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公公与媳妇

  故事是这样,我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跟儿子、媳妇住在一起。老婆已经死了十年,这段时间,鸡巴硬起来只有去召妓出火。我条仍然很有劲,足有六寸长,妓女户见到也赞我厉害。但是臭婊子那穴时一定要戴套,没瘾头得很。如果能有乾净的良家妇女给我,那麽鸡巴就可以直接插入她那又多水、又多汁的洞里面,可就真正点罗。 

  其实我心目中已经有个目标,就是我媳妇阿莲。她当初嫁入我家门的时候,我已经很留意她的身材,皮肤雪白,奶子细细,屁股又圆又大,知道干她一定是很爽的了。起初他们两口子每晚都要过才睡觉,我就住在他们隔邻睡房,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相干的喊声,阿莲的叫床声好娇嗲、好淫荡。 

  我每晚都是在气窗口那偷看,但角度就只瞧见床头的位置,见她给阿明到眉丝细眼的样子,我就欲火焚身,跟自己说:「哼!终有一天我也要你这个淫!」平时阿明去了上班,家里就只剩下媳妇和我。媳妇做家务时很喜欢穿紧窄的袜裤,把那涨卜卜的阴部轮廓充份显现出来,甚至连那条小缝也可以看见。她俯身抹地板时将屁股翘起,又圆又大,许多次我都想伸手去摸她的小,但毕竟我是她公公,若闹上别扭来可就不是玩的了。 

  我特别留意她洗澡时间,当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一出来时我就会假装也要赶着洗澡,催促得她手忙脚乱,连脱下来的肮脏衣裤都没时间放好。我就在里面找出媳妇刚脱下来的三角裤,放到鼻尖上闻。有香水味、尿味,还有阵阵白带的腥味,有时见到上面有她的分泌物,我就伸出舌头去舔┅┅唔┅┅味道咸咸的、相当好味呀!通常底裤还仍暖暖的,我就会坐在马桶上,一边幻想着她淫荡的样子、一边打手枪。 

  有一晚,我在她那杯鲜奶里下了两粒安眠药,媳妇喝了之後就说要回房睡,过十五分钟後我就脱光衣裤走进她房间。媳妇已经熟睡了,我走去她床边,慢慢掀起她的被子,已经等不及地一手抓她的奶子,一手摸她的小 .一对奶子还很有弹性,原来她睡觉时是不戴奶罩的。哗!小摸上去软绵绵,十分饱涨。 

  突然媳妇颤了一颤,当然是给我揉正那粒阴核。心想∶「啊!原来她也会有反应,那麽等一会干她的时候就兴奋得多,爽死了!」跟着我就慢慢地剥她条睡裙,一对奶子小小的刚好一只手握满,搓揉了一会,再用嘴去啜两粒乳头,啜得硬梆梆、红卜卜地挺突起来。跟着再剥掉她那条半透明的薄纱底裤,闻得一阵阵好熟悉的底裤气味,不过今次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可以舔她的小了! 

  我爬上床尾,掰开媳妇一对白雪雪的大腿。开亮床头灯将她整个阴户照得一览无遗。给我发现一个大秘密,原来媳妇的是没毛的!怪不得闻底裤的时候总不见遗下半条阴毛啦。除了两片阴唇呈粉红色,整块都很白雪雪、滑溜溜,好像个幼齿一般。我自问过这麽多的,从来也未过白虎,今晚也算有大收获了! 

  我俯下头去细心的看清楚这块没毛的,见到媳妇缝有些水渍,想是睡觉前小便完还没揩乾尿水啦,於是我用两只拇指去撑开小阴唇,一阵气味扑出来,我大力一嗅,哗!真是提神醒脑,全世界女人小都是有味的,怪不得都给人叫臭啦。 

  我见媳妇那条缝张得不甚阔,两边阴唇也很肥美,阴核┅┅好像铅笔头般大小。洞看起来也好紧窄,洞口边缘还有一些水渍。我伸出舌头去舔一下┅┅唔! 

  涩涩的,腥腥的,味道不赖!我又去啜她粒阴核,媳妇马上打了个冷颤,跟住越啜越湿,淫汁涌了出来┅┅可能媳妇块最近给人干得少,所以好燥,味道好浓。 

  我将汹涌而出的淫水全咽下肚,这些人妻泄出来的鸡精,真是原装补脑汁,好提神呀!我啜到鸡巴硬得像支钢条,眼见媳妇的小已经是又湿又滑了,就立即昂起身,将大放在媳妇的洞口,摇上摇落地用龟头把那条唇缝先揉得热乎乎的,等鸡巴头湿润了,然後再对准洞慢慢插进去。 

  看着媳妇两片阴唇慢慢翻开,见她眉头一皱,随即小声地叫了一下。我不管那麽多,鸡巴捅进去後没有立即抽出,因为我想慢慢感受一下这个人妻多水又多汁的感觉,可以干到像我媳妇这种又乾净、又正点的白虎,真是三生修到啦!跟到外面召妓真是有天渊之别。 

  阿明这小子不,也应该便宜一下爸爸的耶!我抬起媳妇双腿,用枕头垫高媳妇的屁股,跟着便由慢至快地抽插。啊┅┅哟!鸡巴传来无限的快感,我感觉到媳妇洞穴里在一下一下的收紧。我知道媳妇正享受着,等我快速抽插,一定要干到她有高潮才行! 

  「哼┅┅爆你,死你,噢┅┅噢!┅┅糟糕┅┅不行┅┅我要射了!」我把精液全射进媳妇的小里面,心想∶「等媳妇醒来後,我要她答应以後都给我 .」跟着我便搂住媳妇睡到天亮。 

  我在她还未清醒的时候,就把自己的鸡巴捋硬,然後慢慢再插入她里面,因为有昨晚留下的精液做润滑剂,所以好容易便「咻」一声插了进去。 

  我慢条施理地抽送着,我要媳妇醒来的时候觉得我鸡巴仍然在着她的,果然过了不久,媳妇的小开始有淫水流出来,真是一个淫贱的人妻!还伴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呢!只听到她在蒙I中说∶「阿明,你回来了?肯我真是好极了┅┅啊! 

  好久都没干过了┅┅大┅┅鸡巴,插┅┅大力些┅┅」「媳妇,是我┅┅是公公呀,好舒服吗?好爽哩!你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来耶。」「啊!是你?喂┅┅干什麽,老爷┅┅不好啊!不行的┅┅你不能我呀,不好┅┅啦!」媳妇吓得全醒了,拼命地想用手推开我。 

  「还在扮什麽纯情呀?你兴奋到连淫水都流淌到床上了,还整晚高潮不断,而阿明宁愿上大陆那些北方婊子也不你,你不值得跟他守生寡呀!他做初一你做十五嘛,我见你不时都要自己解决,好可怜啊,於是便帮你出火罗┅┅」我一边讲一边猛力地抽插,不许她动。 

  「老爷,不行的,啊┅┅哟┅┅这是乱伦呀,给人知道了怎办?」阿莲说。 

  「媳妇,你不说我不说,哪有人知?你又发骚,我又痒,既然你每洗澡都揉自己的,不如等老爷来你还好,瞧你的骚样就知道我大的厉害了。」我一边出力地她,到她双眼反白,高潮接二连三地来,媳妇根本就爽到快晕过去,喉咙头发出「啊┅┅啊┅┅」的声音,看她眉眼如丝,脸蛋比关公还红,却又要死命地咬住下唇,忍住不哼出声。 

  「不好啊┅┅老爷┅┅我叫┅┅强奸呀┅┅哎哟┅┅我昨晚不知是你啊┅┅啊┅┅」我知道她已经发浪、不再抗拒我她的了。再插多三几十下後我也喷精,也是全都射进她里面去,接着我跟她说∶「媳妇,我知道扒灰不大恰当,但是不干也已干了,扬出去你我都没脸,问良心你都给我得好爽哩,既然我们两人都有需要,不如就闭门一家亲吧?」媳妇没答我,只是扭转面呜呜地哭。过後几天都没有理睬我。直到有一半夜,我鸡巴又勃硬,从厕所取来媳妇刚脱出来、新鲜热辣的底裤在打手枪,忘形之际忘记锁门,突然媳妇走进来,见到我淫秽的模样,呆了一呆。我马上扑过去拉住她、吻她,用一只手握着她的奶子,因为媳妇睡觉是不戴奶罩的,我抚摸着她充满弹力的奶子,令乳头也硬得挺立起来,另一只手就伸进睡裙里面,扯下底裤,揉抚她的小,还捻住粒阴核来搓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