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从新开始


(1)

  我叫郑祈,因为多年前在广东打工过,所以在那边认识了一些做手机的老板。
  回来福建后,就开始利用这些关系,开始倒卖起了「水机」。也因为iphone
这两三年的流行,而发了一笔财。说起这个故事得从一年前说起。

  那年我27,因为iphone4 的疯狂流行,而大赚一笔。当然因为之前没有正当
职业,也一直没有交到心仪的对象结婚,至今单身。本人身高177 ,在南方算是高的,长得有点小帅,因为最近发了一笔,也算得上是简约版的高帅富了。而最近倒是有不少倒贴过来的女青年,只是个人觉得她们太现实,而拒绝了。

  遇到林小诗之前,我一直是个熟女控,现在也没变过就是了,只是因为林小诗我改变了一些人生观点罢了。虽然是熟女控,我之前不曾有过和熟女发生关系的机会。首先是没认识多少熟女,其次亲人我不会去下手,最后就是熟女要是太老太丑的我也接受不了。而遇到林小诗后,似乎就是我梦寐以求生活的开始。
  小诗是我弟弟的高中同学,今年刚高考完,据说考得不错,她爸爸就决定买一台iphone4 奖励她,所以我弟弟就带她来了。她长得算是漂亮,有点微胖,但
是却没胸,一开始来我就是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对待他们,毕竟我大他们快要10岁。她们才18,刚成年。当时迫于传说中的iphone5 即将上市的压力,所以iphone4
的价格正在走下坡,价格在4200左右。而小诗当时就带了4000块来,而这是我第
一次见识到她的撒娇功力。

  「哥哥,我好不容易才说服我爸爸让我买苹果的,但是他就只能出4000块,我们家也不算富裕,加上我们学生又没什么赚钱的机会,就算我要去打工也很少要暑假工的,所以哥哥你就便宜点卖给我吧!」当时她撒娇的声音加上无辜的眼神,让我有点招架不住,当然了,无商不奸,我不能因为这点点撒娇就被击倒。
  「我们生意也不好做,现在价格已经很低了,之前都要5000多呢,我一台机子就赚你几十块钱,你一下少了200 ,有点不好办。」我说「我是你弟弟的好朋友,也算是你妹妹了,哥哥你就当送妹妹的不行吗?」

  「送归送,但是现在我是在卖呀,既没人情又亏本是吧!」

  「那哥哥的意思是整个机子送给我」她又一次露出天真的眼神出来。

  「那更不可能了,哥哥又不是家财万贯的」

  「那你就少200 嘛,不然我留在你们店里打工……」

  最后我还是没能抵住他的撒娇攻势,最后4000做了个顺水人情给她。但是就算是4000,我还是有几百块的利润。

  之后她通过我弟弟加了我的QQ,让我教他怎么用,平时没卖机子的时候,我还是挺闲的,上网聊天,唱K 泡吧。自己当老板的日子就是自由舒心。

  突然有一天,她在QQ里突然跟我说,她喜欢我,让我做她男朋友。刚开始只当她是一时兴起,但是后来她认真的程度有点让我吓到,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能受如此年纪的女孩子喜欢,后来想想也不可能,就当小MM的逗逗她。

  「我都可以当你叔叔了,你喜欢我什么?」

  「我就是喜欢年纪比我大的,跟同龄人我都没话题聊,他们都是嫩着呢!」
  后来一来二去的,我们聊开了,我才知道她比我想象的早熟很多,很多他们这个年纪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她都知道。她说她虽然是处女,但是内心已经破处好几次了,有欲望,却因为只顾着读书,无实践。

  当时我个人觉得和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子聊这些有点罪恶感,但是事后却又享受于其中。我一直劝她到了大学,找个喜欢的男朋友,把第一次给他,无论他是不是你最后的老公,但是至少他是你曾经爱过的人。然后她说,她想把第一次给我,因为她爱我。当时我对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兴趣,而且是在网上,说什么的都可以不要负责。我跟她说礼物太珍贵,我不能要。而她竟然哭了,她说从来没有人觉得她珍贵,而我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我们聊了将近1 个月吧,中间有一起出来喝过几次咖啡,但是并没有出轨的举动,毕竟她还是小孩,我甚至连手都没牵过她,倒是她会主动来挽我的胳膊。
  她之前也谈过一次恋爱,但是毕竟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而且10几岁的男孩子无非就是电动,篮球和漫画,就是谈恋爱也是徒有虚名,根本没有什么恋爱的气息。她说和我有一种很强的被保护气息,是她一直想要的。

  周五在厦门有个动漫展,她说她很想去,但是一没人陪她去,二自己路痴。
  所以她要约我一起去,还要住一天。我开玩笑说,难道你不怕我饿虎扑羊啊。她就笑了几声。

  其实我对什么动漫什么的从小就没什么兴趣,我也没打算去的,直到星期四,她打电话来,又是一阵的撒娇,我又一次败给她了。

  星期五一早,我开车载她一起去厦门看漫画展,到那边她很是兴奋,而对那些没有兴趣的东西,我就是走马观花,倒是那些COSPLAY 挺不错的,一些穿着女
仆装的MM,长得倒是不错,而且丝袜加蕾丝透视是我的最爱。在我看到入神的时候,被小诗掐了一下。

  「色叔叔,看够了吗?」她明显吃醋的表情「呵呵!」我尴尬的笑了一下。
  「喜欢看,我下次穿给你看」她没好气的说「不用啦,我就是好奇看看而已。」
  漫画展倒是很快的看完了,吃完午饭后,我并带他去新开的游乐园玩。可能是年龄的问题,这样折腾了一下,加上早起,整个人觉得没什么精神。下午就打算回去了。小诗又露出无辜的眼神挽留着「我们住一天吧!看你也挺累的样子,晚上开车回去肯定危险。」

  我想想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虽然此时我的脑子里闪过某些猥亵的镜头,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她还是小孩子。

  5 点多我就在一家四星酒店开了一间标房,两张床的那种。进了房间后,小诗笑着说「你真好!」

  时间还早,想说眯一会再出去。结果小诗一直吵着要去鼓浪屿,我们并打车过去,因为那边不好停车,加上酒店也在那不远。在鼓浪屿吃了一些小吃,并开始在华灯初上的鼓浪屿两个人并肩的走着,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我第一次牵了她的手,看到她有点微红的脸,我似乎找回了初恋时的感觉。

  回到酒店,已经是将近11点,我先洗完澡,趁她进去洗澡的时候,脱得只剩下内裤,早早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看了一会微薄,就昏昏欲睡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觉从后背伸来一双手抱着我。肉与肉的碰撞,让我知道她并没有穿衣服。

  我慢慢转过身,看着她的眼睛,充满着被疼爱的眼神,我并情不自禁的吻住了她的嘴。她比我想象中的老练,舌头反客为主的在我嘴巴里游荡着。我们的手都各自在对方身上摸索着,此时我才发现她是全裸的。而我的小哥,早已抬头挺胸窜出我的四角裤外了,她的手也自然的将我的内裤脱掉,然后握住我的命脉玩弄着。一切是那么熟练,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完全不相信她是处女。

  慢慢的我从脖子开始吻她,开始调情。当我亲到她的乳房的时候,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乳房很小,平躺着,只有两粒粉色小葡萄立在上面。当我用舌头拨弄她们的时候,突然有一种了罪恶感冲上心头,我仅有的一丝理智,将她推开。
  「怎么了?你真的不喜欢我吗?」她问「不是的,只是你还太小了,我比你大快要10岁,或许都可以当你的叔叔了。」我回答说。

  她说「高一年的时候,她们班就有一个女的因为怀孕家长闹到学校来的,这种事很是平常了。」

  我说:「但是你还是处女,我几乎不可能娶你的,我们又不是那种玩玩就好的,我负不起责任的。」

  「我不要你负责,你是我老公也好,是我哥哥也好,甚至是我叔叔也好,我就是要你,我就是要把第一次给你。」

  「你还是过去睡吧!」

  「不嘛!你要了我吧,叔叔!我以后就叫你叔叔了!」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微软的小哥一下又抬了头。

  「你看你弟弟同意了!」她调戏着摸着我的命根。

  我没有说话,此时的我还在挣扎,我需要多一点冲动,多一点理由去享受这一送上门的美食,但是此时的我犹豫万分。

  趁我不注意,她用口含住了我的命根,我有点惊慌,一个刚成年的小女孩竟然懂这个。

  「叔叔吓到了吧,我是从A 片里学到的,我们几个小姐妹,有时候会偷看A片,我也一直想尝尝这种滋味,竟然叔叔不要我,我就帮叔叔解决出来吧。」说完她又继续含入口中,而我竟然默认了。

  我曾经在东莞的娱乐场所享受过几次口活待遇,那边是受过培训的,口法了得。而小诗毕竟没有过,只知道用舌头去舔,偶尔牙齿还会碰到我的龟头,虽不会很疼,但是也不舒服。我躺在床上默默享受着,因为有点累,眼睛有点酸。就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她趁我不注意,自己爬上去,对准自己的小穴插了进去。
  我一下惊醒了,而她也因为没有经验,并没有进去多少,只有龟头进去了,而她又尝试着几次。此时的我,把一切罪恶感什么的都抛于脑后了。我将她放躺下,对准着小穴慢慢推进。中间明显感受到一阵阻挡。看着她紧皱眉头,我有点怜惜。

  「叔叔,没关系的,进去吧,我不怕。」她说每当听到她叫叔叔的时候,我总特别兴奋,于是我拿起旁边多余的枕头垫着她的屁股,继续推进,随着顺利的抽插几次,处女血也不多,我简单的处理一下,并带上套套继续抽送。她紧皱的眉头终于放下,换来的是偶尔舒服的叫声。可能因为小女生吧,虽然懂很多,但是还是略显羞涩,不敢放纵大叫。明显看到随着我抽送速度的加快,她嘴唇咬得更紧了。

  我没有别人小说里吹捧的20几公分的阴茎,也没有多粗大的龟头。我就是普通的亚洲人尺寸。没有特别的测量过,但是估计也就13—14公分,但是自认为完全能给一般的女人足够的快感了。至于能给女人多少的高潮,完全靠女人自身的高潮心理。这个是我后面和其他女人做爱得知的。她们告诉我,为什么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呢,因为往往名不正言不顺的做爱,高潮会来得特别的快。

  我没有给小诗高潮,我差不多10分钟就缴械了。因为酒店配备的避孕套橡胶味道很重。因为去厦门前我压根就没有想过会和小诗怎么样,所以也没有事先准备那所谓的0.3 毫米的。也因为那个橡胶味破坏了不少情趣。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破别人的处,第一次是和大学的女友,当时我也是没有任何经验,一心就想着告别处男。当时是在女朋友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完成的,所以当时的细节就是紧张两个字,唯一记得的就是在门口徘徊了很久一直进不去,最后小哥都软了,又重新调情,重新兴奋,在浪费了2 个避孕套后才进去的。当时两个人都不是在享受,而彼此觉得都算是一种煎熬吧。

  和这次不同,最后小诗已经享受于其中,只是我并没有让她享受的最高潮。
  我们完事之后,稍微的调了一下情,我们并换到了小诗的床上去睡觉,一个晚上她都依偎着我,凌晨的3 点的时候,我的手麻到不行,才偷偷的抽出来。
  早上我还没睡醒的时候,就感觉有人用脚在摩擦我的大腿内侧,我知道肯定是这个小狐狸在搞鬼。我转过身,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然后一看时间10点多了,并打算起床,准备回家了。

  从小诗的眼神里,明显的看出失望,她更希望我再疼惜她一次,只是这个什么四星酒店,才配备了一个避孕套,我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不图一时之快。而且对于她我虽然挺喜欢,但是并不是那种特别爱的感觉,此时此刻有点炮友的成分。

  我们分别梳洗完后,她有在我穿衣服的时候腻了一会,小女生就是粘人,再房间里有热吻了一下才下楼退房,一直到大厅,她都是紧紧的依偎着我,生怕我跑了。因为小诗打扮不会太小女孩,我平时也是留个齐刘海,所以也显得孩子气,所以也没有引来太多异样的眼神。只是在结账的时候,账单里多了一项「杂项」
  标价10块钱。我当时有点不解,我们并没消费什么,就问详细,然后那个前台小姐告诉我是避孕套,因为有的单位报销不好看,所以用「杂项」比较得体。如此一问,却引来我的尴尬。那个杂牌避孕套,却要10块钱,不愧是四星酒店。
  回家后,我先送小诗回家,临下车前她依依不舍的,因为晚上和朋友们还有约,我就没有多停留,直接回家补觉了。

  我从小父母就离异了,我跟着爸爸住,妈妈因为爸爸出轨心灰意冷的跑到澳门去投靠外公外婆,而爸爸也是个情场浪子,所以基本上我们父子俩有了默契,谁也不管谁。也因为从小缺乏母爱,我才会对熟女有偏爱。

  一觉睡到晚上9 点多,朋友打电话来约去酒吧,我并起床洗澡,打扮一下去了。我们4 个死党是从小玩到大的,初中一起看A 片,一起打篮球,一起逃课,直到后来一起出去找小姐。工作后,我们约好只要有空,每周周六都会聚一下,有时候去唱K ,有时候去酒吧,有时候也会去咖啡馆聊天,可谓过尽了小资的生活,而且约定好聚会当中手机都是关机状态。

  今天晚上,我们来到了一家新开的酒吧。我个人而言对闹哄哄的酒吧是没很大的兴趣,偶尔来玩玩还好,常来就腻了,所以我只是要骰子,喝喝酒。晚上2点多,我们并结束了,喝了4 瓶洋酒,但是大多数都是那些小蜜蜂喝的,走的时候我倒是挺清醒的。陈刚是我们之中的老大,也结婚了,老婆比较开明,允许他一周出来跟我们玩一次,中间干什么她不管,只要他晚上回家,所以他打着车回去了。老二林伟带着一个小蜜蜂到隔壁的酒店开房去了,他很好这口,相反的对这些小蜜蜂我没有兴趣。很现实的,一她们同样要钱的,为什么不去找全套服务的,价格比他们低还很周到,不像她们应付式的跟你来几下。二是她们看似靓丽的外表,其实卸妆后有多大的「惊喜」谁都不知道。老四刘尔酒量最差,所以早就醉的不知道怎么走路,我只好带他到旁边的洗脚城去足浴,顺便过夜。

  在足浴城我先洗了个澡,然后等技师过来。等待的过程中,我将手机开机一看,有3 条未读短信,都是林小诗的。

  第一条短信:「叔叔,在干嘛呢?怎么关机了?」

  第二条短信:「叔叔,不会是和别的女人在鬼混吧!」

  第三条短信:「我再也不理你了!哼!」

  我边看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看着旁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刘尔,我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今天朋友聚会日,我们约好手机都要关机的。」

  不久就回了短信:「鬼才信你!」

  我一看时间已经3 点多了,并回:「你还没睡啊,小宝贝!」

  然后不久后电话就响了。

  「有没有想我啊!」一接起电话她就问。

  「有啊,很想啊,要不是不能开电话,我早就想打给你了!」我敷衍道。
  「真的假的!」

  「假的」

  「假的我也开心,哈哈!你回家了吗?」

  「我朋友喝醉了,我带他到足浴城醒酒,顺便过夜!」

  「哦!你去嫖妓!」

  当她说这个的时候,刚好技师进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足浴和那种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怕尴尬,我用的是本地白话和她说的,希望技师听不懂。

  「哈哈,逗你的啦,我知道了。」

  「小鬼头,先挂了哦。」

  「这么快挂啊,我还想跟你介绍生意呢!」

  「什么生意啊!」

  「算了,明天再说吧!一单大生意!」说完就挂掉了。

  我也没多想,一个孩子能多大的生意,无非就是同学要买手机,介绍过来的。
  放下手机,觉得酒意有点冲头,就吩咐说只要按按腿,泡泡脚就可以了。然后就不知不觉睡觉了。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简单吃了一下,就匆匆赶到店里。店里平时没有事,我不在都是堂妹看着的,她除了帮我看店,也自己卖手机外壳和贴膜,加上我给她的工资,一个月也能赚个万把块。因为2 天没有在店里了,所以一些杂事还是要整理一下,而且星期天店里的生意都特别好。

  3 点多的时候,店里正忙,我接到了小诗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在店里,我说有,她说等会带一个人过来。当时我就想,果然不出所料,就是介绍一单半单的来买的,我答应着,也没太放心上。

  4 点的时候,小诗来了,后面跟着她的是一位看起来30多岁,气质非凡的少妇。手挎名牌包包,脸上虽然化过妆,但是可以清晰辨别出美丽的脸庞,也一双7 —8 公分的高跟凉鞋将她的美脚衬托得闪闪发亮,此时的我有点HOLD不住了,
完全臣服于她美色当中。

  「叔叔!」就当我发呆的时候小诗的声音唤醒了我。

  「你来啦!」我觉得有点失态,赶快看向小诗,单纯的小诗并没有发现我眼神的异样。

  「这位是我阿姨,亲姨哦,她要来买手机!」小诗指向旁边的少妇。

  「你好!」我羞涩的问了声好。

  「你好!听小诗说你们这边卖苹果是吧!是新的吗?」小诗阿姨浅浅一笑,我更是着迷了。

  「阿姨,新是新的,但是我们都拆封越狱过的,只能说使用时长在1 小时之内的新货。」我赶紧解释。

  「小诗叫你叔叔,你叫我阿姨,有点乱辈了吧!」小诗阿姨笑着说。

  「对不起,应该是姐姐才是!」我赶紧改口。

  「阿姨,我都乱叫的啦,他比你小十几岁呢!」小诗赶快解释说。

  「姐姐看起来就30出头,叫什么都一样啦!」我赶紧拍马屁道。

  「不一样啦!」小诗明显急了,我向她使了一下眼色,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毕竟这事她小姨,我们的事如果公开了或许会出大事。

  「那先来10台吧!」小诗阿姨一开口,连旁边的堂妹都吓到了。平时就算我们批发给其他店,他们一次来也就最多5 台的拿,一次性拿那么多还是少见的。
  「有吗?」见我们没反应,小诗阿姨疑惑的问了一下。

  「有有有,你等等,我进去拿,你要什么颜色的?」我赶紧回答她,煮熟的鸭子不能飞了。

  「有什么颜色?」她问。

  「只有黑和白两色。」我回答「那就55开吧!」她说我并到阁楼去取手机,这时收到小诗的短信:「我跟我姨妈说,你们这一台卖4500,比外面还要便宜300
块,你等会就出这个价哦。」

  收到短信的时候,我有点感动,为了我竟然连自己姨妈也坑,不枉我少算她200 块。

  结账的时候,我算她4400一台,小诗还在旁边演戏到说为什么卖她是4 500.
我假装解释说因为是你介绍的嘛,又一下买那么多台,肯定要便宜的。

  当然也因此被小诗的阿姨被小感动了一番,说下次买还来找我。

  最后得知,她10台要一台自己用,其他的是要送客户的。帮她剪卡完,我简单的教了一下她怎么用,并叫她怎么用FACETIME,并跟她说只能苹果和苹果之间,
并双方都有网络的情况下才能视频通话。她感到很神奇,但是担心旁边没有能FACETIME
的人,就加了留了我的电话,一来可以和她朋友炫耀如此手机的功能,二来有什么不会可以请教我。我也留了她的手机,她让我以后叫她勤姐就好了,她本名叫沈勤,所以我手机名也存勤姐。

  我帮她们把剩余的手机拿到小诗阿姨的宝马车上,小诗说她还有事,让她阿姨先走,然后道别之后,勤姐就飞驰而去了。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我对小诗说,我知道她留下是为了和我在一起。
  「那还不如请我睡觉吧!」小诗说话之直接,让我一直招架不住。

  「那不如吃饭睡觉一条龙咯!」我淫笑着说。

  「说走就走呗!」


              (2)初尝熟妇

  因为今天大赚了一笔,所以晚上我除了请小诗去吃饭,还陪她逛街,买了几套衣服送给她,就当她去大学的读书的礼物吧。10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去酒店开房了。虽然带女生回家,老爹并不会说什么,只是有一次被他碰到了。他跟我说,他并不是不同意我带女生回家,只是如果是出来玩玩的,带回家来以后怕被人讹上了,他还说要是没钱开房可以找他拿。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我就尽量不带女伴回家过夜。

  到了酒店,我们都一身汗,就先休息一下聊聊天。我打开电视,躺在床上有一句每一句的和小诗讲话着,而小诗已经不知不觉把自己扒光了。

  「叔叔!咱们洗个鸳鸯浴吧!」小诗拉着我的手摇着。

  心想,也好久没有享受过两人沐浴了,就跟着扒光衣服进去浴室了。

  进去后两个人都有点失望,因为这家酒店里只有蓬淋头,并没有浴缸,所以鸳鸯浴只能两个人站着相互「搓背」了。

  我们先各自抹了洗发水和沐浴露,然后开着蓬淋头,任他冲刷。小诗在水中向我索吻,我配合着,我的手开始游走于她全身,而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奔向我的老二。

  每当摸到她胸前的两片肉时,我都有点失望。现在女人胸前的肉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小诗似乎察觉到我的失望。

  「你要多摸摸我的胸部!」小诗说「为什么?」我好奇的问。

  「我看书说,女人的胸部是靠男人的抚摸才会慢慢的变大的,所以叔叔为了以后你的幸福,你要多摸摸我。」听完她的解释我有点想笑,但是她却说得一本正经的。

  我关掉水,将小诗抱上梳洗台,然后用嘴帮她舔干身上的水滴,慢慢的到了她的下面。那天第一次并没有仔细去看她的下面,今天仔细一看,虽然不是黑木耳,但是比起她的小乳头的粉色,颜色就暗淡了很多。

  我伸出舌头舔她的阴蒂,慢慢的舌头进洞又出来。这不是我第一次舔女人的下阴,也尝过了女人淫水的涩和酸,但是我却喜欢闻女人下阴这个味道。反而对于女人是否要为我口交,我不是很在意。因为这个完全是个人喜欢。相信也是有很多女人喜欢阴茎的味道。

  小诗第一次被人舔下面,坐在梳洗台上的她有点略微的发抖。我在下面停留了10几分分钟,舔尽了她的阴道,在她分泌物越来越多的时候,我果断的离开,舔向她的大腿。小诗的脚并不好看,所以我也没有欲望去舔弄,只顾大腿内侧的调情,感觉时机差不多了,我就停住了,反而去亲她的嘴。

  下面已经泛滥的小诗,已经完全崩溃了,眼神里充满着求爱的渴望,呼吸加重,我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将小诗抱到床上,带上安全套,走马上阵了。

  今天的她比起第一次要放得开,不会再抿着嘴巴,而是轻声的「啊啊啊……」的叫着。还主动的将脚夹住我的腰,然后抬起屁股,让我能插入得更深,而我并没有每下都一插到底,而是几浅几深的无规律抽插。因为明显感到小诗的投入,我也就放开手脚打算大干一场。就当我打算换女上位的时候,小诗泄身了。之所以如此快,很大原因是我刚刚那10几分钟的舔弄,而女人高潮的时候,就是男人觉得有成就感的时候。

  让小诗休息一下,我怜惜的问她还可以吗?她示意可以。然后我就继续抽插了。插了一会,我并换女上位,小诗在我上面。而女生在上面会加大摩擦,反而使男人更容易射,但是女人也会增加快感的。

  就在小诗在我身体上面尽情抖动的时候,我却发现她某些角度有点像她的小姨。不知不觉我也将小诗幻想成勤姐了。越想越投入,并起身将小诗抱紧,嘴巴紧紧的贴在她嘴里,舌头在她嘴里游荡着。随即快感涌上心头,我放开小诗的嘴唇,她竟然大声的叫了起来。随着她的又一轮高潮,我感觉我也接近顶点了,也不顾小诗的叫声,将其放躺,用力的抽插,次次都深入穴底。在抽送了几十下后,我精关一开,射了。

  完事后,我问小诗舒服吗?她说她手淫带来的高潮完全不一样,有种莫名快感。还俏皮的说以后要和她们几个小姐妹分享。

  我们并没有洗澡就直接入睡了。说句实话,对于小诗,我没有梅开二度的冲动,射了就累了。

  之后我和小诗又约会了几次,直到她去学校。中间我也好奇问她「你爸妈都不担心你出来过夜吗?」她回答说:「我爸爸常年不在家,我妈妈很好糊弄,只要我跟我小姐妹串通好,说要去她们谁家里过夜,一般她也不会过问的。」当时我在想,那妈妈肯定也欲求不满,只是没多往下想。

  就在小诗要去读书几天前,突然在晚上接到一个视频电话,一看是小诗的阿姨——勤姐。

  「勤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我接起来后,对着屏幕挥了一下手。
  「没事啦,只是觉得无聊,又没有人能视频电话一下,就试着打给你看看,没打搅到你吧?」勤姐在视频的那头微笑着。

  「不会打搅啦勤姐!」我心想求之不得呢,怎么会打扰呢!

  「你左一个勤姐,右一个勤姐,都把我叫得不好意思呢!」勤姐哈哈大笑起来。

  「您本来年轻嘛。不知道还以为30岁出头呢!」我说「哪能啊,都40了,女儿都上初中了。」勤姐害羞的说着。

  「看不出来啦,那天不知道还以为是小诗的姐姐呢!」我稍微夸大好引起她的好感。

  「哈哈哈!」勤姐又大笑起来。这时的她显然没有那天来买苹果时的姿态了,完全卸下了架子,就像跟朋友一样的跟我聊了起来。

  我们聊了一会,中间我注意到只穿着睡衣,夏天的睡衣,胸口露很大,胸口两粒小白兔有点要呼之欲出的感觉,看得我也欲火焚身的。

  最后我说:「勤姐,以后要是无聊就尽量视频电话我,我没事就跟你聊聊天。」
  「只是会不会打搅到你啊?」勤姐又一次这样问。

  「如果打搅到我就不会接了,放心吧!」

  「谢谢了哦,那下次聊吧!」

  我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而此时感觉到的是一颗寂寞少妇骚动的心。我之前并没有从小诗口中听到半点关于她阿姨的任何信息,那时的我们只是觉得她和我只是生意关系,并没有任何的交集点了。而我之后也没有让小诗知道我和勤姐深交这件事,如果她知道了,也只能后悔了。

  9 月1-3 号是弟弟的大学报名的日子,因为我是家里唯一有车的人,所以理
所应当的要载弟弟去报名。小诗虽然和弟弟不同校,但是两所学校在同一座城市。
  小诗读的是师范,而弟弟读的是农林大。小诗报名的日子是在1 号,所以我就一起带上小诗在1 号这天出发。

  叔叔婶婶没怎么管弟弟,只是让他带一些简单的行李,说等到国庆放假再回来拿秋冬的衣服。至于那些生活用具,等到了再买。小诗的行李明显就细腻很多,除了一个行李箱的衣服,还有七七八八生活用品,还好我的途观的后备箱够大,不然都装不下了。

  和小诗一道来的还有她的妈妈,初见她妈妈我还是恭敬的,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毕竟现在的我也算她半个女婿了。后来偷偷的打量她发现她和她妹妹长得很像,不是双胞,但是摆在一起就知道是两姐妹。只是她比她妹妹要矮一点,皮肤也没有勤姐保养得那么细致,可能也没化妆,脸上有轻微的斑,但是可以看出也是一个美女,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迷倒万千男人。和她妹妹一样,她也有一对傲人的乳房,我就纳闷,为什么小诗没有遗传到呢?至于腿部我没认真看,因为那天她穿着高跟鞋,二是我都是在开车的时候从后视镜偷偷的看的。

  到达目的地大概要2 个半小时,因为小诗妈妈在,所以小诗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出位的举动,这样让我欣慰了不少。农林和师范两个大学就离得不远,因为小诗的行李多,所以我们先带我弟弟去报名。弟弟的报名程序很快就搞定了,小诗的妈妈也帮忙着弟弟收拾着床铺。因为赶着去给小诗报名,所以没在弟弟那停留太久我并带她们母女去了师范。

  到了师范其实很近的路,报名选宿舍也很快,然后我们直接将车开到宿舍楼下。小诗跑去换钥匙,认房间,她妈妈则留下了和我一样搬行李。

  「阿姨,没事,放着我拿吧!」我看着小诗妈妈在搬行李箱,赶紧过去抢过来。「您拿那些轻的就可以了。」

  「这怎么好意思!」阿姨微笑着,笑起来和她妹妹一样的美。

  「没事,现在有男的不用,更待何时啊!」我只是随口一说,却发现阿姨听完有点脸红。当然我并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她们母女同样邪恶。

  没一会就帮小诗弄好一切,然后带着小诗和弟弟,一起去找动车站和汽车站在哪里,并告诉她们怎么坐车之类的。

  送他们去学校后,已经下午4 点多了,我口袋里掏出500 块给弟弟,然后又
想起什么,又掏出500 块,偷偷塞给了小诗。小诗起初不要,但是我执意要给,她就收下了。她偷偷对我说一句「叔!现在知道路了,以后要多来找我玩啊!」
  我就略略的笑过。

  塞钱给小诗的时候,不小心被她妈妈看到了,她妈妈让小诗把钱还给我。然后我们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推让着。最后我说:「阿姨,这是给孩子们的零花钱,都那么会读书,理应得到的。」然后阿姨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后来弟弟打电话来说阿姨也给了他500.所以说起来都是弟弟赚了。

  回来的车上,只有我和阿姨两个人,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然后一路无话。直到上了高速没多久,阿姨开始偷偷的拭着眼泪。

  「肯定不舍得吧!」我从车扶手箱里拿出一盒纸巾给阿姨。

  「让你见笑了!」阿姨不好意思的说。

  「其实也没什么啦,又不是去很远的地方,坐动车也就1 个小时,以后也常常能见!」我安慰道「她从小都没离开过我身边,不知道能不能适应。」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看我弟弟,我叔叔都不管他的,我当初读书的时候也一样,我也是自己去的。」我说。

  「你家里人怎么没跟你去啊?」阿姨问「我从小爸妈就离婚,我妈妈一直在澳门,我爸爸也没怎么管我,只给钱让我自己去。」我笑着说。

  阿姨听完,明显就不哭了,而她看我的眼神,透露出母爱的怜惜,或许觉得我可怜吧。而这种天生母爱的味道却偏偏是我想得到的,此时此刻,我却有点小兴奋。

  渐渐的我们聊开了,聊天中得知,她叫沈辛,是一名公务员,管理档案的主任,算是小官吧。她老公在全国各地做汽车配件的,一个月都不能回来一次。而他也知道了我的情况,当然我并没有让她知道我跟小诗很熟,只是跟她说因为小诗的关系,卖了很多台手机给了她妹妹。

  不知不觉到家了,我先送她回家,她请我上去家里坐坐,我想可能是随口问一句吧,所以我也没放心上,说等会有事,以后再来拜访。她也没有强留,最后她留了我的电话,说这次我帮了很大的忙,改天请我吃饭,我没有推托地说答应了,就走了。

  小诗走后的一个星期里,我又在差不多晚上10点多的时候接到勤姐两次视频电话,一次因为在小刚家里,没有多聊就挂了,另外一次也只是普通的闲聊。
  10号的中午,又接到勤姐的电话。

  「勤姐您好」这次是普通电话通话。

  「小郑啊!我看别人拿那种一台很大台的苹果在玩,那种事什么?」勤姐拿起电话就问。

  「那种叫IPAD,是平板电脑。」我回答说。

  「哦!那种多少钱?」勤姐又问。

  「普通的就3500左右吧!」其实当时的价格在3300左右,只是小诗告诉我她
很有钱,不吭白不吭。虽然我对勤姐有爱慕之情,但是吃得到吃不到两说,赚钱比较重要。

  「那你能帮我送2 台到公司里吗?」「可以啊!」既然有钱赚,当然送货上门没问题。然后手机里就收到了她发来的地址,在某某大厦里的一家外贸公司。
  到了那,才知道勤姐开的是鞋子的外贸公司,据说是帮很多国际品牌做的,公司规模也算是不小。进去勤姐办公室,她就直接把电脑钱给我了,并让我陪她喝茶。后来才知道那两台是他们公司中秋博饼的奖品,所以她就放在一边。
  因为有过几次视频通话,这次聊天,两个人更像朋友一样聊开了。她开诚布公的跟我说:「这家公司是我老公的,我老公是香港人,社会上称我们这种人叫二奶。」她看了我一下「你不会开不起我吧!」

  「不会啦,勤姐,这也没什么,各有所需嘛!这个社会80% 的人是认钱的,她们才不管你钱怎么来的。」我说。

  「的确,当初我爸妈反对我跟当时的男朋友,就是因为他没钱。有爱有什么用,所以后来我一气之下跟了我当时的老板,并生下了果儿。知道果儿是女孩后香港人有点失望,不过还是很疼我们母女的,最后把这间公司过户给我了。我父母刚开始甚至不认我这个女儿了,但是我有了钱,他们就对我言听计从。」我完全不敢相信,勤姐在述说这段的时候,竟然非常的淡定,果然是老江湖的。
  「那个香港人呢?就是你老公!」我好奇的问。

  「他很有钱,这个其实只是他一个小公司,现在他去马来西亚发展了,我们偶尔还有业务联系,但是不多。他基本是不会回来了,他也劝我找个对我好的人就嫁了吧。」说完,勤姐抬头看向我,我有点木讷,难道勤姐看上我了?只是我不敢多想。

  因为店里新到一批货,我要去验收,我们又聊了一会,就先走了。本来说还要一起吃晚饭的,但是后来也耽误了。那天晚上勤姐约我唱歌,我还以为是她们公司中秋聚会,我就带着林伟一起去,并跟他说有很多MM. 结果去了那边才发现,
一群的中年妇女。然后换来林伟一阵埋怨「什么MM,都是一群老M !」
  后来勤姐一一向我们介绍,都是有钱人,做什么生意的都有,林伟是个钱串子,虽然他是公务员,家庭情况不错,但是一心想要发大财的他,一听说都是有钱人到这个消息,立马一个一个的敬酒套近乎。那些老女人们倒是挺吃这一套,加上他嘴巴甜,一个个被他逗得十分开心。

  勤姐告诉我,这两天她好朋友好没走,不能喝酒,又开车,所以让我帮他喝酒。结果那晚我喝大了,林伟怎么回去我也不知道,隔天醒来时,自己一个人在一家酒店客房里,衣服整齐没被脱过。而我梦寐的画面是,两具赤裸的身躯并躺着,一个是我,一个是勤姐。即使我昨晚没有了知觉,早上起来可以重温旧梦。
  而梦就是梦,最终没有发生。我睡到中午,头痛到不行,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就去店里了,而一整天都没有了精神。过后打电话给林伟,他说他昨晚没喝醉,自己回家了。但是这小子肯定撒谎,如果自己回去,为什么对我的事只字不提,肯定是一早醒来,旁边躺着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被打击到了,只是我也不想戳破他,毕竟是我也有责任。

  八月中秋这天,我和爸爸回奶奶家吃了一顿团圆饭,就出门等待着朋友们的召唤了。到了10点手机还没有动静,我就群发了短信给他们「晚上可否有节目!」
  不久后小刚第一个回道:「在家陪老婆赏月呢!」刘尔也接着回道:「在厦门总部博饼未归,勿等。」而迟迟得不到林伟的回复,估计这会他一定恨死我了,那晚的创伤估计不浅。

  11点多的时候,我都无聊到想睡觉了,电话响了,一看竟然是勤姐。
  「勤姐中秋节快乐!」我先一句祝福。

  「快乐个P 啊,你现在快点来那天那个KTV 救我,我快不行了。」明显听到
周围的吵杂声。

  我也没多做考虑就去了,还是那天那个VIP 包厢,里面人头攒动,我一进去,
就有一堆女的过来要跟我敬酒,结果勤姐拦住她们抱住我说:「这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抢!」然后她们就瞎起哄起来了。

  此时的我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只是才见过三次面的人,就算是喝醉了,也不会在自己的员工面前表态吧,莫非勤姐真的看上我了。

  勤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快点,送我回去,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的。」
  我并拉起勤姐往外走了,从勤姐的脚步看,并没有喝得太醉,而我有点欣喜。出了KTV 就是一家酒店,而此时的我有点犹豫要不要跟勤姐去开房,万一自己会错情不就糗大了。

  这时勤姐跟我说:「送我回家吧!」「哦!」还没当我犹豫清楚,勤姐已经走向我的车旁边了。

  我开车到她说的地址,一路除了指路,没有太多的话。到了楼下,发现并不是多高级的小区,只是十几年的普通的商品房。她让我扶她上去。然后我就搀扶着,和她走到3 楼,她给我钥匙让我开门,我并开了进去。她尾随我进入,开了灯,关了门,她反倒饿羊扑虎似的抱住我,并拼命的吻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得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早有幻想,但是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

  她脱去高跟鞋,踮起脚尖向我索吻,我配合着。然后她说,抱我进房。我并按照指示抱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各自脱了精光,从她脱衣服利落样,就知道她并没有醉,或许只是微醉。喝酒只是壮胆对我的表白,或许她真的喜欢上我了。
  和熟女做爱的好处就是她知道怎么样才会让你舒服,怎么样才会让自己舒服。
  此时的我们早已被欲望冲昏头了,管他洗澡不洗澡,管他白天出过多少汗。我还是不顾一切的在她的脖子上,在她的乳房上,在她的阴道里索求着。她也一样,我全身的每一处肌肤对她来说似乎是珍宝一样。此刻的我已经不顾她阴道里那诱人的味道了,只在那停留了一会并将命根子插入了,然后是狠命的抽插,我已经顾不上几浅几深的做爱频率了,也顾不上戴套了,只拼命的在她身上寻求快感。

  这就是永远无法从小诗身上得到的冲动。

  很快的,我们都高潮了,没有变幻任何姿势,没有任何调情的话语,就简单的抽插动作下,就是简单呻吟声里,我们同时到达了。而这时她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屁股,让我的命根无法拔出,只能射进了她的阴道里。这时的我们只知道享受,已经不顾会不会怀孕,我射的彻底,而她也叫得彻底。

  完事之后,我趴在勤姐的身上,我们都喘着粗气。当我觉得缓过气的时候,我嘴巴又主动的亲向了勤姐,这时两根舌头盘旋在了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我爱你,勤姐!」嘴巴分开后,我情不自禁的说。

  「我也爱你!」说完我们嘴巴又黏在了一起。

  又亲了一会,勤姐并起身,先开启房间的空调,然后走进了浴室,先是听到刷洗的声音,然后就听到放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