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欲情难忘


本帖最后由 中国联通√ 于  编辑 

  我所在的外贸公司在这座城市应该是比较大的私营外贸企业了,主要是对韩国、日本、俄罗斯的业务很多. 

  由于我在公司做的很出色,很快就的到董事长的赏识,我主管公司的出口报关也兼管一些日常管理工作. 

  一年前董事长的身体不太好,就不能常常去公司,我每天要去他家里向他汇报工作,并接受他安排的新工作. 

  由于我经常要去董事长家里,再加上我这个人比较爱女色,时间不长我就对他家的保姆感兴趣了. 

  董事长家的保姆24岁,长的娇小玲珑,生了一张娃娃脸不算很美但是很可爱,皮肤很白而且很细腻,属于那种骨头架细小外表多肉的女人,一对圆鼓鼓的肥乳走起路来在身前乱颤,屁股也同样圆实富有弹性,扭起来能让男人流口水. 

  我想董事长一定是看她的姿色才用她的,并且待她不错,想是已经把这小女人占为己经有了,这糟老头子虽然鸡巴细小,可这么大年纪春心不减也是件奇事了. 

  这小保姆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灵儿,据说已经有男朋友了,也在这座城市打零工,还没结婚,等挣够钱了,回农村老家完婚. 

  由于我们年龄相仿(我26岁),而且一表人才,我平时多看她几眼的时候她的脸总是一下子变红了,本来看着我的眼神突然移开到别处去了. 

  我对这小女人极有好感,当然最想的是和她云雨一番了,可是糟老头子的女人我哪敢动?万一她不愿意告诉了老头子,我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吗?  去年初夏的一个下午,我到董事长家去取昨天晚上忘记带走的一份文件,明天一早要用,董事长今天去北京检查身体恢复情况,今天不会回来了,我晚上不必去他那汇报了,就趁早取回来算了,免的晚上喝上酒忘了. 

  司机把我送到董事长家别墅的楼下,我在门口按了门铃,按了几次都没有人来开门,今天董事长的老婆也陪他去北京了,家里可能只剩下保姆了,可是保姆不会不在家呀,也许是睡着了,我又按了几次,还是没人来开门,我只好打电话了,我拨完号很快就接通了,是小保姆接的电话,“灵儿,我要进去取点东西,快开门,我在外面按门铃你没听见吗?”她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哦,是罗经理呀,你等一下,我下楼给你开!”  又过了好一会,才隔着防盗门听到里面传来急促的下楼梯的声音,这女人在上面干什么,这么半天才来,我不禁有点恼火,正想训斥她几句的时候,门开了,“罗经理!”灵儿的脸有点红,头发也有些乱,穿着睡衣,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睡觉了?”我问道. 

  “是的,哦!不是的,没有!”她的神色慌张,不知在搞什么鬼,我换了鞋,上了二楼小会的客厅,拿了我的资料,正准备要走,晚上还要请一个客户吃饭,我的提前准备一下. 

  这时靠北面的灵儿的卧室响了一声,“谁在里面?”我好奇的探头往里面看了一下,吓了我一跳,居然有个男人在里面,个子不高满脸胡须,见了我慌忙往外走,灵儿跟了下去,我只听见灵儿小声说:你先回去吧,我再打传呼给你!  趁灵儿下楼送人的机会,我发现一向整洁的灵儿的被子叠的很不整齐,床单也不平整,像是刚被人睡过,我低头往床单上一看,竟然有一小片湿的地方,还有几根毛,看起来又粗又硬,不像是灵儿的毛发,我一下子明白了,刚才那个男人一定是和灵儿在这里偷情了!  这时灵儿回来了,正好我在翻看床单,她走进来,样子怯怯的. 

  “灵儿,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不是你男朋友吧?我好像见过一次你的男朋友,比这个要高些?”  灵儿的手在衣服前襟上搓着,局促不安的样子,“哦,他是我老家那边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今天到省城进货,路过顺便来看看我. 

  ”  “不会是顺便路过这么简单吧?”我不怀好意的问道,故意把路过两字说的很重. 

  “没有啊,罗经理,真的,真是这样的!”灵儿的脸更红了,看来把她急坏了. 

  “灵儿呀,我没有说你怎么样呀,你看你,衣服都起皱了,头发也这么乱,是不是刚才在床上滚的呀?看看小脸通红,是不是很过瘾呀?”我坏笑着,伸手摸了摸灵儿红朴朴的小脸蛋. 

  “真的没有啊,罗经理,你不要这么说,让董事长知道了”  我还没等她说完,“对啊,让董事长知道了可就不好办了,你应该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气吧,他这样有名气的人物,你一个小保姆,把情人领到家里来,让人知道了董事长的脸面可怎么办呀?是不是,我可爱的灵儿?”我又在灵儿的奶子上掐了一把,软软的,抓上去一定很爽!  “不要啊,罗经理,我出来给人家做保姆不容易,你不能这样啊,我求你了不要告诉董事长,求你了!”  我上前抱住灵儿,灵儿轻微的挣扎着,我坏坏的在她耳边吹气,“灵儿,你怎么求我呢?我早就喜欢你了,这奶子多软啊,多好玩呀,我恨不的当馒头一口吃下去呢!”我从后面揉着灵儿的乳房,手伸时睡衣里面,软软的两团肉摸起来真是爽歪歪了!  “不要啊,罗经理,我求你了,让董事长知道了,我们都不好啊,我求你了啊”  我的手在灵儿的乳头周围轻轻画着圈,灵儿发出梦呓般的呻吟,我的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隔着裤子顶着灵儿柔软的屁股,“灵儿,你这就不对了,你都能跟糟老头子干,也能跟你的青梅竹马的小情人干,怎么就不能让我也痛快一次呢?  再说我哪不经这两个男人强?你来摸摸我的东西,保证他俩接起来都比不上!  “  我故意拉着灵儿的手去触摸我的大鸡巴,灵儿的手刚一碰上去马上像触电似的挪开了,回头惊愕的看着我,我能感觉我那时一定笑的色迷迷的. 

  灵儿的睡衣很宽松,让我摸起来很方便,灵儿虽然也挣扎,可是哪能用力过我?我的手很快就顺着她的小腹来到下面的睡裤,右手毫不客气地伸时灵儿的内裤,碰到一片毛茸茸的草地,越过芳草地,继续向下探,一条马里亚那海沟已经淫水泛滥了,粘乎乎,湿搭搭,想是刚才那臭男人射的精液混着这风骚女人的淫水吧!  我从后面吻上灵儿的小嘴儿,我用舌头试图撬开她的牙齿,她一个不透气,嘴儿张开,舌头就被我掳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