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生活(1-10)



字数:45169

                (一)

  我叫做陈裕廷,目前是国三生,成绩还算不错,老师们都认定我很有机会上国立高中。虽然看起来我是个大家眼中的乖宝宝,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我有颗可怕的心,常常看到一些比较正点的女生,就会想抓来骑一骑。

  「铃……」

  「哎呀!吵死人了!」我不耐烦的说。

  天啊!早上六点,昨天没设定好太早起床了,反正都被吵醒就直接起床吧!
  「早啊!裕廷。」妈温柔的说着。

  这是我妈,叫做沉鬱琳,也是我第一个女人,至于怎么到手的以后会有详细解说。她今年三十九岁,有个超圆的屁屁和丰满的巨乳,据我估计大概有三4F左右。

  「早啊!妈。」

  「奇怪,你今天怎么了?这么早起床。」

  我一个箭步冲到我妈面前,一手抓住我妈丰满的大胸部:「当然是想你想到爬起来啊!」我露出一脸淫笑。

  「死小鬼,你昨天干得还不够啊?」

  「昨天才干四次而已,我怎么可能满足啊?」

  我的另一手慢慢地往臀部移动,突然,妈妈用力往我的手捏了下去,我痛了一下,马上把手收了回去。

  「死小鬼,你昨天已经差点把我搞到虚脱,现在还想来,小心你爸知道把你打死!」妈妈笑着对我说。

  「那也没办法啊!谁叫老爸常常出差,他该做的事只好我帮他做嘍!」
  「哼!说得好听,我看是你比我还需要吧?油嘴滑舌!」

  这时我想,既然屁股攻佔不下来也别想操穴了,只好用力地捏妈妈的胸部。
  「嗯嗯……别再玩了,等等你还得上学呢!」妈妈边呻吟边说着。

  「说得也是。」我突然用力地捏着妈妈的乳头。「啊……不要!」妈妈突然大声叫了出来,我连忙遮住妈妈的嘴,深怕把楼上还在睡美容觉的妹妹吵醒。
  我妹叫陈敏蕙,妹妹她小我两岁,目前读国一。她可能没遗传到爸爸聪明的头脑,所以成绩不怎么好,常常要我教她功课,可是却遗传到妈妈傲人的身材,目前至少也有个三二C,而且还在继续变大中,我看妹妹以后会青出于蓝。
  「要死啦?突然捏那么大力,要捏晚上再让你捏个够。」

  哼哼哼!捏个够?晚上一定把你捏到变形,捏到你求我!

  「好了好了,别再玩了,等你放学回来再看你要怎么用,快去整理一下,顺便去叫你妹妹起床。」妈妈把我推开。

  想了想反正还早,晚一点再去叫也没差,还是早来个晨间一炮吧!

  我突然把我那巨无霸掏了出来,妈妈看了吓了一跳:「你想干嘛?我绝不答应!」妈妈很坚绝的表示不答应。

  「不是啦!我是想既然妈妈不想要,我只好自已解决嘍!」说着说着,我开始上下搓了起来。妈妈盯着我的大阴茎,看起来像是不相信儿子会在自已面前打枪。

  「别再搓了,快去刷牙洗脸。」妈妈有点生气的说。

  「我也没办法啊!谁叫它每天早上都要升旗!」

  这时我见妈妈放松了戒心,伸手把妈妈压住,「你……你要干嘛?」妈妈惊恐的说。

  「还能干嘛,当然是干我娘啦!」

  心想既然妈妈不给我操屁股,那我只好操她的嘴嘍!便把妈妈的头压到我的大鸡巴面前,妈妈大概也知道我想干嘛了,就直接含住我的鸡巴。

  「妈,我们来点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的?」妈妈边含边问着我。

  「这次妈妈你不用舔,只要在我插进去时用力吐,我拔出去时用力吸就好。这样应该会跟操阴道的感觉一样吧?」我是这样觉得啦!

  「真搞不过你。好吧!要就快点,你们等等还要上课呢!」

  我开始抽插,妈妈也很配合我一吸一吐,时间都搭配得很好。

  「乖儿子,我这样弄得你爽不爽啊?」

  「啊啊……好爽好爽!妈妈,就是这样……」我边操着妈妈的嘴边说着。
  「不要叫我妈妈,以后在做时都叫我郁琳。」

  「好的,郁琳,嗯嗯……以后只要没人我都叫你郁琳。」

  我用力地操我妈的嘴,大概捅了四、五百下后,我开始有要高潮的感觉了,「郁琳,我要射了,啊……你弄得我好爽,再来再来……」我抓着妈妈的头用力地抽插,渐渐地我越来越有想射精的感觉。

  「乖儿子别忍住,全部都射到我的嘴里来,我要全部吞下去!」

  突然我用力一顶,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妈妈的嘴里。「喔……郁琳,真是太爽了!你把精液含在嘴里先不要吞下去。」妈妈也很听话,把精液含在嘴里,慢慢地享受自已儿子精液的味道。

  「嗯嗯,你今天就这样含一整天吧!等我回来才准吞下去,知道吗?」
  「那……那我今天怎么吃东西?等等我还得去买菜呢!」妈妈边含着我的精液边说,精液都差点流了出去。

  「那是你的问题,反正我今天回家要看到精液一滴不剩的在你嘴里。」妈妈拗不过我,只好点点头答应。

  哎呀!没想到弄一弄一下子就七点了,再不快点,上课就来不及了。我赶紧跑上楼刷牙洗脸,顺便去叫我那可爱的妹妹。我一进她房间,本来想直接踢她一脚叫她起床,可是一进去看到她竟然只穿一件内裤和一件上衣,我心里想她会不会连内衣都没穿?就偷偷的摸到她床边,手不自觉地就往我妹妹的大奶子移去。
  「哇勒,没想到真的没穿!」我心想妹妹怎么这么大胆?

  这时我就慢慢把妹妹的上衣往上卷,渐渐地看到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我一脸扑了上去,先用我的舌头舔妹妹的乳头,然后开始吸了起来,另一手当然也不会閒着,往妹妹的另一个奶子搓了起来。

  「嗯……」妹妹发出了呻吟声,并且动了一下身体,「靠!这样搞也不醒,那看来能更进一步的玩弄了。」我心想,再来要怎么弄哩?

  突然一阵响亮的雷声打破了这一切,「裕廷!你好了没?赶快!你们快来不及了!」妈妈大声的喊着。

  靠!在这种时候喊下去,等等妹妹醒来我该怎么解释啊?我赶紧把妹妹的上衣穿回去,然后用力地踢了她一脚:「贪睡猪,起床了!你要来不及了啦!」
  「你干嘛啦?痛死我了!」妹妹生气的想冲过来踢回去,但想到自已穿成那样又缩了回去。

  「呵呵,你睡得跟猪一样,不这样怎么叫得醒啊?」

  「哼!你最好不要睡得比我晚,否则你就死定了!你快出去啦!我要换衣服了。」

  这时妈妈又喊了:「你们到底还想不想上学啊?剩不到十五分鐘了,你们还拖拖拉拉的!」妈妈生气的大喊着。

  「你再喊啊,就不要给我掉任何一滴下来,否则今晚有你好受的!」我心想着晚上怎么玩到她趴在地上求饶。看了看时间,也真的快来不及了,我赶快书包一拿冲了下去。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都快迟到了,快去吃早餐。」

  「喔!」看到时间来不及,我连回应都不想回,直接狼吞虎嚥了起来。
  「吃慢点,就算来不及也别噎着了。」

  「奇怪,妈你怎么都不吃啊?」我明明知道答案,还故意问妈妈。

  「要死啦!你明明知道我嘴里含着你的什么,你还故意问我,你想害我滴下去啊?」

  这时,「砰砰砰……」妹妹冲下楼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妈妈的对话。「小蕙,快去吃早餐,你哥哥都快吃完了。」妈妈催促的对妹妹说。

  「哥,你要等我喔!」这时妹妹开始对我撒娇,一定是要我骑脚踏车载她。
  「好啦好啦,你快一点喔!我只等你五分鐘。」

  「我就知道哥你对我最好了!」哼!就只有现在才知道我的好,等到晚上一定又会变成凶巴巴的女孩。

  「那我先到门口等你喔!」这时妹妹看到妈妈的早餐完全没有动过,就问:「妈,你怎么都不吃啊?」

  「乖女儿,我等你们吃完出门再吃啊!」

  「奇怪,妈你讲话怎么怪怪的?你嘴里含着什么啊?」妹妹好奇地一直问下去。

  这时我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妹妹还在问,虽然我也想继续看妈妈怎么回答,无奈时间如流水,再拖下去连升旗都赶不上了,也顺便帮妈妈解围。

  「小蕙,你再不来我要走嘍!」我大声的喊着。

  「等等,我马上来!」妹妹怕我真的丢下她不管,马上冲到门口,穿好鞋子跳上脚踏车。

  「路上要小心喔!」妈妈不忘叮嚀着。

  「嗯,妈,那我们走嘍!对了,我今天不用上晚间辅导,所以记得煮我的晚饭。」晚间辅导当然还是要上,但是妈妈更是要上。

  「好好喔!妈,那我晚上可不可以不要去补习?」妹妹抱怨着说。妈妈这时露出一股冷冷的杀气,妹妹一看到马上就不敢再说话了。

  「小蕙你坐好,出发嘍!」话还没说完,我就以时速两百公里的时速冲向学校。突然一个红灯逼我紧急煞车,妹妹丰满的胸部也顺势撞上来,靠!真的是好软,好想转过去直接强姦了她。

  「哥,快来不及了!」一句话把我拉回现实中。我继续以两百公里飆往学校,终于在打钟前冲到校门口。

  「哥,我先去教室了,掰掰……」妹妹一溜烟就跑了。靠!我怎么会有这种妹妹啊?我飆得要死,连水也不给我就跑了。

  我心想:「不管了,先快回教室再说。」

  一进到教室,就听到吓人的声音。「陈裕廷,别躲了,我已经看到了!」卫生股长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这时全班都看着我,知道今天放学我要留下来最晚走。

  我心想:「干你娘哩!我今天本来想翘掉晚上的辅导课,被你这么一喊,我还翘个屁啊?」我还真的非常想干她娘。卫生股长叫梁欣喻,长相普普,不过身材倒是挺不错的,而且也蛮有气质,应该是因为她有个当音乐老师的妈。

  「好啦好啦,我赶快去做扫地工作就是了。」我心里非常不耐烦的回了她一句。

  「嘿!我们的晚间值日生,你要我帮你定的数位相机已经拿到嘍!」

  「是喔?我看看……哇塞!真的是超高画质,真是多谢你了!」刚刚的不爽总算平息了一点。到了下午五点,放学时间看到一、二年级的全部离开学校,本来我也可以一起走的,可恶的梁欣喻,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讨回公道!

  乖乖的上完辅导课,总算可以回家了,想想如果现在冲回家应该可以跟妈妈打一炮,因为妹妹去了补习班,至少九点半才有办法回到家。

  我兴高采烈的冲回家,骑到我家附近的公园,突然看到妹妹在那里慢慢地走向家里的方向,手里还提着一袋衣服。靠!她该不会没去补习,跑去血拼啊?晚上公园没什么灯,所以也没人,心中开始浮出一股邪念。

  我悄悄地往她方向走去,拿出一把美工刀,随便找个东西把脸蒙住,直接把她拖进公园里的小树丛。

  「你……你是谁?你要干嘛?」妹妹惊恐的叫着。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