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

  一个非常普通的早上,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区门口,李刚正在和他的妻子韩艳梅告别。

  「老婆你先回去把,公司的车就要来了。」「没事儿反正也不急着去店里,这次你进山又要多久才轮休啊。」「这次进山要把三期工程的地基打好,最起码也要一个月。我不在家里力力就交给你了。」「你就放心去吧肯定不会让你宝贝儿子渴着饿着。」

  就在这时一辆大巴停在了路边,李刚接过妻子手中的旅行箱就上了车,韩艳梅一路目送大巴离开了视线才掉头回家去。

  回到了家中,李大力已经煮好了粥正等着她回来一起吃呢。「韩姨我爸已经走了啊。」「恩,你爸这次得去一个月呢。」李大力盛好了粥。「韩姨你吃了早饭再走吧。」韩艳梅走过来摸了摸李大力的头:「力力你真是懂事啊,我儿子要你一半省心我就知足了。不过今天没时间了我得早点去趟库房,你吃完了自己上学去啊。」说着进屋换衣服准备出门。

  李大力一手端着碗埋头喝粥,其实两只眼珠子正透过门缝偷瞄后妈韩艳梅换衣服,可惜门缝太小实在看不见什么东西。不一会门打开了,韩艳梅伴着一身香风走了出来,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女式衬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紫色乳罩,下身穿着一条拉绒紧身打底裤,外面套了一条包臀的黑色短裙,蹬着银色的凉鞋,拎着一个红色的坤包出了家门。

  李刚从小在乡下长大没怎么上过学。16岁就进了一家水泥厂当工人。38岁那年李刚原来的妻子得了癌症,撇下她跟14岁的儿子李大力去了。厂子生产科的胡主任照顾他,提拔他当了施工部的一个小领导,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城里媳妇也就是韩艳梅。韩艳梅当时36岁,已经离异两年儿子归了丈夫,自己在市区开了一家女装店。两人认识没多久就草草结婚,李刚带着李大力搬进了韩艳梅的房子。

  结婚后李刚大部分时间都扑在了工地上,只有轮休才能回家。总算儿子李大力从小就老实,虽然一直不肯管韩艳梅叫妈,但两个人处的也算是和谐融洽。
  这一天,李大力在学校的体育课上一不小心跟隔壁班的几个流氓学生起了冲突,虽然名字叫做大力可他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结果被几个小痞子一顿臭揍,鼻血跟自来水似地流,止都止不住。后来总算几个年轻老师出面制止,带他去医院做了处理,开了病假让他回去休息半天。

  李大力一路捂着鼻子回到了家,钻进爸妈的房间打算玩会后妈的笔记本电脑。

  这时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吓的赶紧合上电脑躲进了大衣柜。

  不一会门就开了,先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姐,好不容易等到你男人走了,我可是的胀得受不了啦,今天得让我好好弄弄。」「慌个屁!时间多的是!你这个瘟生不好好陪老婆就知道缠着老娘。」这是后妈的声音,李大力一个激灵。

  「我老婆哪有你会弄啊,我恨不得天天跟你弄。」「哼,今天不把老娘搞爽了你以后再也别想沾老娘的身子!」

  李大力撞着胆子偷偷得把衣柜打开一点缝,眯着眼楮往外看。只见两人的衣服脱了一地,后妈韩艳梅光着大屁股躺在床上,床边一个黑瘦的男人正把头埋在韩艳梅的两腿中间使劲的咂着,吞吐唾液的声音清晰可闻。

  「恩!舒服!猴子,再用舌头伸进去舔,别咬!」

  「大姐,你下面味道还是这么骚,逼水止都止不住。」

  李大力知道这个叫猴子的男人,他是后妈店里的伙计,没想到爸爸刚走她就带人在家里偷情。李大力心里很乱,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制止他们。

  舔了一会,韩艳梅有点吃不住了,她起身拉起了猴子,坐在猴子的腿上,一把握住猴子的鸡巴,拿手揉了起来,笑着说:「狗东西,今天非玩死你!」猴子一边享受着她的套弄,顺手把她的奶罩推了上去,径直把手伸到韩艳梅胸前,揉着那两团肥软的奶子,舌头在韩艳梅的脸上脖子上舔来舔去。

  衣柜里的李大力眼楮都快直了,近乎全裸的后妈就在他两米不到的距离,两只的肥奶挂在胸前,乳晕还特别大,颜色深得发紫,奶头已经呈柱形,显然是让男人咬出来的。两团肥白的奶肉在猴子手上变换着各种形状,皮肤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红晕。

  「大姐,这么久没弄了今天帮我吹下吧。」「想的美,一身臭汗,赶紧先帮大姐止止痒。」说着起身从坤包里拿出套子给猴子带上,扶正鸡巴一屁股坐了上去。

  「宝贝!操死大姐!把大姐操爽了大姐给你涨工资!呀!太舒服了!啊……再来!」

  韩艳梅坐在猴子身上套,整个人正对着李大力,两只大奶子随着身体摆动,一抖一抖的,看的李大力心如乱麻。猴子的肉棒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大滩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如此又大干了一会,韩艳梅爽得肥臀狂扭,猴子明显感觉到韩艳梅的阴户猛然吸住龟头,一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他的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差点就直接交了货,忙用双手搂住韩艳梅的腰肢停下来歇会。

  「诶呀妈呀累死我了,换你在上面。」韩艳梅冲猴子身上下来两人调换了位置,她躺在床上分开丰满肥硕的大腿,猴子鸡巴对准阴户,腰一挺,鸡巴就全根入了。「猴子……我好舒服!对就这样操,太舒服了!」

  猴子感到阴道把鸡巴夹得紧紧的,于是一边捏弄着韩艳梅的肥硕的大奶子一边开始狠命地抽插那湿润热乎乎的肉仳。

  「啊……妈呀……啊……你这个臭猴子……操死我了……你真会操啊!」韩艳梅双手缠抱着猴子的腰,嗯嗯呀呀呻吟不已,尽情享受着大鸡巴的冲击,而且还主动把大屁股不停的上下扭动,迎合着鸡巴的抽插,两片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

  又操了几分钟,突然传来最炫名族风的歌声,原来是后妈的手机响了。韩艳梅从猴子身上下来接起了电话,李大力终于也镇定了一下把衣柜的门关的紧紧的。

  衣柜里一片漆黑,只能依稀听到是店里出了什么事情,在她的催促下猴子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服离开了家。李大力本来打算等后妈也走了就能从衣柜里出来,正在这时,衣柜门突然被打开了。

  李大力正藏在衣柜里想怎么办,突然衣柜的门就被打开了。

  「你都看见了吧。」韩艳梅没有抬头,自顾自拿纸巾擦拭着水淋淋的阴户。李大力顿时都傻了,满脸憋得通红,只是木木的点了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告诉你爸爸吗?」韩艳梅突然站了起来,握住了李大力的手。白花花的奶子直接贴在了他的胸口,红提子似的乳头隔着T恤在胸前慢慢的滑动。李大力的脸都快憋出血了,呆呆的看着后妈一丝都不敢动。

  韩艳梅妖媚的笑了一下,突然双手环住了李大力的脖子,涂着紫色口红的双唇直接印在了李大力嘴上,灵巧的小舌头像一把匕首轻而易举的撬开了牙关,积极的在他嘴里搅动着。连泌带唾的灌给他大量口水,口水散发出的浓郁的味道以及成熟女人身体上散发出的妖艳的体香,就像催情剂一般刺激着李大力的神经。
  亲吻了一会,韩艳梅牵引着他的双手,按在自己的胸前。「来,吃妈的奶子。」李大力如梦方醒一般一下把韩艳梅按到在床上,开始如狼吞虎咽一般揉起后妈的奶子。左手没闲着像揉面团一样大力的抓着左边的奶子,然后头靠下去吸吮起右边奶头来,口水混合着香水味闻起来十分的刺激。

  李大力正玩玩具一般玩弄着后妈的奶子,突然下身一凉,原来韩艳梅空出的右手已经将他的运动裤跟内裤一起拉了下来,用丰肥的玉手拨开了龟头上的包皮,时轻时重的套弄起了继子的肉棒。

  成熟妇人熟练的技术爽的李大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摊在床上,嘶嘶的喘着粗气。

  「喜不喜欢妈弄你。」韩艳梅娇娇嗲嗲的问,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一下下刺激着龟头。

  「喜……喜欢,韩姨你弄的我好舒服。」李大力已经爽的有点神志模糊了。
  这是韩艳梅突然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大力的刺激着龟头,李大力终于忍不住一泄如注。喷射出来的精液大部分都射在了韩艳梅的奶子上。

  「爽吗?」韩艳梅痴痴的笑,指甲在继子的胸口轻轻的刮着。李大力已经完全无力了,瘫软在床上。

  「呵呵,妈还可以让你更爽一点。」韩艳梅突然低头一口含住了刚刚射过精的肉棒,用牙轻轻咬了咬,然后用力吸允起来。

  李大力顿时痛呼出来:「疼……韩姨不要弄了……」肉棒又痛又痒刺激的他头都麻了,韩艳梅却完全不理会继子的哀嚎,头部快速的上下起伏,幅度越来越大,李大力几乎整个下半身都抬了起来,精液又一次喷射出来。

  韩艳梅鼓着腮帮,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继子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还剩下一些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显得是那么淫靡。

  韩艳梅转身进了浴室,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只剩下李大力留着床上沉迷在痛与快乐之间

  当快感渐渐消失,李大力终于开始感到后怕了。

  短短的一个小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后妈的出轨,还有自己跟后妈发生的这一些。听着浴室里的水流声,李大力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这时,韩艳梅披着浴巾出了浴室,一头染成酒红色的卷发用一个簪子系在脑后,裸露在外的肌肤白里透红,大半个奶子露在外面。韩艳梅感觉到了继子饿狼般的眼神,暗自一笑,依然自顾自的往全身抹着精油。白嫩的玉手缓缓滑过雪白的脖颈,白花花的奶子,丰满的大腿。

  「妈好看吗?」李大力的理智已经被眼前的夫人击的粉碎,撞着胆子坐在韩艳梅的边上,双手又一次环上了韩艳梅的奶子。时而弯下身体吸吮奶头,偶而抬起头用脸颊摩擦奶头,感觉像玩黏土似的,不一会奶子上布满了他的牙印和口水。

  「就这么喜欢妈的奶子吗?」韩艳梅任由继子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动。「喜欢……」「那以后妈的奶子就给你玩,不过你要听妈的话,懂了吗?」

  温香软玉在怀,下身的鸡巴又开始蠢蠢欲动,李大力打着胆子把手伸向了后妈的阴户。

  「想不想操妈?」韩艳梅按住了继子的手,轻轻吸允着他的耳垂,甜美的鼻息喷在脸上,李大力壮起了色胆:「韩姨,你就给我一次吧,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现在还不行,看你的表现吧。现在赶紧去把自己洗洗干净。」说着把李大力赶出了卧室。

  李大力看着关上的房门,他看不到韩艳梅在门楼露出一个有些阴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