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本人今年30岁,性别男,此文算是我的个人回忆录,曾经的过往辛酸都纪录于此。本人确保文章内容真实,无任何造假成份,可能中间时间跨度很大以及时间久远不记得具体时间,请看官自己对照查找日期。

  我是一名80后成员,我也是那种对新鲜事物渴望的一员,我不排斥新鲜的事物,不排斥新兴的活动,但是很少愿意去尝试,用现在的词汇来评论,我现在是一宅男,不是很宅,只能算是一般宅男。我也有很多宅男的特点,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朋友圈子狭小,但是曾经的我确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也体会了很多乐趣,现在和大家一起分享下。


               (第一章)

  时间追溯到80年代,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也不算坏,一个月没什么零花钱。因为还在上幼儿园,我上幼儿园的时间很长,因为我晚出生一年,所以比同龄的孩子都大,又因为我奶奶是那是幼儿园的院长,所以我比较肆无忌惮。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娱乐节目,只有电视,连录像机都没有。记得那是在幼稚园的大班,里面有一个女孩,她叫小蜜,用现在的话讲叫骚,当时那个女孩基本是我们所有男孩的女王,谁和她亲近,中午午休的时候谁就可以和她在一起睡,一起玩,记得那个时候我也是她后宫的一员,还是位置比较高的。

  因为我的经历旺盛,中午根本不睡觉,所以基本天天都能和她一起睡,每次在一个被窝里,她都会把自己脱光,让我抚摸她的全身,她也会摸我的。那个时候对性没有什么概念,只能是抚摸。

  那个时候的女孩下面根本就没有发育完全,什么阴蒂、阴唇都是看不见的,只有你轻轻打开下面的洞口才能看到。每次我都会用舌头来舔她的下面,她会发出很压抑的「嗯……嗯……」声。

  我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是很好看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很香,很好闻,下面也是很清新的味道,没有什么异味。小洞很小,只能放进一根手指,但是她不让我放进去,只说痛;她的下面是鲜红鲜红的,很嫩,一不小心指甲都有可能划伤。可惜啊,那个时候我的兄弟是不会起立的,也立不起来啊!她总是说我的兄弟是一个奶嘴,裹起来很舒服,很有弹性。

  记得有一次是教师节,那次老师看我们都睡了,就把门关上出去食堂会餐。小蜜在午睡的时候特意把我们的被褥放到一张单独的小床上,老师走后,我就闻到了小蜜特有的香味。

  那天她很主动,主动地亲我,主动地用嘴含着我的兄弟,把她那香香的身体靠过来。她说:「我要高潮。」我没懂什么意思,小蜜说:「亲我下面的小洞,我要高潮。」当我用手摸到她下面小洞的时候觉得很奇怪,有一点湿润的感觉,有一点特殊的味道。

  我把嘴凑过去,轻轻的舔起来,小蜜又发出那种「嗯……嗯……」声,并且水也有点多,味道有点咸,有点涩,不好说是什么味。小蜜的身体一抖一抖的,我停下问她,她却说:「继续,不要停,不要停……」那我只有继续舔。

  当我的舌头都舔得有些麻的时候,小蜜让我用手指进入她的小洞,然后来回地抽插,小蜜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嘴里的「嗯……嗯……」声也越来越频繁。终于在一声长长的「嗯……」后停了下来。小蜜说谢谢我,我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以后我就是她的王,还要帮我找很多的王妃。


(第二章)

  自从和小蜜好上以后,我确实成为班里的王,虽说没有皇帝那么爽吧,但也差不多,除了小蜜外还有另外十个陪床丫头,天天都是我在中间,两边是陪床丫头,从来没断过。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一点点的分开了,因为需要上学,自此就没了联系,那个时候座机都是很少的,何况手机呢,那个时候貌似BB机都少。

  我也进入了学校,时间大概是9几年吧,一个班级里很多人,六十人左右的样子,我的学习不是很好,比较贪玩,所以就和班级里同样比较贪玩的同学一起混。或许是因为我的头脑比同龄人好,或者我比同龄孩子大一岁,同学们有点什么烦心事都找我帮忙想办法,又因为我的身体长得比较瘦弱,所以事后总是被威胁,如不准告诉XX了,不准和老师说了,不准告诉任何人了,如果告诉了被他(她)知道,你就死定了等等,现在想来还是比较有趣的。

  记得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有次孔佳神秘兮兮的找到我,说她喜欢一个男同学,让我帮忙出主意。那个同学是班里的老大难,学习不好,打架第一,不过家里是做买卖的,比较有钱,属于那个先富起来的人群,还和教育系统有点关系,老师头痛的主,说不得,打不得的。

  我问孔佳:「你喜欢他什么?」她说:「他打架的样子好漂亮。」我晕倒!我说:「行,回头我给你问问。」于是有天我找到那位老兄,那老兄叫孙鹏,我去他家,开门的时候很慌张,不知道在干什么。

  「哥们你干什么,吓死我了,我以为我爸妈回来了。大哥,至于吗?他们回来不用钥匙开门,至于按门铃吗?」

  「你干什么呢?这么紧张,看把你吓的,脸都红了,用我帮忙不?」我说。
  「来,哥们,给你看点好东西。」孙说。

  「什么东西?我找你有点事。」我说。

  「我爸新买回来的录像带,藏得可严实了,今天才被我找到,肯定是最新大片。我刚翻出来放进机器里,你就来了,我能不怕吗?」孙说。

  「我喜欢武打的。啥内容的?」我说。

  「不知道,我也刚放进机器,电视还没开呢!」

  我进屋坐在沙发上,等孙鹏弄录放机。没一会开始播放了,里面的画面让我和孙鹏震惊了,不是什么武打影片,也不是什么警匪枪战,是一部外国片,没有字幕的那种,还是外国那种顶级A片,看得我和孙鹏面红耳赤,下面的弟弟硬得麻木。

  我和孙鹏几乎同时脱下裤衩,让鸡巴挺立而出,我和他的比了比,差不多大小,我的比较粗,比他的短,他的细长,都在一跳一跳的显示着狰狞的面孔。
  电视在继续播放,我和他两眼死死地盯着电视,不放过一个镜头,至于如何结束的我也忘了,脑子浑浑噩噩,老是回想电视里的画面。

  「哥们,和你说个事。」孙说。

  「啥事?」我问。

  「你想不想象电视里那样啊?」孙。

  「想,但没有机会。」

  「你脑子好用,想个办法。」孙。

  「我有其它事情和你说,你可能会成事,不过我要在场,如果可以,我也想尝试下。」我说。

  「什么跟什么?不懂。」孙。

  「孔佳喜欢你,想和你交朋友。」我说。

  「孔佳?别开玩笑了,她可是好学生,老师的乖宝宝,你耍我玩呢?」孙鹏说。

  「信不信由你,我把话带到了,同意不同意你给个话,我好和人家说。不过人家也有要求,在学校里不能公开,这可是早恋,前段时间六年级那俩,学校都点名了。不过,你要是同意了,我有个办法让你尝试下电视里是什么滋味,不过我也想尝试,到时候你要帮我,而且以后在学校也要照着我,否则不让你成事是小,弄你进去可不难。」我说。

  「操你妈的,敢跟我说这个,看我不揍你!」孙。

  「先别动手,我的办法很简单,找个机会,我和孔佳说你同意了,约她去你家里看录像,就是你爸新买的那部国外电影,她肯定同意,不同意也有我呢!我帮你说,回头你买点饮料,放电影的时候先放一部警匪的,放一半的时候卡住,再放今天我们看的这个,我在边上再帮着你点,保证你事成,还不会被告强奸。如何?」我说。

  「成,就这么定了,等我准备好的。」


(三)

  
  孙:「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要找她多套套近乎,接送上下学什么的,最好在找个时间单独约她几次,这样才不会显得特别,如果有同学一起也无所谓,熟了才好下手。」

  我说:「行,没问题,不过你要是敢他妈的耍我,你以后再学校就死定了,除非你转学,不过我们是哥们,谅你也不敢。」

  孙:「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不过最近要考试了,等放暑假的吧,要不孔佳也不能跟你出来玩,她可是好学生哦。」

  我说:「嗯,行,知道了。」

  第二天,课间,我找到孔佳和她说了孙鹏的事情。

  「孙鹏同意了,你放心了,其实他早就对你有意思,只不过你学习那么好,又是老师的乖宝宝,所以他才没敢跟你说,放学后去学校的花园,孙鹏在那里等你,我就不去了,不去当灯泡了。」

  「嗯,谢谢你,不过这个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要不你以后就惨了,我天天去老师那里打你小报告。」

  我说:「大姐,你饶了我吧,你和他我谁也得罪不起,我就是个中间人,不带这样的。」

  (小的时候我可是很悲哀的,两边都威胁我。而且还属于那种被欺负的类型。)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终于要放暑假了,当老师宣布明天开始放假,为期40天,我们都发出了欢呼声,不过在老师留下了N多的暑期作业后,我们就发出了哀叹声音,不过我和他们不同,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做,因为在考试结束后,孙鹏就告诉我他准备好了,又给了我200元钱,让我买东西。

  我小的时候物价是十分便宜的,10元钱对我们小孩子来说都是大票,更别提200元了,也就是孙鹏家有钱,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

  放假后的第四天,我找到孙鹏,和他说了我的计划。

  「哥们,你父母什么时候不在家啊」

  「周日,怎么了么」

  「最近你和孔佳有什么进展啊?」

  「还那样,就是我天天接送她上下学,平时在学校你不是都知道吗?还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让我和孔佳象电视里那样,钱都给你了,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揍你。」

  「别着急,肯定让你如愿,不过你的告诉我你俩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要不我怎么帮你啊。还有你给我的钱我可是不退的。」

  「成,不过你别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吧到底什么程度了,我好帮你想想。」

  孙鹏居然脸红了,我这个事情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孙鹏算是从小学到初中最好的朋友,虽然他经常欺负我,经常斗嘴,但是我有事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帮我的也没有看到为难,这次居然脸红,让我现在想想都有意思,那次也是我第一次接触性,接触女性。

  「也没干什么,就是拉拉手,然后没了。」孙鹏脸红红的说,但是我感觉还有东西没和我说。

  「真的没了,你亲她没?」在我的一再追问下。

  「亲了。」

  「那就好办了,这样,你晚上回家确定下你父母是不是周日不在家出门。然后让你妈在出门前给你留点钱,在给你留个字条,字条上写儿子,妈爸出门几天,这里有点钱自己买点吃的,晚上去你奶奶家住。这样就行了。」

  「不行,我要这么说了我妈肯定不会留字条的。」

  「没事,你就说学校老师组织家访,周日可能会来家里,如果你们不在家,老师以为我骗她,回头又要找你们去学校,你们那么忙,给你们打电话又不方便,老师家也没电话。你妈就算不这么留也会留个其他的字条证明你说的他们会出门的。」

  「真的行?」

  「放心吧,当初我妈出差我就这么弄的,没事,这个事情要尽快,然后周五,找孔佳,约她周日来家里看电影,按照之前跟你说的,约的时候就说你妈在家,一会出去,晚上回来,如果孔佳问:『你妈要问我怎么办?』你就说:『她是老师安排家访的。』然后我给你们准备吃的,其他的就看我的好了。」

  周日转眼就是,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没有出现什么偏差,唯一的偏差就是孙鹏的老妈没有留下字条,只留下点钱。

  就出门了,好似走的很急的样子,让孙鹏晚上去他奶奶家里住。

  不过我却给孙鹏的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我晚上和孙鹏一起住,顺便打游戏机,他妈妈也同意了,并让我们注意安全,不要太晚睡觉。

  那天天气很好,在孙鹏家里,我们一起看的盘片,先是一部港台警匪片,我看要到中午就给孙鹏一个暗示。

  「要中午了,你们吃什么,我去买点,回来接着看。」

  「问孔佳吧,她喜欢是羊肉串,还有筋,就学校旁边那家,她可爱吃了,回回都能吃100多串。」

  「都是你吃的好不,那就吃那个吧」

  (因为学校是划片的,所以离学校不远,而且那时候物价便宜1毛钱一串,1元钱10串,用油炸的,买的多还有赠送)

  「行,那我就去买300串吧,在买点饮料。孙鹏把你家钥匙给我,回头我自己开门。」

  「钥匙在我的桌子上,你自己拿吧。」

  我拿上钥匙穿鞋出门,买了300串,又买了一瓶果酒,就是酸甜的那种,喝起来和饮料差不多,那时候我们过年过节才能喝的起,一瓶好像是25元的样子,具体的忘记了。

  说实在的挺重的,上楼都费劲,当我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孙鹏和孔佳亲在一起,电视上播放的还是那部警匪的片子,我看到后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孔佳看到我回来马上推孙鹏,脸红红的看着我,不知所措。

  「没事,我们是好哥们,他不会说的。」

  孙鹏说道:「不了,我要回家。」

  孔佳脸红红的,但是身子却没有任何移动的意思。

  「我刚买回来就走,太不够意思了,吃了在走吧,在说了,这是最新的警匪片,后面更精彩,这时候走了多没意思。在说了,王梦和张毅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我们都知道,当我们面还亲过呢。孙鹏是我好哥们,我是不会和别人说这事的。在说了,我还是你们的介绍人呢,你们有事,我能跑了?」

  当时学校的一对情侣。

  不过因为让老师知道了,说是早恋,记了大过,他们就转学了。

  「来吃吧,趁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孙鹏道:「我去把饮料打开,你们先吃,孙鹏去拿三个杯子。」

  我说酒串上桌,我们边吃边看,大概看了10分钟左右的样子,我们因为果酒的作用,脸都有些红,我的头有点昏昏的,不过还都算清醒。

  「这是什么饮料啊,酸甜的挺好喝,但是怎么头有点晕啊」

  孔佳问:「果酒,和酒不同,一会就好了,没事。」

  我说:「这个是酒吗?我看我爸喝的都是白色的,这个怎么是红色的啊。」
  孔佳说:「水果酒,我过年的时候常喝,好像是葡萄做的,又叫红酒,我们喝正好,也不会醉。」

  「哦」

  「是挺好喝的,和串一起吃味道更好,这个警匪片看完了,还看吗?」
  「继续吧,你不是说前两天你爸刚从外地带回来一部片子吗?藏的可严实了,肯定是新片,正好孔佳来了一起看吧。」

  我给孙鹏暗示道:「好,你们等着。」

  孙鹏跑到他父母的房间,找出那盘A片,放到机器里开始播放,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或许是因为画面的吸引,当我们看到画面后谁也没有动,没有说话包括孔佳在内,我们都楞楞的盯着屏幕。

  当我看到画面时发现不对,应该是孙鹏拿错了,因为电视里拨出来的不是之前我们看过的是一个女人两个男人的A片,我也没看过。

  「啊!这是什么电影啊,怎么是这个,不是警匪片吗?」

  孔佳惊讶道:「你看过?」

  我和孙鹏看着孔佳:「没有,不过感觉好奇怪。」

  孔佳脸红红的不知道是酒精还是不好意思,孔佳脸红红的,不敢看电视,转过头来,不过随着电视里画面的播放,孔佳还是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然后脸更红的转过头来,我看到孔佳不光脸红,脖子也开始红起来,坐在哪里。

  「我----我该回家了,孙鹏,送我回去吧,我不看了。」

  孔佳站了起来,说道:「来都来了,看吧,你看我买了这么的串,不吃完该浪费了,别着急,等看完的,我也回去,顺路送你。」

  我说道:「是啊,在吃点,就看个电影,没事的。」

  孙鹏道:「来吧」

  我们谁也没有动,我看着孔佳,孔佳盯着电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后来看看孙鹏,看孙鹏坐在那里吃着串,喝着红酒,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又坐了回来,拿起红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口喝了下去。

  好像那是水一样,来缓解刚才的尴尬,电视里播放着女的跪在地上,两个男的站在边上,女的在给男的用口含着鸡巴,因为是外国片子,男的鸡巴很大很长。

  男人舒服的发出哦----哦的声音

  「很舒服吗?是什么感觉的?」

  孔佳问道:「不知道,我们也没试过。」

  我说道:「孔佳,我们照着电视里的样子学学看,感觉下吧,看样子很舒服,那女的也是。」

  孙鹏道:「等会的,先把串都吃了吧,刚才孔佳都没吃多少,也没喝多少饮料,都让我俩吃了」

  我说:「嗯」

  孙:「不,我只和孙鹏试」

  孔佳说:「行,我看着,给你们指导」

  我说我们快速的打扫战场,串基本都进了我和孙的肚子,酒在我的暗示下,基本进了孔佳的肚子,孔佳迷迷糊糊的就开始脱掉了她那仅有的连衣裙,孔佳很白没有什么胸部,因为还没有完全发育好,只有一点点的突起,乳头很小,粉色的,下体穿着白色的内裤。

  我和孙直直的看着孔佳的身体,感觉鸡巴在迅速的挺立,发胀发麻,有点疼,孙鹏快速的脱掉衣服,他可是全裸的,年轻的鸡巴一跳一跳的在下身挺立着。
  「你们别这样看我」孔佳双手环胸,羞涩的说。

  「老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