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滋彦从美香的背后伸手过去抚摸腹部,偶尔像从下面捧起乳房,欣赏有弹性的乳房,同时用手指夹住小小的乳头揉搓。
  「哎呀……不要……」美香不由得同时扭动柳叶般的细腰和丰满的屁股。听到老人吞下口水的声音。

  「小姐,能不能把这里的力量放松一点呢?」敏江在美香的大腿上,从下向上摸。

  「啊……不要……」「小姐,分开腿,让我看看你最有女人味的地方。」滋彦一面轻轻咬美香的耳朵,一面热情的说。

  「不……还是饶了我吧……」美香发出婴儿的哭泣声,这样更显示出她是千金大小姐的身份。但是她不知道,这样的声音会使男人的血液沸腾。

  (美香!不能这样!不能发出那种声音,也不能那样扭动屁股!)强烈的绝望感使道也发出哼声。

  「大川……」儿岛老人对一直操作录影机的秘书说。

  「你去打电话给朋子叫她到这里来。」「是。」大川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他长裤的前面高高隆起,老人用手背轻轻在那里拍一下,大川做出苦笑。

  「还是我去叫吧。」护理长敏江说。她知道儿岛老人的企图,今天早晨看到高岛朋子和囚犯的道也不怕禁令的性交。将这件事在这里揭穿一定很好玩。敬爱的哥哥和别人的妻子私奔还不到二、三天,就和年轻的护士发生关系,如果被美香知道,不知道她会做出什縻样的表情。

  (贰)

         因为没有值班回到宿舍的朋子,被叫到这里来之前,美香的裸体更沾满汗珠,随着苦闷的哼声,肉体不停的摇摆。
  「朋子,到这里来,不,先在那里把衣服脱光吧。」儿岛老人很兴奋的对站在门口的朋子说。

  朋子首先看赤裸吊起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美少女,然后看吊在对面戴头罩的男人,心里产生说不出的动摇,不由得低下头。
  「你听到命令没有?」敏江摇动她的肩膀。

  「你要赤裸的去安慰儿岛先生,你该知道要领的。」朋子点头,可是在这样多人的面前,那不是能立刻做到的事,何况还有那个男人……另一方面,道也一眼就看出,这个护士就是今天早晨和他性交的女人。比想像的更年轻貌美,打动道也的心。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这个不明来历的老人的情妇……)朋子红着脸把洋装背后的拉链拉下,用自己的手暴露出今天早晨还受到老人玩弄的肉体。

  这样是赤裸的美香也感到惊讶的事。美丽的少女就像木偶一样把光滑的肌肤暴露在众人面前。

  世界上会有这种事吗?美香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到这边来吧,不必害羞。和吊在这里的女人比较,你绝不会输给她。」看到老人招手,朋子赤裸裸的靠近老人的身边。然后跪在地上,上身靠在老人的腿上。老人搂抱她时,朋子弝羞涩的脸孔放在老人的脸上摩擦,还伸手到睡袍里,抚摸挺立的东西。

  由于二个赤裸的美女到齐,房间里突然增加艳丽的气氛。

  看到朋子的手在老人的睡袍下开始前后缓慢活动时,不由得转移视线。在她看来,那种动作像不同世界里的事情。过份自然的动作使人无法联想到,在达到这种程度前有过非常残忍的调教过程。

  而美香正在那个残忍调教的途中。

  「小姐,前面的老先生在等待,你可以给他看吧?」「我不要……这样太过份了……」「你这样坚持吗?」对猛烈摇头的美香,滋彦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可是有一天,你会乖乖的听话了。」这是敏江说的,然后加强语气命令朋子。

  「分开大腿,让这位小姐看一看,用手指拨开看。」朋子立刻低下头,从她肩头的颤抖就能看出受屈辱的程度,然后好像求救似的抬头看老人。

  「你是前辈,要好好做给她看。」儿岛老人好像也赞成敏江的主意。朋子看到以后,脸部立刻紧张,手也颤抖。

  每一个人都屏住气守望,在这种情形下,朋子面对吊起来的美香,慢慢分开双腿。原来是跪姿,分开到六十度时,就坐在地上。
  这时候美香发觉朋子的下腹部形成苍白的颜色,好像自己的事一样的感到羞耻,身体的中心产生触电般的感觉。

  「请看吧……」美香看到露出怨由表情的美丽眼睛看着她。细细的二根手指放在肉缝的二边,正准备要分开V 字形。

  「啊……不可以……」美香无意中叫出来。她温柔的心无法忍受这样残忍的行为。

  「你请看吧。」分开自己的双腿,强迫自己的眼光看着面前的裸体,用力看着美香。

  「不要!不要!」美香紧闭眼睛猛烈摇头,但在这刹那之前,还是看到完全暴露出来的淫糜色泽。

  「你很快也会变成这样的……看吧……」「饶了我!」「我在不久之前,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朋子任由泪珠流出,用悲痛的声音说。

  大家还是屏住气守望。

  「堕落吧!血统和教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在这里做玩具了。」朋子说完之后失声大笑,使房里的气氛更异常。

  「仔细看。」朋子收起笑容,甩一下头发昂然抬起头。

  「女人的工具也不只是大腿根。你将来也会张开你那高贵的嘴,要这样含在嘴里。」朋子一只手摸自己的,另一只手握住老人的含在嘴里。

  「不要……我不要!」美香被吊起来的身体,在强烈的刺激下激烈颤抖。

  (参)

          美香越是这样显出羞耻和厌恶的模样,那些有虐待狂的人们越是高兴。

  美香全身是汗,痛苦的扭动。吸引房里所有人的视线。滋彦从背后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看朋子淫荡的动作。

  那是惨不忍睹的情景。美香还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性行为,作梦也没有想到对男人的东西,女人会用嘴。

  「她几乎比你还年轻,但很会弄吧?而且你看她眯缝起眼睛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哟,把舌头伸出那样长……」「饶了我吧……我不要看……」美香的额头上冒出汗珠,用软弱的声音哀求。

  「小姐,你也很快就会进步的像她那样,用你可爱的嘴唇体贴的抚摸后含在嘴里……」滋彦用手指摸美香的嘴唇时,美香发出惨痛的叫声仰起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折磨,一颗纯洁的心已经无法承受。

  老人把自己的下体完全交给朋子,用陶醉的眼光看着美少女的情景。这个老人的主张,就是女人在这个时候的表情最美丽,因为女人将要忘记理智和羞耻心,沈迷于性感的刹那。

  「差不多该进行下一个阶段了。」老人好像终于满足,咽下口水,牵动满是皱纹的脖子,发出沙哑的声音。

  滋彦与敏江之间已经完成准备。滋彦旋转墙边的轮盘时,吊起美香双手的铁链向上卷起。

  「啊……不要这样!」伸直的脚尖离开地面上,美香发出恐惧和痛苦混在一起的惨叫声。沾满汗珠发出甜美肉香味的身体,开始一面摇动一面旋转。痉挛的脚指尖在半空中寻找能碰到的地方。

  这样吊起来时,还不够完全或热的肉体,看起来令人心痛,无法掩饰的阴毛,增加可怜的风味。

  「手……手要断了……」美香大叫,雪白的脚在离开地面二十公分的地方挣扎。

  道也咬紧嘴塞不停的发出愤怒的声音。站在哥哥的立场,实在不忍心看到妹妹赤裸地像野兽般的被吊起。

  「这样一来,就没有办法夹紧大腿了吧。」敏江在微微颤抖的大腿根内侧轻轻摸一把。美香的双脚在寻找着力点时,忘记还要夹紧双腿。美香嘴里发出吸气声仰起雪白的脖子。

  「痛啊……求求你,放下我吧……」身体只要动一下,手臂就感到疼痛。

  「你只要合作,立刻就放下来。」敏江好像很疼爱的抚摸屁股,对哭得像婴儿一样的美香做出笑容。滋彦转动轮盘,美香的脚尖离地三十公分。

  「我该怎么办呢……?」「只要把那被可爱的绒毛包围的小猫咪露出来看就行了。」「什么小猫咪?」幼稚的问题使男人们大笑。
  只有道也一个人在那里咬牙切齿。

  「小猫咪就是指这里。」当敏江的手掌轻轻盖在那微微隆起的地方时,美香几乎要哭出来。

  「如果你仍旧崛强,就要打这个可爱的屁股了。」在美香还来不及有心里准备,敏江的手已经打在可爱的屁股上。轻脆的掌声和美香的尖叫声,铁链发出倾轧声,使房间里的虐待气氛更强烈。

  「怎么样?」「不要!」「那么永远就这样吧。」敏江说完之后,从房角拿来高约二十公分的脚台。在美香的脚下分开六、七十公分的间隔放置。

  「你累的话可以把脚放在这上面。」滋彦转动轮盘调整美香脚尖的高度。

  美香低下头看脚台的位置,就理解到魔鬼般的意图,发出惨痛的叫声用力摇头。

  「哥哥……救我……」道也的心几乎要爆炸。可是也只有看着妹妹的可爱双脚,忍不住双臂的疼痛,开始寻找脚台的样子。

  「啊……对过啊……」在昨天以前,还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的美少女,现在因为强烈的痛苦,在空中扭动赤裸的身体。

  没有多久到了限界。用左脚尖找到一个脚台后,也忘记双腿分开,右脚尖找到另一个脚台。

  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的姿势有多么难看,一时之间使丰满的乳房不停起伏的喘气。

  从不是茂密的阴毛中,露出处女的秘唇。

  (就是这个……我连梦中都想要看到的。)儿岛老人把朋子的服务,很像很不耐烦的推开,把自己的身体向前移动。看起来那个紧紧闭着的花瓣,好像受到老人视线的刺激难为情的颤抖,也好像从那里送来美妙的芳香。

  年经时顺手用完就丢弃的有贵族血统的女人,现在到这一把年纪竟然变成这样贵重——老人用舌头舔一舔乾枯的嘴唇,陶醉的说不出话来。

  (肆)

         平时是轻轻封闭含有湿气的那个部份,现在直接接触到大气的感觉,使美香几乎羞得快要昏过去。身体的中心不断产生恶寒,牙齿碰的卡滋卡滋响,油渍般的汗水从胸前流下去。

  心里很想把双腿闭合,可是把一旦分开的双腿收回,是须要极大的决心。而且滋彦和敏江二个人同时拉开脚台的间隔。

  「不要……不要……」脚台移动一点,美香就发出惨叫声。

  「你的双脚要用力才好,不然你的手臂就要脱臼了。」「啊……不要那样移动!」「可是美香,你的最美丽地方还看不清楚。这个东西挡住了最要紧的地方。」阴毛被抚摸,美香扭动屁股哭泣。阴毛虽然微微左右分开,但还没有露出阴唇。脚台的间隔达到八十公分时,双腿颤抖的模样,达到令人心痛的程度。

  儿岛老人在大川的帮助下,向前移动椅子接近到坐在椅子上的膝盖,进入美香分开的大腿隧道里。老人满是皱纹的脸,就在美香下腹部的正前方。

  美香的身体吓得萎缩,摇着头想使身体退后。同时想逃离老人伸出来的手指,不停的左右扭动屁股。

  「嘿嘿嘿……」老人将食指与中指向上翘起,同时吸回快要滴下来的口水。

  老人闻到处女无法形容的味道,甜酸而有一点馊的气味。这是因为羞耻而没有把秘唇充份洗乾净造成的特殊味道。

  儿岛老人用左手抓住美香的大腿根,右手指从里向外轻轻抚摸。

  从美香的嘴里冒出惨叫声。

  「小姐,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摸到吗?」老人一面吸回口水一面问。

  「这哩好像含着露水,又像熔化般的柔软,而且火一般的热あ」「饶了吧……爷爷……饶了我吧……」「哦,你叫我爷爷吗?那样就更须要当宝贝一样的使用了。」大川几乎是趴在地上给处女的神秘部份拍照。

  「啊……饶了我吧……求求你们……」这时候老人的手指已经把秘唇分开或V 字形。

  儿岛老人不只一次的吞下口水,刚吞完后,又觉得喉咙非常乾枯。其他的男女好像也有相同的感觉,瞪大眼睛注视老人的手。
  哥哥道也是因为老人的后背挡住看不见残忍的场面,不过,能看到妹妹苦闷的表情和悲惨的声音。不知何时,赤裸的朋子已经来到道也的身边。她的温暖体温是道也在这种情形下,唯一得到的安慰。

  美香突然仰起头发出尖锐的悲叫声,那是因为老人把从来没有接触过大气的肉体中心暴露出来。

  「很想在这里舔一舔,但这个姿势好像不容易。院长,把她弄成你刚才说过的那种姿势吧。」那是指分别捆绑左右的手脚,强迫分开下体的姿势。

  「在那以前,我很想看一看就这样让她站在这里达到高峰。」「对这样的处女吗?能做到吗?」「听你这样说,我就更想挑战。」「如果我像你这样年轻有耐力,真想自己试试看。现在只有参观了。有这种身世的女孩。在大家环视之下高兴的泄身,不是轻易能看到的。」

      (伍)

        稍许放松铁链,也缩小脚台的间隔。美香可以稍许喘口气,但这种安排也不过是为引出她身体里的性感做准备而已。
  滋彦蹲在美香的背后,手里拿一枝羽毛。

  滋彦轻轻抚摸微微露出肋骨的腰身,同时用轻柔的声音在美香的耳边轻轻说。

  「根据我的观察,是你的阴户玩过不少次了。」「没有!」美香好像忍受不了强烈的屈辱,一面摇头一面大声否定。

  「差不多一星期一次吗?」「那种事从来也没有做过?」「是吗?我不相信。」滋彦一面说,一面在美香的身体上抚摸。

  「如果真的没有弄过,我来教你。你会知道那是非常舒服的事,所以你要安心的把一切交给我。」「不要……饶了我吧……」滋彦的嘴追逐左右逃避的美香,欲亲吻雪白的颈部。又一方面双手转向乳房,握在手里后,手掌在圆润的乳房上慢慢揉搓。

  「你的乳房真美,只是这样就令人陶醉了。你自己洗澡时看到,也会觉得很美吧。」在乳房上用力抓一把,美香就发出叹息的声音,雪白的下腹部不停的起伏。

  「美香,你真可爱。再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吧。」「不要……」乳房被揉搓,乳头被手指捏弄时,美香突然感觉在无法封闭的下体,有火热的东西渗出,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因此,难为情的想夹紧双腿,像特技一样的抬起一条腿靠在另一条腿上,但没有办法保持身体的平衡,不得不恢复原来的姿势。这时候产生下体的通风比刚才更好,羞耻感使得她更苦恼。

  可是滋彦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嘴唇在下额到脸颊上亲吻。双手揉搓变硬的乳房。手指在挺出的乳头上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玩弄。每一次在后背都产生甜美的麻痹感,忍不住像小鸟一样的啼鸣。

  (啊……怎么会这样……)纯真的美香,和自己厌恶的心里相反的,觉得身体每一个角落点燃烈火,全身为不同的感受流出汗渍。
  (原来我是这样淫荡的女孩吗?)美香一面哭着请求能放过她,一面责备自己产生淫邪的感觉。

  「真是可爱的乳头,这样捏弄就会颤抖,好像在说难为情的样子。」「不要……不要……」滋彦故意模仿幼儿说话的声音,使得美香不由己的也发出娇柔的甜美声音,但同时也是坚固的心防开始崩溃的刹那。

  敏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用羽毛的尖端,轻轻在处女的纤弱秘唇刷过去。

  「啊……」美香伸直大腿,从小腿肚到脚尖不停颤抖,身体仰成弓字形。柔软的山丘上的阴毛,看起来好像也在颤抖。

  「不要……求求你……千万不能这样……」屁股左右扭动,美香用惊吓的眼神追逐敏江手上的羽毛。当羽毛看准目标送过来时,还没有碰到美香就发出悲叫声。

  「因为太舒服,所以感到害怕吧?」把耳垂含在嘴里舔的滋彦热情的细语。

  「你隐瞒也没有用,乳头已经这样硬了,大腿根的深处也一定在蠕动。」「不要!不要!」「嘿嘿嘿,冒出这样多的汗,还有很香的味道。」美香无法逃避,嘴唇被滋彦的嘴唇捕捉。就在这时侯敏江的羽毛又悄悄来临。

  「啊……」「美香,你这样扭动屁股太难看了吧。」当嘴被滋彦吻个正着时,被锁链吊起的手在虚空中抓紧,有头发披散在上面的眉毛因厌恶和屈辱皱在一起?紧紧闭上的眼睛,微红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也在颤抖。

  有一段时间美香拼命挣扎,想甩开男人的嘴,可是后来把身体靠在背后的滋彦身上,任由他亲吻。越是纯情的少女,越不知道如何抗衡强烈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屈服。

  滋彦把摩擦的嘴唇突然用力压在上面,用力吸吮已经任由他吻的嘴唇。美香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沾满甜美唾液的舌头被吸进去。
  「唔……」美香用力挣扎,连铁链都发出倾轧,但已经开始崩溃,无法阻止自己卷入性感的旋窝里。

  (陆)

         另一方面,很显然的在下体也发生崩溃。

  每当羽毛抚摸一下,美香的屁股就像触电一样的颤抖。这样的动作逐渐变成缓慢的动作,汗水润湿雪一般白的大腿根,微合的秘唇也开始湿润。

  随着羽毛的动作秘唇颤抖,偶尔也会接缝中挤出粘粘发光的液体。有如夜幕被晨曦刺破一样。美香虽然不停的想闭合双腿,但只能使可爱的膝盖头颤抖,后来好像连这种努力也放弃。

  「哎呀……哎呀……」发出娇柔的声音,软弱无力的扭动屁股。虚女能这样感到性感,在羞涩中增加激情的样子,实在很恼人。
  「美香,你做出很矜持的样子,原来还很早熟。这样我会更高兴。」滋彦说这句话的原因,是美香的嘴唇在羞耻中,开始有了轻微的反应。美香嘴里好像哼一声,把红红的脸紧靠在吊起的手臂上开始啜泣。

  (你投降了,只是时间的问题。)滋彦心里感到很兴奋,在内心深处虽然也产生同情心,但在追求快乐的欲望前,很快就消失了。
  滋彦用手把虽然啜泣但已不再挣扎的下额转过来,在那像颤抖的花瓣上尽情的吸吮。当然在这时候,放在乳房上的手始终没有停止活动,汗珠流向心窝,乳房湿湿的增加吸力。

  在敏江这方面也到决堤的时刻。当羽毛的尖端在微微肿起的秘唇上轻轻抚摸时,这一下就好像扣板机一样,微微闭合的肉缝终于绽放。
  不知是粘液先流出来,还是肉缝先向左右分开,在陶醉中的敏江也无法分辨。

  但自己溢出来的东西,使处女的阴唇打开也是事实。

  如果再用羽毛就实在太可怜,敏江伸出手指。

  嘴唇被滋彦占用,也任由他抚摸乳房的美香,在一小时前还封锁的肉体,现在已经忘我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发出娇柔的啜泣声。就在这种情形下,又开始加上敏江手指的巧妙攻势。

  同性恋的同时有虐待狂的敏江,已经经过不少次这种场面,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将会成为她毕生难忘的人。

  手指轻轻前后移动时,就会溢出丰富的蜜汁,从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像美妙的音乐。

  「啊……阿姨……」「美香,阿姨也喜欢你。不要怕羞大胆的叫出来吧,那样会觉得更舒服。」(我真的会爱上这个女孩了。)大概血统是无法竞争,成长的环境也不同,敏江觉得和过去玩过的任何女人不一样。唯一能和她抗衡的,大概只有躺在隔壁房里的贵子。不过,少妇是无法和处女比较。

  「唔……不要……不要……」随着敏江手指的动作,美香已经忘记抗拒,开始发出甜美的呻吟声。在这同时从身体内部不停的涌出表示欢乐的蜜汁。

  (真可怜……有这样强烈的感觉……)企图征服一个女人的虐待狂者,这时候感情也亢奋起来。

  (啊……我是怎么回事……羞死了……羞死了……)美香遭遇到从没有过的狂风般的性感,只有啜泣、郁闷,尖叫以外没有其他方法。
  这时侯——被哥哥看到的念头也已经消失——但还能感受到喷火般的强烈羞耻感,但对现在的状态丝毫不发生任何状态。

  「啊……饶了我吧……」美香一面扭动屁股一面哀求。

  (不要……那里……不要……不能做那种事情……)用苦闷的表情表示无法说出的话,不久就这样变成那些男女所谓的「完成状态」。
  「啊……」美香终于发出不是处女应该发出的表示高昂的叫声。

  「美香,你不行了吗?是不是?」「啊……阿姨!」可爱的小屁股猛烈颤抖,同时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美丽的脸猛向后仰。
  「不行啦……不行啦!」「不要紧,不要紧的。」敏江到这时侯才开始抚摸阴核。

  「好吧?很舒服吧?」「阿……阿姨……我已经……」握住美香乳房的手又开始活动。

  不只是老人,连朋子和道也屏住气瞪大眼睛,凝视纯洁的少女要达到高潮的刹那。只有大川手里的录影机发出轻微的声音,准备把那瞬间录下来。

  (这个女人真美妙。)大川从额头上流下汗珠,但还是努力支撑摄影穖的重量,等待少女登上天堂的刹那。

  「不要……啊,不要……已经……」不知道如何表示那个瞬间的到来,只有把积存在身体里的东西猛烈吐出来,同时激烈颤抖。
  (哟……这样多……)敏江这时侯心里和下体都已经火热起来,但还是用手掌接下美香在那刹那喷射出来的东西。

  美香的肉体二、三次像触电般的跳动后,突然把全身的力量都放松,软绵绵的挂在铁链上。

  (柒)

        汗淋淋的身体被抬到床上。美香在昏迷状态,只是还要品嚐馀韵似的,身体偶尔颤抖一下。

  「院长,真了不起。不过说起来应该是敏江的功劳吧。」这时候大川过来擦拭老人额头上的汗。

  「在快要达到高潮时,这个美丽的小屁股弹动几下,可以说美妙到了极点。」「那个时候发出的哼声实在好听啊。」「没有任何技巧,这是最好的地方。」敏江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把沾在额头上的头发温柔的拉上去。这时候,美香沈迷在快乐中的表情,确实能让人陶醉。敏江轻轻杷嘴压在美香的嘴上,她觉得美香的呼吸也是甜美的。

  滋彦抓住双脚,推压双腿使其弯曲,到膝盖几乎压扁乳房的程度。

  美香好像说话,但实际上还没有恢复清醒。敏江也帮忙把右手和右脚,左手和左脚绑在一起。这样一来就像自己用手抓住脚一样。
  这种捆绑的方法,被绑的人虽然还能暂时闭合双腿,但不久后,一定会精疲力尽的露出神秘的地方。对一个女人而言,这样比强迫分开大腿更感到难为情。

  因为,看起来好像自己抓住双脚分开大腿,要求欣赏的样子。

  而且,双腿是弯曲的,被推倒仰卧时,不仅是双腿间的肉缝,就连花蕾也完全暴露出来。

  这二个东西排列的景色,也是儿岛老人最喜爱的。

  而且就在捆绑手脚的绳子上,另外用绳子左右拉开,就达到完全绽放的程度。

  好此道的人称为「三件头」。因为一眼可以看到男人快乐的泉源,依序是嘴、阴口、肛门。如果还有喜欢用双乳夹住的男人,这时候的双乳也成为完全放弃抵抗的状态。

  对无知的美香而言,这种姿势是最残忍的。受到家庭的保护,没有受过任何伤害的千金而言,简直是等于全世界都崩溃了。

  过去一直隐藏,不要说是抚摸,连那里的名称都不能说出口,现在这个地方竟然完全要暴露在男人面前,不仅是让他们看,还要接受任何一种折磨。

  美香清醒过来后,刹那间就了解这种状况,从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同时夹紧双腿。

  「美香,刚才很棒是不是?」「一定是的,因为她发出很舒服的哼声。」听到滋彦和敏江的取笑,美香后悔自己醒过来。

  「你说一说感想吧,还是和平时的手淫没有什么两样呢?」「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哟,没有折磨你呀,只是让你产生舒服的感觉而已。」「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羞得要死了……」「只要你说一句话,就不再欺负你了。」美香闭着眼睛轻轻点头。

  「刚才是不是真的很舒服了?」「这……」她好像很难为情的把火热的脸在床单上揉搓,但再一次被追问时,美香只好轻轻点头。
  在男人们的哄笑声中,美香难过的扭动被捆绑的身体,最后发出啜泣声。

  「美香,这不是难为情的事,这是你做女人第一次知道欢乐,以后可以大大方方的大声表示欢乐了。」「这……」经过敏江巧妙的诱导,美香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姿势,甚至于从大腿根露出最难为情的肉缝。刚才流出的蜜汁还挂在阴毛上,使阴毛微微弯曲。

  「再一次让你嚐到刚才那种舒服的滋味吧。」敏江又开始折磨,在狼狈中美香显示的哀求眼光,比什么都美。

  「敏江,这一次要用一点力量了。」滋彦走过来抓住美香的头发拉起上身。

  「美香,你的那个样子也让我们看过了,把刚才那样高兴的情形,再弄给这位爷爷看吧。」拉动头发时美香就随着哭叫,也拼命的想夹紧双腿。

  「你这样有什么用,双腿间的东西还是完全露出来,你不知道吗?」「哎呀!」美香想倒下身体,可是滋彦阻止,还用右手握紧她的乳房揉搓。

  「刚才这样子,你就表现很舒服的模样,现在也把双腿尽量分开吧。」「不要……饶了我吧……」滋彦用力抓头发转动她的脸,低下头吸吮还在喘气的美丽小嘴。

  这时候美香觉得自己的意识突然远离,产生尽情投入快感里的诱惑。敏感的部份受到刺激时,触电般的快感从背后掠过,腰和腿完全失去力量。

  (啊……不行……不行啦……)美香拼命摇头想甩开悄悄来临的快感,可是鼠跷部已经失去感觉,腰骨像断裂般的疼痛。

  「不用忍耐了,这里这样弄会更舒服吧?还是喜欢在这里这样弄呢?」「不要……叔叔……求求你!」「嘿嘿嘿,膝盖慢慢分开了,那个难为情的味道越来越浓,美香自己也感觉出来了吧。你的乳房这样硬,在这里揉一揉会有什么滋味呢?看吧,好像双腿又分开一点了,乳头大概就是芝麻开门的按钮吧。」美香虽然心理喊着不要,但甜美的麻痹感使颤抖的双腿逐渐分开。上身仰卧,双腿弯曲,这样嘴唇被吻,乳房受到抚摸,这样逐渐开启处女的门,这种情景和刚才达到高潮时,显示的表情可以说不分上下,连道也也在那里忘我的守望。

  「不要……不要……哥哥……」然后就说不出话来,只看到雪白的喉头不停的颤抖,最后是像精疲力尽的双腿向左右分开,露出双腿之间的神秘裂缝。

  (捌)

       「哦……」儿岛老人不断伸出舌头润湿嘴唇,眼睛冒出性欲的火光注视双腿间的一点,好像暂时不忍碰到那理的样子。
  「啊……很美……很新鲜……」美香在羞耻感达到极点时,使她快要昏迷,处女的本能拼命的想闭合双腿。

  但这样的动作,使双腿间的神秘部份更增加无法形容的神秘。

  不久后,老人流出口水伸出颤抖的手指。可是嘴唇被滋彦压住,任由他玩弄乳房的美香,自然没有看到老人的动作。

  手指摸到大腿根,美香发出沈闷的哼声,脚尖也跳动一下。

  「唔……唔……」美香红着脸拼命挣扎,想摆脱滋彦的嘴,老人趁这个机会双手摸到美香最神秘的地方。

  老人的呼吸声升高。

  「贵族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长毛的样子,以及这个道具的手工,都好像出自名匠的手笔,真想只有把这里割下来放在客厅展览。」听到这种话敏江也忍不住笑了,可是老人沈迷在他自己的独特世界里。他抚摸、闻味。

  「求求你……不要这样……饶了我吧……」终于甩开滋彦的嘴,美香开始哭喊。可是老人好像听不见似的继续沈迷在那个世界里。
  「你的敏感度好像也很好。经过我这样弄,这里已经热起来了。」乾巴巴的手指从美香的肉芽——阴核引出性感的动作,简直可以说是魔术,玛瑙色的小肉芽受到揉搓。

  在美香的哭声中开始渗入恼人的声音。

  「小姐,不要那样忍耐,叫出好听的声音给我听吧。」老人还说,肉豆的皮已经剥开,对啜泣的美香笑着说。

  「啊……爷爷……饶了我吧……」美香终于扭动屁股,发出甜美的鼻音。

  「对,就是这样要大声一点。」「不要……」美香的脚突然紧张。

  「快要不行的时候就要说出来,我会使你痛快的时间延长。」「不要……不要……」又显出几乎要羞死的表情。

  「可是,你的身体已经不听指挥了吧。」「啊……不要!不要在那种地方……」「可是,你有了性感,对不对?」「啊……没有!」老人的手指正在玩弄蠕动的、湿淋淋的菊花蕾。

  「院长,把这位小姐的身体仰卧好不好?」「还没有到那样的。」「我知道,只是想吸一点还老返童的精华而巳。」仰卧时美香就变成四脚朝天的乌龟,本来就闭不紧的双腿,还被滋彦和敏江从左右拉开。

  「啊……」老人像吃西瓜一样的张开大嘴,压在双腿间的中心上。

  「哎呀……不要……」美香露出雪白的牙齿仰起头惨叫,脚在半空中痉挛,白发的头不停的蠕动。

  在头下的光滑皮肤不停的起伏,雪白的大腿夹住老人的头颤抖。

  「爷爷……求求你……」美香的声音更软弱,眼睛也变成朦胧状。

  老人毫不客气的发出猫舔牛奶般的声音,额头发出红润的光泽,布满绉纹的脖子冒出汗珠。

  不知弄到那里,美香痛苦的仰起头,皱起双眉咬紧牙齿。但不时地好像忍不住体内的狂风暴雨,发出颤抖的尖叫声。

  老人不只是对处女的花瓣,也对里面的花蕾摧残。

  「不要……那种地方……很脏的……」不断的扭动叮爱的屁股,想躲避老人的舌尖,但那是毫无作用的挣扎,当花蕾被捉住舔弄时,美香就会发出难以形容的美妙声音。

  「院长,玩弄菊花还是俯卧比较方便,麻烦你让她俯卧吧。」老人抬起头一面用手臂擦拭沾在脸上的粘液,一面说。

  (玖)

         虽然已经约定美香的处女是由儿岛老人取得,可是看到她这种毫无保留的沈迷模样,滋彦是又嫉妒又后悔。

  (像这样敏感的女人,第一次接受男性时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一定是……)平时滋彦对处女没有很大的兴趣,但现在却产生很大的欲望。

  俯卧的美香是用脸和肩支撑上身,用膝盖支撑下半身,是惨不忍赌的姿势,高高举起屁股的双脚,因为和双手连接没有办法完全闭合,而这一次又是向下,所以更显得像野兽。

  老人爬上床,在可爱的屁股上用手掌拍打。

  「真是好屁股,有弹性,好像把手弹回来了。」美香只是无力的让眼泪流在床单上。

  「看到这种姿势,忍不住就想用皮鞭抽打了。」「留下鞭痕的屁股实在太美妙,再加上这样新鲜的屁股就更好了。」「不要……」屁股被老人用手抚摸,美香在床单上扭动身体。在火热的下体有凉风从双腿间吹过,郱种感觉已经能羞死人,再想到不知还有什么样的淫乱动作,就……「好吧,先让她的皮肤疼一点,然后我来舔伤安慰她。」「不要打……求求你……不要打我……」美香看到前端有舌片的骑马用皮鞭,美香几乎吓昏过去,她是贵族的子女,一定学过骑马,用那样的皮鞭抽打这种姿势的屁股,一定曾造成莫大的屈辱。

  「如果你说愿意。乖乖的接受爷爷的爱,可以不用皮鞭。」滋彦用皮鞭的尖,在沾满泪珠的美香脸上磨擦。

  「你不回答,那么就……」「不……饶了我吧……」当然不是伤害的目的,只是轻轻的打在屁股上,欣赏皮鞭的声音和尖叫声,还有扭动的雪白屁股。

  「快说,愿意做爷爷的女人吧。」皮鞭发出叭叭的声音。屁股慢慢变成粉红色。

  「这样就够了吧。」老人说。

  「这一次是爷爷来温柔的安慰你。」儿岛老人用双手抚摸微微有鞭痕的屁股,美香发出比鞭打时更大的叫声。可是这样一来,更使老人的欲火旺盛,立刻用双手把大腿用力分开到极限。

  「哎呀……」不管美香发出悲叫声,老人像狗一样伸出舌头舔屁股的沟。

  「啊……」美香翻起白眼,在床上向上挪动,从嘴角不由得流出唾液。

  「不要……不要……不要在那种地方……」可是不久后,变成痛苦的啜泣和呻吟声,突然从嘴角冒出婴儿般的哭叫声。

  老人用舌尖品嚐菊花蕾的味道,双手抚摸绽放的秘唇。

  「啊……哥哥啊……」当摸到沾满蜜汁的玛瑙珠时,美香大概是认命了,喊起哥哥的名字,知道这时候哥哥是无能为力,但还是忍不住要这样喊,确实令人觉得很可怜。

  但不久后,美香在这种情形下达到第二次高潮,简直像妓女一样颤抖挺起的雪白屁股,让蜜汁喷洒在老人的手指上,脸紧紧压在床单上发出陶醉的光辉,毫不顾忌的发出甜美的叫声。

  在陶醉中意识虽然变成朦胧,但用三点支撑的姿势仍保持原状。

  「要干了吗?」滋彦当着美香这样问,他认为老人要想和处女性交,这种姿势是最轻松。可是,儿岛老人已经想到把快乐留在后面的方法。于是就说,这样就可以了。

  「我最喜欢亲眼看到我的家伙慢慢进入处女身体里的样子。」换句话说,他要消除美香的反抗,然后才慢慢享受。

  「可是,今后要让她好好嚐一嚐受到男人的奸淫是什么滋味。」经过老人在滋彦的耳边悄悄说,滋彦才了解,因为那是只有老人的淫邪欲望,才能想到的主意。

  美香的屁股被拉到床头,在这同时吊起她哥哥的铁链顺着铁轮滑动,把他放在和美香成对称的位置。

  「这是干什么呀,不要再羞辱我了!」道也刚才萌起的邪念一下就消失。

  「不管怎么说是他可爱的妹妹,就这样被陌生男人吃掉,他一定不忍心,至少给他一点感触吧。」(不能这样!)那是差一点就变成兄妹相奸的行为,可是在这样近的地方。看到妹妹的这种姿态,男人的东西是不能不冲天直立。

  「明子,你去爱他一下。」赤裸的明子慢慢靠过去,无论她对道也有什么样的感情,老人的命令定必须要服从,敏江露出讽刺的眼光看。

  细白的手指缠绕在上面时,道也忍不住发出哼声。

  (不要这样!不能让美香……)「美香,看看后面吧。」美香张开模糊的眼睛,扭转头看。

  美香几乎昏过去,她产生一种错觉,明子手里的东西好像就要插入她正在淫荡显露出来的地方。

  「道也哥哥,这是可爱的妹妹美香呀。」(不要……不要啊……)「不能这样……」兄妹同时大叫。

  哥哥感觉出妹妹的屁股是凉凉的,妹妹在屁股沟里感受到哥哥的东西是火热的。

  (美香……原谅我!)就在这刹那,道也把自己所有的欲望喷射在妹妹的屁股和后背上。

  【完】

  2598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