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谋划之始

  现在就欢迎我们的男主角,华丽登场吧!平地一声炸雷起,一个人影缓缓地站了起来。这个人浑身灰尘仆仆,看起来好不狼狈。斜挎书包也跌落在2 米开外的垃圾堆旁,好赖还没掉进垃圾堆中。

  只见这人非常自然地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尘土,这不拍还没发觉,白色的长袖衬衣上的黑灰尘有不少是鞋子的印记。而且鞋印大小也是五花八门。难道这人是在鞋店工作么?只不过为什么他的背上也有完整的鞋印呢。这时,只听这人低声轻轻地说道:「呵呵,竟然在这里堵我,打我个措手不及啊。我竟然没有想到,好好好!」很显然,这人是被人给打了,身上的鞋印,怕也不是那么好挨的吧。
  那么这个挨打的人是谁呐,没错就是主人公我了。「唉,回家又得洗衣服咯,哦!」我一拍脑袋,走到垃圾堆边,拾起了我的书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还好,我的伙伴。没什么大问题,回去洗一洗吧。」于是轻松的背起斜挎包,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慢慢地向我的出租屋走着,虽然神情依然是那么的轻松,但脸上的淤青以及身上的脚印,都出卖了这个轻松的小伙子,他是多么的狼狈,凄凉。
  「蹬蹬蹬……」低沉地上楼声在古旧的房屋的楼梯道里回响起来。「东方或,你这又是怎么了啊?」一个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抬头往楼道口看去,看清楚来人后轻笑道:「房东太太,没事,就当摔跤,爬起来就是了。没什么大事。」我低下头继续慢慢往上走。「哪次不都是这样,你说说你这被打了几回了啊!」站在我面前的房东太太叫柳眉,人如其名,柳叶弯眉,面若桃花。长相漂亮,今年39岁了,却任然如29岁一般。我不止一次的和他开玩笑,说是要她把这美容秘方告诉我,我就可以大赚一笔。她却总是笑呵呵的说我会讲话。

  「别介。早知道我经常出这事,就不用大惊小怪嘛」我摇了摇头,打开了房门。我住在201 ,房东太太买了两间房子,一间是201 一间是202 ,所以她住在
对门。听她说她还有其他的房产,不过我没有详细去问。「每次都是这么说。唉,你怎么不小心一点呢?老是去招惹那些社会流氓呢?」房东太太似乎对我的境地表示很痛惜。当然我也知道,所以为了不让她担心,我便关上了房门。

  回到房间,把包里的东西和身上的物品全拿出来,打开了洗衣机,将东西全丢进去开始清洗。我看着镜子里的身子,肌肉没一点明显,「身材真差」我嘟囔了一句。虽然肌肉不发达,却十分匀称,内裤脱掉了,也露出了那根男人应有的阴茎,这可不是我吹,那硬起来的时候18厘米,老粗老粗了。当然了,我也不怎么在意着方面。让我第二自豪的东西就是我的双腿了,你说我一个大男人赞叹自己的腿干嘛呢?原因是爆发力强,能跑,能跳,按照我的说法就是异于常人的天赋。

  当然啦,我最自豪的就是我的脑袋了,我拥有图像记忆的能力,相信世上拥有这种能力的不多,通俗的说就是过目不忘,记忆力远超常人。其次分析能力也是超出常人。我经常抱怨自己为什么不活在古代,因为这样凭我的能力,当个好的谋士也未尝不可。

  当然,活在现在,我也不能辱了自己这能力!我一发狠,「呸」了一句「等着吧,有你们好看的!」然后我打开了浴室的们,开始洗澡了。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地,洗起来确实疼痛无比,但我还是忍了下来。别的不说,这伙人和我的关系那可是好了去了。打我也有好几次了。以前虽然挨了打,却也让他们蹲了蹲牢房,可今天确实是完全算漏了,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被找了麻烦。「看来,我考虑还得更加周详一点咯」。抹干净了身子,我对着镜子里,鼻青脸肿的自己,如是说道。

  回到洗衣机边,取出了衣服和书包,架上架子,放在阳台去晾晒去了,自己则躺回到了卧室里的床上,开始回想这些事情。

  在我看来(毕竟是第一人称,不可能开上帝分析模式嘛),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女人。

  喔!不对,是女生,说实话,是一个长得非常不错的女生。我嘛,就是一个平凡而又特别的高二学生。就读在市里排名第一的HS高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猜猜HS是什么意思),而这个女生嘛,也是和我一个学校,也是一届的女生,不过我是二年文一班的,(也就是高二年级文科一班),她却是二年理二班的,按说两个不同班的,而且是文理不同的两个人怎么会有交集呢?原因就是那天下课的时候。

  我还是像往常一般的背着斜跨书包慢慢下楼准备回家,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和我开玩笑,都放学了,谁不都是赶忙往家跑啊,就算是忘带东西也不会拼命跑路啊!这妞倒好,咔咔咔往上飞奔。我说你飞奔吧也成,上下楼梯靠右走啊!你没事上楼梯靠左飞奔干嘛!

  好嘛!这事就来了,这地方嘛正好是二楼与三楼之间的转折平台上,我呢就和这妞迎面撞在了一起。还别说,脑子好确实不一般,为什么,反应是够快啊,而且我爆发力也好啊,蹭地一下就躲开了她那一记「黑虎掏心」,慢条斯理地看着她倒在面前。我坦白,我确实应该在她倒之前扶住她,但是,她实在是速度太快了,我也对天发誓我没有去绊她,她扑来时就已经要倒了,如果我去挡,我很有可能后脑勺撞在楼梯尖上。所以我只能暂避,这也没什么嘛。是人都会摔跤,可这位女大侠,可不这么想。她似乎觉得摔跤很丢脸,当众摔跤觉得丢脸是人都会的,但是你不能随便撒气啊。

  只见她站起来就对我说道:「你为什么要绊倒我!」天地良心我可真没绊她啊!但是我只是惊诧了一下就明白这妞是想转移视线,解脱她的窘境。好嘛!挺聪明的。说实话,我是真挺佩服的这简直是古时候说的急智啊。对于这种情况,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争辩。注意了,这种事情和女人争吵,旁人绝对会认为是你错,更何况是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争,所以我很干脆的不发一言地走掉了。
  这女的还真不依不饶,兴许是摔疼了让她不好追来,她指着我的背影喊道:「你走着瞧!」回忆到这里我停了下来。这就是图像记忆的好处,当时的情况我记得一清二楚。然后就是学校里一个喜欢这个女生的男的,开始为她出头,为什么会知道,是这傻瓜找来的人在第一次打我的时候,念出来的。于是我就开始和这男的开始斗智斗勇。

  然后今天这次挨打,也是诸多挨打的一点小浪花而已,我的脸经常是青紫的,消退又会被打回原形。然而我也不在意。「真执着啊!」我念叨着,「都一个月了,还在找我的麻烦,好!很好嘛,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我一顿,说起来我连这女的名字都不知道。

  一道无名的火从心头升起,我他妈不认识你,连名字都不知道,就为这么点事,找我一个月麻烦。好!很好!我诈尸一般地坐直了身子!「你要做初一,我就做初二!」明确了目标,事情就好办多了。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东方或,你怎么又成了这幅样子啊!」问我的是我们的班长,叫林琳,也是大美女一个,责任心挺强的,乐于助人。反正怎么看都比那个妞好上千倍。「没事,走在河边会湿鞋,我不走运罢了。」我摆了摆手,回到了座位上。林琳叹了口气,离开了。

  平淡的日子总是格外漫长,记忆力超人,所以我的成绩总是非常好。老师嘛虽然总担心我鼻青脸肿的样子,但也不多干涉我。我呢,上完一天课,记下老师所讲的东西,一放学,又开始准备回家。

  走下楼梯,到了校门口前的小广场远远地我就看见了那个害我的妞!俗话说的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我四下环顾了几下,眼睛突然一亮,忙凑了过去:「林琳,问你个事啊。」林琳似乎对我的搭讪感到很诧异,平时我这个人只有在别人问题目的时候才搭话,没想到这时候竟然会主动搭话。林琳很大方的说道:「问吧,天才。我要是知道,一定告诉你。」「哈哈,哎哟」张嘴笑牵到了脸上的痛处,再林琳关切的问话前我打断了她说道:「你看,那个女的,那个,看我手指的方向,就那个穿白色T 恤的。对!就她!叫什么名儿啊我知道她是二年理二班的。」「怎么啦?」林琳八卦兮兮地凑近了说:「想追她啊?」「胡说啥!谁想追,我嘛就想知道一下名字而已。呃,别那么看着我!仅此而已!」林琳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看的我有点发毛的时候「陈媚,她叫陈媚,娇媚的媚。」「谢啦!感激不尽。」然后我回头盯着陈媚远去的背影低沉地说:「必有回报!」「你说什么?」「啊!啊哈哈哈,我会所感激不尽。哈哈哈,我走啦」说完我赶紧快步离开了。


第二章痛下淫手

  「原来是叫陈媚啊。好!看看我怎么对付你吧!」姜文走在路上,恶狠狠地想道。

  「喔喂!你就是被宝三打得那个人吧!」在走过一条岔路口时,巷子里传来了这么一句话,我好奇的停了下来向巷子里看去,只见一行人7 ,8 个左右,正看着我。我心中一惊,还没完!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别后退!老子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老子是来做生意的!」为首的一个比较胖的人猛吸了一口烟,呼了出来,「我知道!你被打了,是被宝三打得。你想不想出气啊!哥几个帮你找回场子来!」「对啊!咱们帮你找场子!」「帮你打回来!」「弄死他们丫的!」后面小弟一起起哄道。

  听到不是来找麻烦的,我心理稍微舒展开来,「为什么帮我找场子?你们没这么好心。你们要怎么样?」「上道!哈哈哈!我就喜欢上道的!兄弟,你不知道,我出来混的,也不容易,你们说是吧」胖老大回头一问,获得小弟们一致赞同,他又回过头来说:「要知道,我们也是人,要钱吃饭,宝三知道么?就是那个带头打你的,他收了一个学生的500 元钱,哦!我记得就是你学校的来着。兄弟,我是个实诚人!一口价500 !帮你把宝三揍一顿。」「没必要,我和宝三没仇」我慢慢地回着他们的话,这些人现在是和你谈生意,搞不好一个没谈拢,估计会就动起手来!在扯谈的时候,我的大脑也开始飞速运作起来,一幕幕画面,拆散,分析充足,很快我就想到了一个十分有用的东西。

  「再说了,我找你们也没用嘛!」我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两手一摊直摇头。
  「麻痹的!臭小子,老子揍你!」一个小弟就要上前,而老大一手扯住了他:「你什么意思,老子很有诚意帮你出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听说宝三不是西区的阿豹哥的手下么?」我托着下巴问道。

  「哈哈哈哈!小兄弟,拜托!我们这是东区!阿豹哥是西区的,宝三和他没什么关系。这点我比你清楚!」老大看笑话一般地对我说道。

  「可是我记得,那个找我麻烦的同学和宝三一起出现过,动手的时候宝三还挺敬我那个同校生的,我当时就纳闷儿了,敬他干嘛呢?后来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知道了,我那个同校的学生是西区的,是阿豹哥的手下,那天他说什么阿豹哥要来接手东区这一块了。那时候,你们不是被他们管,就是卷铺盖走人,我找你们有什么用?」说完我一阵怜悯的看着他们,仿佛他们就是一帮傻瓜。

  「什么!阿豹哥来我们这边发展?那我们东楼哥怎么办!老大,这是越界抢地盘了,我们这边还有内应,我们要告诉东楼哥啊!」一个小弟紧张起来。胖老大一巴掌拍了那小弟的脑袋:「慌什么!操!我都没急!你瞎叫唤什么!」然后他回头和颜悦色地说到:「小兄弟啊,你看,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要知道……」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打断道:「我那时候被打倒在地,谁会注意到我可能会听到他们的谈话?你爱信不行,反正消息我是告诉你了!」胖老大略一沉吟:「好!谢谢小兄弟告诉我们这个消息了!我们走!」「等等!」我不紧不慢的喊道。
  「怎么!你还想怎么样?」胖老大,皱皱眉,回身说道。

  「没什么大事,消息我也不是无偿告诉你们,我也不要你们报答什么,帮我个小忙就行。」「哟呵!还来劲儿了!说!」胖老大感兴趣的叉着手问道。
  「也没什么,你们有了准备,到时候估计也会打起来,我希望,你们在打的时候,帮忙照顾一下宝三和我那可爱的校友。」「哟!小兄弟够意思,有趣!很有趣!这个小忙老子帮了!哈哈哈哈!」说完,带着小弟们离开了。

  「呼,这个麻烦躲过去了。」我迈步继续往家走,「说起来,找那个傻子的麻烦也解决掉了。不错!很走运!嘿!谁叫你们谈话不严密呢,自作孽不可活啊!」我要了摇头替他们默哀了一下。

  「那么剩下的就是教训那陈媚了!」说完这话我的,眼中好像腾起了烈火。
  第二天,再一次来到了学校。「唔,陈媚不是和我一个班,也不是一层楼的,怎么知道她一天到晚做些什么。靠!真他妈恶心」我挠了挠脑袋,有点纠结地说道。

  「你刚才在说什么?」林琳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旁边。

  我吓了一跳,不会听到了我说了什么吧?我试探的问道:「你这么神出鬼没,怎么可能听不到呢?哈哈哈。」我开始傻笑。

  「你声音那么小,鬼才听的到。」「是吗?喔……」看来她应该是没听着,我心理暗暗想到:「我想问你一下。你和陈媚熟不熟啊?」「问这个干什么?」林琳很惊讶,「我和她不熟,只是知道她名字,认得她人而已。」「那你知道,她平常都去哪里,都做些什么啊?」「那自然是更不知道了!我说真的,你是不是要追她啊?追她的人海了去了,你得当心了!」「瞎想什么!我才不要去追!再说了,追你的人也不少好不好!」「那个……我……」「总之!就别乱八卦我了,行不!」我刚要转身,突然想起一事,「还有!你可千万别把我问你这事传出去啊!别去乱说!」「怎么了?为什么」我一愣,心理狂喊,我需要一个理由!很快我回答道:「拜托!那么多人追,你把我传出去,那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再说了,我也不想追!总不能遭无妄之灾啊!」

               「好吧」

  「那就成了!拜拜,我闪了」我一跃而起,走向了班主任的办公室,要知道一个人的消息,不一定要去打听,直接去看,就是最好的选择。去班主任办公室干嘛?就是去请假的,昨晚着了凉,我今天肚子疼,想回去休息一下。理由非常之充分,演技非常之恰当,就差崩出个屁来了。再加上我的好成绩,老师不放也难。

  那么我就回家么?不!我计算了二年理二班的楼层位置,在操场找了个能看到二年理二班的地方,坐下来观察。这一天下来,连吃饭都是在不远处跟着,当然了,没叫人发觉。直到放学,还看着陈媚消失在路口,并在门口等10分钟,以防她可能会回来。

  连续请了3 天病假,都在默默地观察着陈媚,最终得出了几个陈媚必去的地方,又或者说是我能够下手的地方。首先是厕所,每天中午吃完饭都会去,而且是一个人。其次是体育馆,每天第八节课去。会比一般练的人晚出来些,也许是她练习刻苦一点。最后是体育课,也会一个人去体育馆去练习,由于我是跟随状态,所以没进体育馆去看。反正也就这三处好下手了。

  然后今天我又请了假,进了体育馆,体育馆分了几间,有练排球,田径,篮球,举重的,我估摸着她不可能是练这些的,于是我就悄悄地躲进了体操间。「lucky !没有人!」我轻松地说道。然后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把周围的布置记
在了脑海,然后找到了一个古旧的放在角落的柜子,然后躲了进去。开了一条缝,观察外面。

  天公助我,陈媚果然是来练体操的,我在柜子里看着穿着紧身体操服的陈媚,她确实是很诱惑人的。胸部饱满尖挺,臀部微翘,长得也好看,绝对是宅男女神那种级别的。不过我没有计较那么多,得想想怎么整她。

  这一观察就一连观察了3 天,我为了这事前后足足请了7 天病假。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习惯。陈媚几乎是最后一个走的,虽然她会和别人一起换衣服,但她习惯坐在凳子上,慢慢的换,而且一般对人都是挺平淡的。那么那把凳子就是下手的好目标了。

  还是老办法,提前潜入到了体操间,做好一切布置,随后驾轻就熟地躲会到了柜子里。没有出意外,陈媚来了,与往常一样的练习。到了点后,陈媚又施施然地坐在凳子上换起了衣服。只是在换裤子的时候,她的脸忽然一僵,然后不自然地看了看周围一起练习的人。然后恍然大悟一样,拿出了手机按了起来。换了没观察她的以前,她拿出手机我估计就会逃跑,但我清楚她的性子,只是戏谑地看着她的动作。「陈媚,一起走吧,你怎还不把裤子换好啊?」旁边的女生们呼喊道。

  「没事,你,你们先走吧,我在发短信。」「哦,那我们就走咯。明天见。拜拜。」「拜拜。」待到人全部走完之后,陈媚丢下手机,开始用手撑凳子,仿佛想推开什么。看着她那别扭的样子,我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她一见有人来,又慌忙打算玩手机,结果一慌,手机一掉,掉得有点远,她只好自顾自的缕起了头发。

  我捡起了手机问道:「你在干嘛?」「嗯,没什么,在换衣服,你快走吧」「哦,那你手机不要啦?」「哦!哦!给我吧。」说完往我手上伸来,而我一缩,顺利地躲开了她的手。她眉毛一皱:「你干嘛!」「哟!不记得我了啊!找人对付我倒是很痛快啊!」「嗯?是……是你!!」


第三章淫欲满堂

  我摸了摸额头:「对啊!就是我了!被你打了一个月的人了!」「那……那你在这干嘛!还不读你的书去!」「读书?都放学了,小妞!」我拍了拍她的脸,稍微用了点力,打起来啪啪作响。

  「你,你要干什么!」她的脸被我拍打地泛红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你的境况么?」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什么?什么境况?你……是你往凳子上做的手脚?」她惊讶的大喊了起来。
  「也不是什么手脚,就是涂了点强力胶而已罢了。」「你!」陈媚升起而又恐惧地说到。

  「我也真不知道你啊!」我很无奈的说到:「不就是一点强力胶么?至于么?叫你刚才体操同学来帮你就是了啊!不叫也就算了!」我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你打个电话叫人来帮忙也行啊。而你都不做,我是说你找死呢?还是说你傻?」听了这些,陈媚惊地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我嘛!也知道为什么!你就是好面子!哈哈,不愿意出那些所谓的洋相!所以你才会这样!」我嘲讽道。

  「赶紧放开我!我叫人了!」陈媚似乎恢复了点冷静,又开始了挣扎。
  「叫吧!叫来看看你这滑稽的模样!哈哈哈!」陈媚浑身一哆嗦,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也随之消去。他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好好整你!把你这洋相拍下来传出去!哈哈!」我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不要,不要这么做!我,我可以给你钱,你放了我,放了我吧!」陈媚凄厉的喊了起来。

  「瞎叫唤!闭嘴!」我走向体操间的大门,看了看门外,然后到拴上了大门,回来说道:「喊呐!把人喊来,就不是我叫过来的咯!」陈媚果然低下了声音,念经似的一直说放过她。

  我没来由地一阵烦躁,现在怎么办?打一顿?没意思!拍几张照,走掉?没挑战!「哎哟!我自己伤什么脑筋。问她自个儿就行了嘛!」我一怕脑袋,有些恍然大悟。

  「你还猜不到,我要对你干什么?嘿嘿嘿。」我阴险地笑着,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不要!不要对我做那种事,我可以给你钱。」陈媚突然很慌张地大喊了起来。

  我一愣,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放心,我下手很轻的。」于是我动手把她套上的衬衫脱下来。而陈媚也不再去管那凳子的事了,专心致志的对抗我的进攻。好吧,我承认,发起疯来的女人,如果你抱着不想伤到她的心思去对抗的话,结果绝对是失败。所以呢,我很干脆的放弃进攻,转而去寻找一些东西。

  陈媚见我放弃,感觉有些惊讶,盯着我的去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啊哈!」我忽然惊喜地叫了一声,转过身来。而陈媚见到我手中的东西,眼睛也瞪圆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体操室,干嘛会收藏有麻绳呢?虽然很惊奇,但是我还是很认真负责地利用了起来。

  接下的事就简单多了,虽然过程不容易,但还是将陈媚的衣服脱了去,只留下了胸罩一个,手也被绑在凳子后边。「唉……感觉不错吧?」我拿出我的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哟!别说,拍起来还挺好看的啊!」我把手机对着陈媚,给她看了看。「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的!」陈媚没有用嘴巴抢到手机,于是恶狠狠地诅咒了起来。

  「好嘛!还不服气!」我使劲给了陈媚右脸一巴掌。「啪!」响亮清脆在空荡的体操间里传荡。

  「不行,还得把裤子扒了!」我想了一会,开始行动起来。

  「不要!走开!走开!」陈媚大叫起来,然后疯狂地用脚踢我。我一用力,把她的裤子扯了下来。然后指着她吼道「喊呐!怎么不继续喊!叫人来看看你这样子啊!」说完我揉了揉被踢疼的胸口。靠,这死丫头劲儿还挺大!

  陈媚不敢说话了,眼睛惊恐而又愤恨地看着我。「看什么看!」我拿稳手机,继续拍了几张。「还成!还成!」我看着相册啧啧自语。

  「哎!拍也拍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放你走?现在放你走,我不是等着人来找我麻烦么?」「放心,我不会找人的。你放我走就是了。」我一连戏谑地看着陈媚,这时候还算聪明了一点。可惜呀,更不能发你走咯,以你的性格,这种照片只能压住你一时罢了。威力不够。我还是得拿到对我更有力点的把柄才行。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陈媚在挪动身体时,那对饱满的胸部,在紧张的呼吸下,颤动着,显得十分养眼。「长得真不赖。」我说了一句,引起了陈媚的注意,然后我蹲到她面前,伸出摸了摸她的脸。而陈媚很激烈地躲避着。
  「嘿!」我轻呼一声,左手手沿着她的脖子,滑向了她的胸口。然后猛地抓住了她的左乳房。「唔!手感不错啊!软软呼呼的。」左手开始肆意发力,揉捏着陈媚的乳房。

  「啊!不要!快住手!」陈媚激动的叫了一句。

  「怕什么,又没人来看,难道你想被围观?」我伸出右手,双管齐下揉捏起她的乳房来。唔,摸上去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只不过是以前没摸过,所以有一种兴奋的感觉罢了,其实和摸一块肉的感觉差不多。我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定义。
  「嗯……」似乎是不敢说话,又或者是对我的动作有了感觉,陈媚轻轻地发出了一丝声音。我一听感觉非常兴奋,又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和频率。而陈媚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这就是直接告诉我应该继续行动大的信号啊。

  我动手把陈媚的胸罩推了上去,露出了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那两颗葡萄早已挺立起来。「哟!你这奶子长得不错哦,看看!看看!这小葡萄还立起来了呢!」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捏住了陈媚的奶头,不时地按来按去。

  「嗯……啊……嗯嗯……」陈媚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我愈加兴奋起来。猛地拉了一下奶头又马上松开,这一拉和一回弹的感觉,终于让陈媚「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咔嚓咔嚓」我秉着不拍白不拍的精神,抽空又多拍了几张。

  「东方或!我知道你!快把我放了!」陈媚见我又拍了几张,而且这次可是没有胸罩的了,果不其然她显得十分惊恐。而我依然没有正面搭话,反而问道:「舒服么?以前有过这感觉么?」回答我的是一阵沉默。

  「呵!不回答吗,不回答我可不知道要弄多久呢!」说完我又开始了对乳房的玩弄。这次加了点技巧,比如捏奶头,抓住乳房一直晃等多种从岛国电影中学来的方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吓住了她,「嗯……嗯……以前自己弄过……没这感觉。」我一听,马上感兴趣地问道:「那哪个舒服些?」「嗯……啊!嗯……没……没这个舒服。」「嘿嘿,那好,那我今天做好人,让你舒服一回!」于是我低下头,凑近陈媚的乳房:「嘿嘿,好好看看我是怎么吸你的奶子吧!」「不要……不……嗯……嗯……啊……嗯……」「怎么样?感觉很不错吧!」我中途问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吮吸,有时还咬了咬陈媚的奶头。

  「嗯……嗯……啊!!」陈媚闭上了眼睛,嘴唇抿在一起。

  「我在问你话呢!」我用力咬了一下陈媚左边的玉峰。

  「啊!感……感觉好……你弄完了吧……放我走吧……嗯……」陈媚喘着气说道。

  「还想着走!爽一爽再走吧!哈哈!」说完,我的手开始向她的内裤摸去。
  陈媚一惊,「不要!快住手!」我哪里会管那么多,「别动!」我低吼了一句,右手隔着陈媚粉红色的内裤摩擦着陈媚的阴部。

  「啊……啊……」陈媚如遭雷殛,腰子开始往前挺。「这么敏感啊!不错!不错!」我笑呵呵地舔了舔她的奶头,然后拉开了她的内裤,由于内裤被黏在凳子上,我懒得取下来,干脆就向旁别拨开,然后我用一根手指沿着那条开裂的小缝,上下滑动着。

  「嗯!嗯!嗯!啊……」陈媚的呻吟声也愈发连贯。

  「怎么样!舒服吧!哈哈,试试这个。」我把内裤又放回原位,然后上下拉扯内裤,这招是在岛国大片上学来的,今天正好实践实践。

  「啊!啊……啊……嗯……嗯……别这样……嗯……啊」陈媚的头左右摇摆着。看起来这一招确实挺奏效的!「怎么样?舒服吧!」「嗯……啊……嗯……啊啊啊……舒服舒服……嗯……既然……既然舒服了……呼呼……放我走吧。」「别急别急,只要爽够了就放你走!看着啊!」我拨开内裤,说起来陈媚的阴毛不是很多,应该是正常数量吧,现在都被陈媚的淫水濡湿了。看起来十分迷乱「诺!湿了啊!你的水好多啊!真是个骚货啊!你闭着眼睛干嘛!赶紧给我看着!对!流了这么多水,你就是个骚货!」我分开她的阴户,粉红色地,透过淫水,淫靡的感觉铺面而来。我找到了洞口上方的小阴蒂,用手指拨弄起来。

  「啊!啊!嗯……嗯……嗯……」陈媚猛地呻吟起来。


第四章春色无边

  「哇!你果然是个骚货啊!」我左手分开陈媚的阴户,右手食指轻轻地在阴道口徘徊,时而进去一点,时而在边缘花圈,双管齐下自然不够,我的舌头也在来回舔动陈媚那颗硬挺而又殷红的阴蒂。

  陈媚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边吸着气,一边浑身颤抖,上身直挺挺地往前拱起,要不是手被我绑在后边,内裤黏在凳子上,我估计她就会挺出凳子了。双腿不停地加紧,好夹住我的脑袋,要么就是张地很开,她的腰子不消停,扭动着:「啊……不要……你……你……别弄……了……嗯……嗯……不……不行了……受不了……受不了……放过我吧……别……别舔了……哎哟……天呀……啊……嗯……啊……啊!!!」一声悠扬的长呼。陈媚好像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一样,阴道口猛地喷出一篇白色的液体。

  幸好我早有防备,脑袋躲开了,并用手挡在洞口。只听见噗噗的撞击声,又或是喷射声,反正我手上沾满了陈媚的阴液。「啧啧啧啧!」我翻过手来看了看手心,「不愧是骚货啊!这简直是潮吹啊!虽然我不知道真正的潮吹是什么样,但你这样,也够劲儿了!」看了一会儿手,我抬头向陈媚看去。

  只见陈媚,嘴巴张的大大的,喘着粗气,一滴口水沿着嘴角慢慢滚落,头发凌乱不堪,许是摇头摇地太猛造成的。胸部随着大口喘息而一浮一沉,身体瘫软在坐凳上,阴道口也迎合着嘴型,仿佛也在喘息一般。最有意思的是菊花,时不时地紧缩一下,显得十分有趣。

  我抬起沾满阴液的手,送到陈媚面前:「看看,这就是你流出来的淫水了,多吧!看!还在流呢!现在知道你有多骚了吧!」陈媚喘着气,盯着我的手愣愣地不说话。我瞧她不说话,便用手去摸她的脸,一手的阴液抹满了她的脸庞,一边抹我一便微笑道:「听说这东西大补呢!哦,是美容。哎!又不对,应该是我们的小东西才美容。你要不要啊?」我自己都感觉我的微笑看起来很淫荡了。
  陈媚开始还对我抹阴液在她脸上感到十分反感,后来也就不再躲闪,任由我在他脸上肆虐,听到我这么一句话她晃了神:「什么?你的什么小,小东西?不要!不……我不要……拿走!拿走啊!」她想拿脚踢我,被我按住了。

  「什么不要,这可是很爽的,你不是想走么!爽完就行。等着啊!」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这就是坦诚相见的好时机了!

  很快我便是光不溜秋的了,「唔……你看看,这就是你找人来弄得呢!」我指着身上的淤青说道,「像不像映像派的画啊?」陈媚惊讶地看着我的伤说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要他打你,只是教训一下而已,这么出这么重的手!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嘿嘿一笑,「你不知道?你真不知道?算了,也不管你知不知道,就是这么个事了,我们开始吧!」我怪叫一声捏起了陈媚的胸部。

  「不要!」陈媚尖叫一声。

  「切,才怪呢!奶子这么涨,还好意思!」接着,我懒得捏她的乳房了,直接开始扫荡她的下体。

  突然,陈媚闷叫一声,身体猛地往上一挺,我一时不查,陈媚的阴道撞我个正着,一片热热的粘腻的液体啪地一下全贴我脸上了,还顺势流进了我的嘴里。「哇靠!尼玛!」我赶紧闪开,呸了几下,打算吐掉。不过我发现,这阴液的味道虽然奇怪,倒也不是令人无法接受。

  算了,反正都这样了,爱咋咋,咋滴吧!我又扑了上去,猛舔陈媚的阴道口,更是企图把舌头塞进她的阴道里面去。

  「唔!啊……嗯……停……停下来啊!啊……嗯嗯嗯……」「你看你的小穴啊!反应这么好,停下来干嘛!」我抬起头,嘲讽了一句,「睁着眼睛说瞎话!靠!没意思。」我觉得很郁闷,麻麻的,和日本片子里不一样啊。我要了摇头,把消极思想赶离了脑袋。

  忽然我灵光一闪:「喂!骚货!你怎么不配合我呢!你不配和我,我怎么放你走!」陈媚见我停下了动作,稍微喘息了一下,红彤彤的脸庞看起来十分诱人,她问道:「你要干嘛,我怎么配合你,快放我走吧!」「很简单!叫啊!」我理所当然的说道。「叫?叫什么?叫人么,不要叫人。」「榆木脑子!叫床啊!」我对陈媚的愚蠢表示十分的痛心。

  「啊!不,不要。」「那好,那咱们就慢慢地耗下去吧,我自个儿玩!」我装作不再理会她,又开始扫荡她的阴部。

  「好,好,我叫,叫玩就放我走。」我眼珠子一转说:「可以!嗯,开始吧。」「啊!啊!嗯……啊!」「你喂乌鸦啊!啊啊啊!啊你妹!」我抓了抓脑袋,「很简单,就这样,你觉得舒服了,就哼出声音来,别憋着!」我继续开始奋战之路。这一次陈媚显然是知道在呢么做了「嗯……嗯……啊!啊……喔……嗯……」「不够,加点调情的话。」我晃了晃手指,提醒了一下。

  「哦,嗯……啊!好舒服……嗯……」这感觉这是有点做作,我抬起头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你好好感受,投入进去,你自己就能做到了,别打马虎眼,你可没时间耗!」我感觉我的阴茎,再这样下去都有可能会软了,于是我稍微蹲了蹲,用手扶住阴茎对准陈媚的阴道,塞了进去。

  陈媚一惊,猛地挣扎了起来,乞求道:「不要啊,我还是一个处女啊!!呜!呜!不要!快停下!」哟呵,这情况能停么,稳住陈媚下体,我用力一桶,仿佛穿过了什么,感觉不大。倒是温暖,紧凑的肉壁包裹着,感觉很好,我停了下来感受了一下。

  陈媚的眼睛睁地大大的,嘴巴也张地很大。浑身都僵硬了,一条红线沿着我的阴茎流出来。流地不是很多,我见她这么疼也稍微停了一会儿。

  随后我便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很奇特,很舒服。总想再快一点地动,但我每每都压住了想法。

  陈媚开始了反抗,激烈地扭动着身体,不过很遗憾,她被我的手按地死死的,过了一会儿,也只好认命了。既然她不再抵抗了,那我便放心地行动了。虽然我的阴茎还没齐根插入,毕竟有那么长嘛。陈媚她的处女阴道的肉壁紧紧的夹住我的阴茎,我感受到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肉壁壁上来回摩擦,肉壁好像是一双双滑腻的海绵,包裹着我的阴茎,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向我冲击而来。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叫活塞运动了,在这种情况,根本不会想别的,只会想快点动,快点捅。陈媚下面的阴道就像一张小嘴,随着抽插的愈加频繁,变得越来越温暖,淫水越来越多变得湿滑起来。

  我的抽插也愈发顺利了。陈媚的小穴就想一个无底洞,慢慢地被我开发着,也在吸引着我不断开发。

  「嗯……喔……嗯……喔……啊!嗯……嗯……嗯……啊……嗯……啊……」陈媚的开始淫叫开始增大了。

  我心中一乐,怕是她知道逃不过了,打算好好配合了。啧啧,就这么想走啊。嘿嘿嘿,好好配合我吧,你哪有那么容易走掉!

  「你是个骚货,你知道吗!」我捏了捏陈媚的乳房,在她耳边吼道。

  「知道……啊!嗯……」「那你就要做一个骚货!说骚货的话!懂了没!给我再淫荡一点!」我命令道。

  「嗯……嗯……啊!好,好,好舒服……啊!好,好爽……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比自慰舒服多了……啊!」「不错!骚货,要不要我干你啊!」我一边说一边往陈媚的下体摸去:「真是个骚货啊!都这么湿了都!快叫大鸡巴哥哥插你啊!」我怕了拍她的大腿。

  陈媚颤抖了一下,好像是到了一个兴奋点了:「嗯……喔……嗯……喔……好爽啊!好……好……好舒服……大……大鸡巴哥哥……插……快……插我!啊!喔!嗯嗯嗯……插我……插我……喔……好爽……你的鸡巴……你的鸡巴插我……插……插的好爽……爽……真爽……用力点……大力一点插我……」陈媚呻吟声愈发自然。

  「好的,干死你,操!我操!」看来陈媚进入状态了啊。我得稳住,先搞定她再说,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啊!我赶紧给自己提个醒。保持着清醒,压制住精关。然后快速地但有所保留地抽插起来。

  「喔……好……好爽……大……真大……啊!嗯……哦!嗯……大鸡巴哥哥……干啊……干死我……快干死我……好,好舒服啊……没有过……自……自慰……没这么爽……啊……喔……嗯……喔……干大力一点……喔……大……大鸡巴哥哥干我……快干我……喔……东方……东方或……你鸡巴好大……我……我真的好爽……快插我……用力……噢!用……用力……喔……大鸡巴……插我……插大力点……再快点……喔……喔……大……大鸡巴哥哥……好……好棒……干我……干我……干死我吧……快干……喔……喔……」陈媚渐渐开始忘情的叫床。

  好的,好的。很顺利。还差一点点。我心底在狂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