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哎呦……好入……好舒服……喔……哦……用力点……快……快啊……」小云不停扭着丰满的屁股向上迎合,一面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只想快点再一次把自己送到快感的高峰。

  阿伦知道小云快要到了,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巨棒插在小云体内,弄得小云阵阵酸麻的十分受用,口中忘情的不断浪叫:「啊……喔……要……要死了……啊……啊……「

  在阿伦的狂攻之下,不消一瞬间小云又一次到达了高潮!小云双目紧闭,双腿用力夹住阿伦的腰,全身发抖,双手在阿伦壮实的背狂抓,口张开成「O」形,叫嚷着「哦!我…我……不……不行了!干死我了……啊……啊……啊……啊……「

  看见小云到了,阿伦亦跟着狠狠地把强忍着的精液一把劲的射进她的肉洞,跟着便翻身躺在小云身旁休息。

  高潮後的小云只觉全身舒畅,幽幽的看着眼前抱着她在怀中的壮男,心里想着:「唔??今天竟来了五次!」小云是我老婆阿敏的好朋友,虽然己是三十三岁,还生过一个小孩,但是她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就像二十来岁左右的少妇。 她的老公生意失败,拖欠了很多债务,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时常打她,两人最终是离婚收场。

  小云自生了孩了後已经很久没有工作了,现在为了维持生计,只有再次出来工作,而阿伦就是小云在工作处认识的同事。小云本来是一个十分保守的良家妇女,原本是和丈夫一个月也做不了两次,谁想到离婚後只几个月的时间,竟成了阿伦和他那班老外朋友的「炮友」,几乎每两天便要给他们干到连站也站不稳,全身没有气力才结束。

  阿伦是菲律宾来的移民,身形高大,一个人独居。两个寂寞无聊的人跑在一起,自然谈得十分投契,还在假日一起出去玩,混熟了之後,小云便给带进他一班老外朋友的生活圈中。

  外国人很多行为都是很开放的,一起去玩常会趁机吃吃小云豆腐,拥拥抱抱和亲亲脸颊,有时候玩作一团时,还会摸摸她的屁股。小云最初也不太习惯,但见多了也不会太介意,更想不到他们会打什麽歪主意。终於小云一时大意,便给阿伦们一伙人灌醉吃了。

  那一次是小云应阿伦的邀约,参加一个在老外家里开的派对。由於参加的老外朋友早己认识,小云便放下了戒心。虽然小云不懂得饮酒,但玩得高兴,经不起大家的劝饮,便糊里糊涂的醉倒了。

  小云半夜醒来,只感觉头昏脑涨的,脑袋一遍空白。迷糊中感到躺着的床单凉凉的,才发觉自己竟全身赤裸裸的和阿伦一起睡在牀上,登时吓得酒也醒了一半。

  这时小云只觉很久没有访客的私处传来一阵火烫的感觉,己为人妇的她,心中明白自己一定是在醉得不省人事时给干了。

  小云自从和老公分开,己差不多一年没有性生活,有时晚上躺在床上给一股莫名的慾望弄得不能入睡,便会忍不住自己解决。 自从认识了阿伦一班老外,小云在自慰时也曾有幻想过被外国人的巨棒占有,但想不到今天竟真的发生了。

  小云再伸手在肉沟一探,发现连阴唇都给干到外翻了,大腿缝间湿答答的,蜜穴里和阴户附近都是精液,想到离婚後因没有性生活,早停止了吃避孕药的习惯,现在阿伦竟把精液注满了自己没设防的蜜穴中,要是怀了孕可不得了。

  「你怎麽可以这样!」小云心知吃了大亏,便大声叫醒阿伦。

  阿伦见到小云酒醒,知道这时唯一办法是在牀上把小云彻底征服,便突然将她扑倒,一面亲吻她的脸和颈项,一面同时用手搓揉她那充满弹性的乳房。

  「啊!不!不要……你……你还要干嘛!……唔……」娇小的小云被粗壮的阿伦压在床上,就像一个玩具娃娃一样,用尽了力气都争脱不了,只有口中在抗议,但话还没说完,阿伦就吻住了小云的小嘴,舌头也伸入她口中翻搅。

  小云的身体本就属於很敏感体质,以前和老公爱爱,只要轻轻的抚摸,就会开始兴奋。 现在小云正值虎狼之年,加上长期缺乏性爱,身体在阿伦的玩弄下,不消多久便有了反应,一种想被占有的慾望逐渐蔓延全身,挣扎亦开始弱了下来。

  久旱的小云给的阿伦抱着,赤裸裸的乳房摩擦着他结实的身体,乳头不争气的兴奋得硬了起来。小云想到自己竟然全裸着身体让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肆意爱抚着,仅有的一丝理智努力的控制着别让自己墬入情慾的漩涡,但肉体的反应是那样令人兴奋,胯下的小穴也因为这样渐渐湿润起来了。

  小云用娇羞的眼神偷瞄着全身都是肌肉的阿伦,一时也不知是想挣脱他的拥抱,还是应该放任的享受一下。

  阿伦在小云耳畔说:「你又不是第一次做,怕什麽?」「老外就是这样直接??」小云面孔羞得通红的想着,闭上眼不敢张开。

  但小云内心的矛盾马上被莫名的与刺激取代了。阿伦熟练地用嘴舔吻她的粉颈,弄得她全身发软,再用脚顶开她的双腿,把手伸到小云的腿间。

  阿伦的手指直往小云娇嫩的阴部抚摸,上下的在她早己湿润的穴口摩擦。随着阿伦手指的拨弄,小云感到小穴裹好像有无数蚂蚁钻了进去似的,一股酥麻由胯下向全身流窜,柳腰开始不自主的扭动起来,主动迎上阿伦像是有魔力的指头。

  阿伦摸得小云越来越亢奋。 她只觉身体越来越烫,强烈的快感比自己用手自慰更要舒服百倍,突然小云整个身子绷直,双腿紧紧夹着阿伦的手,「喔……喔……喔……啊……啊……啊……啊……」的叫了出来,「嘿,还说不要,只用手己立即爽了!」阿伦说完,便把小云双腿分开,爬上去把早己勃起的肉棒代替自己的手抵住小云湿润的阴部轻轻的摩擦。

  小云心知再不反抗便太迟了,但不知是酒精的关系,还是仍沈溺在刚才高潮的快感,全身软软的就是提不起劲来。

  小云轻闭着双眼躺在床上,感到阿伦用肉棒在她的阴阜摩擦,一时抵着她的阴核,一时又了浅浅的插她一下,弄得她不由自主的「唔……喔……唔……喔……「的呻吟起来,淫水沿着屁股流到床单,湿了一大片。

  阿伦刚才偷奸小云时早己发觉她的小穴十分娇小,心怕她清醒时受不了自己的巨棒,便故意千方百计的刺激她,慢慢的唤醒她隐藏深处的淫根,使她色慾熏心,才好将她调教成他们的一份子。

  阿伦的肉棒碰触到小云因兴奋而肿大阴蒂,弄得她心中一震,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便自动的挺高她的双臀,将微张的小穴去迎合这个异物所带来的刺激。

  阿伦却只将坚挺的肉棒在小云充满淫液的小穴外摩擦,却不伏下身体给她更紧实的接触。 在阿伦的挑逗下,小云已经再无法抑制心中的慾望,她尽力把白嫩修长的双腿再张开些,再把屁股往上翘高,好让阿伦的肉棒慢慢的嵌进淫水满溢的蜜穴内。

  「嗯…来了……进来了……」小云觉得一支庞然巨物把她的蜜穴逼开了,一股撕裂的感觉从下身传来,痛楚中混着一阵激情的快感,久遗了的涨满充实感觉冲击着全身,令她非常舒服。对於久旱的她,毕竟被巨棒插入的快感远比起痛楚要强烈得多了。

  阿伦看见小云像是适应了自已巨棒的入侵,便开始缓缓抽送着,每一下都将肉棒插入多一点,终於顶到小云的花心。小云扭动着圆浑的美臀,尽力分开双腿迎合他的动作,从未试过的涨满感觉给她带来无法言喻的兴奋和快感。

  「喔…喔…好大…喔…好大…好舒服……」小云对於肉棒不停的的冲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双手由推拒变成了拥抱,还主动亲吻阿伦的面颊。 小云怎麽也想不到自己被别人奸淫会有这样淫荡的反应。

  每次阿伦把龟头顶到小云的花心,强烈的快感总令她脑部一阵痉挛,整个子宫和蜜穴不断随着肉棒的撞击发出规律性的抽搐,高涨的淫慾让她几乎昏厥。这时小云脑袋一遍空白,只知不断「喔……喔……喔……喔……」的浪叫来表达身体的舒畅。

  阿伦的抽送越来越急,小云的呻吟也越来越狂野。此时的小云早把仅存的一点点的羞耻抛到九霄云外,身体不断的配合阿伦在扭动。

  在阿伦大力的抽送下,小云的表情突然变得像是十分痛苦,十指在阿伦强壮的背脊乱抓,全身抖个不停,一个排山倒海的高潮终於爆发了。

  这时的小云只觉天旋地转,浑身发麻,口里「啊……啊……噢……噢……噢」舒服的的乱叫着,小穴一缩一放,夹得阿伦的肉棒十分受用,终於他後腰一酸,便忍不住把一股热流射进了小云蜜穴里。

  当小云闭着眼躺在床上,仍陶醉在高潮的快感时,阿伦的老外朋友亚来静悄悄的爬了上床,而阿伦亦识趣的马上让开,使亚来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早己勃起的肉棒插入小云的蜜穴中。

  「喔……不……不可以……不要……」小云吓得大叫,本能的想抵抗,但亚来的肉棒既己进入了体内,小云难免感觉大势已去,连挣扎也也变得软弱无力,加上小云刚刚爽了,身体自然仍然十分敏感,现在给亚来的肉棒一顶,阵阵美妙的感觉从蜜穴传达开来,一瞬间已经完全被他控制住了。

  「喔……啊……这样……好……好舒服……」

  就这样小云便胡糊里糊涂的给阿伦和他那班老外朋友轮流的奸淫了一整晚,弄到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精液,体验了一生人的第一次群交。那班老外一个接一个的,搞的小云快感连连,高潮不停接踵而来,自此沈缅色慾,变成了那伙人的「炮友」了。

  突然一阵门钤声响起来,把小云从回忆拉回现实之中。她匆匆的披了一件睡袍,望了望睡着了的阿伦一眼,便静悄悄的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弟的老婆阿敏。阿敏自从二十二岁嫁给我後,就不用去工作了,有时感觉生活过的单调无聊,便会找她的闺中密友小云串门子。

  阿敏这次不请自来,刚好碰上小云和阿伦雩雨激情过後。见到小云开门时露出了一点偷吃糖小孩的眼神,便偷偷的窃笑,心照不宣的寒暄问候一下,便借故离开。 但她怎也想不到阿伦竟在睡房门後偷看,更计划要小云帮忙把这个美艳的人妻弄上手给他们一伙享用。

  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差,每次出外工干总要十天八天,而今天阿敏就是送我到机扬後,一时无聊才想跑到小云家串门子,怎知竟而撞着了小云和阿伦的好事。

  阿敏回到家里,忍不住好奇八挂便马上打电话给小云,问道:「小云,你坏了!家里藏着男人,快告诉我你们约会了多久?」「没有啦,阿敏,他可不是我的男友,他只是公司的同事阿伦吧了。」「阿伦?那个大块头的菲律宾人?只是同事?我看你们在房中不是在干炮吗?」阿敏认识了小云十多年,从来没想到她原来这麽开放,竟在家藏了个男人,便想问过明白。

  小云禁不住阿敏的不停追问,便把自己酒醉失身,和让一班老外一起大锅炒的事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阿敏。这些淫荡的情节,乖乖的阿敏平曰连幻想也未幻想过,现在却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闺中密友身上,一时听得她目瞪口呆,不知说甚麽才好。

  小云绘形绘声的向阿敏诉说自己怎样不停给老外的巨棒弄得死去活来,混身舒畅,阿敏听得的脸红心跳,思绪中难免出现了丝丝暇想,而小穴里亦不自觉的分泌出一点蜜液。

  「小云好色啊!够了,别说了,再说我也受不了啦。」平日端庄的阿敏听得又紧张又兴奋,心想要是老公在身边便好了。

  「OK,OK,不说了。你刚才找我有甚麽事?」小云问道。

  「老公又出差啦,想找你出去逛街吃饭罗。」阿敏说。

  「阿伦带我去过一个Club,好玩的,我带你去见识一下好不好?」小云建议。

  「老外去的Club?是不是正经的?」阿敏听了小云的故事,突然担心起来。

  「你老公不在,当然是带你去不正经的地方,让好偷吃啦!」小云半开玩笑的说。

  「偷甚麽吃!我有老公的,可不像你孑然一身,想干甚麽便去干啦。」阿敏认真的说。

  「明白啦,你是想又不敢罗!」小云捉狭的说。

  胡闹了一会,阿敏在小云不断怂恿下,加上一个人在家也实在无聊,便答应去见识见识。

  那晚阿敏薄施脂粉,穿了一件深红色紧身的吊带露背晚装,不但没戴胸围真空上阵,还为了不在贴身的裙子露出内裤边沿的痕迹,穿了一件红色的丁字裤。

  阿敏还算身材还可以,加上薄薄的贴身晚装本来就是很暴露,她和小云一到了Club中,凸凹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场中男士都对她注目,让阿敏觉得自己虽然三十多岁,但还是魅力不减,心中偷偷在高兴。

  她们一坐下,便不停有老外跑过来和小云打招呼,有些寒暄几句便跑开,也有些没有女伴的便索性坐了下来。当中当然有阿伦和亚来,还有二个黑人叫阿当和阿占。他们围着阿敏不停夸奖,说她人又性感又漂亮,说到她脸都有点红了。

  大家说得高兴,不消一下就混熟了。他们请小云和阿敏喝酒,阿敏和那些老外初次见面,本来就不敢喝,但小云说出来玩要放轻轻松点,只喝到微醺即停就没有问题,还替阿敏叫了容易入口的甜酒。

  大家喝了点酒之後,气氛更加融洽。大家们边喝边聊,就像熟朋友一样,无话不谈,有时还聊到某些大胆的性爱话题。 其实那些老外不外乎是在试探一下阿敏的性生活,好决定应用怎麽方法把她弄上手。

  谈了一会,阿占请阿敏跳舞。阿敏本不会跟不太熟悉的男人拥着跳舞,但喝了酒令她变得大胆了,便风情洋溢的由得阿占拥着出去。找住阿敏不在的机会,阿伦指着阿敏在小云耳边问:「今晚带你朋友回家一起玩?」小云轻声娇媚的说:「死鬼,今天下午还干不够?阿敏有老公的,虽然他时常出差不在家,但阿敏是良家妇女,可不是出来玩的,别打甚麽鬼主意啦!」这时阿伦只听得到阿敏是人妻和老公经常不在家,至於甚麽良家妇女,甚麽不可乱来可全听不进耳。阿伦问亚来拿了一包药粉,除即倒了入阿敏的酒中,正想搅匀,阿敏竟突然跑回来,吓得他马上停了手。但阿敏没有留意,只气冲冲的拉了小云往洗手间去。

  阿敏一进了洗手间中,就问小云:「外面那些老外你都睡过了?你识了阿占多久?」「阿伦和亚来都睡过多次,但阿当和阿占都是第一次见面。发生了甚麽事?」小云说。

  「阿占和我跳舞时很不规矩,拥着我时双手不停在我的背和屁股乱摸,我忍住了不作声,他竟过份的从我晚装旁边伸手入去搓揉我的乳房……」阿敏不满的诉说着。

  「老外喝酒後会都会比较大胆,何况搂搂抱抱对老外来说是很平常的。」小云心知定是阿占飞禽大咬,吓到了很少出来玩的阿敏,便试着好言安抚她。

  「搂搂抱抱?阿占是在非礼我!他还把他那勃起的东西顶着人家下面,弄得我都湿了……」这时阿敏急起来才一下子说溜了嘴,在平日矜持自爱的阿敏,嘴巴可从不说这等淫浪字眼的。

  想是阿敏今天下午刚听了小云诉说老外的巨棒怎样能弄得人欲仙欲死,便开始对老外有了暇想。现在喝了酒,给身材健壮的阿占拥着跳贴身舞,小腹还结结实实的感到他勃起的肉棒传来的热力,感到全身软软的没了气力,才会由得阿占乱摸。

  其实刚才阿敏被阿占的爱抚弄得情不自禁地轻声低哼,但在她快要无法控制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老公,一阵愧疚的感觉袭来,一念之间情慾马上冷了下来,才慌忙推开阿占去找小云。

  「湿了!好啊!正经八百的阿敏也在发浪了!!」小云看着脸红红的阿敏,大笑着说。

  「不说了!」阿敏给小云说穿了,羞得无地自容,便自己跑了出去。小云看着她,明白女人是很矛盾的,一下心里有了打算,便跟着出去。

  阿敏回到台子,阿占马上起来向她敬酒道歉,阿敏不虞有他,便一口饮下了那杯下了药的酒。小云以前也吃过春药来助兴,所以看见了亦不去阻止。

  发生了刚才跳舞的事,阿敏有点尴尬,坐下来不知说甚麽才好,便拿着酒低头不停在喝,连眼也不敢抬起来,自然没看到大家鬼头鬼脑的在互望,正等着药力发作。

  (二)

  阿敏坐了一会,感觉心跳开始急速,脸也红红的,全身越来越烫。 阿伦见到阿敏眼睛水汪汪的,知是药力开始发作,便叫阿当请小云跳舞,自己亦乘机拉了阿敏出去。

  阿敏经过了刚才和阿占跳舞的经验,本就有了戒心,但要是不出去留下来和阿占坐在一起又怕尴尬,只有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

  经验丰富的阿伦知道要正经的人妻甘心让你干,一定先要打动他们的心,因为她们很难一下子接受那些有性没爱的淫荡开放行为。

  阿伦知道对阿敏不能太急进,加上心想她己喝了催情药,今晚是跑不掉了,便以退为进,在舞池上只轻轻的抱着阿敏,还假意的问阿敏这样有没问题,和刚才那目光猥琐,满脸不正经的阿占比较,阿伦变了一个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单纯的阿敏登时放心了,便大方的拥着他共舞。

  阿伦拥着阿敏翩翩起舞,一面谈笑风生,还不停的赞美阿敏明艳照人,说在场所有男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令阿敏心花怒放,连阿伦恣意的将她越搂越紧也不去思考太多了。

  阿伦紧紧拥抱着阿敏在舞池中穿梭,偷偷把她领到一个较少人的阴暗角落。

  阿敏在高大魁梧的阿伦怀中,感觉十分有安全感,便放松了身体,伏在阿伦的胸膛。阿敏的乳房隔着薄薄的晚装压着阿伦结实健壮的胸膛上,令她心中泛起阵阵涟漪,连乳头也不听话的发硬激凸起来了。

  春药本己令阿敏春心荡漾,现在更被壮男抱在怀中,令阿敏不禁想到今天在电话中听到他和小云干炮的刺激画面,加上阿伦不断在她耳畔说话,一阵阵热气吹到她的耳朵,令她忍不住紧紧的抱着阿伦,双脚发软,柔弱娇小的身体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

  「阿敏,你真美!」阿伦见药力己发作得差不多,便一面在阿敏耳畔甜言蜜语,一面吻了下去。

  颈项和耳背是阿敏最敏感的地方,外表看来正经贤淑的阿敏每次被老公吻着都会春情荡漾,今天喝了酒和被下了药,身体敏感了不知多少倍,一阵快感让她忍不住「喔…唔…唔…」的轻声呻吟了起来。

  「阿敏,舒服吗?感觉怎麽样?」阿伦夹着吻在阿敏耳畔问着,而手也没有闲着,早就在阿敏暴露的的晚装下滑了上去,一下便摸着她的小丁。手指随即往那早已经湿润了阴阜探去。

  「啊……不要…我不可以对不起老公的」阿敏强忍着慾火,紧紧地拼拢了双腿,想阻且阿伦手指的侵袭。

  「别怕,我喜欢你,只想让你舒服,不会太过份的。」阿伦见阿敏腿间湿答答的,知到她的情慾早己被挑起,只是理智令她强行忍着逃避,只要稳住她令她不拼死抵抗,然後逐步挑逗,便终会水到渠成。

  阿敏也不知是因为吃了春药实在渴求,还是给口甜舌滑的阿伦弄昏了头脑,阿伦只简单的一句话,就令阿敏放松了双腿,任由他的手在大腿尽头寻幽探胜了。

  阿敏这时还感到了一阵想接吻的冲动,便用玉臂环抱着阿伦的脖子,抬起头把吐气如兰的小嘴迎上向阿伦的嘴。阿伦使劲的吸着她的丁香小舌,两人舌头搅在一起,吸着舔着也不知是自己还是对方的唾液。

  在下面阿伦的手正轻轻的隔着薄薄的小丁在阿敏阴部摩擦,弄得阿敏混身舒畅,还用娇羞动人的声音说,「嗯…嗯…啊……这样……好……好舒服……进去……」。

  阿伦见到阿敏主动的呼唤,知道定是药力正在发作,弄得阿敏急着要爽了。

  阿伦识趣的马上用手挑开了小丁的边沿,灵巧的中指一下便滑进阿敏湿润的小穴里。 他食指一弓一插,再同时用姆指拨弄她的阴蒂,阿敏全身感觉好像触电一般,身躯一抖,就这样便爽了一次。

  「你好坏……」阿敏喘着气抱住阿伦,媚眼如丝的望着他,也不明白为什麽自己竟这麽敏感,就这样便给阿伦的手指头弄得爽了一次。看到阿敏这麽享受的样子,阿伦知道她己接受了自己。这个梦寐以求的良家,今晚可是上定了,便把阿敏拉了去了一个伤残人专用的洗手间。

  阿敏只觉身体仍是热烘烘的,脑筋昏昏沈沈,便由得阿伦拖着她走,直到阿伦锁上了门後,才警觉被带到了一个无人的洗手间中。

  「你带我来这里想做甚麽?」阿敏虽尽力想要理智一点,但是在春药的控制下,潜意识中内心亦只想着满足那不可告人的慾望。

  「阿敏,别怕,我保证不乱来,你会很舒服的!」阿伦再次想稳住阿敏,好等弄到她爽时再乘虚而入。搅人妻的好处就是她们早经人道,身体反应热列,又懂得享受,一但令她爽过,都会半推半就,由得你喜欢怎样玩都可以。

  乘阿敏还不知该说甚麽,阿伦便抱着她亲吻。他的嘴向下吻向她的粉颈和肩头,阿敏嘴里再次发出轻轻的呻吟,还用手环抱着阿伦的颈项。

  阿伦见找对了阿敏的弱点,便开始拉低她晚装的吊带,露出她一双三十四寸B的美乳。阿敏见他在脱自己的衣服,便马上挣扎,但阿伦一面用手不停的揉搓着阿敏高耸的乳房,一面张大嘴在她的粉颈和肩头间咬了一口!这一下刺激令阿敏激动的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嘴里「啊」一声叫了出来,登时连反抗的力气也不知跑去了那里。 阿伦乘阿敏全身发软,便把她抱起坐在洗手间的梳妆台上,自己却站在她的腿间。

  阿伦的嘴沿着阿敏前胸吻下去,终於吻着她的一边乳头。 他先张口把她的乳房上部含入嘴里,再用舌头不停的在她那勃起的乳头上划圈。阿伦的舌头象通了电一样,刺激得阿敏的身体不停发颤,两腿之间热热烫烫的实在痒死了。

  乘阿敏闭起眼睛享受着,阿伦用手把阿敏的晚装褪到了腰间,然後用双手代替他的嘴去抚摸她的乳房,和用拇指和食指捏弄她的乳头。

  阿伦让嘴巴继续往下移,沿着她的胸口,肚脐和小腹舔下去,终於到达了她的腿间。 阿伦终於直接看到阿敏半透明的小丁,只见她那浓密的阴毛呼之慾出,中间的一片小布早给流出来的爱液弄得湿漉漉的,其间还散发出一阵发情女人的独有异味。

  这时阿敏的阴部实在痒得发烧,脸红红的用双手把阿伦的头推向腿间,竟不知羞耻的哀求「喔……我不行了……给我……给我……」阿伦先用舌头隔着阿敏的小丁舔了几下,弄得阿敏更痒,便本能的张大双腿,架在阿伦的肩上,把蜜穴迎上阿伦的嘴巴去。

  阿伦见阿敏饥渴得糊涂,知药力己完全发挥,便打算先让她爽一次,再乘她高潮後全身乏力时去干她,那时阿敏定没法拒绝和反抗了。

  突然阿敏觉得下面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原来阿伦拨开了她的小丁,厚厚的嘴唇直接吻在她的阴唇上,还用舌头爱抚她的阴部。

  阿伦的舌头像有魔术一样,一时钻进阿敏蜜穴中,一时又不停的在阿敏阴蒂上滑圈,弄的阿敏神魂颠倒,舒服得疯狂的尖叫着「Ohyes!Ohyes!

  OHYES!「

  阿敏的蜜穴被阿伦的舌头舔得流了很多水出来,他用力不住的吸,连她的阴蒂也一起吸起,突然阿敏双腿紧紧夹着阿伦的头,蜜穴泄出一股热流,身体颤抖着,张口喘着大气,竟然给舔得潮吹了。

  「噢!呀……呀……妈呀…救命呀……呀……救命呀……死人……弄死人了!」阿敏从来试过潮吹,那感觉就像是被雷电击到一样,实在太强太刺激,才令她舒服得连救命也叫了出来!当时她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全身舒服的像被融化了。

  这时阿伦早已经按奈不住,一见阿敏爽了,便二话不说,站起来用双手分开阿敏双腿,把肉棒对着她两腿中间磨蹭着,准备插进去。

  阿敏刚爽完,两腿间特别敏感,一觉得有异物入侵,马上警觉起来。低头一看。只见阿伦粗大的肉棒正撑开她的蜜穴滑入来。但奇怪的是刚爽完的小穴仍烫烫痒痒的十分难受,只有咬着嘴唇,不但没有一点反抗的意识,反而像有点期待这刚认识的陌生男人巨棒带来的充实感觉。

  「完了,完了,他进来了,我终於背叛了老公……」阿敏心里想着。结了婚十多年,今天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干,难免有些慌张。

  阿敏早己听小云说阿伦的肉棒如何厉害,现在他只插了一半入自己的小穴,便己涨得她大口大口的吸气,感觉比想像中还要好多倍。

  两人如箭在弦,突然听到一阵拍门声。两人吓得马上推开对方,连阿伦那雄纠纠的大肉棒也吓得软了,从温柔乡中滑了出来。

  「开门!开门!保安员。 开门!」原来有人听到阿敏刚才在高潮时忘形的叫救命,便找来保安查过明白。

  阿伦和阿敏被撞破好事,惊惶失措的整理好衣服,便打开洗手间的门,尴尴尬尬的跑出来。

  (三)

  他们慌忙跑回他们那伙人的台子,若无其事的坐下来。这时一台子六个人,可说是各怀鬼胎。

  阿当和阿占在阿伦和阿敏不在时不断轮流和小云跳舞,大快手足之慾,正算计怎样摆脱阿伦和亚来,弄她回家干炮。

  亚来没有着落,本打算在阿伦得手後分一杯羹,和阿敏和小云来过4P,见阿伦和阿敏回来了,便鬼鬼祟祟想问阿伦得手了没有。

  阿伦好不容易才差点吃到了口的天鹅肉竟白白跑了,恨得牙痒痒的,何况试过了阿敏的性反应,知她是不可多得的尤物,更使他非把阿敏弄上床不可了。

  而阿敏低头坐着头默然不语,回想刚才的状况,心房还在砰砰直跳。刚才在洗手间差一点就失了身,幸好给保安员拍门一吓,算是当头棒喝救了她。

  阿敏心想毕竟自己有老公的,平日亦算循规蹈矩,今晚竟不知羞耻的让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差点诱惑上了。阿敏十分单纯,春药等东西她听也未听过,当然不会想到阿伦们在酒中下了药,只想可能是喝醉了,便和小云说要回家,说完便留下他们,匆匆自己坐计车回家。

  阿敏一离开,阿伦马上绘形绘声的和大家说阿敏怎样被他弄得潮吹了,要不是那个该死的保安来大煞风景,早己成其好事了,现在可不知何时再有机会一亲芳泽了。

  说到高与,便大家商议了一个圈套来吃掉阿敏。突然亚来说:「阿敏吃了我的春药,正在慾火焚身,只要找着她再加催动,半推半就给你推上床啦!」真的是一语警醒梦中人,大家怎会一直没想到这一点呢?便叫小云带路,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往我家里去。

  阿敏一个人回到家中,觉得全身仍烫烫的,脑海里不停出现刚才在Club中一幕幕被性骚的景像,自己也搞不清楚是甚麽一回事。以前和老公也试过喝酒後做爱时会更来劲,但总不像今天这样春情荡漾。

  阿敏走进浴室,在镜中看到自已头发零乱,脸蛋儿仍兴奋得绯红,湿了的小丁黏黏的很不舒服,便脱掉了打算去沐浴。阿敏手中拿着被自己爱液湿透了的小丁,便又想起阿伦舔她的情境,心里一浪,发现自己下面又湿了。

  突然听见门钟响起,又听到小云在大声叫嚷,阿敏便匆匆把晚装拉下来,跑出去开门。 打开了门看见除了小云外竟还有阿伦一伙,登时愣住了,跟着羞得满脸通红,因为匆忙中阿敏连内衭也没时间穿,现在晚装下两腿中间什麽都没有,可是全真空的了。

  小云不给阿敏说话的机会,五个人己一拥而入。阿敏不满的望着小云,见拿她没办法,只好由得他们了。

  阿敏想找个借口走回房中穿回内衭,却给小云缠着要她拿饮品薯片的,忙得她跑来跑去,虽说没穿内衭好丢脸,但反正在里面不会被人知道,阿敏也就算了。

  亚来见阿敏脸红红像是心神不宁,走路的步伐又怪怪的,知道药效还持续着。

  亚来乘阿敏去了厨房,见机不可失,连忙伸手入口袋中拿了另一包春药倒在一罐可乐中。

  阿敏回到客厅,见大家己分挣坐好。阿敏本来想和小云坐,但她早坐在阿当和阿占中间,便只好在阿伦和亚来中间坐了下来。

  阿敏一坐下,亚来便把那一罐可乐给她手里送,而我那笨笨的阿敏被设计了还不知道,毫不迟疑接过来喝了。唉,今晚竟第二次给下药了。

  阿占打开电视,选了一个播A片的台。阿敏不是没有看过A片,只是女性对这种东西比较拘束,现在和一班刚认识的陌生老外挤在沙发一起看,令保守的她很难接受。幸好正在播放的是那种有情节有故事,而不是一开始就做爱那种戏,阿敏便由得他了。

  阿敏坐沙发上看着电视,渐渐有了生理反应。其实男生女生都有需求,女生看A片看到刺激的也一样会有反应,但是身体有反应是一回事,会否让你干又是另一回事。亦因为这样,亚来们才要加重用药的分量,确保令阿敏进入状况,任他们为所欲为。

  阿伦见阿敏坐着两腿夹得紧紧的,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知道药正在发生效用,便故意用双手拍拍她肩膀说:「你怎麽了?」阿敏娇羞地把头低下不敢直视阿伦,总不能说自己不知为甚麽整晚情慾高涨,刚抹乾的腿间又全湿答答了,便慌慌张张的说:「没事……没有甚麽。 」阿伦看到阿敏嘴唇微微颤抖,十分狼狈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再望向阿敏性感的晚装,隐约可见她的乳头正兴奋得凸起,胯下肉棒也慢慢硬直起来了。

  阿敏呼吸越来越急,混身烫烫的就是不自在。最要命的是电视的剧情刚好是是描述一个东方女子被老外诱惑强干,背着丈夫偷吃的故事。阿敏见到女主角给巨大的肉棒干得欲仙欲死,不自觉的偷看了阿伦一眼,阿伦见到,亦自然的把阿敏拥入怀中,手指在玩弄她的秀发。

  隔邻沙发的二个黑人可没有这麽绅士,所谓不吃白不吃,在Club里忍了这麽久,现在有机会便马上来一过左右开弓,故意在阿敏面前演一场活春宫来挑诱这个情慾初开的人妻。

  小云今天亦穿的好性感,短短的蓝色迷你连身裙,一弯腰便可看到半透明的的内衭。 阿当一面和小云拥吻,一面单手从她背後把拉链拉下,再解下小云的乳罩,便张口含弄她的乳头。

  阿占亦不甘示弱,伸手入小云短裙内就褪下她的内裤,跟着把头埋在小云腿间又舔又吻,弄到小云马上舒服得大声呻吟。

  阿敏平日看到小云似很单纯,怎也想不到她竟大胆开放到如此地步。只见小云不但由得两个刚认识的男人一亲芳泽,还主动解开阿占裤子的的拉链,自己主动骑上去坐在他的大肉棒上,像发了疯的狂摇。

  阿敏刚才在舞池中己感到阿占的肉棒十分巨大,现在亲眼看见,比阿伦还要粗和长,便有点担心小云会吃不消。阿敏见小云的阴唇给撑开到外翻了,而阿占的巨棒还有一半留在外面,便己插到底了。难得是小云不但不觉痛苦,还像是十分享受,拥着阿当娇喘大叫着「好大……好粗……爽呀……干我……不要……不要停…我要到了……到了……到了……「

  阿当一面站在旁边看着,一面拉开裤链取出自己的肉棒,不停用手套弄着,令阿敏尴尬的不知该望何那里。 这时的阿敏转过身来依偎着阿伦,一脸饥渴无助,蜜穴里麻麻痒痒的,早己意乱情迷。

  「阿敏,我们好好的乐一下好吗?」阿伦温柔的在阿敏耳畔细声说。

  阿敏虽然知还接下来一定会真的给吃了,但她早让阿伦攻破心防,何况之前已经和他爽过了,所谓一次污,二次秽,对阿伦也不至於太抗拒。再加上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小云也这样淫荡,心理的障碍也少了一点。

  阿伦见阿敏闭上妙目没有答话,知道她已经默许了,只是害羞不肯说出来。

  我的阿敏就连明知要被上的时候还是这样清纯端庄。
【完】
2387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