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姐,我爱,我性狂(艳姐)

  李林也就是我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我姐姐是一个十分严厉的人,在我的生活中很大一部分充当了母亲的角色,特别是我在读大学时,因为离家到了姐姐工作的城市,姐姐更加对我严格,俨然把我当成了小辈来教育。

  那天是周末,姐姐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公司有事就离开了家,走之前还不忘打扮一番,看着姐姐身穿着一条艳丽的紫色连衣裙腿上穿着黑色的蕾丝丝袜,裙子的边缘刚刚能够遮住丝袜的蕾丝边,仿佛裙底的风景只需要轻轻撩起裙子就能看见。

  我看见姐姐这身打扮出门就对她说公司有事的借口嗤之以鼻,明明去约会还骗我,我到要看看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居然能吸引我姐姐,在这就不得不说一下我姐姐的样貌了,她完全继承了母亲的婉约,看起来有一种气质,特别当她穿着制服的时候尤为突出,一米七的身高显得她十分高挑,不过她并不是一个骨感美人,相反她是一个丰满的女人,她丰满的乳房圆润的臀部让男人一看就有了冲动,当然姐姐一直是我意淫的对象。

  闲话少说转入正题。

  当我看到姐姐出门,我就决定跟上去一看究竟,打了一辆车跟着她来到了她的公司。我心想难到姐姐没骗我,真的是公司有事?这时我看到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不像是上班的样子,犹豫了一会我还是决定上去看看。当我上到楼上姐姐办公室的时候我在门外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声音。

  「嗯,你那么急干什么?这时候又没人我们的时间多的是呢!」

  「嘿,宝贝我这不是想你了嘛!出差那么久都没见你,想你想得心慌。」
  「哼!就会油腔滑调,想我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这不是没时间吗?」

  「没时间?不过是你的借口吧,是不是又在外面找了新欢,有了新人就忘了我了?」

  「哪能啊!我忘谁也不会忘了你啊!」

  「说得好听,那你答应我的事呢?」这时姐姐的声音由开始的像情人撒娇的口气变得有一些不满。

  男人也听出了这一点立刻答道:「快了,快了,这不是快了吗!」

  「就会敷衍我,上次……嗯……」姐姐还想说什么结果声音被什么堵住了。
  我十分的好奇姐姐的男朋友是谁,于是就悄悄的来到了门边,我被我说看到了惊住了,原来那个男的我认识他是姐姐的老板,而且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姐姐居然当起了老板的情人,一下子姐姐在我心中那个严厉的形象就崩塌了。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既让我热血沸腾又痛心疾首的画面。只见姐姐的高跟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她的双脚勾着男人的脖子,身子被压在办公桌上,连衣裙也被她老板脱掉了一半,那丰满的乳房一只被老板随意的揉捏,一只被老板的大嘴来回的舔弄,我注意到老板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姐姐的裙子底下,而姐姐在不住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这时老板说道:「宝贝你还是那么浪啊!连内裤都没穿,是不是一直想被我干啊,看看你小穴都湿成这样了。」一边说一边把他那只伸进姐姐裙底的手移到姐姐面前,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手上那晶莹的银丝。

  「讨厌,你坏死了,还不是你叫人家不穿的,害人家坐车的时候老感觉司机在看人家,现在你还来说人家你坏死了。」

  「男不坏女不爱嘛,一个月没见你的胸又大了。」老板说着用力捏了捏姐姐的乳房。

  「哦……好舒服……哦……大了还不是你的功劳。」

  「哈哈!」老板笑了笑没在说什么,只顾着埋头享受着眼前的美味,而我在门外看得也是欲火难耐,姐姐一下从一个严厉长辈变成了一个在别人胯下承欢的女人的转变,虽然让我的心有一点小小的刺痛,但更多的是一种禁忌的快感。
  这时耳边又传来了姐姐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充满的娇媚。「嗯……你的嘴还是这样厉害……哦……阴蒂……哦……咬我的阴蒂……嗯……好爽……啊要去了……啊!」说着只见姐姐在老板的口下达到了高潮,身体在颤抖,小穴里喷出了大量的淫水,以至于老板的口都来不及把淫水全都吞掉。

  「嘿嘿,你的淫水还是那么好喝,你满足了,我还没满足呢,你知道要做什么了。」说着老板把他那丑陋的肉棒伸到了姐姐的面前,姐姐没有犹豫就把它含在了口中,一边用嘴吸着肉棒手还一边搓这睪丸,时不时还用舌头舔舔龟头和睪丸。

  「哦,好爽你的口技又有进步了。」老板一边享受着姐姐的服务一边不忘用手玩弄姐姐的乳房,特别是樱桃大小的乳头更受到了重点的照顾,在老板的玩弄下已经十分的高挺。我注意到姐姐的小穴正不断在往外流着淫水,那小穴似乎在刺激着我去用力的贯穿它。

  这时姐姐吐出了老板的肉棒,用手搓弄着,一边用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小穴抠弄,口中还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哦……哦……我想要……快来插我……我的骚穴好痒。」老板听到姐姐那呻吟无异于吃了春药一样,立刻把他那坚挺的肉棒一下插进了姐姐那满是淫水的小穴中,并立刻大力的抽送起来。

  「哦……就是这样……哦……好爽再快点……嗯……用力……嗯……」姐姐在老板的抽送在发出了舒爽的声音:「不要停啊……嗯……我要你在后面用力的干我……哦!」听了姐姐的话老板抽出了肉棒,让姐姐转过身用手支着桌子,自己从背后插入姐姐的小穴中。

  「对……哦……就是这样……用力……我要不行了……啊……」之见姐姐在老板的抽送之下又达到了高潮,不过这次老板并没有放过姐姐而是继续的在干着姐姐,而且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姐姐那丰满的乳房像吊鐘一样前后摇摆着,不断的在刺激着我的眼球和神经。

  「啊,我也快射了。」这时老板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射了!」

  「哦……好热……啊又高潮了……啊!」姐姐在老板把精液射进小穴时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看到老板把肉棒拔出小穴时流出的精液与淫水,我感到我的肉棒已经快达到了极限,高高的翘了起来。看到姐姐在清理小穴以后,我悄悄的离开的姐姐的公司回到了家中。回到家里,我的心并没有因为离开了那个办公室而平静下来,肉棒也还是硬硬的,我回到房间拿出原来偷偷藏起来的姐姐的丝袜,套在肉棒上面打起了手枪,乳白的精液射在丝袜上,让我又像是看到了姐姐被老板射在小穴里的样子。

  「姐姐你是我的,我会得到你的。」在发泄了欲望之后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晚上十二点多姐姐才回到家,看到我还在看电视就又摆出了往常那种严厉的姿态叫我马上睡觉,起身往房间走的时候我注意到姐姐的脸上散发出一种娇媚的气息,面带红潮眼睛也似乎要媚得滴出水来,我心想姐姐一定在回来之前又让那男人好好的揉捏了一番,姐姐的严厉的表情与那红润的脸色,让我想立刻把她按到在地好好鞭挞她让她知道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看她脸色的小孩了,不过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要的是姐姐彻底的臣服与我的胯下。

  回到房间后我开始思索怎么才能让姐姐臣服与我,让我能随意的享受她的肉体,我左思右想决定就拿姐姐当她老板的情人这件事来要挟她,我就在慢慢构思这我的计划中沉沉的睡去,在梦中姐姐在我的身下婉转承欢,而我肆意的揉捏着姐姐丰满的乳房,看着我的肉棒在姐姐的小穴中不断的抽插,突然梦中的男人变成了姐姐的老板,我猛的醒了过来。

  「哼!姐姐是我一个人的,迟早有一天她只会属于我一个人。」我醒来之后自言自语道。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心不在焉,课什么的一点都听不进去,心里一直在想着怎么能让姐姐就范。又是一个周末,我偷听到姐姐的一个电话,又是她的老板打给她的要她晚上去公司一趟。至于去干什么我心知肚明,我意识到我的机会来了,打完电话之后姐姐对我说晚上有事要出去可能今天不回来了。

  我「嗯」了一句算是答应。隔了一会我借口要去同学家,就背这我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就出门了,姐姐也没在意,只是叮嘱我早些回来。我坐车来到了姐姐的公司,门卫看见我也没在意因为我很多次来姐姐的公司找她。我一个人上了楼来到姐姐的办公室,把我准备好的针孔摄像机放在了书架顶层和空调里,就离开了办公室。我在外面晃悠了一圈就回到了家中,正好这时姐姐也要出门,看到姐姐又打扮得十分性感的样子,我的肉棒不由的坚挺了起来。

  回到屋子里打开电脑,接通办公室里的摄像头,半个小时后姐姐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里,姐姐坐在办公桌前似乎显得心不在焉,这时一个电话打来,姐姐接起电话不一会姐姐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丝红晕,我感到十分疑惑,只见姐姐掛断电话以后来到了一个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了一包东西,姐姐这时脱掉了全身的衣物连腿上了丝袜也没有放过。

  当姐姐赤身裸体的出现在画面里时,我十分的亢奋以至于我要把裤子脱掉让我的大肉棒获得空间,我一边注视着姐姐的动作一边用右手打着手枪,姐姐这时拿出了袋子里的东西穿了起来,原来那是一件紫色连体丝袜,看着姐姐穿上丝袜,我更加兴奋了,原来丝袜在乳房和阴阜的地方都开了洞。

  这时又一个电话打来姐姐接完后就躺在了沙发上,一只手自己抚摸着乳房,一只手的手指神入到自己的小穴里不断的抠弄,不一会姐姐似乎就不能满足于自慰,通过画面看到她的身体在不断的扭动,在渴望有人这时能狠狠的干她。
  这时门开了,老板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转过身锁上门,二话不说就掏出肉棒放入姐姐的口中,姐姐一舔弄着肉棒一边用手自己玩弄着乳头,老板也把手指伸到姐姐小穴里用力抽插起来,姐姐在老板的手指下已经不能好好的为老板口交,只好用手搓弄着肉棒,十分鐘以后姐姐在老板的手指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淫水从小穴里喷了出来弄得沙发上都是晶莹的液体。

  这时老板以老汉推车的姿势把肉棒一下插入了小穴之中,立刻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姐姐的头和乳房随着老板的抽插都在不断的摇摆,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两人从沙发到办公桌到地上甚至在办公室的落地到地上甚至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不断做爱,最后老板在姐姐的口中射出了精液,看着姐姐吞下精液时我也射在了屏幕上。姐姐最后就把衣服穿在了那件连体丝袜上就和老板离开了公司。

  第二天我从学校回到家里,看到姐姐没有在家,于是就来到了姐姐的卧室,我惊奇的发现昨天的那件丝袜就放在了椅子上,我拿起丝袜,还能闻到姐姐做爱时留下的淫靡的气味,我把丝袜偷偷的收了起来。准备开始我的计划。

  这天姐姐一个人在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李雪小姐吗?」

  「我是,请问你是谁?」姐姐答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有一些东西是有关李雪小姐你的。」男人并没有回答姐姐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不说我就掛电话了。」姐姐因为男人的语气有一点愤怒了。
  「不要着急,你到门口看看就不会掛我电话了。」男人的语气似乎很肯定。
  「无聊。」说完姐姐就掛断了电话。不过姐姐的心里也有一些疑惑门口究竟会有什么呢?犹豫了一会姐姐还是来到了门口,打开门开到地上放着一个小箱子,姐姐疑惑的把箱子拿进屋里,打开箱子,姐姐惊呆了,箱子里就放着前几天她穿着与老板做爱的连体丝袜,还有一张光盘。姐姐坎坷的把光碟放入到DVD中,电视里的画面让姐姐感到既害怕又愤怒,原来光碟里放的就是那天她与老板在办公室里做爱的画面。

  这是电话又响了起来,「怎么样李雪小姐,我的礼物是不是很吸引人呢?」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嘶哑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姐姐愤怒的对电话吼到。

  「嘖嘖!不要那么激动嘛,你说万一这些东西传到你公司或者网上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吧!」男人不急不慢的说道。

  「你不是就想敲诈我吗?要多少你说。」姐姐说道。

  「钱?嘿嘿,有比钱更吸引我的东西,你知道吧?」

  「你休想!」姐姐愤怒的掛断了电话。

  「都……都……」电话又响了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姐姐吼道。

  「你怎么了?李雪。」电话那头却传来的是姐姐老板的声音。

  「是你啊!没什么我刚刚有点激动罢了。」姐姐听到不是那个男人语气也变得平缓起来。

  「没什么事就好了,其实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给你说一件事。」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一点心虚。

  「什么事啊?」姐姐似乎也听出了对方的语气不像平时的曖昧,不确定的问道。

  「那个,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老板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不是答应要养我的吗?」姐姐这时感到了不对。

  「我们的事我老婆知道了,你也知道我到现在的位置都是靠我老婆家里的支持,反正我原来给你的钱也够你用一辈子了,好了不说了,就这样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喂!喂!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喂!」姐姐对着话筒喊着,不过对方已经掛断了电话。姐姐这时感到了无助,刚刚收到那种东西,这时又被自己的情人拋弃。

  「一定是那个男人做的好事。」姐姐在平静了一会想到。

  「喂!我知道你听得到,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干的!」姐姐对着空旷的屋子喊道。

  「都……都……」电话响了起来。

  「李雪小姐真是聪明,一猜就猜到是我干的好事。」姐姐一接起电话男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姐姐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处?嘿嘿,我是没有好处,但我怎么能让想李雪小姐这种美女当那种老男人的情妇呢?」男人说道。

  「他是爱我的,没你我们会一直走下去,他说他会离婚娶我的。」姐姐狡辩道她似乎还对老板抱有着一丝幻想。

  「爱你?他有什么资格爱你,爱你他会拋弃你?」男人反问道。姐姐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语言是多么的苍白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他是没资格,你呢你这种偷偷摸摸的小人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这时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你等着,我会让你求我的。」男人在沉默一段时间后兇狠地说道。

  这之后的几天姐姐都在家里,一面因为被拋弃而郁郁寡欢,一面又怕那个男人做出什么威胁自己的事来。这天姐姐打算出门去买一点东西,一打开门就被一个蒙面的男人用刀逼着脖子架回了屋子。来到客厅,男人一把把姐姐推到沙发上。

  「李雪小姐,怎么样?是不是很害怕呢?不要紧张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男人一开口说话姐姐就听出是电话里的那个人。

  「你,你想怎么样?你这样是违法的。」姐姐害怕的说道。

  「我只想得到你。」男人一边低下头一边在姐姐耳边说道,还用舌头舔了舔姐姐的耳垂。姐姐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你不怕我报警?」姐姐说道。

  「报警?无所谓,不过你一报警就不怕你家里人知道你给别人当情妇,对了特别是你弟弟,你说当一个一直在自己面前是一个好榜样的姐姐突然变成了一个做出当二奶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人,他会怎么样?」男人的话一下戳中了姐姐的软肋,虽然姐姐一直在弟弟面前是一个严厉的形象,但她还是十分疼爱自己的弟弟的,如果让他知道姐姐做出的这些事,那自己还有什么顏面,姐姐心里想到。
  「你干什么!」在姐姐回过神来时发现男人已经用刀挑开了外衣的扣子,胸罩露了出来。

  「嘿嘿,这对乳房果然是人间极品啊!怎么能被埋没在衣服里呢?要让它们解放出来才行。」男人并没有回答姐姐的话,而是继续用刀轻轻的挑开了乳罩,那对丰满的乳房立刻就跳了出来。

  「不要,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姐姐一边说一边用手用力的像推开男人。
  「不要?一会我会让你求我干你的。」男人把刀放到一边,两只手用力的按住姐姐,低下头一口就含住了那樱桃般得乳头,并用力吸了起来,时不时的还轻轻咬一下乳头。

  「嗯……不要……不要啊!」姐姐还是不断的挣扎想逃脱男人的控制,怎奈力气不够无法摆脱,而且随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舔弄乳头已经不听控制的硬了起来。

  「还说不想要,看你的身体多老实,乳头都那么硬了,是不是想要了,想要求我啊!」男人一边调戏着姐姐,一边不断的咬着姐姐的乳房,想一口把它吞下去一样。

  「啊……疼……不要那么用力咬!啊!」姐姐因为男人粗鲁而感到了疼痛。
  「停下来!那里不行……啊……不行啊。」原来男人这时已经把手指伸进了姐姐的裙子里,在隔着内裤在不断的刺激着阴蒂。在男人不断的刺激下小穴也慢慢的流出了淫水,这是男人把两个手指伸进了小穴开始抽插起来,而姐姐则用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嘿嘿,还真是一个小骚货,被强奸都能流那么多水。」男人见姐姐停止了挣扎,就把手指伸到姐姐面前调戏到。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姐姐用手蒙住脸说道,这时屈辱的眼泪从姐姐的眼中流出。男人看到停顿了一会。

  「那么想要了,就让我来满足你吧!」说着男人就脱下裤子,把早已挺立的肉棒一下插进了姐姐的小穴。

  「啊……疼……太大了……不行……疼啊……」因为男人的肉棒比老板的打了两号,让姐姐不能承受便疼得叫出声来。

  「哦真紧,你的小穴太爽了。」男人没有管姐姐的哀号,用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深深的刺入了姐姐的子宫,男人一边用力的干了姐姐一边不忘用手用力的揉捏那对丰满的乳房,男人用力的揉捏在姐姐的乳房上留下了一块块青紫的斑纹。

  「啊……不行……停下来……不行……我快不行了……」说着姐姐全身抽搐起来。男人见状马上把肉棒抽出小穴,只见姐姐因为强烈的刺激居然喷潮了,一分鐘之后姐姐才平静下来。男人看着姐姐平静下来,看到自己在姐姐身上留下的青紫似乎很内疚,于是便轻轻的用嘴亲吻那些他留下的痕跡,一边亲着一边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想伤害你的,我只是太想得到你了,你原谅我吧!」男人见姐姐只是用空洞的眼神茫然的望着天花板,于是就开始亲吻姐姐的全身,从小腿到大腿到阴户到乳房,最后到嘴。这时姐姐又了反应。男人的耳边传来了姐姐的声音:「你真的喜欢我?」

  「是,我喜欢你,我早就想得到你了。」「那我就满足你一次,之后不准在纠缠我,我不管你是谁。」姐姐说道,也许姐姐只是因为想应付过眼前的难关又或者只是想找一个男人来安抚那颗被拋弃的心,所以才说出了这些话,不过这些话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支兴奋剂。男人听完后立刻抱住姐姐用力亲吻起来。
  「嗯,讨厌刚刚那么粗鲁的对人家。」姐姐的语气似乎又变成了在面对情人时的样子。「啊……我要嘛……嗯刚刚其实你弄得人家好爽,人家从来没那么爽过。」男人听到姐姐的话就又把肉棒插入姐姐的小穴里,不过这次并没有急着用力抽插起来而是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干着姐姐。

  「嗯……用力嘛……我要你像刚刚那样用力干我……哦……对……就是这样……哦……天哪你怎么那么强……哦……你的大肉棒插得人家好爽……啊……人家快不行了……啊就是这样……不要停……啊……对……嗯……不行了……我又要高潮了……哦……」姐姐在男人的抽送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男人没有给姐姐休息的时间就把姐姐的双脚举起来架到肩上重新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不忘玩弄姐姐的乳房,乳房在男人的手中随意的变换着形状。

  「嗯……哦……好舒服……嗯……人家的小穴被你快插穿了……啊……嗯……你……怎么……这么……嗯……厉害啊……啊……又不行了……不……不行了……」又一个高潮的到来让姐姐变得浑身无力了。男人这时把姐姐的两腿张开用手抵着,继续挺动起来。

  「嗯……嗯……嗯……嗯嗯……好棒哟……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快活……嗯……嗯……真是棒……对……快……继续……喔……喔……喔……喔……啊……啊……啊……哟……啊……啊……啊……哟……又要丢了……丢了……啊……」「我也要射了。」说着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射……射进来……啊……好热……哦……好热……丢了……丢了……」姐姐在男人射出精液是也同时达到了高潮。男人射精后把肉棒放到姐姐面前,姐姐嫵媚的看了他一眼就把肉棒含入了口中,为男人清理肉棒上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舔弄干凈以后姐姐对男人说要去洗澡,就自己进入了浴室,出来是发现男人居然已经走了,也就没有在意,还以为是男人信守承诺当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这天我正好要出门,姐姐叫住我说道:「小林我用下你的电脑上网查一个东西,我电脑坏了。」「哦,你用吧,不要删我东西就行了。」我不在意的答道。
  晚上回到家,一开门就见姐姐对我冲了过来。「啪!」姐姐给了刚刚进门的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已经猜到是什么事了。这时只见姐姐的脸上满是泪水。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啊!」说着姐姐把一个东西用力扔到了我的脸上,原来是一个面罩。

  「你都知道了?」我不在意的说道,我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邪笑。

  「你怎么能这样!我是你姐姐,我是你姐姐啊!」姐姐不断的重復着这句话,说着又想给我一个耳光。我一把抓住她的手。

  「哼,我没有你这种姐姐。」我愤怒的答道。我的话让姐姐呆在了那里,只是任由泪水从眼眶里滑落。我走上前去,轻轻的吻掉了姐姐脸上的泪水,突然姐姐一把把我推开对我喊道:「你滚!你滚啊!」

  「哼,你叫我滚,你寧愿让那种老男人上你也不愿接受我?我有什么比不上那个老男人的?」说着我一把抱起姐姐走进了她的卧室,把她丢到床上,我抱住她的头,用力的亲吻她的嘴唇,任由她对我的拳打脚踢。

  「你走!你走啊!」姐姐一边反抗我的亲吻,一边口里说道。

  「又不是第一次,上次你还说我干得你好舒服,你忘了?啊?」我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知道是你,不然我不会答应你的,小林你看清楚我是你姐姐啊!」姐姐呜咽的说道。

  「事情都发生了,再说就是因为你是我姐姐我才会这样对你啊。」我说道。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姐姐还不能接受那个打电话威胁她,并与她发生关系的蒙面男人就是自己的亲弟弟。

  「我爱你啊!姐姐我爱你啊!你不知道我看到你和那个老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有多嫉妒。我发誓我要得到你,我要不择手段的得到你,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让其他人得到你的。」我激动的答道。

  「你出去吧!让我平静一会。」姐姐似乎冷静了下来。看着姐姐独自在哭泣的身影,我暗暗发誓我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这之后的很久姐姐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姐姐因为不上班了也就天天呆在家里,而我因为怕姐姐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就一有时间就呆在家里哪也不去,不过现在姐姐对我就像对一个陌生人一样,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天因为学校有活动我很晚才回到家里,我进门看到一盏灯都没有开,心想姐姐也许因为太晚就睡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活动很累就倒头就睡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姐姐的房间传来了响声,我悄悄的来到姐姐的门口,只见姐姐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用假阳具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

  我这时注意听到姐姐口里的话:「小林……嗯……用力……啊……姐姐……要……啊……像上次那样……嗯……狠狠的干姐姐……的小穴……啊……啊……就是……这样……用力……啊……姐……姐……要丢了……啊……丢了啊……」
  原来姐姐不是没原谅我,只是无法面对我罢了,我想着。我轻轻推开房门,姐姐因为刚刚自慰到了高潮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我来到床边低下头,用舌头在姐姐满是淫水的阴户上舔弄。姐姐这时反应过来。

  「小林,你干什么啊!不要这样!」因为刚刚的高潮姐姐的声音充满的娇媚。

  「刚刚姐姐说的我都听到了哦!」「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姐姐蒙住脸说道。

  「既然姐姐那么想要,弟弟我就来满足姐姐吧!」说着不顾姐姐的阻止,含住了姐姐的乳头,并用舌头不断的在乳晕上打着圈,手也从姐姐手中拿过假阳具插入了姐姐的小穴里。

  「小林……嗯……停下来……嗯……不要这样……」姐姐的声音不像是拒绝更像是一种邀请。

  「姐姐没关系,让我好好的服侍你吧。」说完我继续撩拨着姐姐那些敏感的地带,耳垂,乳头,阴蒂都被我用舌头好好的舔弄了一个便,特别是当我咬住阴蒂的时候姐姐发出了娇羞的呻吟。我知道这时候姐姐已经不会再拒绝我,就调转头,把肉棒对着姐姐,自己依然用嘴不断的舔食着小穴里的淫水。初时姐姐还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到自己曾经被这条大肉棒干得欲仙欲死,也就不管了,把肉棒含到嘴里为我口交起来。我们两就这样以六九势玩了半个小时,期间姐姐被我弄到了一次高潮,而我毫不犹豫的把淫水全都吞入了腹中。感到姐姐已经不能专心为我口交,我便站了起来,让姐姐背对我,好让我从背后插入她。

  「姐,我来了哦。」「嗯。」姐姐嫵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啊!」当我一下把鸡巴插进小屄时我和姐姐同时发出了呻吟。
  「姐,我终于拥有你了,看我的鸡巴被你的小屄夹得紧紧的。」「小林,姐也好舒坦啊……啊……你不知道……嗯……上次被你强奸以后……嗯……人家……人家……嗯一直想在被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肏姐……姐是你的……啊……用力……肏啊……不要停啊……姐要……要你像……啊……像上次那样狠狠的肏……肏姐的骚屄啊……啊……」

  「姐你真骚啊!对自己的弟弟都这样骚,啊,姐,你的小屄真紧啊!」
  「小坏蛋……姐……姐……就……啊……就对你一个人骚啊……姐是你的……唔……你……肏得人家好爽……啊……再深一点……用力肏我……哦……就是这样……哦……」我听到姐姐的淫词艳语,更加兴奋的肏着姐姐,看着姐姐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我就有了一种满足感,我把姐姐侧过身来,让她一只脚高高的翘起,又开始猛烈的抽插,每一下都把鸡巴全肏到小屄才往外抽。

  「啊……小林……啊……不……不行了……太深了……啊……太深了……姐……姐……又要丢了……啊丢了……」「姐,我也要射了……射了!」我和姐姐同时达到高潮之后,双双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晨我先醒了过来,感觉到鸡巴还在姐姐那温暖的小屄里,就又勃起了。这时姐姐也被下体的异样所惊醒。以后我每天都能享受到姐姐的肉体,我的性福生活也开始了。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