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大约发生在六个月之前,当时我的妻子——玛莉正式被她所服务的医院任命为员工。

  那时,对于她常常要比正常下班时间晚几个小时才回家的情况并不太在意,我想她也许是因为刚获得升迁而不得不加倍努力,但在随后两周,她变本加厉,甚至不到?更半夜绝不回家,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继续写下去之前,我想,得向大家介绍一下有关于玛莉的情况。

  她五尺?寸高,拥有一对黑眼(此种眼睛的人据说有西班牙血统),娇小的脸蛋完全被褐色的卷发所遮住。?围是36、27、35,这并不能算是标准,不过拥有又圆又翘美臀的她,在小镇上也有着相当不错的回头率。

  自然的黑肤,总是显示着健康颜色的她是我的高中情人,直到新婚之夜她才向我献出了童贞。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她非常热衷于性爱,结了婚之后我们几乎是每天都在狂欢中渡过。紧抓住我六尺长的鸡巴,她总是又吸又吮,搞得我射了又射,当然,在最后她也会要求我用手指让她达到高潮。

  一年之后,她的阴道就开始松驰了,即使我把五根手指全塞进去,也不够她塞牙缝的,这也让她的高潮是越来越难达到。

  几年过去,我们之间的性爱变得非常稀疏,每二周才来一次。如果她确认是处于安全期的话,她偶尔也会允许我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她一直声称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她却对我的阴茎和精液从来不感兴趣。

  我开始变得沮丧,每次用?到四根指头塞到她满是蜜汁的肉蛤中时,我都在迷惑她到底在追求些什?,也不知道她何时会大发慈悲,让我在她的体内射精。

  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情形。

  就象我最初开始提到的那样,近二周内她常常是深更半夜才回来,所以我决定去跟她的新老板见个面。她请求我不要去,因为她为他所做的这些超额工作是应当的。而且汤姆(她的老板)也曾经告诉过她,虽然不会因为她的超额工作而发给她奖金,但是他会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的。

  第二天晚上是星期五,她在早上五点半打了电话回来,告诉我昨晚汤姆举办了一个私人聚会,饮酒作乐,以庆祝繁忙的文书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我跟她说,尽情玩乐,无须担心。但就在我挂上电话时,我清楚地知道在玛莉的办公室内根本没有任何人,她只不过在撒弥天大谎。

  下午二点锺她才跌跌撞撞的回家,头发乱糟糟的,丝袜也破了好几个洞。伏在我耳边,她低声问我,饮了一晚酒的她看起来是不是糟透了。我没有答她,装假睡觉。她离开了卧室,并轻轻地关上了门。

  隐隐约约间我听到了起居间似乎有某种声响,于是我悄悄地打开了门,从门缝处向外看。玛莉正紧抱着汤姆深吻,那种激情的程度甚至在我们数年的婚姻生活中从未出现过。他的手握住她的臀,她轻声地在他唇间呻吟。

  汤姆无疑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足足有六尺二寸高,拥有强健的胸膛,他大大的蓝眼死死地盯着我妻子的脸蛋。

  依稀间我听到他说了一声:「开始吧。」

  玛莉慢慢地跪下,拉开了他裤头上的拉链,用小手抓出那一根巨大的阳具。
  天啊,好一根鸡巴,可是我从没见过的巨大,又粗又长,拥有玛莉的小手紧握也无法完全掌握的直径。

  她死死地看着手中物,想要用嘴去尝试一下味道。半勃起的巨兽相比于她的小嘴,大小相差实在令人无法相信。手上下套动着,她想要让这巨蛇复活过来。

  我掏出自己的鸡巴,慢慢地用手指把包皮掀开,相差实在太大了,我只能望洋兴叹。

  玛莉脱掉了他的内裤,让他坐在沙发上,然后她掀起裙子直到腰部。对于她丝袜裆处的破裂及大腿内侧处闪烁的精液,我并没有大吃一惊,事实完全证明了我的推断,这就是昨天夜晚她所谓的私人聚会所留下的证明。

  汤姆把龟头对准了我妻子的湿得一塌糊涂的肉洞,不住的厮磨着。

  她开始痛苦地蠕动着,乞求着他巨兽的进入。直到她低呼甜心之际,他方才心满意足地把龟头顺着那湿滑的阴唇,一顶而入我妻子的肉穴。

  对于我妻子那种小狗乞怜的样子及他如何颐指气使的模样我不想多说,但是为了满足诸位读者的兴趣,我还是照实说好了。

  她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仿佛向着圣物献祭般起伏,这个婊子,她从来不允许其他人(包括我在内)进入她的身体,就只是因为她想要为他生孩子。

  就在她如吟如泣地说出这些时,他却用眼观察着自己的阴茎在她阴道中出没有情形。阳具的顶端直冲她的小腹,而睾丸则不时指过她的花唇,她呻吟着容纳这突进。

  「全插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要你来充实我!」

  下一个动作,他将整个巨兽全刺入我娇小的妻子体内。

  她用手捂住嘴,以防自己快乐地大叫起来。我甚至能看到那根深入体内的巨兽将她的小腹撑得大胀,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也子宫也顶了进去。

  每次他退离时,都会将她的阴道扩胀至惊人的程度。阴唇紧贴在他火热的茎身上,上面闪烁着一道道水光,那是她的淫汁和他的精液的混和物。看起来就好象他连她的内脏也会抽出来般,但是她仍在需求更多。

  就在他一记猛刺,把整个阴茎都顶入她的子宫内时,我差点就要惊叫起来。
  他轻声地问着我的妻子,「你的丈夫也曾这样干过你吗?」

  「没有。」她回答道。

  「你想要孩子吗?」

  「是的,我只要你的孩子!」她狂喘着。

  我有点敬畏地看着他的睾丸猛烈地抽搐,然后大量的精液冲入我妻子的小腹内。他抽出了阳具,玛莉被撑得大大的阴道猛烈地合拢,激射出一波精液落至他的睾丸上。我甚至能听到精液在她阴道中流动的声音,这让我感到迷乱。

  她有力地收缩下体,想要让那精液在红肿的阴道中停留更久。

  轻轻地舔了舔他的阳具,粉红色的舌尖纠缠着整个茎身,象饥饿的婴儿般榨取着那光泽马眼内残存的精液,她开合着小嘴。

  我的眼睛变大了,因为他微笑着透过门缝看着我。冷冰冰的蓝眼压抑着我,我知道他一直都知道我在旁观,而且他跟玛莉所说的完全是在针对我。

  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他将我妻子的阴户据为已有,而且还料定我不敢有所争辩。

  我爬回了床上,等着我妻子进来。

  十多分钟后,她悄悄地上了床,而我也装作象被她惊醒的样子。我问她是否过得愉快,她说是的,并亲了一下我。

  我知道她没有刷牙,这让我有点畏惧,但叫我惊奇的是,她突然将一口汤姆的精液渡进我嘴里,我下面的鸡巴居然该死地有了反应。我贪婪地吞咽着,饥渴地在她嘴内搜寻更多。她将我推开,眼直视着我。

  「你喜欢这样吗?亲爱的。」她说道。

  「是的,这是什??它尝起来相当不错,甚至可以说是美味。」我说道。
  她的手滑向双腿之间,我知道那里还有更多。

  「闭上你的眼睛。」她低声道。

  我闭上眼睛,张开了嘴。

  玛莉用手从阴户中掏出了大量的精液送入我的嘴里。

  这就是那个家伙射在她里面的东西,飞快地品尝着他们的爱液,我的舌尖不停在她指间穿梭以啜取更多。

  「现在睡觉吧,我明天晚上还要去个某个地方的。」

  我仰躺在枕头上,开始用力地套动鸡巴。玛莉坐在旁边,问我想干什?。我有点羞怯地答着她,欲火烧身的我想要发泄一下。

  听到这句,她拉开了自己的睡衣,并掏出一个保险套:「戴上它,我不想让你那肮脏的精液弄脏我的腿。」

  我把保险套套在鸡巴上,马上便开始了套动。

  我的生活过得怎样?现在不仅仅不能和妻子做爱,就连手淫也要隔着一层塑胶膜。那一晚我手淫了两次,然后她就告诉我,要去买更多的保险套,因为我已经用完了。

  无论是否有跟她做爱,她都绝对不想跟我的精液有任何接触,想想这真是有点可笑!

  她让我把保险套给她,我照做了。接着她拿着这保险套,把里面的精液全挤入我的嘴里。

  「把它吞下去,亲爱的!」说着她又把那空的保险套扔到垃圾桶里。

  洗洗脸,她打着哈欠翻过身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了的我凝视着我曾经纯真的妻子。

  她并没有盖多少的东西,我轻轻地掀开了那遮盖物,她已经换掉了昨天穿的内裤,但双腿之间仍然是非常潮湿,而且她的手正放在那高隆的阴阜上面。

  就在准备将整个被褥全掀开时,我才发现她一脸有趣地看着我。

  「你想看什??」她问道。

  「你昨天晚上肯定睡得很舒服,看,那儿仍是湿湿的。」我答着她,这是我转移视线的好办法。

  「你喜欢看吗?」

  她说道,猛然掀开被褥,将那红色的维多利亚式的小内裤脱了下来,露出那可爱的褐色小屁股。紧接着,她又扔给我一个保险套。

  「我不要用这个!」我说着,心一沈,而她在听到后立马将内裤穿了回去。
  「那我就不让你看了。」

  我飞快地将包装撕开,将保险套套在我硬绑绑的阴茎上面。她觉得满意了,于是又将内裤脱了下来。我跪在她双腿之间,她则慢慢地分开了腿。

  她的肉穴仍在渗出精液!那个家伙射到她里面的有这?多吗?我有点疑惑。
  她微笑着开始用手指在那肥穴上移动着,轻轻地滑入那满是皱褶的阴户中。
  很快地,第?根手指也加入了,她开始低声地喘息着。

  「你想把小鸡巴插到我里面吗?亲爱的。难道你不想象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来满足我吗?」

  很快,她的手指全滑入了,甚至连手掌也刺了进去,她猛烈地来回抽送着。
  「来吧,宝贝!玩你的小鸡巴吧,让我明白你有多想插进我的骚穴。」
  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忍耐,我一把捏住我的阴茎,想要让这旋旎的情形继续下去。
  「是的,我想,」我回答着:「我想干你,你是我的妻子!」

  她脱下了结婚记念戒指,将它塞进了阴户之中。

  「我会戴上你的戒指的,我的爱!但是你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我想要的是一根大鸡巴。」

  然后她将戒指取了出来,上面粘满了爱液及昨夜的精液。她再度戴上戒指,伸手向我。

  「这儿,甜心!如果你想要的话,就舔这个吧,这应该会让你觉得更靠近我的阴户一点的。」

  我仰身迎向她的手,一边疯狂地舔着,一边极力地控制自己不要射精。她从阴户中抽出另一只手,并伸出?根手指对着我。

  「昨天一根好大的鸡巴插进这儿,现在你帮我清洁一下,爱人。毕竟他比你能干,让我看看你是如何欣赏他鸡巴的,你应该为他能让我快活而感到骄傲。」

  我舔吮着手指,上下来回,在我的心中,这就如同汤姆的鸡巴,而我的目的就在于榨出更多的精液。

  玛莉格格地笑着,推开了我。不知道怎的,我忽然有点担心。

  随后我爆炸了,精液全射入保险套中,她说我会明白该如何做的。

  我把保险套从鸡巴上抽出来,将里面的精液全喝了下去。

  「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如此说道,她准备去冲个澡,顺便叫我去做早餐。早上十点,她方才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来了。

  下午两点之后,她不时地走到前门向往看。

  不知怎?搞的,我的心也砰砰地猛跳着。

  漂亮的褐色头发如瀑布般地垂下,她的脸显得格外动人。朱唇半开、秋水频盼,穿着黑裙子的她益发衬托出修长的美腿。再加上那若隐若现的吊袜带,上面映衬着无数的蕾丝花朵,脚上则是擦得光洁无比的新皮鞋,这绝对能让人目驰神旋。

  「你在想什??」她不耐烦地踱着步。

  我看得失魂落魂,下巴也差点掉了下来(这种情形你应该能想象那画面),如同木头般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我想,那个叫汤姆的家伙真的是太幸运了!

  「我不敢想信,你居然会如此性感!」我的话冲出了口。

  她笑了,亲了一下我的腮边。

  「汤姆会在四点左右来接我,如果你想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共处。」
  「那我们去卧室吧!」我迫不及待地嚷道。

  「不行,你这个蠢货,我得呆在这?,我不可想弄掉化妆。也许我们可以一起看电视。」

  她这样说着,走进了会客室。

  我的鸡巴在内裤里面涨得生痛,而她回头扫了一眼道。

  「天啊,如果你不能控制那个小东西的话,就先把保险套给戴上吧!」
  我冲进卧室,手忙脚乱地把保险套给套上。

  我想,她说这话的意思就是鼓励我一个人独自手淫。

  我走回了会客室,而她则问我把裤子脱到那里去了。听到这话,我羞得不知所措,只能委委缩缩地告诉她,我把它们扔在卧室内了。

  「去穿上,我可不想花上一小时来看你那可怜的东西!」

  我返回卧室。她接下来所说的话让我简直不能置信。

  「把那个东西放在你的裤裆内,我不想见到你突然射出来什?之类的!这一个小时,我们就看电视,理由嘛,当然就不用我来说了。」

  她无聊地卷着腿,在大腿上划着圈儿,手中的结婚戒指晃花了我的眼。
  这就是我的妻子,我的终生伴侣,此刻却正准备要出去跟男人鬼混!

  这两周她肯定都在和汤姆幽会,而我知道事实却是在十五个小时之前。
  汤姆的车来到了我们的屋前,他鸣响了车铃。玛莉满面笑容地跳了起来,就象个少女般冲了出去(昨天晚上她也没有这?兴奋过)。

  我走到门边,看着她走向他的车边。他下了车,拥抱着她并给予了激烈的热吻。
  天啊,这可是大白天,我所有邻居都能看得出他们之间如胶似膝。天杀的,也许亲吻并不代表什?,但是他们那种法国式深吻,只怕连傻子也看得出来其中意味着什?。

  他为她打开了车门,让她上车。

  然后他步向我,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膊上。

  「我们去吃晚餐,之后再去看电影,我保证,十点锺之前我会送她回家。」
  他说着。

  「你最好把床上的被单洗一下,再把整个卧室点满蜡烛,我计划今晚播种,这对你来说,应该不会造成任何麻烦的。」

  他说着用力地压了压我。

  「这样不行,先生。」我低下头轻声道。

  「你也非常清楚,就凭你那小鸡巴,是永远也无法满足她的,对吧?」
  「是的,我非常清楚,她的阴户只属于你。」说着,我的脸上闪过火辣辣的羞愧,惭愧得连戴着保险套的鸡巴也在隐约间痛了起来。

  「我非常高兴你清楚这一点。」他说着放开了我的肩膊,「如果你是个好孩子的话,今天晚上我会给你奖励的。」

  隔着内裤,他伸手抓了抓我的阴茎。我的鸡巴立刻象点着火般烧了起来,涨得硬绑绑的,两膝象凝固了般,呻吟自我的嘴里逸出。

  他笑着道:「我想,你里面已经完了吧,是吗?」

  「是的,先生。」我勿忙地回到房中,将自己的精液整个吞下。

  十点十五分,他们已经回到了这儿,但是并没有人下车。只能依稀看到前座两个模糊的身影,我根本分辨不出他们究竟在做些什?,所以我开门走向车边。

  汤姆打开了车窗,我才发现我的妻子正伏在他的胯间上下套动。

  「她忍不住了。」他说道。

  「我们一上车,她就迫不及待地吃我的鸡巴。」

  看完电影之后,他们至少玩了二十分钟,天啊,这个男人真是利害,居然能够让人吹箫二十分钟而不射精。

  「够了,宝贝。」他说着,把她的头自阴茎上拉开。这强迫的动作伴随着一声?声,她的唇终于依依不舍地退出了那段茎身。

  「不要!让我继续。」她含糊不清地道。

  「我还想吃你的鸡巴!」我妻子的话就好象一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在撤娇般。

  「稍等一会就好了,宝贝,进去你可以为所欲为的。」

  玛莉?起了头,发现了自己所处何方。

  「噢,真好,我们到家了!你去把一切准备好。」她对我吩咐着,小手仍然抓住那根硕伟的阴茎。

  「我的男人和我可是要做正事的。」

  等到他们进入卧室时,她立马剥光了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下丝袜和高根鞋。
  她仰躺在床上,哀求着男人来干她。

  我坐在床的另一边,心中疑惑着,不知在这场闹剧中我扮演何种角色。
  汤姆拉过一张椅子,吩咐我坐在一边旁观。

  我遵从了,带着一点好奇,我也想看看他会对我们夫妇俩做些什?!

  在那平坦的小腹和如雕刻般的胸膛下面,他那激情的性器雄纠纠气昂昂地挺立着。青筋毕露、又粗又壮,看起来就好象心脏般有力地跳动的阳具杀气腾腾。

  几滴爱液在他马眼处涌出,闪烁着水光,仿佛象随时会滴下似的。

  我如同触电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用舌头将之清理干净,这时我也有点明白为何我的妻子如此迷恋这大家伙了,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玩艺儿,让人不由自主地去崇拜它。

  在那一瞬间,我有着一丝恐慌,就因为这个大阴茎,也许我会永远的失去妻子,在尝过这种巨炮的滋味后,她对一般大小的阴茎是绝对不会再有兴趣的,而且他也似乎正通过这种方式在羞辱我。

  「啊,把它插进来。」她大喊着。

  将那武器对准了那一度是我私人所有的秘密花园入口处,他非常耐心地劝诱着:「不要太心急。」

  玛莉眼望着我,就象昨夜里一般,向这巨大的鸡巴发誓着忠贞,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一切都在我的眼前发生。

  羞辱让我的脸涨红了起来,她甚至让不让我的小鸡巴插插她的肉穴!

  「我只想要你射进来。」她说着。

  同样对于我,她只却会让我戴套子打手枪。

  就在这时,他滑入了她,每进入一寸,我婚姻的结束也随之更进一步。他十一寸长的鸡巴可以完全刺入她娇小的身体,而我却只能每晚戴着保险套打空枪。

  此刻他看了一眼我:「明白了吗,她爱我的鸡巴,她愿意为此做任何事。」
  就在他全根尽的同样,她达到了巅峰。

  「我来了。」用着一种柔软的媚调,她轻轻地诉说着。

  只插了进去,她就达到了高潮!如果他把那根十一寸长的大鸡巴来回狠狠地抽送,她会快活成怎样?

  「你现在还好吧?」他对她道。

  玛莉应声说是,这是她向我的一种暗示。在我们?年的婚姻生活中,她从来就没有达到过高潮,仅有的二次也是因?我用的是手指,而不是我的鸡巴。

  臀慢慢地提起,他开始在她的里面进出。

  「啊!哈!噢,太……棒……了!比小鸡巴真是要好得太多了!」

  她开始公开地打击我,并毫不掩饰地露出对大阴茎的喜爱。她的每一声羞辱都换成了他的更快速抽动,她欢快的回应成为打向我一记记重重的耳光。

  很快她的腿就分得更开了,两人性器结合发出淫靡的声响。肉穴被拉伸了,我甚至能清楚地看到他的阴茎钻入她的子宫内足足有五六寸多深。我的妻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在巨炮的轰击下她翻腾着迎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汗水自他的额头落下,滴至她的双乳上,其中一滴粘在她发硬的左乳头上,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水珠,就好象隔着一层巨大玻璃般,让我觉得他们的动作似乎慢了下来。

  我只能用保险套,甚至连自己也不接触那儿,而他则真刀真枪地猛干我妻子的小穴。

  她翻着白眼,一个更大的高潮让她就象瘫痪般定在那儿一动不动。

  汤姆抽出了鸡巴,叫我去他那边。

  「男人,看吧,这可是她第一次快活得昏死过去,我想,她可能是因为你在旁观而变得异常兴奋!帮我把她的阴户打开吧!」

  一开始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只是坐在那里。

  「帮我打开她的阴户,小家伙!」他咆哮着。

  刚刚被插过的小穴被我的手指不费吹之力便扩张了开来,她的蜜汁慢慢地自那圆洞中涌出,在屁股下面形成一滩明显的湿迹。我分开了她的阴唇观察着,而他则上下套动鸡巴。

  我一手分开她的阴户,另一手试探性地抓住他的睾丸,用手轻轻地爱抚着,试掂着它们的重量。

  「射到她里面!射到我妻子里面。」我小声地向他请求,濡湿的手指滑向他的肛门。

  他开始颤抖进来,火热的高粘稠精液喷向她的子宫。

  他慢慢地向前顶着,我放开了手,帮助我妻子用阴道来挤压他的阴茎。
  我到底在做些什?啊?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就好象着了魔般拚命地帮着抽送着,想要他将最后一滴精液也挤出来。

  退离了,他的手放在我的后脖上,我知道该如何去做。这并不是强迫,而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的头靠近了那根雄伟的鸡巴,两个人差点就要挨在一起。

  我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甚至连一滴也不想浪费般地四处搜寻,直到最后仍是意犹未尽,最终我微笑着抬起头看他。

  他有趣地一笑,向我示意着我的妻子。

  我看了看,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浓郁的精液正自她的阴户中汩汩而出,于是我便费力地将那涌出的精液堵回去。玛莉醒了过来,微笑着看我用尽心机地将她那爱人的精液堵住,以免从她的子宫中渗漏出来。

  这是六周之前的事情了,自从那之后,世事万变。

  玛莉有了孩子,尽管这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我的新工作之一就是每晚用可可油涂她的小腹,好方便她继续跟汤姆交媾。

  每次我为她涂油时我都会跟她腹中的那个私生子说,你的亲父亲现在就要干你的婊子母亲了。

  除此之外,我另外被指派的任务就是在他们完事之后,用嘴去将他们的性器清理干净。汤姆说,反正她是怀孕了,射出的精液也是无用的,所以我不得不每次都用嘴去清理那满是精迹的小肉洞。

  当然还有,如果玛莉在交媾之后太累而他精力仍足的话,汤姆也可以暂时使用一下我的屁眼。

  上一周,汤姆告诉我,他们俩打算要四到五个孩子,所以这种情形会一直继续下去,虽然不会是永久。

  噢,好吧,至少他不会厌倦用大鸡巴来插我的屁眼吧……应该是的。

  【完】

  1693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