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生活

  我的老婆不是美女,只是一般人,除了体形比较有致,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不过有一点是我最喜欢的,那就是她对我的感情,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世界上没有比我老婆更爱我的女人了。爱,不仅仅体现在一切指挥言听计从,事事以我为主,而是反映在生活中每一件小事上,她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甚至在床事上,也总是能满足我的很多“不合理”要求,贴心极了。 

  我爱我的妻子,一如她爱我一样。但是自然规律无法避免,我们也遇到了“七年之痒”,结婚几年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也到了疲劳期。我是个倒班工人,不定时的工作时间使我一直处于一种疲劳状态,这种状态,很不幸,也带到了床上。说实话,我的性能力在婚前还是非常不错的,一小时五十分的记录也确实值得骄傲,有段时间老婆甚至都有点害怕和我上床。可是现在让我郁闷的却是没有感觉,是的,没有感觉。千篇一律的性爱,格式化的动作,像教科书,井然有序没有火花。我才刚刚而立,我不想这样。也曾经尝试了口交,肛交,却只能稍稍见点起色又灭火了。 

  在我们的性生活一天天没落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了一种刺激,很变态的刺激,我甚至有点不相信那是我能做出来的。那是一次例行公事般的性交,麻木的抽插,无声的动作,我和老婆都没什么热情,这时,老婆的手机响了。手机就在枕头旁边,老婆食指就唇“嘘”了下,阻止了我的动作,接通了电话。我在老婆身上,阴茎还插在老婆的下身,当时就觉得没趣,正想借这个理由偃旗息鼓休息了,就听见电话里传来妻姐的声音,“丽,睡了没?” 

  “没……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明天陪我去下医院好吗?” 

  “姐你怎么了,要去医院?” 

  “……你老公睡了吗?” 

  晚上很寂静,她们的话语我听的很清楚,当时我正要起身拔枪,听见妻姐问起我,我居然感觉阴茎一跳,来了些“性致”,马上停止了拔出的动作,单手扶颊向老婆做了个睡觉的表情,老婆仿佛觉得一边被插入下体一边接电话很不好意思,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但还是没有把我推开,照我的意思说到,“……他睡了……” 

  “哦,那就跟你说吧,我要去医院带环,怕又怀上……” 

  妻姐与老婆唠着只有女人之间可以说的悄悄话,我只觉得一股邪火窜进下腹,阴茎越来越硬。老婆也感觉到了我的异状,眼睛惊讶的瞪大了,她也知道我在对她姐姐意淫,却没有推拒我,只是脸上更红了,眼眸里升起一层水汽。早已了解老婆的我知道,那水汽就是老婆的情欲,她也有感觉了,越轨的刺激的感觉。 

  老婆还在与妻姐说话,却渐渐语无伦次了,因为我开始舔舐她的乳头,阴茎也开始缓缓的抽插她的下身。老婆努力使语气平稳,实在忍受不住就用手挡住话筒喘几口大气,她的眼睛眯了起来,脸上红的仿佛在滴血,浑身都在颤抖,下身无意识的向我迎凑。我也兴奋起来,阴茎在肉洞里逐渐加快速度,用力的向里挤,插到底还要转圈搅动几下,操的老婆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你怎么了?!”妻姐听到了!我马上放慢速度,“……没什么……都是他啦……睡觉不老实……” 

  我冲着老婆吐了吐舌头,老婆娇嗔着白了我一眼,那诱人的模样让我更加兴奋,龟头仿佛要爆炸一般,马上又操了她几下狠的,“……他怎么睡觉不老实了?……”妻姐的语气也有点颤抖,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恩……就是……就是粘人啦……” 

  “……他是光着的吗?哈哈” 

  妻姐的一句玩笑话让我老婆一下子紧张起来,连阴道口都抽紧了,我幸福的差点叫出来,感觉像道肉箍在时松时紧的咀嚼我的阴茎,太爽了!我靠近老婆的耳边,轻声却有点咬牙切齿的说,“我要操你姐!”当然,音量要控制到妻姐听不到,老婆身子僵了僵,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居然对姐姐说到: 

  “他天天晚上都是光着的~” 

  “……你们俩好幸福啊……”话筒里传来略带一丝嫉妒的声音,“姐夫不在家吗?” 

  “哼,又出去喝酒了,哪像你老公啊,天天陪着你……” 

  老婆羞涩的瞄了我一眼,双腿又分开了些,给了我更大的甜头,“要不把我老公让给你啊?也陪陪你,嘻嘻” 

  “你舍得吗?我可是自己在家哦,你让他过来吧~哈哈” 

  我听得鸡巴都快爆炸了,控制力完全被情欲所击败,微微欠起上身,把老婆的双腿抬到了臂弯上,下身开始猛烈的耸动。这个姿势使我的阴茎插入的更深,老婆昂着头闭上了眼睛,嘴张的大大的,手却马上掩住了话筒,不然的话,那剧烈的肉体碰撞声一定会让妻姐听到。 

  “你在做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妻姐的声音隐隐传来,她一定是感觉到什么了,妻子稳定下情绪,却稳定不住被我带动的身体,晃动的频率太快,“啊……我去……啊……上厕所……一会……再给……你打啊……” 

  我从老婆手中拿过电话,扔到了一旁,再也控制不了兴奋的心情,高高举起老婆的玉腿,下身像装了马达,直操的“啪啪”作响。老婆也放松了下来,把憋了很久的呻吟声彻底释放了出来“啊~~~”我觉得热血冲入了头脑中,眼前的景象都渐渐模糊起来,强烈的刺激从下身传到了头顶脚尖,身下的老婆都变的不再清晰,仿佛一会儿是妻,一会儿是妻姐,一会儿又变成了两人的混合体。 

  “我想操你姐!”我实在忍不住,咬牙喊了出来! 

  “你操去吧!”老婆也疯狂了,头努力的抬起来,双手把着双膝,含着水汽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俩下身交合的位置,“我想操你姐阴道!我想操你姐嘴!我想操你姐屁眼!”每说一声,我的阴茎就猛的抽插一下,酥麻的感觉从龟头传递到全身,乱伦意淫的强烈刺激使我的声音都嘶哑了。老婆也将要爆发高潮,眼睛闭的紧紧的,双手无意识的在我身前乱抓,嘴里也随着我一起喊,“你操去吧!你操去吧!我看着你操我姐姐!……” 

  高潮像飓风席卷着我俩,在喷射的瞬间,时间都仿佛停滞了下来,老婆颤抖的锁骨,透红的胸部,抽搐的咬得发白的嘴唇,都印在我模糊的眼底。我像被雷击一样维持着那种拱身的姿势,唯一跳动着的不是心脏,而是阴茎下侧的输精管,它以一种无与伦比的节奏掩住了一切声音,涌动着,喷射着,我甚至能听到精液从紧窄的马眼挤出的呲呲声,振聋发聩。 

  没想到,一次完美的性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的……我爱我的老婆,她知道我在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当她搬着我的头让我游离的眼光对着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没有看见一丝不快,里面只有理解和宽容。她不会对我邪恶的意淫有那么哪怕一点点责怪,即使意淫的对象是她的亲姐姐。 

  那件事以后,老婆抓住一切机会满足我的念头,她通电话的对象也不再局限于妻姐,她的同事,朋友,同学,甚至嫂子都没能幸免于难。奇怪的是,当我真正面对她的同事,朋友,同学,嫂子的时候,却没有任何淫靡的想法,也许那只是人一种潜意识的淫性吧。 

  PS:记得当时我扔掉的老婆的手机吗?那手机貌似是没有关机!我实在没办法确认……只是在偶尔与妻姐见面时,从她通红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