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的故事  


               (1)分手

  我和女友珊是高中同學,兩個人都是初戀,算是青梅竹馬吧!因為高考的緣故,我們分開於國內的兩大城市。臨別前我答應她每個月去看她一次,可是真到了大學,才發現一是精力不允許,二是經濟不允許,最後的結果就是一個學期一兩次,平時就每天打打電話什麼的。

  珊身高169,長頭髮,皮膚特別好,36B吧,雖然看上去挺像獨立自主的OL,可是本質上是比較黏人的,特別需要人照顧。在那邊久了,遇到事情我只能以電話慰藉,一開始還能心裡安慰,可是時間久了,她越來越抱怨。

  有一次我上完體育課,中午回到宿舍一看,手機有二十個未接來電,全是她的。回撥過去,她非常生氣,我討好了半天才搞清楚,原來是她扭到腳,我剛好學醫的,她打電話問我怎麼辦。

  「那現在怎麼樣了呢?」我問她,「我們班一個男生背我去校醫院,上了藥了。」珊賭氣般回答。

  「上了什麼藥?好點沒有?有沒有照片子?」我不理她的態度,繼續問。
  「感覺好多了。沒有照。我們操場離校醫院好遠呢,走路都要五分鐘,那個男生就那麼背著我,一次都沒有歇,就一路到校醫院了。他的肩膀可舒服了,兩隻手特別有力。」珊肆無忌憚地說。

  我當時聽了,血往腦門上湧,「手特別有力」,那不就是摸到大腿或者屁股了嗎?我都還沒有摸過。當時電話這頭,心中無比激動,但是又夾雜著莫名的憤怒,最終憤怒佔了上風,我忍不住責罵女友,跟她吵了一架。當晚無話。

  平時我們的交往無非如此,女友總說他們那邊那個男生對女友多麼多麼好,總抱怨我不在。而我在這段時間,也剛好接觸到胡大大的神作,腦子裡凌辱女友的原始衝動逐漸被發覺出來了。

  平時我也會嘗試著引導女友講講她和那邊男孩子的故事,一開始女友特別反感,後來或許是時間長了,我也一直要求,女友也不反對了。不過內容沒有什麼勁爆的,最過份的無非就是哪天某個追求她的男生喝醉酒了,打電話表白;或者有男生春遊時乘人多,摸她屁股一把。

  但漸漸地,我們兩個的關係卻不那麼順利,吵架越來越多,不過除了吵架的時候,平時感情還是很好,我還是非常愛她。

  大學二年級一個學期期中,我從急診回來,剛打開電腦QQ,就發現珊給我留言了——「老公,想你了」。我一看,在線,難得遇到這麼趕巧的時間,我趕忙回覆。兩個人問寒問暖一陣,我覺得珊今天總是怪怪的,平時她不那麼細緻地問我事情,今天彷彿在打圈圈。

  果然,還是由她先打破僵局,「老公,我想問你一個事情,我一個姐妹出事了。」珊發來一個緊張的表情。

  「嗯,出什麼事情了?」我回答。

  「挺不好意思的,我宿舍有個姐妹,跟我們一樣,和高中男朋友因為大學的關係,異地了。」

  「這不很正常嗎?」

  「別急啊,我還沒有說完。那個姐妹長得頗漂亮,來到我們這邊,有好多追求者,一開始沒啥,可是時間久了,其中有個男生很帥,很浪漫,外加她男朋友家不太富裕,一個學期都不來看她,她就忍不住誘惑,跟這個男生在一起了。」
  「哎,雖然是她不對,不過那個男的一個學期也不好,也有責任,這個情況可以理解吧!」我回答真實意思。

  「那就是老公接受她這種狀況,不怪她?」

  「嗯,可以理解,關鍵看後面怎麼改。」我嚴肅地說。

  「關鍵就在後面了,有一天她和男友吵了架,結果這邊的男生剛好開車來接她出去玩,當晚他們沒有回來。第二天她回到宿舍哭了一下午,說當晚喝多了,迷迷糊糊就把自己給這個帥男生了。」這段話女友打了好長時間,然後QQ狀態顯示正在輸入,我就沒有及時回她。

  「後來好久,她一直不敢打電話給男友,她總說對不起男友,總是哭。然後跟這邊的男生斷了關係了。」女友接著說。

  「哎,居然這樣啊,似乎有點過份了,但是她還是挺可憐的,酒後的事情最說不清楚了。」我無奈地回答。

  「老公在乎處女嗎?」珊問道,「不在乎,只要老婆對我真心就好,處女沒啥用。」我很快回答。

  「Wow,老公真是好男人,那你能接受這個姐妹做的事情嗎?」珊打了個驚喜的表情。

  「嗯,可以吧,只要別再跟那個男的聯繫了就行。」我誠懇地回答。

  「老公真是太好了。」

  我突然把所有聊天記錄連起來看,發現似乎女友在給我一步步下套,感覺到越來越不對勁。我沉默了片刻。

  「老公怎麼不說話了?」

  「我喝水去了,」我下了決心,決定問清楚:「乖寶貝是不是也遇到類似情況啦?」我開玩笑地問。

  「沒有啦!怎麼可能?」

  「不好說哦,我可知道乖寶貝有很多人追呢!」

  「那都是我為了氣你而瞎說的。」

  「看吧,此地無銀三百兩了,我又沒說是你說的。」

  「那……」

  「你當我小傻子啊?我在你們學校也有眼線哦!」我故作神秘地說,其實是訛詐她。

  「誰啊誰啊?那麼壞,我要把他揪出來,他叫什麼名字?」女友憤憤說。
  「絕對保密!」

  「討厭,不理你了。」

  稍微沉默了片刻,我還是覺得不妥:「乖啦!老婆,別生氣了。要是真出了這種事情,也別難過了。老公上面不說了嗎,女孩子一個人在那麼遠,老公又不能來看,寂寞了有個人陪陪,偶爾犯個小錯還是可以容忍的。老公不怪你,只要今後我們好好的過就行啦!」我是安慰她,但是感覺越說越像真的。我又補充:「當然沒有更好啦!就當老公瞎說。」

  又沉默了一個世紀,珊開始打字了:「老公,還真被你說中了。」我心裡嗖的涼了。

  「我在這邊學生會做得不錯,前段時間辯論會你也知道的,我們每天討論到晚上十一、二點,我不敢回去,那些男生輪流送我……」珊暫停了一下,想看我反應,我看著她的每一個字,後背不停地發涼,感覺冰水從腰底向上竄,我知道是局部腎上腺素爆發式分泌的關係。

  我沒有回,珊接著說:「一開始大家都很勤,後面就變成只有一個男生送我了,送著送著,外加你不在,我們就在一起了。」

  「有多長時間了?」我斬釘截鐵地問。

  「三個月吧!」

  「那我十一去看你的時候,難道你當時已經跟他好上了?」

  「老公,對不起,我跟他不是認真的,老公才是老公。而且我知道錯了,我跟他斷了聯繫了,上個星期辯論會結束後,我就讓他不要來找我了。」

  聽了最後一句,我心又軟下來了,看來女友似乎還是愛我的。

  「哎,算了,不過你可記住了,今後不許有了!」

  「嗯,絕對不犯了,我對不起老公。」

  我歷來是個心軟的人。合上電腦,去洗了吧臉,心想算了,自己照顧不週到也是有責任的。我抬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突然發現不妙,女友之間舉的那個例子,如果是她,那豈不是失身了?!這個萬萬不能接受,雖然我嘴上說沒事,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怎麼可以?

  我跟她相處四年多,就牽手抱抱,連身上都沒有摸過,怎麼能讓別人得逞。我立刻衝回宿舍,打開電腦,飛快打字:「老實交代,你跟他到底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女友膽怯地問道。

  「進展到哪一步了?」

  「我們結束了,不來往了。」女友似乎不想說,有意繞開。

  「我指從前,不許逃避我的問題。」我堅決要求。

  「老公又開始色了,人家不好意思。」女友半開玩笑式地說,想緩和氣氛。
  「快說,要誠實!」我不依不饒。

  「牽過手……」女友好不容易打出三個字。

  「我要聽最過份的事情,有沒有失身?」我直接進入主題。

  「沒有,那個絕對沒有,最過份就是他摸我。」女友不好意思的說。

  「你不給我摸,給他摸?!」

  「不是的,我不給他,他強行的。有天晚上我們在池塘邊聊天,我扭傷的腳痛了,他讓我坐在他腿上,然後就突然摸我了,我反抗也沒用。」女友說道。
  「是你放棄抵抗了吧?」我一針見血。

  「沒有……一開始有抵抗的。」

  「舒服嗎?」我精蟲上腦了,腦子裡全是胡大大的文章。

  「舒服,今後沒有他了,只要老公摸我。」女友害羞地說。

  「那他知道我的存在嗎?」

  「知道,他說最後不走在一起沒關係,他很喜歡我,只要悄悄跟我一起就行了。」女友小心地說道。

  「哼!哪裡是悄悄,他跟你在那邊,不就是明目張膽的原配嗎?我山高皇帝遠的,反而成了小三了。」

  「老公別生氣,今後不這樣了。」女友道歉。

  「那國慶期間我去你那兩天,你見過他嗎?我記得有個下午,我醒過來你不在,說出去一下,是不是見他去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腦子裡閃過這麼一個環節,就問了。

  「嗯……見過,就是那個下午。老公你怎麼知道?」

  「我有自己的眼線。你們在哪裡見的?做什麼了?」其實我根本沒有眼線。
  「原來你一直知道我跟他啊?你既然有眼線,還要人家說什麼?」女友似乎有點意外地生氣。

  我不幸撒了謊,就得把事情說圓了:「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們的事情了,我就是要看你什麼時候來跟我自首,什麼時候改邪歸正。我要聽你自己說,看你誠實不誠實。」

  「那天見面了,就在我們住的招待所的隔壁房間。」

  女友說完,我腦子「嗡」一聲炸了。怎麼可能?就在隔壁!

  「怎麼會那麼巧?在隔壁幹什麼?」

  「他……他知道你要來,說要刺激點,就要了我們兩個的房間號,然後在隔壁也開了一間。他發短信說要我過去,我不想去的,但是他說不去他就告訴你,所以我就……」

  「那去幹什麼了?做到哪一步了?」

  「絕對沒有失身,絕對沒有!」

  「嗯,接著說,說詳細點!」我的口氣有點像審問犯人。我的肉棒已經漲得非常痛了,怕被同宿舍的看見,我抬著電腦爬上高床,拉上蚊帳,btw我的蚊帳是帶顏色的,外面基本看不到。我一隻手開始套弄,正好女友似乎打了很長一串。

  「我一進去他就從後面把我抱起,然後摔到床上,他反鎖了門,然後開始吻我,撲在我身上,我反抗了,但是沒有用,吻了一下我就軟了。然後他特別急,開始揉我的咪咪,他揉得特別舒服。然後他從我裙子裡面把內褲脫了下來,開始揉我的妹妹,我被揉得死去活來的,從來沒有受過那麼大的刺激。他半掐著我的脖子,讓我叫出來,我說不行,老公在隔壁,他說不叫就去隔壁找你過來看,我扭不過他,就叫了,但是我盡量壓著呻吟,希望老公沒有聽見。」(這個我似乎真的沒有聽見,估計睡死了。哎!)

  「後來不知怎麼的,等我睜開眼睛,我發現他已經拿著肉棒準備插了,我堅決反抗,最後打了他一巴掌,他好像也清醒了,我從前就跟他說過第一次是留給你的。然後他放開我,我拿了包就出去了,在外面轉了好久才敢回來找你。」
  看到掏出肉棒那一段,我忍不住射了,射得滿被子都是。顧不得擦,心裡還故作鎮定地說:「你們真過份!我到現在都沒有摸過你!」

  「對不起,老公,我今後不敢了,今後給老公摸。」女友發來委屈的表情,氣氛似乎緩和了一些。

  「老公是不是很想聽啊?」女友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說實在把我嚇到了,我一下子無言,沒有回覆。

  「老公,我假設一下好嗎?就是純假設,不去實踐的。」女友見我默認了,接著說,「嗯。」我同意了。「反正你長期不來看我,我在這邊找個人照顧我好嗎?你也在那邊找個人照顧你。」女友說。

  鑒於女友說假設,我就說得大膽一點:「我不需要,我不是小孩了,不用保姆,你怕是想找個二老公吧?」

  「算……算是吧!」女友不好意思說。

  「那你要跟二老公做些什麼呢?」

  女友似乎也豁出去了:「為了懲罰老公不來看我,平時給二老公隨便摸、隨便抱,老公來的時候,盡量憋著老公。上學一個老公,暑假回家一個老公,好不好?」

  我當時心裡陰陽怪氣的,如同五味瓶翻了,平時乖巧、黏人的女友,怎麼會是這個樣子?「你是不是還想跟他在一起?!」我質問道。

  「沒有沒有,我剛才說了只是假設,不是真的。」女友辯解道。

  「不可能,你不會這樣假設的,是不是還想在一起?!」我的口氣愈發生硬了。

  「哎……看來我舍友說得對,男人不可能放得下。你也不例外,你還是在乎的。」女友失望地說。

  突然屏幕一黑,斷電了!我們這裡晚上11點斷電,現在都1點了,電腦的電池也乾了。我趕忙掏出手機,結果一看,也沒電了!我準備下樓打電話過去,結果發現樓長發神經用大鎖把門鎖了。我折騰了好一會兒,無果,便睡了。
  夢裡迷迷糊糊的,女友躺在床上,上衣還沒有脫,裙子被掀起來,女友大叫著不要,但是那個男的還是挺著槍,女友不停掙扎,那個男把女友死死壓著,一插到底……分不清過了多久,女友已經沒有掙扎了,她雙手挽著那個男的脖子。我似乎就站在他們床旁邊,女友隨著運動節律閉著眼睛,露出淺淺的微笑,嘴裡似乎說著什麼,我湊過一聽——女友輕輕地說:「老公,你老婆被他插了,被插了,好舒服哦……」

  我一個激靈就驚醒了,白天了,這是何等狗血的夢啊!清醒了一想,還好女友說第一次還在。我立刻下床連上電源,打開QQ,一封郵件是來自珊的,我打開一看,一下子被嚇蒙了:「老公,我們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