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无门英雄 于  编辑 

    
  无可否认,我妻子真的非常美丽,你们不知她有多美吗?很简单,去买本欧洲高级时装杂志吧,书内那些穿着什麽时装大师设计的暴露衣裳,在天桥上摇曳生姿地向台下的观众展示自己无尽自信的模特儿中,最美丽的那个就是了!我妻子就是这种模样! 
   
  她大学硕士毕业,是一间中小型贸易公司的老板,三十出头,美丽、高挑、有钱、有学历、有事业、有品味、高贵、自信、自负,表面上一个女人可以有的条件,她也集於一身,用女神来形容,其实也不为过。 
   
  大家请别误会,我不是在说自己有多好命,有个每个男人心中梦寐以求的女人做妻子。事实刚刚相反,我是在感叹!大家想想就会知道,一个条件如此完美的女人,气焰会大到什麽程度!脾气会臭到什麽程度! 
   
  我的妻子,其实是一个令身边每一个人都敬而远之的霸气女人!每一个人,不论男女,第一眼见到我妻子,都会被她的外表所迷倒,但一相处下来就会被吓怕,公司里每一个职员都经常被她骂个狗血淋头、无地自容,很多供应商也因她的臭脾气不和我们合作,而当中最惨的,当然是和她共事而又平庸不过的她丈夫—我! 
   
  别人眼中的天使女神,於我来说却严如一头魔鬼!不过这对於在她身边的所有人来说,其实都是一样。 
   
  「都不知我为何会嫁给你这种废男人!」这句说话她最喜欢有众目睽睽下对我说。她的家人听过,我的家人听过,我公司的同事们都听过,连在客人面前,她也毫不避讳的这样骂我! 
   
  嫁我是你阁下的决定,我怎麽会知道为什麽呢? 
   
  连这句说话她也经常挂在嘴边,其他不堪入耳的咒骂,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无地自容及生不如死外,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了。 
   
  我们公司是做大陆贸易的,每星期我和她都要到大陆两三次,和上面的厂商客户吃饭谈生意。名义上这公司是我们两夫妻合资的,但在客户心目中,我只是一个跟班而已,所有商谈和决,定全是她一人负责。她普通话不灵光,间中需要我从旁翻译;还有面对大陆客对她色迷迷的目光,她也需要我从旁保护;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需要我在旁的,是我妻子喜欢喝酒之余却不太会喝,两杯下肚就会仪态尽失的放浪,大发酒疯,在客人面前又没人制住的话,她会很掉脸的。 
   
  每次看见大陆客借故轻薄想拿便宜,需要我挡驾时,我脑中都会闪过一个念头:可以的话,真想让他们来奸死你这个臭婆娘!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大约年多前,我愿望成真了! 
   
  那晚我两夫妻到深圳和两个熟客吃饭,我们到饭店一间有卡拉OK的厢房里吃喝玩乐。其间我喝多了到洗手间小解,因有点醉的关系,我在洗手间里休息了一会,跟着回来到房门口时,从半掩的门缝里,我看到醉态纷呈的妻子放浪的对着电视大声高歌,而其中一个客人则从後轻拥着她,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头则凑近她的後颈,像狗般使劲闻着她的发香,他嗅了一会儿,乘妻子不觉,在她的肩膀及粉颈吻了两下!而妻子当时似乎已相当醉,唱歌已咬字不清,被她最讨厌的大陆客从後吃着豆腐也反应全无。看着一直高高在上的妻子被人轻薄,我的鸡巴竟然不自禁的硬了起来!在这个时刻,我下了一个决定。 
   
  见我回到房间,客人收回放在妻子大腿上的手,但却没有离开她的意思。我一坐下就表示已很醉要休息一会,倒在沙发上睡觉,实则我眯着眼睛偷看他们。 
   
  两个客人一见我闭上眼睛,马上交换了眼色,妻子後面的那个立即双手揽着她,而另一个亦马上拿酒上前再灌她,妻子不能动弹的被迫再喝光那半杯白兰地後,傻笑着的倒在後面那人怀中。 
   
  两人亦不打话,马上对妻子上下其手,四只手一同伸入她衣服内,抚摸她的乳房和下体。妻子一直只有傻笑和问着「干什麽…是谁…」,没有任何抵抗,但她说不了多久,嘴巴已被前面那人的舌头塞入而说不出话来,而後面那个,亦已解开了妻子的外衣和胸围,从她腋下把头伸过来舔吮她的乳头。 
   
  两人也许从未试过像我妻子如女明星般的货色,他们不急於上马,解开她的衣服後,用很长时间咀啜吮弄她的娇躯,乳房、嫩穴、小嘴、粉颈、腋窝、连脚趾及股沟也不放过,一一放进口里品嚐。看着我美艳高傲的妻子,被两个丑恶的阿伯这样细致地嘴馋品嚐,我心里酸溜溜之余,竟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鸡巴已如铁棒般坚硬! 
   
  这时两人也同时脱了裤子,露出比他们的脸更丑恶万倍的鸡巴,他们扶起妻子,把她放在後面那人的大腿上对正位置坐下,鸡巴立时整根尽入,妻子想张口大叫,但马上被另一根鸡巴塞入口叫不出来。 
   
  我看着妻子被两个大陆客同时前後干着,一股痛快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心爱的妻子啊!你有想过有这一天吗?什麽高贵,什麽自负,现在还不是像妓女般,在这被两个老粗前後奸淫着?而这是你最看不起的丈夫出卖你的! 
   
  三人的动作越来越快,叫声也越来越大,二人几乎同时间达到高潮,在妻子的两个入口尽情注入精液!他们休息了一会之後,再将妻子趴下,然後调换位置再来!妻子如母狗般被前後抽插,连呻吟声也有点像狗!最後亦在她一声怪叫下再被两人尽情发泄! 
   
  两人完事离去後,我看着软瘫在沙发上的妻子。她的嘴角及嫩穴仍不断有精液流出,眼睛半开半合,神智不清的她仍在微微傻笑着!看到一直欺压着我的妻子被凌辱成这个样子,我感受着心痛与快感不断的煎熬,将早已胀到不行的鸡巴拿出来,往眼前贱人的臭屄再插! 
   
  干死你!臭婆娘!干死你!臭婊子! 
   
  被我疯狂抽插的她竟然情不自禁的拥着我!大叫「老公!啊!老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