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大觉得不错的话帮忙【顶一下】哦!在此先谢谢啦~~ 

郑县有条姚江,沿岸风景幽雅,江水曲折环绕,两旁仪木成林,土地肥美,出产丰富。到了夏天,凉风蝉鸣,绿叶红菱,倘佯其间,竟和西沽差不多。故有钱人家均在此附近建筑大厦,作为避暑之用。 

@@抗战胜利後第三年间,有一退休达官,王士明者,在此买下了一幢巨宅,修造花园,朱门。华丽堂皇,取名「柳江别馆」准备欢娱晚年。 

@@王某一妻三妾,虽自仕途退下,惟仍讲究官场习气,四出造访、游历。加上年老精衰,虽有四房妻妾,独结发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取名「王明详」,馀妻妾均无生育。因此家中大小十分珍爱明详,当作宝贝一样,故均呼其「宝贝」而不叫其名。 

@@明详生来皮肤白嫩,聪明直率,相貌俊秀,有点女孩子气味,因此各房姨太及丫环们,个个视为命根,但明详却独对服侍他的贴身丫环文倩具有好感。 

@@文倩是个近二十岁的女孩,长得眉目清秀,玲珑可爱,小家碧玉的样子,从小就到王家当丫头,本来在夫人处使唤,平时做事细心,性情温柔,善体人意,深得夫人喜爱,直到了明详十七、八岁时,便叫与明详同住西厢服侍。 

@@@@@@@@@@@@@@@@@(二) 

@@一日晚上,文倩被夫人叫去,明详一人在西厢书房读书,正感到闷闷不乐时候,便起身往花园走去,一边散步一边赏月看花。忽听到三姨太房子有声音,心想这是什麽叫声,好像是人正在痛苦所发出的,好奇之下便走近些,靠近屋子,仔细一听,像是三姨太在叫,一阵一阵,频频传出。 

@@明详心想到,平时三姨太是最疼爱他的,嘘寒问暖,非常关心,现在她生病了,理应进去探望探望,看看是否要紧也略表作晚辈的心意,不枉平时三姨太对他的疼爱。 

@@想着,便走至门口,推门进入,经过客厅,又听到并不像是痛苦的声音,而好像是一种满足,快乐的笑声。好奇之下,靠近窗口,偷偷往里看,一看之下,便本能的起一种异样感觉,眼光被吸引住了。 

@@只见得父亲和三姨太两人浑身一丝不挂,脱得精光,三姨太躺在床上,浑身雪白,两腿跷得半天高。父亲爬在她的身上,混身使劲,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时急时缓的恍动。三姨太两腿勾在他的腰上,双手抱着身体,屁股正用力的往上抬。 

@@明详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接处,阳具的抽插,一进一出,那红红的阴唇,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白白的屁股,中间一条红沟,流着淫水,一阵一阵,像小河流般,流得床,这一块湿,那一块湿的。 

@@「噗叱┅┅噗叱┅┅」肉与肉的打击声,「吱吱!吱吱!」床的作响声与那「嗯、嗯」的呻吟声,构成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 

@@忽听三姨太大叫着∶「喔┅┅喔喔┅┅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快点用力啊┅┅用力啊┅┅用力的干┅┅妹妹舒┅┅舒服极了┅┅」 

@@「哥┅┅快┅┅美┅┅好美啊┅┅从来没┅┅没有想到┅┅你这麽会干┅┅是什麽┅┅仙丹┅┅使你这┅┅样会插┅┅喔┅┅美死了┅┅」 

@@这种浪叫声,鸡巴在阴道里翻、搅、滚的声音,布满全室,令明详听得昏沉沉、乐淘淘,胯下阳具猛胀,顶着裤子高高的,很不舒服,浑身难过。 

@@「宝贝,宝贝你在哪儿啊!」忽听到文倩呼叫。 

@@明详急忙忙的走出去,一出房门,碰到文倩。 

@@「宝贝!你不在房里读书,跑到三姨太那儿作什麽?」文倩问。 

@@「没┅┅没┅┅没什麽!」明详结结巴巴的回答。 

@@「胡说!看你急得脸红红的,满头大汗,还说没什麽,鬼才相信。」 

@@「真┅┅真的没什麽嘛!」明详脸更红的说。 

@@「那有谁在房子里面?作什麽?」文倩笑着问道。 

@@「是┅┅是┅┅是三姨太和爸爸在里面作┅┅作┅┅」明详不知如何回答。 

@@「带我去看看,好吗?」文倩温柔问道。 

@@「使不得!使不得!」明详更是害羞的说。 

@@「怎麽使不得!难道说你做了什麽坏事?」文倩道。 

@@「不是啦,是我不敢带你去。」明详道。 

@@「有什麽不敢,如不带我去的话,我就去告诉夫人。」文倩故意说着,转身假装要去的样子。 

@@明详急急上前,便拖住她的手说道∶「好姐姐,我求你,不要去告诉我妈,我听你的就是了。」 

@@「这才听话,姐姐喜欢你,走吧!」文倩说着便急急拉着明详,轻轻的到三姨太房间窗口,偷偷的往里看。 

@@「亲哥哥┅┅左┅┅左边一点┅┅喔┅┅对┅┅对用力┅┅就是那里┅┅快┅┅快用力┅┅」三姨太浪叫道。 

@@「哼┅┅看你讨饶不!平时你总是不过瘾,今天朋友,送我一瓶春药才吃一颗,专门特地来插你这小浪,要你这浪讨饶叫不敢,哼!」 

@@「哥┅┅你好会干┅┅喔┅┅插死我了┅┅浪好舒服┅┅喔┅┅子宫捣烂了┅┅痛快死了┅┅哟┅┅我的亲哥哥┅┅不┅┅我的┅┅祖宗┅┅你真┅┅真会干┅┅要┅┅要升天了┅┅」 

@@「浪┅┅舒服吗?┅┅哼┅┅」边问着边加紧抽。 

@@「舒服┅┅太舒服┅┅小浪┅┅太舒服了┅┅喔┅┅真美┅┅美┅┅美死了┅┅美得┅┅要上天了┅┅」 

@@她一面浪哼,一面也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两手紧抱他的屁股,帮助他抽插。 

@@里面战况越来紧凑,外面两人看得浑身发软,尤其文倩更觉意乱情迷,心猿意马,芳心热烘烘的,内裤不知什麽时候被淫水湿润了一大片。 

@@「嗳┅┅噢┅┅亲┅┅哥哥┅┅亲丈夫┅┅啊┅┅好┅┅舒服┅┅你真┅┅了不┅┅起┅┅大┅┅鸡巴┅┅又┅┅粗┅┅又长┅┅又硬┅┅又大插得┅┅真舒服┅┅唉┅┅唉┅┅真┅┅过瘾┅┅大鸡巴┅┅真好┅┅」 

@@三姨太混身一阵颤抖,有气无力的浪叫,下面阴户,忽然不断摇动,屁股拼命後摇。 

@@老爷知道她就出精了,赶忙不顾命的用劲抽送不停。一阵热流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三姨太口中娇喊∶ 

@@「哎喔┅┅丢了┅┅浪┅┅丢了┅┅上天了┅┅浪┅┅┅┅上天了┅┅你给我┅┅痛快┅┅嗯嗯┅┅好舒┅┅服┅┅啊┅┅」 

@@老爷的龟头被热精一洗,心神震颤,猛然打了个冷襟。 

@@「噗叱!噗叱!」一股阳精,冲出马眼,射进了三姨太的子宫内。 

@@「喔┅┅美┅┅美┅┅」三姨太紧紧的抱住老爷,满足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