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三婶的夜吟

  参加工作两年多了,由于工作繁忙,我已经快三个年头没回老家看看了。今年春节刚过,父母就催我回老家去看望那里的亲人,给大伙拜年。我的老家在一个风景秀美的南方小山村,在那里我度过了我快乐的童年。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时间已是下午2点多了。山依然是那山,水依然是那水,变化的只是我们自己。来接我的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外,还有三婶和几个堂弟、妹们。三婶是个小巧的女人,长年劳作的缘故,皮肤略显黝黑,但希奇的是并不粗糙。这次发生的故事就是在我和三婶之间,我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的亲三婶有肌肤之亲,但当我彻底进入三婶的体内时,疯狂的我忘却了伦理,忘却了道德,身体里膨胀的是本能的欲望……大家对我的到来甚是欢迎,两年多不见,嘘寒问暖的。我把带来的礼物分送给大家后,就让堂弟、妹们带我去游玩昔日我长大的地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快天黑了。乡村的夜来得早,晚饭的时候,亲人们聚在一起算是为我接风,只可惜几个叔叔都在外头,务工的务工,做生意的做生意,热闹减了几分。顽皮的弟、妹们静静商量好要灌醉我,轮番上来敬酒,到饭局结束的时候,酒量不错的我也感动醉醺醺了。饭后大家聊了一会天,就都各自回去了。一下子热闹的屋子里就剩下我和三婶了三叔和海子(三婶的儿子)在外头搞装潢赶工程进度,连春节都没能赶回来。于是三婶留我在海子床上睡。大家走了以后,三婶忙着给我张罗床铺,我傻站在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三婶搭话,心里只想着快点躺上去大睡。 

  三婶笑着说:“小宾,找对象了没呀?你也快25了,也不小了,该考虑成家了。”三婶提到这事,我又不由自主得想起年前刚分手的女友娟子,心里伤感起来。三婶见我不答话,便回过头来看我,看到我脸色不太好,聪明的三婶一下子就料到了十之八九,忙扯开话题:“你再等一下啊,我铺好床单再去给你倒点热水烫下脚就行了。”我轻声说麻烦三婶了,醉眼朦胧中,三婶的背影酷似娟子,我心里默唠着,娟子、娟子,酒精的作用一下子让我身体燥热起来……泡了个热水脚之后,困意袭然全身,我一下子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被尿憋醒了。我披了件衣服,晕乎乎地上卫生间去了。 

  乡下的卫生间严格说来叫毛厕,一般都在后院什么的地方。我晃悠悠的解决了问题,又晃悠悠的往回走,一不小心被一把锄头绊了一下,重心偏移,我向前倒下去,好在前面有一张凳子,我总算在倒地前双手撑住了凳子,但却把凳子上的脸盆摔得老远。一阵“哐铛”声在寂静的夜空响起,把三婶吵醒了。三婶料到是我摔交了,匆忙得穿了点衣服就从房间里跑出来。打着手电来到我身边,见我双手撑在凳子没摔到在地,三婶舒了口气:“哎呀~,都怪我记性不好,睡觉前都说把这些东西收拾好,一下子又忘记了。小宾,你怎么了,没事吧,来~,我扶你起来~~”说着三婶俯下身子,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挽着我的腋下,用力扶我起来。三婶的胸脯紧紧贴在我的手臂上,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三婶柔柔的双乳,下体无法自控得硬了起来。三婶此时并没有注重到我的反常,依然紧紧扶住我,小声地说着小心点小心点。三婶把我扶起来后,小巧的是三婶只略高过我的肩膀,为了不让我摔到了,三婶叫我用手挽在她的肩膀。我醉醺醺地将右手从三婶背部绕过去揉住三婶,手心一下子就按住了三婶的乳房,那一刻,我分明感到三婶稍微的颤抖一下,欲火上身的我,此刻更多是把三婶看成了一个女人,虽然局促不按,但我依然没将手移开。 

  三婶微微低下头去,相信三婶看到了我下体撑得老高的帐篷。三婶说话了:“走好点了,别摔到。”当三婶把我扶到海子房间里,我打开床头的台灯,这时才看清楚三婶只穿着一身针织的棉衣棉裤,脸色绯红。我盯着三婶,眼睛里又浮现娟子的身影……我喘着粗气一把我三婶拉入怀里,低头胡乱的亲吻着……三婶在我怀里轻轻挣扎着:“恩~~~小宾,别~~别这样~~我是三婶氨我不语,依然疯狂的吻着三婶,双手在三婶身上爱抚着,一手从三婶上衣的下摆侵入,探到胸脯,爱抚着三婶的双乳……不一会,三婶也呼吸急促起来,双手紧紧勾在我的脖子,开始回吻我,我轻声低喝一声,一把把三婶按在床上,几件衣服从床上飘落,胸罩、三角裤衩……木床稍微得晃动起来,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声……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沉沉睡去的,只记得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外面依然一片漆黑。身边却多了一个人,有女人的气息。 

  我拍拍微微发痛的脑袋,努力回想夜里发生的一切……天哪,躺在我怀里的女人是三婶。酒醉之后,我把三婶给肏了!三婶,三叔的女人,让我给肏了,一种冲破伦理的快感让我一下子就欲火高烧,只可惜和三婶的第一次,我实在太醉了,竟然没丁点的记忆。这回我要好好的肏三婶一次,看看端庄贤淑的三婶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我打开台灯,轻轻掀开被子,只见三婶近乎全裸得躺着,胸脯上的乳房不大,像是未发育完全的少女,腰肢纤细,小腹平坦,腰围来说,不比娟子差。下身穿着见粉色的三角裤,几根调皮的阴毛不甘寂寞地探出来……我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三婶的身体,似乎要把它刻进内心深处。三婶这时也醒来了,眯着睡眼,见我在偷看她的身体,娇嗔道:“有什么好看的,人都给过你了,你这个大色狼,连三婶都……”我嘿嘿地笑起,一把搂住三婶,双手又不老实地在三婶身上游离,三婶微闭着双眼,静静地享受着一个男人带给她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