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3p刺激永远不忘



字数:6370

  多年前无意浏览到夫妻交友,被里面的内容深深吸引,从此一直梦想有一次新的刺激体验。

  无意中注册了一个网站,留了QQ,后来被一个男人加进来,开始聊天,对方一是对同龄夫妻,我一一被他们视频审核。看过我的相关信息,也验证了我的武器,大家都觉得对方很真诚,相互感觉还可以,二个多月后约见了面。

  我急匆匆地赶到他们那里已经是傍晚,他们夫妻到车站接我,见了面感觉和视频差不多,寒暄几句,丈夫比我大一岁,很干净,个子没我高;妻子和我同岁,长相还可以,很开朗,也有些矜持。

  坐上车丈夫直接看了我的身份证,聊的过程中妻子提出去买水果,我看得出她是故意让我和丈夫聊几句,丈夫话很少,我也很紧张。我问他看我可以吗?他笑笑,说一会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心里没底,我们又聊了几句别的,他问我他老婆怎么样?我说可以,很不错。他说他们是第一次,我说我也是。

  我感觉时间真的很长,有三十多分钟,妻子才拎着几个水果出来,上了车,他们夫妻二人看了看,妻子说我们去吃饭吧!

  去的是快餐店,我们拿着托盘去选餐,我们像普通朋友一样一边闲聊一边选餐,妻子很热心给我介绍哪个是特产。妻子选了位子,请我先坐下,丈夫让妻子挨着我坐下,他坐边首。

  进餐的过程中大家吃得很随意,妻子很自然,丈夫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他们夫妻交流很少包括目光,我起身去付款,丈夫按住我,他起身去了,妻子拿起包说我们走吧。

  上车后丈夫把着方向盘回头看着妻子和我,我们去宾馆吧。我点头说好。来到宾馆的前台丈夫说***号房间,预定了。服务员查找开单,丈夫掏钱包时我急忙按住,让我来吧。

  拿着房卡进入房间,气氛一下紧张起来,略有尴尬。我心跳得厉害,但故作放松状,妻子的脸越来越红,放下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只是一标间不是套间,两张床,显得空间很小。我说屋里灯太亮了,关了灯打开床头灯,调暗些多。我坐在床上,妻子挨着丈夫坐另一张床上,丈夫抓着妻子的手,两人相互看着,低低的声音说几句什么。

  我也很紧张也很尴尬,开始有些后悔不该来,也许他们开始后悔了。无奈之中我说咱们吃点水果吧,夫妻俩稍稍愣了一下,妻子站起来说我去洗洗。

  妻子走后,我尴尬的对丈夫笑笑,站起来,「你看……要是觉得不合时咱们下次吧?」丈夫摇摇头,说:「没事……」转过脸看着别处。

  我们开始沉默,似乎在想等着命运的安排。我心里非常清楚,刺激大家都有,新鲜的刺激大家都渴望,我一个单男尚如此紧张兴奋,他们而也是,但是和我不同的是,他们除了兴奋和刺激,还有犹豫、思想挣扎、顾虑、心酸……

  从丈夫的眼神里我什么都明白了,同样是男人我非常清楚他此时心里的感受,他的内心思想斗争非常激烈,还有不安,把自己老婆拱手让别的男人操似乎很不愿意,但是似乎又愿意,也流露着新鲜刺激的期盼。

  我知道他还要照顾妻子,安慰妻子,兼顾她的感受,我很感动,这位哥们是个好丈夫,是个好男人。我有点恨自己,似乎是我招惹了这对无辜的夫妻。
  妻子出来了,递过洗好的水果袋,我从中选了一个苹果,丈夫说不喜欢吃苹果选了一根香蕉,妻子也拿了苹果。大家只吃了一两口就咽不下去啦,丈夫看看我说,「你去洗洗吧……」

  我扫了一眼妻子,她把玩着手里苹果低着头,没说话。我知道,今晚就是今晚了,掀开我的梦想的神秘面纱,就像处男的第一次,瞬间热血沸腾,周身异样感觉,下体膨胀的厉害,有一丝疼痛。

  自从和他们夫妻见面,我的鸡巴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会硬一会软。见面第一眼就硬了,不是说女的多漂亮,是这件事情的本身比女的相貌重要的多,聊着话的时候就软了;吃饭的时候,妻子坐在我身边,闻着她的体香鸡吧立刻硬了;出来的时候软了,再拿着房卡进屋的时候,鸡巴硬的棒棒的,可是里面的气氛又立刻软了。

  现在丈夫这么一说让去洗洗,鸡巴硬的火烫,心里的不安和失望一扫而空,看来今晚有好戏看了,盼望已久的终于到来了。后来我回忆我当时的兴奋不能用言语表达,开始还担心玩不成呢,突然间有希望了,心跳一下子就上来了,脸也开始发烧,可以说我从来没这么兴奋过。

  我当时对丈夫点点头,「好。」

  我故意往前走几步,把苹果放在前面的茶几上,然后看着妻子,在距离他们几十公分的地方开始脱衣服,我是有意的这样的,故意让他们看见我的肉体,增强他们的视觉欲望。

  我比丈夫高一些,也有点壮实,我脱得很慢,脱完一件迭好再脱一件,时间掌握的很适度,丈夫和妻子不时地看着我,或者扫一眼,当脱到底裤时,我的鸡巴把裤子支得老高,我略微停顿了一下,妻子看了一眼忙低下头。

  屋子里很暗,我能想象她的脸多红多热,丈夫看了有3秒钟,这个时候他已经搂着妻子,一边吻她一边在妻子耳边安慰她,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身体。脱下底裤我从他们面前慢慢走进卫生间。

  我洗的很快,十几分钟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已经躺在另一张床上了,丈夫亲吻着,身子伏在妻子身边,手在妻子衣服里摸索抚摸着,妻子微微闭着眼睛……

  他们感觉我出来了,丈夫起来,妻子也坐起来,我赤裸裸地站在另一张床边,妻子扫了我一眼。我说你们也去洗洗吧。妻子看看丈夫,脱下外套说丈夫,你也去洗洗吧。丈夫说,我不去洗,早上洗过了。

  妻子直接进卫生间了,在里面脱了衣服让丈夫再拿出来。我还是光溜溜站着,鸡巴依旧雄赳赳气昂昂,丈夫看着我鸡巴打量很久,我笑笑,其实在视频里他早就看见过,我故意往前挺拉挺腰身,进一步展示我的雄风。

  丈夫坐在床上说,「一会你不要着急,我叫你上你再上。」

  我点点头,「我知道。」

  丈夫脱下外套,脱了内衣,脱了底裤,我看着他的鸡巴软软的小小的依附在毛毛里,我很意外他的鸡巴一直是这个状态的。丈夫也进卫生间了,我躺下来听着这里面的水声和小声的说话,鸡巴又软下来。

  二十多分周后两人裹着浴巾出来就直接上另一张床了,盖着被子开始亲密。我也盖着被子,没看他们的动作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妻子开始有反应,发出微微的呻吟,看得出丈夫一边亲吻一边在刺激妻子的下体,丈夫的手频率开始加快,妻子呻吟声音也越来越多,然后丈夫分开妻子的腿,整个人压了上去,只听妻子喔了一声,扬了扬腿。

  丈夫开始抽插,小声的说着一些粗话,「骚吗,我这就找个男人操你,让你骚,操爽你……」

  我坐起来鸡巴硬硬的,开始慢慢撸着,妻子的声音越来越大些,丈夫把头探出被子示意我,我从丈夫的另一边的被子下面钻进去,摸着老婆以外的女人,心跳的厉害的,但是脑子出奇的清醒。

  掠过这个女人的脚丫、小腿、大腿,直接到森林边缘,丈夫直接抽出鸡巴来。我轻轻抚摸着妻子的阴帝,揉捏着,那里很湿了,但是水不旺,我没有探进手指只是揉着花蕾。

  丈夫看着妻子的脸,也紧紧盯着我的脸。

  我说,「我进来了。」没等他们说话,手指按着龟头一挺腰,一竿子到底。
  身下的女人啊的大叫一声,我知道她不是疼的是爽的。因为我身旁还有一个光溜溜的男人,我的腿、我的胳膊、甚至我的屁股,随着我的抽插都能碰到他的身体,我明显的感觉他的身体随着女人的尖叫颤了一下。接着他慢慢的滑向了一边,这个时候,我们的身上依旧盖着被子。

  老实说我插进女人的肉体里那一刻我心里十分复杂,什么都想了什么也没想,什么都感觉到了也什么都没感觉,但我依旧非常清醒,知道我当着丈夫的面在操着他的老婆。

  这确实很疯狂,很刺激。开始我有节奏的抽插着,被子从我身上滑落到丈夫身上,我开始看着身下这个女人被我操的慢慢放开了,面如桃花,双手紧紧扣着我的屁股,紧紧闭着眼睛大声呻吟不止。

  我开始慢下来,俯下身子嘴、手、鸡巴一起并用,吻她的奶子、耳朵、脖子,轻咬她的奶头,一只手揉扭着她的腰身和屁股,我当时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操好她,操爽她……我现在就是一匹种马,性奴,我要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身下的女人开始发浪了,大声呻吟扭动屁股,不时地舞动手臂,有时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

  我摸摸她的下体早已水流成河,我也开始加速,大声喘着粗气问她,「我操的爽吗……喜欢我操你吗……还想要我怎么操你……」粗口我不会讲,我觉得自己这样已经很粗口了。至于丈夫的表情我没有时间去看去顾及,只有一个字,操……

  只感觉鸡巴越来越滑,里面越来越热,被一团滚烫的肉包裹着,像一张嘴紧紧的含着,随着女人阴道一阵一阵收缩,一股股电流从鸡巴传到周身,我知道再有几分钟我就要射了。

  停下来时我才发现,我已经大汗淋淋了。我抽出鸡巴下了女人的身体,这时候我才去看丈夫,他果着被子,弱弱地看着我们,我非常意外,他的目光略呆滞而复杂,我本意是我下来让他上的,看他的神情我真蒙了,第一个反应是我夺走了他的宝贝,就像小时候被人拿走珍爱的玩具,那种失落、那种心酸、那种无奈显露无疑……

  我的鸡巴立马软了。男人-这两个字很沧桑,很悲壮,甚至很脆弱,甚至一击就碎。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不是我没有顾忌他的感受,但是我原始本能显露,根本就没想过他,没时间去想这些。

  我迟疑地说,「大哥……你也玩一会吧……」

  他的妻子也抓住他的手,他慢慢伏上身来,问他妻子,「宝贝你爽吗?他操的爽嘛?」但是妻子说不上话来,只是点点头。他继续说,「我就是要你爽,就是要你体验不同的男人,你喜欢他的鸡巴吗?」

  他不停地安慰妻子,妻子点着头,脸依旧很烫。我在她的另一边依旧抚摸着她,吻着她,手指揉插着她的阴户。

  丈夫的手也探到她的阴户上,我感觉他的手有点凉,在我们两个男人的一起抚摸、挑逗下妻子开始扭动身体,开始呻吟。我示意丈夫先上,妻子也拉着丈夫示意他来,但是丈夫没有上的意思,依旧说着粗口,手依旧没停止挑逗。

  女人越来越不行了,把丈夫强拽到自己身上,但是他没有下一个动作。我一手揉着女人的奶子,一只手直接去摸丈夫的鸡巴,他的鸡巴依旧软软的小小的,我一点都没犹豫给他套弄起来。想法非常简单,要他的鸡巴硬起来干活。

  丈夫把屁股抬了抬,不但没有做阻止我还给了我更大的套弄空间,慢慢的我感觉他的鸡巴硬起来了,我抽出手,他插了进去,三两下就出来了,我知道他的又软了。

  他俯下身子开始给老婆口交,看得出他口技很好,才几口老婆就受不了了,一只手紧紧抓着我的鸡巴,不断往高抬屁股,甚至开始尖叫。

  丈夫抬起头示意我插进去,我说,「大哥你上吧!」他轻轻地说,「你们玩吧。」

  我犹豫,但是躺着的女人不等我犹豫,拽着我鸡吧往下塞。我走过去跪下抬过女人的屁股,丈夫站起来握了握我的鸡巴,看着我噗滋一声插进他老婆的肉里,我能感觉到他眼里的火。

  我看着丈夫软软的鸡巴,伸手给他套弄,他的妻子也拉着他的手,我明显感觉出他老婆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和变化,他们很在意对方的感受,那一刻我很感动,即使妻子在欲火焚身的时候还想着丈夫。

  我一边操着身下的女人,一边给她丈夫手淫,但是她丈夫的鸡巴依旧没有硬,我先前给她丈夫手淫是在被子里妻子是看不见的,现在是否看见了?我也没顾及她会怎么想,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希望她的老公上阵。

  妻子拽过丈夫示意给他口交,丈夫反而抱着她说,「你们玩吧,我看着你们玩……」说着他就到另一张床上去了,而且盖上了被子默默着看着我们做爱。
  我心里很清楚,我给这个好男人带来了压力……既然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就给你一个全新的视觉刺激吧。彻底满足丈夫的视觉愿望。

  我抬手打开床头灯,屋里瞬间雪亮。这么想着我抛开了说有的想法和顾忌,扯掉被子,我开始卖力工作,拿出我最好的技巧,换着不同姿势,跪着、蹲着、躺着、侧身、半站着等,能试的姿势我都试了……

  身下的女人也骚到了极点,积极配合着我不同的花样,在床上任我上下前后横行,她身下的淫水随着滚动流的到处都是,我们时而如胶似漆,时而情意绵绵、时而激烈澎湃,我抽空看了看那边的丈夫,他静静地看着……

  我做爱从不叫床,但是那天我叫了,叫得畅快淋漓,我估计我和女人的叫床声隔壁都能听见了,女人骚爽的呻吟尖叫、我急促吐气,沉闷吶吼,还夹杂一两声长叫,真个房间是性爱的味道!是淫乱的味道1是发春的味道!

  我身下的女人最后双手紧紧扳着自己的脚,把自己的双腿掰开到极限,让我长驱直入,一下一到底一下一到底。最后我射了,射在了女人肉体的最里面。
  我们都瘫痪了,我紧紧压着这个从矜持到接受,从放开到淫荡的女人,我突然记起我没戴套子。

  屋子里静静的,只有我们沉闷的喘气声。

  我说,「我去洗洗……」我进了卫生间,快洗完的时候妻子也进来了,我拉着她给她清洗,她让我出去,我笑。

  我现在才看清她的脸,看清她的身材,她属于清秀小巧精致的知识女性。如果不是夫妻我是绝对不会和这个女人发生任何关系的,这次做爱与相貌无关,与不同的体验刺激有关。

  清洗完以后我问她,「爽吗?」她含羞地点点头。我问她,「你喜欢我的鸡巴吗?」她不好意思看看我鸡巴。

  我拿过她的手握着我的鸡巴,我说给我吃几口。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蹲下去给我口交了。老实说她的口技不好,但是我知道她从来不口交的,甚至她老公她都不给。但是她给我了,不一会鸡巴就硬了,我开始呻吟,不住地说爽死了,目的是让她老公听见我们在做什么……

  从卫生间出来,我的意思是让她和老公躺在一张床上。但是她老公不肯。我们就躺在了一起,因为我鸡巴已经硬了,我就开始刺激她,没多久她就受不了了,我翻身而上。只是这次我不急了,我知道我这次会玩很久才射。

  我温柔而有技巧的刺激她挑逗她,她的欲火越来越旺了,这时候我看见丈夫在被窝里支起帐篷,像是在手淫。

  我马上升起个想法要让他看清楚我是怎么操他老婆的。我完全把身下的女人从床上横过来,我也蹲起来,把女人的双腿架到我的肩膀上,我的嘴一下子吻住妻子的嘴,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我的屁股、屁眼,我鸡巴,妻子的阴户、屁眼,全部暴露在丈夫的视线下,离他不到半米远,他甚至能闻到我们的体味以及女人的骚味。我的动作特别慢,慢到他能看见我们的肛门收缩,然后再快速,再慢速……这样反复着……

  就这样我时而跪着或蹲着,这个姿势我们操了三十多分钟,身下的女人也很享受这个姿势。我就是让丈夫看见我的大鸡巴在他老婆肉里进进出出,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我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前所未有的满足。

  接下来,我让女人跪在床上,头枕着枕头,高高撅起屁股,我半站着,这个姿势插得很深,女人爽的声音都变了,我的整个下身被她的淫水沁透了,粘粘的滑滑的,咕叽咕叽的响声让我更加疯狂,更加用力,然后换其他姿势……

  我还没射,女人就瘫痪了,连连摆手,我知道我满足了她,我的任务完成了。我握着邦邦硬的鸡巴,看着丈夫。他下床捡起被子给老婆盖上自己也钻进去抱着她。我知趣的去了卫生间,我需要给他们一个空间。

  不一会丈夫接了一个电话,说起他们孩子事情,等我出来的时候,丈夫已经坐在了床边,说孩子找他们。我没言语。夫妻俩交换着眼神,最后丈夫说,我们回去了。我看看了时间快到凌晨一点了,我点点头说,好。

  他们开始穿衣服,我说洗一下吧。丈夫说回家去洗。直到我送他们出门,我们都没有说话,没有目光交流,妻子低着头,脸上泛着留存的红晕,我打开门嘱咐他们路上慢点。丈夫说电话联系。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一下子从巅峰跌到谷底,失落从心里而生,我想是我表现不好,让丈夫产生压力,或许他们本该留下的。我知道我有虚荣心,我要征服身下的女人,也要征服身边的丈夫,那么疯狂的做爱,除了刺激还有展示自己的雄壮,说到底是为了男人的成就感。我想的很多,到后来后来想着这对夫妻、想着刚才的性爱情景,我手淫把本应该射在女人肉体的精液,射在了床单上。有点累,但是这一夜我无眠……

  第二天还不到5点我就离开了宾馆。回来的路上,妻子给我发信息我们聊了好一会,她说我太疯狂。再后来我和这对夫妻成了朋友。后来我问过丈夫那晚我表现怎么样?他笑,说我很猛……

  我说我还可以玩吗,他说可以欢迎我去,我一直很感动,可我一直没有时间去。后来丈夫和我聊天的时候说,那晚他们回家后他们做爱了,丈夫说非常刺激,但我一直没问他在宾馆为什么硬不起来?我问过他妻子,她说她也不知道。
  我遇上了一对好夫妻,我感谢他们,我甚至给丈夫说,我操了你老婆,但我没什么给你,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我让你插……他笑,说,你说什么呢。

  在这里我想对他们说谢谢你们,我爱你们,拿你们当我最好的哥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