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touguoyuji 于  编辑 

  都知道,乳房本是女人的性感带,但对于金玲而言乳房却是第一性感带,在陌生男人的舔抚下,金玲体会着汹涌如潮的快感,而这快感更让她的下阴愈发的空虚起来,于是……金玲腾出按着老黄脑袋的左手,扯着健武的头发--男人都知道,这时候只要有一根东西插进她的阴道中,任谁都可以--健武不是呆子,他站起身来,金玲的双手随着他的站立从头上往胸前再往下摸去……此时健武的阳具已完全勃起,别说金玲没有摸过,就算是陈燕也很少被这样的巨吊操弄,否则她也不用安排健武和阿牛两个人来第一炮。这个巨吊在金玲心里产生了一阵激荡--该有周松的两根粗吧,握在手里几乎跟自己的手腕一样大,长度至少有25公分,周松才14公分长呢……金玲就这样握着丑男健武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摩擦起来。因为她还不能确定让不让这男人操,一方面她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又有老公,有着太多的顾虑;另一方面这男人真的太丑了;可是胸部传来的快感和陈燕的呻吟,以及刚刚目睹的从陈燕的阴道中流出的精液,所有的一切都令她迷航,现在她需要一根阳具侵入自己的身体--任何人的阳具。 

  她眯着眼睛看了看站在她跨下的男人的阳具--她不敢看男人的脸,怕这一看会使已有的快感给冲散了,同时她也看到阿牛不知什么时候拿着本来自己拿着的摄像机,而嘴正靠在自己的腿上亲吻着……太淫靡了,太淫靡了!!!所有的一切,她闭上眼顺着老黄的动作躺倒在床上,却仍不放弃握着的健武的巨阳,她一边调整睡卧的姿势,一边拉着那根巨棍往自己阴道口塞了塞,然而健武并没有顺势而动,金玲只得又张开眼睛,哀怨地抬眼看了看丑男健武……健武却裂嘴笑着,不笑还好,真像哭似的,边笑着用手抠金玲的阴户边道:「想被操了?」金玲闭上眼睛,但久旱的淫洞却向喉咙逼出了轻轻的「嗯」,这一声也使自己满脸飞红起来,看着更是美艳极了。 

  「快把自己的骚穴扒开」健武淫笑着道。 

  虽然话听在金玲耳朵里有些刺耳,但却下意识地放了健武的鸡巴,转而双手扒着阴户,可她穿着的是开裆小裤,手也没有了着力点,便乾脆一手抚着一边,把她那原本就大的阴唇扒了开来,这样一来,倒像那小内裤是从她身上长着似的,惹得众人淫笑不已,然而看都让人看去了,摸也摸了,金玲也不管那么多,竟开口道:来嘛……若是周松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提枪上马,因为他从未听过金玲用这么淫浪的声音说这种话。而现在提枪的是丑男健武,他们有过计划的,他们都已经在前厅里听陈燕说过,这女人已有近三个月没吃过肉棒的味道了--他们的任务是让她永远痴迷,抛开道德伦理,享受无尽的性爱--所以丑男健武并没有插入,仍在金玲的阴道口摩着。 

  「哦……哼……啊……」沉重而急促的呼吸伴着含糊的呻吟自金玲的口中发出。 

  丑男健武一边更用力地磨着她的阴道,一边开口道:「你说,你的逼是贱逼,喜欢被男人操,想请我们大家都来操你……」「我……」金玲迟疑着,心想着男人怎么都那样儿,总喜欢让人家说这些让人难堪的话呢。 

  老牛不知何时已站起来,专心地拍摄着。他把镜头不时地对着金玲的脸部、胸部、阴户做着特写,不时地转向每一个说话的人的身上--敢情他是拍出了心得。 

  健武微微地让自己的大龟头插入金玲的湿润的淫洞,只一下便又急切地抽出;金玲「呃」的一声,那种涨涨的被充满的快感一闪而逝,她想抓住却又抓不住,急切之中:「我是贱逼,我喜欢被男人操,我……我请大家都……来操我……快点……求你了……插进来吧……」说着便又要去抓丑男健武的屁股。 

  但,这回不用她抓了。健武轻轻慢慢地一点点地把自己巨大的阳具插入到金玲的阴道中--这个过程是缓慢而深刻的,至少对金玲来说如此--她伸出手使劲地抱住健武的屁股,用力地向自己的胯下压去--随着那根在自己阴道里渐渐深入的阳具,她感觉到自己的周身都快融化了,自己的喉咙好像也忽然间被许多甜美的液体所哽噎着,竟然说不出话,只有一声尖锐而长的「啊」声透过沉重的鼻息振憾着在场的人--她高潮了!!! 

  「这么快?」丑男讶异地自语着,「我才刚刚插进去嘛,还没完全进去呢!」此时,正在享受着瘦猴奸淫的陈燕淫笑着断断续续地道:「哦……你……我……啊……不是跟你们说过……她是……哦……呼……良家少妇……哪……哪……像我……」「像你什么?像你是良家荡妇?哈哈哈」瘦猴说着,更用力地抽送起来,像是有仇似的要把陈燕操翻--而陈燕也被操得两眼直翻白。 

  「我还是比较喜欢良家荡妇!」丑男健武喃喃地道,但下身并没有稍停,待金玲抱着自己屁股的手稍有松动之后,便开始九浅一深地来回抽送,淫水扑哧扑哧的声音和着两个女人的淫浪叫声使整个空间充满并扩散着淫荡的气味。 

  「为什么?」陈燕吐出嘴里的阳具淫笑着道。 

  「她……嘿……她的洞好像挺宽的……不像你那么紧……」健武挺动着下身喘息着道,「怎么操……也不像良家少妇……」金玲悠悠地从高潮中醒转,听到丑男健武的话,羞得几乎无地自容--周松也经常跟她说起她的阴道太宽的事,没想到拥有比周松大一倍的阳具的健武也说自己的阴道太松,不禁也觉得对不起周松,她不敢睁眼看人,只有眯缝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却发现阿牛拿着摄像机正对着自己拍摄着,心里一急便叫道: 

  「你……你……拍我干什么……啊……」金玲被健男一直深刺,激灵灵的打了个颤几乎又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