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雯:李钰雯公公:宋德爸爸:李仁富

  李钰雯——小雯在一个一个幼儿园当幼师,没有什么大志向,希望嫁一个对自己好的老公,过好下半辈子的小日子就好。在一年前经人介绍碰到了现在的老公宋一坤,后来两人很快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双方见了家长,就准备结婚。

  这天是小雯和宋一坤大婚的日子,中国人的的婚礼习俗繁复务必,婚宴上一桌桌敬酒,尽管是兑了水的就,但是一圈下来还是让这对没什么就酒量的小夫妻很快就感觉酒意上头。小雯还好,但是老公那边的好友们似乎根本不打算放过他,连闹洞房不准备就想把他放倒在婚宴上。

  这里又要说道小雯老公宋一坤这边的家事,宋一坤早年丧母,从小都是父亲宋德养大,他父亲平常待人和善,慈眉善目,看起来又膀大腰圆,活像一尊弥勒佛。

  「小雯,不用担心啦,到时候灌醉了我把他给你搬回去」宋父似乎看到了小雯的忧虑,给她宽心到。

  「好的,谢谢爸爸」小雯听后也心里一宽。

  果不其然过了一阵新郎果然被灌醉了,整个人不醒人事,朋友们也就没有了闹洞房的借口。

  最后由宋父送着宋一坤和小雯回到他们的新房。

  进了屋宋父看见小雯酒意大起几乎都站不住脚,就说道:「小雯,一坤我帮他收拾一下帮他在睡下,你先去睡吧。」

  小雯听后很感激的向宋父道谢,就径自回卧室睡觉了。

  宋父帮不醒人事儿子收拾了一番,好不容易把宋一坤放到了客房睡下,正要出门回家,却发现小雯的房间还亮着灯,就走进敲了敲门「小雯,小雯」

  等了半晌没有回应,就顺手开门想帮她关了灯。

  结果一打开灯,宋父不由得怔住了。

  只见那床上的小雯睡得很沉,被窝滑落在一旁的地上,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这女娃有裸睡的习惯。

  仔细看去她肌肤犹如凝玉,双峰高挺,目测至少也有Dcup。顺着平坦的小腹看下去,稀稀落落几个阴毛装点着下半身,不知道是酒后发热还是在做一些「美梦」,她的肉缝中间竟然竟然有一些淫液的痕迹。

  宋父一看就入了迷,不由得下半身感到一阵热流,那20几年前老婆死后就没碰过其他女人的肉棒竟然把裤子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20年没有碰过女人无疑是很可怕的,想想每次精虫上脑,他都只能通过打手枪来发泄,一打就是20年。

  而且儿子第一次带小雯回家时,老宋就惊艳于小雯的美貌,当天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一脑子都是这个儿媳妇,最后竟然一边想着她一边打了3次手枪才作罢。

  这想象当然是没有现实来的震撼,更何况这真真切切的美丽躯体就在自己的面前,这个震撼无疑是巨大的。

  一边看着老宋的手就不禁隔着自己的裤子开始摩擦阴茎,这不摸还好,一抹精虫闹得更厉害。

  「要不就轻轻摸一下好了,反正小雯睡得也熟」老宋自己安慰自己道。
  于是老宋就走到小雯的床前,一直手摸着裤裆,一只手战战巍巍的抹向小雯的胸部。

  手接触的那一刹那,老宋忍不住在心里叫道:「好软啊。」

  这一摸摸上了瘾,就握住轻轻搓揉起来。

  不一会还在梦中的小雯竟然开口呢喃:「老公~ 」把老宋吓了一大跳,过了半晌,见没有动静,又继续摸,小雯似乎开始说一些梦话:「老公……今天洞房夜……嗯……抱住我……摸我」

  这一下可把老宋心理最后一点防线冲垮了,他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关了灯爬上了小雯的床。

  轻轻地把这个儿媳妇抱在怀里双手缓缓地搓揉着她的酥胸,下半身的大鸡巴早就涨的不得了。但是老宋还是没有着急,用短粗的手指轻轻拨开小雯的阴唇,慢慢的搓揉着她的阴部,小雯似乎真的是在做春梦,而且这个女孩似乎特别敏感,很快就流出来很多水。

  见阴道已经湿润,老宋从后面抱着小雯摸索着拿起龟头放到的阴道口,来回慢慢的移动。

  老宋这将近20年没入过穴的肉棒差点就受不了刺激射了出来,还好及时忍住。然后老宋慢慢的把大肉棒送入儿媳妇的嫩穴里,肉穴里很湿润温暖,而且不知道是自己的肉棒有些大还是小雯的嫩穴比较紧,竟然紧紧地夹住了肉棒,让老宋欲仙欲死。

  很快,老宋的龟头碰到了一次肉膜。

  「竟然是处女?那小子还没有碰过她啊」老宋惊讶的想到,同时有有点犹豫。
  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都已插进来了,就索性做到底吧!

  于是老宋侧睡抱住儿媳妇娇小玲珑的身体,两只手搓揉着酥胸,整个大油肚紧紧地贴着媳妇的后背,腰上用力一挺。

  「嗯!」儿媳妇从梦里惊醒过来,本来一阵惊慌,但是感受到后面有一个肥胖的男人抱住了自己,就误以为是半夜酒醒的老公跑来和自己行房。

  于是她低声娇嗔到「一坤,死坏蛋,等到明天都不行么,人家第一次,你轻点!」

  老宋一听可乐坏了,还好刚才关了灯,竟然把自己误以为是她老公。

  于是老宋也不敢开口,低声应了一句:「嗯!」

  然后老宋开始慢慢地前后抽插,小雯还是有些疼痛,就不停地叫「啊……慢点……笨猪头……人家会痛……」

  过了一阵,疼痛渐渐消失,小雯渐渐感受到了快感,老宋也意识到她可能进入了状态,肉棒抽插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一些,手上捏着的两个肉团也不断地搓揉成各种形状。

  「啊……慢点……啊……好大……塞得好满……死胖子……啊……人家没力气了……啊……」

  小雯叫床声声不断,老宋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用力从后面插着自己的儿媳妇。

  「嗯……不行了……嗯……大鸡巴老爷……啊……人家下面要……要……尿尿了」小雯高声的喘息着,就高潮了。

  嫩穴里的淫水一涌而出直接浇在老宋蓄势待发的老肉棍上,马眼一松,老宋也粗声喘息几声,精液就射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20年的积攒的,这射精整整射了半分钟才结束,小雯肉穴里的精液似乎都快眼溢出来了。

  小雯无力的喘息,老宋也的抱着她,轻轻地搓揉着她的奶子,肉棍也不拔出来就这么放在里面。

  过了好半天,老宋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自己的阴茎怎么过了这10多分钟还没有软下去。小雯初尝人事不知道,老宋自己是不由得心中一喜,今晚可赚大发了,于是乎把小雯轻轻抱起,自己坐在床上让小雯坐在自己胯间,整个过程肉棒都没有拔出来。

  小雯原本已经筋疲力尽,这是发现「老公」竟然又把自己抱起,小穴还被大肉棒插着,顺势把双腿盘在老公腰间,「老公」的大肚腩紧紧地贴着自己小腹。
  「大坏蛋,还要来啊,人家都累死了」小雯又娇声说道。

  老宋这时性情又起,也怕败露身份,干脆不作答,双手擒住媳妇的肥臀,反复往自己胯间撞。

  撞得几下,小雯也意乱情迷,开始自己摆动腰间,不断的去让大肉棍深入。
  这种姿势比刚才那个可是插入的深入的多,小雯被这冲击的爽快感弄得高声叫道:「啊……大鸡巴叔叔……啊……好深啊……你这个大坏蛋……啊……人家里面都让你塞满了……好大……好深……烫死我了……快……用力弄死我……」
  老宋听着叫床声也不甘示弱的用力抓住美臀帮助她耸动,儿媳妇胸前的两团肉时而上下不断打到老宋的脸,老宋伸着舌头不断舔舐,全身的肥肉也跟着颤抖不已,自己的呼吸声也很粗重。

  两人这么大声闹腾,也幸亏是客房的宋一坤醉酒了。

  两人运动了良久,小雯更是高潮不断,竟然一波高潮又翻上一波高潮,老宋竟然一直没有射精,似乎这次异常持久。

         终于在小雯忍不住第六次高潮的时候

  「啊……受不了了……要死了……又要尿尿了……啊……好老公……以后每天都弄我吧……啊……我再也不穿内裤了……随便让你弄……啊……啊……要,要来啦!」

  说着小雯伴随着平生说过的最淫荡的话攀上了高潮的顶峰,大量的淫液喷射而出,尽管老宋的鸡巴那么大,但是还是流了很多出来,就像没关紧的水龙头,很快弄湿了床单。老宋在这种极度的刺激下,精液也喷涌而出,两人都爽到了极点都高潮了进1分钟才平息了下来。

  小雯高潮过后无力的瘫倒在老宋肩上,抱着他肥胖的身躯娇声喘息,很快就累得睡着了。

  过了好久老宋才缓过神来,这时候阴茎已经缩小退了出来,床单一片狼藉,怀中的儿媳妇小鸟依人一样抱着他睡着了。

  老宋也累得不行,但是理智算是清醒过来了,要是就这么在这睡着的话,第二天要出大乱子的。

  于是他盯着疲倦,穿上衣服,把不醒人事儿子拔了个精光丢到儿媳妇床上。
  这才关了灯出门回家。

  宋德第二天战战兢兢的打了一个电话去儿子家试探口气,幸好儿媳妇似乎真的以为那天晚上是他儿子宋一坤和她做爱,而儿子自己是不醒人事,根本不记得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这样这件事可就是算让他给糊弄过去了。

  第二天,宋一坤和小雯收拾心理前往新马泰度蜜月,一路上自然夫妻恩爱,甜蜜无比。可是小雯却渐渐起了疑心。

  为什么呢?其实在度蜜月这几天里,和老公宋一坤做爱,小雯发现她老公的阴茎虽然坚硬,但是尺寸却不大,而且和那天晚上不同的是宋一坤不能持久,有时候短短10多分钟就结束了,弄得小雯意兴阑珊。

  难道那天晚上因为老公喝醉了酒异常发挥?!为了搞清楚真相,小雯也尝试把宋一坤给灌醉,可是他醉了之后就睡得和个死猪一样,压根没有任何反应,小雯是手嘴上阵都没让宋一坤有一点反应,直到第二天酒醒。

  随着质疑的深入,小雯也越来越不安和烦躁,不安是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初夜似乎不属于她老公,烦躁则是性生活一直没得到满足。

  度完蜜月回来又过了两个月,老公因为工作原因要出差1个月,本来就没法满足的小雯,在老公走后只能用网上学到的各种手淫方式来满足自己。

  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而且小雯越来越质疑事情会不会是和她岳父有关系,毕竟当天晚上睡得晕沉沉的,又没有开灯,只看体型的话,岳父和老公还真是相近。

  这一天,小雯到公公家送东西,顺便在他那吃完饭。在那里小雯就认真观察起宋德,公公似乎有点回避她的目光,但是有时候不经意间又看见他的目光闪过精光一样的扫过自己身体的某些部位。

  于是小雯决定把事情搞清楚。

  于是她走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悄悄放在公公的床下,打开了录音。

  第二天她又借故拿东西把东西取走了。

  这样反复做了几次,小雯总算弄清新婚夜的事情!因为她录下的录音里,她的公公在房间里手淫的时候叫喊的词语是:「小雯……啊……小雯……你写的小嫩穴好紧……哦……我要射在你里面……傻儿子没碰你……啊……我的大鸡巴戳破了你的处女膜……我射了……啊……」

  得知真相后,小雯一开始愤怒不已,恨不得拿起菜刀砍了这个污了自己清白的乱伦老头,但是等冷静下来,又听那些录音,想起那天晚上的高潮迭起,又加上这么长时间得不到满足,小雯的情欲竟然被挑逗了起来,她好像再和她的公公做爱!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子里就不断的变大,直到有一天,她再也压抑不住了。
  她拿起了录音,来到岳父的家里。

  「小雯,你怎么来了,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公公,你听这是什么!」小雯装作佯怒的样子,并播发了电话里的录音。
  老宋一听,啥时脸色刷白,瘫坐在沙发上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我是禽兽!
  我对不起你,小雯!」一边说还用力抽自己耳光。

  小雯慢慢的走过去抓住他的手,一口就吻在公公的嘴上,舌头迅速的伸到公公嘴里。

  小雯的这时面色潮红,情难自已,赶紧解下了公公的皮带手就钻进了公共的内裤里开始抚摸公公耸立而起得大肉棒。

  宋德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前一秒钟还在自责,下一秒钟就沦丧在情欲中了。

  两人情到深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丢在地上,从客厅一直丢到卧室,最后两人赤裸裸的抱在一起,在公公的床上疯狂的互相抚摸。

  摸了一会,公公忍不住,把大鸡巴对到了媳妇的阴道口,用力一挺,因为媳妇的阴道早已经淫水泛滥,这一下就很顺当的一下到底。这一下小雯算是找对了鸡巴了,又大又粗,直接占满了整个阴道,小雯一下满足的无以复加叫道:「啊……公公……快用你的到肉棍用力插我!」

  宋德闻言,也不谦虚,也不管的九浅一深的道理,开始高频率的用力抽插。
  「啊……公公……啊……你的鸡巴好大……啊……我好爽……插死我……快插死你的小媳妇……嗯……人家天天让你插好不好……」

             老宋也低声的说道

  「小雯……啊……我要插死你…………好紧的阴道……嗯……我……这几天……都想和你做……」

  两人就这么猛烈地干着,小雯几乎每插100下就会高潮一次,而老宋却一直坚挺不射。两人在床上换了前插式,后插式,女上式……整整弄了2个多小时,老宋才低声一吼,又一次把老精液灌精了媳妇年轻的阴道里。

  两人休息了一下,赤身裸体抱着,才开始说话。

  「公公,你真是好大胆子啊,竟然在新婚夜上了你的儿媳妇」

  「小雯啊,你也不赖啊,明知道是公公奸淫了你,还自己送上门来再体会一次」

  「那不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你能满足人家嘛……」

  「啊?难道那个臭小子……」

  「他只能10分钟……」

  「……小雯啊,要不这个月一坤不在,你就搬到公公这来住吧……」

  「干什么?!让你这个老色魔欺负啊!」

  「是啊,而且你上次说都不穿内裤让我操哦……」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