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天购买一品大厦全部产权后,当所有产权过户完成后,巨极集团公司总裁颜逸,准备过一阵子再去点收,本来这些零星的琐事不用他负责,但是颜逸最近接到一通电话,电话中让他想起一位数年前的朋友,带着自己的秘书钱小玲,准备去拜访一品大厦的未亡人钟碧玲。他带着钱小玲直接去了钟碧玲那里,她跟她的小姑子欧如茵可是两个天生尤物,不可多得,况且对于钟碧玲这种有夫之妇,总有着一种特别的眷恋。颜逸曾经想像过不知多少个版本的见面情节,可真正的见面却出乎他的意料。钟碧玲只是在见到他的一刹那眼里闪过一丝的兴奋,但很快就随着钱小玲的出现而消逝,她的脸上比以前多了些憔悴,那身子更单薄了一些。「家里怎么了?」颜逸看着这豪宅里的萧条景象有些不解。「都让他折腾光了。」钟碧玲坐在沙发里无精打采的样子。「应该是破产了吧?」颜逸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她的玉指好像比以前更长了些,也更细了。「这房子都被他抵押出去了。我已经一贫如洗了!唉!」钟碧玲最后重重地长叹了一口气。可颜逸的心里却多了一份希望。只是没有在钟碧玲面前表露出来而已。「没有关系,这房子已经我买下了,你就住下好了,他有别的女人了?」颜逸最希望听到钟碧玲的嘴里说出这个来。「岂止有别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钟碧玲好像很不想提起自己的丈夫来。「我……能帮你什么忙吗?」「这里已经是个无底洞,我可不想把你也搭进来。」钟碧玲万念俱灰。要不是钱小玲也在这里的话,她早就把身子投到颜逸的怀抱里了。

  此时她好想把自己的身子靠到颜逸的肩上,她感觉好累,只想找个地方歇一歇。「你打算怎么办?」颜逸主动地把手抚到了她的香肩上,将她那脆弱的身子拥到了自己的怀里,钟碧玲矜持着,却无力抗拒,她太需要他的抚慰了。面对颜逸的问话,她只是摇了摇头。「今天他还会回来吗?」「房子都卖了,这个家他早就不回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能变卖的早就被他卖光了。」说到这里,钟碧玲忽然眼里滚出了泪花。让谁摊上这样的男人也会伤心的。但颜逸万万没有料到钟碧玲会有着更惨的遭遇。「对不起,家里也没什么好吃了的了,我好久都没买水果了。」钟碧玲苦笑了一下,尤其是在钱小玲这个生人面前,她觉得有着这样的家庭让她抬不起头来。颜逸向钱小玲使了个眼色,钱小玲赶紧站起来笑道∶「我出去一会儿。」随即站起身来出去了。

  钱小玲刚一出门,钟碧玲突然扑到了颜逸的怀里哭了起来。「他打你了没有?」颜逸想,如果那个欧云青若是动了她一指头,他一定掰断他一根手指。「他是个畜牲!」钟碧玲哭得更伤心了。「他怎么你了?」「他……他竟然要我给他换钱!」钟碧玲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真没想到那个衣冠楚楚的欧云青竟然能做出这等为人不齿的事情来。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才能彻底断了钟碧玲对他的念头。颜逸把钟碧玲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他忽然觉得自己仿佛也欠了钟碧玲什么似的,心里一阵愧疚。他的脸慢慢俯下来轻轻地吻住了她那有些干涩的嘴唇。一个曾经多少饱满而艳丽的女人呀,竟然到了这等地步。他不知道什么样的话才能让这个受伤的女人的心暖起来。「我会永远都爱着你的,你永远都是我手心里的宝!碧玲,我爱你!」「以前我就很爱你……现在我也爱你!」钟碧玲颤抖着有些孱弱的身子,同时也紧紧地搂住了有些激动的颜逸∶「带我走吧!颜逸!」她已经到了完全无助的境地,颜逸是她生命里唯一可以拽紧的一根稻草了!凭着她的容貌,她可以过上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但在爱情的生命里她却有着不同的追求。她自认为,颜逸是上天赐予她的,如果此前她还曾经有所犹豫的话,现在颜逸的表白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她决定跟他走。「你不后悔?我年龄那么大都可以当你爸爸了……」「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只要你想要。」钟碧玲无比动情地看着颜逸的脸,她再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因为从颜逸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他对自己的爱。「我现在就想要你!」颜逸说着,一把抱起了钟碧玲那瘦弱的娇躯进了卧室。

  钟碧玲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她将身子盘在了颜逸的身上,心与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他把她放在了床前,两人立在地上,互相解开了对方的衣服,只是都有些慌乱,粗重的呼吸缓解着两颗心的激烈跳动。柔软的衣服从钟碧玲那光滑的胴体止滑落下来,一直垂到了她的脚底,紧身的蕾丝胸罩遮住她两座玉峰大半个美丽,但浅浅的乳沟依然是那么诱人,但颜逸还是迫不急待地解掉了它,让两只玉兔弹了出来,钟碧玲两条玉臂垂下来,微微羞涩地夹着她的乳壁,让颜逸站在那里欣赏。颜逸靠上前来,用那滚烫的胸膛贴上了她的双乳,吻着她的额头,两手在她的玉背上轻轻抚摸着。「啊……颜逸,你不知道我多么想你!」钟碧玲轻声呻吟着,她的两手也抚在了他的腰间,颜逸能从她的手上感觉到她在颤抖。「我也想你!」颜逸的嘴慢慢从她的额头上滑下来,吻过了她那高挑的鼻梁,吻住了她的小嘴儿,两人的嘴轻轻地碰着,却又是那么渴望,忽然颜逸一把搂紧了她的玉体,两人的嘴唇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钟碧玲迅速吐出了香舌钻进了颜逸的嘴里,两人的呼吸同时粗重起来。她那温热的双乳挤压在颜逸的身上,有着说不出来的柔软,如果说刚才各自的心里还有些伤感,而现在却全部烧成了那原始的欲望,颜逸的身下登时硬了起来。矮小的内裤支起了帐篷,顶在钟碧玲那平滑的小腹上硬硬的。他的大手控制不住地抚到了她的两瓣翘臀上,继而用力地捏了起来。

  「唔……」曾经如同止水的心再次活了起来。钟碧玲疯狂地吻着颜逸的嘴唇,吸咂着他的舌头,两手扯起了他的内裤往下褪着,她的身子主动地牵引着颜逸往床上靠近,颜逸的手也伸进了她的小内裤里面,使劲地揉捏着那两瓣翘臀,同时下褪着她的精致小内裤。钟碧玲终于倒在了床上,但两人的嘴还是粘在一起,互吸着对方的津液,啧啧有声。当钟碧玲完全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了,雪白的胴体里燃烧着最原始的欲火。颜逸俯下身来,将脸埋在了她那两座玉丘中间,感受着她的温柔。那红红的一经抚弄,但峭立起来,硬硬的如同两颗枣核儿,他禁不住把嘴偏上来噙住了一颗,轻轻地吸啜着,弄得她欲火喷烧起来。「唔……」她一边呻吟着,一边用她的膝盖撩拨着颜逸那两腿间的一根粗大,同时两手抚摸着颜逸的头,「啊……你可把我害死了!」看来,欧云青的败家并不是让她最伤心的事情,而是颜逸闯进了她的心里却又不辞而别∶「你要是再撇下我,我就活不了啦!」原来颜逸还以为是欧云青把她折磨得如此憔悴,现在颜逸才明白,自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不会的,我再也不会撇下你了!」颜逸爬上来捧着钟碧玲的脸认真地说道,「我要你永远做我的女人!」

  颜逸再次将身子移了下去,整个脸都埋进了钟碧玲的腿间,他伸出大舌头来,用力地抵住了她那微微湿润的……樱桃小嘴,那舌尖忽然卷了起来,成了一根小肉棍儿拨开那两片肉唇,从滑滑的洞口钻了进去。哦……」钟碧玲的臀微微扭了一下,一种久违了的爽快滋味袭上了她的胯间。但很快他又抽了出来,用整个嘴唇盖住了她的门户,唇舌用力地舔了一下。「啊……」钟碧玲爽快地呻吟了一声,她早就忘记了还有与颜逸一起来的钱小玲了。这里只是她与颜逸两个人的世界。她开始想主宰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她用自己那醉人的呻吟向颜逸传递着快乐的信息,告诉颜逸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果然颜逸更加用力地磨了起来,滑腻的液汁从她的蜜洞中流了出来,让颜逸的嘴唇与她的门户之间多了些润滑。「哦……喔……」她的翘臀挺了上来,两腿也在扭动,她感觉如有千万条小虫子在她的爬动,挠得她欲火越来越炽烈∶「啊……快进来吧!不要……」钟碧玲知道颜逸的厉害,哪敢再让他这般撩拨,只那硕大……往里一插就够她消受的了。她的两腿开始有意地并了起来,不让他的唇舌再这样折磨她了。颜逸很想看她那翘臀上挺的样子,无奈她却紧紧地夹起了双腿,颜逸只好又爬了上来,再次在她那雪白的双乳间留连了一番,又在她那白晰的玉颈里舔弄起来。颜逸的舌头所到之处都会撩起钟碧玲的一阵欲火,她不停地转动着脖子,不知是受不了他的舔弄还是想让他的舌头在她的肌肤上舔个遍。她同时分开了双腿,可颜逸却迟迟不肯进入她。她只好伸过手去,勉强地够到了他那硬硬的肉枪。「颜逸,别折磨我了!姐投降还不行吗?快给姐吧!」钟碧玲无法将那硬硬的塞进自己的身体里,只得央求起来。「那你亲它一下!」颜逸无赖地讲起了条件。「啊……只一下,你可得答应我,别……别再让姐难受了!」「好的。」颜逸拉上……来送到了钟碧玲的嘴边,钟碧玲睁开眼楮看了看,此时她已经满脸绯红,她娇嗔地瞪了颜逸一眼,才把……含了嘴中。颜逸低头看着钟碧玲那娇好的面容,虽说憔悴了些,可经过这一番抚慰,她竟然很快恢复了一些青春,连那两腮都红润了起来。她一边轻吞着那肉枪,一边扭动着身子,告诉颜逸,她真的受不了啦,并嘤嘤地呻吟着。颜逸生就了一副折磨女人的坏脾气,女人越是受不了,他就越加兴奋。钟碧玲已经欲火焚烧了,他却还是在那里不停地撩拨着她的肉欲,让她的娇躯一次次地颤栗个不停。「颜逸,你饶了我吧,姐真的……受不了啦……」钟碧玲抬起脸来望着颜逸,几乎是哀求着他了。颜逸低下头来捧着钟碧玲那张俊脸十分疼爱的轻语道∶「姐,我也受不了啦,你把弟弟的心都吸出来了。」他拉着钟碧玲的胴体贴到了他的胸上,她那两只玉兔已经滚烫,柔柔地在他的胸口上滚动着。两人的嘴吸在了一起,互相吸咂着对方的舌头,津液从两人的嘴里流出来,滴落在钟碧玲那雪白的乳房上。钟碧玲慢慢倒下,两条被欲望鼓动了的玉腿在颜逸的身下疯狂地劈开,让那硕大的阳根植入了她的胴体。

  「啊——」全充满的滋味让荡漾着的钟碧玲不禁发出了一声畅快淋漓的呻吟,巨大的肉枪如一条火龙钻进了山洞,又像一条贪婪的蟒蛇一下子吞进了一个不应吞下的猎物,撑得它再也不能动弹一下。但她静静地躺在那里享受起了从来没有过的充实。「你真猛!」她拉着他的手摸到了她的乳子上,轻轻地抚弄着,双目娇媚地看着颜逸。「我还没动呢。等我动起来装你会更舒服的。」「我不要你动,就让你这样趴在姐的身上!」钟碧玲撒娇地努着嘴,柔情万种。「你不怕钱小玲回来碰见了?」颜逸试探着轻轻对蠕动起身子来。「钱小玲是谁?」「真够健忘的了,刚来的时候我可是给你们介绍了的。她是我的军中女友,也是我的娇妻之一了。」那我是不是……你的娇妻呀?」「当然是了,你是我最疼爱的娇妻了!」颜逸弯下腰来,在钟碧玲的玉丘上舔了起来。「你这家伙,说了别舔了,再舔人家就化了,啊……过了这阵儿可就不舒服了呀!」钟碧玲扭动着娇躯,两手自己夹着那两座玉丘两玉丘紧紧地夹住了颜逸的脸。她的乳壁好柔好软,直让颜逸不想离开那片温柔乡里了。「啊……快,受不了啦……喔……」钟碧玲摇摆着翘臀用那微微突起的下面的肉丘去勾颜逸,颜逸这才支起身子来将那粗大的子送到了她的幽谷洞口处,钟碧玲两腿大开,那洞口也跟着裂开一道小口,套着颜逸的粗大枪头。因为那里异常滑腻,两岸流水了,所以颜逸那身子只是一下压,那粗硬的肉枪便滋地扎了下去,如一条火龙钻进了深潭之中,上下翻腾起来。「唔……爽死姐了!啊……你才给!」钟碧玲好像等了好久才吃到那馋得她要命的东西似的,用她那肉洞洞拼了命地吞起来。她疯狂地挺送着她的翘臀,让颜逸那坚挺的雄性尽情地抽插着她那欲望之穴,一声声地浪叫着。「啊……你插死姐了……喔……好猛呀……姐要飞了……」她的身子不停地摇摆着,很快身上就汗涔涔的了,尤其是与颜逸相磨着的小腹上,汗水淋漓,如瓢泼一般。「姐要是怕插,那我可抽出来了?」颜逸故意坏坏地逗着身下醉了一般的钟碧玲。「好弟弟,快插死姐吧,啊……千万别……别抽出来呀……再……用些力吧……」钟碧玲微张着那动人的小嘴,呼哧呼哧地喘息着,一声紧似一声。颜逸更是长抽深插,那粗大的子贴着她那有些痉挛了的肉壁出出进进,磨得钟碧玲娇喘不已。

  颜逸深插了几次,忽觉得钟碧玲那肉洞深处一下子开阔了起来,那肉枪也直插了进去,只听钟碧玲「啊」地一声尖叫,将那粗大夹在了里面,颜逸便不敢再动,他真怕再动一下会让钟碧玲消受不了的。于是他轻轻地趴在了钟碧玲的玉体上,轻轻地舔起了她的脸颊。「啊……真的要了姐的命了!」钟碧玲从来没遇到颜逸这么厉害过,那坚挺竟如一根铁柱子插进了她的深处,更有着撕裂般的疼痛,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猜想,就是生孩子也不过如此了。在钟碧玲的身上趴了足足有两分钟的时间之后,颜逸才试探着慢慢将那刺进了钟碧玲身体里的长枪抽了出来,此时钟碧玲依然觉得那有些疼痛,但她强忍着,她相信,这不过是自己的土地刚刚被开垦的原因,一会儿一定会好起来的。果然,颜逸慢慢抽送了几回之后,那疼痛渐渐消失,很快她又涌上了第二次高潮来。「好弟弟,姐还馋着呢!」钟碧玲搂着颜逸的身子柔情地用那两个奶子在颜逸的胸膛上揉动着。「我这就来了!」颜逸再次支起了身子,那屁股一起一落地在钟碧玲的玉体上挺动着,又长又粗的肉枪既坚挺又富有弹性,搓得钟碧玲娇躯狂扭,再次娇喘起来。一阵狂轰乱炸之后,钟碧玲突觉浑身一阵战栗,一股阴精从她的深处如岩浆般喷发出来,烫得颜逸那枪头舒服得也跟着一阵热精喷了出来,与那股阴精汇到了一起。「喔——姐这回成了神仙了……」钟碧玲颤着娇躯幸福地喃喃道。「你是成了神仙了,可钱小玲怕是还蹲在外面呢。」颜逸这才想起了钱小玲来。「姐要你在姐的身上再趴一会儿!」钟碧玲撒娇地搂着颜逸的身子不放。她已经顾不得什么钱小玲银小玲了,现在她只想让自己的幸福再延长一段,哪怕是一分钟也好。「你怎么从来没这么猛过?差点儿把姐操死了!」「爽不爽?」「再爽可就没命了!」钟碧玲轻轻地摇晃着颜逸那重重的身子,想感受一下那让人销魂的余韵。没想到颜逸那肉枪猛地一挺,又搅得她娇躯不禁再次一颤。「还那么有劲儿!」颜逸用嘴拱着钟碧玲的两座玉峰两人缠绵了好一阵子,钟碧玲才说道∶「还不去看看那个钱小玲回来了没有,别让人家在外面久等了!」颜逸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就去开了门,钟碧玲则在房间里慢条斯理地收拾起来。她幸福地回味着刚才那一阵狂风暴雨,不禁脸上又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