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岳母至上

  朦胧之中淑芸睁开眼睛,虽不太清醒,但隐约感觉一丝口渴。环视四周,发现卧室里没有人。“海萍~ 海萍~ !”她有气无力的叫着女儿的名字,随声出现的却是自己的女婿志国。“妈~ 您醒了…”志国一脸关切地走到床边。 
   
  “噢~ 志国呀…你没出车呀…海萍和吴姐呢?” 
   
  “海萍刚出去,医院来电话把她叫走了…吴姐去买菜了…您想要什么?” 
   
  “我想喝点水…”“好的~ 我去给您斟去…”说着志国转身走进厨房。 
   
  看着志国的背影,淑芸感到一丝欣慰。由于突然的脑中风,刘淑云在床上已经躺了一个多月了,直到现在她的右边的胳膊和腿都还麻木着不能动,出院时,她执意不肯去女儿家疗养,非要回自己家里躺着。这也难怪,一辈子生性好强的她怎么能让自己在姑爷面前丢丑,毕竟女婿不是亲生儿子。 
   
  俗话说强人不强命,刘淑芸今年47岁,几年前丈夫因患尿毒症去世了,留给她的是空空如也的家底和一屁股外债。为了不牵扯三个女儿,她硬是舍弃机关科室的工作办理了内退,自己回家开了一间洗衣店,并且生意日渐红火。不但还清了外债,还让两个大女儿体面的结了婚,并供小女儿去天津上了大学。 
   
  然而命运好像总是和她过不去,好容易日子过的松快了些,这不,病魔又开始找上了她。洗衣店关门倒是小事,如果下半辈子都要这样躺在床上让别人照顾,那她宁愿去死。 
   
  “妈~ 您喝吧~ 对口的…”志国端着水杯走回到床前。她费力地用左臂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但身子终究不听使唤。志国看到连忙上来用手托住她的后背,并坐在她的旁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这一举动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虽说是自己的姑爷,但从认识的第一天起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亲近。 
   
  陈志国是淑芸的大女婿,是个出租司机。总的来说刘淑芸对这个姑爷还是比较满意的,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1 米8 的大个眉清目秀的,很有男子汉气概。 
   
  相比之下二女儿海燕找的老公确实让她伤透了脑筋。主要是因为他的工作,是个海员,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个人影。起初她执意反对,怎奈女儿铁了心,她也只好听之任之。 
   
  志国把水杯递到她眼前,她本想接过水杯,但怎奈唯一一只能动的胳膊还要支撑着身体,所以她只得张着嘴等姑爷喂。刚喝了两口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被惊得一振,水顿时洒在了淑芸的胸前。志国第一反应抓过身边的纸巾为淑芸擦去身上的水迹,擦着擦着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由于正是夏天,淑芸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棉布汗衫,经水这么一浸,白色的汗衫紧紧贴敷在她的胸前,两只硕大的奶子隐隐显现出来,两个人当时尴尬得不知所措,倒是淑芸还算老练,她急忙抓过已褪到肚子上的毛巾被盖在胸前,并假装镇定地说:“可…可能是海燕的电话…你去接一下…” 
   
  陈志国如梦方醒的放下岳母,跑过去抓起电话,电话那头响起了老婆海萍的声音:“志国呀~ 我今天恐怕要很晚才能回去,医院里有个紧急手术…一会儿吴姐做完饭回家了你就先帮我照顾一下妈…我给海燕打过电话了,她下了班就过去替你…”“噢…知道了…” 
   
  志国放下电话,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淑芸下意识的用左手掖了掖毛巾被的四周,因为下身只穿了件内裤,她害怕会在女婿面前春光外泄。“是…是谁打来的…?”她故作镇静的问。 
   
  “噢~ 是海萍…她说今天要晚会来…让…让我留在这…说一会儿海燕回来…” 
   
  陈志国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对于刚才那一幕他不知道自己是兴奋还是羞愧。 
   
  从第一次认识起陈志国就对这个丈母娘颇有好感,虽然已是徐娘半老的女人,依然还是那样风韵犹存。丰满的体态、白皙的肤色、俊俏的脸颊,无不令陈志国倾心。刘淑芸不但自己长得清秀,生下的三个女儿也是各顶各的貌美如花,特别是老闺女海玥,更加的美艳动人。不但继承了母亲那雪白娇艳的肌肤,更有着两个姐姐所不及的清纯靓丽,每次见面都会让陈志国心动不已。 
   
  “您…觉得怎么样?…还想要点什么?…” 
   
  “哦~ 不用了志国…你去歇着吧…有事我再叫你…”两个人都刻意回避着对方的眼神,都想尽快摆脱刚才的尴尬。陈志国心怀忐忑的扭身走回客厅看电视。 
   
  刘淑云静静的躺在床上,心里确是烦躁得无法平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长此下去必定会拖累女儿们的生活。更何况二女儿如今已身怀六甲,丈夫又常年在海上指望不上。小女儿远在外地上学,只能等寒暑假才回来住几天。唯一能照顾自己的只有海萍两口子,但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她实在不想看着他们为自己而过分操劳。更何况女儿们生活都不是太宽裕,连保姆都顾不起个全天伺候自己的,只能找个临时的计时工打个短、做做饭什么的,这样下去实在不是个办法。 
   
  郁闷之中刘淑云再次昏睡了过去。 
   
  刘淑云再次醒来时已是天近黄昏,屋子里的光线已经暗淡了许多。长期的平躺着使她感到后背有些痛痒,想换个姿势却又无法动弹。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到这样的压抑和无助,这种被束缚的感觉让她愈加烦闷,她真想大声的吼叫几声,以发泄一下自己烦躁的心情。 
   
  所幸的是自己还没有大小便失禁,渐渐的她开始感到小腹有些坠涨。她想召唤女儿来帮她,但又怕出现的依然是女婿志国,这可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 
   
  “有谁在呀~ 是海燕吗?…” 
   
  “妈…她们还没有回来…您有事吗?…”她最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应声而来的依然是陈志国。 
   
  “噢~ 那吴姐呢?回来了吗?…”她现在只盼着能有个女人来帮她,哪怕是一个外人。 
   
  “吴姐做完饭就回家了…今天是她女儿的生日…我让她早回去了,您饿了吧…我把饭给您端来?…”“不…不~ 我现在还不饿…一会儿再说吧…没什么事了…你先吃吧…” 
   
  倒霉!~ 刘淑云心里越发的郁闷,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忍耐,并企盼女儿的尽快到来。 
   
  然而只一会儿的功夫不争气的肚子就像开了锅,咕噜咕噜的一个劲往外拱。 
   
  刘淑云极力的收缩着自己的肛门,紧绷着身体心里面默念着:等一会儿~ 再等一会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淑云的脸上已冒出了汗珠,强烈的排泄欲望让她浑身颤栗。此时此刻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终于,她实在忍受不住了,滚动的气体在她的腹腔翻腾着马上要破门而出。 
   
  “志…志国…!志国~ !”她极其无奈的呼唤着女婿的名字。 
   
  “妈!~ 您怎么了?”陈志国一脸担忧的出现在床头。 
   
  “我…我想…解个手…你…你把我扶到卫生间去吧…”刘淑云此时觉得自己连脖子都在发烫,真恨不得立马就了此残生。 
   
  陈志国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到丈母娘通红的脸以及那痛苦的表情,估计她也是万般无奈才提出这样的要求。“您…您能行吗?…要不我把便盆给您…您就在炕上解吧…” 
   
  “不…不用…你把我扶到卫生间就不用管了…我自己能行…”刘淑云要命也不愿在姑爷面前作出如此龌龊的事情,如果可能她宁愿自己爬到卫生间去解决。 
   
  见岳母如此坚持,陈志国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走过去帮她撩起毛巾被。顿时,岳母那丰满白皙的胴体即刻展现在眼前。刘淑云的下身只穿了条黑色的三角内裤,由于长时间卧床,上身的白色汗衫已经拥到了肚脐上方,雪白的肚子和大腿完全暴露出来。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虽然已是年近五十的女人,并且小腹上布满了坠肉,但是那白皙柔滑的肉感却让陈志国血脉膨胀起来。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不错眼珠的看着丈母娘那丰满诱人的玉体,这让刘淑云羞得满脸通红。 
   
  “哎呀~ !别看了…一个大老婆子有啥好看的…还不快扶我起来…”她佯装不在乎地说了一句,但心里却怦怦乱跳起来。如果不是万般无奈,好脸好面的她是死也不会在女婿面前如此的暴露自己。 
   
  被岳母这么一说,陈志国顿时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无地自容。他刻意把眼神转向别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知为什么,看到女婿的反应刘淑云心里却有了一丝欣悦,她没想到自己这副模样还能让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如此强烈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