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面包房关门之后,又待业在家了。这时候,仅仅依靠爸爸教书的微薄收入,明显已不够,妈妈决定再找一份工作。恰巧,在市区繁华地段新开了一家夜总会,他们在报纸上打出月薪过万招聘公关小姐的广告,妈妈知道爸爸思想落后,竟然偷偷的去那里报了名,然后又骗爸爸说和朋友到外地做生意,其实是按照夜总会的安排,接受统一的封闭管理。 
   
  妈妈毕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单纯的以为所谓的公关小姐就是服务员,直到上班,才发觉不对头,然而,这时候已经由不得她了。 
   
  妈妈已经三十岁,这样的年纪本来已经过了“公关”的黄金年龄,但随着这几年外国情色产业的入侵,尤其是日本,一股所谓的“熟女”风潮也开始慢慢的进入古老的国度。妈妈就是“熟女”,她的体态丰熟中透着性感、妖娆,那一双长腿,尤其是穿着丝袜时的样子,如果那个狼友有幸遇到,一定会不战而溃,不撸而射。 
   
  妈妈的容貌更是不必说,就是属于那种天生的勾魂摄魄型,要不,也不会屡次落水了! 
   
  上班以前,妈妈她们经过几天的短暂培训,培训内容竟然是如何的挑逗客人,如何的想办法从客人兜里往外掏钱。好在,妈妈总算是熬过来了!终于等到上岗的日子,这也就说明妈妈要依靠自己的能力赚钱了,妈妈真是一个能“干”的女人! 
   
  那天,妈妈和一个年轻的小姐被叫到一间包房,带她们进来的老鸨向两个粗黧,凶悍的中年人介绍,妈妈叫美娴,另一个小姐叫丽丽。两个家伙像没有看到丽丽一样,馋猫一样的眼睛紧紧盯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穿着一件漂亮的红旗袍,下面套着肉色的连裤袜,然后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她看上去高贵淑雅,但这种看似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反倒更加容易激起客人的“性”趣,这不,沙发上的两人小弟弟已经搭起了帐篷。 
   
  待老鸨刚一离开,一个面上留着一条醒目刀疤的客人就把妈妈一把拽到了他的身边,妈妈挣扎了一下,但那禁得住刀疤手上强横的力道。刀疤的手臂拢过妈妈的纤腰,毫无顾及的抚在她肥美的翘臀上。 
   
  另一个大汉剃着光头,看着刀疤的动作,嘴里嘿嘿笑道:“操!你小子砍人手软,抱妞倒是挺快!”他斜眼瞅了瞅丽丽,笑骂道:“你鸡吧还不过来?等啥呢?” 
   
  丽丽过去就是小姐,自然对应该采取什么服务不外行,而且她心里妒忌妈妈在两个客人眼里比她受欢迎,所以表现也格外热情。 
   
  她腰肢一扭,一下子就侧坐在光头的腿上,笑吟吟的把手臂揽在光头的脖子上,故作娇媚的说:“你们两个可拣到宝了,我这个姐姐是正宗的‘人妻’,今天第一天出来坐台,人家可是卖艺不卖身,不过要是你们有本钱,人家说不定会把你们当作临时老公呢! 
   
  光头和刀疤早就从妈妈稚嫩的表现中发现她是新人,此刻听了丽丽的话,不由双眼发亮。丽丽看到自己挑拨成功,心下暗喜。 
   
  刀疤的手掌慢慢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嘿笑道:”你叫美娴?叫声哥哥听听!“妈妈立刻涨红了脸,嘴里嗫嚅道:”我……不是……我是……服务员……“”服务员?哈哈……“另一侧的光头笑道:”老鸨有没有告诉你该怎么服务啊?“说完,他的大嘴忽然盖上了怀里丽丽的嘴,吻的丽丽呜呜连声。 
   
  妈妈羞怯的说不出话,刀疤凑近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道:”什么服务员让客人摸屁股啊,我的小宝贝?还不叫哥哥?哥哥可是黑社会,不听话要打屁股哦!“”唔……“妈妈羞的将脸埋在胸前,但坳不过刀疤,还是低声唤了一声:”哥哥……“”不行!“那丽丽挣脱光头的厮吻,大喊道:”美娴姐声音太小,听不到,要重新叫!“妈妈抬起头幽怨的看了丽丽一眼,心中暗暗嗔怪伙伴的捉弄。 
   
  刀疤的手撩起旗袍的前摆,粗砺的手指隔着裤袜抚摩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身体一阵颤栗,想要拒绝,看了看刀疤凶巴巴的面相,又不敢。 
   
  ”宝贝,快叫声刀疤哥哥,哥哥有赏!“说着,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在妈妈眼前晃动。 
   
  啊,要死了,妈妈到这里受委屈不就是为了钱吗?看在钱的份上……妈妈一咬牙:”刀……刀疤哥哥……“声音很脆,但妈妈的脸上已经好象熟透的红苹果。 
   
  ”刀疤,你小子好爽啊!操!“光头一面说着,一面推开丽丽,坐在妈妈另一侧,嘿笑道:”我给双倍,叫我一声光头大鸡吧哥哥!“光头满嘴酒气,吓的妈妈慢慢向刀疤缩过去,却那知,前是狼来后是虎! 
   
  刀疤揽住妈妈,在她脸上狠狠香了一口,大笑道:”操!你光头哥哥吃醋了,你鸡吧还不赶快叫,他可比我狠的多!“妈妈局促极了,抬头去看丽丽,却正在对面笑吟吟的望着她,见妈妈看她,揶揄道:”美娴姐,大姑娘上花轿总有头一会的,你还是叫吧!“”可是……“妈妈半张着嘴,扭头看了看光头,忽然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来。 
   
  ”嘿嘿嘿……“光头嘿笑道:”老子还是头一会见被人操的婊子羞哭了!他妈的,爽啊!“丽丽莲步轻摇,走到光头身边,声音醋醋的说:”人家美娴姐可是坐台不出台,有些服务人家不屑于做啊!“光头受到丽丽的挑拨,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抬起强有力的手臂,一下子捏在妈妈的下巴上,声音沉横的说:”不给老子面子是不是?“他目光冰冷,妈妈不由一个激灵,抬起满布泪花的秀靥,凄楚的表情真是我见尤怜! 
   
  ”啪……“光头狠狠扇了妈妈一个耳光,清脆的响声让人心胆俱颤。还不罢休,他抓起妈妈的头发,哼声道:”叫……“丽丽拽了拽妈妈的袖子,低声道:”娴……娴姐……你还是叫吧!“她声音似是无奈,可妈妈没有看到的脸上分明一副幸灾乐祸。 
   
  妈妈咬着下唇,畏惧的看了眼光头,心底的骇怕最终让她屈辱的叫了出来:”光……光头……大大……大鸡吧……哥哥……“声音一落,泪水便再次涌出,光头脸上挂着谑虐的笑容,手掌拍了拍妈妈的脸蛋,嘿笑道:”好!这才是乖宝贝!赏给你……“几张钞票从妈妈的领口塞了进去,并抓起一瓶啤酒猛灌了几口! 
   
  不再理会凄楚的妈妈,丽丽拿出了蛊子,她坐在光头的怀里,而妈妈又被刀疤重新揽入怀中。”光头哥哥……“丽丽腻声说:”我们要赌点什么彩头啊?“”宝贝,你决定吧!“看来光头也是看出了丽丽的心思,存心让她折腾丽丽说:”那好,由我和美娴姐来掷色子,我们属于对手,谁输了就要按照赢的一方提出的要求来做,做不到的话,做不到的话……“丽丽正想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刀疤忽然接口道:”做不到,就要当场作爱,我和光头是‘执行官’。 
   
  妈妈似乎已然觉出今天难以善罢甘休,也便坦然了些,拿起面前的啤酒喝了起来。光头忽然问:“那我和刀疤做些什么?”你们?“丽丽笑着点了一下光头的光头,笑道:”你们俩也要分开,为我和美娴姐助威,当然,如果谁输了,你们也要跟着接受惩罚!“”哈哈……的却有创意!“光头哈哈笑着。 
   
  接下来,游戏开始。起先,要求还不是很过分,但随着大家喝了越来越多的酒,气氛便开始微妙起来。一局之后,丽丽又输了,刀疤大声吆喝道:”跳舞,你们两个上去跳舞!“说着,将音乐开大,然后一推妈妈,妈妈只好站了起来。丽丽疯狂的在台几前扭动着,而妈妈的动作却十分的生硬,刀疤站了起来,从前面搂住妈妈的腰,然后将下面高高隆起的部位,向着妈妈的下面一耸一耸的。光头看得兴起,从后面贴在妈妈的身上,一只大手将旗袍下摆猛的撩了起来,丝袜下肥美的翘臀暴露在闪烁的灯光里,妈妈羞怯的将自己的手向后遮去,那知却刚好碰上了坚挺的部位! 
   
  ”啊!“妈妈嘴里一声呻吟,干脆顺势将头埋在刀疤的胸前,光头的两只手毫无顾忌的在她的屁股上蹂躏着,妈妈试图作出巧妙的躲闪,但是,笨拙的动作看上去却像是在故意的扭动屁股。 
   
  刀疤一只手探出,袭向妈妈成熟的乳房,宽厚的手掌完全无法掌握它的饱满,妈妈呻吟连连,看来,闷骚的妈妈春心又动了! 
   
  一轮激情的舞曲后,几个人又坐在沙发上玩了起来。妈妈忽然想要上厕所,但是,光头却不允许她去,妈妈只好忍着尿意,继续伺候着两位大爷。 
   
  下一局,却是妈妈输了,丽丽脸上挂着促狭的笑意,妈妈一阵心寒,果然,丽丽竟然要妈妈脱掉旗袍,而刀疤也要将外面的衣服全部脱掉,只剩一条内裤。此时,妈妈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拘谨,她知道自己越是放不开,这些客人越是兴奋,越是会想出变态的法子来折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