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出墙的人妻


  办公室内,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挂,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寸长,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两只睾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居然有这么大的阳具。 

  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但两眼像被电着看着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 

  婉华!求求你帮我揉!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婉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陈总编闭着眼睛享受着婉华温柔的抚摸,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为之赞叹的杰作,陈总编那根阳具光是龟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整根黑中带红,加上爱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婉华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 

  舒服吗?婉华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你……帮人帮到底。陈总编吞吞吐吐地说,眼光热切地看着婉华高耸的胸脯。 

  你们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长着手,为什么硬要人家帮你?婉华软叹了口气,用手敲了敲陈总编那粗壮耸立的阳具。 

  陈总编见婉华未生气道:就是不一样嘛!我知道你心肠最好,玉手也最柔软,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说着陈总编硬是将粗壮的阳具塞进婉华的手心。 

  婉华嗔着摇摇头还是握住陈总编的阳具,陈总编将阳具在婉华手心里抽动了两下,婉华吐了口唾沫涂在陈总编那圆溜溜的龟头卖力套弄起来,婉华的双乳随着套弄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陈总编快活地哼叫着,突然一伸手握住婉华那对又颠又晃的乳房。 

  我只摸摸而已。陈总编笑嘻嘻地却乘机用手揽住婉华又肥又软丰臀,婉华的屁股摸在手里十分舒服,婉华瞪了陈总编一眼继续套弄,一会儿将阳具包皮翻起,一会儿又摸摸睾丸,陈总编的阳具已涨大到极点连马眼也翕开了。 

  婉华望着陈总编嫣然一笑,跪在陈总编双腿间将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跟,帮陈总编套弄着,婉华做得很认真很专注,这时候她对陈总编倒是充满恭顺,眼神中还有点羞涩,可爱极了。 

  我真羡慕你老公能天天搂着你睡、抱着你干,如果哪天能让我抱着你干一整天,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陈总编察看着婉华的脸色,阳具却有力地在婉华掌心间磨擦。 

  哦……你的小手真厉害,套弄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了。陈总编拍拍婉华肉乎乎的屁股由衷地夸道,但底下阳具却硬得更厉害。 

  不过!你倒是说说看,我的这根阳具跟你老公相比,哪个比较粗长呢?人家才不告诉你呢?婉华美眸一垂,小手更快地套弄着阳具。 

  我只不过是想比较比较,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也经常帮老公这样弄?陈总编将婉华的双乳握着,手心将婉华双乳的乳头,上下左右的滑动着。 

  讨厌!你故意玩人家的奶子,真是无赖、流氓!婉华嘴里骂着,却也不避开任由上司搓揉着乳头。 

  反正,我在你眼里是无赖、流氓,我就是要你说我的阳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粗?上司左手加大了力度,右手却向婉华裙下探去。 

  好!好!我说……我说!婉华显然被摸到私处连忙讨饶,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媚眼绝伦的俏脸上春色迷人,像是哀怨又像是无奈。 

  说吧!我的阳具粗还是你老公粗?陈总编的手指挤进了婉华蜜穴里。 

  讨厌!那当然是你的阳具粗。婉华娇俏一笑,丰满的大屁股却风情万种地翘着摇着,就像一条可爱的母狗。 

  是吗?陈总编十分开怀,紧紧抓着婉华的双乳呻吟着说:快……快揉睾丸,用小手安抚安抚!婉华的乳头经不起挑逗而矗立起来,一手大幅度地卖力翻动陈总编的龟头,一手温柔轻轻握住陈总编的阴囊搓揉起睾丸来,硕大的睾丸就像铃铛似地在婉华指缝间滑来荡去。 

  好玩吗?陈总编得意地问。 

  婉华软绵绵的小手紧紧握了阳具几下道:简直恶心死了。说完抿嘴一乐。 

  陈总编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一波波刺激着充血的粘膜,陈总编狠狠地顶了几下说:那当然了!你瞧我的阳具多硬多长,要是美人肯让我的阳具插进小穴,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呸!又来了。婉华柳眉一蹙认真地道,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美人!你想不理我也不行!快点……继续弄……别想偷懒!不然炒你鱿鱼。陈总编瞧着婉华迷人的屁股,诱人的表情。 

  陈总编马上又软了下来喘着粗气对婉华说︰美人你蹲着太累,不如坐到头儿腿上来弄,好不好?头儿!想得真美!婉华嘟起嘴像是不情愿地站起来,陈总编一把抓住婉华胳膊,硬生生的将婉华拉坐到怀中,婉华不得不乖顺的抬起腿,以淫乱的姿势跨坐在陈总编身上抱在一起。 

  这才是我的好下属。陈总编乘势撩起婉华的裙子,只见婉华腿根间的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阴户散发着腥咸热气,面对着婉华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分开的股沟,还有那迷人的小穴,陈总编用二根指头爱抚着婉华阴道,沾着涌出的蜜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陈总编掌心间就被婉华阴道留下来的蜜汁,滋润得粘粘呼呼。 

  别……别这样。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婉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强烈的心跳让婉华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 

  陈总编又将手移到婉华肛门轻轻抚摸,婉华害羞的闭上双眼咬着下唇,把双腿张得更大,本就修长双长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你的屁股真大真美!陈总编赞叹着,一只手从婉华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陈总编阳具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阳具变得更硬更粗龟冠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少拍马屁了。婉华浑身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女人家总是喜欢听男人的夸奖的,婉华也不例外。 

  我说的是真的!我最喜欢阴毛茂盛的女人,据说阴毛浓的女人性慾很旺。陈总编将阴毛掇在手上,还扯下几根放下眼底下细看。 

  我承认我是色中饿鬼,所以我碰上美人你才会像久旱逢甘露,烈火遇乾柴呀!说真的从你成为我的下属那天起,我就梦想着扑你,想得都快发疯了,你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气质、谈吐都让我着迷,而你的大屁股更是让我销魂,每次见到你我的阳具都是硬着想让它软它都软不下来,跟你跳舞时阳具紧贴顶着你阴阜,恨不能当着大家的面都把你操个死去活来、慾仙慾死。陈总编色眯眯地看着婉华娇艳如花的面容。 

  陈总编见婉华手握阳具,星眸微闭酥胸起伏像是很陶醉,又不由伸手捧住婉华那端丽的脸颊一阵抚摸,只觉细柔滑腻触感极佳,一时便舍不得收手。 

  婉华也好似身不由己,初时红着脸鼻中轻轻吐气,继而气喘嘘嘘双手却更卖力地玩弄着陈总编又粗又长的阳具阳具。 

  快……快蹲下去,用力帮我弄,我已等不及了。陈总编说着,阳具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婉华低着头面泛红晕,像是喝酒般的酣颜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 

  哦……真好……好舒服……婉华舔了舔唇乖顺地蹲在陈总编胯间,柔情似水地娇脸含羞地握紧陈总编的阳具,小手弯成环状磨擦着陈总编龟冠背面的接合处,并不时用指尖去挑逗两团龟冠间敏感的青筋,婉华深吸了口气调整姿势继续工作,经过一番套弄,陈总编的慾火更炽而阳具粗得像铁棒似的,浪潮一阵一阵推至顶点,陈总编差点失声尖呼,婉华将全身力气用上双手套弄速度加快许多,肥硕屁股不断在陈总编眼前摇晃着,似乎有意想调拨起陈总编的性慾,让陈总编尽快高潮出精。 

  陈总编不满足的双手隔着衣服抚摸婉华丰乳,婉华里面穿的是火红色的内衣裤配红色丝袜,隔着衣服陈总编已经把婉华的衣扣全部解开,陈总编伸手到了婉华的背后,把碍事的胸罩给解了开来,那对浑圆的美乳从胸罩的拘束里瞬间解放,玫瑰色的乳晕在灯光下格外诱人,随着陈总编用手轻轻的揉着这对美丽的双乳,婉华的乳房被抚摸得酥麻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