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学院的图书管理员】
字数:13000 
       
          第一章温柔学妹珊雅

  「早上好,诚学长。」珊雅- 卢卡斯像往常一样向图书馆柜台上的管理员,也是学长的叶诚打招呼。珊雅听说叶诚先生本来是学院的百年一遇的天才学生,不但精神力和元素感知力天赋是一流的,而且对魔法理论有着惊人的悟性,还有着很强的创造力;这几年大行于世,替代了价格高昂的羊皮纸的新型廉价纸张—叶纸就是这位学长发明的。但奇怪的是,他在学校努力了足足三年也放不出一道魔法,成了学院史上最奇葩的废材。后来,这位学长只好留在学校当图书管理员,希望能找到成为法师的方法吧。珊雅不止一次为这位才华横溢的学长惋惜,暗道这位待人真诚,乐于助人的学长怎麽会遭遇上天的惩罚。

  「早上好,卢卡斯小姐。」叶诚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胖脸微笑着招招手,「又来看书了吗?」

  「早安,诚学长。」珊雅点了点头,从后面的魔法背包里取出一叠叶纸,「今天老师教我们水流刺枪魔法,水流我倒是轻易凝成了,但破坏力无法达到要求。老师说要下星期在课堂上测试,并交一份关于水流长枪施法要领的报告,所以我就来图书馆找书了。」

  「诚学长,」珊雅明亮的双眸注视着叶诚,「我应该找些什麽样的书啊?」
  「这样吗?」叶诚皱了皱眉,想了一会,「这样吧,你今天晚上方便来我的宿舍吗?」

  「到学长的宿舍?」珊雅的脸红了。

  「我,我不是别的意思,只是图书馆里的书对水流刺枪的解析有点含煳,我觉得当面给你说效果会好一点。」叶诚连忙解释。

  「嗯,就今天晚上吧。我吃完饭过来。」珊雅打破尴尬地笑了笑,「学长的宿舍在哪里?」

  「就在图书馆旁的员工楼102房,我晚上在宿舍等你哦。」

  「嗯,谢谢学长,你是个好人。」

  珊雅不知道,就是她眼前的好人学长叶诚,在今晚改变了她的一生。

  叶诚的异世人生真他妈像华尔街的股市,起伏跌宕。刚开始自己是个吃不饱饭的贵族庄园主家的农夫,接着「发明」叶纸,为主家立下汗马功劳后意外被发现有优秀的魔法天赋。被送到魔武学院以为将来会前程似锦,结果尼玛竟然学了三年放不出一个魔法,最后只能在无数人的嘲笑声中当一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临时工。

  绝望得几乎想自杀的叶诚却意外发现了深藏在这所千年老校图书馆的秘密房间,里面收藏了一本惊世奇书︰《精神力和信仰︰灵魂,神术,与魔法的本质》
  按照这本书的观点,其实所谓的神和元素全部是假的,他们的本质都是人类自己的妄想,通过自身的迷信来催眠自己的精神力。如果你的精神力足够强大,你的精神力就能把你的妄想具象出来。

  叶诚这才意识到为什麽教授们总把对神的信仰和元素的尊重挂在嘴边,记在心头。原来是为了进一步的自我催眠,当你的精神力也认为这是真的的时候就会把它具象出来。而叶诚这种21世纪社会主义青年怎麽可能会信仰这些东西!
  这本书还提到这个世界的最大禁忌︰精神魔法。

  精神魔法和一般的魔法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层次,后者将精神力具现到现实世界,而前者则直接用精神力攻击他人的精神。

  这尼玛不是传说中的催眠吗?阿宅的猥琐之魂熊熊燃烧。

  晚上吃过饭后,珊雅换上练习魔法用的法力增幅法袍和法杖,来到图书馆旁的员工楼。

  看着员工楼昏暗的灯光和老旧的木门,珊雅有种不安的感觉。

  「咚咚咚。」珊雅一手放在胸前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卡啦」一声房门打开。

  「欢迎来到我的宿舍,卢卡斯小姐。」穿着一件陈旧的法袍的叶诚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我的宿舍里很乱,你可能会吓着了。」

  「是吗?」珊雅跟着叶诚走进他的房间。

  「哗!」珊雅进了叶诚的房间被吓了一跳。

  房间地面上铺了整整一层乱七八糟的稿纸,老旧的羊皮纸卷轴和崭新的叶纸印刷书籍东一本西一本丢到满房间都是。乱糟糟的床上书籍,被铺和衣服杂乱无章的摆放着。房间的另一半有个小门,估计是厨房吧。房间里唯一的亮点是一张很精致的沙发,看起来是张有点年头的沙发,上面的纹饰古朴但别有韵味。家里有点背景的珊雅想这应该是学校房间原有的吧。

  「请坐吧。」叶诚请珊雅坐在那张沙发上,自己坐在床上。

  「嗯。」珊雅坐到那张沙发上,感觉跟家里那张帝都名牌沙发一样舒服。一天的疲劳一下子全被释放出来,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好了,开始上课了。」叶诚提醒她。

  「知道了,诚学长。」珊雅重新精神集中。

  「在水流刺枪这一攻击魔法发明以前,人们都认为水系法师是没有战斗力的,水系延伸的冰系才是王道。直到水流刺枪被伊格纳法圣所发明。」叶诚坐在床上,有条有理地向小师妹婉婉道来,「所有的低阶魔法,什麽火球术,水球术,地陷术啊,等等。它们的本质都是直接提取自然界的元素直接扔出去。而从水流刺枪开始的中阶魔法讲究的将是对元素的进一步的掌控和运用。水流刺枪从元素本质来说跟水球术没有两样,为什麽水球术只能淋湿美女的衣服而水流刺枪可以捅穿5,6个人呢?其中的区别就在于我们的精神力,」叶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给水元素施加的力量。」

  「来,先放下法杖。徒手凝集一个水球在手上。」

  「嗯。」珊雅把法杖放在地上,手掌靠拢向上摊开,嘴里念念有词,聚集出一个网球大的水球飘在手上。

  「试下把这个水球压缩,用你的精神力来压缩。」

  「了解。」珊雅集中精神,压缩手里的水球。水球的表面颤抖着,像被不同方向挤压的面团一样形状变化。

  「精神集中,把注意力集中在水球上。从各个方向地,均匀地压缩。」
  听到叶诚的声音,珊雅调集所有的精神力进一步压缩水球。

  「精神集中,你精神集中所以你心无杂念。精神集中所以你只听到我的话。」
  「唔嗯。」珊雅发出一声毫无疑义的呜咽,明亮的褐瞳失去神采的看着手里的水球。水球因为过分的压缩而变得不稳定起来。珊雅完全没注意到她坐的沙发上的花纹发出魔法阵幽蓝的光芒。

  「珊雅,想象你手里的水球就是你的意志。它在颤抖,它在摇摆。」

  珊雅死死地盯着手里的水球,随着手里的水球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砰!」珊雅的精神力最终无法继续压缩水球了,水球一下子炸裂了,珊雅侧头倒在沙发上。珊雅栗色的长发掩着她有点婴儿肥的可爱脸蛋,正在发育的胸部应经初具规模,臃肿的法师长袍一点都无法掩盖少女縴细的身姿,双腿虽然有点短的胜在线条优美。叶诚感觉小叶诚「肿」起来了,前世看过的无数催眠文迅速在脑海里横飞。两辈子加起来撸了四十年管的叶诚伤不起啊!

  「只要相信,就会变成真实。相信就是真实。相信就是真实,」叶诚默念着这句话,用手拨开珊雅的眼皮,露出珊雅无神的眼仁,然后把精神力集中在右眼。
  「你是我的女奴,你的肉体和灵魂都属于我!」

  说完,叶诚感觉右眼就像个无底洞一样失控地抽干他的精神力,接着就晕倒了。

  叶诚做了一个好梦。

  他梦见一个模煳但绝对是漂亮的妹纸投入他的怀抱,那个妹纸让叶诚脱光她的衣服,叶诚用力地吮吸着妹纸娇嫩的身体,贪婪地呼吸着少女的清香。妹纸娇羞又顺从地承受着叶诚的玩弄,一边说「雅蠛蝶」,一边双手双脚紧紧地缠住叶诚。

  叶诚睁开眼,看到珊雅清秀的脸庞。

  「睡醒了吗?诚学长?」珊雅双眼发亮。

  难道失败了?叶诚听到珊雅称呼自己为诚学长时心想,但珊雅在自己的床上跟自己盖同一张被子,正常女生怎麽会这样。

  「学长你好坏,」珊雅拧了拧叶诚的耳朵,「人家相信你才跑你的房间你竟然想把人家变成你的女奴。」

  「难道失败了吗?」叶诚愣了愣,歹念从心中升起。

  珊雅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叶诚的嘴唇。

  叶诚脑袋顿时当机了,舌头不自觉地舔着嘴唇回味少女清新的气息。

  珊雅面对面地注视着叶诚,蓝宝石般的双瞳流露着平静。

  「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学长你在我的识海里添加了些什麽,当时我觉得很生气,」珊雅平静地说着自己的感受,好像叶诚对她做过那些事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样。

  「但是,」珊雅的脸颊露出迷人的幸福的微笑,「后来我发现一点都不想抗拒学长,不想违抗学长的命令。」珊雅越来越兴奋,那张让叶诚魂牵梦绕地脸蛋越来越贴近叶诚的脸,清新的处子幽香袭袭而来,「我竟然觉得当诚学长的女奴竟然是那麽幸福……那麽快乐……」少女蔚蓝的双瞳痴迷地凝视着叶诚,温软柔嫩的娇躯紧紧地贴着叶诚。

  叶诚听后不禁狂喜。

  成功了,我成功了!那本禁书说的是对的!我终于能释放魔法了!

  「让我看看你的身体,珊雅。」叶诚魔怔地大喊一声。

  「是,主人。」珊雅温顺地回答,依依不舍地离开叶诚的怀抱,站在叶诚床上俯视他。珊雅顺从驯服的表情闪过一抹嫣红,默默脱下身上宽松的法袍。雪白纯洁的亵衣包裹着珊雅上半身,一双手臂白皙嫩滑,袒露的双腿虽不修长但胜在线条优美。

  这时,珊雅脉脉含羞地看了叶诚一眼,然后摸向自己的亵衣。

  脱下来了!叶诚咽了咽口水,胯下的小弟诚实地竖了起来。

  先露出的是那初成规模的小馒头,粉嫩的提子分外娇艳欲滴,毫无赘肉的縴腰下,白花花的小PP和鲜艳的小蜜缝尽显少女的清丽。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美人啊!叶诚感叹道。

  在主人富有侵略性的目光下,珊雅微含嘴唇,双手僵硬地贴在大腿两旁,羞涩又顺从向主人袒露自己娇嫩纯洁的胴体。

  她缓慢地转身,让她最最顺从的主人看遍她每一片肌肤,每一片属于主人的肌肤。

  「珊雅,来。」叶诚忍不住翻开被子,手忙脚乱地脱下长袍,张开双膀。
  「嗯。」珊雅嘤咛一声,把自己冰清玉洁的胴体送到叶诚怀里,柔软的胸部挤压着叶诚的胸膛,匀称的双腿轻轻夹着小叶诚,天使般纯洁美丽的脸庞带着迷?i难凵窈腿缋嫉钠 拷冻系牧常 狡 齑较裼旰蟺拿倒逡谎磕塾巍br /] 「呜……」叶诚忍不住仰头一吻,先是轻点双唇,然后轻轻撕咬伊人的唇。珊雅也被挑起了情欲,小巧的香舌和叶诚的舌头缠绕着,热烈地回应着叶诚的深吻。两具赤裸的肉体在情欲的催动下相拥在一起。

  两辈子第一次和女生上床的叶诚和估计连自慰都没有过的珊雅在这深吻的奇妙触感中迷醉,沉溺,窒息。

  这一吻,彷佛就是一个世纪。

  「珊雅,我可以好好欣赏一下你的身体吗?」叶诚温柔地问身上的少女。
  「嗯。」珊雅嘤咛了一声,柔顺的任我压倒床上,俏脸透出一抹嫣红,妩媚的微笑着说,「请主人享用珊雅的身体吧。」

  叶诚轻轻的吻着她诱人的乳房,吸吮她高耸的豆蔻,在她的婉转之中渐渐游移而下,挑逗湿润密唇上那红到发亮的小肉豆。珊雅的腿斜张大开、脚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挺直发颤,在阵阵绵密的呻吟声中承受着叶诚的攻势。

  最后的时刻来临了,叶诚看着珊雅幸福的眼神,用手调整自己的尖端对上了她鲜嫩欲滴、湿润滑暖的股间秘地,然后慢慢的、确实的进入了她的面。好暖、好紧、好滑︰感到自己被多层盘旋的肉壁抚慰着,第一次??旍麭o种滋味的感觉真的是至高无上。

  珊雅低声的喘息呻吟着,他的分身也缓缓深入、直到踫上了一层阻隔物。
  叶诚知道这就是珊雅最宝贵的处女了,低下头看着她,珊雅略略汗湿的脸庞给了叶诚一个鼓励的微笑,于是就挺进了她。

  「呜…!!」珊雅痛苦的压抑自己,让叶诚看了都感到心疼。

  我真的有资格这样得到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叶诚不禁自问。

  叶诚吻遍珊雅的全身、直到她的痛苦似乎已经渐渐转化而??K谩br /]「诚学长…拜…我、我好痒…」珊雅羞涩的吐出了这串足以令每个男人热血沸腾的软语温存。叶诚相信不管是自己或她,都可以感觉到分身勐的涨了一下!叶诚我开始了真正的行动,快速而有力的在她美艳的密壶中不断进出、享受着珊雅又紧又暖的肉洞所带来的每一点欢愉,从珊雅紧紧搂着自己的模样,叶诚确定她也是非常享受的。

  最终的高潮来临,在叶诚的低喊、珊雅的娇啼中,叶诚感到珊雅的身体一僵、肉壶快速蠕动摩擦着自己的分身,在一阵颤抖中珊雅放射出一股热潮覆盖了JJ的尖端,叶诚也在这刺激之下再度射出,两人静静拥抱着,享受这一刻高潮后的宁静。

  叶诚的脑袋有点空;即使刚刚享受到人生第一次无上的喜悦手指运动就不要提了、即使怀中仍蜷曲着一个温婉柔顺的美少女,可是他似乎还一时回不过神来。那颗早在颠僕命运打磨得如钢似铁的心灵流露出一丝对少女的怜惜和愧疚。
  几分之后,两人的呼吸都已平顺,叶诚从珊雅的身上离开,享受她乖巧的服侍、替他清洁了分身上的液体。两人双双走进浴室,在嬉笑中洗完了澡,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两人沉默的对望彼此,结果是珊雅先羞涩的低下了头…真的是好可爱。
  「珊雅……」叶诚欲言又止。

  「呜……」珊雅用嘴唇封住叶诚的话。

  一顿热吻过后,叶诚不解地看着珊雅。

  「主人。」珊雅注视着叶诚,双瞳里泪光闪闪。

  「让我忘记过去的自己,全心全意做你的女奴吧。」

            第二章优雅的母马骑士

  叶诚的首次精神魔法释放的结果是出人意料的。

  本来叶诚的计划是先用沙发上的魔法阵让珊雅陷入催眠前的恍惚状态,然后集中全部精神力强攻入她的识海,在她的识海里刻下「奉叶诚为主」的精神烙印。
  结果珊雅的思想没有被烙印支配,但服从则获得满足感,违背就感到痛苦的烙印功能还是起了作用,令珊雅认为自己喜欢当叶诚的女奴。

  现在,叶诚正在享受着这位忠诚女奴的服务。

  「主人,您在想些什麽?有奴婢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珊雅的话语让叶诚回过神来,叶诚环视这个比他原来的卧室还宽敞的浴池和背后正在殷勤服务的少女,叶诚无比宽慰。

  「珊雅,」叶诚转身搂住少女縴细苗条的柳腰,用鼻子蹭了蹭少女擦过肥皂的挺立的乳头,「你宿舍真大啊,我的子爵小姐。」

  叶诚控制珊雅后才知道原来珊雅是他们所处的皇国神圣布利特皇国的子爵小姐,家里在皇国南部有一个郡的封地,不知人间疾苦的白富美。她住的是学校里的中档宿舍,2人一宿舍,直接就是一个小别墅,苦逼的?奰筏廙媟肤滷膳{ 远园 br /] 「呵呵。」珊雅笑了笑,挺胸,双手环抱着叶诚的后脑勺,水煮鸡蛋般嫩滑的胸部擦拭着叶诚的脸,低头凝视着叶诚,双瞳散发着母性的光辉,「我的一切都是您的,主人。」

  「珊雅,我的可人儿。」叶诚捏了捏那百玩不厌的柔嫩乳房,「你真是水做的人儿啊。」

  「那我呢?主人」叶诚身后传来一声娇嗔,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红发少女裸体挺立在浴池旁,挺起傲人的双峰直面叶诚赤裸裸的目光。

  那个红发少女叫露依莎- 安柏,皇国北方的男爵小姐,虽是火系法师却意外的是珊雅相见恨晚的好姐妹。在上个星期被珊雅下药后被叶诚收为女奴。她们一个傲娇活泼,一个温柔恬静,都是叶诚现有的两个女奴。

  叶诚看到红发少女傲娇求宠的模样,不禁食指大动,把她拽下浴池。

  「啊哈!」被偷袭了的少女被呛着了,当她恢复过来时,发现坏坏的主人挤到她怀里了。

  「露依莎的奶子也很棒啊,我的露依莎。」叶诚一口咬住露依莎傲人的豪乳,一只手把另一半乳房捏玩成各种形状。

  「主人,」露依莎仰头娇喘,双眼里充满了情欲,「你真坏!」

  「主人不坏,你们怎麽会成为我的女奴呢?」感觉到珊雅滑嫩的肌肤从身后贴上,性福的叶诚得瑟的跟两女奴说,「很快,你们就有新的姐妹了。」

  在珊雅和露依莎的宿舍里荒淫无道了一晚后,叶诚在两女的服侍下穿着简朴但整洁的外衣,对着镜子演练下自然的微笑,表面光鲜却内心龌龊地回到了皇家魔武学院图书管理员的岗位上。

  也许是因为贵族的妻妾多半都是美女的原因吧,贵族成群的皇家魔武学院的美女质量相当高。连珊雅和露依莎这样前世起码是校花级别的美女在魔武学院里也就算中上。

    由学校的纨裤子弟们评选出来的应届学院四大美人分别是︰

  圣言系的外国借读生,万神殿的后任圣女,气质圣洁无暇的安娜希娅- 拉夫;魔法系的天才少女,冰魔导师薇拉大师的嫡传弟子,冷艳的冰山女王阿丽西- 西西亚;骑士系的公爵之女,优雅高贵的芙蕾- 阿西夫和综战系的暗精灵姬妾所生的伯爵之女,妩媚诱人的黑色蔷薇艾瑞莉娅- 史提芬。

  这几个美艳非凡,背景强横又实力超群的少女身后各有一群狂蜂浪蝶,但从没听过有什麽人得手的。那倒也是,谁不知道那帮贵族的禀性,上床前千好万好,甜言蜜语,一掷千金,上过后就丢一边了。所谓纨裤和精英贵族的区别只在吃相上。

  叶诚当然也对这些美女有过绮念,以前还念书的时候甚至跟芙蕾- 阿西夫和阿丽西- 西西亚溷个脸熟。现在,她们就成了叶诚下一个目标。

  比起那些纨裤,叶诚有个不可磨灭的优势。

  每一个热爱学习的少女,都要跟图书馆打交道。

  「早安,叶同学。」一个少女跟叶诚打招呼,少女身姿婀娜高挑,身穿着看似简朴,却别具风韵的白连衣裙,比凋像还精致的脸庞透出一种说不出的优雅,手掌若隐若现的老茧告知这位少女的职业——骑士。

  「早安,阿西夫小姐。」叶诚绅士般微笑着,「你是来找武技资料还是纹章学的典籍?」

  「我是来找关于魔力偏斜的资料的。」

  「魔力偏斜?」叶诚听后一震,魔力偏斜是骑士凝结斗气以防御魔法攻击的战技,可这不是高阶骑士的防御战技吗?史上晋级高阶最快的骑士也就是18岁晋级的,芙蕾虽说素有才女之名,但今年也就二十岁的样子,这也太……

  「是啊,我准备晋级高阶骑士了。」芙蕾自信地笑了笑。

  「恭喜你,阿西夫小姐。」叶诚微笑着说,「我想你身边的那些贵公子更头疼了。」

  「嘻嘻。」芙蕾轻轻地笑了笑,叶诚顿时感觉如浴春风。

  「给,」叶诚给了芙蕾一串钥匙,「在图书馆3楼左侧有个放旧书的小单间,我最近打扫过那里,你就到那里面看书吧。」

  「谢谢你,叶诚。」芙蕾答谢道,「学院的苍蝇实在太多了,我连看个书都不得安宁。」

  「那是当然的啊,」叶诚摊开手,「谁叫我们的学院之花小姐如此美丽优雅。」
  芙蕾可爱地嘟嘟嘴,不做评论就走了。

  于是芙蕾转过身走了,那婀娜高挑的身影迈着优雅的步伐,留下给人遐想连篇的背影。只不过,芙蕾并没有注意到,叶诚被柜台遮掩住的长袍下,鼓起来一个帐篷。

  「卢比斯先生,请你不要跟着我好吗?」走到小单间门口的芙蕾瞟了瞟身后那衣冠楚楚却毫无作为的贵公子,不耐烦地下驱逐令。

  「阿西夫小姐,我是想请你参加我们学院学生会主持的舞会。」卢比斯像牛皮癣一样赖着不走。

  「我最近忙于修炼,没时间参加学院的舞会。」芙蕾左手捧着书,右手拿起钥匙打开单间的门,走进单间。

  「阿西夫小姐,我……」

  「就这样吧。」芙蕾毫不留情地关上门。

  「嘘!」芙蕾背靠着房门,叹了口气。苍蝇总算赶走了。虽然习惯了,但是芙蕾还是非常讨厌这些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舞会的贵族子弟。

  也许是因为这曾经是个放旧书的仓库,房间里没有窗户。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桌子和一张看起来是张有点年头的很精致的沙发,上面的纹饰古朴但别有韵味。桌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盘盛开的白玉兰,阵阵清香让人无比舒适。

  「真不知道学校是怎麽给这群烂人进来的。」芙蕾把书放在桌子上,坐到沙发碎碎念道。

  说完,芙蕾就翻开书开始学习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叶诚来到了芙蕾的单间,拿起另一串钥匙打开门。
  「呵呵。」叶诚笑了笑,一切果然如他所料。芙蕾轻轻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丰腴坚挺的胸部随着主人柔缓的呼吸一起一伏,看得叶诚血脉膨胀。

  这张沙发是叶诚在图书馆的杂物房里找到的,上面的花纹是叶诚绘划的魔法阵,有着镇静催眠的功效。沙发上,桌子上还喷有珊雅提供的迷香,桌上的白玉兰是为了掩盖迷香的味道。

  所谓的精神魔法说白了就是精神力的硬踫硬,叶诚虽说曾经是有天才级别的强大精神力,但要直接用精神力冲垮这麽一个意志坚强的骑士少女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所以叶诚不能再像催眠珊雅和露依莎一样简单暴力的在她们的识海中打下精神烙印,而要通过催眠和记忆置换来达成目的。

  「听到我说话吗?芙蕾。」叶诚将精神力融入自己的话语中。

  「嗯。」女孩轻吟道。

  「从现在起,我会从1一直往后数,我每数一次你就少一岁。」

  「1……2……3……」叶诚缓慢平稳的数着,「14……」叶诚觉得差不多了就停下来。

  「芙蕾,你今年多少岁啊?」叶诚用哄小孩的语气问。

  「芙蕾,芙蕾今年,1,2,3,4,4岁。」芙蕾婉转圆润的声音用着孩子般奶声奶气的腔调说。

  她才18岁!叶诚赶走无关紧要的绮念,但心底的兴奋已经按捺不住了。
  「小芙蕾,大哥哥跟你做个游戏好吗?」

  「好。」芙蕾语调中透露着兴奋。

  「小屁孩果然最喜欢玩。」叶诚窃想,看着计划要成功了,叶诚稳住自己因为兴奋稍稍发抖的声调,继续用平缓稳重的语调说,「这个游戏是这样的,哥哥摸摸你的头,然后施个魔法,芙蕾就能看到前世的自己咯。」

  「前世?」

  「前世就是芙蕾出生前,芙蕾你的样子啊。芙蕾你的前世有可能是狗,马,牛,羊甚至是男孩子哦。」

  「哇!芙蕾要看。」叶诚的话语果然引起了「小萝莉」的兴趣。

  「那哥哥要施法咯。」叶诚双手放在芙蕾如丝顺滑的金发上,把脑里的幻想放到芙蕾脑中。

  我是一匹母马。

  我还记得我出生时,看这个美丽世界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男孩。

  当我一岁半时,那个男孩骑到我的背上时。我就知道,他是我永远的主人。
  主人跟我说,他的名字叫叶诚。

  主人给我改了个名字叫芙蕾,我好喜欢这个名字。我最喜欢主人一边叫唤着我的名字一边给我洗澡。

  我喜欢主人,喜欢主人骑着我,喜欢主人用手拍打我的屁股。

  我陪主人走过了无数的路途,战胜过无数的敌人。

  最终有一天,我和主人一起在战场上死去。

  当我的灵魂进入轮回殿前,死神问我有什麽心愿未了。

  我说︰「让我找回我的主人,芙蕾永远都是叶诚主人的坐骑。」

  死神听到了我的愿望,不至许否。

  接着,我就投胎成一个人类了。

  「看到自己的前世了吗?小芙蕾。」叶诚制造完幻想以后,感觉脑袋有点疼痛。

  「嗯,芙蕾看到了。」

  「芙蕾的前世是什麽?能告诉哥哥吗?」叶诚强忍着脑袋的疼痛,继续用哄小孩的语气说。

  「嗯,芙蕾的前世是匹母马。芙蕾的前世跟主人叶诚一齐战斗,最后战死。芙蕾跟死神说想找回自己的主人。」

  「那芙蕾的前世喜欢她的主人吗?」叶诚层层诱导。

  「喜欢,芙蕾的前世最喜欢主人了。」

  「芙蕾的前世跟芙蕾是同一个人,那芙蕾是不是也喜欢叶诚主人。」

  「嗯?」芙蕾犹豫了一下,「嗯,芙蕾也喜欢叶诚主人。」

  「板载!」叶诚心花怒放,最重要的一步完成了,调动精神力让芙蕾回到催眠状态。

  「现在,听我说,芙蕾。」叶诚平缓却不用质疑的说,「从现在起,我每数一声,你就大一岁,你对叶诚主人的思念和热爱就增加一份。」

  「1……2……,……,13……14……」小叶诚早已饥渴难耐了,叶诚感觉这14声长得就像14年。

  「醒来吧,芙蕾。」叶诚说完最后一句话。

  芙蕾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如海般蔚蓝的双瞳漂浮着一层水雾。突然,双瞳大睁,芙蕾一扑把叶诚按到在地。

  被摔个七荤八素的叶诚慌乱地挣扎时却感觉自己的脸庞上滴落了某种液体。
  抬头的叶诚看到那张精致的俏脸上面流淌的泪水。

  「主人,芙蕾好想你。」少女抽噎着说。

  柔顺的金发如瀑布般流向两边,晶莹的泪珠沾着长长的睫毛上,如海般蔚蓝的双瞳流露出无尽的思念和不可辨驳的忠诚,面对这般绝美的景致。叶诚怔了怔。早已惹满尘埃的心灵竟然感到一丝震撼。

  「是的,我的芙蕾。」叶诚拍了拍芙蕾肉感十足的翘臀,「我也很想你。」
  「主人,主人!」芙蕾整个人紧紧地抱住叶诚,坚挺丰腴的双峰被挤出诱人的球状,绝美的脸庞侧面贴着叶诚的脸庞,激动地呼唤。

  叶诚也被芙蕾感染到了,亲吻她娇嫩的唇。

  情动的男女在地板上激情的热吻着,好像要吻一个世纪。

  激吻过后,叶诚问芙蕾︰「今天晚上你有什麽约会吗?」

  「没有啊,主人?」激吻过后,双颊绯红的芙蕾分外迷人。

  「那你今天晚上来2区213号别墅找我吧,记得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来。」叶诚赤裸裸地注视着芙蕾,「今晚我想让芙蕾彻底成为我的。」

  「是,主人。」芙蕾笑了笑,兴奋地点点头。

             第三章别墅的淫乱盛宴

               

  尼玛写着写着没感觉了,这章可能效果不好,请见谅。本文我不打算TJ,大概是7到8章的中篇。

  晚上,2区213号别墅,也就是珊雅和露依莎的宿舍。这个本来属于两个纯洁少女的闺房已经沦为叶诚淫乐之地。

  在饭厅中央的摆着几菜一汤的小圆桌前,珊雅和露依莎一蓝一红只穿着围裙坐在叶诚身旁,满怀爱意地侍奉她们伟大的主人。

  「主人……」

  露依莎双手抱着叶诚的右手,让叶诚的手挤压自己丰腴的双峰,嗲嗲地问道,「你说今天我们会有新的姐妹,她到底是谁?」

  「嗯嗯……」

  叶诚另一边珊雅用自己的小嘴给她最最敬爱的主人渡来一口亲手做的鲜鱼汤,一番口腔运动后,珊雅和叶诚才分开,唇上拉出一根淫靡的银丝。

  「露依莎。」叶诚头转向露依莎,露依莎立刻乖巧的从盆子上叼起一块亲手做的烤肉,送到叶诚嘴里。

  「嗯……」叶诚只觉得鱼汤又鲜又香,烤肉火候刚好,左右一火一水两个美人全心全意的殷勤侍奉,让叶诚感到无比爽快。想起今晚还有芙蕾- 阿西夫这位高贵优雅的校园女神任他亵玩,叶诚真生出浮士德让时间在此刻永远停止的感叹。
  吃下了露依莎用嘴叼来的烤肉后,看到露依莎心痒的样子,叶诚决定卖个关子︰

  「等会她就到了,她的身份可了不得哦。」

  「主人真了不起,才控制了我和露依莎,这麽快又能搞到新的女奴。」珊雅靠在叶诚身上,头枕着叶诚的肩膀上,双眼炽烈地注视着她的主人。

  「是啊,主人太了不起了。」露依莎充满了崇拜的目光跟叶诚对视。

  随着精神烙印的逐渐加深,珊雅和露依莎即使知道自己是被叶诚用催眠术控制的也会无条件服从叶诚的命令,可以说,在这两位可怜的小姐看来,叶诚已经是她们生命的全部,没有任何东西比主人的命令重要。

  「露依莎,我叫你去做的那个家徽烙印你搞好了吗?」叶诚检查一下道具。
  「是,主人。」露依莎从围裙的兜里拿出一块小小的烙铁,上面的图桉是一片叶子,那正是叶诚设计的家徽。

  「咚咚咚……」显然是外面有人敲门,珊雅出去开门了。

  主菜上门了!叶诚兴奋地舔了舔舌头,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你是谁?」珊雅只把头露出门外,问道。

  一个用黑披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出现在门外,被包裹的头部只露出翠绿如玉的双瞳。

  「我是来找叶诚先生的。」那人的声音是异常好听的女声。

  「我们这里没有叶诚这个人,你认错了。」珊雅想起主人让她保守秘密的命令,回绝道。

  「珊雅,让她进来吧。」正在把玩坐在怀里的露依莎的叶诚听到珊雅能用脑子执行自己的命令,感觉有点欣喜,不禁用力揉了揉露依莎的丰乳,惹得美人娇喘连连。

  一会,珊雅带着客人来到叶诚面前,客人显然对于珊雅和露依莎两个少女只穿着围裙坦然让叶诚肆意亵玩感到非常惊讶,翠绿的双瞳闪闪烁烁。

  「芙蕾,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吧。」叶诚看到芙蕾的造型感觉非常满意。
  「珊雅- 卢卡斯,」珊雅向芙蕾行了个礼,「水系法师,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女奴。」

  「露依莎- 安柏,啊……火系,嗯……法师,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啊哈……女奴。」俏脸绯红的露依莎娇喘连连,自然是叶诚的咸猪手的杰作。

  「芙蕾- 阿西夫。」芙蕾解下身上的黑衣,滑落的黑衣下包裹的完美胴体完全暴露在叶诚面前。丰满坚挺的双峰,毫无赘肉的縴腰,娇嫩欲滴的木耳,修长匀称的双腿还有丰腴结实的翘臀全展露在叶诚的面前。芙蕾双膝跪地,两手撑着地面,那精致如凋像的脸蛋迎着主人炽热的眼光,金色的发丝顺着香肩滑落到胸前。

  「骑士,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坐骑。」芙蕾痴迷地看着主人。

  「哇,芙蕾- 阿西夫竟然是主人的女奴。」露依莎惊呼,「主人,你真的太了不起了。」

  「唔啊。」露依莎连连亲吻叶诚的脸庞,平常那个高贵澹漠的芙蕾竟然羡慕地看着露依莎,羡慕她能给主人献上自己的身体。

  「恭喜你啊,主人。」珊雅微笑着站在一边。

  「芙蕾,你愿意成为我的坐骑,我的母马,我的女奴吗?」叶诚问。

  「是,主人。」芙蕾连连点头,「芙蕾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芙蕾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来,」叶诚拍一下椅子,推开怀里的露依莎,「我要骑着你去浴室。」
  「是,主人!」

  「驾!」叶诚跨坐在芙蕾的细腰上,拍拍芙蕾弹性十足的翘臀。

  芙蕾顺从地四肢着地驮起叶诚走。身为中阶骑士的少女果然体力过人,驮着叶诚在地上爬行却跟带路的珊雅和露依莎走得一样快。叶诚一手搭在芙蕾的香肩,一手拍打着芙蕾的翘臀,不到一会儿就来到泳池般宽敞的浴室了。

  「停!」叶诚下「马」,问问芙蕾的状况。

  「芙蕾,你累吗?」叶诚害怕玩坏了这个完美的极品少女,捧起芙蕾的胸脯问。

  「芙蕾不累,芙蕾很好,芙蕾想让主人继续骑。」芙蕾双眼迷离。

  「露依莎,把东西拿出来。」叶诚向露依莎挥挥手。

  露依莎把家徽烙铁递给了叶诚,叶诚拿着烙铁向众女挥手︰

  「露依莎,珊雅,你们快洗澡吧。洗干淨后主人要在你们的身体上打下烙印。」
  在这个世界,主人都会给他们的奴隶打上烙印,一般的奴隶只会打上象征奴隶身份的手铐标志,假如逃跑了被其他人抓到可以自己留用,被原主发现也只用给原主一个金币(一般奴隶的均价)的赔偿。但要是打上了贵族的家徽的奴隶,其他人找到一般要立即送还,原主也要给送还者一笔不小的酬谢,通常只有家主的宠姬或对家族特别有用的奴隶才会被打上这样的烙印。

  「是……」珊雅和露依莎显然都明白家徽烙印的含义,激动地浑身颤抖,解放围裙遮掩下青春无限的娇躯,在主人面前洗刷自己的身体。

  「主人……」芙蕾娇呼一声,浑圆丰满的乳房挤压着叶诚的胸膛,碧绿的双瞳充满对主人的迷恋,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张一合,好像在邀请着主人的侵犯。
  「芙蕾,」叶诚抚摸了一下芙蕾顺滑的金发,舔了舔她高削的鼻梁,「想成为主人的女奴吗?」

  「恩,芙蕾,不,芙蕾母马的一切都是你的。」芙蕾双眼发亮,用鼻子顶了顶主人的鼻子。

  「但是要成为我的女奴是要让主人给你做全面的清洗的哦。」叶诚想起待会的给芙蕾准备的淫秽盛宴,淫笑不已。

  「谢谢,主人。」芙蕾娇声回应。

  「在这之前,主人先给你洗澡吧。」叶诚脱下衣服,在浴池边拿来一个粗粗的毛刷,「来,下水吧。」

  「是,主人。」芙蕾不住地点头,胸部和臀瓣抖出一波波惊心动魄的波浪。
  叶诚双手先捧着芙蕾的脸颊,贵族少女的皮肤果然娇嫩细腻,骑士的修炼非但没让她的身体肌肉累累,反而让她的皮肤富有弹性,优美匀称的身姿无可挑剔。叶诚的双手在芙蕾热切期待的目光下顺势而下,先是修长流畅的雪颈,接着的瘦削白皙的香肩。

  接着,叶诚的注意力全放在那坚挺丰满的双峰上,露依莎的双峰虽然比芙蕾大一点,但毕竟是魔法师,身体的锻炼程度不够,双峰已经有点下垂了;但芙蕾的双峰却特别坚挺,摸上去弹性十足,好玩极了。双峰上绯红的葡萄早就挺立着响应主人的召唤,幽深的奶沟传来一阵阵勾魂夺魄的清香。

  叶诚双手抓住那双丰腴乳房,食指点拨着绯红的葡萄,揉捏起来。

  「啊哈……主人不要……芙蕾……芙蕾感觉好奇怪……」芙蕾的俏脸渐渐红了起来,发出一声声诱人犯罪的娇啼。

  玩够了芙蕾的一对丰满后,叶诚的咸猪手从高耸的双峰划过平滑的肚皮,点了点那秀气的小肚脐后,一直伸到修长有力的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源。

  「芙蕾,能让主人欣赏你最美丽的地方吗?」叶诚的手指在大腿缝擦了擦。
  「是,主人。」芙蕾细声应答,满脸羞红地走出浴池,坐在叶诚面前向后躺下,双手抓住大腿呈M型张开,浑圆肉感的翘臀和鲜嫩欲滴的阴部完全暴露在叶诚面前;稀疏的几条金色阴毛点缀着鲜嫩的阴唇。小有经验的叶诚用手指细细抽插着芙蕾的小穴。

  「嗯啊……主人……芙蕾好羞……」芙蕾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她充满力量的縴腰,娇喘连连,「啊……芙蕾好奇怪……啊哈……舒服……用力……」

  芙蕾的下阴渐渐渗出一丝丝淫水,嘴里发出言不达意的娇喘,迷醉在叶诚的抚慰中。在叶诚的连连刺激下,芙蕾娇嫩的阴蒂也充血勃起,期盼主人的抚慰了。
  那可爱的阴蒂随着主人身体的扭动,活力十足地跳动着,如同赤红的樱桃,勾起着叶诚的欲望。

  「唔……」叶诚轻轻含着娇嫩的阴蒂,门牙把夹住阴蒂的根部,舌头细细地舔弄着嘴里的阴蒂。

  「呜……唔……主人……那里髒……不要舔……好舒服……」芙蕾放声娇啼,雪白的双腿触电般颤抖,縴细有力的细腰疯狂的扭动着,娇嫩的鲍鱼流出潺潺清泉。

  「唔……」叶诚吐出嘴里的樱桃,舔了舔鲍鱼上的乳白汁液,味道怪怪的,但蕴含着处子的幽香。叶诚用手拨开芙蕾紧闭的阴唇,伸着舌头鑽进她的湿润狭窄的小穴里,像喝牛奶一样吮吸她的阴道。

  「啊……主人……要高了……啊……」进一步的刺激把芙蕾带入高潮,来自阴部的快感席卷全身,被高潮击垮的芙蕾不自觉的松开双手,两腿并拢夹着叶诚的头,双手死死地摁着叶诚的后脑勺,身体向前蜷缩着。

  「咳!咳!咳!」高潮的淫水顿时被呛着了叶诚,想抬头却被芙蕾死死夹住,叶诚想掰开芙蕾的双腿却低估了骑士的强健体质。

  尼玛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叶诚愠怒,双手拍打少女的大腿。但陷入高潮的芙蕾应经无法理会她的主人了。正在叶诚感觉要被呛死的时候,一道轻柔又充满力量的水流硬生生掰开芙蕾钳子般的大腿。两双縴手把叶诚拖了出来。

  「主人。」珊雅和露依莎异口同声地说,一左一右扶着叶诚的肩膀,表情充满了关切。

  「啪!啪!」叶诚甩了甩头,扇了芙蕾的奶子两巴掌。扇完,芙蕾的奶子诱惑地波动。全身潮红的芙蕾迷离在高潮的快感中,唇角挂着一丝唾液,水汪汪的蜜穴一张一合,联想起那个高贵优雅的女骑士形象让叶诚性欲高涨。

  「啪!啪!啪!」叶诚打芙蕾奶光,那双丰腴的奶子随着叶诚的拍打左右跳动,十分好看。

  「啊……主人……好疼啊……」芙蕾娇喘,被扇得又红又肿的乳房好像大了一个CUP。

  「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麽事情吗!」叶诚又扇了她一个奶光。

  「知道,主人,母马……母马知错了……」芙蕾双眼含泪请求主人的原谅。
  叶诚故意转身不管哭泣的母马,问道︰「露依莎,烙铁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主人。」露依莎指了指浴池旁的一个小火盆,黑铁的火钳夹着烧红的烙铁。

  「珊雅,露依莎,准备好打上我的烙印了吗?」叶诚抱着两女。

  「嗯!」两女坚定地点点头。

  「那芙蕾呢?主人。」芙蕾走下浴池,胸脯贴着叶诚的背,楚楚可怜地问。
  「你?」叶诚回头瞪了芙蕾一眼,推开芙蕾,板着脸训斥道,「我不要你这种时刻不注意主人的感受的奴隶!」

  「主人,不要。」被推倒的芙蕾抱着主人的大腿,翡翠般的双瞳流下两行清泪,哭喊着说,「芙蕾,芙蕾母马知道错了。请主人收留芙蕾母马。母马不求当主人的女奴,只求能做主人的坐骑,让主人骑,让主人玩,让主人打屁股。」
  哇    !想起那个校园女神,优雅高贵的芙蕾在自己胯下毫无尊严的跪求自己的宠爱,黑暗的欲火在叶诚心中熊熊燃烧。

  「芙蕾,」叶诚右手捧着芙蕾的脸庞,「你真知错了?」

  「是,是的,主人。」芙蕾急切地连连点头,柔软的双峰毫无保留地贴在叶诚的大腿。

  「那你听着,」叶诚厉声说道,「以后珊雅和露依莎都是你的姐姐,你要在服从主人的前提下服从她们。」

  「是。」芙蕾应答道。珊雅和露依莎搂着主人的双手紧了紧。

  「那我就给你打上女奴的烙印吧。」

  「是!」芙蕾听到叶诚会给她打上烙印,全不顾后面说的惩罚,激动地浑身颤抖。

  「好了,芙蕾乖。」叶诚拍拍芙蕾的头,安抚下激动的芙蕾,拿起火盆上的烙铁。

  「你们谁想先来?」叶诚拿着烙印在媚态百出的三女面前晃了晃。

  「先给我来吧,主人。」活泼的露依莎一马当先,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的胸部。
  「你希望主人把烙印打在哪里?」热气腾腾的烙印在露依莎胸前晃了晃。
  「请主人把烙印打在女奴的奶子上吧,女奴想让主人更喜欢我的奶子。」贵族出身的露依莎满嘴粗鄙地说着淫荡的话语。

  「好。」叶诚赞同了一句,哧一声烙印打在露依莎的右边乳球的乳头右侧。露依莎表情痛苦,但还是强忍着疼痛一动不动。

  「接着呢?」珊雅向前跨了一步。

  「珊雅,你想主人打在哪里?不能重复哦。」

  「主人,你决定吧。」珊雅羞羞怯怯地细声说。

  「那我就打在这里吧。」叶诚把烙印打在珊雅肚脐和蜜穴之间的皮肤上打下烙印。

  「谢主人。」珊雅含泪说道。

  「至于芙蕾,」叶诚瞟了眼芙蕾,「翘起屁股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