个男人,我们一齐玩玩二王一后的游戏,喜欢吗?」听了这番话,我心理疑惑着这个女人到底葫芦里卖些什药,让我猜不透、摸不清。于是我起身倒了杯茶慢慢的啜饮着,依着太太的意思穿上衣服耐心的等待谜底的揭晓!我和内人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晚间新闻,渐渐的又耐不住这段无聊的枯等,倾过身去搂她的肩膀、凑上双唇去吻她;重燃起半小时前压抑下的情欲、由她的唇、颊、耳垂、颈背、双肩依次亲吻到胸口,心想:她约的人再不来,干脆就褪下内人的衣衫开始挑逗她吧!这时房门响起了敲门声,内人起身去应门、我依着妻子的暗示躲进壁橱里,由橱门的缝隙里看见走近房间里的来客;竟然是内人公司里平时表现得最沈静的『乖乖牌』会计室的彭小姐,令我大感意外!怎么会是她? 

  内人与她关上房门、仔细检查门锁和扣链都已上妥后,牵着她的手两人在沙发上并肩坐下,「会紧张?」内人轻声问道、她红着脸低声回答:「那倒不会,只是有点儿不习惯,怎么你老公还没来?」内人笑而不答,亲吻她的面颊;接着拿起茶几上的手提袋挽着她一起进入浴室,在浴室门口背着手向衣橱方向招了招,我在她们进到浴室之后走出壁橱,坐在沙发上等候。 

  两位女士再度出现在我眼前,令我双眼为之一亮!两人都穿着同一式样的黑色蕾丝边无肩带马甲、透明的黑色丁字裤、黑色蕾丝边细格网袜和吊袜带、黑色细跟高跟鞋、珠光丝质露指长手套、眼部都戴上了黑色羽毛镶着银白假钻和亮片的蝴蝶形半面式面罩,在明亮的灯光下衬托着白晰的肌肤,真是美到了极点。一对性感的姊妹花站在我面前,根本不需思索、阳具早就在瞬间硬件起来了。 

  我站起身趋向她们,妻子轻轻推她上前:「淑芳!不要担心,过去让哥哥抱抱,他会让你……」不等爱妻说完,我已经把淑芳紧抱在怀理、贪婪得亲吻着她。然后我拥着这对淫妻在床上躺下、一手揽着内人的肩和她接吻、左手则在淑芳的身上柔捏着她丰满的双峰。太太起身为我褪除衣裤,「姊姊,你的动作好熟练哪!从哪里学来的?」淑芳一面打趣她一面由背后抱着太太抚弄着她的大腿和臀部,内人拉起她的手按在我的阳具上回应她:「来,我把为哥哥脱内裤的权力让给你,好好的帮我伺候老公!」淑芳顺从的为我褪下内裤,两眼盯着我的阳具,我伸手隔着丁字裤抚摸她的阴部,感觉到些微的潮湿。妻子服着她的双肩让她躺下,俯身吻她的唇;我测卧在她们身旁欣赏这对美女的淫态,看她们吸吮对方的舌尖、看她们相互为对方舔阴蒂、看她们交颈缠绵。然后我也加入她们之间,交替着为她们用舌尖吮吻着阴蒂,两位女士轮流将我的龟头含入口中用舌头舔弄着肉棱;我起来为她们褪下丁字裤,内人要我继续与淑芳口交,自己下床由手提袋里拿出穿戴式双头假阳具、把阳具后端插入自己的阴道里,上方突出的小肉球紧抵阴蒂、扣好系带回到床上。 

  淑芳看到内人已经妆扮妥当,拉了个枕头垫在臀部底下、张开两腿把脚踝抬起架在太太的肩上:「姊姊,给我,我想要!」妻子望着她眯着双眼、面颊绯红的媚态,扶正了阳具缓缓插入淑芳那汨汨渗着淫水的桃花源里;阳具后端和小肉球带来的刺激,使内人的抽送动作逐渐狂烈,我在一旁观赏着这对姊妹忘我的交欢,听着她们时而高亢的尖叫、时而低吟的呓语,不由的握着自己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淑芳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下翻过身来跪在床沿让太太站立在床前由后方将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猛力的抽送着,我仰卧在床上任由淑芳用她的舌尖和嘴唇舔弄吸吮着我的阳具,三个人尽情的享受着梦幻般的性爱,十多分钟后两位女士都达到了高潮,娇喘嘘嘘的分别躺在我的两旁。 

  我在这场性爱游戏中,始终放任妻子让她随心所欲宣泄她的性欲,享受过另类高潮的太太这时在我耳边细语:「哥!想不想在淑芳身上射精?」我轻轻点头,妻子起身在我臀部下方垫了个枕头、脱下淑芳的一只高跟鞋套在我的阳具上,淑芳伸手握着高跟鞋上下套弄起来。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快感,随着抽送速度的加快、龟头在鞋尖理不断的摩擦;由龟头上泉眼传来的舒畅赶直冲脑门!斜眼睨视身旁的爱妻,正用电动按摩棒猛力的抽插着,耳边传来内人口中呢喃着低声的淫呓、我在极度的亢奋状态下翻身压在淑芳身上、将硬挺的阳具深深插进她的阴道里忘情得抽送着。 

  淑芳也极度兴奋的紧抱着我,小腿背紧紧的勾着我的大腿背、下体配合着我的抽送上下迎合!当我在淑芳体内射出温热精液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壁阵阵痉挛、令我欢畅的宣泄,我随即抽出阳具伸进内人的口中继续射精、爱妻用力的吸吮着我的龟头将精液一饮而尽;淑芳看到内人唇角沾着些溢出的乳白色液体、抱着爱妻边亲吻边把这点体液精华吮入口中;轻声问爱妻:「姊姊!下次让大哥在我嘴里射精好吗?」内人笑着反问她:「难道这次你还不满足?两个阳具服侍你,过瘾妈?」淑芳红着脸低声说:「真是美极了,希望以后能经常参与你们夫妻的性关系。」内人大方的答应了她,我看到淑芳欣喜眼神! 

  在浴室里,我们再度相互拥吻、柔抚,更衣之后我和内人送淑芳回家,在她家门口我和妻子与她吻别,淑芳带着不舍的神情进门去了。回到家中一进到卧室,内人迫不及待的脱下窄裙和内裤、仰卧在床上要求我再给她一次高潮;我挺起了阳具让淫荡的老婆享受了将近四十五分钟的抽送与摩擦再度让她吮饮我的精液,看着慵懒无力的老婆,我道出了心中的疑义:「平常看淑芳一副沈静老实的模样,没想到竟会这么放得开,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内人的回答,真令我大感意外:原来,淑芳的老公在中部山区的发电厂上班、每个月休假回家一次,这位老兄回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劳累,每次到家中总是先大睡四五小时候再谈其它的事;对床第之欢并不太在意,经常是在淑芳熟睡的深夜里,脱下她的内裤、分开双腿把阳具插进她的下体,经过一阵抽送后射精了事。两人从经同学介绍认识、结婚到现在近十七年、性爱活动始终一成不变,作妻子的始终没有享受过所谓的前戏、爱抚和温存,尤其是当老公射精后径自入睡留给淑芳自己收拾残局的难堪、加上夫妻两人聚少离多的婚姻生活、让淑芳经常求助于电动按摩棒,精心选购的性感内一也只好独自穿着揽镜自照、孤芳自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