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演播室的春色

  CCTV总部裤衩大楼某综艺节目的后台,我把摄像机检查一遍,跟着导演进了总控室,里面一排排的屏幕,看得我直眼晕。作为副导演,其实我就是个助理,检查灯光、检查背景、检查摄像机,什么都忙完,就等着导演发号施令,有时候还要潜伏在观众席给观众领掌、带头叫好。为了当上导演,这副导演的跑腿生活都干了10年了!

  " 好,各部门预备,灯光、背景、摄像就为,掌声响起,主持人入场!" 对讲机里导演喊道。

  演艺大舞台灯光特效统统开起来,一个男主播和李思思走上舞台。

  "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走进演播大厅,现在是XXXX节目,
我是你们的主持人,我是李思思……" 甜美的声音让我精神一震,一个穿着宝蓝色紧身短裙的女主持人甩了甩乌黑长发,夜莺地声音通过麦克风传遍大厅每个角落。

  接下来那男主播说什么都是浮云了,谁有空搭理,我的眼睛盯着大屏幕,注视在李思思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上。据说是意大利品牌的油亮丝袜,在灯光下发着淫靡的丝亮光泽,进口货就是不一样,比浪莎好多了,看到这丝袜美腿,我的小弟弟就硬了。再看四周的同事,这帮男人一个个都是一副沉醉的表情。我心里暗暗得意,你们过过眼瘾又能如何,回去找女人打炮去吧,这丝袜美腿你们只能看,我可是能摸,还能射呢!

  为什么,那个声音甜美身材性感的李思思,是我的老婆。不过整个央视没有人知道,我和李思思是在首尔的一间小教堂完成的婚礼,在国内的民政局查我俩的婚姻状况,还都是未婚。

  如果不是直播,这些综艺节目也都是一段段录制的,先是主持人把几个段落都录完,然后节目一个个录。15分钟后,主持人的部分完成了,演员上去一个个表演,李思思下去不到1 分钟,我的手机就响了。

  一条短信:" 过来交作业,亲爱的。" " 导演,这边没什么事,我去服装间
整理的如何?" 编个理由我就离开主控室,直奔服装间。演员用的服装间有好几个,最偏僻的一个,平时都没人来,李思思和我约好的就是9 号服装间。她装作下场换衣服,我则看看没人,溜了进去。

  思思早就等在里面了,看我进门立马拥了上来,双手利索的解我裤子皮带。
  " 亲爱的,你慢点,门还没锁好呢!" 反锁了门,我把思思抱了起来,耷拉着腿上的裤子把她抱上服装间的大桌子上。服装间四周都是衣架,中间是张大桌子,有双人床那么大,虽然硬点,可是做爱挺合适。

  没急着插入,我先亲吻起思思那意大利进口的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的美腿:"宝贝儿,想死你的美腿了,让哥好好亲亲,摸起来真滑溜,这台里的领导就是体贴,知道我迷恋丝袜,给你们配的清一色进口高级丝袜。天天看得我馋死了!"" 臭色鬼,每次都亲我丝袜脚,别这样,好痒!" 思思娇嗔着,可是她还是任由我脱下了她脚上的银色高跟鞋,让我摸着她的美腿,还亲吻着她的丝袜玉足。
  " 你亲就亲,别那么舔啊,把我脚上的丝袜弄湿了,一会还要录节目呢!不行,你弄得我痒痒的,快点让我舒服舒服!" 思思看我沉醉地玩她丝袜玉足,故意抽出了自己的双脚,因为从小练舞蹈,思思的身体柔韧性极好,直接坐在桌子上,把丝袜美腿搭到我的肩膀上。我俩做爱几年,早有了默契,她把双腿搭上我的肩膀,我就爬上桌子,胸口贴着她的大腿根部,她则双腿在我颈后交叉,让自己的丝袜美腿缠住了我的脖子。扭一扭头就能摩擦到肉色丝袜,多么幸福的事,我的头顺势埋进她的大腿根部,嗅着她下体的淫香。

  要知道上了桌子我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的宝蓝色紧身连体短裙掀到她的腰间,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的下体早就露了出来,为了和我交欢,她连内裤都没有穿,直穿裤袜的性器和屁股,此时可以任我享用了。

  思思的阴毛修剪成一个整齐的倒三角,没有穿内裤直穿裤袜后,粉色的性器在肉色丝袜阻隔下若隐若现,不让我舔她的丝袜脚,那我就对这动人的性器下舌。脸颊还摩擦着她的丝袜大腿,我伸出舌头,在她的阴户上轻轻一划舌尖。思思果然受到剧烈的刺激,深深地嗯唔一声,无比舒爽无比淫荡的一声呻吟。

  思思的阴蒂一向很敏感,我的舌尖滑过第一次,隔着裤袜都能感觉到那小肉粒变大勃起了,每次爱抚思思的阴蒂都能给我带来无比的快乐,听着她嗯唔的呻吟,感受她扭动的丝袜美腿,我的身体也不由得性奋起来。情不自禁地加大了舔舐的力度,一会裤袜就湿透了,近乎透明的裤袜裆部让思思的性器更加清晰地显现出来,被我用力地亲吻舔舐,思思也止不住浪叫起来。

  " 嗯……啊……真舒服,你好棒,好老公,快点开始吧……" 思思也没少看日本动作片,此时熟练的一只手支撑着倾斜的身体,另一只手隔着自己的宝蓝色连衣裙用力揉捏起自己的乳房。我记得她穿的是肉色蕾丝胸罩,丝质的布料捏起来很有感觉,果然,思思的感觉也愈发强烈起来。

  " 怎么,你就那么急,是不是已经淫荡起来了?" 我空出自己的舌头,感受着思思的肉丝美腿摩擦我的身体,打趣道。

  " 每次被你挑逗不都是这么淫荡,我哪里抵抗得了,你也快点么,我一会儿还有节目呢。这些歌手表演完歌舞,我就要上去主持下一段的!" 一边呻吟着,思思一边给我说道。

  " 再快也要让你的淫水流出来,阴道干干的,会摩擦得我龟头疼。我用手指先让你满足一下!" 我把手指插入思思的阴户,在阴道嫩肉上隔着肉色丝袜才划弄了几下,思思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挣扎扭动起来,不过快感很快让她的淫水流了出来。湿润的小穴,有着说不出的性感。

  " 怎么样,下面很快就湿了啊,水差不多了,湿湿滑滑插进去才舒服。我来也!" 由不得思思说话,我把她架在我肩头的双腿向她上半身压过去,思思的娇躯几乎要折叠一起了,浑圆的屁股高高向上举起,包裹着肉色丝袜的阴户和菊花都向着天空暴露出来。

  " 哎呀,好难受,我的身体吃不消的!" 思思的身体被折叠后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可了解身下的小美人儿,练了那么多的舞蹈不是盖的,身体软的不得了,又不是第一次来这个高难度动作,我直接说道:" 这就受不了,放心吧,难受转瞬即逝,看我来个泰山压顶,一枪刺下去,保证你爽得上天!" 肉棒垂直向下,龟头瞄准了思思的小穴,就这么隔着裤袜,我的硬枪毒龙钻一般插入了这淫女的小穴。

  思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叫道:" 哎呀,你等等,急什么,我的丝袜还没有脱下来,你就猴急地插进去了!" " 没脱就不脱了嘛,第一次啊让你试试,直穿丝袜直接做爱,在日本很流行的。你试试,把丝袜捅到你的阴道内,这么抽插起来,舒服得狠哪!" 我可懒得再帮思思脱丝袜了,肉棒直接刺入了她的阴户,一边试图抽插一边解释着。

  " 这……嗯……啊……这是公家发的丝袜……弄脏了……怎……怎么办……啊……你……来……" 思思喘息着,却开始配合着我的活塞运动,扭动起丝袜包裹的美臀来。

  无限的快感冲击着我的全身,被按作一团的思思在我的胯下妩媚动人地扭动着她的蛮腰丰臀,这是何等的性福。我的冲动更加急迫剧烈,忍不住加大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同时还要笑着给自己的淫妻说着:" 什么公家的丝袜,难道你们穿过了还要交回去么,我也是央视的人,这些丝袜不都是作为工作用品发给个人了么。领导给你们配发那么贵的丝袜干什么,他们过眼瘾,我来过手瘾啊!" 思思的大腿都要贴到乳房了,高高翘着屁股一边呻吟一边说:" 嗯……啊……你这个坏蛋,好意思说,什么丝袜穿到我的腿上,你不是又摸又玩,我们发的丝袜最后不都是你的玩具了……啊……啊……你别这样,弄得都留在我裤袜上,一会节目怎么办,还要换丝袜的话,同事们会觉得奇怪的……嗯……哎……" " 奇怪,有什么奇怪……大不了就说你上厕所把尿滴在裤袜上了呗!" " 粗俗,你真粗俗……嗯……啊……真讨厌……这个理由多丢人……啊……用力……用力……好棒……" 虽然嘴里说着怕把丝袜弄脏,可是连带着裤袜都插进阴户,思思还是在龟头与阴道壁嫩肉的摩擦中感受着无比巨大的刺激,爽得不住呻吟,肉丝包裹的屁股和美腿不住地扭动摩擦着,让我的身体也摩挲的麻酥酥的。

  " 粗俗,就是我这粗粗的东西,才赢得你这个美人归啊!你不还穿着裙子么,怕什么,难道还有人检查裙底么。谁敢看我老婆的裙底,我就看他老婆的裙底!" " 去你的,坏家伙,弄得人家腰都要断了,你的肉棒涨的好厉害,是不是要射了?" 我的下面果然涨得很厉害,肉棒也膨胀到了极限,每次和思思做爱都要算日子,今天正好不是那几天,内射问题不大,所以我也没有拔出来的意思,索性用力压住思思的美臀,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深处:" 是啊,就要开炮了,我的好老婆,接受我精液的洗礼吧!" 思思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把自己的下体迎合我地向上顶,我俩的身体紧紧交媾在一起,她的阴唇紧紧贴住了我的阴囊,因为性欲大阴唇已经张开几乎要吞噬了我的睾丸。

  " 啊……哦……嗯啊……你射了,精液好烫,我的身体要燃烧了……" 思思忘情地欢呼起来,我的精液涌入她的身体,让她也步入了高潮的性欢愉中。
  身体一阵虚晃,我的小弟弟居然软了下来,也许是知道思思还要继续主持节目,我的内心潜意识让我快点完事,还是其他原因呢?反正我的那个软了下来。
  " 今天怎么回事,那么快就软了。" 看我拔出了自己的肉棒,思思盯着软软的肉棒,笑着问道。

  我的肉棒一拔出,丝袜也从思思的阴道抽了出来,混合着她的淫水和我的乳白精液,丝袜裆部也是湿漉漉的一大片,修剪整齐的阴毛紧紧贴在丝袜上,在思思的私处塌倒黑黑一片,真可谓是一片狼藉。

  思思坐起来,似乎意犹未尽,却也急着返回演播大厅,就用纸巾直接在裤袜上擦起来,尽量把留存的体液除去,不过裆部还是湿透了,紧紧贴在她迷人的胯部。

  " 来,亲爱的,辛苦了,送你香吻一枚。" 思思说着就把我衣领拉着,跟我来个激情舌吻。

  诱人的香舌和我的舌头纠结在一起,没想到下面立刻被激活了,比嗑药还快,我的肉棒又一次直挺挺地挺立着,我立刻抗议道:" 你看,你看,一吻激活我的不到金枪,你说怎么办,这么硬着我可受不了,给我再来一发吧!" " 去你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裤袜弄干净,不行不行!" 思思故意还噘嘴道。

  " 这还叫干净,丝袜还是湿透的呢,再来一次吧。" 按照老办法,我开始撒娇。

  " 不行,真不行,要不你自己用手解决吧!" " 一个大美人儿在面前,还用
手,会遭天谴的……要不……换个新花样,你没试过的,用你的丝袜脚吧!" 看到思思开始拉下裙子,我知道第二轮是没戏了,就盯上了她肉丝包裹的玉足,刚才亲吻数下,沁人心脾的足香到现在还回味无穷。

  " 足交有意思吗,怎么日本男人喜欢的玩意儿,你也喜欢。" 思思看我拉住她的双脚,本来想要抽回来,可是我已经拉到我的肉棒两侧。不由得她回抽,我已经让思思的双足足心一面夹住了我的肉棒。肉棒本来就是硬的,这一夹不得了,让我身体都颤了一下。

  " 足交,现在很时髦的唻!多少日本片儿里你看都少不了足交,让美女的丝袜脚夹住自己的肉棒,你看多像热狗,两片面包夹根香肠,这姿势多美?" 我不由得看着心爱的李思思,思思此时不得不半躺在桌子上,侧身美人卧姿势,双脚不得不从膝盖处两边外撇,双腿组成一个菱形,肉色丝袜脚脚心正好包住我的阳具。握着她的双脚,我开始运动她的双脚来回摩擦我的阳具。

  第一次足交的思思,恐怕想不到足心要摩擦肉噜噜的男人阳具,龟头不住地摩擦最容易刺激的足心,痒得思思不住地扭动叫着:" 好痒好痒,不能这么玩,你的肉棒摩擦我的足心,我最怕痒了,痒死了……" 一阵阵瘙痒,弄得思思忍不住放声大笑,好在CCTV的每个房间隔音出了名的好,多大的声音都不怕外面听到。
来回摩擦了许久,思思笑都笑累了,眼泪都笑出来了,她的丝袜脚就像是精美的玩具,被我双手一手一只捏着不住地把玩,不住地摩擦肉棒做着丝袜玉足性交。终于,思思花枝乱颤地笑了半天,我这算完事了,小弟弟又一次胀痛起来,又要射精了!

  我曾经射精射在思思的丝袜美腿上,可是精液一干就会留下白色精斑,思思不让我在她腿上射精,一会还要录节目,总不能让全国人民通过电视看思思美腿上留下我的精斑吧。

  " 可恶,不要射那里!" 思思看我没有把龟头往她的美腿上蹭,刚想表扬我,
却看我拿起她的银色高跟鞋,立刻明白我的邪恶意图。可是训斥我是来不及了,她左脚的高跟鞋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就是那么巧,高跟鞋一对准,我的一股精液就射了出来。左脚高跟鞋里射入了我的精液。

  好在是全包式样的高跟鞋,若是露脚趾露后跟的高跟鞋凉鞋,精液肯定会被挤出来。现在思思也没有办法了,她无奈地笑了笑:" 你这个色鬼,以前偷偷射我的鞋里,今天当着我的面就射进去了,导演要求不让换鞋的,这高跟鞋我只能穿着了!" 我看到思思没有生气,只不过是轻微的撒娇而已,放心大胆地说道:" 没事啦,宝贝儿别生气了,大不了回家让你拿我当马骑,怎么惩罚我都行了。好么,别生气。" 思思当然没有生气,她笑着还是穿上了高跟鞋:" 去你的,我能生你的气么。可是这精液在我高跟鞋里,我的脚都滑滑的。" 穿上高跟鞋,思思站到地上,带有精液的高跟鞋让脚容易打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走两步试一下感觉。我笑着说:" 一只脚打滑不好控制平衡,要不你把右脚的鞋子再脱下来,我再射一次,相信我,我还有能拼出子弹来。" " 去你的,讨厌鬼,两只脚打滑,
你还让我走路么。不能跟你缠绵了,时间差不多了,看我衣服没问题吧,整理好了,我就去演播厅!" 一袭香吻,思思离开了服装间,看着她走路略微不自然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发笑:" 我的宝贝李思思走路有点偏,左脚打滑是我精液的恶作剧啊。别人不会知道,这是我俩的情色小秘密!" 作为央视的专业主持人,那可不是盖的,等上了舞台,思思无论走路还是站着,都和平时没有两样,我回到主控室看了看四周的同事,没有人发现异样,我也放下心来。心里还不住瞎琢磨,如果这时候要玩个什么游戏,让思思把银色高跟鞋脱下来,那可就有好戏看了。右脚没事,左脚的丝袜可是被我的精液浸透了,湿漉漉的可没法解释。

  终于录完了节目,今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到了下班时间。我和思思却没有急着回家,以准备明天的工作为名,我留在了办公室,思思的座位在办公室的另一端。下了节目,她的宝蓝色连衣裙还没换。众人离开后,我俩又迫不及待地溜回了原先的7 号服装间。

  四下无人,我俩进了服装间就开始享受偷情的快感。思思说反正要换衣服,索性脱光好了。可我要她穿着衣服,女人的裙子撩起来直接插进去,这样才有偷情的刺激感。

  思思脱下了左脚的高跟鞋,我一看就笑了:" 思思,演播间的温度果然够高,你看你的丝袜脚,我的精液都给烘干了。" 思思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左脚,从高跟鞋抽出来,就看那肉色丝袜紧紧贴在她美艳的玉足上,不单是脚底,连足尖四周都是白色的干涸精斑,紧紧贴在她的玉足上,看着狼藉,可是却香艳极了。思思也故意绷直了足尖,抬起左腿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 还好意思说呢,都是你干的恶作剧,我的脚现在还黏黏的,你不知道当时上台我有多紧张。脚底一个劲的打滑,我是绷直了双腿,走路都机械了,才稳定住身体,要是摔一下,你可能养我一辈子。" 猴急玩到思思的身体,我便脱下了她的右脚高跟鞋,接着双手伸进她的裙底,开始脱她的肉色连裤丝袜,没有穿内裤的思思,裤袜被我脱到膝盖处时,白皙的美腿已经露了出来,看得我直吞口水:" 当然当然,能养你一辈子是我莫大的荣幸,不养你一辈子,怎么好和你做爱一辈子呢。" " 你这个色鬼,天天就捣鼓这点事了。这丝袜勒着我膝盖了,让我脱下来吧!" 我立刻帮她继续脱丝袜:" 脱丝袜这种事还是我来,不知道么,女人最性感的样子,一个是尿尿时,一个是穿丝袜时。哎呀,你的左脚果然是精液浸透了,丝袜都黏黏的贴着呢。" 思思背对着我,双手撑着桌子,翘着屁股,这是她回头问我:" 你这人越发的猥琐了,又是女人小便又是穿丝袜的,那你脱我丝袜干什么,女人脱丝袜不性感吗?" " 脱丝袜时要看动作诱人不诱人了,不过让男人给脱丝袜,女人无论什么姿势都性感!" " 是啊,当然性感,你脱我丝袜花上好久,我从屁股到美腿让你来回摸了多少遍了?" " 好了好了,被我脱丝袜时爱抚得欲火中烧了,这不就脱下来了?我们来个什么姿势呢,要不然就来个后入式?" 思思的裙子已经掀到腰间,没有丝袜的阻隔,白皙浑圆的屁股诱人的晃来晃去,她用妩媚的声音回答我:" 没看到我的美臀都翘起来了,还不领会意思吗?" 这么明显了,我还能不懂,
赶忙说道:" 领会领会,看到的屁股什么都了解了,宝贝儿站好,我这就冲上来了!" 说罢我双手抱住她的美臀,从她身后把挺直的肉棒插入了她的小穴。一次用力的冲击,思思娇躯猛地前伸,娇嗔道:" 你倒是轻点,差点把我撞倒了!"后面她不再说话,因为我已经开始了猛烈的抽插,站在思思身后,我来回剧烈晃动自己的腰部,让自己粗壮的肉棒打桩机一般一来一回剧烈地做着活塞运动,猛烈的快感让思思也不能说下去,发情地嗯啊浪叫呻吟起来。

  " 嗯……啊……啊……用力……好……好棒……好厉害……啊……啊……"卸妆时披散开的秀发,伴随着我的活塞运动,不住地飘荡,看得我也心痒痒的,思思扭动得美艳娇躯给我带来了无比的欢愉。

  我用力地在思思美臀上拍了两巴掌:" 小荡妇,我的好宝贝儿,是不是很high
了,我也很过瘾啊,我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干你的淫穴,让你高潮到顶点。" 每一巴掌,思思都要啊的叫出来,可是声音里没有痛苦,只有性欲高涨忘情的呼喊:" 啊……好疼……好过瘾……打我吧……凌辱我……好老公……用力操我……我快乐啊……好棒……啊……啊……" 一番剧烈到极致的云雨,我不知道射了几次,因为有几次是连发,粗略算该有6 次射精吧,反正我最后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拔出阳具时,精液顺着思思的阴道口就流了出来。李思思也是筋疲力尽,上身直接趴在桌子上,赤裸的屁股和美腿就这么无力地耷拉着,虚弱地站在地上,翘着屁股成了一个7 字。

  服装间成了我们二人性爱的战场,完事后少不了清理完做爱的痕迹,打扫完战场,我俩穿好衣服,准备下班回家。

  在工作的地方,工作时间我们都要做爱,下了班难道会没有性爱,还有大量的香艳,绝对刺激,请关注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