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一 
   
  刘小玲如愿已偿地考上了一所医科大学,然而她并没有完全摆脱过去的阴影,她把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不愿和任何男生来往,全心投入在学业上,让众多的追求者望洋兴叹,称之为“冰山”。 
   
  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和积累临床经验,刘小玲业余找了一份见习护士的工作,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屈才,然尔她毫不在意,她认为自己在毕业前一定要把最基本的东西掌握好。 
   
  很快,她的职业水准和高度的敬业精神得到了院方和患者的认可,她的美丽和周到的服务更让许多患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依然保持“冰山”本色,凡涉及到感情纠缠的,一律拒之不理。 
   
  “刘小姐你好,我是陈家南的母亲。我非常欣赏你的专业水准和服务态度,我想聘请你到我们家做家南的特别护理,月薪3,000。家南患有自闭症,加上这次的手术,他非常需要帮助,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的请求!” 
   
  刘小玲记起这个叫陈家南的患者,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生,整天忧犹郁郁,不爱讲话,这次由于车祸受了外伤,作了接骨手术。 
   
  同命相怜,刘小玲对家南非常同情,欣然接受请求。 
   
  刘小玲对家南越来越有兴趣,从专业角度来看,家南的外伤并不严重,只需时间上的调理,严重的是他的自闭症已经到了相当程度。 
   
  刘小玲本着对职业的执着,决心一定要治好他的自闭症。 
   
  一般情况下,自闭症的病源是心理上受过什么打击或伤害,刘小玲本身就是这样,她决定先找到病源。 
   
  很快小玲发现一个现象,当她为家南擦洗身子时,只要接近他的下体,他就会变得很紧张很害羞。 
   
  经过几番斟酌,刘小玲决定大胆尝试。 
   
  “家南!你的下身很久没有洗了,这样很不卫生,让姐姐帮你清洗一下好吗?” 
   
  “不,不要……”家南紧张的样子。 
   
  “不要怕!姐姐是专业的护理人员,经常帮别人清洗,这是姐姐的职业,没什么害羞的!”小玲温柔的说。 
   
  “来!姐姐帮你……”小玲体贴的褪下家南的裤子和内裤,用温湿的手巾轻轻擦拭着家南的阳具,家南呆呆的看着。 
   
  小玲擦的非常仔细,棒身、阴囊、肛门还有茂盛的耻毛,温柔细致的清理干净,一切完成后再帮家南把裤子提好,微笑着说:“现在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到屋外活动活动!” 
   
  小玲已经确定家南患有阳痿,自闭症可能与此有关,她决定继续探究。 
   
  下午,小玲推着家南在院里散步,“家南!你心里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事情不愿讲,能说给姐姐听吗?其实姐姐也有不愿讲的心事……”接着,小玲讲述了自己过去的经历…… 
   
  家南听了非常激动,他终于向小玲倾吐了心中的隐私…… 
   
  原来,在家南上中学的时候,养成了手淫的习惯,一次在学校厕所手淫时被同学发现,消息传开他成了大家嘲笑的物件,尤其是女生对他更是敬而远之。 
   
  久而久之,他和所有的人都疏远了,养成了孤独的习惯,后来他发现小弟弟再也挺不起来了,他的性格变的更加孤僻。 
   
  了解病源后,小玲觉得解决阳痿是治疗自闭症的关键,她制定了从生理、心理同时下手的治疗方案。 
   
  她开始有步骤的给家南服用一些壮阳的药物,时不时的让家南看一些色情杂志,然而不见成效,小玲耐心的坚持着。 
   
  家南的身体很快复员了,但他舍不得小玲离开,小玲为了治疗家南的自闭症,所以留了下来。 
   
  “家南!给姐姐拿条浴巾来!”家南拿着浴巾打开卫生间的门,不禁呆住了! 
   
  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乳头羞赧地向他硬挺。 

  一具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淡黑柔鬈的绒绒阴毛。 
   
  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这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 
   
  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小玲观察着家南的反应,这是她治疗计划的一部分。 
   
  “家南!以前见过女人的身体吗?姐姐的身体怎么样?” 
   
  “太美了!”家南舔着嘴唇说。 
   
  “是吗?你认为什么部位最美?” 
   
  “乳房和屁股”小玲照着镜子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和屁股。 
   
  “恩!眼光不错!可是最美的地方你还没有看到。好了!把浴巾给我吧!”小玲对今天的成绩很满意。 
   
  晚上,她睡到了家南的床上。 
   
  “姐姐!你……” 
   
  “家南!如果你想了解女人,姐姐让你了解。”家南颤抖的手覆在小玲光滑、雪白、娇嫩的肌肤上,反复的抚摩着,眼中放着奇异的光泽。 
   
  小玲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娇嫩而弹力十足的乳房上。 
   
  家南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玉乳,抚捏、揉搓┅┅ 
   
  么指和食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乳头搓弄起来┅┅ 
   
  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小玲浑身如被虫噬。 
   
  “啊……家南!你弄的姐姐好舒服!”听到小玲迷人的娇语,家南更加使劲的揉搓起来。 
   
  小玲的手伸到家南的裆部,发现阳具硬了少许。 
   
  “家南!姐姐最美的地方在这里,来彻底的了解女人吧!”小玲张开了双腿。 

  家南把头靠近小玲的双腿之间,惊异的看着这神秘未知的世界。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家南抚摩着卷曲的阴毛,在裂缝的边缘滑动,指尖摸到软绵绵的东西。 
   
  双丘之间的溪谷,有无法形容的景色,略带肉色的浅红色。 
   
  用手指分开阴唇,露出深红色的内部,已经有露珠从里面流出来。 
   
  家南伸出两指探入肉穴搅动起来,小玲摆动头部,开始喘着粗气。 
   
  肉穴异常的湿热,让人流连忘返,家南忍不住轻抠起来,穴肉紧紧包住他的手指,他感觉小玲穴肉的内壁在收缩。 
   
  小玲缓缓随着他的抠弄而摇摆屁股,淫水越来越多,小穴弄出一声声「起凑!起凑!」的浪声。 
   
  家南用力抠挖,抖动侵入的中指,没有多久,小玲哆嗦起来。 
   
  “啊……啊……”她全身紧绷,腰一挺,泻出一股洪流,达到快乐极点。 
   
  “怎么啦?姐姐!”家南奇怪的问。 
   
  “瞧你干的好事!”小玲用纸巾擦着下身娇羞的说。 
   
  “女人高潮时就是这样!你让姐姐高潮了!姐姐也让你享受一下。”她褪掉家南的内裤,抓住疲软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