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玉玫坐儿子


  (一) 

“思想,是最自由的。因为我们可以在思想的国度里,恣意的徜徉,世界上最坚固的牢宠,也无法禁锢得住它。每个人都拥有这一个最自由空间,世人所认定的一切罪恶、污秽、卑劣、下流、羞耻的事物,都曾经,也一直都存在于每个人的这个空间里。因为它自由,而且绝对的隐密,所以它满足了许多人在现实世界里无法得到的发泄。” 
   
  “大多数男人见到美女,马上会在这个世界里出现和她性交的画面。而大多数的女人,见到不错的男人,也会在她们的世界里出现最禁忌的影像。尤其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一定会在这个世界和这个男人尽情的性交,而在她这个世界的男人,也一定拥有她最满足的阳具,填满她阴道的每一寸肌肉。再神圣的贞节烈女都不例外。” 
   
  “大部份男人在懂得自慰的儿童时期,第一个出现在他这个世界的女人,通常都是自己的母亲,母亲的角色,往往扮演着男人在这个国度里,初期的性交对象,而随着男人接触的女性渐增之后,这个和他在思想的国度里性交的对象才会慢慢改变,通常接替母亲角色的,往往是小学同班的美女,而在这个过程中,母亲和这个美女,会不断交替的和他性交。如果母亲并不漂亮,那么慢慢的,母亲会随着时间而退出他这个世界,相反的,如果母亲是个美女,而且温柔,那么和母亲就可能一直存在于他这个世界,不断的和他性交。尤其如果一直没有更佳的对象出现,那么这样的画面,会一直留存到他成人。所以,恋母情结每个男人都有,只是时间的长短不同而已。” 
   
  “同样的,女人在成长过程中,通常第一个在她的世界,把阳具插入她阴道的男人,往往是那曾经抱过她、亲过她的父亲。也同样,随着时间,这个国度里的男人不断的更换,甚至,在女人过了三十岁,性欲最强烈的时段里,在她的思想国度里,甚至和她性交的男人,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儿子性交,会给女人一种安全、温暖、拥有的满足。” 
   
  “但这个国度里的一切,都不允许它出现在现实世界里,因为,现实世界视这些为罪恶,无法被接受的罪恶。所以,每个人都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就是思想世界。” 
   
  “如果妄想把思想世界的事物,带到现实世界来,那就会造成痛苦,造成罪恶。除非……” 
   
  玉玫翻阅着儿子电脑上的笔记,不自觉的随着文字叙述而进入了自己的“思想”,她愈读愈心惊,尤其是后面的描述,仿佛就在说她一样。 
   
  的确,她无法否认,她确实曾经将许多陌生的男人,在惊鸿一瞥之后,将他们带进自己的“国度”里,和他们性交,可是,每当她回到现实世界,她总是觉得羞耻和肮脏。而真正在这个国度,令她流连忘返,一次又一次都能满足她需求的男人,就是她的儿子。在她的国度里,她不只一次的和儿子性交,即使她回到现实之后,她仍然能够感觉到那股骚热的快感。 
   
  尤其是最近这几年,儿子长大了,魁梧的身形,结实的肌肉,每每让她不小心就跑进了那属于她自己的国度。甚至,她时常在儿子沐浴之后,望着他内裤隆起的轮廓,当场就把儿子带进了自己的世界,疯狂的和儿子性交,让儿子内裤里的真实尺寸,抽插着她的阴道,撞击着她的子宫。 
   
  玉玫从来没想过,儿子竟会去剖析这种心理,看了儿子的这篇笔记,她突然觉得,这属于她私人最不可能被知道的秘密,仿佛被儿子窥视得一清二楚一样。 
   
  任何人秘密被窥探时,都应该生气的,但她不知道该生什么气,该生谁的气?气儿子窥视她的心情?但这不过是儿子的笔记而已。 
   
  她觉得羞愧,可是,这样的羞愧情绪,却带着些许从未有的叛逆,这样的叛逆情绪,让她既紧张又有点兴奋。她从来就没想过,这些纯属于自己秘密的空间,要把它带进现实世界来,可是,儿子的笔记,好像有股魔力一般,让她蠢蠢欲动。 
   
  尤其是笔记最后“除非……”二字,下文呢?除非怎样?儿子写到了这边就停了。玉玫翻遍了电脑的每个资料夹,都找不到下文! 
   
  属于四十岁女人的秘密,好像整个被挑逗起来了一样,玉玫呆呆的望着笔记上的字句,不自觉的又进入了她的私秘世界,曾经和儿子在这里狂乱性交的每一个画面都一一的重覆着,被儿子的阳具填满着阴道的快感,再次的狂袭她的脑神经。 
   
  玉玫不自觉的将手伸入自己的裙底,三角裤早已经湿了,她的“思想国度”开始和现实世界有了初步的交错,因为她第一次把她的秘密带了出来。 
   
  “嗯……唔……宝贝……干我……再用力干你妈……嗯……好粗的鸡巴……好……妈喜欢给你干……小屄只给你干……嗯……” 
   
  玉玫不自觉的从口中呢喃出她私密世界的话来了。 
   
  “啊……唔……嗯……啊……快……用力顶……用力干……妈要泄了……啊……亲儿……妈要泄了……嗯……” 
   
  玉玫竟就坐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得泄了! 
   
  “咚”一声,桌上的茶杯被她的腿给踢倒,她刹时心头一惊,猛然的正襟危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她看到自己的三角裤褪落到膝盖,手上沾着阴户湿淋淋的爱液,她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这道最隐私的门了。 
   
  玉玫将阴户擦干,再把三角裤穿上,然后关上了电脑,再把书桌上的水渍擦拭。 
   
  (二) 

傍晚,儿子回来了! 
   
  她不敢再看儿子淋浴后只穿着内裤走出来的样子,她怕自己的眼神会在儿子面前泄露了秘密。以往,她都会在门外,帮儿子递过衣裤,但这次,她躲进了厨房。 
   
  “妈……妈!我的衣服呢?”儿子竟走进了厨房,玉玫却不敢回头。 
   
  “哎!自己去找嘛!妈在忙!” 
   
  “妈!你去帮我拿嘛!我来就好!”儿子迳自靠向玉玫身旁。 
   
  玉玫只得低头转身,但是眼睛却不自主的瞄了一下儿子内裤上隆起的轮廓,她的内心又打了个颤!在走出厨房的过程中,她不小心又让儿子在她的世界里,把内裤里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餐桌上,玉玫显得相当不自在,平常的母亲样子,在此刻竟半点也找不到,反倒是儿子像是好整以暇似的,一直死盯着她看。 
   
  “小伟!你……干嘛一直盯着妈看?”玉玫心下实在有些闷气,仿佛被儿子整了一样。 
   
  “妈!没啦!你今天……特别的漂亮哩!”小伟说。 
   
  “妈每天都很漂亮!”玉玫终于摆出了像母亲的态度说。 
   
  “哈!是是……”小伟笑道。 
   
  “笑什么?难道妈丑啦?” 
   
  “谁说的,妈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神哩。”小伟举手做发誓状。 
   
  “贫嘴!”玉玫仿佛从儿子的音调里,听出儿子在向她求爱的声音似的,竟像撒娇似的回了儿子一句。 
   
  河堤一但缺了口,河水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奔泄而出。当晚,玉玫私秘世界的一切,一点一滴的流入了她的床,欲望像河水一样的奔流不已,淹没了她的全身。 
   
  “小伟……干我……干妈妈……唔……唔……干妈妈的小屄……” 
   
  玉玫泄了一次又一次,在恍忽中,她仿佛看见了儿子就站在他的床前,挺着那根从她阴道里抽进抽出的阳具,但她实在太累了,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一个世界了,她就这样睡着了。 
   
  (三) 

现实世界的光线,往往会让人变得冷静,第二天玉玫醒来,当然忘了她另一个世界的一切,但是,在她下床走向浴室时,下体湿濡的感觉,让她又再想起一切,她脱下了湿了一片的三角裤,正要打开水龙头冲洗中间那一部份时,她的手停住了。 
   
  她赤裸着下体,奔向儿子房间,打开电脑。 
   
  在“除非”二字后面,儿子又写了。 
   
  “除非彼此的思想国度里,在同一段时间,彼此性交的对象,都是彼此。” 
   
  玉玫再往下看。 
   
  “而且,两人同有结合现实与思想的想法,但是,两人绝对都不想在现实世界里先开口提出,因为,突兀的想在刹那间企图把两者合一,是注定会失败的。” 
   
  “唯一办法,就是试探,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用言语,用动作,用肢体,用一切现实世界的方法,开一扇窗,让对方来窥探自己的思想世界。” 
   
  “如果对方看到了自己最私密的思想世界,也愿意打开一道门,让你也进去看看,那么,就是让两个世界合而为一的契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