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传说中“它”都出现在台风夜,“它”是这个世界的旧主,拥有与神同等的力量,当“它”再度回到这个世界之后,一切都将化作相等的虚无……

  乃罗山山腰上的一个小村落有一座古老神社,没人知道其由来也不知有多少年代,村里的长老只知道这座有着牌坊的神社大约是在战国时代所构筑,却不知道为何而建,也不清楚祭祀着哪些神灵。

  有个身穿雨衣,背负大背包的人影在豪雨中前进着。

  「可恶!怎么遇上这样一个坏天气,真应该在昨天就下山。唉……记得在地图上看过,这附近有个小村落。」

  正进行自助旅行的香橙,是一位大学的登山社社员,原本想趁假日来爬这个乃罗山,原以为这是座小山,只要花两三天就可以完成旅程下山回家。却没想到因为迷路,再加上不服输的个性,因此担搁了行程。偏偏在找到正确道路后又遇上大雨,她只有先找个地方避雨、休息。

  「嘿!再穿过这片树林应该可以到那个小村落了,刚刚在山上看见过这前面有一个神社,方向应该不会有错。」

  香橙气喘咻咻的爬着黄泥路,冒雨吃力地前进着。突然轰!的一声,一个落雷由天而降,闪电直直由香橙头顶穿透,自胯下击出再钻入脚下的黄泥中。

  香橙惨叫一声,全身被电殛得胡乱颤抖不已。她一霎那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电流,由头顶灌入又从下体穿出。一时之间她浑身无力跪下去,差一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但是渐渐全身又再恢复知觉。低头看看身体,也似乎没有受什么伤。

  此时她觉得两腿之间的秘处有一股特别麻痒的感觉,似乎是被电殛后残余电流造成的后遗症。香橙忍不住就要将手按到胯下去抚慰一番,但是她摇了摇头将这股绮念压了下去。

  可是胯间越来越感觉到电流乱窜,奇妙的美感让她心里生出一道暖流,一时之间竟然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右手就伸进雨衣内,隔着两层裤子揉搓着蜜穴边缘的美丽阴蒂。

  像是禁忌开关被打开一样,突然有种从未经历的生理反应传到大脑,她觉得下体快速地湿热起来,不久内裤已经是湿濡一片了,爱液不断地涌出蜜穴,甚至流到大腿上来。原是处女的她,这个时后竟然不能控制,拼命幻想着许多男性的双手,一次又一次不停地袭击她胸部与胯间的敏感部位。

  香橙娇喘道:「怎……怎么回事……我……啊…啊……下面…热起来了……」

  她努力想镇定下来,但还是被这莫名汹涌的欲浪给吞噬,不知不觉中已经脱掉了雨衣,双手钻进内裤中,手指头不停揉着已经充血涨大的阴蒂与阴唇,另外还有几根手指插进了蜜穴中自慰。

  香橙不能控制的闭目张口娇喘不已,蜜汁正源源不绝的溢出来。她幻想着肉棒正在蜜穴边缘戏弄着她,迟迟不肯插入,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觉几乎令她发狂。

  「好难过……我要……更用力……啊……更深入……啊……不……光用……手指这么揉……啊……根本不是办法……啊……」她瘫坐在泥地上,使劲的揉着阴蒂,右手酸了,再换过左手,密汁像涌泉般溢出,长裤与内裤这个时候已经全部湿透了,叫人分不出究竟是被雨水打湿……还是被香橙自己的爱液沾湿的……!

  香橙知道在下着大雨的树林中,是绝对不会有其它人来打搅,因此她也更放心尽情享受着肉欲与性爱。像是一个染上毒瘾的人,双手更用力地搓揉着阴蒂,并不时地深入蜜穴内搅动着。

  随着性欲的奔放,香橙觉得体温越来越高,身体越来越热,终于她忍不住一声娇喊,伸手用力把上衣向外一扯,钮扣全部被暴力撕扯开去,接着她又将白色胸罩拉了下去。一双美乳挣脱束缚弹跳出来,亢奋的性欲使香橙的乳房饱胀,乳尖硬挺,连乳晕都充血勃起……

  经过雨水的浇淋使她胸部灼热感减低不少,但是熊熊的欲火依旧在香橙的双腿间燃烧着。一根手指已经无法满足她的欲望,于是再加一根手指。同时间两支手指在蜜穴内搅动,试图安慰爱液即将决堤的出口。

  此时在雷殛的黄泥中冒出了一阵阵白色的雾气,这股白雾缓缓地把香橙包围住,香橙觉得这白雾正深深的呼唤她体内本能的性欲,令她更用力的尽情自慰。

  「啊……就是这样……我喜欢……这么舒服……我不能爱上……在这里……啊……爱上……这种感觉……啊……」

  双手自慰所产生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香橙突然娇呼一声,身体不停颤动,全身上下一阵痉挛,俏脸、粉颈、酥胸上都泛起片片桃红。撑开的两腿颤抖着,爱液像崩溃的堤防般泄了出来,她第一次达到这般快美的高潮。

  ************************************************************************

  第一章

  此时黄泥中在度发出一道青色电弧,电光呈弧形绕过两件裤子,正中香橙敏感的阴蒂。她尖叫一声全身一震,竟然马上攀上另一次高潮。这次的感觉更是强烈,她除了感到体内的爱液像火山爆发似的再度喷射出去,更因为伴随而来的强烈震撼,使她忍不住失禁了。

  香橙的上半身突然向后仰,然后又变得僵硬,美乳因此显得更加挺耸。双手手指还舍不得离开潮湿的蜜穴与阴唇。在脑海出现种种自己被凌辱的场面,在高声呻吟之中,她感到下腹部又再强烈的痉挛起来,爱液、尿液同时射了出去。

  沉浸在性欲的浪潮之中,再加上电弧不断的刺激,让她所有的思绪都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脑海里只剩下如何掘取更大快感的这样一个意念。

  「不……不行了……受不了……我要……又要泄了……啊……啊……」一次更强烈的电弧画入她的胯间,此时香橙已经连续三次高潮,现在这一波高潮已经持续了两三分钟。

  高潮的快感不断冲击着香橙的神智,几乎让她快乐地昏过去。只见一位半裸美女在雨中不断地颤抖着娇躯,双手伸进胯间疯狂自慰。一声声忘情娇喊下,香橙的身体慢慢与白雾同化,然后整个消失无踪。她身上穿着的雨衣、胸罩、内衣裤和鞋袜都跌落在黄泥上,然后白雾再度静静地消退回地下。

  两天后……

  「轰!轰隆!」

  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台风夜,大量雨水冲刷着原本已经光秃秃的山壁。松软的泥土再也撑不住暴雨的侵蚀,在一声巨响后发生了山崩,山腰处落下一大片土石,露出一个长埋在山壁内的巨大圆球状物体。

  「山崩了!山崩了!」一个老村民穿了雨衣,拿着手电筒在大雨中一边喊叫一边飞奔进入村中。
  村里的几户人家被惊醒了,急忙通知村里的警察局,同时集合起一些壮丁,预备应付不可知的突发状况。

  一个中年警官来到大家集合的地方问道:「怎么啦?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人受伤?」

  原先发现山崩的老村民道:「是没有人受伤,但是……神社旁边崩了一大块,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

  中年警官怀疑道:「奇怪的东西?这个山里头还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时候已有许多村民集合在这里了,大家议论纷纷,七嘴八舌的猜测着那可能是什么东西,有人猜是古人埋下的宝物,也有人说是妖怪。

  一位老婆婆说道:「先不管是什么,派些人去看看吧。」

  最后决定是警官与那位老村民和五位壮丁,另外还有几个好事的村民,这些人一同向神社出发。强风暴雨加上视线不良,十多个人只靠着手电筒的微弱灯光前进,速度因此被延缓许多。平常只须要十五分钟的路程,却花了将近四十分钟才走到。

  众人发现神社旁多了一个直径约有五公尺的巨大圆球,而上方山壁处则凹陷一大块。

  老村民叫道:「是它……它滚出来了!」

  「奇怪,是什么东西这样大?」警官将手电筒对准这个巨大圆球,想借着灯光瞧清楚它的全貌。
  其余村民也将手电筒的光集中过去,在昏暗的光线里,众村民在看清楚圆球物体后纷纷发出了惊叫声。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

  「好恐怖……好奇怪!」

  「嘿!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藏在山里?」

  「啊!」

  原来这是一个由许许多多武士铠甲结合成的巨大圆球,铠甲面具在手电筒的灯光反射下,隐隐约约由深陷的眼框中泛出了黄色光芒。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看见这样奇怪的物体,令在场所有人寒毛直竖。

  一位跟在后面的秃头老人慢慢走向前面,惊讶道:「这……这是铠甲魂啊,没想到真有这种东西,好可怕!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警官回头望了望发言的老人,知道他是村里专门喜欢说故事的一个老头子,村里许多的传说与典故都可以从他那里知道。警官再看看眼前的巨大圆球,喃喃道:「铠甲魂……!铠甲魂……?」



  第二章

  两个星期之后的一个破庙里……

  「孔雀!你又想偷懒了,慈空师傅不是要你今天早上把大堂清理干净吗?」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女大声喊着。这位少女年纪虽幼,但从凸起的上衣与玲珑的身段来看,已经有了一具成熟诱人的身材。

  「亚修拉!这里就拜托你了,昨天南天大学的中村教授打电话来找师傅,说是大学里有鬼在作祟。师傅要回里高野,没空帮中村教授。所以叫我去看看。这清扫大堂的事……嘿……亚修拉,你就多多加油罗!」一位身穿袈裟的青年人一边向少女回话,一边奔向破庙的大门口。

  「可恶!孔雀…每次都把打扫的工作推到我头上,你这个大懒虫!看我的!」

  「啊!!!」孔雀在奔出大门口时,臀部燃起了一片火光,他吓的大叫,急忙用手拍熄正在燃烧的火焰。

  「亚修拉!等我回来,一定要好好打你的屁股。」

  孔雀「逃」出了破庙,依中村教授的话来到南天大学,找到历史系的研究室。里面坐了一位半秃头的中年人。

  「请问是中村教授吗?」

  「我是……咦?你是慈空大师吗?怎么比传闻中年轻多了。」

  「我是慈空师傅的徒弟,叫孔雀。我师傅因为另外有事,所以叫我来看看。」

  「喔…原来是孔雀师傅,真是久仰大名。在这里说不清楚,我们边走边谈。」

  中村带孔雀走出研究室,来到一条长长的走道,两旁排满了许多的玻璃柜,里头展示着历史古物,并有标示牌加以说明。

  「本大学历史系着重在战国史的研究,尤其在铠甲兵器上的收集是世界有名的,光是这资料馆中的收藏品,最少就价值约二十亿。」

  孔雀见两旁都是许许多多的铠甲与兵器。不但有各种高矮不同的护身铠甲,也有各式的武士刀。
  忽然孔雀见到一个长玻璃柜中放了一把五尺长,刀身有七处凸钩的怪异刀具。他好奇的拿出来挥动把玩。

  「喂!这把刀不能拿出来玩!」中村急忙阻止孔雀的动作。

  「真是的,这可是天下唯一一支的国宝--七支刀啊!」中村喃喃的抱怨着的同时,将国宝七支刀放回原处。

  孔雀仍然不时的拿起四周古物把玩,回头向中村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光看这些古董也没啥意思,若没重要的事我要走了。」

  「别急嘛,孔雀大师……我要你看的东西在这里。」

  两人走过长廊来到一个门口,中村拿出了钥匙将锁住的门打开,与孔雀一同进去。这边也是一条走廊,但两旁已没有古物展示。

  「这是一座天桥,负责连接研究大楼与博物馆。这个月来,已经有三个人在这博物馆中被杀。是被砍的乱七八糟……」中村放低了声音说话,与刚刚开朗的神情明显不同。

  「警察有来调查过,认为是那三个人在外面与人结仇。或者是对本大学怀有怨恨的人做的。但是……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尤其在“它”来了以后。」

  「咦!?作祟?」孔雀听了中村的话,心里仍然无法想象这样的学朮殿堂中会有什么样的妖物。
  「就是因为这样,才请你来这儿看看,警察是派不上用场的。」

  两人通过天桥,进入博物馆后又上了一层楼,这层楼的大门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禁止进入」。
  中村掏出一串钥匙正要开门,却意外发现大门并没有上锁。

  「奇怪?我明明上了锁的。」

  一进入室内,孔雀发现原来这整层楼都是图书馆。但是就在入口不远处的地上,插着一把武士刀,四周的地面布满暗红色的污垢,看起来格外像是一大片的血污。

  孔雀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压力,慢步走上前去查看,并且蹲下去用手摸了摸那片污垢,发现无论多用力也擦不掉。

  「是谁?谁在那里?」中村发现在书架的另一端闪过一个影子。



  第三章

  中村教授与孔雀急忙绕过书架,到另一边去寻找那个影子。没想到看见一位身穿白色研究服的短发女子,这女子岁看起来将近三十岁,生得美丽动人,但多了一种高傲、无法与人亲近的感觉。

  「梅子老师!原来是你。」中村惊讶的大叫。

  梅子是一位历史学博士,年纪轻轻就在南天大学任讲师。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公布过这个图书馆是禁止进入的。」

  「我知道,但是我要找战国时代铠甲的数据。」梅子依旧寻找着书架上的书籍数据。

  「系主任,这位是……?」梅子拿了几本书后,回过头见到孔雀,她心里正奇怪着为什么会有一位出家人在图书馆里。

  「他是孔雀师傅,为了前几次的案件,我特地请他过来看看。」中村见到梅子一脸疑惑的样子,才对梅子解释。

  「哈……真可笑,都科学时代了,系主任居然还相信“作祟”这种事。」梅子一手掩着口,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梅子老师!」

  「对不起,我还有研究要做,失陪了。」梅子笑着离开了图书馆。

  「还有……系主任,不管他是谁,请不要影响到我们目前的研究工作。」梅子走出图书馆后,还慎重的回过头叮嘱一番。

  「好大胆的女人,居然敢一个人到这里来。」中村走过去将大门关了起来。

  孔雀不再理会中村与梅子的对话,来到武士刀前,双手握住握把,试图将武士刀拔出来。

  中村看着用力的孔雀说道:「没有用的,案发后警察也拼命拔过……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拔得动!」
  孔雀在使尽力气后无法使武士刀动弹分毫,于是一手轻握住握把,一手掐着手诀,口中轻声念咒:「阿比拉温更……阿拉西那无……」

  中村吃惊地望着那把武士刀,眼睛越张越大。武士刀竟然冒出阵阵的白烟,金属刀身慢慢变得像软泥一般,缓缓的改变形状垮了下去。最后武士刀刀身整个融化掉,孔雀轻易的就把变形的武士刀拔出地面。

  「霹啦!」一声巨响,武士刀拔出地面后,由地面的破洞喷出许多浓稠的暗红色液体,图书馆内顿时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

  天花板及四周的书架上都溅满了这些喷出的液体,就连中村身上也都被沾湿了。只有孔雀没被液体沾上。因为当时他正在施展密法,全身正被无形的咒法力所拢罩、保护着,那些液体被这些力量给震开去,无法沾到孔雀身上。

  「怎么……怎么回事?」中村呆呆的望着四周。

  「你猜对了,这是作祟。」孔雀看着手中只剩半截并且扭曲的武士刀说。

  「孔雀大师,这里就拜托你了,我……我先回去洗干净,换套衣服再跟你谈谈接下来的事情。」
  中村与孔雀离开了一团乱的图书馆。中村一个人先回宿舍去,剩下孔雀一个人在博物馆大楼内上下乱逛。

  一楼的实验室里,梅子和另一位研究员--田岛正在仔细观查着一大堆的老旧铠甲,而实验室的中央吓然矗立着两周前才因山崩出现的怪异铠甲圆球。原来那小村落的警官将这异物的出现上报后,这个异物就被运到南天大学研究,想要找出“它”的来历与秘密。

  「梅子,你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吗?」田岛隐隐约约听见图书馆里异变的声音。

  「没有啊!」梅子专注于研究古物,并未查觉到异状。

  梅子抄录了一些研究数据后,走进一间小房间内,两眼盯住挂在面前的六张X光片。这六张X光片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影像,隐隐看出是一个大头、巨爪并拖了一条长尾巴的怪兽骨骼。

  「我们用X光照射的结果,你也看见了。里面的确有别的东西。」田岛跟了进来,站在梅子身边解释着。

  「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好像是某种动物的骨头。不管怎么样,把它剖开来看看!」

  田岛吃惊的叫着:「剖开?!」

  「没关系,反正周围包着的铠甲都是中世纪后期胡乱制造的,几乎没有什么价值。问题是里面的东西,由这外表看来,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田岛,你那边调查的怎样?」

  「我的化学系朋友已经帮我调查过了,外面那层铠甲既不是人工黏上去的,也没有熔铸的痕迹。每一件铠甲的接合处本来就无法分开……」

  「这是什么意思?」这次轮到梅子诧异了。

  田岛微微颤抖着声音道:「也就是说当初制作铠甲的人本来就是要制作这么一个圆球状的怪东西,这整个球体就是一个铠甲。」

  梅子听到这里,不禁望了望那个怪异球体,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但随即又被研究的欲望压制下去。

  田岛接着说道:「你记不记得那个小村里的老人说的话,说铠甲魂……是恶魔的卵!」

  梅子听到这便怒斥道:「哼!真不象话。你简直就跟系主任一样迷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圆球一剖开来就会跑出来个妖怪罗?」

  「嘿……不只是这些,其实还有更怪的传说。发生命案的当晚……也就是把这个怪球搬进来的同一天,有人听见铠甲的声音……」田岛自顾自的说着。

  「这太荒唐了!我不相信!」梅子一个劲儿摇头否认。

  此时在小房间外响起阵阵金属铠甲的撞击声。

  「锵!锵!锵!锵!锵!」

  声音由远方逐渐逼近,明显地来到一楼大厅。

  「梅……梅子……这……」田岛吓的面无血色。

  梅子也是脸色惨白,但仍然倔强的说道:「什么东西?!」

  两个人颤抖着身子缓步向外走去。竟然看见一个全身铠甲装束,手持武士长刀的人物就站在门外!


  第四章

  「哇!」梅子与田岛同声惊叫。

  田岛吓得回头就跑,奔向大厅的另一边去。剩下梅子一个人呆立着。

  「呼……呼……呼……」铠甲武士发出沉重的呼吸声,靠近梅子身边,并举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呀!!!」梅子吓得手脚发软,双腿无法挪动半步,眼睁睁看着铠甲武士走近来,又伸手摸到自己身上。

  「砰!锵!」铠甲武士的面罩掉在地上。

  「咦?怎么掉了?」一个陌生的人声自武士头盔内响起。

         14305字节

          全文7026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