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以后,家里准备让我去美国留学,可我的英语烂的一塌糊涂,无奈之下,老爸给我报名参加英孚英语的培训班,进行为期半年的英语培训。

  辅导班里都是和我年纪相仿的同龄人,区别就在于我是来混日子的,而他们都在认真的学习。大家都在为各自的前程努力,我呢,逆来顺受的面对家里的安排,反正父母让我怎么做去就怎么做好了。

  培训班的日子过得很无聊,每天就是学习学习学习!最关键的是,班里竟然没有一个看上去养眼的美女!唉,你能想象我过的有多压抑了吧。

  有一天,我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突然被一阵呼声吵醒,睡眼朦胧中抬起头,哇哦,美女哟!站在讲台上的是一名20出头的年轻美女,一袭长发,漂亮的脸蛋,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嘴角翘起的弧度让人很有亲切感,白色的连衣裙垂到腿弯处,露出精致的小腿和白皙的皮肤,哇哦,年轻带有羞涩又透出几分清纯,还有还有她的D罩杯!damngood!

  瞬间我变来了兴致,只听美女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是你们新的口语老师,我叫安娜,希望大家相处愉快」

  美女说完以后,弯腰致意,不经意间露出了胸前的一抹白皙,再往下点,再往下点啊,我内心焦急地期盼着。可惜,安娜的着装恰到好处,只够你惊鸿一瞥,再想品味时,呵呵,没了!

  剩下的环节是自我介绍,女同学嘛都不冷不淡的,女人天性如此,面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时总会充满敌意。可男生不一样了,所有男生都兴高采烈的做自我介绍,声音都比平常高了很多,仿佛要证明他们才是世上最强壮的男人。哼,果然幼稚,本少爷才不会像他们那样拙劣,以我纵横风月多年的经验来看,要想吸引这种女人的注意,就要欲擒故纵。于是,我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做出一副我没看见你的样子。

  果然,等所有人都介绍完了,安娜终于发现了趴在桌子上的我,于是出声喊我:

  「最后边的那位同学,可以做下自我介绍吗?」

  除非你亲自来喊我,否则我不会起来的!果然,当我成功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以后,安娜终于有点坐不住了,走到我身边轻推了我一下,首先是一阵清香袭来,有种百合花的味道。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那种漂亮又精致的脸庞,我故作厌恶的看着她,果然,安娜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惶恐,她有些手无足措的看着我:
  「你好,我是你们新来的口语老师,我叫安娜。」

  「哦」我继续趴下睡觉。

  「哗」班里瞬间就乱了,我听到很多人在议论诸如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这么拽啊等等话语,安娜在我旁边踟蹰了一会儿,还是回讲台上继续讲课了。哦也,计划成功,相信安娜现在对我一定是印象深刻了吧。

  第二节课的时候,我不再睡觉了,而是在座位上玩手机,安娜讲课时经常会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或许她也有点愤恨我不搭理她吧。每当她看我的时候我就冲他撇个白眼,安娜讲话的语气明显就会一滞,然后撇过头不再看我。哈哈,就好像我在用眼神非礼她一样。

  这个发现让我倍感有趣,于是我就赤裸裸的盯着安娜的身体做注目礼,哇哦,起码有32D的胸啊,好像要从安娜的连衣裙里蹦出来似的,偶尔安娜转身就能看见她的翘臀,啧啧,果然够味道。当安娜注意到我目光是在她身上而不是黑板上时,便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哈哈,真可爱的老师。

  第一天就在我和安娜的「眉来眼去」中过去了,我在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期待与安娜有更多的接触。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于安娜相安无事,安娜每天都会教我们两小时的口语,这对我来说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渐渐的,安娜已经习惯了我侵略性的眼光,她也会时不时的白我一眼,发出警告的意味,我不以为忤。后来我终于被安娜拿住把柄,致使我在安娜面前的优势直接跌到最低!因为是什么都学,什么都不会

  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安娜让每个人都用英语朗诵,到我的时候我磕磕巴巴的说不出来,这下被安娜抓住了我的把柄,每节课必然会提问我!天呐,她怎么会有如此强的报复心呢不过这样也不枉我忍辱负重的博得她的特别关注了,哈哈,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在进行。

  据我一个多星期的观察,安娜上下班都是驾一辆雅马哈贵族公主,想不到还是个机车美女嘛!安娜下班的时候我开车缀在她后边,大概走了有20分钟,安娜进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我找到了小区保安,递上一包中华,一通胡扯以后开始打听安娜的情况,这保安很配合的将安娜所有情况都告诉了我。安娜上个月刚搬进来,自己租了一套小户型公寓,没发现和其他人一起住进出过。我心下了然,这样的情况对我接近安娜大大有利呀!

  第二天到了学校,我布置一番后便安然的等待放学。等到临放学的时候,我故意拖住安娜问她问题,安娜像个小孩子一样常常在学习上来贬低我,我问她问题正满足了她打击我的欲望。她越是做高了姿态颐指气使我就越装作不开窍的样子,哼哼,等会儿有你好看!

  放学铃响了以后,班里的人开始散去,安娜也想走,可架不住我的纠缠,只好留下来继续给我讲解。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这时候学校的保安已经在催安娜要封校了,我只好装作无奈的样子说今天就到这里吧,安娜如释重负,我们来一起下楼,走向停车场。

  我不紧不慢的跟着安娜,安娜回过头来白我一眼:「你跟着我干嘛?」
  「哪有啊,我去开车呀。」

  「嗯?你也有开车吗?」

  「是呀」我漫不经心的答道,然后安娜不再搭理我。

  到了停车场,我故意磨蹭在车前装作打电话的样子,果然,马上就听到了安娜无助的叫声。我忙走过去,问她怎么了。安娜看着干瘪的车胎,丧气道:「车胎爆掉了,倒霉!」我心下偷笑,你遇见我当然倒霉了!我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对安娜说:「不如我送你回去吧?」安娜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算了吧,我去坐公交吧。」唉,想不到她还是对我有戒心啊。我可不能就此放弃,于是很随意的说:「没事,你刚才帮我辅导这么久,我总要把你安全送回家嘛,好啦,跟我走吧。」说完我便拿起安娜放在机车上的挎包,转身往我车子那边走。
  「喂喂,不用了把包还给我」安娜连忙跟着我走,我可不理她。
  「滴滴」,我遥控开了车子。

  「奔驰耶,看不出来你还开这么好的车子」,安娜有点诧异的道,不过这下她不拒绝了,我打开副驾驶车门,对安娜做了个请的姿势,安娜甜甜一笑,「谢谢啦。」我冲她一笑,很绅士的关上门。

  这辆奔驰ML350是我20随生日时老爸送我的礼物,随我征战多年,车里不知道留下了我多少「精华」。

  车子启动后,我装模作样的问安娜去哪里,安娜报出了我熟记于心的那个地址,于是我们便驱车前往。我故意找了条比较堵的路走,这样路上可以多点时间和安娜交谈。我装作随意的问安娜的一些事情,诸如在哪里上的学,跟父母一起住还是跟男朋友一起,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能透出安娜的个人信息。安娜也没有了平日里对我的成见,我问她答,毫无心机的把这些事儿全告诉了我。
  安娜今年24岁,父母都在深圳,她在广州外国语学院读完英语专业就进了这个学校做口语老师,因为工作需要要先到H市任职一年。如今一个人在X公寓租住,还没有男朋友。

  我问安娜,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安娜撇撇嘴,找男朋友有什么好的?我身边的室友好多都哭啊闹的,我可不想这样,再说了,我爸妈也不让我找男朋友。天呐,这家教怎么会这么严厉,更难能可贵的是安娜这样一个美女竟然还没人染指!哈哈,我可得努力了!

  车子开了有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安娜所在是小区门口,我停下车子,安娜对我道谢,我说其实道谢的应该是我,你帮我辅导英语,我晚上请你吃饭吧。安娜摆摆手说不要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不依不饶,我说反正到你家了,就在这附近吃点吧,难道你怕我把你卖了吗?然后装作一副坏人的样子出来,安娜噗嗤一声笑了,刹那间如芳华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最后,安娜终于同意了我的邀请,我们去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边吃边聊,我时不时的讲些幽默风趣的话,笑的安娜花枝乱颤。我们俩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般,聊的格外投机。

  吃完饭,我送安娜回家,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然后我驱车回家。在路上的时候收到了安娜的信息:「到家了吗?」我心下窃喜,果然开始上钩了。于是我回复:「在路上,到了给你电话。」等到家以后,我自然而然的给安娜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到家了,问她在做什么,安娜说刚洗完澡,我小腹一阵燥热,于是一边和安娜打电话一边自己摆弄起来,想象着安娜的样子和她的裸体,开始了五打一的游戏我跟安娜聊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安娜的轻声细语中澎湃爆发跟安娜互道晚安,我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梦里和安娜抵死缠绵,快活悠哉。

  第二天到了学校,安娜见了我就笑着冲我打招呼,显得格外亲热,看得班里的人都目瞪口呆的。哈哈,一股成就感涌上来,哥顿时豪情万分!

  自此,安娜每天都主动来帮我做辅导,有美女相伴我当然学的格外卖力,也不负安娜所望。至于安娜的机车嘛,呵呵,当然是被我找人偷走了。为此安娜还愤慨了很久,但是这也换来了我每天接送安娜上下班的机会,这可是很划算的!
  慢慢地,学校里开始风言我和安娜在恋爱,我故作不知,这可都是我散播出去的消息!果然,没几天,安娜再见我时也有些躲避,我问她怎么回事,安娜说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我说你怕什么呀,咱俩清清白白的,安娜还是有些不自然。这种事情呢,就是要让风言风语来刺激安娜,让她自己心里有个底,让她意识到我们俩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再一个,也引导她对我的感觉从师生、朋友到爱情方面转变!

  风言风语越来越多,甚至连老师之间都开始传播,校长找安娜谈话,安娜很委屈的跟校长辩解,校长无奈,只能让安娜注意一下。为此安娜提出要自己上下班,我可不答应,我开导安娜,你越是这样越证明你心虚,这样对咱俩的关系更是一种伤害,反正我们清清白白的,有什么好怕。虽然还是和我一起上下班,可安娜脸上总是写满了愁怨。事情已经越来越接近高潮了,一切都在按照我的步骤发展。

  有一天放学,我在车子里等安娜,许久之后,安娜才从教学楼出来,红着眼圈。我一惊,立马迎上去,抓住安娜的肩膀,很紧张的问她怎么了,安娜还在抽泣,不做声。我很着急的问她怎么了,安娜挣开我,哽咽道:「没没事走走吧」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什么,肯定是校长又找安娜谈话了。我默不作声,驱车带安娜来到了一个公园,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安娜情绪稳定了很多,红着眼圈不说话。

  我问安娜,是不是校长又找你了?安娜点点头。我叹了一口气,很自责的对安娜说,对不起,我没想到给你带来这么多困扰。安娜摇摇头说,这不是你的原因。

  「好啦好啦,别不开心了,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说着,不由安娜言他,我驱车来到S市最火热的一家酒吧。进去以后,我直接奔着包房走——来的路上我已经呼朋唤友做好了万全准备。安娜可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在穿越舞池的时候安娜紧抓着我的上衣下摆,躲避着周围放浪的人群。我见状,一把抓过安娜的手,大声喊:「跟紧我,丢了可就找不到了。」哈,安娜原本要抽出的手立时便攥的紧紧的。

  进了包房,里边已经嗨翻了,唱K的喝酒的玩骰子的,安娜明显不大适应这个环境,躲在我身后,还是抓着我的手。我打开灯,屋子里安静下来,都冲我打招呼,我向安娜一一做介绍,都是我发小和他们的妞儿。有人起哄冲安娜喊嫂子好,安娜羞红了脸,连忙摆手说不是,哈哈,弟兄们都懂,起哄的更厉害了。介绍完以后,大家继续嗨。安娜坐在角落里看着这些狂欢,我打开一瓶香槟,拎着俩杯子坐过去。安娜给我让出一个地方,我倒上酒,递给安娜一个杯子,安娜说不会喝酒。我说这不是酒,香槟,跟饮料一样,你尝尝。安娜凑到嘴边闻了闻,果然有股清香,于是浅尝一下,哈哈,正合我意。

  香槟这东西,闻着好闻,喝着好喝,就是后劲有点大。我跟安娜边喝酒边聊天,逗她开心,不一会儿,一瓶香槟就被我们俩分光了,安娜的脸上也透出一股绯红。打铁趁热啊,我继续张罗着开酒,安娜明显有些醉意了,开始喋喋不休,一会儿说学校的老师欺负她,一会儿又说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我也欺负她,说我是坏人我看安娜状态差不多了,便拉她去外面的舞池跳舞。这时候安娜走路都已经趔趄了,我一手抓住她的胳膊,一手搂着她的腰,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迷乱的灯光和嘈杂的音乐刺激着所有的狂欢的人们,所有的人都不顾彼此的放浪着,角落里,有大胆的人已经开始上下其手。安娜受到酒精的刺激,也开始摇摆起来。

  喝完酒再蹦迪的话只有一个后果——头疼!果然,没一会儿安娜便一个趔趄倒在我怀里,双手搭在我肩膀上醉眼迷离,我便带安娜出了酒吧,将她扶进车子里。

  安娜此时已经不省人事了,喝完酒的人都会发热,安娜挣扎着要脱掉外套,这可美了我,安娜上身只着一件小吊带,下身的短裙已经在她的扭动下翻了上来,露出了白皙的大腿。我一阵躁动,差点忍不住就要对她下手,不过时机未到,我可不想弄巧成拙。

  我驾车来到安娜家楼下,搀扶着她回家。刚打开门,安娜就已经醉态百出,在我怀里张牙舞爪的要大喊大叫,我怕惊动了邻居,赶紧捂住她的嘴,谁知这丫头张不依不挠,我一狠心,直接吻了上去。

  入口是柔软的唇瓣还有温润湿滑,我情不自禁的将舌头探进安娜的檀口,安娜嘤咛一声,紧紧抱住我的头,热烈的回应着。安娜的技巧很生涩,果然是未经人事呀!我小腹一阵燥热,立时有了反应。

  我迫不及待的拥吻着安娜往房间里移动,结果走到沙发的时候安娜一个趔趄将我也带倒了,两个人顺势倒在了沙发了上,我的重量全部压在安娜身上,安娜喊了一声痛,然后是呻吟,这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我顺势掀起安娜的吊带,推开胸罩,露出了安娜丰满挺翘的的乳房,微弱的灯光下,安娜白瞎的皮肤仿佛透着荧光一般,我轻轻含住了安娜的乳头,安娜立时一声呻吟:「哦」我用舌尖在安娜乳头上打着转,轻轻用牙咬噬,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在安娜另一只丰盈玉乳上揉搓着。

  安娜何时受过这种刺激,双手抱着我的头呻吟着,她现在神志不清,只能是本能的抒发着自己的欲望。安娜的乳房很丰满也很坚挺,透着少女特有的体香,极大的刺激了我的欲望。把玩了好一会儿,我的下身已经涨得不行了,我又吻上安娜的嘴唇,安娜热烈的回应着,两个人的舌头搅动在一起,发出滋滋的水声。
  我腾出一只手探进安娜的短裙,先是在安娜的大腿深处抚摸,安娜躁动的扭动着身躯,大腿在我下身磨蹭,实在是刺激。我顺势往上摸,摸到了安娜的内裤,已经完全被浸透了,看不出安娜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呀。

  我先是隔着安娜的内裤揉搓,安娜发出一阵阵娇喘呻吟:「啊啊嗯啊」

  我继续亲吻安娜,手慢慢的伸进她的内裤,入手满是滑滑的黏液,我整个手都覆盖在了安娜的阴部,大拇指在安娜的阴毛揉搓,食指和中指便在安娜的穴口处游动,安娜挣开了我的亲吻,身子极力后仰,仰着头闭着眼睛,檀口微张,低声呻吟着:「啊啊」

  我又含住了安娜的乳头,嘴上用力的吮吸着,手上也加快速度,安娜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试图将手插入安娜的小穴里,立刻感受到了一股阻力,安娜痛呼一声:「啊痛」

  OMG,安娜真的还是处女吗?我心下兴奋不已,迫不及待的褪下安娜的内裤,昏暗的灯光看不清楚安娜的私处,我俯首凑过去,闻到一股少特有的幽香,有淡淡的腥味儿,但是很好闻,这味道刺激了我的欲望,我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安娜一声呻吟,立马紧闭双腿夹住了我。入口的味道有点涩,但是没有骚臭味儿,可见安娜还是很注意私处卫生的嘛,我继续舔弄,安娜的叫声大了起来,已经没有了平日的矜持。

  我深知前戏对于一个女人初夜的重要性,尤其是关系的意识不清的安娜,如果前戏做不好霸王硬上弓这种疼痛肯定会刺激她的神经让她清醒过来,我还是继续刺激她的身体吧。

  黑暗中我摸索着安娜的私处,双手撑开安娜的阴唇,舌头在安娜的阴蒂出挑动,安娜的胯部有节奏的上挺,配合着我的舔弄,发出一声声呻吟。我整个的含住安娜的阴蒂,舌头一边搅动一边用嘴唇吮吸着,在这种刺激下安娜僵直的挺着下身双手死死的按住我的头,仿佛要把我塞进去一般,安娜的叫声也有些歇斯底里,我一鼓作气,双手揉搓着安娜的双乳,手指或揉搓或挤压,粗鲁的把玩着,没一会儿,安娜就一声呻吟,阴道里涌出一股滑液,味道涩涩的,我悉数吞下。然后安娜整个身子松弛下来,瘫软在沙发里,整个人无意识的婉转呻吟着。
  是时候转换战场了,我抱起安娜,走进卧室,将她轻放在床上。打开灯光,安娜完美的身材暴漏无疑,凌乱的头发掩住了安娜漂亮的脸蛋儿,她的脸上带着一抹潮红,嘴唇微张,喘着气。凌乱的上衣已经翻起来,早已遮不住她胸前的春色无边,白皙的乳房留下了我刚才粗暴的痕迹,粉嫩的乳头挺翘的立在乳房上。再看她的下身,整齐的阴毛分部在阴部上圈,反而阴唇两侧很干净,粉嫩的阴唇微张着,安娜的穴口还在流着爱液,透明色的液体遍布安娜的穴口,格外诱人。
  我脱光自己的衣服,下身早已坚挺不已,我跪在床上,抬起安娜的双腿架在我大腿上,身体继续挺近,下身已然碰到了安娜的小穴,龟头受到刺激,抖了又抖。我用手扶着老二在安娜的穴口处磨蹭,将小弟弟上涂满安娜的爱液,用龟头挤开安娜的小穴,顶在了安娜的穴口。

  安娜一声呻吟,双手下意识的挡在小穴口,似乎想阻挡我等的进入。我浅浅的推进又推出,每当轻顶一下安娜就呻吟一声,渐渐的安娜熟悉了这样的节奏,我便拿起安娜的双手放在她自己的胸上,教她自己抚摸。

  醉酒后的安娜无意识的任我摆布,在我的引导下安娜开始自己揉搓自己的奶子,可能感受到了身体的刺激,安娜渐渐交出声来:

  「哦嗯嗯」

  我配合着安娜的揉弄继续在她的穴口处摩擦,轻轻顶进去又退出来,这样的动作真的很刺激小弟弟,紧窄的小穴束缚着龟头,温润而又湿滑,虽然进不去,但是格外刺激。我心想不能再拖了,再这样下去我可忍不住就射了。

  我再一次将小弟弟顶进安娜的小穴,这一次我尽量的往里顶,安娜再次感受到小穴被撑开的痛感,双手放弃了揉搓自己的奶子,一声惊呼后双手死死的抵住了我的胯部。此时我可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将安娜的双手拿开,然后扶住安娜的腰身,下身猛的前顶,双手死死按住安娜的腰身不让她反抗,哦,我立时感受到下身被一股温润包围,小弟弟火热火热的坚挺的刺进安娜的身体,被安娜紧窄的小穴团团包围住,紧窄的小穴束缚来了我的下身,我甚至感觉到了包皮褪下去带来的撕扯痛感,可我还是忍不住一声呻吟,太舒服了!太刺激了!

  安娜痛苦的叫了起来,身子向后退缩,妄图从我的将我的小弟弟赶出来,可她此时瘫软无力,丝毫动弹不了半分。两只小手无力的在我腿上捶打,扭动着身子,哇哇大叫。凌乱的发丝已经遮掩不住安娜痛苦的表情,眼睛死死的闭着,张着嘴嘶声叫痛。

  我俯下身子去吻安娜,可在破身的痛苦之下她一直扭着头躲避着,我没办法得逞,只好俯身去亲她的乳房。我知道此时不能挺动下身,一定要让安娜的小穴适应以后再抽动,不然那种疼痛的刺激丝毫不会给她带来快感。

  我抓住安娜的一个乳房,用嘴嘬着安娜的乳头,另一只手则去挤压她另一只乳头,我轻柔的吮吸揉搓着,舔舐、揉搓、挤压、咬噬、挑动,各种招数尽数施展出来,安娜渐渐的平静下来,双手也不再拒绝我,而是环在我背后,紧紧抱着我,小声呻吟着。哈哈,这妞儿又动情了,我可以继续动作。

  我轻轻耸动下身,小弟弟在安娜小穴里保持不动了这么久,丝毫没有疲软,反而因为安娜身体扭动时带来的刺激更加坚挺,我一抽动安娜就又痛呼一声,双手死死的抱着我,指甲都掐进我肉里了!

  我闻着安娜的脖子,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然后沿着脖颈向上游走,一口含住她的耳垂,在嘴里挑动、轻咬,安娜啊的一声呻吟,明显很舒服的样子。这些动作无非是为了刺激安娜的欲望,减少她对破身的痛感。

  渐渐的,我感觉到了安娜的迎合,因为身体上的放松导致小穴也不那么紧箍,我轻轻抽动,安娜也耸动着下身,好一个美人儿,竟然懂得迎合!我逐渐的加快节奏,当然,也没敢用力冲刺,依然是小心翼翼的控制在安娜能承受的范围内。
  安娜呻吟的声音渐渐大起来:「啊啊嗯啊」
  唉,醉酒的人只会无意识的嗯啊乱叫,实在是美中不足之处啊!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继续在安娜身上驰骋,再看下身时,床单上有斑驳的血迹,果然是处女呀!小弟弟上也沾满了安娜小穴分泌物和处子血的混合物,透着一股狰狞,安娜的小穴有些红肿,阴唇被我撑开了,每当插进去安娜便是一声「啊」,抽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声「啊」

  我垂手在安娜的阴蒂上轻轻揉搓,一方面刺激她的私处让她多分泌一些爱液,另一方面刺激她的欲望,让她情动,这样我抽插起来也方便嘛!

  也许是喝酒的缘故,虽然安娜的小穴带给我超爽的刺激,但是插进去以后我却没有了要射精的感觉,可我知道如果第一次就这么纵情发泄的话对安娜来说却是苦不堪言,这可不利于我梅开二度。想及此,我从安娜的小穴里抽身而出,安娜紧蹙娥眉,一声呻吟,似乎有点意犹未尽。

  我去卫生间洗干净下身,又躺在安娜旁边。此时,安娜头发凌乱地将半张脸埋进枕头里,浑身一丝不挂,下体的鲜红在整洁的床单上各位刺眼,我轻叹一声,吻了吻安娜的嘴唇。当我接触到安娜柔软的嘴唇时,突的冒出来一个想法。
  我揉搓着还坚挺的小弟弟,跪坐在安娜的胸口上,双手捧着她的丰盈玉乳,夹住了我的小弟弟,自娱自乐。安娜依然无意识的呻吟,仅仅的揉胸的刺激比不上刚才对她私处的进攻,她的声音如猫儿一般慵懒腻人。玩儿了一会还是没有射的感觉,我再进一步,扶正安娜的头,将小弟弟凑到她的嘴唇,轻轻的摩擦。
  「嗯」安娜檀口微张,我顺势将小弟弟塞进去,可惜她牙关紧闭,我丝毫进去不得,无奈之下,只好再度吻上安娜的嘴唇,用舌头刺激她,待安娜与我热烈回应时我挺身将小弟弟送进安娜的小嘴里。

  「唔」一声嘤咛,安娜的小嘴被我撑开了,含住了我的龟头,舌头在我龟头上打转,似乎要拒绝我将我赶出来,可是舌尖的温柔却给了我更大的刺激。
  安娜眉头紧蹙,两只眼睛还是闭着,她伸出双手想要将我推开,可在这种姿势下她的手只能触摸到我的臀部,根本奈何我不得。我轻轻耸动下身,在安娜诱人的檀口中进进出出,安娜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只顾得「嗯唔」作响。

  安娜的檀口丝毫不弱于她的小穴,柔软温润,我试图将小弟弟插入更深一些,没想到刺激到了安娜的喉咙,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表情痛苦,双手不断捶打在我身上。我赶紧抽身出来,安娜大口的喘着气,不再咳嗽了。我无奈,只好待安娜平静以后再进一步探索。

  过了好一会儿,安娜发出了轻微的呼声,我凑过去看,她又睡着了。我轻轻吻了吻她的脸蛋,继续摆弄安娜的双乳,两只手不停的刺激安娜的乳头,不一会儿就感受到了乳头的坚挺,我张嘴含住,手轻轻的揉捏,舌头不停的挑逗,安娜一声嘤咛,扭动了一下身子,想要翻个身。我配合着安娜给她翻了一个身,安娜趴在床上,屈起一只膝盖,上身缩成一团,OMG,安娜屈膝以后反身对着我,她的私处赤裸裸的暴露在我眼前,沾染了血迹的小穴,又再向往召唤。

  我脑子一热,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再次顶住了安娜的穴口,先磨蹭了一会儿,待感觉到安娜的润滑时,轻轻的顶了进去。

  「啊」安娜一声痛呼,想要翻身摆脱,我右手环在她胸前,不让她动弹,下身继续耸动。

  「啊啊嗯痛」我一惊,以为安娜醒过来了,可是安娜只是一味的呻吟着,腰肢扭动,想要挣脱,却带给我更大的刺激,我一狠心,一只手握住她的丰乳,半靠在她身上,下身快速的冲动起来。

  安娜破身的疼痛刺激着她的意识,她似乎有清醒的痕迹,但还在无意识的挣扎、呻吟着:

  「啊不要好痛啊啊」

  这种言语上的求饶刺激了我的欲望,有一种强奸的快感以及征服欲。我继续抽动,安娜不停的扭动身子,柔软的臀肉撞击着、摩擦刺激了我的下身,这样的姿势让我的小弟弟很巧妙的顶在了安娜阴道上壁,我试图找到她的G点,只能不断的变换角度,终于,当我再一次顶进去的时候安娜身子好似痉挛了一般紧绷住了,而她的呻吟也由痛苦夹杂有愉悦。

  我心下大喜,继续保持刚才的角度抽插,手也悄悄的覆盖了安娜的阴部,揉搓着她的阴蒂。

  安娜的叫声逐渐增大,那一声声的轻啼刺激着我的感官,婉转轻吟,似歌似泣,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下身与安娜的臀肉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我一插到底,安娜如紧固圈般的小穴从龟头到根部刺激着我的鸡巴,整个阴茎都被温润包围着,小穴里的爱液使得我进出毫无阻力,挺翘而又紧致的臀肉撞击在我阴囊上,一阵阵快感袭上脊梁,要射了!

  我用力揉搓着安娜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插,安娜死死的拽着床单,凌乱的头发遮盖了她的脸,我只能看到安娜张着檀口放声呻吟:「啊啊啊啊不要啊」

  不行,忍不住了,我刚要拔出来,没成想安娜疯狂的挺动着屁股撞击着我的下身,嘴里喊着:「啊啊我要我要给我」

  我再也顾不了许多,咬牙提肛,狠命的冲击着安娜的臀肉,要射精的快感一波波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唯有忍着不射,在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了,我的灵魂都飞了出来,我沉浸在无穷的快感里边,啊伴随着安娜一声高亢的呻吟,我射了我的阴茎在安娜的小穴里跳动着,每跳一下就射出一股有力的精液,深深的射进了安娜的阴道里。安娜的身子抽搐着,每抽搐一下便夹我的鸡巴一下,我便又射出一股精液,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半躺在安娜的身后喘着粗气,下身依旧插在安娜的小穴没有拔出,我正在回味刚才的刺激,没成想安娜翻身过来,睁着那双通红的大眼睛,无比幽怨的看着我:「坏蛋,你欺负我」

  OMG,安娜什么时候醒了?!

               【上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