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次写作,望大家多多批评,格式有不对的地方,全权交与管理修改!谢谢大家阅读
***********************************
  人人都爱夏天,饱满的胸部,走光的内裤,赶上大风还能一窥各式各样的雪白屁股。如果运气再好一点,倾盆大雨更能给你勾勒出身材的线条。可惜,现在是冬天。不过我的故事正好源于这个冬天。

  更换公司后我也进行了压缩解压缩的工作——搬家。这是一个很知名的二奶小区,户型小而精,居住者不是二奶就是小三。而我的房间正在顶层18楼。公司临时让我住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让你去别处安家。

  奶奶的,害得我空欢喜一场,还以为遇到伯乐,谁知道只是一个过渡。废话不多说,免得各位撸客着急。

  月高风黑夜不只是会发生凶杀,还会有艳遇。嘿嘿。忙了一天急着回家睡觉,偏偏电梯又停电,只好怕楼梯了。正爬着猛一抬头一个圆润大物把我吓了一大跳。
  定睛一看,竟是个女人屁股。那女人急忙调头对我说对不起。

  本来想发火,妈的,好正点,这么冷的天竟然黑丝包臀,上身一件粉红羽绒服。这女人张口说道,对不起啊,这声音也真动听。

  「没事没事」,我边说边继续爬楼梯,只顾扭头测量妹妹胸围,一个台阶没走好,咚一声。我完美地做了一个狗啃屎。这美女扑哧一下乐了。

  看那抖动的奶子,至少也有D.出此大糗,只得迅速逃离现场。来到家中,洗澡吃饭。闲来无事点开熟悉的论坛开始浏览。

  先去茶坊看看,操,一个帖子瞬间映入我的眼帘。《吊丝偷窥美女胸部被摔狗啃屎》:今天下班回家,电梯停电,正爬楼梯歇息,见一个狗头钻入美女屁股,那猥琐男竟然还恬不知耻地添了几下,把那美女吓的花容失色,猥琐男情急逃奔,眼睛却盯着美女胸部不放,一上狗啃屎把嘴磕流血了。这他妈说的不说是老子吗?
  可我没有添美女屁股,也没磕破嘴啊。仔细一看发贴ID,是个男的。我仔细回顾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可能有第三人看见。再看IP. 没错,就是这个城市的。

  操,这个ID应该就是害我摔倒的女的所发。仔细研究这个ID所发的贴,更加证实了我的推测。世界真是太小了。这个女人看来也绝非良家。搜寻她所发的所有帖子,还有发表的小说。更加坚定了我的推测。《母女共用男乞丐》《妈妈背着我去找鸭》《妈妈被农民工轮奸》《我的精液浴》这些文章都出自她的手笔。
  看来她好乱伦这口,正符合本人口味。并且有点小女王的感觉。为了掩人耳目用了个男ID. 哈哈哈哈,你聪明反被聪明误,看我怎么好好收拾你。
  兴奋的我一夜都没睡好觉。干脆起个大早去公司。途径叶总办公室时见她灯还亮着。唉,事业女强人真可怕。据说她老公走的早,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开办公司迅速发展壮大。

  这声音怎么不对「叶总,您慢点,啊,太疼了」。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公司仓库老王头?再一听,真是他的声音。莫非她们在XXOO. 为避免发现我轻轻走
回自己办公室。可心里怎么也静不下来。好奇心害死人。我又偷偷地走到叶总办公室门口。

  「爸爸,女儿厉害不厉害,快,再快一点」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老王头,却成了爸爸?偷偷推开们,只见老王头衣衫不整地躺在叶总办公室上,叶总全裸地骑在他身上,女上位啊。叶总秀发散乱在垂在肩膀上,奶子的轮廓清晰可见。只见叶总双手疯狂地揉搓着老王头的咪咪头,腰部上下飞速运动。

  「爸爸,你再坚持一会。啊啊,哦哦」。叶总和老王头各自低吼着。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裆下的那儿话早已支起了帐篷。老王头60多岁,做仓库主管,以前是国家运动员,拿过好多奖项。现在也是孤身一人。但他身体极好,每天都会跑个1000米。看来运动的确有好处。

  叶总身体已爬在了老王头的胸膛上,滋滋的响声告诉我们她在吸吮老王头的小奶头,她的手也没闲着,在抚摸着自己的菊花,老王的黑吊在叶总阴户内进进出出,鸡巴上的青筋暴露无遗。刚来公司就听说,泰国的奶子,日本的逼,老王的大吊数第一。在厕所见过他干瘪的大吊,至少14厘米。这一勃起至少也有20厘米吧。

  淫水早已把叶总的阴户弄得一塌糊涂,淡褐色的菊花在她手指的摆弄下,慢慢绽放。金黄色的阴毛弯曲在帖服在她的菊花两侧。

  叶总的阴毛竟然是金黄色,又那么茂密,层层包裹下的一蔟阴毛中,一个黑色大吊上下翻飞,唾沫状的淫水肆意地流淌在办公桌上。啊啊啊啊……两人忘情奋战,叶总的菊花也在她纤细的中指的攻击下露出粉嫩内壁。肛门都那么干净。
  真恨不得去添一下。

  「爸爸,快……啊……快,快努力操我的骚逼」。老王头也加快了速度。身体的撞击让办公桌都吱吱响。

  叶总越来越快,老王头有点把持不住了,一声低吼白花花的精液农忙喷涌而出。顺着叶总的到股沟流了下来。叶总显然不满意老王头,直接蹲在办公桌上,双手中指一个扣屁眼,一个插阴道,速度让她身体不自主地抖动。她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的我都摒住了呼吸。

  只见她身体突然绷直站立了起来,双手掰开大阴唇,一股淫水无情地喷洒地老王头的脸上。残留的淫水顺着金色阴毛滴落到老王头早已干瘪的黑鸡巴上。叶总对不起,不等老王头说完我就偷偷关上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脏蹦蹦直跳。
  早上九点开会,叶总面色红润地慷慨陈词,最后点名批评了老王头工作不力,要相关领导加大对库房的管理。只有我明白这一切,真想不到叶总端庄的外表下也会如此淫乱,更感到女人的可怕之处,看来这个公司不好混啊。会后叶总召集了我们新来的主管挨个谈话。不知不觉在会议室待到11点,我脑子里全是她发骚的样子。

  「丁自强,到叶总办公室」秘书对我招手喊道。

  「咚咚咚」,

  「进来。」叶总温柔的声音让我精神一震。

  坐在她办公桌前,我还能嗅到一丝精液的淫水的味道。叶总和我闲聊着拉家常,不知不觉中提到女朋友。我稍一思考回答没谈过,叶总很诧异,

  「你真的没谈过?」我点点头,她在电脑上记录着什么。又问我业余爱好,我说长跑,体操搏击。

  叶总更高兴地说好好干。在电脑上又记录着什么。最后让我填写联系方式。
  我敏锐地觉察到,这不是什么谈话,更像是找面首,或者说是找炮友,我故意在联系方式上留下QQ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叶总,我们之间的猎杀才刚刚开始。

  晚上回到家,点开论坛,搜索昨天的ID动态,她竟然发了一篇原创文章《妈妈大战仓库工》:妈妈下班就兴奋地对我说,宝贝,今天妈妈验证了你说的那个老头,功夫是不错,可惜还是被你妈妈我打败了。不过做为回报,妈妈也给你介绍一个女的做为奖赏。我很期待妈妈的的礼物。

  操,脑子有点乱,他妈的,这是一对淫荡的母女啊。还把老子说成女的。看来她们很小心。继续浏览,为了报答妈妈,我吻遍了妈妈的身体,脚趾,屁眼都留下了我的口水。最后我拿出超大鸡巴,在妈妈的求饶中射出浓浓的精液,妈妈的小逼被我草的红肿不堪。妈妈也毫不示弱地袭击了我的菊花,我们都兴奋地相拥而眠。看来她们母女不但骚,还有女同的倾向。不行,我得好好对付这对骚母女了。打开我的两个QQ. 用不常用的一个加上女儿所留下的QQ读者交流群。
  竟然要回答问题才能加,你是不是下贱的儿子。看来有戏啊。回答是。竟然错误。又试了几个全都不对。正苦苦思索中,我留给叶总的QQ响起咳嗖声,点开一看,寻找处男。答应了他的请求。点开她的资料,什么也没有。再看IP. 哈哈哈哈。这个人应该是叶总。她上去就问,你是处男吗?好吧,我们就来一次较量。
  我快速回答,关你什么事。她回复,我猜你不是。吊我胃口。立即回复,你管我是不是处男。她竟然没反应了。正当我失望之即,她发来了一张高清的私照。
  黄色的阴毛,肥大的阴蒂,还有泛着淫水的大阴唇。妈的,真是叶总啊。我回复,你去找鸭子去吧。嘻嘻,她发来一个笑脸,我就找你。我直接回复,我对女人没有兴趣。什么?你是同志?你才是同志呢,我还没女朋友,不想找一夜情。
  叶总接下来连续发了好多张裸照。我一直不回复,叶总沉不住气了,问我,怎么不喜欢吗?我回答,你太老了。哈哈哈哈。叶总好久没回复,我猜是生气了,呵呵,管她呢!她女儿验证答案会是什么呢?仔细一想,填上妈妈二个字。正确。
  呵呵。

  她女儿问我,你是谁。我是你的读者,我也是一个乱伦爱好者。呵呵,你有经验吗?我没有,我还是一个处男。没经验你加我干什么啊?我想让你做我的妈妈!

  五分钟后,你愿意为两个女人服务吗?上勾了。

  我愿意。你把你私照发给我。

  我立马把几级露了出来,拍了一张发了过去。你的怎么那么小啊?还是包皮。
  男的不都有包皮吗?她发过来一张黑吊。我故作吃惊地说,外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都是包皮。她又发来一个笑脸,傻儿子,妈妈收你了。看来你真是一个处。

  小骚逼啊,我这个包皮不只开了多少女孩的鲍。

  我回复,妈妈好。

  她回复,妈妈明天晚上再叫你服务。然后就下线了。

  妈的,看来今天是不行了。正要亲机睡觉的时候,叶总发来了一个黑丝包裹的大屁股,是她女儿的,操,这骚逼真下本啊。

  想添这个吗?接着她又发来一个有着更长金色阴毛的逼图。这个应该是她女儿了。

  我按捺住惊喜,对她说,你发这有什么意思,说不准你是个男的,在戏弄我。
  叶总稍后回复道,我知道你是谁?看来这这个老骚逼忍耐不住了。我故意问,我是谁?叶问就把我的资料发了过来。哈哈,看来这个鱼也上勾了。我惊恐地回复,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叶问说,先把你鸡巴照发过来,我说,发过来你不能找我麻烦。叶总回复,发了再说。我就把我的鸡巴包皮捋上一半发了过去。叶总回复,看你龟头粉红的都硬了,想不想添我的屁眼啊。我回复有点想。叶总呵呵一笑回复,愿意做我的儿子吗?我回复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叶总回复,喊妈妈,妈妈让你从此荣华富贵。十分钟之内我一直不回复。叶总发来了她女儿的照片说,想不想她做你女朋友。我回复,她那么漂亮会看上我吗?叶问说,你喊我妈妈我就让她做你女朋友。我回复:妈妈。叶总很高兴地说,看你明天表现。就下了线。
  果真是对骚母女,我们明天见吧!

  上班后照例开会,会开完,秘书把我叫进叶总办公室。并示意秘书出去。叶总一身职业女装扮,白色套裙,黑色丝袜。叶总坐在办公桌里面,对我笑笑说,叫妈妈。我立马慌张道,叶总,您……!叶总一笑,示意我过去,只见她的电脑上展现出明天的聊天记录。我面红耳赤,叶总对我说,儿子,妈妈老吗?叶总您不老。不要叫我叶总,叶总指指聊天纪录说。妈妈,您不老。真是乖儿子。来让妈妈喂你奶吃,叶总说着,不妈妈说着就解开了上衣,白色真丝胸罩下,36D 的大胸霸气地显示地我眼前。我用手拨开一个胸罩,坚硬的乳头在粉色的乳晕下傲然耸立,妈妈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我把脸埋在妈妈的乳峰间,贪婪地呼吸,妈妈把一个奶头送到我面前,我乖乖地含住,轻轻地吸吮,哦,儿子真乖,妈妈舒服地呻吟。我用想舌头轻快地扫过乳晕上的小突起,妈妈的乳头更硬了,我用嘴唇,胡子,牙齿百般地挑弄。妈妈的手不老实地拉开我的拉链,掏出早已勃起的鸡巴。
  爱恋地用手抚摸,一会轻柔我的蛋蛋,一会又手指尖划过我的龟头边缘,果然是个风骚的女人。我越吸越用力,妈妈也呼吸地越来越重。她的双手褪去了我的裤子,我也把她剥了个精光。妈妈蹲下来,用鼻子深嗅了一下我鸡巴的味道,用鼻尖在马眼上轻轻触碰,我的龟头分泌出透明的液体,妈妈毫不犹豫在用舌头舔食干净,又张开小嘴儿含住龟头,舌尖左右扰动,时不时地又吞下整个鸡巴,妈妈的嘴唇离开龟头时,长长的唾液显示着妈妈功力的深厚。妈妈一边捋动着我的鸡巴,一边又用舌头挑逗着我的蛋蛋和屁眼,

  妈妈你好厉害,妈妈对我温柔一笑,妈妈还有更厉害的,我应妈妈的指导躺在办公桌上,妈妈蹲在我的垮下,不停地亲吻着我的鸡巴蛋蛋还用舌头在菊花和蛋蛋之间舔动,妈妈你好棒!妈妈双手拨弄着我的小奶头,菊花一阵温热,妈妈竟然在给我添菊花。哦 MY GOD !柔软的舌头在菊花边来回扫动,我的身体也随
之放松又紧张。妈妈对我说,儿子来伺候妈妈吧。说着,妈妈温热的阴户就贴在了我的脸上,充血的阴蒂在我鼻尖蹭动,我大口地咽下妈妈的蜜汁,用嘴唇把阴毛疏理的湿露露的,我想舌头在妈妈的逼心上添动,哦,哦,我的乖儿子。真心疼妈妈。妈妈的淫水咸咸地,我慢慢地品尝咽下,妈妈移动身体,用早已湿润的阴户一下套在我的鸡巴上,哦,妈妈,好舒服,好温暖。儿子,快操死我这个骚逼妈妈吧。妈妈上下地抖动,我也奋力地上顶,一次次地初妈妈的花心锁住,哦哦哦……好儿子。快快快……快操妈妈。

  我翻身起来,让妈妈以狗的姿势跪在办公桌上,吐口唾液在妈妈红肿的阴户上,扑滋一声顶入妈妈的花心,哦,妈妈要死了。我拍着妈妈的雪白屁股,狠狠地插她的骚逼。鸡巴每次进出都把粉嫩的阴唇干的翻飞,啊啊啊,快我连续日了妈妈300 多下,迅速的拔出插入妈妈的小嘴,妈妈说不出话,呜呜地努力吸着我的鸡巴,妈妈加油!我快来了,儿子慢点,妈妈说着又骑在我身上,双手把自己的咪咪掐的变形扭曲,白嫩的乳房从妈妈的指缝间来回抖动。啊啊……儿子……
  快快……妈妈突然站立起来,用手快速摩擦勃起的阴蒂,啊……妈妈大叫一声,热呼呼的阴精喷洒了我一身,我也站起来,一松龟头,滚淌的精液洒了妈妈一身,头发上滴落的精液也被妈妈贪婪地咽了下去。我和妈妈又重新躺下,69式互相清理着红肿的大逼和依旧坚挺的鸡巴。穿好衣服后,叶总正式地对我说,好儿子,你打败了妈妈。晚上我们一起去干死你那骚逼女朋友。

整理好衣衫从叶总办公室出来,心情非常的好。回到办公室打开待机的电脑,却发现有人动过我的电脑。检查了一下上网痕迹,什么也没有。

    随机点开开始菜单--我的文档--最近浏览文档。靠,全是色情网站。这又会是
谁动了我的电脑?我的级别不高,好呆也是个主管吧,能随便出入我办公室的只有叶总秘书了。这个浪蹄子。整天一付公事公办的脸孔,见了叶总又像只哈巴狗,原来也是个骚货。不想了,做过爱后都有放水的习惯,我也揣包烟去了男洗手间。男女洗手间相对,要进去的刹那,不经意往女厕看了一眼,隔间空隙露出一双红色高跟鞋。

除了叶总和李华这个秘书,这层楼就没有女的,看来应该是她在厕所。鬼使神差我偷偷溜进了女厕所,悄悄进入她的隔间。啊。。。。啊。。。啊,阵阵娇喘清楚
地传递到我的耳边。看来是这个骚逼在手淫。

她的喘息声更大了,搞的我的小鸡巴又硬了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我猛然打开她的隔间,啊,李华显然被我吓了一跳,大声地叫了一下。嘘,我对她做了个手势,趁机把门关好。你想干什么,李华惊恐地望着我。

垂在地上的丝袜,和圈在膝盖的内裤都忘记穿上。你说我想干什么?你这个骚逼偷用我的电脑看黄色图片,看我不告诉叶总。李华不愧是职业秘书,立刻冷静地看着我说,你想怎么办?告诉叶总我们都没好下场!他妈的还和我玩这套。
我不答话,解开皮带掏出鸡巴,冷冷地注视着她。李华咬咬嘴唇,对我一字一句地说,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出去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没问题,我直爽的告诉她。

李华看见我如此利索,也不在装逼,脱掉丝袜内裤,把西装也脱了,只留下一个黑色胸罩。我不客气地拉开一看,竟然是个飞机场。好在奶头还算红润,不然真是没有看点了。李华拨开我的手,蹲下去用手去剥开我的包皮,她吸了一下鼻子,挑逗地看着我,你刚和那个女人做过,这么大的骚水味。我心里一惊,满不在乎地说,和清洁阿姨刚做过,怎么这,有意见啊。李华不屑地瞟我一眼,我就知道是李姨那个老骚逼干的,除了她,谁的骚水也没那么冲。

我的天啊,竟然还有意外收获。想想清洁李姨那肥硕的屁股,看来在公司又有泄欲工具了。李华没有想到叶总让我放了很大心。你个小骚逼,那来那么多废话,快添。又让我吃那烂逼的淫水,真是倒霉透了。李华吐了一口唾沫在我龟头上,用丝袜擦了擦,开始给我口交。她小嘴紫色的口红把我的鸡巴都染上了颜色。我一点也不客气,抓着她的头发,使劲把鸡巴往她嘴巴里塞。

啊。。。。。呜呜。。。。李华被插的喘不过气来。竟然用牙齿轻咬我的龟头。真他妈
爽啊。差点交货。时间紧急,我从她的口中拔出鸡巴。让她跪在马桶上,准备后入,却看见她的小穴有血迹。你来姨妈了。快没了,李华用期待的眼神对我说。操你妈,算你走运,老子不想见红。

强哥,你别走。李华紧紧地拉住我的手。你都来月经了让我怎么日啊。可以后面进。她小声地说。你再说一遍,我把耳朵贴在她的嘴上。强哥,可以走后门。李华又轻声地说了一次。是不是胸小的女人都喜欢走后门啊。不知道,应该是吧。她小声回答。

看看她紫褐色的菊花,边上还有弯曲的肛毛,算了,也还不错。可是没有润滑油啊。李华看出我的心思,把自己的食指伸入我的口中,我立马意付出了她的想法。看来她还真是饥渴啊。李华用湿湿的手指通入自己的肛门,轻松又熟练,看来她好此一口绝非一日。强哥,好了。李华用力掰开自己的屁股,把菊花暴露在我眼前。她每次呼吸,菊花都跟着张合。后门已开,岂有不插之理。为增加润滑,我又朝她屁眼吐了点唾液。

李华的菊花真紧,强哥,哥,你慢点。妹妹疼。李华皱着眉头对我说,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一用力,龟头划入了李华的菊花。啊,哥哥,你进来了。李华浪叫到。菊花的温热让我感到的日穴不一样的快感,我慢慢把整根鸡巴都塞入她的屁眼。
哥哥,你好大啊。快操死妹妹吧。李华已经浪的不行了。双手扶住她的腰我不客气在一口气日了300多下,李华的屁眼也慢慢适应,把鸡巴拔出插入时,能明显地看到菊花内部的嫩肉。

哥哥你别停,快干我。叫爸爸,叫爸爸我就干你。不,李华干脆地回答。我立即狠狠地插了她两下。爸爸爸爸,李华已不顾羞耻地叫了起来。爸爸快干死女儿吧,时间长怕被人发现,我火力全开,一次次地狠狠地干她,爸爸    。。。。。。哦 。。。。。
哦哦。。。。我要来了。

插屁眼也会高潮。是的,爸爸,快插我,女儿求你了。李华的脸布满潮红,看来真快了。我也用尽全力,啊啊,菊花也刺激的我快泄了。我疯狂地来回捣动。
突然李华身子一挺,菊花也大力一嗦,哦。。。。。。。啊。。。。我俩同时达到高潮。
我大口喘息。

李华不顾脏,用嘴把我的鸡巴清理干净。强哥,你真棒!女儿,你也很厉害啊。等你干净了哥哥再日你一次。不爸爸,日我十次。你真是个浪逼啊。时间不早了,我们抓紧回去吧。李华先行离开,看厕所外没人叫我也赶快出来。我们故意拉开距离,回到各自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