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婶婶的报复


  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父母外出到sz开了杂货店,我也跟着出来读高中,但是寄宿在叔叔家,因为他家在市区,离我的学校很近。 
   
  寄人篱下,当然不如在家舒服,好在我很勤快,虽然是男孩子,但是天天做家务,放学回来煮饭,炒菜是婶婶的专利,吃完饭洗碗扫地。 
   
  叔叔是政府的小官员,但是应酬很多,很少回家吃饭,我的堂弟读小学,和我也没什么话题,只是经常要我帮他打架做作业什么的。 
   
  婶婶在超市做一个柜台主管,好像很凶的样子,平时没有什么笑容,但是我觉得她很迷人,特别是穿着白色背心和薄薄的睡裤和粉红色拖鞋的时候。 
   
  我已经16岁,但是没有女朋友,是班上最土气的一个,但是我也开始剩解男女之间的事情,因为我的同学经常会讲,有时我也发现他们背着老师在操场的一角接吻搂搂抱抱,但是我对班上的女同学提不起劲,我觉得她们根本无法和婶婶相比,婶婶的胸脯那么丰满,婶婶的皮肤那么白嫩,婶婶的……我的第一次最终还是献给了少妇,但是不是我的婶婶,而是婶婶的好朋友唐姨。 
   
  唐姨其实只有38岁,比婶婶大2岁,因为堂弟叫她阿姨,所以我也叫她阿姨。 
   
  唐姨是位刚离婚不久的少妇,原因很简单,她丈夫找了一个湖北的小蜜。 
   
  唐姨不要孩子跟她,所以法院把房子判给了丈夫,她自己就住在公司的宿舍里,每周六晚都到婶婶家玩。 
   
  唐姨没有婶婶漂亮,皮肤比较黑,但是离婚之后好像换了一个人,打扮非常时 ,她发誓再也不做黄脸婆,要好好享受人生。 
   
  唐姨和婶婶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而且经常谈论男女话题,每当这个时候婶婶就赶我回房间,但是唐姨总是笑她,说我也许早就不是处男……一次她们在看电视看到很晚,外面下了大雨,唐姨说不走了,叔叔刚好出差了,但是婶婶安排她和我睡在一起,因为我的房间是架子床,分两层。 
   
  唐姨说:“你不怕我吃了你侄子啊?” 
   
  婶婶笑了,“他懂什么啊,小男孩。”说完婶婶就去睡觉了。 
   
  唐姨洗澡进来,我已经在上架床了,我闻到一阵迷人的香味,那是婶婶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平时我是不能用的。 
   
  唐姨穿着婶婶的睡衣裤,头发湿漉漉的,她拿了电风筒在吹头,突然她停了下来,问我可不可以帮她吹头,我只好乖乖下来。 
   
  唐姨自己坐到床上,我也只好上床帮她吹头,我第一次和女人靠得这么近,而且这个女人散发着婶婶的香味,穿着婶婶的衣服,我的脸不觉发红发热,精神恍惚。 
   
  “小家伙,在干吗啊,想你的婶婶啊?”唐姨好像看穿我的心思。 
   
  我忙道:“没有没有。” 
   
  “小家伙,你把你婶婶的衣服弄湿了。”说完突然把睡衣脱下。 
   
  我第一次看到少妇只戴着胸罩,黑色的蕾丝胸罩之间的白白的乳沟,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眼睛倒是直勾勾盯着那虽然开始下坠却因此显得格外大的乳房。 
   
  “小家伙,没看过女人的奶子啊,没有偷看婶婶的奶子吗?”唐姨吃吃地笑着,一下子把乳罩也脱了下了。 
   
  我看到白白的一团肉上面黑黑的乳晕,上面是熟透发紫的乳头,唐姨已经像蛇一样倒在我的怀里,硕大的乳房紧紧贴住我的胸膛,软软热热的,更要命的是她那只涂了粉红色指甲油的手已经迅速抓住我早已硬翘翘的小弟弟,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瘫软下去……我挣扎着推开她,“不,婶婶会打死我的。” 
   
  “小傻瓜,你婶婶睡了,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怕……” 
   
  她的舌头已经在舔我的脸,是那样的饥渴,我想她离婚半年以来一定没有碰过男人了,我就不幸成了她的猎物。 
   
  我的手在她的引导下,探向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软,后来我才知道那叫松弛,但是她的乳蒂很大很硬,我狠狠地捏。 
   
  唐姨很喜欢似的在我耳边呻吟,哦哦地轻叫:“小坏蛋、小坏蛋……” 
   
  她褪下我的裤子,昂扬的小弟弟虽然不够大不够长也不黑,但是却很硬,唐姨含在口中吧嗒吧嗒地吮吸,口水顺着小弟弟流了下来。 
   
  我哪里受得了,不一会我的少年初精在熟女的口中喷射,唐姨居然一滴不漏地吞下去。 
   
  唐姨也满脸绯红,但是她并没有放过我,而是把我压在身下,我连女人的淫穴都没看到,鸡巴已经被塞了进去。 
   
  唐姨一边抓着自己的乳蒂,一边上下耸动身体,因为她的下面对16岁的少年来说的确很松,所以尽管我射了精,但是半硬的鸡巴还是轻易在她肥大湿软的穴内运动。 
   
  我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摩擦,倒是唐姨的大屁股啪啪地撞击我的下体让我感到刺激,十几分钟之后,小弟弟再一次在唐姨的穴内雄起。 
   
  唐姨更加起劲了,我在下面由得她捣鼓,几分钟之后可能是唐姨的淫水实在太多太热,就像刚才在她的口中一样,我再一次喷射,而这次,唐姨也满足了。 
   
  我累得半死,唐姨吃饱了就把我赶到上架床,我一上去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唐姨也不在了,婶婶也不在,我才去洗个澡,因为身上到处漂浮着唐姨淫荡的下体的气味。 
   
  我洗完澡觉得舒服多了,回味着昨天惊心动魄的情景,小弟弟又开始有点反应,要是唐姨在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昨晚我是被强奸了啊! 
   
  我穿回内裤的时候发现上面残留着昨晚睡着后流下的余液,于是又脱下来准备洗干净再穿回去,要不到了晚上万一给婶婶发现就麻烦了。 
   
  我打开洗衣机盖,发现里面居然还有衣服,定眼一看,居然是婶婶的内裤,我第一次如获至宝般紧紧抓到手中,凑近一看,天啊,粉红色的亵裤中间有一大滩黄斑,我闻了闻,啊,是淫水! 
   
  那种气味和唐姨的下体的气味很像,但是却比唐姨的少了一点腥味,多了一种淡淡的香气,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一边舔那滩淫水留下的痕迹,一边用手套弄自己的鸡巴,就这样,我的精液再次喷射而出……我用水冲干净鸡巴,开始思考婶婶的内裤为什么会流下淫水,昨晚,叔叔并不在家啊? 
   
  突然,我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把婶婶的内裤扔回去,自己的内裤也顾不得洗就穿回去然后穿好裤子出来,原来是婶婶和堂弟回来了。 
   
  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婶婶,她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正好堂弟要我帮他做手工作品,于是我和堂弟进了他的房间。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天,我更加留意婶婶的一举一动,越发觉得她无比动人,早把伦理观念忘得一干二净,不过婶婶平时对我不苟言笑,所以我还是不敢有实№行动,直到一天叔叔回来和婶婶大吵一架之后又走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那天他们关着门吵架,我没有听仔细,但是隐隐约约知道叔叔和唐姨的丈夫一样在外面有了二奶,不过好在他们没有离婚,要不我就要离开婶婶了。 
   
  叔叔回来越来越少,叔叔平时很少过问我,只是看看我的考试,我成绩还可以,所以他也没什么说。 
   
  这样,我和婶婶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但是婶婶很不开心的样子让我也很难过,于是我常常陪她看电视,要是在以前她肯定不准,但是现在她只是问作业做完没有,我说做完了,她就不说什么,和我坐在沙发上一起看。 
   
  我闻着婶婶发出的幽香,感到无比的快乐。 
   
  婶婶对我好,我对她也没有了淫念,反而像恋人一样关心呵护她,我甚至打算准备出来工作之后娶婶婶为妻呵呵。 
   
  天气越来越热了,婶婶和堂弟房间有空调,我的没有,一把风扇只会放出热风。 
   
  一天晚上我正在做一道数学题,花了一个小时就是解不出,我不知不觉把上衣脱了,关着膀子只穿一条内裤在继续努力,门突然开了,是婶婶。 
   
  她似乎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对我说道:“今晚这么热,过来我的房间吹冷气吧。” 
   
  “啊……不用了……”我飞速穿上T—shit。 
   
  “听话,现在过来,都11点了。”婶婶说完把门关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