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大宋皇帝赵光义重重一掌拍在面前的龙书案上,本就是黑色的脸庞现在几乎透出了紫色,下面的小太监们眼见皇帝龙颜震怒,也没人敢上去劝慰皇帝注重龙体,反正官家是马上出身,体健如牛,批阅公文,夙兴夜寐,晚上还能连御四女,这可是连太祖皇帝都办不到的事情。

  也难怪赵官家恼火,大宋出兵攻打杨浩的西夏已有近一月了,潘美的大军现在还被堵在横山一线,好不容易施了一次声东击西之计,佯攻飞壶口,实夺马湖峪,斩首三千,可没过三天,监军太监王继恩就在马湖峪吃了败仗,西夏大将杨继业先放弃一些地势不太险要的地方,诱敌深入,使得宋军张开两翼,彼此不能呼应,这才据险隘死守,同时调一路奇兵出明堂川,绕经辽国草原,攻府州后路,府州烽烟一起,潘美被迫撤军,杨继业趁势反击,兵困马湖峪的守军,守军五千尽数困死,横山又恢复了胶着状态。

  ‘这个杨浩,简直就是属乌龟的’,赵光义恨恨的想着,好不容易借叛徒赤忠收复府州,将折家满门捉到了京城,可没想到折子渝竟然率领折家人马直接投了杨浩,弄得现在京里的一堆折家人杀也不是,放也不是。

  横山目前的僵持,他并不十分担心,西北地贫山瘠,不可能耗得过大宋,皇兄十年生聚,给他留下的钱堆满了封桩库,多的连串钱的绳子都放烂了,可大辽最近虎视眈眈,若不能早日攻下横山,待到辽国休养生息,恢复实力,那可就是大宋的劲敌了。想到这里,他一挥袖子,‘备轿,出宫’。

  大宋官家出宫去哪?全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那就是火情院长杨浩留下的千金一笑楼,妙妙和吴娃跟着杨浩走了,可柳朵儿还在,‘千金一笑楼’已奠定了它在汴梁无上的地位,柳朵儿现在也奠定了自己在‘千金一笑楼’的无上地位,而且现在她又多了一个名头,大宋官家的女人,虽说每次被皇帝宠幸之后,都会被内侍唤起来进行种种善后措施,以免留下皇家血脉,可官家的强力,每次都能让她沉沦其中,欲仙欲死,杨浩留下的种种花样,她都和官家试过了一次,赵光义虽然与乃兄相比略显黑矮,也不如杨浩那般风流倜傥,可也自有一种英雄气概,能让她沉迷其中。

  昔日那皎洁如月的美人儿,如今已经是一个姿容婉媚的小妇人了,灵秀依旧,却多了几分成熟妇人的丰腴圆润。琴韵悠悠,如烟之痕,袅袅萦绕,缥缈空灵,听着优美的乐声,看着美人的曼舞,赵光义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

  薄薄的轻绡之下,美人的柳腰圆臀若隐若现,当柳朵儿舞至赵光义身边时,纤细的腰肢被男人一带,顿时立足不稳,跌坐在了男人怀中,感受到臀下男人的火热,柳朵儿忍不住含羞娇嗔,‘官家,怎的这般急’。

  柔嫩温润的美人坐在怀中,圆翘的香臀隔着一层轻软绫罗也掩不住那柔软弹性,美人在怀,一股香馥馥的热力透体传来,赵光义不禁色心大动,嘴里没顾得上回答她的话,双手却探到前面,握紧了她胸前那一双酥腻娇软。

  赵光义这人从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知情识趣的主儿,他戎马半生,哪来懂得床第间合欢共乐的诀窍,因为他的身份,他也不耐烦花费功夫去抚爱得怀中女人情动,只像上阵杀敌一般直来直往,可自从有了朵儿,有了杨浩留下的那些宝贝和花样,赵光义也渐渐成了花丛老手,加上他天生的两样雄厚本钱,一是雄浑内力,二是九寸神枪。就连柳朵儿这样的风月花魁也禁不住他的大肆挞伐。

  胸前双乳被男人掌握,温热的大手上带有丝丝真气,撩拨的朵儿芳心欲化,一对蓓蕾已经微硬翘立摩擦着胸衣,让她喘气都有些不均匀,男人的手心好似有两股电流,从胸前最敏感的部位麻酥酥袭遍全身,她浑身无力,只能娇娇怯怯闭上双眸,摆出一副任君索尝的模样。

  合欢结开,薄裳款褪,冰肌玉骨稍露芬芳,赵光义将柳朵儿摆出面对面跨坐在自己膝上的姿势,头埋在朵儿胸前的丰盈之间,大手早已滑到她的胯下,这柔纱制成的底裤轻薄仿若无物,是杨浩所创,也是朵儿用来取悦官家的妙物,美人的幽谷之间早已是湿滑一片,赵光义运起真气,指尖似乎射出丝丝热气一般,轻拢慢捻抹复挑的逗弄着朵儿的小穴,柳朵儿双手勾住官家的脖子,翘臀本能的向前挺动着,渴望着男人的占有。

  赵光义也懒得剥去柳朵儿的底裤,将她的身子向怀里一带,真气贯注下身,九寸神枪上顶,毫不客气的刺穿了薄纱底裤,直直顶入了朵儿的蜜穴。

  柳朵儿最爱的就是这个姿势,下身被那火热的巨物深深插住,那一大团烫热坚挺直侵入自己的娇嫩中,不单单是下身传来的快感。浑身酥软的感觉更是让她不敢直视男人灼热的眼神,那种被完全占有的感觉让她只能闭住眼睛,咬紧牙关,只觉得这个男人是如此强大,连天下都是他的,那么自己被他征服,不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柳腰摇摆、挺直、收缩,柳朵儿不得不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好让自己没那么快被送上高潮,可男人却一把托起了她的屁股,一面抽送,一面揉搓着她的娇乳,让她清楚的看见肉棒在自己体内的进出。

  在赵光义插的柳朵儿欲仙欲死的时候,柳朵儿的四名侍女仍然留在堂内,看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了,反倒是两名小太监早早就知趣的 退了出去。

  一名侍女回头轻笑道,‘小鱼儿你还是第一次见吧,怎么脸色这么红?’这名叫小鱼儿的侍女大大的眼睛,翘挺的鼻子、尖尖的下巴,越看越柔、越看越美,她手里捧着柳朵儿的琵琶,纤手肤色如上好美玉,娇嫩又如水葱,脸蛋亦是莹白如玉,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她生的不是一张樱桃小口,否则的话,在几名侍女看来,这个新来的侍女简直美过了朵儿姑娘。

  大概第一次亲眼目睹活春宫,小鱼儿姑娘的脸蛋上飞起一抹羞红,手也有些发颤,如果有人此时在鱼儿姑娘的裙下向上看一眼,就会发现鱼儿姑娘的裙下的小裤同样已经湿透了。

  这位鱼儿姑娘正是折子渝,到京城想要救出折家满门,虽然杨浩答应会用玉玺交换,可子渝姑娘一向以女诸葛自诩,当然要到京城来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法子。

  虽然吴娃已经不在,但折子渝还是轻轻松松的混进了一笑楼,还成了柳朵儿的四位侍女之一,她知道柳朵儿有机会接近皇帝,因此准备了一套说辞,至少可以让这位赵官家不至于狠下心斩了折家满门。这许多天她都在等待机会,可皇帝却是迟迟不来。

  折子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看见这位大宋皇帝,对折子渝来说,与男人最接近的时候就是和杨浩的一吻,她隐约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做的那种事情,却从没想过竟会是这般刺激,于是,已经二 十 二岁的折姑娘有点春情荡漾了,恍惚中赵光义成了杨浩,而柳朵儿成了自己。她记得杨浩说过喜欢翘臀,自己的臀儿她也在镜中看过,绝对不逊于柳朵儿,可浩哥哥的那里呢,也像这位大宋官家一般可怕吗,智谋百出的折姑娘,也被这个问题难倒了。

  柳朵儿终于一败涂地,软软的瘫在了赵光义怀中,回头摆手,示意侍女们准备沐浴,折子渝还在胡思乱想,脑中一片茫然,跟着其他三个侍女,杏儿、桃儿、燕儿一起进了一间屋子。

  这屋子里又是杨浩的创举,竟是一个装饰华美的现代浴池,浴池里兰汤明净,氤氲水汽袅袅上升,弥漫了整个房间,折子渝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里,女孩家哪个不喜欢沐浴,她恨不得自己也能进去沐浴一番,正在遗憾的时候,却看见杏儿、桃儿、燕儿开始脱去衣服,折子渝大吃一惊,只是备水给官家沐浴,怎么还要脱去衣服?

  燕儿看见折子渝不动,伸手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傻鱼儿,看什么呢,还不脱衣服,想让朵儿姑娘训斥吗’。

  哦,折子渝此时已经完全糊涂了,糊里糊涂的除去衣裙,跟着杏儿三个一起换上了一套小衣,这套小衣其实是仿现代的比基尼,不过是丝绸所制,上面刚刚遮住双乳,下面则是一块小布堪堪挡住幽谷,最让折子渝难堪的是,还有一根细绳勒在臀缝之中,弄得菊门痒酥酥的好不难受。

  赵光义抱着同样赤裸的柳朵儿进了浴室,一眼便看见了折子渝,四个女孩是同样裙装时看不出差别,可换上这比基尼,折子渝的风姿顿时显现出来。洁白的肌肤在屋顶投下的阳光照射下,晶莹如玉,丰满的酥胸到腰间突然收束,流畅而美好,而再往下,便是倒放琵琶一般的动人弧线。

  盯着折子渝的纤腰美腿翘臀,赵光义的下体顿时又硬如钢铁,顶得柳朵儿娇吟了一声,紧紧搂住赵光义的脖子,眼睛媚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赵光义坐到池中设置的台阶上,将颈部以下整个身子都浸在池水中,柳朵儿从他怀中站起,正准备像往常一样上前服侍,赵光义却摆了摆手,一指折子渝,‘换这个小姑娘’。

  折子渝早就感觉到男人火热的目光在自己几乎赤裸的身上打转,看得她又羞又恼偏又无处躲藏,好不容易随着一起下了池子,正在努力弯腰,好把更多的肌肤藏在水里,没想到赵光义竟然指向自己,不由得芳心忐忑,想要拒绝却也知道这不符合身份。好在听到柳朵儿回道‘鱼儿新来,还没有训练过,恐怕惹官家生气’。这才心中一松。

  可赵光义却浑不在意,‘总要有第一次,朕不生鱼儿的气’柳朵儿无奈,俯身在折子渝耳边说了几句,折子渝的脸顿时红得如同煮熟的虾子一般,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只好缓缓走近赵光义身边,娇躯不住颤抖。

  杏儿和桃儿轻车熟路,早已取过一个羊脂瓶儿,倒出里面滑腻腻的芳香油膏,在折子渝身上轻轻涂了一层,温软的小手在折子渝柔滑的肌肤上滑动,似乎滑到哪里,身子就痒到哪里,折子渝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来,忽然一只手轻轻在她后背一推,早已两腿发软的她立足不稳,嘤咛一声,倒进了赵光义张开的双臂之中。

  啊,折子渝忽然发出一声腻人的娇吟,赵光义早已经站起身来,让燕儿将沁香的油膏涂满全身,而折子渝则是在柳朵儿的指导下,张开双臂轻柔的抱紧男人雄壮的身子,全身上下蠕动了起来,赵光义舒服的站在水中,任凭折子渝玲珑剔透的柔滑娇躯,丰盈的娇乳,滑腻的小腹,无所不在的滑过自己的身体各处。虽然敏感部位隔了一层丝绸,可躯体摩擦之中,丝绸不时滑开,娇嫩的乳头和阴阜也不时擦过男人的身子。

  折子渝哪来经过这种场面,觉得自己的一身武艺似乎都失去了,只动了十几下,她便已经小脸绯红,呼吸急促,香汗淋漓,双手勾住赵光义的脖子,双腿夹住男人的大腿,柔软的娇躯紧贴在男人怀里,凭着臂力和腰力上下蠕动,那根火热的肉棒时不时顶在她 两腿之间,热度似乎还热过池水,烫得她娇嫩的花穴似乎要融化了,偶尔那根巨物穿过腿间,微微上翘的龟头轻轻顶在折子渝的屁眼上,那种酥麻和震颤,如果不是有赵光义的大手搂着,怕她早就软滑到水里去了。

  折子渝渐渐觉得小穴里酥痒难耐,蠕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偏偏男人却是好整以暇,只是一动不动,静静享受她的身子。

  眼见鱼儿越动越慢,唯恐官家不满,柳朵儿的娇躯贴了上来,从后面抱住折子渝,赵光义伸出双臂,将她和折子渝一起搂住,随着柳朵儿的蠕动,被夹在中间的折子渝的身子也在男人身上扭动起来。

  折子渝只觉自己的身子无一处不敏感,美妙的快感开始支配她的身体,胸前的早绸缎已经滑到了乳房上面,两点小樱桃高高耸起,每一次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擦过,都有触电般的快感传来,忍不住张开嘴巴,哦哦娇喘,赵光义看见她失魂落魄的表情,探手在她的胯下拨开丝绸轻轻一掏,只觉湿黏黏的沾了满手,折子渝娇啼一声,竟然就此泄身了。

  折子渝初次高潮,又被池水蒸得太久,这一下竟然晕了过去,赵光义没想到这美人如此娇弱,将她斜抱在怀中,见她满脸香汗,便撩起池水,轻轻在她的脸上擦拭。

  折子渝的化妆极其巧妙,只是通过眉梢眼角的上挑下拉略微改变容貌,平时看上去宛若天成,可这一擦拭,又是在她晕过去的情况下,赵光义是何等人物,顿时发觉她相貌略有变化,咦了一声,却也没问什么,只是将折子渝胯间的丝绸向旁边一拨,便把九寸神枪顶进了她的胯下。

  折子渝毕竟是习武之人,虽然极度的羞惭和刺激令她昏晕了一下,可很快便也醒转过来,但眼前的情景差点让她又晕了过去,只觉自己的下体硬邦邦的塞着一团火热的巨物,修长的两条美腿被杏儿和桃儿一左一右分别抱在怀里,形成一个双腿大开的羞人姿势,屁股被燕儿在身后用双手捧着,赵光义正站在自己两腿之间,低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感觉到下体被侵入,折子渝尖叫一声,本能的想要扭动身子,可腰肢一扭动,便觉得下体一阵刺痛,仿佛有层薄膜要被刺穿一般。

  赵光义双手握住她的纤腰,声音低沉却是不容质疑‘美人儿,别动,朕现在还没破了你的身子,你再扭,可别怪朕控制不住。老实交待你的来历,朕还可以考虑让你保留处女身子,否则就破了你的身子,再让你在一笑楼接客’。

  折子渝又惊又羞又怕,什么智谋都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没等张嘴,赵光义已经作势挺腰,折子渝只觉下体一阵剧痛,两行珠泪顿时流下。

  男人给女人破身时,想要减轻女人的痛苦,关键就是要快,可赵光义控制真气,每次顶得折子渝的处女膜将要崩裂时便将肉棒收回,这等钝刀子割肉的方法,折子渝如何吃得消,只得乖乖点头,可脑子混沌一片,却是不知从哪来说起。

  赵光义将肉棒略微拔出几分,只留一个龟头塞在她紧窄的穴口,‘美人,告诉朕你的名字。

  下体的疼痛得到舒缓,折子渝的神智清醒了些,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处女身子没有了?刚才的剧痛是否撕裂了那层薄膜,折子渝并不清楚,可就算没有落红,自己原本纯洁的蜜穴已经被那根大家伙插入过了,想到没有把身子留给浩哥,折子渝又悔又悲,不过事已至此,悔也无用,如果能保住折家满门,自己失身又如何?大不了之后自尽便是。

  想到这里,折子渝眼神渐渐恢复清明,虽说蜜穴口处顶着的火热硬物仍让她有些羞惭,但声音却不再颤抖。‘我就是府州折家的折子渝,这次入京正是想要求见官家。’

  ‘嗯’,赵光义微微眯起眼睛,他感觉得到美人情绪的变化,倒是对这个折子渝有了点佩服,‘求见朕?折姑娘的艳名我早有耳闻,是想拿自己的身子换折家性命?’说着又将胯下的肉棒向里面顶了顶,目光在折子渝脸上逡巡了一遍,‘长得也算不错,不过想要换折家满门,却是高看自己了’

  柳朵儿在旁边笑道‘折姑娘还不谢恩,看看官家愿意用你换折家几人?’

  折子渝没想到大宋官家说话竟是如此无耻,想要怒斥,可刚一张嘴,下体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忍不住逸出一声娇吟,本来义正词严的话语顿时没了力度‘你若敢杀我折家满门,须知道哀兵必胜。我折家的实力……’

  见折子渝在被摆成这种姿势和肉棒进入半截的情况下,还想和自己谈论哀兵必胜之道,赵光义微微摇头,笑道‘折姑娘,我看你还是闭上嘴巴,显得更美一些。’这句话却是打中了折子渝的死穴,她最自卑的就是自己的嘴巴略有些大,有些美中不足,本能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儿,赵光义却在此时将她的腰肢向怀里一带。

  唔,折子渝闷叫一声,鼓胀的阴阜贴在了男人的小腹上,破身的剧痛让她牢牢咬住了自己的小手,才不至于惨叫出声。

  赵光义有足够的信心征服她,也不使用任何抽插的技巧,只是让那硕大坚挺的巨物在折子渝的蜜穴里不紧不慢的来回抽动着,处子之血滴落在池水中,泛起点点晕红,又很快消失不见。

  双腿被架住。屁股又被后面的人托着,折子渝没有任何闪躲余地,只能咬牙强忍痛苦,好在疼痛渐渐减轻,身子一点点的松软下来,温热酥麻的快感从交合出散发,一点点流遍全身。

  也许是在水中破身的缘故,折子渝很快进入了状态, 她本就是个内媚的体质,随着肉棒的进出,快感如潮的她开始抑制不住的娇呼扭动,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朵儿,准备作画’。

  柳朵儿听说折子渝的来历,还以为她来刺杀官家,正在担心自己被疑为同党,听见官家的声音,急忙上岸,吩咐侍女进来准备纸笔。

  赵光义逐渐开始大幅度的抽动,肉棒坚硬若石却又炽热如火,重重的一下下顶在折子渝酥软的花心上,折子渝只觉快感如惊涛骇浪一般前扑后拥的袭来,她不住的娇吟扭动着,身后的燕儿已经捉不住她滑溜溜的翘臀,杏儿见折子渝的屁股在燕儿手掌上不断滑动,笑道:‘燕儿,不要光让折姑娘舒服,抓住她。’

  燕儿笑道,‘官家太厉害了,现在折姑娘的水儿都流到屁股上了,滑溜溜的像油浸过似的,哪里抓得住’。

  赵光义得意的一笑,腰部发力,再次加快了频率,肉棒不断顶撞在折子渝的花心上,偶尔停顿一阵,让她体味刚才的激烈抽送,但随即便是一轮更快更猛的抽插,他知道,对于这种刚刚破身的美人儿,这种激烈的抽送定能摧毁她的意志,让她产生被征服的感觉。

  杏儿和桃儿看出折子渝已经即将高潮,对视一眼,放开她的双腿,折子渝娇吟一声,双腿猛地夹紧了赵光义的粗腰,屁股完全挣脱了燕儿的手,拼尽全力向前挺动着,娇嫩的花心酸得似乎要坏掉一般,整个小腹都抽搐起来,下体涌出阵阵灼热的浪潮。

  感觉到肉棒周围的数层嫩肉一阵强烈的痉挛抽搐,赵光义知道折子渝已经高潮了,将她瘫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双手捧住折子渝的屁股,继续抽插着,持续不断的诱发她的高潮,折子渝的眼神逐渐迷乱,嘴里无意识的啊啊娇喘着。

  柳朵儿跪坐在池边的小几旁,毛笔在宣纸上舞动着,将这幅画面记录下来……半个月后。

  横山大营,狗儿腋下夹着一卷卷轴,匆匆进了杨浩的帅帐,‘大叔,京城子渝姐寄来的’。

  嗯?杨浩解开卷轴上系着的红绳,发现是三幅画叠在一起,‘子渝怎么还有闲情寄画来?’杨浩摇头一笑,打开画卷,顿时神色大变。

  这画并非黑白两色,而是上了颜料,栩栩如生,第一张画,画的是一男一女对面相拥,女子的脸趴在男人的肩上,脸蛋上红潮未退,美眸半闭,嘴巴半开,似乎正在呢喃着什么话语。她的两腿紧紧夹着男人的腰,脚趾微微翘起,显然正处于高潮之中,下方龙飞凤舞的数个大字:熙陵幸子渝图。

  狗儿站在杨浩身侧,看到女子的脸,顿时惊呼一声‘子渝姐’,随即知道不对,掩住小口,看着杨浩铁青色的面庞。

  杨浩手指微颤,打开第二张图,画中同样是一个裸体美女,她半跪在榻上,全身赤裸,一手掩着羞处,纤腰微弯,娇眸回转,顾盼嫣然,正是折子渝的模样,后面一个男子站在她臀后,一手扶着她的腰肢,两人下体紧密贴合。这次却是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熙陵幸子渝图。

  子渝,杨浩忍不住流下眼泪,图中的折子渝手掩蜜穴,不问可知男人插的是何处,显而易见,赵光义是想告诉杨浩,自己不仅幸了子渝,还连她的后庭花也一起采了,可那几个大字如此丑陋,却是何意?

  第三张画上只有一个女子蹲在一幅摊开的卷轴上,她双手扶膝,努力低头弯腰,似乎想从两腿间看到身后,卷轴上已隐约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女子两腿之间悬着一支毛笔。

  噗,杨浩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眼前似乎隐隐约约现出无数春宫图像。

  又半个月后。

  赵光义大笑,横山大捷!斩首四万,哈哈,杨浩这匹夫,只不过玩了他一个女人,他就忍不住了,潘将军也争气,一举破敌,看了看怀中的美人,‘子渝,这次你可是立了首功,杨浩和他的家眷已经被解上京,听说你被那唐焰焰羞辱过,待官家为你出气,哈哈’。

  折子渝正在抚琴,身披轻纱,里面却是不着片缕,媚眼如丝,脸蛋上一抹绯红,雪白的颈子微微扬起,白得如同透明的小手在琴弦上拨动,琴声一片零乱,她的下体正和赵光义的肉棒紧密结合,随着男人的笑声,肉棒上下颤动,更是刺激得她娇声呻吟。可嘴里还要回应‘谢……谢官家’ .她清楚的记得,那一天自己被皇帝弄得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跪在床上,官家站在自己身后,肉棒在自己的后庭中抽送,她只觉得后庭里面又满又胀,开始是疼痛,慢慢的竟然开始阵阵酸痒,接着是全身一阵阵的发酥,尤其那粗长的肉棒每次齐根没入时,更是难受得她腰身扭动、低声哼喘。她玉手乱抓,腰肢乱扭,可男人牢牢捉住她的腰肢,有力的抽插毫不减缓,弄得她翘臀又挺又颠,可那难耐的酥麻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减缓。

  当女孩子的后庭被男人抽插时,往往会有一种被征服的感觉,折子渝也不例外,当赵光义从她的后庭拔出肉棒的时候,折子渝已经完全被征服了,任凭赵光义将毛笔插进自己的后庭,抱着自己蹲在画上。任凭柳朵儿轻轻按摩着自己的后庭,好让自己的肛门尽快收束夹住毛笔……‘子渝,怎么不弹了?’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喔’,折子渝本能的拨弄着琴弦,腰肢也轻轻摆动,‘嗯……嗯……子渝……子渝不行了’似乎淫荡的本性被开发出来,折子渝愈见娇媚,可也越来越不堪挞伐。

  赵光义搂住她的腰肢,发力抽送,没几下就让她泄了身子,‘听说那唐焰焰也是个美人儿 ,到时,就由子渝你负责作画如何?’每天被用春药盥洗蜜穴和后庭,折子渝的身子已经被调教得敏感之极,虽然明知赵光义是准备用自己来侮辱杨浩,可已沉迷欲海不能自拔的她还是乐在其中。

  ‘嗯……嗯……’,不知是娇吟还是回应,折子渝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回头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一面耸动屁股,一面流露出哀怨的表情,娇滴滴的哀求着,‘子渝,子渝的后面也痒了’。

  赵光义呵呵大笑,也不变换姿势,只是把折子渝的娇躯向上一提,屁股向椅子里挪了挪,再次放下她的娇躯,肉棒便顶在了折子渝湿漉漉的屁眼上。

  ‘啊……好胀啊!’折子渝的后庭已经被那粗大的龟头撑开,赵光义再一用力,三分之二的肉棒已经进到了小洞里。折子渝双腿不停地发抖,四肢麻麻软软,只觉得好象全身都被胀得快要裂开了似的,可是却又无比的舒服。

  赵光义抱着折子渝的娇躯不停的上下运动着。那粗大的肉棒已经完全插进了她的后庭。

  折子渝只觉得他每次的抽动,好象那粗大的龟头都要顶穿自己的肠壁一般。

  那种感觉真是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一种美妙感觉。肉棒不断深入,直顶到幽门处,磨得她不得不忍住身子的酥软,努力挺直腰肢,把屁股抬高点,才能缓解后庭里的酥麻感。

  赵光义感到美人的后庭猛地夹紧,媚肉一阵阵紧密地绞动,剧烈的快感传来,身子一抖,阳精喷涌而出。折子渝被射得浑身颤抖,身子软倒,同时攀上了快乐的顶峰。

  囚车内,杨浩吐出一口鲜血,似乎感觉到有什么最宝贵的东西永远离开了自己。

1747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