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zyzkgmvp 于  编辑 

喜欢的朋友请一定要顶啊 


  第一章清纯的姐姐啊 
……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天……从补习班回来,一个人在公寓的窄小厨房吃速食面的晚餐时,俊雄痛苦的回忆这一天。 

  现在翻开笔记本看,都是片断性的字迹,几乎都没有任何意义。空白的地方都是乱画的痕迹……在几本笔记本上都有女人脸孔的素描,虽然笔调不同,但都有共同点。有垂刘海的短发、细长有魅力的眼睛、像花瓣一样可爱的小嘴。但只要认识他姐姐的人,一眼就看出那是他的姐姐--川岛弘美。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明年有危险了。川岛俊雄,你要加油了哦!”吃完速食面,就这样激励自己。 

  今天一天为什么心烦气燥,他自己最清楚这个理由。那就是昨晚偷看隔壁房间,也就是姐姐换衣服的情景。 

  姐弟二个人住的公寓,是从新大久保车站走路十分钟的地方。二个房间有浴室,房租是六万日元,还算便宜,但是非常古老破旧的公寓。隔间是老式的细长厢形,进门就是约一坪半的厨房,对面用纸门隔开的俊雄的房间,旁边就是弘美的三坪大小的房间。 

  本来弘美说,里面的房间适合用功,但俊雄拒绝。半夜去厕所或厨房就须要通过中间的房间,每一次都惊醒姐姐未免太可怜了。而且姐姐就不能保护隐私。 

  虽然是姐姐但究竟是女性,正在换衣服时通过她的房间,不会感到愉快的。虽然如此,二个房间之间只有一道纸门相隔,姐姐换衣服的动静能听得很清楚。虽然很少那样,也会偶尔偷看里面的房间。 

  偷看弘美的美丽肉体--穿着恼人的纯白衬裙,隆起的胸部,穿着三角裤,的十分性感的下腹部等,上课时不断出现在脑海里。 

  自己已发誓不再偷看的……我的意志为什么这样薄弱,烟也戒不了,睡眠时间也一直增加中。还有那个不好的恶习……俊雄手淫时,心里想的对象一定是姐姐弘美。在他血液沸沸腾脑海里,弘美脱光衣服。非常性感的内衣,梦想着,还没有看过的裸体,揉搓自已的肉棒。所以射精之后的罪恶感也比别人强烈。 

  姐姐今晚要晚一点回来。吃饱速时面后一个人在房间里,能不能克制手淫的诱惑,一点把握也没有。 

  川岛俊雄,十九岁。今年考大学失败,正在补习中。 

  决定要上补习班时,就从家乡投靠姐姐弘美来到东京。因为家里并不富有,不能期望充足的经济供应,所以现在是每周二次到神田的办公大楼做夜警,这样打工赚取生活费同时去补习班。 

  姐姐弘美,是大他三岁的二十三岁。因为出生在北方,所以有非常洁白的肌肤,也是美女。 

  弘美在高中毕业后,立刻到东京,开始时在一家大建筑公司上班,后来一年就因故辞职,以后就一直在池袋的吃茶店做服务生。 

  姐弟的生活非常节俭,早晚二餐都是自己做。餐费已经省到最低限度,流行的音响设备,是只有买中古的电视和家乡带来的落伍的收录音机。 

  他们的家在岩手县的小渔村,父亲是贫穷的渔夫。所以给俊雄的生活费每月只有三万日元左右。在补习班的同学中有人独自住在漂亮的高级公寓,还开私家轿车,真是有很大差距。 

  可是,个性善良的俊雄看得很开,不会为那种事情烦恼。 

  他是真心的爱自己的家人。虽然贫穷,但很喜欢木讷而诚实的父亲,也喜欢虽然唠叨但开朗的母亲。而且,对温柔美丽的姐姐弘美,是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一个人,为这个姐姐他也需要努力用功。 

  还有比这个姐姐更好的人吗?从服务生的仅有的薪水中,负担他一部份补习费,还说考上大学就愿意负担学费的一半,而且就像她的义务似的……俊雄刚来到东京时,美女之多使他感到惊讶,可是习惯以后就感到失望。因为都是穿漂亮的衣服和浓妆艳抹骗人而已。又神气活现的一副苛薄模样,实际上也真的很苛薄。尤其仔细观察时,皮肤不是没有光泽就是粗糙。 

  比较之下姐姐弘美就完全不同,有温柔的面貌,光滑洁白的皮肤,和东京的女人完全不同。对俊雄而言,姐姐还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怕姐姐骂所以瞒着她,但在饭后吸一支烟。俊雄看课程表时,从七点到九点应该看最不擅长的英文文法。 

  “我要努力!” 

  为使自己振奋,就这样大声说起来。 

  “我要努力!” 

  “一定要考上早稻田大学。” 

  他是个可爱的男人。皮肤也很像姐姐洁白,虽然不是现代化,但也有端正的面貌。这样,大概能集中精神看十五分钟的书。 

  “不错,我能集中精神。” 

  这样的想法,在精神上造成空隙,脑海里开始出现弘美的影子。 

  “啊……姐姐。” 

  姐姐穿的内衣--纯白的衬裙。覆盖在姐姐的乳房上的乳罩,掩饰最神秘部位的三角裤。 

  “啊,想看、想摸、想闻啊!” 

  牛仔裤的前面开始鼓起,很想到隔壁的房间打开弘美的衣柜。 

  过去曾经这样做过一次,看着弘美的各种内衣射精时,那是多么舒畅……做过那种事的夜晚,强烈的内疚使他不敢看姐姐的脸。在心里发誓,绝不再做那种无耻的事。可是……如果,弘美本人在这里,反而可以不必想那种事了。 

  “对!都是姐姐不在家害我的。” 

  快要输给诱惑时,就把责任推给姐姐。其实俊雄并没有想和弘美性交的兽欲只是茫然的向往姊姊的美丽肉体而已,所以,只要弘美在房里,就不会产生想打开衣柜看姊姊内衣的诱惑,能努力用功。 

  内衣等于是弘美身体的一部份。对其他女人的内衣根本没有兴趣。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感受到姐姐肌肤的温暖,才会执着在姐姐的内衣上。 

  和这样喜欢的姐姐每天在一起生活,没有产生想拥抱或性交的欲望,实在不可思议。也许有乱伦的罪恶观念,但更大的理由,可能是因为俊雄还是童男子。 

  没有经验过性交,尝过女人肉体的甜美滋味,等有经验以后,俊雄是不是还能不把美丽的姐姐看成性交的对象呢? 

  所幸,俊雄本身想等考上大学以后再抛弃处男。因此,当前在姐弟之间发生乱伦的可能性很小俊雄终于离开椅子站起来,在二坪多的房间里,像狗熊一样开始徘徊。 

  “川岛俊雄!你是怎么了?这种样子的话,早稻田大学会离你愈来愈远。” 

  理性这样斥责时,本能立刻悄悄说。 

  “只要放出一次就可以了。那样头脑能清醒,精神也能集中在功课上。”二者开始激烈的攻房战。 

  “不对,如果手淫的话,只会使头脑更迷糊想睡而已。而且要拿谁做手淫的对象,不是发誓,绝不再打开姐姐的衣柜了吗?” 

  “有什么关系,看着内衣手淫是年轻人的特权。补习班的学生那一个不是这样,又不是真的乱伦,怕什么!” 

  “不可以,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没有办法停止的。” 

  “其实,手淫也算不了什么。把这件事看成罪恶,然后犹犹不决才会引起弊害,这是古代的名言。” 

  “可是用姐姐的内衣手淫。姊姊以后一定也会发觉。那样她一定会很伤心,难道不怕姐姐轻视你吗?” 

  “不错,所以绝对不可以那样做!” 

  有了结论,是理性战胜。 

  可是采取的行动,和结论正相反。俊雄的脑海里有麻痹感,然后顺手就推开隔壁的房门。从二者开始攻防战时,俊雄本身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他的理性和本能作战后,理性从来就没有战胜过。 

  弘美的房间--经常都整理得很整洁,微微可以闻到女人的芳香。灰色的地毯,窗边有万年青,左边是衣柜和木椅,靠右边的墙是单人床。俊雄立刻有充实感,惟有这个房间不会有破公寓的寒酸味。 

  “姐姐,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