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窝老攻,你,你好狠心啊,丢,丢下月牙儿一个人,自己回了大华,啊……哦……」突厥王宫大汗寝室内,浑身赤裸的月牙儿躺在床上,手中一根角先生,在小穴内不停地抽插着,口中发出一阵阵令人兽血沸腾的呻吟声。

  只是声音虽然诱人,其中却透着一股怨气。不过想来也是,刚沦为人妇的月牙儿,却因为突厥和大华的敌对关系而不得不和情郎分开,没有怨气那是骗人的。

  而且在突厥这边有她放不下的东西,林三如此,只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月牙儿总是会想起那令人又爱又恨的窝老攻,想起与他的几度云雨,更是会忍不住拿出林三送给她的角先生来自慰。

  「啊……」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声,月牙儿又迎来了一次高潮。高潮之后,月牙儿没有清理一片狼藉的下身,也没拔出小穴内的角先生,就这样拉过旁边被子盖上,带着高潮的余韵,进入了梦乡。

  只是一直沉浸在自慰快感中的月牙儿并没有发现窗外一双带淫欲之色的眼睛,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收在了眼底。在月牙儿睡着之后,他也带着一脸的淫笑地离开了。

  第二天,月牙儿还是和往常一样,和朝中大臣在议事殿商议国事。只是在早朝之后,左王巴德鲁却以有要事为由,独自留了下来。

  「大汗,昨晚睡得可好?」在月牙儿屏退了其他大臣和侍女之后,却听到左王巴德鲁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奇怪的话。

  「左王,你不是说有要事要吗,怎么问起了本汗。」虽然不知道原因,月牙儿心中却没由来的泛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回大汗,臣昨晚本有要事找大汗商议,却得到宫女告知,大汗身体不适,已经就寝休息了。」巴德鲁盯着月牙儿,一本正经的回道,眼中却带着一丝别样意味的神色。

  听到巴德鲁的话,月牙儿浑身都颤了一下,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月牙儿如坠冰窑。

  「本来臣听到大汗已就寝,就想回府,但是在经过大汗的寝室附近时,却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臣本想去看看谁这么大胆,打扰大汗休息的,谁知道却看到一幕不该看到的事情「说到这里,左王巴德鲁的脸上已经是一脸淫秽的笑容,而坐在大汗宝座上的月牙儿却是一脸的苍白,浑身都颤抖不已。

  原来昨晚在月牙儿寝室外的人正是左王巴德鲁,他去找月牙儿本来的确是有要事商议,但是却意外得地现了月牙儿自慰的一幕。

  看到月牙儿苍白的脸色,巴德鲁淫笑着继续说道:「想不到平时清高的大汗也会有这样的嗜好啊,不过我想大汗一定不会想被别人知道我们的突厥大汗竟然会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吧,特别是身在大华的「某个人」。」「巴、巴德鲁,你、你到底想怎、怎么样?」想到若是其他人,特别是林三知道这件事话,她真的不知道以后要怎样面对林三,面对突厥的臣民,那样的后果让平时一向冷静的月牙儿再也淡定不下来,就连说话也不太利索了。

  「微臣想怎么样,想必大汗您是不会不知道的吧,臣今晚还会过来找大汗您『商议国事』的,希望大汗到时能扫塌以待,哈哈哈……」说完巴德鲁也不等月牙儿回答,就这样淫笑着离开了议事殿。

  而独自留在殿中的月牙儿则双眼无神地望着巴德鲁离开的方向,泪水从眼中滚滚而下。

  是夜,沐浴过后的月牙儿穿着睡袍坐在床边,想起巴德鲁早上说过的话,心中忐忑不已。她知道巴德鲁一定会来的,也知道他一定有把握不怕自己会暗中下杀手,左王巴德鲁从来就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武夫,他从来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月牙儿心中不由一阵悲凉,心里不停念叨着「窝老攻,月牙儿要对不起你了。」就在月牙儿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月牙儿知道门外的是巴德鲁,在她沐浴完之后就把所有的侍女都给打发走了。站起身,月牙儿艰难地迈动着脚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寝室的门。

  站在门前的月牙儿知道,如果打开了这扇门,自己今晚肯定是贞洁不保了,但是如果不开,自己自慰的事肯定会被传出去,而且很会便会传遍整个突厥,甚至会加盐添醋地传到大本的耳中,这样的后果是月牙儿不能接受的,思前想后,月牙儿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决定把门打开。

  门还没完全打开,门外的巴德鲁就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扑了进来,一把抱住了月牙儿。

  「不,不要这样。」措手不及之下的月牙儿被巴德鲁抱了个正着,她一边在巴德鲁的怀中挣扎着一边轻声喊着。

  巴德鲁「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实在是有点心急,脚跟向后一勾,把门给关上,然后横抱起在怀中不停挣扎的月牙儿,向室内的大床走去。

  巴德鲁温柔地把月牙儿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欣赏着。因为刚刚沐浴过,月牙儿的长发并没有盘起,披散着压在身下,月牙儿闭着眼,把头侧向一边,虽然认命了,但很显然还是不能接受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看着床上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美人,想到马上她就要在自己身下娇喘承欢,巴德鲁不由兽血沸腾,再也忍不住,一把扑上去,把月牙儿的浴袍给扯了开来。

  扯开浴袍之后,巴德鲁却发现,月牙儿上身竟然什么也没有穿,一对玉乳骄傲得挺立在空气中,下身穿了条月牙白的小内裤。

  「嘿嘿,想不到我们的大汗竟然这么淫荡,连抹胸都不穿。」巴德鲁淫笑着调笑着月牙儿,但是月牙儿却仿若什么都没听见一般,仍是闭着眼,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看着没反应的月牙儿,巴德鲁也不恼,他非常清楚像月牙儿这样的贞烈的女子是不会如此轻易就折服的。但是他却是忍不住,一只手握住月牙儿娇嫩的玉乳,月牙儿挺拔的玉乳在巴德鲁的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手指也灵活地拨弄着那颗诱人的粉色乳头。而另一只玉乳却被巴德鲁的大嘴含住,不时用牙齿轻咬着乳头。

  而巴德鲁空出来一另一只手出没闲下来,隔着月牙色的小内裤,揉弄着月牙儿的小穴,手指还不时地划过敏感的小阴蒂。

  受到巴德鲁三管齐下的攻击,月牙儿紧紧地咬着嘴唇,抵抗着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让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声音。但是虽然月牙儿的意识还在抵抗,但是身体却是忠实地反映出她现在的情况,两颗乳头在巴德鲁的努力,慢慢的变得挺立起来,像两颗小樱桃一样,小穴中也开始慢慢流出了淫水。

  仿佛是玩够了月牙儿的玉乳,巴德鲁放过了月牙儿的两只娇嫩的玉乳,空出的两只手却突然抓住月牙儿的脸,把她的脸扳过来面向自己,大嘴往月牙儿的玉唇吻去。

  月牙儿紧紧抿住嘴唇不让巴德鲁得逞。巴德鲁顶了好几次月牙儿的牙关,月牙儿都是紧紧的咬住牙。巴德鲁伸手用力捏了下月牙儿的乳头,月牙儿吃痛下,牙齿微微张开了,趁着月牙儿牙齿张开的些许缝隙,巴德鲁的舌头一举入侵,彻底撬开樱唇贝齿。巴德鲁吸啜着月牙儿的小香舌,两人的舌头交缠着,品尝着月牙儿的香津。

  巴德鲁一只手固定着月牙儿的脸,让自己能顺利的吻住她的樱唇,另一只手却抓住了那条月牙白的小内裤,用力一扯,把小内裤给撕碎了,手指插进小穴中,扣弄着小穴内的淫肉。

  巴德鲁在月牙儿身上用尽了所会的舌技,在月牙儿快要窒息过去的时候才松开了她的口腔,将舌头伸了出来。只见月牙儿在自己的怀中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双手还捉住巴德鲁在下面小穴不停扣弄的手。

  月牙儿虽然已经开始有点情动了,但依然还是在抗拒着。巴德鲁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多说什么,俯下身,将大嘴吻向月牙儿的小穴,巴德鲁用双手扒着月牙儿的两片大阴唇,用舌头舔弄着月牙儿的小阴蒂。

  「啊……」被巴德鲁吻得有些失神的月牙儿,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声,而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月牙儿马上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而在月牙儿身下玩弄她小穴的巴德鲁听到这声叫声,不由得更加地卖力了。

  虽然月牙儿还在拼命地抵抗着,但是理智还是在一点一点地离开自己身体,巴德鲁的手指和舌头每一次碰到阴蒂的时候,她都差点忍不住要叫出来,绕是如此,她的身体还是忠实地反映出来了,肌肤变成了粉红色,小穴中的淫水更是一股股的流个不停。

  巴德鲁看到这个情形,知道时机成熟了,三两下把自己身上的武装解除掉,又粗又长的黑红肉棒就这样傲然挺立在月牙儿面前。看着眼前那比林三还要粗长三分的大肉棒,月牙儿羞红着脸侧过头去。巴德鲁「嘿嘿」一笑,将他的大肉棒顶在月牙儿的小穴,不停地摩擦着她的阴蒂和阴唇,但就是不肯插入。

  感受到小穴外那炽热的肉棒,月牙儿的淫水流得更多了,而小穴内的那种瘙痒不停吞噬着她最后的理智,那空虚难耐让她差点忍不住开口求巴德鲁操她。就在月牙儿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巴德鲁终于把他的大肉棒顶进了月牙儿的小穴。

  「啊……」在肉棒插进来的那一刻,月牙儿最后的理智也被那炽热的温度给烧毁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声,小穴一股淫水冲出,月牙儿竟然就这样高潮了。

  巴德鲁想不到月牙儿竟然被肉棒一插就高潮,不由得意的嘿嘿一笑,也不理月牙儿刚刚高潮,开始卖力抽插起来。

  「啊……啊……嗯……喔……」刚刚高潮,异常敏感的小穴被巴德鲁这样用力的抽插,月牙儿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玉伽,我的大汗,臣操得您爽不爽啊」听到月牙儿开始呻吟,巴德鲁知道她已经沉浸在欲望中,口中开始说起淫秽的话语。

  「啊……嗯……我的左王,啊……你……你操得玉伽好爽……啊……好舒服……你的棒……真大……玉伽的小穴……都快让你撑破了……」已经被肉欲吞噬了的月牙儿,再也没有顾忌,淫声浪语不断的从小嘴里冒出。

  「玉伽小宝贝,是我的肉棒大还是林三的肉棒大,我操得你爽还是林三操得你爽。」「喔……喔……你的大……啊……嗯……你比林三还会操穴……喔……好哥哥……好丈夫……啊……你操得玉伽好爽……」此时的月牙儿再也不记得和林三的山盟海誓,只知道回应着巴德鲁淫秽的话语,以求巴德鲁能更卖力。

  果然听到月牙儿的话,巴德鲁操得更加卖力,什么九深一浅,九浅一深,只要是他会的,全都用在月牙儿的身上,月牙儿的浪叫比刚才还猛,兴奋地全身都在打颤。淫水一股股的从小穴冲出,冲刷着巴德鲁得肉棒。

  「啊……好人……别拔出来……嗯……继续操玉伽的小穴」插了几百下之后,巴德鲁突然把肉棒抽出来,突然空虚的小穴让身下的月牙儿的娇躯扭动起来,求巴德鲁继续操她的小穴。

  「转过身,像狗一样趴着,屁股翘起来。」巴德鲁没有理她而是命令月牙儿像狗一样趴着让他操。

  为了肉棒,月牙儿也没反抗,听话的转过身趴着,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好让巴德鲁的肉棒能顺利的插进来。

  「喔……」巴德鲁的肉棒终于又一次插入月牙儿的小穴,月牙儿也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啊……好舒服……巴德鲁……亲哥哥……用力操……我的小穴几个月……没人操了……用力操……把玉伽的小穴操翻……」月牙儿的骚浪劲又上来了,一个劲的浪叫不停。淫水顺着巴德鲁的肉棒,沿着她的两条粉腿不断流下。

  「喔……喔……好哥哥……玉……玉伽要去了……喔……」「玉伽,我的好宝贝,我也要去了。」月牙儿浑身颤抖起来,阴道里一阵紧过一阵的收缩,小穴把大肉棒夹的更紧了,月牙儿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淫水又还是大片的冲出来,被月牙儿的淫水一冲刷,巴德鲁再也忍不住,用力把肉棒顶到月牙儿小穴的最深处,精液随即喷射而出。

  从月牙儿的小穴抽出虽然射了精还依然精神十足的大肉棒,伸到月牙儿面前,意思不言而喻,但月牙儿也没有再抗拒,温顺得把沾满淫水和精液的肉棒含住,开始清理起来。但是肉棒太大,月牙儿的小嘴只能勉强把吞下三分之一,但她还是卖力的舔着,含得嗞嗞有声。

  巴德鲁的手也没闲着,手指还在扣着月牙儿被操得有些红肿的小穴,大股大股的精液从小穴里流出,发出汩汩的声音。

  虽然巴德鲁还没有完全满足,但是月牙儿的小穴已经被操得红肿,巴德鲁也有些不忍心再插,但是当他的手指不经意碰到月牙儿粉嫩的沾满淫水的小菊花的时候,脸上泛起一丝邪恶的笑意。

  他俯下身,在月牙儿的耳边说了几句,让月牙儿因高潮泛起红晕的小脸羞得更红,但她还是努力地把小屁股翘起来。

  巴德鲁先把肉棒插进月牙儿的小穴,抽插了几下,让肉棒得到充分的湿润,才把肉棒抽出来,对准了月牙儿粉色的小菊穴,然后用力一挺,整根肉棒插进月牙儿还是处女地的菊穴内。

  「啊……」粗长的大肉棒宛若一根烧火棍,狠狠地刺进菊穴内,月牙儿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分成两半,发出一声惨叫。

  「啊……好、好痛,坏人,快、快拔出来,玉伽受不了,呜呜呜,好痛。」剧烈的痛楚让一向坚强的月牙儿也忍不住哭出来了。

  看到月牙儿脸上的痛苦表情,巴德鲁也忍住不动,不停揉弄月牙儿的玉乳和阴蒂,希望快感能冲淡这份痛楚。直弄了好一会,月牙儿才适应了菊穴内的大肉棒。

  「好人,你可以动了,不过要轻点,玉伽还有点痛。」说着,玉伽还轻轻扭动了一下小蛮腰。

  得到美人的首肯,巴德鲁才敢慢慢的抽插起来。月牙儿的小菊穴比小穴还要紧凑,巴德鲁抽插起来很艰难,不过随着抽插,月牙儿的菊穴内也开始分泌出来粘液,加上肉棒上的淫水和精液,终于不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费力。

  「啊……嗯……好夫君……玉伽的小菊穴好……好奇怪……喔……好胀……」随着巴德鲁的抽插,月牙儿也适应了,菊穴内塞满肉棒的那种胀实骚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扭动着腰。

  「喔……嗯……好胀……好痒……亲哥哥……用力操……玉伽的菊穴好痒……」巴德鲁听到这,也开始用力抽插起来,月牙儿的菊穴那种紧凑感,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射出来。

  「玉伽,宝贝儿,你的菊穴好紧,夹得我好爽。」巴德鲁一边卖力地抽插着,一边还不忘调戏着玉伽。

  「啊……喔……亲哥哥……玉伽的菊穴好舒服……喔……再用力……好爽……好酥……好麻……亲亲……好夫君……哦……舒服死了……使劲……用力……哦……美死了……爽……」巴德鲁双手从背后抓住月牙儿的双乳,肉棒也不停卖力的抽送着,看着大肉棒在月牙儿的菊穴中不停地进进出出,巴德鲁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在月牙儿的菊穴内射出了精液。

  月牙儿被滚烫的精液一烫,又一次高潮了,筋疲力尽的她终于昏睡了过去。

  巴德鲁也满足地拔出肉棒,稍作清理之后,穿上衣服,帮月牙儿盖上被子,悄悄地离开了。

  自此以后,月牙儿就迷上了巴德鲁的大肉棒,再也不记得远在大华的林三,只要是没人的时候,两人就忘情的做爱,寝室,浴室,议事殿,狩猎场,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淫水和精液。

        【完】

  1153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