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师之欲




  一

  当我再一次见到邓慧老师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三十二岁的人妻了。

  三十二岁的年龄对于女人来讲,是一个很微妙的阶段。

  豆蔻年华虽已不在,青春却仍留下了美丽的影子。成熟的花朵染上娇艳的色彩,离凋零的季节尚有时日。她虽然不是记忆中那个靓丽的年轻女子,但带给我的诱惑还是那么的深沉。

  我将手里的烟按灭,轻轻吐出最后一缕青烟。大学四年结束,毕业两年后,结束了南方的打工,回到家乡,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六年的时光,让我对这个本来熟悉的城市变得有些陌生。高耸的楼房,纵横的高架桥,精致又热闹的步行街,甚至是大街上那些时髦的女子,都让我并不算太陈旧的记忆有些迷惑。

  高中毕业的朋友,留下来的很少,有的出国,有的到了大城市,有的不知所踪。留下来的,也只是偶尔聚聚,追忆一下当年辛苦却充实的日子。

  当他们提到隔壁班那个美女班主任的时候,我并没有结果话茬。当时是一个校园流行的话题,年轻的女教师,衣着时髦,妆容精致,在一群朴素的老师中,显得那么另类,那么打眼。

  最轰动的一次,莫过于一个秋日,她穿着黑色闪亮的皮衣,脖颈下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我仍清晰地记得那天,多少男生在三楼向下忘去,看着她隐约可见的乳沟,像一群喧闹的麻雀激动着。

  我并不在其中,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我便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仅仅看着他们兴奋的表情,就让我有一种无言的失落。

  班上的男生都谈论着隔壁班拥有这样一位老师,是多么的幸运。如果知道在初中的时候,邓慧就是我的班主任,相信也一定会有不少人对我投来羡慕的眼光吧。

  刚入初中时,对女性的概念还有些懵懂,刚开始只知道老师长得好看,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渐渐地,我的个子长了上去,声音低沉了下来,下巴也长出了稀疏的胡茬。有时看到老师时,心中总会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但真正了解到那是一种何样的感觉,还是在那一天后。

  一个周日的夜晚。我坐在靠门的座位,学校是寄宿制的,规定周日晚上还有两节晚自习。今晚正是语文晚自习,门吱呀一声打开。我的眼前,忽地闪亮开来,仿佛看到一盏火红的灯笼,在眼前闪耀着。

  邓慧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职业套装,梳着波浪式的秀发。贴身的衣着将她凹凸有致的曲线映衬得如此鲜明,领口开到很深,被薄薄的衬衫包裹着的胸部挺拔有致。高过膝盖的裙摆,令那玲珑的双腿骄傲地展示着她们的魅力。超薄的肉色丝袜贴在肌肤上,仅仅是目光的接触,就能感受到那肉体的顺滑。

  当看到邓慧的身影的刹那,仿佛一束电火花心中爆开,我全身都颤抖了一下。
  不由自主地喃喃说道:" 好漂亮。"

  老师仿佛听到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就从那一刻开始,我的脑海里,已经挥不去邓慧的倩影。

  从那天开始,我就无比期盼语文课的到来。每次上课前猜测邓慧会如何的打扮,几乎成了枯燥的学习生活中唯一的乐趣。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有在周日的晚上,邓慧才会穿着一些漂亮的衣服,发型和妆容也更加讲究。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其他学生厌恶的周末结束,却成了我每周最期待的一个晚上。

  我开始对语文课投入更多的精力,不但如此,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读书,写作。好像做这些的时候,能让我感受到离老师更近一点。

  惊喜总是来得那么突然,有一天,邓老师忽然叫我到办公室去。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中等偏上,开小灶虽然轮不上,但也极少被批评。有些疑惑,有些欣喜,我走近了邓慧的办公室。

  她穿了一件浅绿的高领毛衣,紧身的设计勾勒出的鲜明的曲线,让我的呼吸都有些凝滞。

  " 刘,你上次写的作文很出色。是不是平时读了不少书?" 邓老师温和地看着我,问道。

  " 嗯。" 我点了点头,眼光竭力避开她高耸的胸部。

  " 下周末市里有个语文竞赛,我想让你去参加。"

  " 好。" 我有些惶恐地点了点头。

  " 那下周一开始,晚自习的时间你就来我的房间,准备一下竞赛,好吗?"
  我愣住了,年轻的老师,都会住在学校里的职工宿舍,邓慧也是其中之一。
  之前并不是没有人到过邓老师的寝室,但是……我只觉得一阵晕眩,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下颚的肌肉却变得那么僵硬。

  " 怎么了?要是拿了奖,对升学很有好处的。" 老师可能是以为我不想花费时间复习,劝道。

  " 没有,没有,我会……我会来的。" 我忙不迭地点着头。

  当我走出教研室,我迅速地跑到了教室的座位上,默默地计算着离下周一还剩下多少时间。那晚,我第一次遗精了。

*******************************************************************

  如今,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少年的我,再次遇到邓老师时,那貌似久远的感觉,竟如此生动地重现了。这些年来,我玩过暧昧,交过女友,想起老师的时间很少很少。前些日子,也是偶尔听说邓老师住的地方离高新开发区很近,抱着虚无缥缈的希望,我闲逛在开发区旁的湖边。

  我知道她已经结婚,她的丈夫是一个怎样的人?现在的日子过得怎么样?这些疑问只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唯一关心的,也许只是再次见到她。

  而今天,当我看到一位女子逡巡于湖边小道的时候,我几乎立刻认出来,她就是我的老师。

  令人惊奇,我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很自然地迎了上去,叫了声老师。

  她抬起头,她的眉梢娇俏,嘴唇殷红,柔顺的长发披散着,毫无疑问,她就是邓慧。当年那个靓丽的时髦女子,如今多了一分沉稳,多了一分柔顺,好像熟透的蜜桃,即便不用手去触摸,也能从色泽上看出它的柔软多汁。

  " 你是……" 邓慧有些犹疑地看着我,仿佛认出来,确又拿不准的样子。
  " 我是刘,还记得吗?初中时候……" 我微笑着说道。

  " 哦!刘!我记得,哇,真的变成大小伙子了。" 邓慧笑了起来,她的眼角露出的一抹皱纹,也无法掩盖住她笑颜的美丽。

  " 我刚回来,之前都在深圳打工。" 我压制住跳动的心脏,说道。" 现在在
开发区一家软件公司工作。"

  " 是吗,挺好的,我记得你当年就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对了,你的语文很好。
  " 邓慧点点头,笑着说。

  " 那是因为您是我语文老师。"

  " 没有,没有,语言这种东西,真的是天生的,教不会。"

  " 老师,您现在有空吗?去那边的咖啡厅坐坐吧。" 也许这邀请有些突兀,但是今天的我,无法忍受任何的迟疑和遗憾。

  邓慧愣了一愣,眼神离开了我的脸庞。她似乎想了想什么,抬起头,说道。
  " 好的。"

  咖啡厅,我和邓老师坐在二楼一个靠窗的座位。窗外的湖面,在西下的阳光渲染下,被金黄和深红交错的帷幕遮掩着。夕阳的景色如此的动人,是因为知晓黑暗的将临,所以毫无保留地挥洒着所有的美丽吗?

  人很少,几乎是两人独处。我放下菜单,让服务员离开,看着对面的邓老师,这是多年来,再次单独面对她。我的心脏,和当初一样,急剧地跃动着。

  我们说着一些过去的事情,初中的,高中的,偶尔说说现在的生活。回忆总是能够带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尤其是和当初的老师如同朋友般坐在一起。在看着老师的容颜,靠在毛绒的座椅上,我不禁回忆起那天晚上,那个令我多年都无法忘却的景象。

  二

  " 进来吧。" 老师拉开门,让我进她的寝室。

  一室一厅的小房间,布置的十分简洁。我有些畏缩的走了进来,全身绷得发紧,既兴奋,又紧张。本来说是周一就来老师房间辅导的,结果由于邓慧一直有事,直到周四的晚上才有机会。

  期盼中的一周,变成了一晚,虽然有些遗憾,但对于这几天绝望地以为连辅导都不会有的我来说,已经足够开心了。

  老师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灰色外套,和一件青色的长裤。和上周鲜艳的色调很不一样,看上去十分朴素。

  说是厅,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放着一张桌子,一台电视机,一个沙发。我在沙发上坐下,邓慧则走进了卫生间。

  我听着里面传来的水声,不禁有些奇异的联想,从里面出来的老师,会不会和平时的不一样呢?通往卧室的门关着,在这个不算狭小却更谈不上宽阔的屋内,我仿佛感觉到了三个不同的世界。

  一个是我孤独的世界,一个是邓慧身处的世界,一个是她私密的未知世界。
  这三个世界,会融聚在一起吗?我看着那两扇紧闭的门,门的背后,究竟是怎样一副景象?

  当老师出来时,一切虚无缥缈的想法突然间消失了。邓慧从客厅拉了一把椅子,顺手就拉开了卧室的门,在书桌上放下书本,辅导就这么开始了。

  语文竞赛的内容无非是杂七杂八的东西汇集在一起。邓老师只是指出哪些需要背下来,哪些需要揣摩出题人的心思。并不是一件很费脑子的事,我只是机械地重复,熟悉而已。

  老师坐在身边,那淡淡的香气让我有些心乱,但她的打扮,还是和上课的时候一样,丝毫没有居家的感觉。虽然是在老师的寝室,气氛却和课堂没什么分别。
  我也只好收敛心神,认真听邓慧在说些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邓慧给了我一张去年的试题,让我练习一下,自己则坐在一旁。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笔尖在纸上的沙沙声。
  看着一个人做题,不用想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没几分钟,我听到邓慧从床上站了起来。斜眼望去,她走到衣橱前,取出了一件淡紫色的睡袍。

  我的心猛地揪紧了一下,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些不应有的幻想。老师回过头,我吓得赶紧低头看着试卷。

  " 你先做着,我一会过来。"

  我点点头,听着身后房门开关的声音。这种状况下,想要集中精神,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因此,当老师回来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做出一道题来。

  一股湿热的水气扑面而来,我感觉到老师在我身旁坐下。眼角的余光,约莫看到了一片白皙的肌肤。凭直觉,那是邓慧裸露的大腿,像刚刚煮熟的年糕,润湿富有弹性,隐隐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那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我想回头,但是僵硬的脖颈让我无法动弹。我惊讶于老师竟然如此放得开,在男生还在的时候,就换上了睡袍。

  *********************************************************************

  " 我喜欢你,邓老师。" 我忽然说道,说的那么轻松。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连同邓慧一直矜持的笑脸。

  " 刘,你刚刚说,这是……" 她看着我,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 我想我说的很明白,邓老师,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您。可以说,您是我第一个有感觉的女性。" 我顿了顿,喝了口水。

  " 一直到高中毕业,您都可以说是……我的梦中情人,请原谅我这样表达。
  我想过,如果我再见到您,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感觉,我就不会和您说话,我会把这份感情当成年少的冲动,就此淡忘。"

  " 但是,当我再次看到您时,我的心还是像六年前一样剧烈的跳动,我想,我必须对您表达我的情感。"

  邓慧愣住了,她一直想说什么,但每次,只是嘴唇动了动。她的眼神有些迷惑,有些惊讶,有些紧张。但直觉告诉我,她并没有厌恶的感觉。

  " 邓老师,我今天说这些话,并不想从您这儿得到任何东西,您甚至可以不说一句话。我只是觉得我必须把这句藏在心里十几年的话说出来。如果让您感到不安……今天就不要当我是成年人,就当听到了一个青春期少年的任性发言吧。
                 "

  当这些话说完后,我感觉到纠缠在心中那个久远的结,终于解开了。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轻松。

  也许是我的表情感染了邓老师,她似乎也放松了一些,微笑地看着我,举起了杯子。

  有些时候,仅仅是清水,喝着也有微醺的味道。

  后来,我们聊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两人都没有回到这个话题。这是一个开心的下午,我们说了很多话,笑了很多次。

  分别的时候,我要了邓老师的电话,她犹豫了不到一秒钟,答应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那曾经娇俏的臀部,现在更加丰满和圆滑。过了这么多年,青春的朝气已经沉淀为了成熟的风韵,我又点燃了一根烟,吐出的雾气在眼前飘过。

  我从来没有拨打过邓慧的号码,也没有收到过邓慧的短信。但是我们都会如同有默契一般,每天傍晚都会在湖边相同的行道遇上。有时只是轻轻点点头,有时会聊上两句。渐渐地,我对她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如今,邓老师在另一所私人投资的高中当语文的教研室主任,工作没有像重点高中那么大,但是比较繁琐。如今虽是假期,却也经常需要去办公室坐坐。

  她的丈夫是个生意人,家底相当殷实,经常在外地走动。他们有一个孩子,三岁了,由娘家人在上海带着。说白了,家里只有她一个而已。

  " 老师,你是什么时候离开一中的?" 这天,我们又见面了。随口聊着天,一起走着。

  " 你们那一届毕业后三年吧,太累了,压力也很大。" 邓慧轻声说着,她的声音里,仿佛有一些掩饰的东西。

  初中的时候,她虽然打扮的很漂亮,但都是一个正常女教师的范围内。但到了高中,低胸的皮衣,超短裙配上黑色丝袜,紧身长裤,每一次的打扮都会引起一阵小小的轰动。奇怪的事,一向以治学严谨著称的一中,居然对邓慧这有些出格的打扮不闻不问。

  " 一中现在完全不行了呢。" 我突然说道。

  " 嗯……"

  " 听说是校长出了事,后来一大批好老师都离开了。"

  邓慧叹了口气,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回答。

  " 不过邓老师还挺厉害,这么年轻就可以从初中部转到高中本部……" 我继续说着。

  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忽然问道:" 刘,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对象?"
  虽然问题很突兀,但我并没有特别的反应,说道:" 没有。"

  " 你条件不错啊,再说年龄也快了吧。"

  " 没办法,可能我心里还装着老师吧。"

  邓慧停住了步子,看着我,摇头说道:" 刘,别这样,我是已经结婚了的人。
  而且,很多事情和你想的是不一样的。"

  我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老师颤抖了一下。

  " 老师,虽然您结婚了,但是你提到了丈夫的事情吗?几乎没有。倒是孩子的事情和我说过很多。这些天来,你几乎天天傍晚都会出来散步,我从来没见过你接过家里的电话。" 我上前一步,离她的鼻尖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
  " 刘……你……" 邓慧企图避开我迫近的步伐,向后退去。

  " 他只是把你当成传宗接代的工具,而你只是希望找个归宿。" 我忽然搂住她的纤腰,在她耳旁坚定地说道。

  啪!我的脸颊传来一阵火热,邓慧甩了我一耳光,脸色惨白地看着我。
  " 闭嘴,刘,你,你凭什么乱说!"

  " 我说错了吗?" 我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一个人!胡说八道!" 邓慧几乎有些歇斯底里,喊了出来。她低下头,秀发微微颤抖着。

  " 如果我说错了,邓老师,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错了。"

  邓老师的身体僵住了,她抬起头,刚一接触到我的眼神,就立刻避开了。
  一中的初中部调到高中本部从来就非常难,而待遇和职称更是千差万别。没有熬上五六年,并且有出色的教学成果,基本不可能。更别说调过去直接当班主任。邓慧只带了一届学生,就调过去直接当了班主任,连毕业班都让带。

  当时有着各种的传闻,连我都听到了不少。虽然具体如何我并不清楚,但是看到老师现在的反应,我已经知道大概的情况了。

  我走到不知所措的邓慧身前,抱住她的肩头,不顾她用力的反抗,牢牢将我思慕了多年的老师,紧紧搂在了怀里。她的身体比我想象中还要柔软,一股浓郁的成熟女人的芳香让我迷醉。

  邓慧的挣扎在我的双臂下显得如此微弱,她的头埋在我的胸前,没有抬起来过。

  林间的小道上,傍晚的微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倾泻下来。清新的潮气弥漫在松林中,四周一片静谧,连邓慧的抗拒,都在这片安宁中,渐渐平息了下来。
  我拥抱着她,轻轻摩挲着她的背脊,悄声在她耳旁说着什么。比那天在咖啡厅说的更加感性,更加真诚,倾诉着多年来我对她的憧憬。不管是肉体上的渴望,还是精神上的迷恋,毫无保留地诉说着。

  邓慧的身体慢慢地软了下来,由于紧张导致的僵硬消失了。她不再抗拒我的拥抱,任由身子倒向我坚实的胸膛。我感受到她乳房的触感,手上抚摸着顺滑的秀发,此时此刻,如同梦幻般的美妙,在我心里滋长着。

  不知何时,邓慧的双手搂上了我的腰际,头靠在我的肩膀,膝盖轻轻顶在我的腿上。她的胴体带着成熟女人所有的丰盈,并散发着一股浓郁的体香,那是让雄性的欲望燃烧的催化剂。

  我的鼻子摩挲着她的秀发,在老师的耳旁吐着热气,她有些羞涩地扭动着身子,但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我的唇便不客气地接触了她的脸颊,慢慢往下,当滑到邓慧的红唇时,我们有默契般的闭上了眼睛,吻在了一起。

  时间在那一刻停滞了,所有的感官都聚合在口腔,两条湿滑的舌头,放肆地纠缠在一起。我的双手开始向她更加敏感的部位进攻,感受着她圆润的丰臀,抚摸着她的腰肢。老师的身子颤抖着,她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把我抱得更加紧了。

  几乎是令人窒息的一个吻,分开的时候,邓慧的双眼猛地睁开,有些害羞,有些惊恐,有些迷茫地看着我。忽然,她用力地推着我的胸膛,嘴里喃喃说道。
  " 刘,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老师已经结婚了,你不可以……
  这样……"

  我的回答,只是再次将她搂入怀中,深深地吻了下去。在我们的嘴唇接触的一瞬间,老师的所有抵抗再次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们不知道又吻了多久,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那条小路,身处于树林的中间。邓慧背靠着一颗枝叶茂密的大叔,面色绯红地看着我。

  我放在她腰肢的手渐渐上移,按到了她丰满的胸口。邓慧身子微微一缩,但并没有更激烈的反抗。我再次轻吻她的脸颊,温柔地揉动着她的乳房。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还是能感觉到那肉体的圆润柔软。

  我摸着邓慧的大腿,隔着那层薄薄的肉色裤袜,感受着她腿部肌肤的细腻。
  邓老师的丝袜,让我再次想起了那天晚上,她穿着睡袍,在我眼前晃动着。
  几乎是有点不把我放在眼里一样,居然就这么当着我的面,一只脚踩在床上,换上了一对超薄的肉色丝袜。

  以至于很久,我都以为女人睡觉的时候,丝袜也是睡衣的一部分。

  也许是那时起,我意淫的对象,就是这个既美丽,又风骚的女老师。

  如今的邓慧,已经没有当年那股娇艳的气息,但当我按上她的胯间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那里的潮热。一股野兽般的冲动,忽地充满全身。想要占有这个让我一直魂牵梦系的女人的欲望,令我不可自拔。

  " 不行……这样……刘……放开我。" 老师梦呓般的低语,对我来说只是更好的催情剂。

  " 老师,我爱你,我想要你。" 我咬着她的耳垂,按住乳房的手指,用力地向内收缩着。

  " 你疯了,这是在外面啊!" 老师喘息着,她虽然一直在说着拒绝的话,但方才还感觉不到的乳头的轮廓,现在却清晰地在我掌中感受到了。

  " 老师,还记得那天你给我辅导吗?"

  " 什么时候……"

  " 语文竞赛,忘了?"

  " 嗯……别这么用力,啊……"

  " 记得吗?"

  " 记……记得……"

  " 老师,你那时就在我面前穿着睡衣,乳房都露出来一大半呢。"

  " 没……我……"

  邓慧的外套无声地掉在地上,她的衬衫很薄,几乎能看到胸罩的颜色。
  *********************************************************************

  记忆又回到了那一天,老师身上湿热的气息,带着女体的清香,撩动着我的感官。那双雪白丰润的美腿,就在我的眼角晃动着。粉红色的睡裙只能看到裙摆,那蕾丝的修饰更加让人对其遮掩下的肌肤想入非非。

  我感到老师似乎在看向这边,赶紧假装专心做着试题。当然,在我眼里,那些只是铅字的无序组合,根本不知道意义何在。

  邓老师坐在了离我很近的地方,那股香气更加浓烈,甚至能感受到她身体的热量。我都在担心自己那砰砰的心跳声,都会被她听到。

  " 做好了吗?" 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

  " 快了。" 我并没有撒谎,只不过大部分题目都是蒙的。

  " 弄好了就对下答案吧,有什么问题问老师。"

  说完这句话,她站了起来,回洗手间吹头发去了。

  当邓老师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回过头,对她说道:" 老师,我做好了……"
  我的声音停滞了,那时的受到的冲击,在之后的岁月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老师穿着的粉红色的睡袍,轻轻地贴着她凹凸有致的胴体,洁白的双臂和美腿在湿热的水雾下才格外动人。胸前的开口露出的一小片乳房,挤出一道细细的乳沟。晶莹的水珠,调皮地流动在白皙的肌肤上。

  也许对于一个成熟一点的男人,会更加在意邓慧披散的长发下,那有些慵懒的娇颜,和微微张开的红唇,透出的柔美气息。但对一个正直青春期的男孩,女人暴露的肉体,带来的冲击力更加强劲。

*******************************************************************

  " 老师,你当时就想勾引我吧?" 我把嘴唇凑到邓慧的耳垂旁,说道。我找到她已经挺起的乳头,用三只手指捏住,缓缓地揉捏着。

  " 没有,胡说。" 老师的脸都羞红了,我手指的动作,让她全身一阵阵的颤抖。

  " 还没有?你当着一个男生的面,就穿了一件睡衣,还不是?"

  " 嗯……别说了……那是……要睡觉了,所以。" 邓老师的声音越来越轻,身子也越来越软。

  " 那在我面前换上丝袜呢?还说不是勾引?"

  回想起那时,我看到邓慧一只脚踩在床上,缓缓套上肉色的超薄丝袜的景象。
  老师腿部的曲线在丝袜的映衬下是如此迷人,白嫩的大腿根部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而多年后,邓慧包裹着丝袜的大腿就在我的手掌下,娇羞得蠕动着。任由我恣意地品尝肉体的顺滑,享受她难耐的扭动。这一种美梦成真的刺激,让我的欲望熊熊燃烧。

  " 邓老师,除了我,你是不是也勾引过其他的男生。" 我喘着气,手猛地按住了她高耸的乳房。

  " 啊……没有……"

  " 我不信!"

  " 嗯……轻一点……是真的……我那时看你老实,才敢……" 邓慧的红唇张开着,吐出火热的气息,身体软到在我的胸膛上。

  " 寄宿学校……太无聊了,所以……" 当老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住,扳过她的脸颊,用力地吻了下去。

  老师没有反抗,顺从地让我的舌头侵入她的口腔,和她的香舌搅动在一起。
  她的双腿被我用腿分开,我下体向前一挺。邓慧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我坚实的下体,已经牢牢顶住了她的胯间。

  " 不行……" 老师瞧着我,声音轻柔,眼波流转。人们说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是在激起男人的野性,我此刻无比同意这个观点。

  老师的衬衫,套裙,一件件落在了地上。我用力撕开她的丝袜,扒下内裤,扔到一旁。老师不住地喘息着,身子不知道是迎合还是抗拒地扭动着。我再也忍受不住,我要占有这个女人。

  邓慧可能也不会想到,我的动作会来得那么迅速,一点准备动作也没有,我的龟头就已经插入了她的阴道。

  " 啊……" 邓慧仰起脖子,嘴唇张得大大,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与此同时,
我已经扶住了她的双腿,腰肢一沉,啪的一声,我们的性器,紧紧地交合在了一起。

  老师的阴道是什么感觉,和我过去的女人有何不同,我说不出来。只是那一股极致的柔媚温暖地将我包裹着,那无数次的意淫中的景象,在此刻化为了无数的碎片。而多年以来的回忆,化为霓虹般的耀眼光芒,将交合在一起的我们笼罩着。

  老师娇美的呻吟,听起来如此的不真实,即便是和她平起平坐地交流了这许多天,我的内心总觉得那个在讲台上抑扬顿挫地教育我的,才应该是邓老师应该有的样子。但这样的联想更加地激起了我的欲望,好像机车换了一副强劲的马达,我的腰部开始急速的耸动着。火热的肉棒在老师的阴道中疯狂地肆虐着。

  这样狂暴的动作可能会让青涩的少女痛苦,但对于邓慧这样一个已经成熟的女人,她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皱了皱眉头,然后就张开嘴唇,扭动着屁股,尽情地发出满足的呻吟。

  我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做爱,但是老师的腰肢耸动地那么欢愉,呻吟那么放浪,包裹着肉棒的肉壁不断地紧缩着,释放出一波波的蜜汁。我扯开她的胸罩,埋首于那一对丰盈的乳房中,对着那对硬的不像话的乳头,舔,吸,咬,拉。

  高耸的大树的阴影中,我们尽情地交合着。不管身体被泥土沾染,不管坚硬的树皮磨伤了肌肤,也不管一些不识趣的虫儿的打扰,像两只发情的野兽,在天地之间放纵着肉体的欲望。

  当我嚎叫着将精液全部射进邓慧的身体时,她紧紧抓住我的背脊,指甲拉出了长长的血痕。她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她死死咬住了我的肩膀。

  回去的时候,老师不得不光着双腿,被撕破的丝袜扔在树旁。如果有人看见了,应该会幻想一下这里曾经发生的风花雪月吧。

  我想送她回家,但老师拒绝了,她怕别人看见。路上我一直想对她说什么,但邓慧只是紧紧抓着我的衣服,依偎在我身上,直到快到路口才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