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一定顶 哦 
 媽媽叫美伶,今年才36歲,在鎮上算是個漂亮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白嫩的肌膚,雪白雪白的胸部和肥嫩的臀部。媽媽的肉體居然那麼性感,另我陶醉其中。 

  今天趕潮,是這一帶的傳統活動。 

  一大早,叔叔就開車來我們家接我們了。他是鎮裡的秘書,跟別人比有一定的權力,鎮上的其他人要自己去江邊,叔叔卻能調車載我們及他家人一起去。 

  叔叔家有三口人,我跟媽媽,我們五個人坐一輛轎車可能剛好湊合。叔叔開車坐駕駛位置,旁邊的位子自然要讓給叔叔的老婆,我的阿姨,後面一排就是我、媽媽,和叔叔的兒子我的堂哥茵澤一起擠了。這會阿姨和媽媽還在我家都沒出來,只有我們三個男人在車裡等。 

  茵澤是叔叔的兒子,卻比我大三歲,人也長得又黑又壯的。趕潮的時候女人肯定要打扮的漂亮些,美伶所以這小子從今天一進門就盯著媽媽的身子看呢。這可是他的阿姨啊。 

  等了好久,終於出來了,哇塞,媽真是個大美人啊,一身白色的軟布料吊帶式短衣裙,襯上34d-24-36的好身材,加上才36歲的白嫩皮膚,打扮得讓我們三個男人都直了眼。 

  媽媽裡裡外外透著滋潤的水氣,象剛剛洗了澡,白嫩誘人。穿著高跟的黑色掛帶涼鞋,從小腿一直延伸到大腿深處的誘人肌膚,小腿往上慢慢延展的美麗線條,大腿雪白光嫩。肥熟的臀部在裙下躁動不安。真是個充滿了誘惑的美人,忽的一陣風吹過來撩著裙子飄了起來,哇,好性感哪,美伶真是漂亮。 

  不知覺走在她後面,咦,我有了一個疑問,怎麼她白色的短裙下卻沒看到內褲的痕跡呢,沒穿嗎?這麼誘惑的臀部卻連內褲這一層小小的保護都沒有?如果被別人發現她性感的地帶卻毫無保護不知道會怎麼樣.想到這裡,心裡不禁一陣竊喜.嘿,親近這個女人的機會來了 

  阿姨和媽媽窈窕的走過來,阿姨直接坐到前排去了,媽媽就只能到後面跟我們坐一起了,我和茵澤已經坐下了,媽媽也要坐到我的旁邊.可是怎麼也做不過來,原來是媽媽的屁股太過豐滿,後車廂又小一些,我跟茵澤又很健壯,所以三個人坐不太方便,而這些我們三個男人都不由得盯著那為找位置而扭動的肥屁股出了神,媽媽臉紅壞了,羞羞答答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還是阿姨出了主意,“車子有點小,坐不下三個人啊,美伶啊,不如你坐小凱腿上吧.”阿姨給媽媽?尬的性感臀部解了圍,媽媽猶豫了兩下,還是慢慢坐到了我的腿上,順著我的方向坐,媽媽臉朝前,屁股壓在我的腿上,腰落到我的懷裡。 

  哇塞,真是感謝阿姨,這麼性感的身體,一下整個都落到我的懷裡了,我用大腿撐著,感受那臀肉的豐軟,聞著那艷母的芳香,真是如臨仙境。,絕妙的做愛姿勢啊,我緊緊的抱著媽媽,腦子裡不由的幻想起這個姿勢跟她做愛的場景,正想著車子就開起來了,一路上路況越來越不好,車子越來越顛簸,我感到媽媽的肥屁股越來越不老實起來,隨著車子上下顛簸起來,柔軟彈性的屁股肉一下一下在我大腿上拍打,隨著那屁股的升騰,似乎短裙也亂飛起來,一絲一絲臀部的香味,就飛進我的鼻孔,哇,好誘惑的味道,一定是從媽媽的屁股縫裡飄出來的吧。 

  媽媽其實是個蠻?腆的女人,只是對阿姨話才多一點而已,一路上看看兩邊的風景,臉上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一會兒上身附在阿姨的座椅靠背上和媽媽私語,還說說笑笑的。可這前附的動作就更把母性肥熟的臀部線條更深刻的突現出來了,雖然隔著短裙,但兒子腿上媽媽的渾圓屁股,似乎比赤裸的還誘人。股溝的線條跟是引人遐想.我注意到,茵澤這小子也一直盯著媽媽的臀部看,眼角不時的向媽媽的身體上瞟。 

  顛簸越來越嚴重,我感到小小的肉棒好像也有反應了,在媽媽臀肉的間接親吻下漸漸硬起來了,隔著我的短褲和外褲頂到媽媽的裙子了。 

  就在這時,忽然對面急開過來一輛大卡車,叔叔看到後馬上轉方向盤,開向路的左邊,左邊有一個坑窪,叔叔提前喊給我聽:“抱緊你媽媽啊,前面是個障礙,會很顛簸。” 

  我一緊張,剛剛硬起的雞巴也忘了,連忙伸出雙臂抱緊媽媽。到坑窪了,車的一下落下,又彈起,然後再狠狠的落下,整車人都彈了起來,我一下沒抱緊媽媽,媽媽脫出我的雙臂,向旁邊倒去。茵澤眼明手快,一把接到懷裡,一只手還握著媽媽的奶子,一只手抓住媽媽的屁股。多虧茵澤救美人,媽媽沒撞到受傷,但是驚魂未定,媽媽竟然嚇得躲到茵澤懷裡??哭起來。 

  “嗨,小凱,真沒用,讓你抱緊你媽媽,你都抱不住,你看看多危險。”媽媽也虛驚一下,轉過頭來責備我。 

  “嗯,還是茵澤有勁,敏捷,多虧茵澤,要不然可就危險了。”叔叔也轉回頭,看著媽媽安慰著,也表揚他的兒子。 

  我則灰頭土臉,心裡直悔恨自己沒用,胳膊沒肌肉,勁太小,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我悔恨得頭都低了半截,都沒敢抬起來。 

  “茵澤,就讓你曼姨坐在你的腿上吧,小凱沒勁,路還很遠。”叔叔說著,茵澤順勢就答應下來,把媽媽的大肉屁股扶正到自己腿上,雙臂環繞著媽媽的軟腰,臉貼在媽媽的香背上,還沖著我直眨眼睛,我心裡這個氣啊。 

  剛才還嚇得驚魂未定的媽媽,不過一會就好了,車裡氣氛漸漸輕松起來,茵澤抱得又穩又結實,媽媽又開心的和阿姨聊起來。 

  路況還是不平,媽媽的屁股肉也還是上下一下一下拍打著少年的大腿,不過這回不是我,換成我的堂哥了。我偷眼看他們倆,忽然發現,漸漸的,媽媽的臉蛋好像越來越紅潤了,還有汗珠從臉山泌出來。 

  原來茵澤只穿著大短褲,裡面都沒再穿內褲,在媽媽屁股肉的拍打下,茵澤反應得也比我快得多,一根大陽具早就硬邦邦的豎起來,茵澤的東西我見過,又粗又黑又長,像雙節棍的一截一樣。 

  茵澤一面吸著媽媽的肉香,一面不懷好心起來,趁叔叔跟阿姨看不見,索性把大短褲拉開,把大陽具挺出來,撩開她的裙子,然後對准屁股縫,接著車子顛簸的力,一下就挺了進去。 

  媽媽脖子一揚,一聲嬌喘,我再看時,那暴怒的陽具竟然已經深深埋在她的屁股裡,就這樣插進去了嗎?我驚得目瞪口呆,連話都不敢說一句,就這樣看著媽媽被堂哥的大肉棒虐待的痛苦的樣子,卻看傻了。 

  茵澤插進了她的陰穴,然後猛力挺插著。媽媽的嘴唇邊仿佛都吐出白沫,脖子揚著,眼神虛空,看樣子想喊”不要”卻不敢喊出來,成熟女人的肉體在扭動著,想掙脫少年的施暴,可是又礙於情面,不敢說出來,那種?尬的樣子,心裡的痛苦和蜜穴的痛苦,看著非常可憐。 

  都是因為你淫蕩的肥屁股,我心裡想到,反而不生氣了,期待更刺激的場面。 

  茵澤繼續挺插著,一雙手在媽媽的身體上下撫摸起來,漸漸把手伸進媽媽的短裙裡面,在叔叔和媽媽看不見的角度,把媽媽的短裙掀開。我看到茵澤的大腿和座位上都是濕淋淋的水,是媽媽蜜穴裡的愛液吧,這個淫婦,怪不得茵澤那麼大的陽具那麼容易就插進去,原來媽媽早已為她的侄子調好愛汁了。 

  車繼續開,繼續顛簸,帶動茵澤和媽媽的做愛,媽媽逐漸喘氣激烈起來,媽媽看到媽媽的怪狀,問媽媽怎麼了,媽媽說暈車呢,沒敢說出自己淫蕩的下體正被人抽插,我心裡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