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风流性福





              第一章、母子欢爱

  深夜,Q市郊区,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里。

  「啊!快……快……顶到了底了。好舒。服……儿子你……你干的……我好爽啊……啊……再用力……快……」苏芩两腿站立,上半身趴在落地窗,两个丰满的乳房压著玻璃窗,浑圆的美臀不断的向后顶,向儿子索取。

  萧风站在妈妈的身后,双手扶著妈妈的小腰,目不转睛的看著妈妈的肥臀,那浑圆肥硕的臀部正随著他的撞击,荡起一层层的肉花。像浪花一样拍打著他的胯部,刺激的快感促使他不断加速抽插。

  「妈妈,你个骚货,你的屁股又大又圆,好有弹性。」

  「啪」萧风兴奋的在妈妈的肥臀上打了一巴掌。

  「啊,小风,你……你好……坏啊。每次都……要……打妈……妈的屁股~」苏芩口里骂著儿子却是一脸的兴奋与满足,还有点渴望儿子再打几把掌,屁股向后挺送的更急了。

  「妈,你的小屄,夹的好紧,我好舒服~」

  「啪」萧风又打了一巴掌,「你个骚货,越打你越骚。」

  「哦~」 「小风,妈……妈的亲儿……子。你打……的我好爽……啊。啊好大……好烫啊……儿子……鸡巴好。爽……啊~」

  「妈妈,好紧,好舒服,再,再用力夹紧,啊,骚妈妈的小屄,好,好紧,我快要射,快要射了~」萧风抽插的越来越快了。

  苏芩感到小屄里的肉棒更加的膨胀,儿子抽插的越来越快,小屄里摩擦的快感令她快要站不稳了。「啊……儿子你……你……我。也要……洩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嘤。洩……洩了……啊。啊……」苏芩顿时浑身颤抖,两腿微屈,小腰被儿子扶著,趴在落地窗的上半身缓缓倒向地板。

  「啊啊~啊~~啊,好烫~~」

  「妈妈,我,我快射了!啊啊啊,哦,射了,射给你了,啊,妈妈,嘶~」萧风被妈妈小屄里突如其来的洪水一冲,精关立马失守,一股股精液射进妈妈的身体里。

  「啊……烫。好……好烫。烫……小风。你……射好。射。好多……」苏芩被儿子的精液射进小屄里,又是一阵颤抖尖叫。

  片刻后,母子俩浑身无力在侧趴在地板。

  萧风趴在妈妈的背后,双手把玩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还是那么挺拔丰满,没有丝毫的下垂。闻著妈妈身上特有的熟女气息,把玩著乳房,这是自己事后最喜欢做的,也是对妈妈的爱恋。

  「妈妈,我肏的你爽不爽。」苏芩听到儿子在后背说话,那气息把自己的脖子吹的痒痒的,还故意这般问自己。慵懒的转过脸,两眼蒙胧含情的看著这个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儿子,深情不语。

  萧风见妈妈这般深情的望著自己,深深地被感染了,低头,咬住妈妈的的双唇,开始了法式长吻。

  次日清晨。

  萧风望著怀里熟睡的妈妈,连睡觉也是带著甜美的笑容,嘴角微翘,笑容里满了是幸福与满足。能拥有妈妈真是上天对自己的青睐。

  妈妈今年42岁,却是一点也不显老。1米7的身高,苗条不失丰腴的身材,36D的丰乳,水蛇般的细腰,挺翘的肥臀,修长的双腿,这般魔鬼的身材。却还拥有著天使般的脸蛋,鹅蛋脸,柳眉大眼,性感的红唇小嘴,一头黑亮的披肩波浪在长发。岁月并没有给她留下太多的痕迹,皮肤依然是那么的白嫩,该挺的挺,该翘的翘,容貌宛如三十几许的成熟女人,风情十足。

  熟睡中的妈妈,是那么的小女人样,是那么的惹人怜爱,此时完全看不出她会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的总裁。自两年前,爸爸因胃癌去世,妈妈就一力承担起萧氏集团这个重担。

  萧氏集团是Q市最大的集团公司,也是F省最大的集团公司。总资产一百多亿美元,主体产业是房地产,近年来,向多元化发展,涉及酒店餐饮,汽车行业,网络游戏。不得不说,萧远山是一位传奇的商人。从无到有,从水泥匠奋斗到坐拥百亿美元的大公司,萧家全资控股。创业的困难与守业的艰辛,最终还是拖垮了他的身体。

  萧远山对于苏芩的爱是发自心底的。公司从注册起苏芩就拥有51%的股份。苏芩是个孤儿,萧家的祖屋就在孤儿院边上,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萧远山的奋斗有一大部分是为了苏芩,毕竟苏芩大学毕业,自身的条件也是很出众的,穷小子怎么能配的上她,带给她幸福。其实苏芩并不在与他过穷日子,可是萧远山执意要给她过性幸富裕的生活。他是成功了,可惜,最后的结局并不是苏芩想要的。

  萧远山对于儿子的爱也不少,萧风今年19岁,长的高高大大的,有1米83的个,刚毅的脸型,剑眉星目,挺直的鼻樑,健壮的身材,古铜色皮肤,一股阳刚之气油然而生。萧风喜欢旅游,于是萧氏有了酒店餐饮,开遍全国各大城市。后来萧风迷上了汽车,网络游戏。萧氏又有了另外两个支柱产业。真可谓要什么给什么。

  萧风看著妈妈脸上挂著的甜美笑容,不禁想起了三个月前第一次与妈妈欢爱的那一晚。

  那天正是萧远山逝世的第一个忌日。晚上,苏芩与萧风一同吃饭,也许是想起过世的丈夫了,苏芩不停的喝酒,想灌醉自己,麻痺自己。

  「妈妈,你别再喝了,喝多了伤身。」萧风忍不住劝道。

  苏芩拿起酒杯,醉眼蒙胧的看著萧风说道,「小风,你不要管我,我就是想喝酒,就是想你爸。」说完,拿起酒杯,一仰而进。

  「啪~」的一声,高脚杯碎在地板上。

  「呜呜呜~老公,我好想你,你知道吗?我,我好累~」看著妈妈趴在桌上,颤动的双肩,呜咽的哭声,彷彿柔弱无助的X女孩,萧风心中也跟伤痛,眼眸微微发酸。父亲的逝世带给妈妈的不只是伤痛,还有重担。萧氏在父亲离世后并未受到多大影响,依然保持发展趋势,都是因为妈妈辛勤的工作,而在家里已经是很难见到她了,父亲去世至今,她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良久,哭声停了。

  萧风仔细的听妈妈的呼吸声,像是睡著了。

  「妈妈,妈妈。」萧风试著喊了声,没应答,看来,是睡著了。

  萧风带著醉意起身走过去,推了推妈妈的肩膀,没动静,显然是睡著了。扶起妈妈的上半身,左手穿过她的后背,手指触摸到了妈妈左侧胸部的下沿,肉肉的不失弹性,右手穿过腿弯,抱了起来,真轻哎,额,妈妈的臀部好软啊,不知是因为布料,还是因为心里的欲望,胯裆被摩擦的很是舒服。

  萧风走进妈妈的卧室,看见床头的墙上挂著的结婚照,浑然像是自己一样,自己与父亲至少有七分像。小心的把妈妈放在床上,脱下黑色高跟鞋,就让她和衣而睡吧。妈妈今天穿著一套黑色小西装,西装上衣是大大的V字翻领,映入眼帘的是白衬衫,饱满的胸脯把白色衬衫撑的跃跃欲出,内里黑色的乳罩若隐若现,紧身的裙子包裹著美臀,笔直双腿裹著黑色丝袜。这一身工作装穿在妈妈身上大是诱人。小兄弟悄然立正。

  突然,妈妈带著哭腔喊道,「远山,远山,你,别走,你在哪里,你别走呀!」似乎正梦著爸爸,眼角流下了眼泪。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忍不住伸手接住那泪珠。

  萧风想不到妈妈会本能的抓住自己的手腕。

  「远山~」苏芩喊著萧远山的名字,嘴角也露出微笑的弧线,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萧风醉眼蒙胧的看著妈妈的笑容,心中却是悲痛不已。爸爸已经去世了,却依然占据著妈妈的心扉。而自己也很爱她,那是一种想要彻底占有她的爱。妈妈她就不明白吗?自爸爸去世后,自己对妈妈的占有欲更加的强烈了。而妈妈却不再如以前那般对我亲暱了,她是在逃避自己吗?我难道还比不上爸爸?就代替不了他?

  萧风望著躺在床上的妈妈,醉的不省人事,心里越发的激动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期望今晚就可以实现了。与其让妈妈逃避自己,不如让她恨自己得了。
  萧风挣开妈妈的手,麻利的脱掉自己的衣物,光溜溜的坐在床沿。看著妈妈熟睡的模样,是多么的可人。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那犹存的泪痕。

  「妈妈,今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好好爱你,保护你。」萧风对自己暗暗说道。

  萧风的右手轻柔的抚摸著苏芩的脸颊。苏芩的肌肤吹弹可破,很是滑手。
  苏芩虽然是躺在床上,胸部却依然是那么的挺拔。萧风伸出双手,慢慢的覆盖上去,感受著衣服下传来的温热感。很大,一只手都握不住一只,虽然隔著衣物,还是掩不住那十足的肉感。萧风手上开始缓慢的揉捏,学著A片里的手法,大拇指与食指轻轻的捏著蓓蕾,小幅度的转动,不久,苏芩的蓓蕾就涨大凸起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了。

  揉捏了许久,萧风终于忍不住了,俯下身子,闻到妈妈成熟的身躯散发出的诱人气息,双手颤抖的解开上衣的纽扣,把妈妈的手臂从上衣袖子里抽出来,接著就是衬衫,解开第一颗,乳房的上缘显现。第两颗,已经露出黑色的乳罩了,还有那一条乳沟,手指按著白花花的乳肉,那指尖的触感,美妙的令人心跳加速,毛孔舒展。萧风迫不及待的解开剩余的纽扣,退下衬衫。

  苏芩戴著黑色乳罩的乳房,顿时显现出来。正随著她的呼吸,微微晃动。
  萧风情不自禁的把脸贴在妈妈的乳罩上,感受著温热的触感。双手不停,径直往妈妈的后背伸摸去,瞎摸了好一会,终于把乳罩的钮子解开了。

  「嘤~」睡梦里的苏芩梦呓了一声。

  萧风小心翼翼的把妈妈的肩带往下拉,轻轻的,直至脱离妈妈的胸部。手里拿来著妈妈的乳罩,还带著体温。凑近鼻子,一股迷人的芳香,把乳罩的内侧贴著鼻子狠狠的吸气,芳香更是醉人。

  萧风把玩许久后,随手把乳罩放到一旁。只见妈妈整个乳房尽显眼前。那小时候吃过奶的蓓蕾,如今只是变的如樱桃般红豔,乳晕也一样,还是那么的诱人。
  「哦~」萧风双手握著妈妈的乳房,完全抓不住,那极佳的手感直让人从心底呻吟出来。张嘴含住妈妈的蓓蕾,圆圆的蓓蕾,在嘴里用舌头挑逗转动,时不时的咬几下,并且把乳晕一起含著,用力的吸起来。手也不停的揉捏著,变幻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嘤……嗯。嗯……」苏芩似乎也动情了。

  萧风感觉嘴里的蓓蕾在涨大。赶紧吐出来一看,只见湿润的蓓蕾在空气中涨大,可爱极了。再次用舌尖顶著妈妈的蓓蕾,不断的磨砂。

  「嗯……嘤……」苏芩的呻吟声。就像是在鼓励萧风。

  萧风卖力的挑逗蓓蕾,不断的揉捏著妈妈的乳房。

  苏芩的乳房令人流连忘返,但是,还有一处更美好的地方等著萧风去开发。
  萧风伸出左手往下摸索,划过妈妈那平坦的小腹,没有丝毫的赘肉,却是很有肉感。手掌拚命的挤入妈妈的紧身短裙里。虽然有点紧,还是摸到了妈妈内裤的边缘,再进去点,摸到妈妈的阴毛了,感觉不是很多,再往里就进不去了,果断的把手抽出来。

  顺手摸上妈妈裹著黑色丝袜的大腿,大腿虽然不粗,却是肉感十足。萧风顺著妈妈的大腿内侧向上摸索,摸过丝袜口,满手都是细腻温热的感觉。心中一阵荡漾,裸露在外的小兄弟用力的顶著妈妈的大腿外侧。

  萧风终于是摸到了,妈妈的那里有点湿热,看来妈妈很是敏感。

  萧风的手指按压在妈妈的阴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阴户散发出的热气。分出食指顺著阴阜向下划,食指顶著妈妈的内裤陷入裂缝里,来回的在裂缝里划动。
  不多时,内裤上就有了一小块的湿印,而苏芩的阴蒂也凸起涨大。

  萧风轻轻的捏著妈妈阴蒂,微微转动。

  「嗯~~~」捏的稍微用力点,苏芩就敏感的呻吟起来。

  萧风不再留恋与外,手指灵活的挑起妈妈的内裤。直接触摸到妈妈的小屄,食指缓慢的插入妈妈湿润的小屄,里面很滑很温热。微微抽动,小屄就紧紧的吸著食指。

  「哦……嗯……」苏芩香豔的红唇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

  萧风见状毫不犹豫的把嘴覆盖上妈妈的小嘴,舌头不断的挑逗著妈妈的香舌,吸吮妈妈的香津,略带著酒味的香甜味道。

  「嗯……唔……」苏芩被萧风的双重攻势弄的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萧风用食指抽插良久,抽出一看,满是妈妈拿晶莹的分泌液,何不让妈妈尝尝自己的味道。

  食指摸上妈妈的红唇,蛮横的叩开妈妈的牙齿,食指插进妈妈的口中,真怕妈妈一个不小心给我咬了,赶紧在妈妈的口腔里搅动,涂到妈妈的香舌上。
  萧风把食指抽出,见上面已经混合了妈妈的香津,情不自禁的伸进自己的口中品嚐,香甜混合著咸味。那咸味就是妈妈的小屄的味道,真是诱人啊!

  品嚐良久,萧风伸手拉开妈妈的裙子拉链,拉住群角往下脱,妈妈的内裤慢慢显现在眼前。黑色的三角内裤,看上面绣著的花纹,似乎是与乳罩相配的。
  脱下妈妈的裙子后,萧风迫不及待的拉住妈妈的黑色三角内裤,轻轻的往下脱。只见没有了内裤的遮掩,妈妈下体的毛发展露在空气中,那一小片的毛发生长在阴户的上方,芳草茂盛,散发著黑亮的光泽,大阴唇两端却只有稀疏的毛发。
  萧风脱下妈妈的内裤,把它揉成一团,放在鼻端,顿时闻到一股麝人的香味。原来妈妈的阴部也是那么的香啊,那可得赶紧品嚐。现在躺在床上的苏芩就剩下黑色的丝袜未脱,萧风并不打算脱去丝袜,他喜欢妈妈的丝袜。

  「我要妈妈穿著丝袜与我欢爱。」

  萧风分开妈妈的丝袜腿,那已经出水的小屄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动人,那小屄还是粉嫩的颜色。一手玩弄妈妈的阴毛,一手分开妈妈的阴唇。阴唇保护下的阴道口是那样的娇小诱人。

  萧风俯下头,亲上妈妈的阴户。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含住妈妈的大阴唇,水润润的。

  伸出舌头钻著妈妈的阴道口,不时的用舌头在阴唇里上下舔动著。吸吮著那带有著咸咸的味道。

  「哦~嗯……噢……」这次苏芩的呻吟声更加的大了,看来苏芩已经逐渐被萧风挑起性欲了。

  见到妈妈的阴蒂悄然抬头挺立。萧风马上转移阵地,用舌头顶著阴蒂,挑拨著阴蒂。含住它,牙齿轻轻的咬著。

  「嗯……嗯……噢~」苏芩的腰部不安的扭动著。

  萧风见妈妈的小屄出水越来越多了,很湿润,已经可以插入了。立马跪在妈妈的两腿间,把坚挺的鸡巴抵在妈妈的阴户,感受著妈妈大阴唇柔软的触感,心里一阵激荡。鸡巴在妈妈的阴户外徘徊,让鸡巴充分的沾到妈妈的淫水。

  萧风挤开妈妈的大阴唇,小阴唇,鸡巴向阴道里插去。扶著妈妈的腰,慢慢的顶进去。

  「哦~妈妈的小屄好紧啊。」妈妈的小屄紧紧的咬著萧风的龟头,萧风只能一点点的慢慢的插入。龟头慢慢的进去了,鸡巴一寸一寸的消失在苏芩的小屄里。
  「哦,妈妈,你的小屄好紧啊,我终于彻底的占有你了,我要好好的肏你的小屄。」萧风把鸡巴完全部插入妈妈的小屄,顶到妈妈的花心。那柔软的,紧紧的感觉,舒坦的令他喊了出来。

  「哦。唔……」苏芩皱著眉头呻吟著。

  经过前期的适应,萧风轻轻的抽出鸡巴,再慢慢的插入,细细的享受那鸡巴被紧紧包裹住的感觉,那在湿润的柔软的小屄里抽插的快感。

  苏芩的阴唇被萧风肏的翻来翻去,好看极了。小屄里的软肉也随著萧风的抽插,带起一层层波浪。

  「唔……唔。嗯……」苏芩的呼吸声加重了许多。

  「哦,妈妈,嘶,好紧,好热哦~噢~好舒服。」

  「妈妈,我肏的好舒服,你睁开眼看看,我正在肏你的小屄,啊,妈妈,你的小屄在夹我的鸡巴,夹的好紧啊~。」强烈的快感使得萧风大声的喊了出来。
  萧风轻轻的抽出鸡巴,重重的撞进妈妈的小屄。

  「啪……啪。啪……啪」胯部与阴部撞击的声音连绵不绝。

  萧风感觉妈妈小屄里的花心,每次被自己撞击就会咬自己一下,那种感觉,给了自己很大的刺激。不由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妈妈,你,哦~你的小屄会咬我的鸡巴啊,啊~好爽啊~」

  「嗯……嗯。噢……」苏芩在睡梦里被萧风肏的连声呻吟。

  萧风双手抱起妈妈的双腿,把妈妈的丝袜腿架在自己的双肩。双臂搂抱著妈妈的双腿,更加卖力的肏了起来。

  萧风肏著妈妈的屄一边闻著妈妈那微微出汗,散发著香气的丝袜腿。忍不住把妈妈的小脚举在眼前,伸出舌头细细的舔著妈妈裹著丝袜的小脚。

  「嘤……嗯。嗯……」苏芩被萧风舔著小脚底,苏芩的小脚敏感的往后躲避著。

  「哦~妈妈,你的屄好紧,你的小脚也很香,我好爽,噢,啊,肏,肏死你。」萧风的肏屄的动静越来越大。

  「唔……嗯。」睡梦中的苏芩被肏的不停的呻吟。

  「哦,妈妈,我的妈妈,你的儿子在肏你,肏你,噢~你的乳房好大,好软啊,我好喜欢。」萧风放下苏芩的双腿,攀上她的双乳,使劲的揉捏著。

  「啪啪……啪。啪。」萧风肏屄的撞击声响彻卧室。

  良久之后……

  苏芩在睡梦中洩了身,一股阴精冲向萧风的鸡巴。

  「哦~妈妈,你洩了,妈妈,噢,我也要射了。」萧风被妈妈的阴精烫的精关将要失守,搂著妈妈的小腰,对著妈妈的小屄狂肏起来。

  「啪啪。啪……啪啪」

  「啊,妈妈,哦~妈妈,我,我射给你,射进你的花心里。啊,哦,射了,哦,嘶~」萧风狂肏几下之后,身体一阵抖动,把大量的精液射进苏芩的子宫里。
  射精后的萧风全身无力的趴在苏芩的身上,鸡巴还插在苏芩的小屄里,脸埋进了苏芩的乳沟里了。

  本就醉酒的萧风,一场性爱下来,更是疲倦了。趴在李香的莲身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就这样,母子俩赤裸的睡在同一张床上。


              第二章、浓情母子

  苏芩在萧风的怀中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到儿子思索的目光,嘴角扯开幸福的弧度,知子莫若母,哪会不知他再想什么。当即扬起头来吻了一下萧风的嘴唇,又把头枕回萧风的臂弯。

  萧风被苏芩的吻拉回了思绪。深情的看著怀里的妈妈,双臂用力搂紧,「妈妈,我爱你,永远都不要离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

  苏芩双手紧紧的抱著枕在头下的手臂,温声细语的回应,「傻儿子,当初你离家出走后,我是多么的伤心懊悔。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听到苏芩的话,萧风彷彿又看到了三个月前,满脸徬徨,发丝凌乱的苏芩。

  当初,苏芩酒醉后醒来发现竟与儿子发生了不伦的关系,神情激动之下扇了萧风一个耳光。萧风楞了许久之后,浑浑噩噩的出了家门。

  当夜,苏芩见萧风未归,满心著急,径直出门寻找到萧风去,找到萧风时已是两天之后,在萧远山的墓碑前找到呆坐的萧风。苏芩带著浑浑噩噩的萧风回到家里。

  萧风被带回家里喂了点食物,终是有了点精神。见妈妈带自己进浴室为自己褪去衣物,终于是忍不住满腔的情愫,抱住妈妈,扯著她身上的衣服哭嚎著,「妈妈,我爱你,我不要你再只为爸爸伤心,我可以照顾你,爱你,妈妈,妈…妈…」苏芩听著儿子的哭嚎声,宛如认命了,不抵抗,任儿子施为,母子俩在浴室里翻起第二场云雨。

  想到这里,萧风的双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动作了起来。

  躺在萧风怀里的苏芩立马感受到了儿子的抚摸。这孩子昨晚那么凶猛,要了那么多次,还这么精猛,自己哪受的了,小屄还微微红肿带著丝丝肿痛呢。
  呀~顶著了。不行,真的不行呀。苏芩赶紧捉住儿子顶在她双腿间的肉棒。
  萧风感受到妈妈的柔荑捉著自己的肉棒,心里一阵激动,正要横枪立马直入敌阵,却见妈妈满脸严肃的对著自己:「风儿,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今天是大学注册的最后一天了!」

  萧风顿时记起今天还要去本市的水木大学注册呢!暑假期间与妈妈日日缠绵都快忘了这事。以他全市第一的成绩可以去更好的首都清华大学,他却选择了同样是稍差一筹的Q市水木大学,寓意不言而明。

  苏芩看著儿子发愣,眼中满是得逞的笑意,忽的起身,逃离了儿子怀抱。「喔~」。苏芩因幅度太大,扯到了双腿间的伤处了。

  萧风听到妈妈的呻吟,才发现妈妈狡猾的跑出自己的怀抱,又看到她身无寸缕的双腿紧闭屈蹲在地板上,哪会不知是这么回事,朝著妈妈露出个无声的笑。
  苏芩看到儿子的笑脸,顿觉可恶。还不是你这坏儿子没日没夜的索要。对儿子她又无可奈何,只得立直身体,大大方方的向儿子展露迷人的身材,故作严肃的道:「赶紧洗漱去,我去给你准备早餐,快点吃了好去注册。」说完一步一步的走向厨房,生怕动作大了又扯到伤口。

  萧风看到这般小心翼翼,憋不住的笑出声。苏芩听了再也顾不得疼痛,红著脸加快脚步向厨房小跑去。

  不一会,萧风就听到厨房里传来苏芩故意弄出的声响。看著地板上满是两人的衣物,还见到几处凝固的白斑,这都是昨晚欢爱的痕迹。

  妈妈这两个多月来在自己的滋润下是越来越青春焕发。这让萧风感到特自豪。起身走向浴室,镜中倒映著萧风健美的流线型身材,尤其是胯下的硕大的肉棒尤其显眼。无怪苏芩会吓的逃走。

  萧风洗漱完后也不穿衣物,就这么赤裸著往厨房去了。来到厨房门口,只见妈妈白花花的身子就系著一件白色围裙。只挡住了前面,背后就脖颈系著一根绳,腰部的绳子系的松,直往下落却正好卡在丰满的圆臀上。这一幕已见多了,却仍次次令萧风热血上涌。

  自与妈妈交欢以来,萧风就不时的提出各种要求,溺爱儿子的苏芩都一一答应了。现在苏芩很自然的在家里赤裸著丰满的娇躯,还不时的诱惑儿子。

  萧风走近苏芩背后,伸出双手圈住妈妈的细腰,把头枕在妈妈的肩膀上温情的说道,「妈妈,你真美。」

  苏芩感到儿子的紧贴自己的后背,尤其是股间被儿子的肉棒顶著。被儿子抱住的苏芩无奈的说道:「风儿,不要这样子,让妈妈先给你做好早餐,你还得去注册,呀你这坏孩子。」苏芩说到后面惊呼起来,却是萧风环在她腰间的双手不老实的移动起来了。

  萧风本来抱著细腰的双手顺势探入围裙里,抚上了妈妈平滑的小腹。亵玩片刻,右手上移,路过玲珑的肚脐,一路高歌向圣峰攀登。

  「嗯……嘤……坏……儿子……哦……」被捉住一只娇乳揉捏的苏芩矜持的呻吟,「喔……嗯……风……风儿……哦~」

  萧风听了邪魅一笑,左手已经往下触摸到了妈妈的小屄,越过精心修饰柔顺的芳草地,萧风探著妈妈红肿的小屄,食指滑进大阴唇包裹的那方天地,微微干涩。

  「哦~」苏芩疼痛的轻吟。

  萧风见妈妈痛吟,双手转为轻轻的抚摸妈妈红肿的小屄,带著歉意说道,「妈妈,对不起。」

  苏芩感受著儿子的关爱,侧过脸吻了儿子的嘴唇后说道:「宝贝,妈妈不怪你,你让妈妈先做完早餐,乖哦,宝贝。」

  萧风乖乖的不动了,看著妈妈把热好的牛奶放在一旁,利索打碎蛋殼,开始煎荷包蛋。

  萧风看著忙碌的妈妈,眉毛一挑又调皮的蹲下后转到妈妈身前。萧风把头钻进妈妈的围裙里,双手握著妈妈的翘臀说道,「让我好好补偿你。」

  「呀~风儿,你又使坏。」苏芩如受惊的小鹿惊叫出声,「快出来,风儿你这样让妈妈怎么做早餐呀。」

  萧风在妈妈的围裙里看到红肿的小屄,肿大的大阴唇,轻声道:「妈妈,我给你消肿。」说著双唇覆盖上妈妈的小屄。

  苏芩听见儿子的回答,顿感下身小屄传来的温热感,又气又无奈。还不是你这小坏蛋肏的妈妈小屄红肿,现在又来作怪。拿儿子无可奈何的苏芩默认了儿子的关心,继续做早餐,但是脸上红潮渐起,手上放慢了动作了。

  萧风吻著妈妈的小屄,挑逗似的含住妈妈的大阴唇,又用裹著嘴唇的牙齿轻轻的咬合妈妈的大阴唇。

  「嗯……嘤……风……风儿……不要~」被咬住的大阴唇的苏芩轻声哀求著。
  萧风听到妈妈的哀求,仍不放开轻咬的阴唇,又使坏的往外扯著妈妈的大阴唇,甕声道,「妈妈,不要什么啊。」

  苏芩本就受伤的大阴唇这会又被儿子扯咬著,握著锅铲的手不禁一抖,又疼又气,赌气的闭口不开。

  萧风见妈妈不出声,心知玩过火了。立马松开咬住的大阴唇,伸出宽厚的舌头,细细的添著妈妈的大阴唇,时而又用舌头裹著妈妈的大阴唇滋滋的吸吮著。
  「哦……噢~~」苏芩被儿子又添又吸,不耐的扭动著下身。

  「嗯……喔……噢~~」顾不得矜持赌气的苏芩呻吟不断。

  听著妈妈的呻吟,萧风卖力的添弄起来。见妈妈的阴唇间流出透明晶莹的爱液,萧风一一吃进嘴里,嘴对著小屄口,舌头用力的来回舔著。苏芩流出的爱液一分不落的被捲进他的嘴里。

  萧风感觉还不够,舌头迫不及待的往妈妈的小屄里钻,双手按著妈妈的翘臀往自己脸上压。舌头在妈妈的小屄里到处添,嘴里呢喃道:「唔,妈妈,我要,我还要,你的淫水好甜啊。」

  苏芩听见儿子的呢喃,颤抖的关闭了电磁炉,双腿微屈双手用力的按著儿子的头喊道:「吃吧,用力的添吧,妈妈的淫水全给宝贝儿子吃,哦~~~~」
  「啊……喔……风儿……快添……啊……噢……要……嗯……舌头……舌……用力插……插进……去……哦~~风儿……」

  萧风见妈妈热情的回应,舌头更用力的往妈妈的小屄深处挤去,鼻尖不断的挤压摩擦著妈妈变大的阴蒂。

  「嗯~风儿……好……舒服~妈妈……啊~喔……」苏芩按著儿子的头,圆臀轻轻摆动起来,索求更多的快感。

  萧风左手作怪的滑到妈妈的股间,中指猛的刺向妈妈的娇嫩菊花。

  「啊~~」苏芩嫩菊受惊吓猛然夹紧臀肉,却也正好把儿子的手指也夹裹住了。「噢~~儿……你好……好坏……嘤~~」

  萧风自得的回道:「妈妈,你的菊花夹的真紧啊,儿子也让你更舒服下。」说完舌头离开了妈妈的小屄,轻轻咬住妈妈的阴蒂。右手食指插进妈妈的小屄里轻轻的抽插,咬著妈妈的阴蒂用力的吸吮,不时用舌尖去挑逗妈妈的阴蒂。
  「啊~宝贝……老公~冤家……噢~快,嗯~老公……好舒服~~~」苏芩忘情的
呼叫呻吟。

  萧风见妈妈这般急促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插进妈妈小屄的食指不再单挑的抽插,而是拚命的往里钻,然后旋转,指尖刮著妈妈小屄内的软肉。挤压著妈妈菊花的中指用力的往妈妈菊花里旋转著钻进去。

  「啊~~不……不……要~~啊~~噢」苏芩被儿子作怪的手指弄的全身发软,委屈著双腿紧紧抱著儿子的头紧压在双腿间,下半身不安的扭动著。

  被蒙在围裙里的萧风不断的吸吮轻咬著妈妈的阴蒂,在妈妈小屄里的手指不停的刮著妈妈小屄里的敏感带。

  「啊~~喔……风……啊~~好老公……我~嗯……我要……要~~~~」
  苏芩的臀部猛然的向前顶著。

  「嗯……好儿子~~噢……」

  「啊~~我要……高……高潮……了……」

  「啊~~~~~~~~~~」苏芩小腹猛的痉挛起来。

  萧风插在妈妈小屄里的手指受到了穴心喷涌而出的阴精袭击。紧接著萧风就感到妈妈全身无力的搭在自己头上。萧风抽出食指,只见妈妈喷出的阴精正缓缓往外流,双手稍微扶正妈妈,萧风嘴唇覆上妈妈的小屄,细细的吃下妈妈的阴精,像奶油一样,黏黏的甜甜的。

  当萧风把妈妈喷出的阴精吃完后,又细心的为妈妈添干净小屄。抬起头来就看到妈妈正满脸红潮的望著自己,双目中还带有高潮后的慵懒神情。

  萧风扶著妈妈站了起来,看著妈妈的脸道,「妈妈,你的阴精好多啊,吃的我都快饱了。」说完使坏的伸出那根还沾著阴精的食指在苏芩面前晃。

  苏芩满脸红潮蔓延至脖颈,风情的嗔了儿子一眼,启开小口含住儿子的食指,由指尖向下吞没,整根食指没入口中后用力的吸吮,慢慢的往上升。

  萧风本就高昂的肉棒不安分的跳动,往前顶著妈妈的芳草地。苏芩害怕的一手紧捂著小屄,一手紧握住儿子的肉棒,满脸哀求的望著儿子。

  萧风索然叹气。身子往后退,让肉棒离开妈妈的手掌。

  苏芩看到儿子体谅自己,巧笑的吻了儿子一下道,「乖啦,妈妈那里还痛著。宝贝你把牛奶先拿出去,妈妈,等会喂你吃好不好。」苏芩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萧风听了咧嘴一笑,欣然拿起还温热的牛奶去餐厅,在门口转头道,「妈妈,你要快点哦,不然我可要饿坏了。」惹来苏芩一个嗔怪的眼神。

  片刻之后,当苏芩端著早餐出厨房,却见儿子正对著厨房赤裸而坐,喝著牛奶望著厨房这边,当看到自己出现,立马目不转睛的看著自己,胯下肉棒一跳一跳的。

  苏芩见状又是好笑又是自豪。

  萧风看著妈妈仅著围裙丰姿摇曳来到自己身边放下早餐,猴急的伸出左手抚上妈妈的翘臀,丰满圆润,舒服的揉捏了一把叫道:「妈妈。」

  苏芩哪会不知儿子想的是什么,玉指点了一下儿子的额头,自然的侧坐在儿子岔开的左腿上。

  萧风享受著妈妈圆滑的肥臀坐在自己的腿上,左腿深陷妈妈的臀肉里,偶尔还能感到妈妈的芳草调皮的撩拨自己,萧风作怪的抬腿往上顶了顶妈妈的臀部,感受著大腿与妈妈小屄的摩擦接触。

  「呀,别乱动。」苏芩嗔了一下作怪的儿子。

  萧风一脸享受的望著妈妈说:「妈妈,被你这样坐著真舒服。」说完大腿又用力的顶了顶,看著妈妈的硕乳随之乱颤,萧风乐的咧开了嘴。

  苏芩赌气的拿起一片烤面包塞进儿子的嘴里。

  「唔……唔……」看著儿子鼓著嘴唔唔叫,苏芩顿感无力。这冤家,赶紧俯下头,樱桃小口覆上儿子的嘴,细细的吸食吞咽著儿子嘴里半融的面包。

  嘴里面包已去了一大半。萧风满脸的邪笑,舌头不安分的缠上妈妈的香舌,不断的向妈妈渡去混著面包渣的津液,不等妈妈香舌捲回去,嘴里用力一吸,把妈妈的香舌吸进嘴里,牙齿轻轻咬住,舌头不断的撩拨缠住妈妈的香舌。

  苏芩被儿子咬著香舌戏弄,顿觉呼吸急促,伸手捶了儿子胸膛一下,又在儿子腰间软肉掐了一下。

  萧风腰间吃痛松开了妈妈的香舌,看看妈妈急剧缩回螓首,萧风嘿嘿的笑了起来。扶在妈妈臀沟处的左手移到了妈妈光滑的背上,放肆的摸索妈妈的玉背。右手握著妈妈的一只大白兔,食指与大拇指揉捏著那颗嫣红的乳头。

  苏芩装作常态,风情的拿起儿子喝了一半的牛奶,明明是樱桃小口却纳入了一大半牛奶。杯里只剩杯底那么一点。

  苏芩强忍著儿子爱抚的双手,双臂环住儿子头,献上鼓著腮帮子的小嘴。
  萧风被妈妈小嘴覆住,不待他反应,妈妈似报复一般把香甜小嘴里的牛奶大口大口的强渡过来,萧风来不及咽下第一口就被又涌进他嘴里的牛奶填满整个口腔,见妈妈还在继续渡著牛奶,情急之下萧风手上用力的捏著妈妈的丰乳。
  「啊~~」苏芩触不及防张开呼痛,嘴里还残留的牛奶都喷到儿子身上。
  萧风咽下嘴里的牛奶,缓过气来,看著自己的胸膛,腹部,还有肉棒上的牛奶渍,转头对著妈妈坏笑著说道:「妈,我刚洗完澡,被你这么一弄不是又要去洗了,这时间都快来不及了。」说完伸手抓著妈妈的柔荑按在自己高昂的肉棒上。
  苏芩扑哧一笑,看著儿子无赖的表情笑道:「你就这样作践妈妈啊,还口口声声说爱我。」

  萧风故作撒娇的喊道:「妈妈~~」按著妈妈的柔荑更是用力了。

  苏芩看了眼落地钟,无奈的离开儿子的大腿,微屈著身子站在儿子的胯间,被儿子强按在肉棒上的手握住整根肉棒轻轻的套动了一下。

  看著儿子高昂的肉棒叹气的说,「妈妈帮你射出来后,你赶紧吃完早餐,我好送你去学校。」说完俯下螓首吻上了儿子胸膛上自己喷出的牛奶渍。轻轻的用舌尖挑著牛奶渍吸进嘴里,再把小香舌整个覆住深深的吸吻牛奶渍所在处。
  「噢~妈妈~好舒服。」萧风被妈妈这般风情技艺伺候的惊叫连连。不一会儿,萧风胸膛,小腹处的牛奶渍被淡红的印记锁替代。

  苏芩渐吻渐下,身子已经蹲在儿子的胯间,一手握著儿子的肉棒,一手把玩儿子的蛋蛋,小嘴吻著儿子肉棒根处,闻著儿子浓浓的雄性味道。

  苏芩握著儿子肉棒的手扶在下端,食指刺激著儿子的马眼,轻启小口,香舌整个盖在肉棒根上,之后添刮著肉棒向蘑菇头袭去,舔过的地方留下一道晶莹的唾液。

  「哦~~噢……」萧风双手紧紧的抓著妈妈的圆润双肩,舒畅的呻吟出声。
  苏芩的香舌又滑到了蘑菇头与包皮相连的那条沟壑,吻住沟壑,舌尖在沟壑里来回扫动。

  「啊~妈妈,妈妈……哦……」萧风抓著妈妈的双肩更用力了。

  苏芩感到双肩传来的力道,离开肉棒,朝儿子魅惑一笑,把儿子的蘑菇头整个纳入嘴里,舌尖钻进马眼里,双唇用力的挤压著那道沟壑,一手握住肉棒来回套弄。儿子马眼里流出的分泌液被她一一吸进嘴里吞下。

  萧风感觉整个人快憋爆了,妈妈太会挑逗人了。萧风急不可忍耐的把双手置于妈妈脑后,把妈妈的螓首往肉棒处压著。

  苏芩见儿子心急了,张大小嘴,顺势将儿子的肉棒整根没入。

  萧风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妈妈的嘴里,马眼顶著妈妈的喉咙,顿时舒畅不已。
  苏芩被儿子强压著吞没了整根肉棒,蘑菇头猛然顶著自己喉咙,顿觉呛的难受,想吐出肉棒咳嗽,螓首又被儿子紧紧的压住。只能闷声咳嗽。

  萧风刚把肉棒强插进妈妈的嘴里抵著喉咙,就感觉到妈妈的喉咙一阵翻涌,那里的软肉像浪花一浪一浪的反扑著自己顶著软肉的马眼。

  萧风哪受的了这番刺激,马眼传来的刺激感促使肉棒不断的跳动。

  苏芩只觉得自己快闭气似的,喉咙里又是一阵剧烈翻滚。

  萧风呼吸急促,扶著妈妈的螓首急速摇摆著:「噢~妈妈……妈妈,我,我,喔~要射了~啊~~~~」

  萧风扶著妈妈的螓首狠狠的抽插了十几下,马眼大开,滚烫的阳精随著肉棒跳动激射而出愤然击打著妈妈的喉咙里。

  「呕……呜……」苏芩被突如其来的阳精呛的难受,又不得不咽进胃里。当儿子射了七八下之后,苏芩实在是被呛的难受,顾不得其他了,用力的挣扎吐出肉棒,浑身无力的做在地板上,大口的呼吸咳嗽起来,任凭儿子的阳精射在自己的身上。

  萧风见妈妈吐出肉棒后,还在喷射中的肉棒把最后的阳精射在妈妈的脸上,头发上,有些还溅落在妈妈的丰胸上。

  萧风看的有些痴了,痴痴的道:「妈妈你这摸样看著好淫荡噢~」

  苏芩经过一阵咳嗽,呼吸顿感舒畅,听见儿子的戏弄,气的捏了一把还在跳动流著余精的肉棒。

  捏过之后又溺爱的埋首在儿子胯间,细心的用口舌帮儿子把肉棒吸添干净。
  「哦~~妈妈……」萧风眯著眼惊呼,却是苏芩含著蘑菇头对著马眼一阵猛吸,把儿子残留的余精全吸出来。

  当把儿子肉棒清理干净,苏芩抬头爱怜的对著儿子道,「宝贝,这下你满意了吧。赶紧吃早餐吧,妈妈先去洗漱一下。」

  萧风望著妈妈嘴角挂著的一丝晶莹,伸手拉起妈妈让她又侧坐在自己大腿上,调皮的说道,「妈妈这么『辛苦』,你也要吃点早餐啊,来,我喂你。」说著伸手撕下一块面包。

  苏芩听出了儿子的话中音,脸色更是潮红,抬手想给儿子点惩罚,却见儿子用撕下的面包把自己乳晕上的沾的阳精全抹走了。

  萧风邪笑的把抹著阳精的面包往妈妈的小嘴边送去,当送到妈妈嘴边,见妈妈不开口,萧风使坏的把面包上的阳精往妈妈的嘴唇上蹭了蹭。

  无奈的苏芩白了儿子一眼,张开小口任儿子把面包喂进嘴里,轻轻咬了咬就囫囵吞下。

  萧风看到妈妈吃下加了味的面包,故意问道,「妈妈,好不好吃啊?」
  苏芩猛翻白眼,嗔怪不应声。

  萧风嘿嘿一笑,伸手又去撕面包。

  苏芩见儿子又要使坏,赶紧起身跑向楼上,边跑边说道?「宝贝,别耽搁时间了,妈妈去洗漱一下,你吃完早餐,赶紧收拾一下。」

  萧风见妈妈落荒而逃,不禁气恼,这都两次了。

  「哎~」蔚然一叹,萧风专心的对付著早餐。

  不多会,萧风就风捲残云般把早餐解决完,又利索的收拾好战场。准备上楼回房间穿衣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